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魂令【冥異譚】》(最終回)

 作者:藍斯 | 封面繪者:JIA
 初版日期:2011.11.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他剝下少女的頭皮連,連同毛髮收入小皮囊裡,再將自己的肉放入死者鼻孔內。
吹著口哨,輕快悠揚的樂聲迴盪在潮濕的巷內。
獵人給了清楚的線索。
「有本事就循著線索找到我吧,他自信地說著。」

冥異譚最終回登場

藍斯◎著

索魂令
由陰間司令部判定,頒發給蒙受不白之冤的靈魂,讓他們可以對陷害自己的人索魂,威力強大,連神誤觸也將灰飛煙滅。

所有冤枉宇杰
判他死刑的人,在頭七前一個接著一個喪命。

民俗學家輝叔燒成了結晶體,自燃的痛楚跟地獄裡的油鍋差不多。

負責解剖的法醫在自家浴缸中離奇溺斃。

警察局長在新聞直播時表情猙獰痛苦,

彷彿有隻無形的手捏爆了他的心臟,口吐鮮血不止而死。

最後是阿州,冤枉他有罪的檢察官——
他懸空著,全身都麻痺了,就像生物課解剖的青蛙。
 

啪搭啪搭……內臟懸掛著,暴露於空氣之中,一大把腸子則是流瀉滿地,混合著鮮寫血使地面黏膩不堪。

作者簡介

藍斯

居住南台灣氣候炙熱的高雄,育有兩兔兒子。大腦四分之一用於思考如何殺人;四分之一好奇新事物;四分之一花費在兔兒子們身上:四分之一尋找鬼事物。一生願望希望成為小說界的提姆波頓,這就是藍斯。
 

無名部落格:藍斯『就、是、純、粹』:
http://www.wretch.cc/blog/jmy7243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屍蠱【冥異譚】2011.3

人頭蜘蛛【冥異譚】
2011.7

床頭鬼【冥異譚】2011.9

索魂令【冥異譚】最終回 2011.11

精采試閱

楔子

獵奇
(猟奇( りょうき)∕Bizarre):在中文的本意原是指「蒐尋奇異、特殊的事物」。而在日本則是──「狩『獵』『奇』特之事」的簡稱,為日本推理小說鼻祖江戶川亂步所創的人物風格。原意指為了滿足自我慾望刻意搜尋奇異特殊的事物,或是執著於奇異特殊的事物本身。引申意指極為血腥、殘酷、令人不舒服的畫面、敘述,原則上算是18禁成人作品。

ACG(Anime/animation)動畫、Comic漫畫、Game遊戲各取開頭英文字也就是(ACG)界中,獵奇被引申有「血腥、殘酷」一類之意。據信獵奇一詞被大量引用,出自日本ACG的十八禁獵奇殺人類型虛構作品,對於此種類型的簡稱。

以下舉出數個通常被認為獵奇的例子:

•極為殘酷的虐殺,人的慘死。
•人被肢解、被刀或武器攻擊而因此流出大量血液
•以暴力的作法導致的內臟外露。
•砍頭、被子彈擊中頭部。
•被壓死、刺穿。
•受到野獸、觸手喪屍等生物殘酷的攻擊。
 
                                                                               摘自 奇摩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第一章 獵奇1
 

當她逐漸邁入死亡那一刻,生命氣息在吐納的頃刻間消逝在空氣中,眼瞳中的光采也隨之消散。

那時感覺到的疼痛彷彿消失,就連時間的界限也不存在了。女孩覺得自己好像處於半夢半醒之際,一切的不安、徬徨、無助都不存在,只剩下一種說不出的悲傷,同時伴有著喜悅──那種喜悅無法形容,若要解釋的話比較像是要回到來的故鄉一樣,她要回去了,人們所謂的彼岸那端將會是祥和世界。

她看不見那個人。殺害她的兇手,是男是女她都不在乎,小女孩只知道她要回到天上,轉換成另一種形式存在。

不是消失,而是我們看不見罷了。

她的魂微笑著,生前女孩的名字叫做小玲,死後過往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她只想往那道光走去,那璀璨的七彩虹光充滿了能量,不時傳來熟悉的叫喚。

小玲起身,潔白的魂魄脫離沉重、血流滿地的軀殼,如今剩下一身輕盈。她回頭看了自己抽蓄的身軀一眼,有些悲哀、無奈。她不想回到那個身體待著,畢竟死時的痛苦太強烈了,強到被刀刺中的一霎那立即靈魂脫離軀殼。

媽媽和爸爸看到她這種死法是否會泣不成聲?

年紀半大不小的她擔憂母親會因此昏厥過去,父親則無法振作,畢竟她是家中受盡疼愛的獨生女。

她收回目光,朝那道光踏出第一步。

沒有冰冷,沒有任何不安感受,小玲知道自己死了,只不過──那個人突然開口,原本蹲在那裡剖開女孩胸腔的兇手起身,壓低的帽緣下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露出白森森的齒貝。「別急著走!」他說。

在我們不清楚他的性別與身分為何之前,我們都稱他為獵人好了,為什麼呢?

因為兇手的目的不只是殺人,還醉心於收集某樣東西,於是他到處獵殺這些年紀、個性相同的女孩子,渴望獲得那純潔的一切。

小玲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顫慄蔓延全身上下。

她感覺獵人好像可以看見她似的,但她是鬼呀,一個已經死去的鬼魂,為什麼兇手可以直視著對她說話呢?

女孩不認為這是巧合,這個人的確是對著她講話。

獵人壓低帽緣,曾幾何時小玲發現自己無法看清兇手的樣貌,不論她怎麼從任何角度去看,總是有個黑影遮住了兇手的五官。

為什麼我卻看不見他?小玲既恐懼又納悶。

在另一個空間中窺看獵人的樣貌,他彷彿處於濃濃黑霧裡模糊不明。突然,小玲聽見過世的親友們在光的那端要她快逃,眼前的這個人很危險!

小玲不知所以然,卻還是聽從親友們的建議拔腿逃跑。

「太晚了。」獵人說。

他拉開厚重的夾克,露出平坦、帶有些微肌肉線條的腹部,上頭刻畫著複雜的符咒刺青。小玲在奔跑中回頭,只見獵人的腹部浮現出一條黑色的疤,接著迅速撕裂開來!

小玲尖叫,魂魄散發出來的恐懼頻率震動四方,嚇得所有的孤魂野鬼都不敢靠近此地。

撕裂的傷疤長出許多細小獠牙,齜牙咧嘴地發出恐怖的低鳴。

女孩感覺自己的腳步變得沉重,一股力量拉著她往反方向拖曳滑行。她根本沒有辦法逃到光的那端,魂魄力量一點一滴地消散,直到無力為止。

獵人如貓般無聲無息來到女孩身旁,他的腹部張開血盆大口,硬生生將對方的魂給一口咬斷。

銀色透明光芒的液體像血一樣流了滿地,那是鬼魂的構成物質──靈質能量,年紀越輕的,越是純粹,嬰兒則會是金色,接近神性。

獵人笑了,嗓音低沉又沙啞。

女孩的身影一點一點地被吞入腹部,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全身充滿能量。

他試過嬰兒的魂,不過太過乾淨令人招架不住,他反而喜歡這種有點沾染世間,半大不小的孩童魂魄,尤其是屬陰性的女孩子。

獵人起身,回到屍體橫躺的位置,取出鋒利的外科用手術刀。精準的第一刀,額頭與髮際的接合處立即浮現出鮮紅色線條,接著滲出許多鮮艷的小血珠,好像戴上頭冠那般美麗。

他仔細剝下少女的頭皮,連同毛髮一起收入小皮囊裡。

最後獵人用一條紅布,覆蓋在屍體被硬幣遮住的雙眼上──這就是為什麼小玲始終看不見獵人的外貌,因為在她死前的那一刻就被用硬幣遮住視線了……

他吹著口哨,輕快悠揚的樂聲迴盪在潮濕的巷內。綁好紅布後,接著繼續綑綁屍體的四肢。

「好──最後就剩這小傢伙了!」獵人微笑。

他將一顆米粒般大小的東西塞入屍體的鼻腔深處裡──那是他身體的某個部分,法醫化驗後就能得到DNA找出他的身份,獵人給了清楚的線索。

「有本事就追著我的線索找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