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腐輕愛輕小說風格
讓讀者的淚腺不攻自破,無福消受!

 超高人氣暢銷系列《生死事務所》作者 瀝青
 
 
《極道監護人》

 作者:瀝青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1.2.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楔子、第一章

簡介

在你成年之前,我就是你的靠山,要是誰欺負你、你看誰不爽,盡量跟我講!

大叔我啊,一定會幫你處理得乾淨溜溜! 

少年阿純有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他發過誓,死都要把那個秘密藏好

直到……遇到「黑道監護人」極逵大叔的百般呵護跟退讓,他卻發現自己愛上大叔了

直到……石彌學長忽然告白,

直到某一天,極逵大叔跟石彌學長都出現在他面前── 

石彌學長突然將他拉近自己,兩人之間只剩一根手指頭的距離。

咦?那是什麼奇怪的聲音?

等到阿純意識過來時才發現,那是石彌學長的吻。

嚇得忘記掙扎的阿純,只能眼神空洞、腦中一片空白的盯著對方。

「咳!」突然間,一個低沈的咳嗽聲傳來,兩人順著聲音方向轉過頭去──

「大、大叔?」

作者簡介

瀝青
我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一點都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故事裡面的人,還有關於他們的故事。
他們的故事,絕對比我的人生還要精彩!

在明日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啊!妖怪》夏宴篇、《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生死事務所卡到陰》、《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極道監護人》

作者自序

「你不覺得,一個喜歡吃巧克力的大叔,偶爾很隨性、偶爾還會稍微撒嬌一下的個性,是一件很迷人的事嗎?」
某天,腦中裡浮現出這樣的一段話之後,我就開始寫架構了。
這篇故事,其實也是我努力的去嘗試更深入描寫角色個性定位的方式。
也希望大家能一起慢慢的細細品味,這裡面出現的每一個角色的個性喔!
話說,其實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藍一了啦,哈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無畏懼上頭的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質疑、糾正自家上司,同時順便損人的個性,讓我好喜歡。
不過現實生活中,如果真的跟這種類型的人相處,我應該會覺得很辛苦,搞不好會被欺負的很慘也說不定。
而阿純呢,真的是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在這裡面簡直是天使等級的個性,到哪誰都會想給他秀秀。
然後呢
要來謝謝一下辛苦的編輯大人!!
這樣一來一往的修正與建議,真的非常感謝你啊!
這段時間也獲得很多建議,我都會記住的!謝謝!

最後是,謝謝所有觀看這本書讀者啦!
總之,就是感激不盡!!

精采試閱

楔子 

早晨、微冷的氣溫、還有響個不停的鬧鐘鈴聲。

「你不快點起床嗎………」或許是一大早的關係,躺在枕邊的人聲音有些嘶啞以及不耐。

「要啦……再讓我躺一下……」溫暖的被窩、柔軟的枕頭,讓他實在捨不得離開,雖然腦中想著今天有重要的會議要開、有重要的企畫案要處理,但是、但是這種舒服又美好的時刻實在讓人無法放手。

「如果你又因為這樣遲到,別怪我喔………」對方悶在枕頭裡、隨時又會睡著的聲音,這麼叮嚀著。

「不會啦、不會啦……」始終閉著眼睛的他,帶著睡意濃厚的聲音說完,便墜入深沉的睡夢之中。 

「嗚啊啊啊啊!快遲到了!」

一陣哀嚎、跌跌撞撞的聲響從臥房一路傳到浴室裡,不看也可以猜到裡頭的人正處於一團亂的狀態。

而床鋪上還在沉睡的人,因為這陣騷動顯得有些不滿的抬頭,瞇著眼望向半開的浴室門口,迷濛的眼底顯然什麼事都還沒開始運轉、思考。

「阿純,你今天還是要加班嗎?」許久之後,還半睡半醒的男人,低聲的問道。

「啊?」還咬著牙刷、嘴角還有牙膏泡沫的青年,一臉不解的從浴室裡探出頭來。

「今天還是要加班?很晚回來?」面對這青年,他總能耐著性子的柔聲說話,這與他在外頭眾人眼中的兇惡形象截然不同。

「對啊!因為有個企畫後天之前要完成,所以晚上不能一起吃晚餐了。」青年一邊刷牙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著。

「啊?又不能吃到你做的菜了喔?」還在床上賴床的男人,有些孩子氣抱怨著,甚至將臉埋進枕頭裡,口吻顯得很失落。

「唉唷!抱歉啦!等這個企畫忙完之後,我再做一頓豐盛的晚餐犒賞你。」

「唉……還要等一陣子喔?這幾天都是藍一幫我買外食,吃得好膩……真是的,吃慣你煮的東西之後,覺得外面的東西都吃得很不習慣。」躺在床上的男人碎念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沒入棉被之中。

而還在浴室裡刷牙洗臉的青年,聽著聽著不禁露出淺淺的笑意。

這樣說來,跟這傢伙住在一起也超過十年了,雖然發生過不少事情,卻也這樣一直住到現在。

現在看來雖然很像老夫老妻,但可以維持這樣的生活也是相當不容易。

十年啊……

時間過得好快,竟然已經過這麼久了啊……

第一章 

在你成年之前,我就是你的靠山,要是誰欺負你、你看誰不爽、盡量跟我講!

大叔我啊,一定會幫你處理的乾淨溜溜! 

時間是早上八點半。

早已過了學生上課、上班族準備進公司為自己薪水打拼的時刻。

一個人潮不算多、有著整排大樹蔭的大馬路路肩上,停著一輛型號有點舊、稱不上是多好的白色轎車。

這輛車閃著臨時停車的燈號,就這麼停在那邊好一段時間。

沒多久,一個打扮入時,曲線曼妙、身著幾乎爆乳的紅色襯衫加一件短裙,頂著一頭俏麗大波浪長髮、足蹬一雙細高跟鞋女子,氣勢驚人的朝這輛白色轎車走去。

女子的腳步停在車窗旁,彎身瞇著眼仔細看著車內狀況。

不到一秒,女子便挑起眉、額際似乎還隱約爆起幾根青筋,伸出擦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毫不客氣的敲了貼著隔熱紙的車窗幾下。

這樣奪命似的敲擊,車內總算有了動靜,原本緊閉的車窗這時緩緩搖下,一陣濃厚的劣質香水味從裡頭飄散出來。

女子一聞,眉頭鎖得更緊,額際上的青筋越來越明顯。

「你昨天又跟哪個野女人鬼混了?」女子相當不悅的捏著鼻子質問。

「我想跟誰過夜,是我的自由啊!你用不著這麼不爽吧?」一陣低沈、有磁性的男子嗓音從車內傳出,聽起來有些慵懶、睡意濃厚,甚至還聽得到他的呵欠聲。

「我限你三秒鐘之內讓這個噁心的香水味消失,不然我等一下一定把你拖出來痛毆。」女子握緊拳頭,關節還發出喀喀的聲音,威脅著車內的男子。

「老姐,你怎麼還是這麼恰北北啊?難怪一直嫁不出去。」男子又打了一個呵欠,不怕死的說著。

「你這傢伙…完全沒把我昨天提醒你的事情聽進去啊?」女子越來越不爽的吼著,音量之大讓車內的男子不禁伸手壓住耳朵。

「什麼事情啊?我照你說的八點半到這裡跟你會合啊!我現在不就在這裡?要不然我沒事一大早在這裡幹嘛?」男子睏倦的反問著,以他這種亂七八糟的生活作息,早上八點半根本是他剛入眠沒多久的時間。

「是啊!你是有來,可是我不是叫你來這邊睡覺的!」女子手插腰的喊著,似乎對男子隨性又慵懶的糟糕態度,顯得很不耐煩。

「那你到底要幹嘛啦?」男子邊說邊又打了個呵欠。

「給我下車!現在立刻給我下車,別讓對方等太久。」

「對方?誰啊?」

「先不管這個,總之你現在立刻下車,跟我過來就對了!」

這時,完全失去耐性的女子,直接拉開車門,毫不客氣的將車內的人拖出車外,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一對情侶在吵架咧… 

初次見面的印象,彼此似乎不怎麼好,卻也談不上糟。

這是阿純當時的第一個感想。

穿著黑色大風衣、一件釦子扣得很隨性的白色襯衫,合身的深色長褲,一臉不修邊幅的短鬍渣,令他這個還在青春發育期的未成年男孩不禁看傻眼。

原來,這就是成年男人啊……

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年,就這麼呆呆的坐在位置上,仰頭看著這個身材高大,慵懶卻又好像有點危險的男人。

他不禁露出痴傻呆滯的眼神,盯著那個男人慢慢的靠近他。

「阿純,來跟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弟弟,極逵,也就是你未來的監護人。」

亮麗的女子帶著與她外貌極不符合的溫柔笑容,輕聲的向這名少年解釋。

「啊?監護人?」而站在阿純身邊,也就是女子的弟弟,極逵,則是忍不住拔高音調,一副質問的口吻。

他怎麼沒聽說這件事?

「你別吵啦!等一下會跟你解釋,我先讓你們互相認識一下嘛!畢竟以後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啊!」

女子有點不悅的將極逵帶到少年面前的空位子,強迫他乖乖坐好。

「哇靠!妳一大早說要約我來這家餐廳吃早餐,談事情,談的就是這個喔?」

極逵雖然已經坐下,但是情緒相當不悅,甚至毫不客氣的伸手指向坐在他對面的少年。

「安靜點!我現在就是要好好談啊!你閉嘴!仔細聽我講!」個性火爆的女子也沉不住氣的說道,憑著身為姊姊的氣勢,她總算讓這個明顯不爽的老弟安靜下來。

「娜娜姐,沒事吧?還是……還是算了啦……」眼看這對姊弟就快打起來,少年不禁擔憂的說著。

「不用不用!決定的事就是決定了!阿純你乖乖坐好,姊姊會處理喔!」看著擔憂又純真的少年,女子又露出反差極大的溫和笑意。

「極娜娜,你給我說清楚!」極逵又沈不住氣的吼著,隨即招來女子一陣白眼。

姊弟兩氣氛僵持的對看好一會兒,讓夾在中間的少年更不知所措。

「我這不就在說了?」極娜娜失去耐性的伸手壓住弟弟的肩膀,不等弟弟繼續反駁,便用幾個關鍵詞堵住極逵躁動的情緒。

「阿山叔你總該記得吧?他是阿山叔的獨子啦!」

「阿山叔?」

極娜娜講出這個關鍵詞之後,果真奏效,極逵一臉疑惑的與姊姊對望一會兒,接著側過身與少年對看著。

「阿山叔什麼時候有小孩了?他不是單身嗎?」

「唉呀……還多問,就是…就是……」

「未婚生子?」極逵毫不考慮的吐出這個名詞,隨即換來極娜娜的狠勁一搥,拳頭紮紮實實的落在極逵的頭上。

「你就不能婉轉一點嗎?」極娜娜不爽的吼,深怕這傢伙如此的直接,會傷害乖寶寶阿純。

「娜娜姐,沒關係啦!他說的也是事實。」少年帶著幾分苦笑說著,他一點都不介意這樣的事,他反而好奇這對個性火爆又直來直往的姊弟。看起來常吵架,可是感情好像很好呢!

真好,有手足、有親人真好。

「你也知道,阿山叔前一陣子已經……」

「啊!我知道,那天我有帶一票小弟去公祭啊!」極逵搔搔頭,慵懶又直接的說。

「所以我說你就不能婉轉一點嗎?」極娜娜又抬起拳頭想痛揍這個弟弟。

「你別指望一個混黑道的人,會有多婉轉啦!婉轉不能當飯吃啦!」極逵也沒好氣的回應著。

「算了算了!我懶得跟你爭,總之,他是阿山叔的獨子,現在身邊都沒有親人可以依靠、照顧他,所以我們決定負起照顧他的責任。

不過,我不常在家,老爸家裡又老是有一堆閒雜人來來去去,這環境實在不適合阿純,所以決定讓他去你家,由你當他的監護人,相關程序你放心,我們都處理好了!今天就可以跟你一起住了。」

「幹!話都你在講,有沒有問過我的意願啊?」

「這種事不用問過你啦!反正我跟老爸講好了!今天開始阿純就跟你一起住。」

「我拒絕!要照顧你自己照顧!又把這種麻煩事塞在我身上,我才懶得理你。」

最後極逵惡狠狠的丟下這句話,轉身正想離去,氣勢與姿勢帥氣滿點。

就在這時,極娜娜看著他的背影冷哼了一聲,似乎一點都不意外他這種舉動。

「當初是誰說,如果阿山叔有女兒的話,最好可以讓他當妻子,可以好好照顧她?

如果是兒子,會當作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的看待啊?」

一段聽起來就是童言童語的兒時約定,卻讓極逵頓時凍結,一臉為難的轉過頭看著自家大姊。

「這種小時候亂講的話,妳怎麼記得這麼清楚啦?」極逵皺著眉,困擾又覺得很丟臉的回應著。

「你不記得,人家阿山叔可是記得很清楚,還寫在遺囑上咧!」

「什麼?阿山叔有寫?」

「是啊!他是寫,希望極逵可以記得小時候說過的約定啊!我們家的阿純就拜託你了。」

極娜娜瞇著眼,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說著。

「啊?阿山叔啊……」而極逵則是發出疑似哀嚎又困擾的低鳴。

TO小少主,我們家的阿純就麻煩你照顧了!      阿山叔親筆』

據說,阿山叔在幾年前事先留好的,且內容簡略的遺囑裡,這句話相當醒目又像標重點似的,就寫在紙張的正中央。而周遭的人都熟悉阿山叔與極逵之間情同父子,對這要求也全體舉雙手贊成。原本極娜娜持保留態度,直到前陣子老家發生械鬥糾紛,甚至被阿純全撞見,極娜娜才決定把這個純真善良的孩子,交給幾乎不問世事,偶爾出來排解一下『小糾紛』專做『小買賣』的弟弟身邊。

至少,比在老家安全,環境也好上許多。

 

「這些人是以為我有多閒啊?竟然就這樣隨便交付給我?」已發動許久的車子裡,趴在方向盤上的極逵一臉困擾的低吟、怨嘆。

「真是…怎麼會遇上這麼麻煩的事啊?」想著想著,極逵又煩躁的抓扒本來就亂七八糟的髮絲,口吻雖然平靜又慵懶,但是他大爺的情緒可是瀕臨崩潰的界線。

「如、如果你覺得真的很麻煩的話,那、那我下車好了…我自己可以想辦法…」

乖乖坐在一旁位置上的阿純,帶著幾分歉意與不安說著,還伸手準備拉開車門。

「你乖乖坐好!沒你的事!不要亂動。」極逵的口氣還是很不爽,加上那兇狠的眼神,讓阿純縮起肩膀、收回手,動也不敢動的與他直視。

「可、可是……」阿純疑惑又恐懼的盯著他看。

什麼叫做沒他的事?明明他是當事人啊…

「這是大人決定的事,沒你的事,也不是你的錯,不要放在心上。」極逵有些無力的趴在方向盤上,口氣難掩無奈的說著。

語畢之後,極逵又將臉埋進雙臂之間,腦中似乎正在思考著許多事情,而阿純則是滿懷不安的看著他的身影。

兩個才剛認識不到幾個小時,卻即將一起生活的人,正陷入冗長又令人不安的沉悶之中。

「你叫什麼名字?」許久之後,極逵率先打破沈默,從最基本的問題問起。

「我、我叫傅裡純…」阿純有些怯生生的轉頭看著他趴在方向盤上的身影,輕聲又有點抖的回答。

「原來阿山叔姓傅喔?」極逵聞言轉過頭,一臉恍然大悟的說著。

「嗯…你、你不知道嗎?不是認識很久了?」阿純訝異的反問。

「我從小就認識他沒錯,但是也從來沒有認真問過他的本名啦!大家都阿山叔、阿山叔的叫。」極逵悠悠的嘆息著。

「從小就認識啊……真好,你們跟我爸相處的時間,比我還要多吧。」

阿純落寞的低頭這麼說著,極逵沒忽略這種被遺棄的眼神、口氣,立刻轉移話題。

「你今年幾歲了?我怎麼都沒聽說阿山叔有個兒子?」這是他最大的疑惑,組裡的人這麼多,他當然不可能一一瞭解,但是阿山叔這種比跟他老爸還親、相處時間還多的人,怎麼一直沒聽說他有小孩這件事?

「是媽媽要求,不要讓大家知道的。」阿純輕聲的說,可是卻掩不住濃濃的失落。

這孩子,大概一路走來也過得很辛苦吧?

話說回來,媽媽?這孩子的老媽還健在啊!

「你媽?那你媽咧?怎麼不是她接手照顧你?反而是我當監護人?」聽起來這孩子跟媽媽有一定程度的互動嘛!

「喔……她、她再婚了,所以不方便照顧我。」阿純依舊一副被遺棄的眼神,讓極逵越來越小心拿捏話題的方向。

而且,他這樣的眼神看來還真讓人不捨,令人想摸摸頭好好安慰。

總之,這孩子在某方面看來,是完全被遺棄的狀態。

既然這樣的話,他還這樣兇狠、不爽的反應,也太傷這孩子的心,是不是該道個歉比較好?

唉呀!事情變得好複雜,尤其還是個跟他差了十來歲正值青春期的小孩,這下要一起相處,可能要多費點心思了。

「你今年幾歲了?」調適好心情之後,極逵重新調整坐姿、準備出發。

「十六。」有問必答的阿純,一臉可愛乖巧的模樣,老實說給極逵的第一印象並不差。

看著他淺淺、溫和的笑容,極逵忍不住想起有著一副壞人臉的阿山叔,怎會有這樣可愛又清秀的兒子,基因真是奇妙的東西。

「跟我整整差了一倍啊!小朋友。」踩動油門的極逵,有些苦笑的說。

「啊?」

「當你的監護人、當你的老爸都沒問題了!阿山叔真會藏,居然到今天我才知道他有兒子,真是太見外了。」

極逵有點感慨的口吻,不曉得是說給阿純聽還是說給遠在天邊的阿山叔聽。

「你曉得我的職業還有住的環境嗎?阿山叔有跟你提起這些嗎?」在車子的行進間,極逵有意無意的找著話題瞎聊,除了想化解彼此的陌生與尷尬,另一方面還可以多瞭解這個孩子。

看阿純這般清秀又乖乖牌的模樣,不曉得帶回去,會不會不適應啊?

組裡一堆凶神惡煞,真怕嚇壞他。

「嗯!我知道,你放心,我不會影響你們的工作的!就算是討債、打架,請你們專心去做,我不會打擾你們的!我爸常常跟我講,所以我很熟!」阿純用著很單純的口氣這麼說,而極逵卻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孩子。

「你這傢伙還真有趣呢?」極逵終於忍不住失笑的說。

「為、為什麼這麼說?」阿純偏過頭,一下子無法理解極逵的意思。

「小朋友,我跟你老爸混的可是黑道,你知道這是在幹什麼的嗎?」恰巧遇到一個紅燈,行進間的車子停了下來,極逵疑惑的問著。

「我知道啊!偶爾得喬事情、打架,不過詳細情況我不太清楚,感覺上是很複雜、沒有勞健保又辛苦的工作。」阿純說著說著,又露出天真的笑容。

這樣的笑容,讓極逵開始考慮掉頭將這孩子帶回老姐身邊,請他找個安全又健全的家庭代為收養算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複雜又辛苦?這還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

「咦?不是這樣嗎?圍事、打架、喬事情、收保護費、偶爾還要去警察局把惹事的人保回家…我看我爸的工作幾乎是這樣啊!不過時間很自由,所以小學的時候,他都有時間來接我上下學,或是參加學校的活動喔!」

阿純說著說著,臉上還露出滿足的笑意,看起來他跟阿山叔是一對感情還不錯的父子。

雖然,極逵老覺得這樣的態度好像哪裡怪怪的。

「你、你說得沒錯啦!」極逵遲疑的回應著,這時燈號轉綠,車子繼續往前行。

「想不到阿山叔是這麼重視親子關係的人喔?」這也是極逵最意外的事。

那個看起來兇狠、人稱山鬼的阿山叔,竟然會是這種人啊!

「嗯!他真的是個很好的爸爸喔!真的很好、很好喔……」阿純說著說著,稍稍別過頭看著窗外,悵然又哀傷的口氣卻怎麼也掩不住。

極逵偏過頭看了他一眼,看著這個脾氣好得過頭、卻又懂事的孩子。

「總之呢!接下來由我照顧你,你的一切有我當靠山!懂嗎?」極逵的大手輕輕攀上阿純的頭,粗糙的手指還抓亂了他的頭髮。

阿純有些受寵若驚的轉過頭與他對望,眼眶明顯有些泛紅,八成是想起了阿山叔了。

「我說,在你成年之前,我就是你的靠山,要是誰欺負你、你看誰不爽、盡量跟我講!大叔我啊,一定會幫你處理的乾淨溜溜!」

聽到這番話的阿純,依然緊盯著他,大概是對於極逵的態度丕變,感到疑惑。

「我是不懂監護人該做什麼事啦!反正就是好好照顧你就對了!雖然我可能沒辦法像阿山叔這樣照顧你,不過至少還養得起你,你就先乖乖的待在我身邊吧!」

極逵說完之後,悠悠吐出一口長氣,漸漸接受未來的生活裡,得跟一個未成年的高中男生一起生活的事實。

另外,就是既然已經答應過阿山叔,而阿山叔又指名要他照顧,責任擔了就必須做到好。

身為這個組裡的老大位置,他的原則就是要負責到底。

「嗯,我知道了。」大大的手依然放在阿純的頭上,像是在安撫小動物般來回撫摸著。

阿純對他露出淺淺的笑意,原本有些不安、生疏的情緒,似乎悄悄的溜走了。

雖然他才跟極逵相處不到幾個小時,但他卻對極逵有著難以解釋的好感。

這個人並不是壞人吶!

雖然初次見面的時候覺得,這個人凶了點,好像隨時都會掏出槍來般恐怖…

「不過,有件事你還是注意一下啦!我住的地方就在辦公室的樓上,那個辦公室常常有些人出入,你別被他們嚇到了!

我也會提醒那幫兄弟,多注意一點,要是遇到什麼問題的話,也記得跟我講一下啊!」

想起組裡的那幫人,極逵還是忍不住叮嚀了幾句。

他實在很難想像,阿純這樣的乖乖牌,到底能不能適應他住的環境。

真希望這孩子別被那群凶神惡煞給嚇壞才好。

「不會啦!大叔你放心!你們人都很好的!就跟我爸一樣!」看起來毫無心機的阿純,又對著極逵露出淺笑。

而這淡淡卻神奇的充滿治癒效果的笑意,讓極逵印象深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