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頭骨【惡鬼社區】》

 作者:振鑫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1.11.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默許也是一種罪行…… 

解除「惡鬼社區」詛咒的鑰匙,或許就是那顆頭顱……

「報應」、「守墓人」系列

◎振鑫
  

沒有完成任務的人活下來,完成任務的人卻死了。新的遊戲規則已經產生,但是沒人看得出規則是什麼…… 

「惡鬼社區」的許多玩家因為卡關而橫死,死相都和自己遊戲中的角色相似。遊戲的難度一直提高,甚至變相逼迫玩家去殺人。不過當他們以為殺人可以活下去的時候,遊戲規則又改變了。玩家們集會討論,發現「惡鬼社區」的伺服器,竟是在荒廢了十幾年的寶生醫院裡,他們必須勇闖鬼屋、將伺服器關掉,但……

 
在十幾年前,有個醫生忽然發瘋,一夜之間殺了寶生醫院的幾十個醫生和護士,就連院長也慘遭殺害。從此之後,醫院就傳出不少詭異的事件……

作者簡介

振鑫

小弟有三個專長。
一是斟茶倒水,二是洗衣掃地,三是鋪床疊被。最不會的是竊玉偷香,因為家裡有一個皇太后。
 
柚臻:小鑫子!

振鑫:喳。

p.s.職業作家在家裡是沒人權的,請多支持小弟的新書,為我的人生點亮一盞明燈吧!)

振鑫的握金閣 
http://www.wretch.cc/blog/berserkc 

振鑫的msn: joffreluto@yahoo.com.tw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報應之刨墳》2010.4

《報應之黑令旗》2010.4

《報應之太平間》2010.8

《守墓人:77號墳丘》2011.1

《守墓人:6號墳丘》2011.2

《守墓人:44號墳丘》2011.4

《守墓人:1號墳丘》2011.5 (最終回)

《駐校衛警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8

《腳尾飯》【惡鬼社區】2011.9

《密教行者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9

《撿頭骨》【惡鬼社區】2011.11
 
◆預計出版作品

【惡鬼社區】第三集2012.1

作者自序

在台灣,大家普遍相信十年風水輪流轉,所以衍生出撿拾先人遺骨並擇地再葬的習俗,以求再續好風水,讓子孫可以求福避禍。

不過,飯可以亂吃,骨頭卻不能亂撿。

這部《撿頭骨》是【惡鬼社區】三部曲的第二集,希望大家喜歡這一部以撿骨為主題的故事。至於精彩的最終回結局預計會在一月上市,到時候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如果各位讀者覺得實在等太久了,那麼歡迎到全家或萊爾富便利店看看我的【咒巡者】,也是一部很精彩的口袋故事喔。 ^^ 

話說,出版社在漫博的時候有舉辦活動,買書可以抽可愛的Q版作者胸章。 

讀者:嗚~柚臻胸章沒了

振鑫:沒關係,還有振鑫胸章喔

讀者:我抽到振鑫胸章了,好難過

振鑫:為啥抽到我的會很難過 = =

讀者:為什麼我沒洗手,為什麼!

振鑫:……

柚臻:大家別難過,集滿三個振鑫可以換一個柚臻喔,唷呵呵呵~~  

結論:大家果然比較愛柚子 ㄒ口ㄒ 

精采試閱

第一話 自救會

 I

晚上七點四十分,大強的臥室。

為了解決大強遊戲卡關的問題,吳克華來到大強的家。

「要吃西瓜嗎?」

吳克華的身後傳來門板被打開的聲音,他回首一看,發現是大強端了一盤西瓜進房。

「不用了。」他婉拒道。

吳克華登入「惡鬼社區」的網頁,輸入大強的帳號和密碼,接著畫面出現了高尚典雅的歐風建築。

大強操作的角色是食屍鬼,眼前這個歐風住宅是食屍鬼在遊戲中的居所。

顯目的純白建築和漆黑的夜空形成強烈的視覺對比,幾支十字架插在隆起的土丘上,庭院活像是鬼氣森森的墓園,建構出食屍鬼獨特的世界。

從吳克華的角度看過去,畫面中的食屍鬼正背過他蹲在一個墓碑的旁邊,好似正在啃食某種東西。忽地,食屍鬼回頭了,他的模樣和平常明顯不同,那張臉看上去竟然像是……大強?

忽然間,吳克華全身的汗毛忍不住豎了起來。

如果畫面上的食屍鬼變成了大強,那他身後的大強是誰?

一陣酥麻滑過吳克華的頭皮,他緩緩地回頭,不知名的惡寒穿透全身,背後揚起一股殺氣……

平日溫和的大強竟然目露凶光,猛然拿起水果刀刺向吳克華,但是他沒刺到,吳克華狼狽地閃過,隨即狠狠地把床上那盤西瓜砸向大強身上。

「咯咯咯……」大強的雙眼佈滿血絲,完全喪失了理智,詭異的笑聲讓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這傢伙不是大強,他肯定是食屍鬼!
大強的身體一定被惡靈佔據了,現在他的靈魂肯定被困在「惡鬼社區」的網頁裡。

吳克華還來不及細想,大強又拿起刀子撲上來了!吳克華沒命地奪門而出,衝下樓梯直到一樓,身手矯健地拎起鞋子,連鞋都沒穿就赤腳衝到大馬路上。

跑了一、兩百公尺之後,心慌意亂的吳克華趕忙在路邊穿上鞋子,然後飛也似地逃向趙小茜家的方向。

在疾速的狂奔之中,兩側的房子和路燈不斷地向後倒退,吳克華的耳邊只有轟轟的風聲,感覺整個世界只剩下自己和身後追趕他的惡鬼。

他穿過好幾條大街,在奔跑中不經意地回首,發現大強沒有追來之後,他才放緩了腳步,讓快要爆炸的心臟有了歇息的空檔。

猛地,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不曉得大強的爸媽有沒有危險?

之前為了逃命,他想也不想地就衝出大強的家,卻忘了警告大強的爸爸,他兒子的身體已經被魔鬼佔據了。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他真的警告了大強的家人,只怕他們也只會當他是神經病吧,說不定還會擔誤自己逃命的時機。

現在的大強就像一顆活動炸彈,隨時都有引爆的可能。說不定惡靈搶奪大強的身體只是災難的第一步,接著他就要披著人類的外衣,在同學們沒有警覺的狀況下,將他們一個一個殺死……

糟了,趙小茜!

吳克華拿起手機,急急忙忙地撥給趙小茜,幾聲嘟嘟的響聲之後,電話的另一頭終於接通。

「趙小茜,我是吳克華,妳在哪裡?」吳克華心急地喊道。

「家裡,你怎麼了?」

「妳現在好好待在家裡,如果大強有打電話約妳或找妳,無論如何都別開門,我現在就過去妳家。」

「好,我等你……」或許是感染到吳克華的驚慌,趙小茜的聲音微微地顫抖。

吳克華掛上手機,繼續開始狂奔起來。

雖然吳克華不知道現在的大強正在家裡進行大屠殺、狡猾地裝成乖寶寶,或者是四處行動隨機殺人,但是不管大強在幹什麼,吳克華都已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比大強更早到趙小茜的身邊。

未久,吳克華終於跑到趙小茜的家門口。

他按了門鈴,約莫過了一分鐘,大門才被打開,趙小茜從門內走出來。

「快進來吧。」趙小茜上前迎道。

吳克華匆忙地走入屋內,在客廳的桌上放下書包,接著坐在沙發上喘著大氣。

「大強有找過妳嗎?」

「沒有。」趙小茜端了一杯水過來,疑道:「是不是大強出了什麼事了?」

「出大事了!」吳克華熟門熟路地走到趙小茜的臥房裡,說道:「我開電腦跟妳說吧。」

吳克華登入了惡鬼社區的網頁,接著輸入大強的帳號和密碼,然後點擊鼠標來到大強在遊戲中的房子。

趙小茜不明白吳克華的用意,只見到畫面上的食屍鬼依舊在庭院內四處溜搭,一切就和往常一樣,似乎沒有異常之處。

忽地,食屍鬼轉過頭來,四目交會的瞬間,趙小茜的臉色蒼白如紙,嚇得魂都掉了一半。

「啊,大強怎麼變成了食屍鬼……還是食屍鬼變成了大強……」趙小茜被嚇得語無倫次,連話也說得結結巴巴。

吳克華見趙小茜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刻解釋道:「其實我剛從大強家回來,現在大強已經被惡靈附身,我差一點就被他殺死了。」

「所以你才會打電話提醒我,要我小心大強?」趙小茜問道。

「是的。」吳克華點點頭,又道:「現在還有很多同學不曉得大強被附身的消息,所以他們對大強還沒有戒心,萬一大強對他們下手,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趙小茜著急地問。

吳克華眉頭緊鎖,思索著該怎麼處理這個棘手的狀況。

如果報警說大強被鬼附身,很有可能會四處殺人,恐怕自己會先被警察當成神經病。就算警察真的相信了,萬一惡鬼奸詐地裝起乖學生,那麼自己肯定會被警察當作在胡亂報案……

想來想去,吳克華只想到一個方法。

「妳先打手機通知其他同學,警告他們要提防大強。」

「那你呢?」

「我寫一封電子信寄給各個同學,讓他們知道惡鬼社區這個遊戲犯規了,請他們小心,並且要約個時間出來開會,大家討論一下該怎麼度過眼前的難關,不然再這麼渾渾噩噩地耗下去,不到一個星期,我們全都會被惡靈殺死。」

「好,那我先打電話,寫信的事交給你了。」

「對了,請妳順便提醒同學們,待會兒我會寄一封電子信,請他們無論如何都要打開自己的信箱收信。這封信攸關大家的性命,請他們務必閱讀。」吳克華叮嚀道。

「好,我會通知他們務必記得收信。」

說完,趙小茜從書桌抽屜裡拿出一本小通訊錄,接著按照通訊錄上的電話開始撥打號碼。吳克華則是登入自己的電子信箱,手指在鍵盤上劈里啪啦地打字,準備召集大家開會,商議該怎麼樣擺脫惡靈的追殺。

各位同學好,我是吳克華,

我們都是「惡鬼社區」的玩家,也都知道惡鬼社區不是一個普通的遊戲,而是一旦卡關就會招來殺身之禍的遊戲。

今天之前,已經有許多同學因為卡關而橫死,而且死相都和自己遊戲中的角色相似。

陳遠洋在浴缸裡溺斃,他玩的是水鬼。

王宥嘉在自家附近被人殺害,手腳全被肢解,他玩的是車裂鬼。

謝信凱離奇地被吊死在學校的升旗竿頂端,他玩的是吊死鬼。

顧薇薇整個上排牙齒和牙齦都不見了,嘴巴從嘴角裂到兩邊耳根,死狀非常恐怖,她玩的是裂嘴鬼。

劉建宏瘋了似地從學校五樓跳下去,當場手腳反折、腦殼迸裂,他玩的是墜樓鬼。

周文策在家裡被燒成焦屍,他玩的是火燒鬼。

鐵證如山,事實勝於雄辯,看了以上這麼多的例子,相信大家都清楚他們的死不是巧合,而且我們之中的每個人都很有可能是下一個將死之人。

這種小說才有的詛咒真實地在生活中上演,逼得我們不得不相信自己已經中了惡鬼社區的詛咒。

關於惡鬼社區的詛咒,我們的理解如下:

規則一:二十四小時沒有登入遊戲,死。

規則二:二十四小時沒有對鬼進行餵食,死。

規則三:鬼要吃什麼,玩家若沒準備,死。

規則四:玩家操作什麼鬼,死時必定呈現和鬼相同的姿態。

規則五:每次完成餵食,系統會給予經驗值。經驗值越高,升級越快。

規則六:玩家的等級越高,任務的難度也越高,餵食的餌料會越難取得。

看完上面的規則,不曉得各位有沒有發現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惡鬼社區是一個會自動演化規則的遊戲,玩家越玩等級會越高,完成任務的難度也會更加提升。也許等不到破關的那一天,我們全部都會在更高難度的任務下陣亡。

一開始我們只要在遊戲商店中購買虛擬食物,便可以輕鬆地完成餵食惡鬼的任務。後來,事情變成我們得從現實世界中取得任務要求的東西,例如蝸牛、骨灰等等,總是讓我們為了完成任務而疲於奔命。不知怎的,遊戲任務要求的食物竟然又默默地變成了人體,例如吳克華的舌頭或是某某某的手指……等。

C班的張宗佑死了,他玩的是毒鬼,離奇的是他沒有被惡靈給毒死,反而是被人刺了兩刀,右手的無名指被利器切斷,斷指不翼而飛。

遊戲的難度一直在提高,甚至變相地逼迫我們去殺人,再這麼下去,我們只有變成殺人魔才能存活了!

不過,惡鬼社區的詛咒似乎不想放我們生路。當我們以為殺人可以活下去的時候,遊戲規則又再一次地改變,難度提升得更高了。

當有一天你打開任務選單的時候,如果發現系統要你餵食狼牙、龍或者九頭海蛇等難以到手的東西,那就是遊戲系統擺明要陰你的時候了。

其實,不用等到惡鬼社區下一次的演化,現在任務的難度已經足以取我們的性命了。

今天,惡鬼社區又作弊了。

大強昨日的任務明明已經完成,可是他網頁裡的食屍鬼卻變成了他自己的模樣,至於大強本人則是沒來由地被惡鬼附身。現在,大強的雙眼滿佈血絲,完全喪失了理智,嘴裡咯咯咯地傻笑,我差點兒就被他拿刀給刺死了。

這情形就像是大強被困在惡鬼社區的網頁裡,而遊戲中的食屍鬼奪走了他的身體。

今天是大強被惡鬼纏身,明天說不定就換你了。

各位同學們,我們不能再這麼坐以待斃,因為不玩會死,升級的終點也是死。現在該是我們團結起來,向那些惡鬼反擊的時候了!

我和B班的廖國勝已經和一位駭客說好,以十二萬元的代價請他幫忙找尋惡鬼社區的伺服器在哪裡。我想,只要我們能夠關掉惡鬼社區的主機,說不定就可以解除詛咒,逃過惡鬼的追殺了。

我已經先墊了八萬元訂金給那位駭客,現在駭客已經破解了網頁,要求我們得繳交尾款四萬元才肯告訴我們主機的位置。

明天上學的時候,請大家盡可能地把手邊能弄到的錢交給我,只要湊齊了四萬元,我就可以立刻和駭客聯絡。關於款項的部份到時候再多退少補,一定會公平地分配每個人的責任款項。

另外,無論有錢沒錢,請務必於明天下午六點到老地方開會,大家一起討論該怎麼樣結束惡鬼社區的詛咒。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請記得,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和那些惡鬼耗了。

拜託大家了。

平安

                             吳克華

敬上

當電子信寄出去的時候,吳克華的情緒依舊緊張,他回頭張望的時候,赫然發現趙小茜已經站在他的身後。

「妳怎麼都不出聲,嚇死我了。」

「我在看信呀。」趙小茜無辜地說。

「妳看完信了?」

「全看完了,讓人心情很沉重的一封信。」

「抱歉,害妳心情變差了。」吳克華內疚地說。

趙小茜搖搖頭,說道:「不用道歉,我知道你的用心。不這麼寫的話,同學們就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

「每個同學都通知了嗎?」

「都通知了,手機和家裡電話都聯絡不到的同學,我也發了簡訊給他們。」

「辛苦妳了,總算完成了今晚的第一件事。」吳克華意有所指地說。

趙小茜明白吳克華的意思。

今天,惡鬼社區給她的餵食任務是「吳克華的舌頭」,如果她沒弄到吳克華的舌頭餵食給惡鬼,唯一的下場就是死。

雖然她不想死,卻也不願意為了活命而傷害吳克華,左右為難之下,她告訴吳克華自己的難處,希望他能夠為她的困境解套。

吳克華承諾她一定會設法解決任務,如果在明早五點四十分的時候他還想不出解套的方法,他就要將自己的舌頭割給她,讓她可以向惡靈交差。

當初,同學周文策的任務是「趙小茜的右手」。為了活命,周文策甚至拿刀要殺自己,要不是吳克華及時趕到,恐怕自己早已不在這個世上了。

如果那一天,任務要我對妳動手的時候,妳可以放心,因為我絕對不會傷害妳。」吳克華曾經這麼說過。

吳克華對自己的用心如此,可是自己對他又是如何?

忽然間,趙小茜覺得自己很卑鄙,為了活命,她竟然利用吳克華的好感,甚至有可能讓他為她自殘。

她的耳根發燙,一股濃濃的愧疚感襲上心頭。

「你今天的任務是什麼?」趙小茜關心地問,希望自己能夠為他做點什麼。

「龍。」吳克華無言地望著天花板。

「系統要你餵龍?是龍飛鳳舞的龍嗎?」

「沒錯,就是那個很難搞的龍。」

聞言,趙小茜簡直要昏倒了。現在要去哪裡弄一條龍來餵鬼……

「你想到要怎麼生出一條龍嗎……」趙小茜不安地問。

「想到了,而且我現在就要出門去搞一條回來。妳在家裡等我,除了我之外,誰也不要開門,因為我不確定除了大強之外,還有誰也中邪了。」

「我跟你去吧,多個人多一份力。」趙小茜提議道,她不認為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會比較安全。

「好吧,那我們一起走。」他看著腕上的手錶,喃喃地道:「九點三十分,還來得及。」

在吳克華的帶領下,兩人匆匆離開了房子,最後來到一間水族館門口。

「我們到這裡幹嘛?」趙小茜疑惑地問。

「待會兒妳就知道了。」

雖然吳克華說得泰然自若,但是從他微微蹙起的眉頭來看,趙小茜感覺到他並不是很有把握。

嚼著檳榔的老闆穿著夾腳拖走過來,招呼道:「請問想買什麼魚,需不需要我幫你們介紹?」

「沒關係,我們先自己看看,有需要再叫你。」

說完,吳克華快速地走入店內瀏覽魚缸,趙小茜在後頭亦步亦趨地跟著。

吳克華的速度很快,每個魚缸都掃一眼,然後快速掃視下一個魚缸,似乎心底已經有譜,知道自己要什麼樣的魚種。

兩人逛沒多久,吳克華的眼睛一亮,手掌放在魚缸上,喊道:「找到了。」

趙小茜望向玻璃魚缸,只見裡頭有一堆趴在缸底的怪魚擠在一塊兒,背上大概有七、八片以上的魚鰭,樣子像極了長了許多背鰭的泥鰍。

她又看向魚缸上的文字標籤,上頭寫了「金恐龍」,難道吳克華真的想拿這些魚完成任務嗎?

「這些是?」趙小茜疑惑地問。

「金恐龍。」吳克華點點頭,說道:「牠們是恐龍魚,多鰭魚科,少水的狀況下也能用肺呼吸,和鱷魚一樣,都是古代遺留下來的活化石。」

聞言,趙小茜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龍是一種概念,不單是指寺廟裡的龍,也可以是古代的恐龍。既然包括古代的恐龍,那麼從遠古一直流傳下來的恐龍魚自然也在龍的範圍內!」

「這是很取巧的做法,但是我沒別的方法了。」吳克華苦笑道:「那些惡鬼是球員兼裁判,我們過關與否的決定權完全在他們手上。就算他們真要作弊陰我,我也拿他們沒辦法。」

「唉。」趙小茜嘆了一口氣,想起惡鬼社區的奪命任務,她的心情就跌入谷底。。

「對不起,我說了沉重的話,讓妳不開心了。」

「是我不好,我該堅強些。」趙小茜給了他一個微笑,轉頭向老闆道:「我想買一隻金恐龍,請問多少錢?」

老闆吐掉口中的檳榔渣,笑嘻嘻地走過來,「一隻只要五十元喔,要不要多買幾隻給他做伴?」

「不用了,一隻就好。」說完,趙小茜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硬幣給老闆。

「啊,這個是我買的,妳怎麼付錢了?」

「吳克華,一路走來,你幫了我好多,要是沒有你,我早就沒命了。所以,拜託,至少這一次讓我為你做點什麼。」

趙小茜的表情堅毅,硬是把銅板塞到老闆的手中,一點兒也沒有商量的餘地。吳克華不敢違逆她的意思,於是默默地在一旁等著老闆把魚撈上來。

老闆將魚放到塑膠袋裡裝好,吳克華接過恐龍魚,接著兩人回到趙小茜的家。

一路上,吳克華心急如焚,腳步不自覺地越踩越快,趙小茜跟得有點吃力。不過,她多少可以明白吳克華的心思。

吳克華今晚要做的事有三件。一是通知大家開會與交錢,二是解開自己餵龍的任務,三是解開趙小茜的任務──餵食吳克華的舌頭。

舌頭上分佈著密密麻麻的血管,一旦被刀子割下,很容易因為大量出血而死。所以古代婦女為了保住貞操,甚至會出現咬舌自盡的激烈手段。

現在,吳克華如果割了自己的舌頭,自己可能會沒命;不割舌頭,趙小茜肯定沒命。

最後一個任務讓吳克華非常頭大,他想要既不割舌頭又能保全趙小茜的性命,但是遲遲想不到兩全其美的方法,眼見時間一分一秒地消失,他不由得焦躁起來,彷彿耳邊聽見了死亡的倒數沙漏聲。

兩人回到趙小茜家之後,吳克華先拿了一個盛水的臉盆放在電腦桌旁,順手把恐龍魚倒入臉盆中,接著又拿了保鮮膜把臉盆整個封起來。

「為什麼要包保鮮膜?」趙小茜好奇地問,不明白這個動作有什麼用意。

「預防恐龍魚跳缸……呃……是跳盆。」吳克華解釋道:「因為這種化石魚會用肺呼吸,可以離水一個小時,再加上活動力強,所以可能會跳出臉盆外,包膜是為了阻止牠逃走。我以前養過金恐龍,所以有點經驗。」

「原來如此。」趙小茜恍然大悟地說。

吳克華拿起原子筆,在保鮮膜上戳幾個洞,讓金恐龍可以呼吸到足夠的氧氣,接著他坐到電腦桌前,說道:「不好意思,電腦先借我一下,我想查些資料,順便逛一下網路,看看有沒有什麼靈感。」

「好,你忙,我去切點水果。」說完,趙小茜轉身離開,把臥室留給了吳克華。

吳克華上網查詢了許多關於舌頭的網頁和圖片,遍尋不著有用的資料,就在他即將放棄的時候,一則新聞抓住了他的眼球。

那是一則發生在2008年的社會新聞案件。

一名夜歸的美豔女子遭到一名男子尾隨撞倒,男子趁機對女子上下其手,並且強吻女子,硬是把舌頭伸入女子的嘴裡。

女子為了保護自己,情急之下,當場咬斷男子五分之三的舌頭,男子痛得落荒而逃。後來男子被警方逮捕,但是斷舌已無法接回,一輩子都會口齒不清。

「找到了!」新聞讀到這裡,吳克華不禁脫口而出。

「找到什麼?」趙小茜好奇地問。

「啊,妳怎麼不聲不響地站在這裡,嚇死我了。」

「呵,我看你查資料查得入神,就沒打擾你了,所以站在一旁陪你看網頁。」趙小茜將臉移向電腦螢幕,問道:「這是什麼?」

「如何解開妳任務的靈感。」吳克華掩不住興奮的語氣。

吳克華從椅子上起身,換趙小茜坐著瀏覽網頁。

趙小茜越看眼睛瞪得越大,大約不到兩分鐘,她就速速看完了新聞。

「你不會是想要……」趙小茜臉紅到耳根,欲言又止地說。

「想要啥?」吳克華不解地問。

「就是……」

「就是?」

「咬舌頭太血腥了,這種事我真的做不來啦……」趙小茜說到後面,聲音已經比蚊子還小了。

吳克華一聽差點兒沒暈倒,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然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舌頭沒了五分之三都不會死的話,那麼我割一點點兒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吧。」

「啊,你該不會是想割下一點點舌肉?」

「是的,這情形和我先前那個餵龍的任務不同,妳的任務連名字都鎖定我了,所以我沒有太多的取巧空間。唯一能投機的只有祭品的量,只要不會要了我的命,學學壁虎斷尾求生倒是在我能夠接受的範圍。」

「你要用刀子割舌頭?」

「刀子最少也要劃兩、三刀,還得控制深淺,我應該第一刀下去就會痛到沒辦法握刀了吧……對了,用指甲刀好了,只要出一次力就能夾下一小塊肉。」

「真的要夾肉嗎?」趙小茜難過地問,可以的話,她還是希望在可以不傷害吳克華的狀況下完成她的任務。

「只夾下一點點肉就好,應該沒什麼問題的。」說完,吳克華又道:「我需要指甲刀、醫藥箱和泡麵。對了,我記得剛才在客廳桌底下有看到一碗。」

指甲刀可以夾舌肉、醫藥箱可以處理傷口,但是……泡麵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有泡麵這個項目?」趙小茜不解地問。

吳克華搔搔後腦杓,不好意思地說:「因為待會兒肉一夾下來,我應該會好一陣子沒辦法進食,不然食物碰到傷口會很痛。」

「泡麵太不健康了,不准吃泡麵。」

「咦?」

「我弄個蝦仁炒飯和蛋花湯,再炒個青菜,冰箱裡還有罐頭肉,這樣應該就夠吃了吧。」趙小茜甜甜一笑,道:「不許點菜喔,我只會這些,你點菜也沒用。」

「哇,這麼豐盛,這不是夢吧?」吳克華開心道。

「不跟你扯了,你先吃桌上的水果,我到廚房去了,煮完飯再叫你。」

趙小茜踩著輕鬆的腳步,喜孜孜地走向廚房,一想到自己能夠為吳克華做些什麼,壓在心頭上的那份愧疚就變得不那麼沉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懶懶熊
  • 超期待的~~~
    快上架吧!
  • Xxx
  • 第3級書名叫啥
  • 行銷【V】:
    第三集書名是《火葬場【惡鬼社區】》(最終回)
    明年(101年)01.04在7-11上市,
    敬請期待^^

    MINIBOOK 於 2011/11/14 09:54 回覆

  • 劉鎮芳
  • 應該會很好看八 只希望結局不會讓人看不懂
  • 歐里哥
  • 惡鬼萬歲----.如果無克華知道這個惡鬼世界的兇手是鎮大的話.肯定會較大家來群毆鎮大.
  • 歐里哥
  • 惡鬼萬歲----.如果無克華知道這個惡鬼世界的兇手是鎮大的話.肯定會較大家來群毆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