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系列暢銷作家 柚臻
「零距離恐懼」新作!

 《屍蹤》

 作者:柚臻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1.2.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第一章 遊戲開始

簡介

陌生的簡訊,千萬不要回…… 

無間系列暢銷作家 柚臻
「零距離恐懼」新作! 

流傳在宿舍的失蹤傳說   原來是怨魂設局的死亡遊戲! 

嘻嘻,你們,也想和我玩遊戲嗎?
當你收到這則鬼傳來的短消息,遊戲就開始了。

第一個提示:冰涼、陰影、令人窒息的地獄。嘻嘻…
你必須依照訊息裡的線索,找出「她」在哪裡。 

七天之內,如果找不到……

今晚是最後一天,既然你找不到我,我就去找你了,嘻嘻… 

你就會死得讓所有人都找不到! 

天花板滲水,滴下的雨水在地面留下了水漬。
一股惡臭鑽進我的鼻孔,我反射性的摀住口鼻,這股味道讓我感到不舒服,就像大雄所形容的…死老鼠。
我的身子一顫,驚恐的看著天花板上的水漬,深褐色的痕跡越看越像是一具人形。

作者簡介

柚臻
2010年由美女作家晉升成人妻作家,感覺身價下跌不少,希望能從銷量取償,就看老公旺不旺妻了…
出版作品:《荒村古宅》、《鬼敲門》、《食骨庵》等,共計十餘部作品,目標突破百部!
歡迎到我的部落格逛逛──http://www.wretch.cc/blog/cansnail 

作者自序

自從上不了無名之後,深深發現寫自序的好處,它變成難得能和讀者聊天溝通的管道。
幸好明日工作室的P大人幫忙,給了一個軟體,我才終於能連上台灣的網站,嘿嘿,近日有上我無名的朋友,應該都有發現,我又浮出水面了^0^ 感動呀!

振鑫:柚子,你的角色……都好卑鄙,其實主角是藤木偽裝的吧。
柚子:其實是永澤。
振鑫:好吧,那妳的作品是永澤大全集。
柚子:才不是這樣。
振鑫:妳的書是卑鄙系的。
柚子:所以我也算是宗師?
振鑫:卑鄙系的宗師。
柚子:至少是宗師。而且,我要抗議,我覺得我的主角都很善良。
振鑫:但是帶有私心的善良……感覺起來就變成卑鄙了。
柚子:所以結論是……卑鄙的很善良?
振鑫:是善良的很卑鄙。
柚子:那混在一起作撒尿牛丸好了。
振鑫:不對。
柚子:那是什麼?
振鑫:乞丐中的霸主,還是一個乞丐,所以善良的很卑鄙,最後還是卑鄙。
柚子:也就是說……會撒尿的牛丸最後還是牛丸。
振鑫:不對,是會撒尿的卑鄙霸主。
柚子:誰無父母、誰不撒尿。
振鑫: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撒成霸主。
柚子:好拗口的一段對話,真深奧。現在是討論撒尿還是討論霸主?
振鑫:是討論主角,主角是藤木牛丸。
柚子:為什麼我感覺自己在和野口說話?
振鑫:因為你是藤木小丸子。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遊戲開始

  「還不回去嗎?」隔壁房的同學揹著行李袋向我問道。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準備要離開宿舍了。

  「喔,我要打工,所以沒辦法回去。」我揮了揮手,一邊說著,邊向他道別。

  他聽完,不由得皺起眉頭,好心勸我:「快點回去吧,不要在這裡逗留太久,這一層樓應該只剩下你們還沒有走了。」

  「好,我會小心的。」我淺淺一笑,感謝他的關心。

  他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下樓梯。

  見他離開之後,我立刻收起笑容,提著鹹酥雞走回房間,心裡知道那名同學是好意,可是他的多話仍然讓我心裡不舒服。

  一進房間,室友威廉見我一臉不悅,好奇的問:「心情不好?」

  「沒有,剛才遇到同學,他說這一層樓就剩下我們還沒離開。」我簡單的說明。

  「二零七室的人也走了?」威廉訝異的問我。

  「嗯,應該都走光了。」我說道。

  他愣愣的點頭,轉身繼續去玩他的online game。電腦螢幕上的聲光效果,照映在他厚重的眼鏡片上面,一閃一閃的。

  我回到自己的桌位,一邊吃著鹹酥雞,一邊翻看桌上的小說,可是腦海裡面卻想著那名同學所說的話。

  所有的大學宿舍幾乎都是爆滿狀態,學生們想住還得用搶的,每年排隊抽籤才有機會住進學校宿舍,只有我們學校是特例,空房率非常高,幾乎有一半的房間沒有人住。

  會住在宿舍裡面的有八成是一年級的菜鳥,升上大二之後,因為聽過了宿舍的傳言,就都不會再想住在宿舍裡面了。

  正是因為那個傳說,所以一到寒、暑假期間,大家更不願意留在宿舍裡面,全都像是逃難似的,搬的搬、跑的跑。這一層樓只剩下我們這間宿舍的人還沒回家了,湊巧的是,我們四個同房間的學生,剛好都要留下來,正好可以給彼此壯膽。

  我是因為要打工,威廉則是前幾天和他老爸吵架,所以賭氣不想回去。另外同房的兩個室友,其中一個叫作詮詮,一個叫大雄,他們兩個人因為有學科被當,只好留在學校補修學分了。

  過了一會兒時間,詮詮先回來了,一副臭臉的脫了鞋子,什麼話也沒有說,像是沒看見我和威廉在房內,對我們視若無睹得走到床上,抓起被子矇住頭,不知道在被窩裡面作什麼。

  我和威廉互看一眼,威廉聳了聳肩膀,我則是搖了搖頭,不想去多管詮詮的閒事,以免掃到颱風尾。

  我們繼續忙著自己的事情,不到五分鐘,大雄也下課回來了,他的心情似乎非常好,一進門就賊眉賊眼的偷笑。壯碩的身子,手中攢著一個像是偷回來的小包包,那畫面看起來有幾分可笑。

  我覺得好玩,於是向大雄問道:「幹嘛這麼開心?你中樂透喔,還是搭訕成功了?」

  大雄曾經說過,上大學以來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交過半個女朋友。

  「沒什麼啦,剛才上來的時候,發現舍監不在,我就去跟教官打聽,教官說舍監請了一星期的假,所以我們……自由啦!」大雄歡呼一聲,立刻從他的包包裡面拿出香菸和撲克牌,然後對著我們幾人喊著:「打牌了、打牌了,拿個紙杯過來當煙灰缸。」

  威廉一聽,馬上關掉電腦,從他的抽屜裡面拿出一個紙杯,迅速的和大雄兩人坐到房間中央的地板上。

  轉眼時間,大雄已經開始洗牌,嘴巴喃喃的說:「一注一百,今天要玩到天亮才可以散場,誰也不准跑。」

  我將沒吃完的鹹酥雞包起來,也走過去坐下來。

  威廉正在和大雄討價還價:「一百太多了,要是連輸十局,不就要脫褲了,一注十元就好了。」

  「十元太不刺激了,不然二十元?」大雄看來興致高昂。

  「要刺激是嗎?那就輸的人要被彈雞雞,這樣夠刺激吧?」威廉又回嘴。

  大雄一聽,立刻露出嫌惡的表情,「你是變態呀?居然肖想彈我的雞雞。」

  他們兩人大聲吵來吵去,但床上的詮詮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似乎對他們的話題完全不感興趣。

  我拍了拍大雄的肩膀,用眼神示意他看向床上的詮詮。

  大雄和威廉隨即安靜下來,轉頭看向床舖。

  大雄現在才發現詮詮的異樣,小聲的問我們:「他怎麼了?」

  「不知道。」我說。

  威廉挑了一下眉毛,不予置評的表示:「也不是一兩天了,他這陣子都這樣陰陽怪氣的。」

  「要不要叫他過來打牌?」我低聲問大雄和威廉的意見。

  大雄想了一下,放下手上的撲克牌說:「我過去叫他。」

  說完,大雄便起身走到詮詮的床邊,對著詮詮喊:「詮詮,起來打牌了。別那麼不合群,我們三缺一,就差你一個了。」

  被子動了一下,但是詮詮仍是沒有回應半句話。

  大雄看向我和威廉,似乎在問我們要怎麼辦。

  我使了一個眼色給他,讓他把詮詮拖過來。威廉則是不想管這事,冷冷的看著詮詮。

  大雄接到暗示,又叫了詮詮一次:「詮詮,快過來。」

  詮詮沒有出聲,大雄於是不耐煩的去拉他的被子。沒想到詮詮從被窩內緊緊的把被子拉住,不讓大雄將被子掀開。

  詮詮越是搞自閉,大雄就越是堅持和他唱反調,兩人將被子拉來拉去,最後詮詮終於大火,衝著我們喊了一句:「不要管我!」

  大雄一愣,踢著詮詮說道:「搞什麼,快出來。不過是失戀而已,就算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也要快快樂樂的活著!起來打牌了,不要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房間內的氣氛一下子降到冰點,大家頓時變得沉默,現在說什麼好像都不適合,所以大家索性就不開口了。

  半晌過後,大雄說的話好像起了作用,詮詮緩慢的打開被子,皺著眉頭看向我們三人。

  他是我們寢室裡面長得最帥的一個男生,雖然外表看起來花心,但其實很痴情,上個月他被外校的一個女生給甩了,結果自閉了兩、三個星期,有一次我還無意見看見他紅著眼眶在講電話。

  詮詮說他曾經去找那個女的說要復合,但是求了那個女生好幾次,對方還是不理他。因為他們交往了兩年多,所以詮詮一直沒有辦法放下這段戀情。

  他剛分手的時候,我們都覺得他很可憐,所以處處包容他、不斷安慰他,可是時間久了,大家難免都會覺得煩,畢竟只是一個女人罷了,分手就分手嘛,以他的長相要再交一個新女友,根本不是難事。

  「過來打牌吧。」大雄向詮詮說道。

  「嗯。」詮詮要死不活的點頭,半晌才從床上爬下來,過來和我們圍坐在一起打牌。

  只是已經被破壞的氣氛很難一下子就又恢復,所以氛圍不禁有些怪怪的,讓我有點後悔讓大雄去把詮詮拉過來。

  大雄把牌重新洗了一次,然後發給我們每個人。他或許是覺得現場太沉悶,想要舒緩氣氛,因此開口對詮詮問:「你還在想前女友喔?」

  「不是。」詮詮搖了搖頭,回答的非常簡潔,這讓大雄不免尷尬,不曉得該接什麼話。

  我見狀於是趕緊打圓場接話:「那你心情幹嘛那麼差?總有一個原因吧。如果當我們是朋友,就說出來,我們一起幫你想辦法。」

  「三。」詮詮出了一張牌,似乎在猶豫該不該說出心裡的煩惱。

  「五。」大雄接著出了一張牌,安靜的等著詮詮開口。就算詮詮是要發牢騷也沒關係,總比現在不說話來的好。

  片刻時間過後,詮詮終於說話了:「我的煩惱……你們恐怕解決不了,說出來只是讓大家心煩而已。」

  「說說看嘛,只要不是錢的事,我們都能幫你想辦法。」我半開玩笑、半鼓勵的說。

  「你一直這樣子,我們看了才覺得彆扭,有事情就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大雄爽朗的拍了拍詮詮的肩。這是他一派的風格,個性跟他的體型一樣豪邁。

  「我……」詮詮欲言又止。

  我們全部停下手邊的動作,安靜的等著他把話說完。

  幾秒鐘之後,詮詮才又開口:「我可能活不過兩天了。」

  聽見這句話,我們三人不禁愣住了。這是死亡預言嗎?我的神經不由得繃緊,心頭咯登一聲。

  以前聽說過,許多人走不出失戀的創傷,就會用自殺來結束生命。該不會詮詮他想要自殺?

  「你在說什麼!好端端的幹嘛說要死?」大雄斥責一聲。

  「你該不會有什麼絕症吧?」威廉也蓋住手中的牌,發出疑惑。

  我們被他的話弄得全沒了打牌的心情,全部認真看著詮詮,就怕他真的想不開。

  「不是。」詮詮邊說邊搖了搖頭。

  他說話慢吞吞的,更讓我們心裡焦急。

  「你快點把話說清楚。」大雄連忙追問,不讓詮詮逃避這個話題。

  詮詮看起來猶豫不決,我想或許他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

  我轉頭安撫大雄:「你不要催。」

  良久時間過去,詮詮才抬起頭對著我們說:「你們知道宿舍的傳說嗎?」

  「知道呀。」我們不約而同的點頭。

  搬進來宿舍沒多久,在新生訓練的時候,學長就拿過這個傳說來嚇唬我們了。我當時聽完,恨不得把學長扁一頓,不是氣他嚇唬人,而是氣他講得太慢,我都已經搬進來了,才把這個傳說告訴我們。

  那是五年前才有的傳說。

  據說我們的宿舍蓋在山腳下,正是陰陽之氣的交會地點,所以到了傍晚太陽要下山的前半個小時,鬼魅就會聚集到宿舍裡面。而越到夜晚靠近,陰氣就會越重,最後周而復始的結果,就是宿舍裡面的鬼比人還要多。

  女生的體質因為本身就比男生還要虛弱,因此撞鬼的傳言是先從女生宿舍出現的,不少學姐言之鑿鑿,說是看見有很多白影出現在樓梯間、廁所裡面,最後有人甚至在房間的鏡子裡面看見可怕的死人臉孔。

  由於傳言甚囂塵上,四年前學校就不再提供女生宿舍了,把女生宿舍全部合併成男生宿舍,僅提供給男學生住宿。

  但是鬧鬼的傳言沒有因此停止,就連學長們也開始看見奇怪的東西,不過這些都僅是傳言罷了,真正讓人害怕的事情是發生在五年前的一則失蹤案件。

  有一名學長莫名其妙的失蹤,沒有留下遺書,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他要去哪裡,就像是從人間憑空蒸發了,一夜之間不見蹤影,再也沒有人見過他。

  之後每一年,男生宿舍都會發生一起失蹤案件,直到今年已經有四個學長不見了。

  在學校論壇上面,有些人說,那是因為我們宿舍的陰氣已經聚集過重,讓鬼門開啟了,所以每年都會有一個住宿生被拉進鬼門裡面,再也回不到人間。而那些失蹤者,就是被帶進了陰間,才會消失不見。

  這就是我們學校內,每個人都知道卻不能講的傳說,一個共通的秘密。

  原先我還覺得這可能是學長編出來嚇人的故事,故意要嚇唬我們這些剛入學的新生,可是後來我上了論壇去查,有人把失蹤者的姓名、學號、班級和失蹤日期都列出來了,我就不得不相信傳說的真實性。

  人家說,傳言往往半真半假,這個傳說也是,有四個學長失蹤是真實的,至於究竟是不是因為鬼門開啟被帶入陰間,就沒人可以證明了。

  我猜想,可能證明的人也都失蹤了,所以它變成了永遠也解不開的謎團。我一點也不想去追究真相是什麼,就怕自己會因此惹上麻煩。

  學校方面為了避免事情鬧大,因此要求學生不准公開談論此事,之前有個學長因為到處宣傳這件事,還被學校以毀謗校譽為理由,把他記了兩支大過。有了這個前車之鑑,學生因此不敢再公開大肆討論這個傳說。

  只是雖然大家表面上不講,心裡還是會對這件事情充滿芥蒂,總是會一找到時間就私底下互相交流一下八卦。

  今年,學校還沒有人失蹤,我還聽說別班有同學缺德的開了一個賭盤,下注在猜測今年失蹤的會是誰。

  所以詮詮一提起傳說的事情,我不免感到一陣毛骨悚然:難不成他所說的活不過兩天,和學校的傳說有關係?

  「詮詮,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回換我催促詮詮。

  他抿了抿唇,眼神憂鬱的開口:「我之前和女朋友分手,你們應該都知道吧。」

  「對。」我們點了點頭。

  「後來我心情很煩,你們又說治療失戀最好的方式,就是盡快找一段新戀情。」他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大雄受不了他支支吾吾的,連忙追問他:「到底怎樣?」

  「兩個星期前,剛好有個女的傳簡訊給我。我沒有看過那個電話號碼,當時我想,應該又是哪個仰慕者從別人那邊拿到我的號碼,所以我也沒有想太多,就和那個女的用簡訊聊天。」他說:「結果她愈來愈奇怪,好像知道我所有的事情,讓我開始感到害怕。」

  「繼續說。」大雄說道。

  「我開始覺得她怪怪的,不想和她再繼續聊下去,可是她一直糾纏我,不斷的發簡訊給我,直到五天前,她說……」說到一半詮詮停下來環視我們一眼,語氣沉重的開口:「她說遊戲已經開始了,不能停止。」

  「什麼遊戲?」我問他。

  「捉迷藏的遊戲。她說讓我先當鬼,要我在一個星期內找到她,如果我找不到她,就換她當鬼來找我。」說話時詮詮的眼神裡充滿恐懼,看來這就是困擾他一個星期的真正原因了。

  「就為了這個?她應該是在鬧你吧,想要吸引你的注意,所以才這樣說。」聽完後大雄不以為意的發表感想。

  詮詮的桃花一向很旺,長的帥、家裡又有錢,有不少女同學都跟他表達過愛意,不光是寫情書給他,有的還為了看他一眼而偷偷到宿舍的門口偷窺他。

  「不是啦,你們不懂,唉。」詮詮長嘆一聲,煩躁的抓著頭髮,過了半晌後說:「一開始我也覺得她在鬧我,可是她真的很奇怪。她說,如果她抓到我,就要我一輩子陪著她。現在只剩下兩天的時間,就到她說的期限了。」

  「別想太多啦。」大雄的安慰很沒效果,他點上一根菸,一邊抽著一邊說:「就是一個無聊的女人嘛,可能你今年都是爛桃花,所以才會感情這麼不順。」

  「你們先聽我說。」詮詮嚴肅的打斷他:「因為那個女的讓我感覺毛毛的,後來我到論壇上面去,無意間發現一些關於傳說的資料。有一個學長說,他的室友就是失蹤名單上的其中一個,那人在失蹤前,曾經說他遇到一個女的不斷傳簡訊給他,要和他玩一個遊戲,之後沒多久,那人就失蹤了。發文的學長懷疑,就是那個女的把他室友帶走了,被帶……帶到陰間去。」

  他一講完,我們全部的人都安靜了。我頓時感到背脊發涼,房間內的溫度好像一瞬間降了三、四度,即使現在正值夏天,我仍覺得空氣冷颼颼的,彷彿有股陰氣包圍著我們。

  「我看看你們的簡訊。」大雄伸出手,向詮詮要手機。他算是我們幾個人裡面,目前最鎮定的一個。

  「等一下。」詮詮回到床上去拿手機,按了幾下之後交給大雄。

  我和威廉湊上去看,手機畫面正好是一則簡訊的內容。

  「如果你找不到我,就換我去找你了,嘻……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我馬上頭皮發麻。

  大雄的表情一沉,似乎正在思考該怎麼作。

  一會兒,他說道:「我幫你打電話回去罵她,無聊的女人。」

  說罷,大雄真的按了回撥鍵,我們不由得緊張起來,全神貫注的看著大雄,等著他和那個女人講電話。

  片刻之後,大雄搖了搖頭說:「沒開機。」

  「我試過了,當初我也想看看對方到底是誰,究竟有什麼目的,所以也回撥過電話,不過也一樣沒開機。」

  我們面面相覷,這情況真的很棘手,難怪詮詮會心情不好。

  我向他問道:「所以你這幾天把自己矇在被子裡面,是在和這個女生傳簡訊?」

  「嗯,我覺得說出來的話,你們一定會認為我很蠢,居然為了這種事情心煩,所以我才一直沒有告訴你們。」他說。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如果我們學校沒有那種傳說,我確實會覺得詮詮很傻,竟然為了一則無聊的簡訊提心吊膽,可是他的情況和我們學校的傳說串在一起,就不免讓人戰慄了。

  威廉聽完恍然大悟的說:「我還以為你在搞自閉,所以這幾天都不想理你。」

  「不是。」詮詮為難的搖頭,他沙啞著聲音說道:「怎麼辦?我可能……活不過兩天了。」

  「會不會是別人在惡整你,你的桃花那麼旺,可能不小心讓誰眼紅了,所以才這樣搞你。」大雄開始思考著各種可能性。

  「不知道,我寧願是被惡整。」詮詮無精打采的回答大雄。

  看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我不由得同情起他的遭遇。

  大雄想讓詮詮開心一點,於是拿起撲克牌說道:「算了,別想那麼多了,再想也不會有答案。肯定是人在惡整你,鬼又沒有手,怎麼傳簡訊?我們打牌吧,換誰出牌了?」

  「剛才你出過了,換威廉出牌了。」我連忙順著大雄的話說,希望可以停止這個讓人發毛的話題。

  威廉也有默契的丟出一張牌,「八。」

  我們繼續牌局,只是氣氛已經變了,現在打牌不是為了開心,而是希望可以沖淡方才的可怕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