《黃泉委託人05  血戰場》

作者:龍雲 | 封面繪者:B.c.N.y
初版日期:2012.2.10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2547



特色 

完結倒數

輕靈異小說獨霸天王──龍雲
【黃泉委託人】最受歡迎經典系列

是非對錯本就無絕對,
世間秩序的失衡,源咎於墮落的人心…… 

借婆的八卦杖重擊於地,
這一次又是預告了哪一個人的期限 

超值珍藏

★ 新銳畫家
B.c.N.y  帥殺任凡 彩色扉頁海報

簡介

男人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惡的微笑。
雖然現在仍舊是一片廢墟,但是男子相信,過一段時間之後,
這裡會是一片浴血戰場,同時,也會是那幾個人喪命的地方。

上一次的「呂后事件」,讓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幾近毀滅,
幸虧在第一小組組長石婇楓與第二小組組長嚴紓琳的分工下,
危機暫告解除,且第一小組的破案率,不但未受影響,反而越發升高,
可這也讓因為「那起案件」而變得水火不容的楓和小琳,
之間的嫌隙更加擴大…… 

加入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對所有小組成員來說,
都可以算是人生的一個重大轉變。
但是在這些人之中,有一個人的轉變最為驚人,卻也最令方正感到憂心…… 

小琳隻身前去搭救被綁架的男友小造,才發現對方真正的目標是自己?
更意外得知綁架她的人,不但和「極惡企業」有所關連,最終目的竟然是——

購買資訊

2.1 明日工作室書展首賣

書展資訊,請洽
http://minibook.pixnet.net/blog/post/30226446


2.6 金石堂網書獨家預購
 79折 |加碼贈簽名海報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517141&lid=se008&actid=wise

2.10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請多見諒)

簽名海報設計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官方部落格 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噗浪 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非常高興又跟大家見面了。

在寫這本小說的時候,我搬離了住了三年的地方。

現在的我,正坐在未拆封的箱子上面,將電腦擺在被當成桌子、同樣還未拆封的兩個相疊箱子上面,寫著這本小說,這實在是個非常奇特的經驗。

當大家看到這本小說的時候,【黃泉委託人】即將完結。

雖然,以劇情來說,這最後的三本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故事,但是實際上在寫作的時候,從第四集開始,就已經跟原本的構思有點不太一樣了。

在寫這部小說的時候,自己的生活有了許許多多的巨變,讓我在對劇情的思考上面,也有了很多不同的方向。

這是過去【黃泉】系列所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感覺比較像是【紅龍之眼】才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相信各位讀者看完本篇故事,或許會有點理解發生這種事情的原因吧。

詛咒,終究是詛咒啊。(苦笑)

因為寫作的關係,在搬家的時候,我特別把【黃泉】系列拿出來,隨身攜帶,以便寫稿的時候,不需要為了找過去的資料翻箱倒櫃。

看著即將搬離的家,以及擺在桌上的【黃泉】系列,心中不禁有許多感慨。

畢竟【黃泉】系列就是在這個家誕生的,所以紀念的意味特別濃厚。

但是就好像俗話所說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一樣,我也希望到了新的環境可以為大家獻上嶄新的作品,希望到時候大家也可以多多支持。

同樣地,希望大家會喜歡這集【黃泉委託人】,同時,在這集過後,下一集就是【黃泉委託人】的完結篇了,也請大家拭目以待。

精采試閱

楔子  不速之客

一顆頭顱宛如流星般,劃破了天際,重重地從天空墜落到地面。

頭顱才剛著地,就有一群孩童朝頭顱墜落的地點衝了過來。

「我踢得比較高!」其中一個孩童嚷嚷著。

「哪有!」另外一個孩童一臉氣沖沖地說:「明明就是我踢得比較高!」

這群孩童圍著頭顱,爭吵著剛剛到底是誰踢得比較高。

而地上,那顆頭顱轉到正面來,一張老人家的臉孔,無奈地眨著眼望著天空。

在這片天空底下,有個從白天到黑夜永不歇業的萬年戲班,雖然演出的戲碼不免經常重復,但總有怎麼看都看不膩的觀眾。

戲棚下的熱鬧程度更勝台上,不僅有不斷出現的新人來與這裡的棋聖挑戰棋藝,還有在一旁叫囂,賭著誰勝誰負的賭徒們。

而在離戲棚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則有頭破血流跟斷了手腳的情侶在約會,以及幾個成天吹噓自己過去事蹟,一起高談闊論的「菁英份子」。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習慣勞碌的大嬸幫忙清理這個場地環境,才會讓比菜市場更熱鬧更有朝氣的這個地方,不至於髒亂不堪。

雖然是豔陽高照的大白天,但由於這裡的陰氣實在太重,才能讓它們毫無顧忌地在陽光底下盡情遊樂,自在地生活下去。

在孩童們玩耍地點的後面,有一大片跟人等高的雜草,而就在這片雜草裡,有兩棟建築物突兀地高聳於其中。

這兩棟廢棄的建築宛如孿生兄弟般,矗立在這片建築廢棄地上。

在人世間,這裡只是座荒廢的建築工地,但是在黃泉界,這裡卻是最有名的地標。

所有黃泉界的鬼魂都知道,這裡曾經住著黃泉委託人謝任凡,只要你能夠付得起報酬,他就會幫你完成任何你想要完成的委託。

由於這片土地非常陰,所以有許多鬼魂盤踞於其上,成為了這片荒廢土地上共同的居民。

原本住在這裡的任凡,為了找尋自己生母的靈魂前往歐洲,在任凡離開後,取而代之在這裡住下來的,卻是一個黃泉界的大人物。

那個大人物,正是黃泉三婆之一的借婆。

相傳每兩個鬼魂中,就有一個跟借婆借過東西。

也因為如此,借婆在黃泉界擁有呼風喚雨、舉足輕重的地位,自然也是所有鬼魂所懼怕的對象。

當借婆降臨在這裡的時候,這些盤踞於其上的鬼魂就會逃到附近的公墓避難。

而像今天這樣,借婆不在的日子,這些鬼魂就會回到這裡來,繼續它們遊蕩人間的日子。

畢竟這裡還是它們最舒服的家,公墓對它們而言,不過就像是旅館。

這群好不容易回到家的孩童們,照往常那般摘下了黃伯的頭之後,又開始在庭院中踢頭嬉戲。

就在這群孩童喋喋不休地爭論著誰踢得比較高時,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廢棄建築的入口處。

他仰望著這一幕應該會讓所有看得到鬼的人,嚇到屁滾尿流的景象。

他由左而右掃視過去,除了那些在中庭雜草前嬉鬧的孩童之外,廢棄建築物幾乎就像是個古老的眷村,四處都聚集了一堆鬼魂。

所有鬼魂這時也因為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停下了手邊的事情,開始打量起眼前這名男子。

從男子的視線可以透露出,他能夠見到這群滯留在這片荒地的鬼魂們。

地上那群孩童這時也停下爭論,其中一個帶頭的小孩,見到男子似乎來者不善,立刻撿起地上的頭顱,朝二樓踢了過去。

二樓,一具無頭鬼魂順勢接住了飛過來的頭顱,往頭上一按,頭顱就這樣接在那鬼魂的脖子上。

男子雙眼緊緊盯著這一幕詭異的傳頭景象,覺得有趣似的笑了一下,但是二樓剛將頭顱裝回去的黃伯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如果一個人看得見鬼,見到了此景,卻沒有半點畏懼的神情,這人肯定有兩把刷子。

在任凡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黃伯彷彿村長般,這裡所有的鬼魂都聽他的。

眼看這擁有陰陽眼、卻仍然大剌剌踏進這片荒地的男子,讓所有鬼魂騷動了起來。

它們紛紛看向黃伯,等待著黃伯發號施令。

黃伯正盤算、觀察著男子,希望可以看出男子此行的目的。

這時,男人身後出現了另外兩名男子,他們正準備搬東西進來。

黃伯一看兩人搬運的東西,不禁變臉。

那東西像是一大面鏡子,但是絕對不是一般的鏡子,而是上面印有八卦圖案的鎮鬼八卦鏡。

負責搬運的兩人似乎見不到鬼魂,毫不知情似地踏入這片荒地。

只見兩人將鏡子搬到男子身後,男子伸出手讓兩人停了下來。

男子將手放在鏡面上,向下一壓讓鏡子角度上仰。

陽光照射下的八卦鏡,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彷彿一道光束武器般,直直射向右邊那棟廢棄大樓的二樓,也正是黃伯所在的地方。

這一下來得突然,幸好黃伯早預料到來者不善,在光線照過來前,趕緊向內縮逃。

然而可不是每隻鬼都像黃伯那樣經驗老到,在男子調整鏡面時,被反射出的光線掃到的鬼魂,無不魂飛魄散、灰飛煙滅。

眼看男子不但不怕鬼魂,還有備而來,黃伯立刻要大家逃往公墓。

借婆借住在這裡的這段期間內,這裡的鬼魂什麼都沒學會,快速撤退的功夫倒是長進了不少。

轉眼間,所有原本滯留於這片土地上的鬼魂全部消失無蹤,只剩下兩棟荒廢的大樓,矗立在這片雜草叢生的土地上。

男子想不到一個八卦鏡就可以把這群鬼魂趕光,得意地哼了一聲。

「鏡子要放哪裡?」負責搬運鏡子的其中一個男子問道。

「先放在四個角落。」男子指了指東北方的角落說。

兩人遵照著男子的指示,將鏡子搬到東北方的角落後,又到了外面搬了另外三面同樣的鏡子進來。

男子趁著兩人搬運鏡子的這段時間,四處逛了一下。

由於任凡已經不在這邊,所以那連接著兩棟大樓的紅地毯此時正收著,因此男子並不知道其中一棟大樓裡,因缺了樓梯而無法往上走的頂樓,別有洞天。

男子繞了繞大樓,滿意地走了下來,這時兩個工人已經將鏡子都放在指定的位置上了,朝男子迎了過來。

「老闆,」工人向男子報告說:「鏡子已經擺在位置上了。」

「嗯。」男子點了點頭說。

「不過,鏡子擺在這裡沒事嗎?」工人看著四周說:「地主不會有意見嗎?」

「我查過了,」男子笑著說:「這裡的地主好像是一個還不到三十歲、叫做謝任凡的小伙子,我想應該又是那種繼承家產的紈褲子弟吧,不然才不會讓這塊地荒廢在這裡。」

兩個工人聽到男子這麼說,認同地點著頭。

男子說到這裡,心想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吧,畢竟這塊地如此之陰,不要說蓋成一棟大樓,光是動工恐怕都會多災多難。

或許,這就是這棟大樓一直荒廢在此的原因吧。

「總之,現在他沒有現身,我們也不需要考慮那麼多了。」男子不再多想,一臉傲氣地說:「如果到時候他要出來囉嗦,不過就一個小伙子而已,還擔心沒辦法對付嗎?好了,你們趕快把其他東西都搬進來吧。」

兩個工人聽到男子這麼說,點了點頭後,轉身走出這片荒地。

男子凝視著眼前這片雜草叢生的荒地,腦海裡面開始模擬著接下來會在這片荒地上演的好戲。

果然不愧為全台北市,不,說不定是全台灣陰氣最重的地方。

男人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惡的微笑。

雖然現在仍舊是一片廢墟,但是男子相信,過一段時間之後,這裡會是一個血戰場,同時,也會是那幾個人喪命的地方。 

第一章呂后事件

【1】

爐婆緩緩地打開了門。

從來都不知道連開個門都可以有那麼大的壓力。

她緩緩地探出頭來,上下看了一下樓梯間,確定沒有「那個人的身影」之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爐婆躡手躡腳地走出門外,轉頭正想要鎖門,這時樓梯間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嘆息聲。

「唉──」

爐婆一聽到這個熟悉的嘆息聲,臉色驟變。

猛一回頭,果然看到方正垂頭喪氣地走了上來。

「阿娘喂。」爐婆哭喪著臉說:「你嘛幫幫忙,賣勾來啊。」

方正攤開手,萬般無奈地說:「乾媽,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你自己看看,」爐婆指著掛在自己門上、寫著「歇業中」的牌子說:「為了你,我這個月都不做生意了。」

方正皺著眉頭不解地問道:「為什麼?」

「你一周來兩次,光是做你的我就快沒命了。」爐婆厭惡地說:「你不要忘記,我曾經發過『貧』誓,如果賺太多錢,是會沒命的。」

聽到爐婆這麼說,方正搔著頭尷尬地說:「那乾媽妳……可以不要收我錢啊。」

「那我不是被毒誓害死,」爐婆白了方正一眼說:「而是活生生氣死,叫我做這種虧本的生意,你不如把我殺了。」

爐婆這一門派的法術,在得到法力之前,必須在祖師爺面前立誓,從「孤、貧、絕」三條路中選擇一條,當作換取法術的代價。

爐婆當年所選擇的是「貧」這條路,所以如果錢賺得太多,超過生活所需,就會有破戒的可能。

一旦破戒,輕則法力全失,多年道行付諸流水,重則連命都會丟了。

這些方正當然非常清楚,可是如果有頭髮,誰會想當禿頭咧?

如果不是生命受到強大的威脅,以現在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狀況,方正又怎麼可能有空一星期來爐婆這邊兩次呢?

看到方正低著頭,不發一語,爐婆白著眼搖搖頭,眼看方正堵在樓梯口,自己偷溜出去的計畫失敗了,只好逕自入屋。

方正見狀跟了進去。

爐婆走到客廳,坐了下來,方正不敢坐,只能隔著爐婆的木桌,像個準備被老師責備的學生般,杵在那裡。

「我那時候是怎麼跟你說的?」爐婆一臉不悅地說:「爐婆在說,你有沒有在聽?有沒有聽?」

方正無奈地緩緩搖了搖頭。

「我有沒有說那個女鬼不是你能對付的?」爐婆宛如電視上那些股市名嘴上身般質問著方正:「有沒有說?」

而方正此刻也只能像那些股海災民,不但賠了一屁股,還要被股市名嘴罵的可憐蟲,無奈地點著頭。

「有一句台灣話你是沒聽過嗎?」爐婆挑起眉說:「我翻譯成中文給你聽,『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跟人家吃那個瀉藥!』」

「乾媽,」方正哭喪著臉說:「妳要對我有信心,我絕對不是逞強,開什麼玩笑,不用妳告誡,我看到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逃得遠遠的,但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我自找的。」

爐婆聽了,一臉「干我屁事」的表情,手盤在胸前冷冷地看著方正。

很明顯地,在經過了這一切之後,方正的哀兵政策對爐婆起不了半點作用。

「大不了,」方正無奈地說:「用記帳的囉,慢慢付這樣就不算破戒了吧?」

聽到方正這麼說,爐婆板著的臉才鬆了下來,得意地笑著說:「要算利息喔!」 

【2】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方正用右手手指清脆地敲擊著桌子,發出快節奏聲響。

方正凝視著爐婆,只是此刻爐婆的身體已經被一個請上來的鬼魂給佔據了。

「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了,」方正面色凝重地說:「我該跟過去一樣叫你張大哥,還是呂大哥?」

原本一直低著頭的爐婆,聽到方正這麼說,抬起頭來不解地問:「為什麼要叫我呂大哥?」

「你自己跟呂后嗆聲的啊!」方正攤開手說:「說什麼不抓到妳就跟妳姓,現在咧?呂后人咧?」

方正找爐婆請上來的鬼魂不是別人,正是生前身為方正上司,死後成為鬼差的張樹清。

只見張樹清上身的爐婆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在看見方正冰冷的眼神後,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該付你的錢,我有欠過半分嗎?」方正不悅地說:「你要我記得幫你照顧芬芳,逢年過節的禮品,我有少送嗎?」

張樹清低著頭,緩緩地搖了搖頭。

「那你現在告訴我,呂后人咧?」

「正在找、正在找……。」

此刻的張樹清,身分地位好似與方正完全對調過來。

不論是生前或死後,不管是當長官還是當鬼差,都應該只有對方正這個下屬、人類訓話的份,然而現在卻像個做錯事的學生般,被老師質問教訓。

「都已經一個月了!還在找?」方正極為不爽,白眼瞪著張樹清說:「你媽的,嗆名號不嗆自己的,把我名字職業什麼的都直接告訴呂后,你乾脆連我家住址跟身分證字號都報給她好了。」

「不是啊,」張樹清苦著臉說:「你的名聲比較響亮嘛,嗆聲這種事情,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我只是一個小鬼差,我怕說出來她不夠害怕。」

「她是呂后耶!」方正誇張地瞪大雙眼說:「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被記載的皇后和皇太后,幫助自己的丈夫劉邦打天下、殺功臣,將自己的政敵手腳剁斷,挖去雙眼,還把她弄得又聾又啞,丟到廁所裡面的呂后耶!」

「哇,想不到你對歷史還挺熟悉的。」張樹清點著頭說。

「熟悉你個頭,這些是我特別去查的!」方正咬牙切齒地說:「在我被她追殺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不查還好,一查之下真的發現你是在跟我裝肖維。你自己說,這種對象是你可以嗆聲的嗎?你認為這種人會被你唬住嗎?」

「總是要試試看嘛。」張樹清聳了聳肩說。

「你要試,不會拿自己的命來試嗎?」方正攤著手說:「現在好啦!你看她誰都不恨,就恨我!弄得整起事件好像是我設計,就是要跟她作對似的!」

張樹清被方正說得低下頭。

「你有沒有聽過風中殘燭這個成語?」方正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說:「我的性命現在就好像風中殘燭,連覺都睡不好!你到底要我等多久?」

「我已經盡全力在找了。」張樹清哭喪著臉說:「再說我也接受了你的請求,請鬼差們輪班在療養院埋伏,保護你的手下阿火,能做的我都做了,別那麼生氣嘛。」

當時呂后在逃走之前,曾經點名要兩個人知道得罪她的下場,其中一個是方正,另外一個就是多次差點殺死呂后、害呂后轉生失敗的阿火。

在呂后的事件之後,阿火因為規定,必須回到療養院觀察。

而一開始就與呂后針鋒相對、多次差點殺掉呂后的阿火,也是大家所認定最有可能被呂后尋仇的目標,所以當方正得知張樹清所率領的鬼差大隊沒能成功地將呂后抓回地獄,立刻要求張樹清保護阿火的安危。

但是同樣身為目標的方正,卻不太可能申請一個鬼差當保鑣,日夜伴隨在身旁。

「你如果沒辦法,功力不夠高,」方正苦著臉說:「沒關係,你難道就不能找你的上司,那個很厲害的鬼差來幫你嗎?」

「當然不可能!」張樹清板著臉說:「葉大哥早就已經不出外勤了,他可是我們鬼差界的傳奇,區區一個呂后,怎麼可能勞動他老人家。」

方正白了張樹清一眼,啐道:「偏偏他帶出來的徒弟,就連區區一個呂后也抓不到。」

「臭我對目前的情況也沒有幫助啊。」張樹清語重心長地說:「跟你說吧,的確,請我的恩師兼上司出馬,小小一個呂后肯定手到擒來,但是綜觀陰陽兩界,能夠請得動我師父他老人家的,除了閻羅王之外,就只有一個人了。碰巧那個人你也認識,而且還很熟,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方正臭著臉,挑眉問道:「任凡?」

「正是,」張樹清用力地點了點頭說:「不然這樣吧,只要你能找到任凡出面,應該就可以請我師父出馬了,就這麼說定了!你盡快找到任凡然後再跟我說吧!」

沒有給方正多嘴的餘地,只見張樹清話一說完,頭一點立刻離開了爐婆的身上。

方正張大嘴,伸出手想要阻止,但是為時已晚。

「廢話!」方正恨恨地說:「找得到任凡,我還需要來找你嗎!」

知道張樹清已經溜了,方正不甘不願地手盤著胸,等待著爐婆醒過來。

張開雙眼,在她面前的是一片陌生的景象。

她緩緩地站起身來,環視了一下四周。

    全站熱搜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