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預言:妳一定會在十八歲那年殺人,之後自殺,這是命運。
在眾多凶魂的追殺之下,命運的火焰朝著小蓓襲捲而來

 《死神肖像之追魂(完結篇)》

 作者:波西米鴨 | 封面繪者:ponyson|
 初版日期:2011.2.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楔子、1 胚胎的太極

簡介

當死神來追魂 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死神預言:妳一定會在十八歲那年殺人,之後自殺,這是命運。
在眾多凶魂的追殺之下,命運的火焰朝著小蓓襲捲而來

乾屍緩緩舉起爪子──
「啊。」他來不及反應,那隻乾癟的手已經在他的胸口,好像沒入水中一般,伸進了他的體內!
「這是……心臟」乾屍說著。
「呃……」他感覺到胸悶,接著是心臟劇烈的絞痛。
「上面……這是冠狀動脈,掐住,就會……心肌梗塞」
「不……不要殺我!」他痛苦地呻吟。
「不是……殺……」乾屍歪著嘴開口,用半邊沒有嘴唇的嘴巴說話,聲音很不清晰。
「是贖罪。」

【死神肖像】出乎意料的精采結局,絕對不可錯過!

作者簡介

波西米鴨
巨蟹座,台北人。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畢,現於醫院從事研究工作。
曾獲清華大學月涵文學獎散文亞軍,以及第二屆夏霏文學獎優選。
出版作品有明日便利書《夢魘特快車》、《狩之奇航》。
喜好以筆捕捉漫天飛騰的想像,以文字凝結不同的元素,在紙上構築嶄新的奇異世界讓人體驗。

個人網誌: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波西米鴨巢。

作者自序

《死神肖像》系列這下來到最終結局了。「完結篇」這三個字總是讓人既興奮又惆悵,期待看到一切真相與結果,但是又覺得:以後再也看不到了怎麼辦?對於作者我來說也是一樣呢,真是又喜又悲、五味雜陳啊!
話說算一算,這本正好是我出版作品中的第十本書呢。真是具有莫大的的意義與紀念價值,也沒想到寫稿速度不快的我不知不覺也累積了一些作品,非常感謝大家這些日子以來的支持。如果過去沒有支持過的,希望看完這本以後未來會願意繼續支持囉!
最近常常在各地辦簽書聚會活動,也有人建議我來辦出第十本書的紀念party。如果有任何確定的活動計畫,將會公告在我的個人網誌─波西米鴨巢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歡迎大家可以光臨!
最後不能忘記,要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財源滾滾,可以買更多便利書!XD

精采試閱

楔子 

天空佈滿紫紅色的雲朵,地面則是各種形狀的巨大怪石堆疊成山丘,從石縫中流瀉出一條湍急的河流。沒有清澈的河水,取而代之是黑色濃稠的液體。

桂心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記不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她注意到河流的對岸,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爸爸?」她難以置信,因為爸爸桂宇波早在十年前就過世了。

「小蓓,太好了,妳沒事。」對岸在濃霧下若隱若現的桂宇波說。

「真的是你,爸爸!」桂心倍難掩激動之情。

「爸爸對不起妳,」桂宇波沉穩的聲音下隱藏沉重的哀痛,「妳應該已經從我的筆記知道了死神阿迪歐的事情吧?」

「嗯。」桂心蓓點頭。

「十年前,一個自稱阿迪歐的死神找上了我,給瀕臨死亡的我多一年的時間完成畫作,但是條件是要取妳一年的生命,並且奪走妳的靈魂。他說父母可以決定兒女的命運,可笑吧?」

「爸爸……」

「阿迪歐說妳本來將會在十八歲那年死去,他不過是讓事情早一年發生。另外他還要我幫他畫一幅肖像,事後我才知道那是他用來殺人的恐怖工具!我很後悔,十年前犯下大錯和阿迪歐簽訂了契約,害了妳,也害了因為看到『死神肖像』而死的人們。我罪不可赦……」桂宇波痛苦地說。

「爸爸,不能怪你,那是阿迪歐操控人性的詭計。而且我已經十七歲了,也是因為你的另一幅畫,我才逃過了一劫。」桂心蓓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摺疊起來的畫布,上面描繪著一位坐在椅子上的開朗女孩、身後站著俊俏的男子,以及女孩懷中抱著像是狗的奇特生物。而那女孩正是桂心蓓。

「『辟邪』的畫真的成功發揮作用了嗎?太好了!那是我情急之下,偷偷在阿迪歐沒注意的時候,用他的法力畫出的作品。他在上古時代曾經和神獸『辟邪』簽訂契約,被『辟邪』守護的人,諒死神也動不了。」桂宇波說出背後的原因。

「但是阿迪歐仍然不斷地找人再次幫他完成詛咒肖像,也曾經找人類偷走你給的護身畫作。幸好最後我和一個叫蕭英揚的學長,及時阻止了他的計畫。」桂心蓓口中的蕭英揚,恰巧和畫中的男子相當神似。

「小蓓,妳是不是快要滿十八歲了?」桂宇波憂心地問。

「嗯,大後天就生日了。」她回想距離第一次碰到阿迪歐的十七歲生日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

「小蓓,聽好,最大的危機現在才要來臨。儘管我們可以避免阿迪歐提前取走妳的靈魂,但是按照他之前的預言的,妳還是會在十八歲失去生命……而且他說妳將會先殺了一個人,接著然後自殺……」桂宇波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擔憂和顫抖。

「爸,我不可能會做這種事的。」

「我也不信,但是死神不能說謊的,他預言的事情最後都會發生,我好擔心妳……」

「不會的。」

「不過或許是有機會解決的,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死神可以取妳性命,同樣的或許也可以挽回妳理應逝去的生命。」

「什麼意思?」桂心蓓不解。

「阿迪歐時常和人談交易,他會幫助即將死亡的人逃過劫難,以生命的代價讓人類替他完成事情。」

「啊,真的呢。」桂心蓓想起了阿迪歐曾經救了理應死去的好友莫芸芷,為了讓她幫自己畫肖像。也曾讓一個男人逃開死亡,讓他偷偷地進行邪惡的計畫。

「所以如果反過來,妳向死神談交易,幫他做事情或是用什麼東西來換取妳的生命。這是我所能想到,唯一的辦法了!」

「這……不可能啊。阿迪歐最想要的就是我的靈魂,只是為了提早得到我的靈魂都可以用盡一切手段,他怎麼會放過我的性命?」

「妳說的沒錯,不過……有一件事情我沒有在筆記上提到,我相信這會是妳能否度過這個難關的關鍵,也是唯一救命的辦法。」桂宇波害怕卻又堅定的語氣像是打算孤注一擲的賭客。

「那是什麼?」

「死神不只有一個……」桂宇波的聲音在迷濛的霧中回盪著,「除了『黑死神』阿迪歐,還有一個被他稱為『白死神』,和他具有一樣的法力,能夠操控人類的生命。而且更重要的,他們倆是死對頭。如果利用這點,我相信『白死神』會願意救妳的。」

「白死神?」桂心蓓感到驚奇又疑惑,沒想到死神竟然還不只有阿迪歐。「可是,如何才能找到另一個死神呢?」

「對不起,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妳一定有辦法,一定可以成功……」

就在此時,隔開父女的黑河水忽然不安地鼓動著,像是有什麼要從中冒出來。

「嘩啦!」濃稠漆黑的河水中忽然冒出一雙如黑色枯骨般的手,一把抓住了桂宇波佇立河畔的腳踝。

「小蓓啊,寶貝女兒,請妳加油、保重……充滿罪孽的爸爸不能陪妳了。」一邊說著桂宇波已經忍不住淚流滿面,「快走吧,回去,趕快離開這裡,去找到白死神!」桂宇波大聲喊著,接著就被那雙漆黑的手拖到河水中!

「不!爸爸!」小蓓尖聲呼喊。

「不要管我了,妳快走!」桂宇波雙腿、下半身,最後全身都逐漸沒入黑河,僅存在河面上,臉頰被淚水濡濕的頭部。「原諒爸爸,我錯了,但是我真的愛妳……小蓓,永別了。」

「不要啊!」小蓓在岸邊瘋狂地哭喊:「不要走,爸爸!」

「那傢伙太多話了,」一個冷酷的聲音忽然在小蓓身旁響起,「早知道不該答應他讓你們碰面的。」

小蓓連忙回過頭,身邊站著一個穿著黑風衣、帶著紳士帽,臉上像是罩著白布的詭異男子。

「阿迪歐?」小蓓驚呼。

「醒來以後,別記得太多啊,寶貝。」死神阿迪歐雙手放在小蓓肩膀上,輕輕一推……小蓓頓時感覺自己失去重心往後摔,但是卻沒有碰到地面,而是像是摔入無底洞般不斷向下墜落……

「啊!」

 

1 胚胎的太極

 

「啊。」小蓓慌張地睜開雙眼。

窗外的天空已經透著光亮,鳥兒在樹梢啾啁,指針指著六點的鬧鐘安靜地站在床頭。

「作惡夢了?」小蓓自言自語著,心跳仍然沉重地敲擊著胸口,臉上已被冷汗和淚水沾濕。

即使那激動的情緒仍然久未退去,小蓓卻想不起來究竟作了什麼夢,為什麼會感受到那麼強烈的恐懼、哀傷以及困惑。

坐在床上穩定情緒的同時,她隱約想起了什麼……

「爸爸……」

小蓓感覺到不可思議,她隱約記得好像夢到了爸爸。爸爸已經過世了超過十年,但這些年來卻幾乎從未在夢中見過。

她爬下床,打開抽屜,拿出了那張爸爸畫的「守護之畫」。這一年來,小蓓都是靠這幅畫來思念他,並以此證明他對自己的愛。

窗外陽光越來越亮,百葉窗縫隙透射的光束正好照射在畫上的小蓓臉上,鮮明的色彩與自信的笑容燦爛著。而身後站著的英挺男子,卻正好沒入黑暗中……

「既然都醒了,就早點去學校吧!」小蓓把畫放入掛在椅背的制服口袋,起身盥洗,洗去臉上恐懼的汗水以及哀傷的淚水。

 

 

「授精卵是每個生命最早的第一個細胞,接著會開始卵裂,也就是會一分為二、二分為四……最後變成一團許許多多的細胞。這些細胞接著會分為三個胚層:內胚層、中胚層和外胚層。內胚層會分化成我們的消化道、中胚層則會分化成肌肉,皮膚和神經都是從外胚層來的……」生物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地講著人類胚胎發育。

「老師,」忽然郭苡慧高舉右手發問:「可是一開始不都是同一個細胞,分裂成的兩個細胞也是一模一樣,最後每個細胞都一樣,那怎麼會知道誰要分化成皮膚、誰又要變肌肉?」

郭苡慧是班上成績相當優異的學生,平時沉默害羞,但是課堂上總是不斷發問,而且時常問出讓老師都難以解答的精闢問題。小蓓聽了小慧的發問,也忍不住替老師捏了一把冷汗。

「苡慧同學,這個問題非常好。」老師推了一下眼鏡,表達讚許地點點頭:「這是科學家一直想解答的問題,目前的研究是有一些理論:受精卵內某些物質濃度分配似乎是不均勻、有方向性的,所以應是有頭有尾……」老師邊說邊在黑板上把受精卵的圖塗成黑白漸層。

「喔。」小慧張大眼睛,似乎已經明白了。

「在卵裂的過程中,一分為二的兩個細胞並不完全相同,而是成為有著濃度不同的物質組成,」一分為二的細胞被老師塗成一黑一白,「同理接下來分裂的也會因為不同物質分布不均而不同,所以最後每一個細胞都與眾不同,決定了它最後去向。說得玄一點,很像是中國人講的『太極』。」

「太極?」小蓓很訝異從生物老師口中聽到這個名詞。

「萬物無中生有,是從黑白分明的太極開始。」老師在受精卵旁畫了太極的圖,「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四相生八卦,最後八卦造就了萬物。這不就和受精卵有相似的歷程,先分成黑白分明的兩個細胞、再變四個、八個……最後竟然可以造就那麼複雜的人體。一切都歸因於太極啊!」

「這會不會……扯太遠啊……」學生開始在台下竊竊私語。

「黑與白兩個極端的劃分與平衡,造就了多采多姿的生命以及無限可能的發展。倘若這個黑白沒有掌控好……」老師用粉筆把受精卵全部塗白。「這樣一來,每個分裂的細胞將會一模一樣,沒人知道誰要當頭、誰要當腳,最後就無法順利形成生命個體,其實很多畸形兒也是類似的原理。」

小慧用力地點頭,但是大多台下學生都是似懂非懂的神情。

「黑……白?」聽完老師的講解小蓓隱約覺得當中有些熟悉的地方,正歪著頭努力思考著,而下課鐘聲隨即響起…… 

 

下課的高中教室喧鬧著,洋溢著高聲聊天和歡笑聲,零食的香氣蓋過了粉筆和老舊木桌椅的陳腐氣息。

「小蓓,我下禮拜就要去比賽了耶!」莫芸芷興奮地跳到小蓓面前。

「哇,就是下禮拜嗎?」小蓓知道小芷期待這個全國性的油畫比賽已經很久了,但是家境和成績不甚理想的小芷一直很擔心會沒辦法參賽,如今終於可以代表學校,挑戰全國高中生了。

「對啊,禮拜一出發,禮拜三才回來。」小芷壓低聲音:「賺到三天假。」她接著俏皮地伸了舌頭。

「好好喔,加油,我們學校的榮譽就靠妳了!」小蓓鼓勵的拍著小芷的肩膀。

「別對我期待太高啦,全國的比賽呢。我本來就不如大部分參賽的人,沒有從小培養的繪畫底子,住院那一陣子也只能拿彩色筆塗鴉,沒有多餘時間練油畫。」

「妳一定可以的,老師都很讚賞妳的作品呢。不過腳傷還好嗎?這樣出去會不會有關係?」

「別擔心啦!」小芷大約一年前因為事故墬樓嚴重摔傷,在醫院待了快半年才終於出院。「那麼久了,早就好得差不多了,我都覺得體育課老師還不讓我運動實在是很大驚小怪!」

「妳還是要多注意,而且明天體育要上游泳耶,妳這樣應該還是不要下水比較好吧?」

「我是覺得沒差,但是體育老師一定不會讓我下水的。坐在岸邊看你們游,多悶啊!」

「身體比較要緊,不然我可以陪妳在岸上。」小蓓神情認真地說。

「哈哈,才不用呢。幹嘛要害你不能游,我自己可以在旁邊看書或畫畫啦!」小芷大笑,她一直都知道小蓓就是這樣善良又體貼的人。「要是這樣的話,如果『怪學長』知道一定會罵我沒有照顧好妳。」

「英揚學長才不會這樣說呢!」小蓓感到莫名的些許臉紅。

小芷口中的怪學長就是蕭英揚,一年前莫名奇妙來到學校向小蓓搭訕的怪人,自稱是這間高中畢業學長。雖然滿口吹噓和胡說八道,但是對小蓓相當溫柔,在之前死神的事件也一直拼命想保護小蓓。

這一陣子英揚也會不時來找小蓓出去兜風也幾乎天天送她回家,在任何外人眼裡都認為他們是一對情侶了。

「你們最近……都還好嗎?」小芷充滿八卦意味地問。

「嗯,就像之前那樣。」小蓓低著頭說。

「像之前那樣?你們到底有沒有進展啊,已經那麼久了耶,至少也該牽個手或是……」小芷故意嘟起嘴唇,發出「啾」一聲。

「討厭啦,才沒有呢!」小蓓滿臉羞紅。

「為什麼呢?這樣很奇怪耶,他一定喜歡妳這不用說啊,妳應該也喜歡他吧?」

「喜……喜歡嗎?嗯……算是吧……」小蓓頭已經低到快聽不見聲音。

「那就對了啊,兩個人互相喜歡,還ㄍㄧㄣ在那邊沒進展,這到底是怎樣?那怪學長未免也太沒種了吧,男生應該要主動一點啊!」

「唉呦,我不知道啦,別再說了……」

「不過啊,即使像是怪學長對妳那麼好,也還是要多留心。男人十個有九點九個都沒啥好心眼,何況我覺得他整天瘋言瘋語,卻很少真正講他自己做的工作、過去或小時候的事情。我感覺啦,他藉著那些似真似假的的吹噓,隱藏著真實的自己。搞不好他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或是秘密……」小芷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的觀察,「不是說他不好啦,只是如果你們要進一步,我覺得妳應該要弄清楚這些。」

「嗯,說的也是沒錯啦。」小蓓想起曾經有一次在問到英揚工作的事情,他有提到自己有在進行一些「秘密任務」。但是時常胡言亂語的他,這句話到底有幾分可信也沒人知道。

「今天他也會來接妳嗎?」

「嗯。」小蓓點頭。

「那妳要把握機會問清楚,還有,趕快有多一點進展向我報告啊!」小芷開心地大笑,直到上課鐘聲響起,漸漸敲碎了笑語喧囂和零食的氣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