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鬼塔

作者:乙酒 / 封面繪圖:CABU.C

上市日期:2013年12月05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286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特色

那黑色旗袍的女人,會獨自徘徊在婦產科的走廊上,如果她在病房外停下,那間病房的孕婦就會離奇死亡……

醫院警衛守則第一條:看到鬼不能大叫。
「啊啊啊!那邊有個穿黑衣的女鬼!」上班第一天,他已經知道他完蛋了……

明日驚悚寫手——乙酒 輕輕初登場

 
佛滅日:諸事不宜的凶險之日,在這一天現世與黃泉之間的通道會打開。
 
誤闖黃泉者,必須謹記以下幾點:
 
壹、絕對不能離開來時的通道。
 
貳、絕對不能把通道的「鑰匙」交給死者。
 
參、一把鑰匙只能####人#去。(井字部份為塗汙,無法辨識)
 
肆、千萬謹記,絕對不能改變過去。

 
否則,將永生無法回到現世——

內容簡介

這間病房很不對勁。

萬世強很肯定鳶尾醫院裡面沒有這種老式手搖病床,還有旁邊那個木製衣櫃怎麼看怎麼不合時代,更別提那些陳舊的器材……他衝到護理站想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是不論他怎麼在那些超復古的護士們面前揮手或大喊,她們都置若罔聞,依舊有說有笑地處理手邊的事。

萬世強聽乾脆伸手抓住離他最近的那名護士——他的手穿過那名護士的肩膀!

 
他倒退到牆壁,驚恐地望著眼前的一景一物,腦袋卻突然清晰起來。他分析現在的情況,最後歸納出三點可能性:
 
第一、老子我死了。
 
第二、那些土到掉渣的護士都死了。
 
第三、老子我,穿越了。

作者簡介
乙酒
女,天秤座,現居於台灣。
興趣是自助旅行。喜歡鬼故事、恐怖小說、恐怖電影和恐怖電玩……雖說如此,卻是個膽子小到不行的人。
希望能寫出讓人有如身歷其境般感到恐懼的鬼故事,與此同時,又能和劇情有所共鳴,得到除了驚悚以外,溫馨、感動或是各種複雜的情緒。
請多多指教!

作者自序

大家好,很開心又能在自序和各位相見了。

這本書的靈感是來自於一位在醫院工作的朋友,有一次無意間提到他常在特定的時間看到有個穿黑裙的女人坐在走廊的塑膠椅上,他總是在想,這個看起來既不是病患、也不像來探病的女子到底為什麼總是坐在那裡呢?

於是故事中的黑衣女鬼就這樣誕生了,以女子作為藍本,透過她沉默的行動慢慢地揭開故事的序幕。


在這次的故事中,出現了楚洵茗和萬世強這兩位相當平凡的主角,他們既沒有斬妖除魔的特殊能力,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身家背景,可說是普通到不行的兩個角色。但也正因為他們太普通了,所以兩人在面對龐大的黑幕時那純粹的正義感就更顯得難能可貴。也許這樣的正義感太過於理想化,但我想這就是寫小說的樂趣,可以為這兩個單純的人構築一個屬於他們的理想世界(笑)

話說,每次在寫自序時我都覺得又不可思議又感動。

當初之所以開始寫起小說是為了完成和朋友的約定,沒想到在那之後我越寫越入迷,到現在寫小說變成我忙碌的日常生活中最為治癒的一件事,而一想到有支持自己的讀者在等待新書,就覺得非常幸福,真的好感謝你們!

雖然目前寫作的資歷尚淺,文字也未臻成熟,但我會繼續努力的寫下去,希望能為各位帶來更多有趣的故事。

最後,非常感謝翻開這本書的各位,也很謝謝辛苦的編輯和繪者。

期待下次再相見囉!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鬼故事

對於私立鳶尾醫院所流傳的鬼故事,在楚洵茗還是實習醫生的時候就時有所聞,不過當時無論同科的前輩或是八卦訊息發達的小護士們如何繪聲繪影地敘述,楚洵茗都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聆聽。
並不是因為楚洵茗不相信鬼神之說,而是因為那則鬼故事實在是太莫名、太沒有可信度,但不管他原先是怎樣想的都無所謂了,因為此時此刻楚洵茗正在親眼見證那則鬼故事的真偽——
對,沒有錯,他撞鬼了。
「Holy shit!」楚洵茗抱著病歷資料站在原地,他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努力思考接下來他應該是要屁滾尿流地哭著跑走,還是該若無其事地走過去?
如同所有的醫院一般,鳶尾醫院也有很多恐怖傳說,但其中最多人相信的則是在婦產科、也就是楚洵茗最常聽到的那則鬼故事。
那則鬼故事的內容是這樣的:有名穿著黑色老式旗袍的長髮女鬼,會獨自徘徊在婦產科的走廊上,如果她在其中一間病房外停下的話,那間病房內住的孕婦就會流產,甚至離奇死亡。
聽說她是個被富少拋棄、被迫流產的小三,因為死不瞑目又痛失愛子,才會決定報復其他喜而懷胎的孕婦的厲鬼唷——八號護理站的小護士是這麼說的。
哈哈,穿著老式旗袍?是民國初的女鬼陰魂不散,還是個喜歡穿古裝的女鬼在遊蕩啊?他記得他當時是這麼在心底狠狠吐槽,不過他很識相地沒有說出口。
直到他親眼看到,才發現那則傳說還真的所言不假。
在婦產科長廊一整排的藍色塑膠椅上,坐著一名長髮女子,她低垂著頭,濡濕的髮絲黏披在身上,像是無數隻蜿蜒的蟲吸附著。她身著汙髒的墨染老式旗袍,破舊的裙襬邊緣撕扯出分岔的絲線,在那之中露出的是青白小腳,套著和上衣成套的傳統繡花鞋,同樣沾滿塵土。她就靜靜坐在那兒,因為和科技感十足的醫院氛圍太過格格不入,有那麼一瞬間,楚洵茗以為女子劃破時空的藩籬,成了光陰映照在現代的鏡花水月。
在考慮一陣子後,楚洵茗踏出第一步,他決定無視女子的存在,而且他也不想追究為什麼走廊上來來去去的人這麼多,卻只有他看得到女鬼,總之,楚洵茗只想趕快完成今天的工作,回去倒頭大睡。
「啊啊啊!那邊有個穿黑衣的女鬼!」
「在醫院不要大叫!」
後頭傳來嘈雜的聲音,年輕男子誇張的喊聲和老警衛松叔的喝止聲,讓楚洵茗不由自主地回過頭,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麼回事,距離他不到兩公尺的長髮女子也輕顫了一下,但是她終究沒有抬起頭來。
松叔用力敲了下年輕男子的後腦杓,後者直嚷著疼,可憐兮兮地揉著痛處。
「萬世強你這臭小子,讓你來這裡工作,不是讓你來搗亂的!」
「怪我囉?要不是那邊有個女鬼,我會嚇到慘叫嗎?哇喔……她還在那兒——」
「哪來的女鬼,那裡就楚醫師一個人而已,你少亂說話!」
「屁,分明是你老花!老松鼠!」
「是松叔!松叔!不准叫我松鼠!」松叔氣得臉紅脖子粗,他搥搥胸口,幾秒後,他赫然想起楚洵茗還站在前方,於是他尷尬萬分地掐著萬世強的後領,上前打招呼。「不好意思讓楚醫師看笑話了,這是我姪子萬世強,今天剛來鳶尾醫院工作。他負責這幾區的警衛,在我退休前會好好教他的!」
「也不過就是個小醫院的婦產科醫生,有必要對他這麼尊敬嗎?」
「你這混帳講話尊重點!如果是大醫院,你以為你這種貨色還能進來當警衛嗎?」松叔發現自己說過頭了,他偷瞄楚洵茗,對方神色自若似乎不以為意,松叔這才放下心來。
萬世強一臉不屑地打量楚洵茗,與此同時楚洵茗也望著對方。
萬世強染了一頭亮棕髮色,耳骨上穿了各色的耳環,那一身警衛服裝邊線燙得整齊歸整齊,但穿在他身上就透著十足痞氣,這人唯一的優點大概也只有臉長得還不錯看,可說是個帥哥,不過卻長得一臉花心樣,綜合以上幾點,恰好正是楚洵茗最討厭的那種人。
另一方萬世強也打量完楚洵茗了,嗯,一整個俊秀小白臉的病弱爺們樣,同樣也是萬世強最討厭的類型。
萬世強用鼻孔哼聲,不以為然地看著楚洵茗,而後者挑眉回應,滿眼鄙視。兩人不對盤的因子就這樣種下,而此時的兩個人完全想不到就在不久後,他們的命運會怎樣倒楣地纏在一起。
和松叔禮貌寒暄幾句後,楚洵茗抱著病歷回到辦公室,接著進行一整天的巡房行程,在幾台手術結束之後,楚洵茗拖著疲憊的身軀倒在辦公室裡的空床上大睡特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天搖地動迫使楚洵茗迷迷糊糊地醒來。
原來不是發生地震,而是八號護理站個子最嬌小的護士小曉,正一臉驚慌地搖醒自己。
「楚醫生,不好了!」
「怎麼了?」相較於急得淚花泛出的小曉,剛睡醒的楚洵茗昏昏沉沉的,他習慣性地揉著太陽穴醒神,問道。
「D5病房的那個病人,她、竟然——」
「D5?是前天入院的那位……我記得是叫作李梅鈴對吧?她怎麼了?」
「她、她死了!」
「什麼?怎麼會!」
楚洵茗從床上跳起,他迅速披上醫師袍往外跑,還驚魂未定的小曉緊跟在後頭。
「李梅鈴是因為嚴重孕吐導致胎盤邊緣破裂造成出血現象才住院的,雖然處在懷孕前期,但是檢查過確定沒有什麼危險,昨天明明也開了維他命C給她了,應該沒問題才對呀?難道說是子宮頸病變?可是內診明明——」
「楚醫生!」小曉尖銳的聲音打斷楚洵茗的碎碎唸,「李梅鈴她並不是因為……唉,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醫生你看了就懂。」
楚洵茗被小曉推進D5病房內,病床邊的簾子被緊密地拉上,裡頭透出烏壓壓一片人影,楚洵茗一把拉開簾子——
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楚洵茗看著血跡斑斑但是卻空蕩蕩的病床好一段時間都沒能反應過來,裡面怎麼會沒人呢?可是剛才他明明看到簾子的內側有好幾個人影,他還以為是護士跟住院醫師在裡頭。
「啊!楚醫生抱歉,我忘記D5的病人已經送到急診室了!我帶您過去!」
「麻煩了。」楚洵茗趕緊跟上小曉的腳步,在離開病房前他疑惑地回過頭,但是那裡的確什麼也沒有。
不過他總覺得從簾子下方的空隙間,好像隱約看到有一雙穿著繡花黑鞋的蒼白小腳……
楚洵茗甩頭拋開腦中胡亂的思緒。
不管怎樣,處理手邊的事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是鬼又怎樣,他今天早上也看過了,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等等,早上的女鬼?
楚洵茗回過頭,往D5病房的方向看去。D5病房外長髮女鬼坐過的藍色塑膠椅在這時顯得異常顯眼,那裡已經看不見她的身影,不知道她到底跑哪去了,但是比起女鬼的蹤影,塑膠椅的位置更讓楚洵茗在意。
那則鬼故事是怎麼說的?
楚洵茗邊想邊跟著小曉匆匆趕到急診室,裡頭如往常般忙碌,到處都是忙得焦頭爛額的醫生和護士,而最角落的地方反常的安靜,等到楚洵茗和小曉都擠進那區時,醫生們瞥了他們一眼,又繼續凝重地盯著病床上的李梅鈴。
看到病床上躺著的李梅鈴,楚洵茗總算想起那則鬼故事的內容——如果長髮女鬼在其中一間病房外停下的話,那間病房內住的孕婦就會流產,甚至離奇死亡。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楚洵茗瞪大眼睛看著李梅鈴的屍體,這是他當上正式醫生以來,第一次對血味感到噁心反胃。
李梅鈴算是相當年輕的孕婦,二十歲出頭,雖然處於懷孕前期下腹微凸的狀態,但是身材維持得還不錯,化起妝來頗有幾分模特兒的樣子,她入院的那天還成了楚洵茗跟幾位住院醫師茶餘飯後的話題。但是現在,楚洵茗怎麼也想不起李梅鈴原本那張漂亮的臉蛋到底長什麼樣子,因為她現在的模樣看起來太恐怖,撇除他們這些經驗豐富的醫生和護士之外,其他幾個年輕的實習醫療人員紛紛退到包圍圈外,不敢再直視李梅鈴的慘狀。
她的臉色泛青,眼球像是快被擠出來般暴凸,臉頰上混雜著又是血水又是唾液的乾涸痕跡,看過去就像是龜裂的紋路。李梅鈴的指甲翻開,露出內裡的紅肉,沾著汙穢血液的髮絲繞滿指尖,而她的身上出現無數細碎的刀痕,遍布整個身體。這些畫面就已經夠糟糕了,更別提她凹陷破爛的肚子和浸滿血水的下體,天知道李梅鈴死前受到了怎樣的遭遇。
「都聚在這邊幹什麼?還不趕快去工作!」剛才不見人影的婦產科主任一走進來,就立刻催促呆愣在一旁的護士們將屍體送到靈安室,「李伯伯在搞什麼,居然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等等,妳們還是別送去靈安室好了,我讓松叔他們直接送去殯儀館。」
一頭霧水的護士們狐疑地看著主任,結果反倒挨了一頓罵,頓時一票人鳥獸散,為了保飯碗,誰也不想在這時惹怒主任。
到底是誰這麼對待李梅鈴的?眾人吞下最大的疑問,沒人膽敢開口詢問。
雖然很無情,但是現實世界就是如此。
楚洵茗和小曉並肩走回辦公室。
小曉邊走邊嘆氣。「可憐一個這麼漂亮的美女,也不知道有沒有家人來接她——」
「呃?當初沒有家人陪她來嗎?」楚洵茗在說完這句話後就語塞了,說來這種情況在婦產科也不算少見,年輕的學生或是未婚媽媽一個人獨自來醫院,也有的是想避人耳目的小三低調入院,來這裡的每個人不是人人都有幸福美滿的家庭或婚姻。有的人是茫然不知如何處理腹中的孩子,也有的人是懷抱著不被他人祝福的新生兒,更別提會有家人陪伴,這種事楚洵茗看多了,自然而然也就習慣了。
可是說是習慣,要能理所當然地接受這種悲劇,多多少少還是令他感到不太自在。楚洵茗深吸了口氣,在小曉低聲訴說這幾天短暫與李梅鈴接觸情形的呢喃聲中,他在談話的最後段落吐了口綿長濁氣。
「真是可惜了。」小曉搖搖頭,哀悼似的回頭看了一眼D5病房。
等到小曉離開後,楚洵茗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他小心翼翼確認走廊外沒有其他人之後,才緩緩將門關上。
他深吸了好幾口氣,神經質般的反覆檢查門是否有鎖上之後,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出。

幾天後,李梅鈴的家人依舊沒有到鳶尾醫院來找她。她的私人物品被護士們收進紙箱後,堆疊在倉庫角落,楚洵茗有種預感,那箱東西會跟它的主人一樣,被永久的遺忘。
後來她的遺體到底是怎麼處理的,楚洵茗也忙到沒時間多問,只知道主任讓松叔送到殯儀館後就杳無音訊了。總之這種情況在鳶尾醫院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醫院裡接洽的人委由葬儀社的人處理,其二則是由私立鳶尾醫院的所屬鳶尾基金會,用善心捐款替這些無人領取的大體辦理後事。
一直到最後都沒人知曉李梅鈴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又有什麼樣的故事,醫院裡每天都有人來來去去,每個人都好像有著繁華故事,但說到底也不過就是燃盡的煙花,絢爛後什麼也沒留下。
就在楚洵茗快淡忘掉這件事時,那個讓他看了就渾身不自在的萬世強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楚、醫、生,好久不見啊!」
萬世強從後方撲到楚洵茗背上,他的下巴頂在楚洵茗肩膀上,一臉不正經地痞笑著。萬世強的身材高挑健壯,雖然說那身痞氣不像個警衛該有的樣子,但是光憑他的體格和矯捷的身手,能做這個職業也頗有兩把刷子。
此時,他黏在楚洵茗身上就像隻大熊攀在樹幹上,看起來相當可笑。
「別碰我。」楚洵茗看也沒看,直接拿病例板隔開萬世強的臉,後者巧妙地閃開,手直接勾住楚洵茗的肩膀。
「楚醫生,別這樣嘛!我們做個朋友吧?」
「不要。」
「唉呀,你先別急著拒絕嘛,當我的朋友福利多多唷,不論是波多野妹妹還是蒼井姊姊我都可以分享給你喔!」
「不需要。」楚洵茗掙開萬世強的手,他皺眉看著比自己略高一些的萬世強,「臭死了,滾開。」
「喂喂喂,你這傢伙講話有點口德行不行!你以為我願意找你說話啊?老子我生平最討厭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了!」萬世強氣得跺腳,「而且我身上可是噴了Armani的香水,一點也不臭好嗎?」
「那就糟了。」楚洵茗憐憫地看著對方,「這代表你的臭是深入靈魂,連Armani大神都救不了你。」
「屁!鳶尾醫院的員工怎麼都沒人發現你的個性這麼惡劣,難道就沒有人說過你很毒舌嗎?」
「沒有,你是第一個,可見問題出在你身上。」
楚洵茗挑眉看著氣呼呼仰天大吼的萬世強。好吧,他必須承認,讓一個討厭的傢伙氣得跳腳真是痛快。楚洵茗在心底得意洋洋地笑了,不過他很紳士地故作鎮靜。
「喂,你現在該不會在心底笑個爽歪歪吧?我警告你喔——」
「吵死了。」楚洵茗轉身就要走。
「等等啊!我真的有事要找你啦!」萬世強攔住楚洵茗,將人拉到轉角處,他神經兮兮環顧四周,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之後,低聲問道:「醫生,你也看得到,對吧?」
楚洵茗一臉看到神經病的表情,他嘖了一聲,繞過萬世強。
萬世強趕緊喊道:「喂喂!你別裝作不知道了,你明明就有看到那個黑衣女鬼!」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就算看得到又怎樣?又不是要手拉手一起去上廁所的小女生,楚洵茗不認為自己得和萬世強分享任何事。
「就是那個頭髮很長的女鬼呀!我知道你看得到,當天我說那邊有個穿黑衣的女鬼時,我沒說她的位置在哪,可是你卻反射性地看了塑膠椅的方向!」萬世強急得跳腳,「老松鼠騙我說這醫院很乾淨,簡直狗屁的乾淨!我都不只一次見到那個女鬼了!」
「什麼?」
原本正要走人的楚洵茗急速回頭,眼睛瞠大,那模樣嚇得萬世強不禁倒退幾步。
「你、你幹嘛露出吃人的表情?」萬世強緊張地摀住胸口,「先聲明,我對男人可沒興趣……哇!你別扯我衣領啊!制服會皺的!」
那則傳說絕對不可能是真的,李梅鈴的死只是恰巧碰上哪個暴虐的惡徒——楚洵茗比誰都還相信這世界上所有的事都像科學一樣自有定律,而鬼神之說純屬無稽之談,就算親眼看到鬼,也不會因此改變楚洵茗的既定印象。
可是為什麼楚洵茗會莫名感到害怕呢?
「你剛剛說『不只一次見到那個女鬼』,你還有在哪裡見到那個穿旗袍的女人?」
「哇咧,你剛才還給我裝白痴,明明連那女鬼穿啥你都記得,你——」
「快回答我!」
萬世強的確是個毛躁又沒有耐性的傢伙,他對楚洵茗的印象也不怎樣,但是看到楚洵茗認真的樣子,他收起玩笑的語氣,一下子氣質變得穩重多了,這點倒是讓楚洵茗稍稍對這人印象改觀。
「我今天早上在D12病房外的走廊上看到她——」
楚洵茗二話不說就往D12走去,萬世強緊跟在後。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