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命錢 (上) 》

 作者:柚臻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1.11.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不要隨便撿路邊的硬幣……因為那是用來買你的命…… 

「鬼影實錄」、「鬼舍異談」系列作者 再創恐怖宿舍經典

◎柚臻

邱仔在路邊撿到一枚磨損嚴重的十元硬幣,以為是好運的開端,但經同寢的室友啟軍提醒,才發現那是…… 

「昨晚的車禍死了人。機車騎士慘死在車禍現場,他倒地的時候臉剛好朝下,鼻子、眼皮和嘴唇都被柏油路給磨得血肉模糊。這枚硬幣,好像也是在地面用力磨擦過後才變成這樣。也許硬幣就是買命錢。因為那個騎士是意外冤死,必須要抓交替才能去投胎,但抓交替也不能亂抓,他就把自己的手尾錢變成買命錢,誰拿了就誰要死……」 

手尾錢:
往生者去世時帶在身上的錢或入殮前有留身後錢財,據說子孫拿到手尾錢可以增加福氣。所以手尾錢又稱福金。

作者簡介

柚臻

2010年由美女作家晉升成人妻作家,感覺身價下跌不少,希望能從銷量取償,就看老公旺不旺妻了…出版作品:《荒村古宅》、《鬼敲門》、《食骨庵》等,共計十餘部作品,目標突破百部! 

歡迎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www.wretch.cc/blog/cansnail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預計出版作品

《買命錢(下)》2012.1

作者自序


今年中秋特別有感觸,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年,我都已經快要三十歲了(至於實際年齡請讓我保密吧)。

由於去年中秋在國外度過,因此今年回到台灣感受很不一樣,家家戶戶的烤肉香,大街小巷賣著柚子,家裡堆放的月餅禮盒……

故鄉就是有家的味道,這才是熟悉、令人感動的中秋。

九月的中秋假期雖然過了,不過十月很快又有雙十節連假,十二月有聖誕節,祝大家每個假期都能玩得愉快。

而我的假期嘛,依然在寫稿,大本書《煉妖師》系列請大家多多捧場囉。

《煉妖師3》已於十月份上市了,八樂將與妖盟有所接觸,妖盟打算在利用完八樂之後就將他滅口,緊張刺激的劇情請千萬別錯過。

《煉妖師4》預計在十二月份出版,預祝預購情況踴躍。八樂將在這一集向野奴告白,卻被野奴拒絕了……咦咦?嗯,詳情如何,看下去就知分曉 ^^~ 

秋天的天氣多變化,祝大家身體健康。  

冬天很難減肥,尤其穿著厚厚的衣服,反正沒人看出贅肉就更沒動力運動了。

振鑫今年也胖了不少,雖然一直說要去健身房運動,後來也因為雜事和惰心拖延到現在。

那天騎車摸著振鑫的肚子,我拍拍它說:「這是什麼?」

振鑫居然厚顏說道:「是腓力。」

「那這個呢?」我戳戳他的腰。

「是沙朗。」振鑫又驕傲的說道。

不然我現在是養頭牛就對了?@口@” 希望今年可以如期瘦下來,千萬別再發福了。

精采試閱

第一章 硬幣

炎熱的暑假,沒有冷氣真的很難活下去,我一邊吹著冷氣一邊打電動,今年暑假學校沒有關閉宿舍,讓我們這些學分被當的暑修生有一個落腳處,我不禁感謝學校的貼心,不過感謝歸感謝,我們這群人還是一樣整天遊手好閒,根本沒在用功唸書。

「哇拷!」我用力拍了一下滑鼠,差點把滑鼠給摔爛。

「幹嘛?」阿翔被我吵醒,他睜開惺忪的眼睛望著我,眼神仍是處於呆滯狀態。現在是下午兩點多,不過阿翔昨天去夜遊到凌晨才回來,所以睡到現在還沒清醒。

他是我的室友之一,不管有沒有睡醒,說話都是這副要死不活的語調,每個字節都慢吞吞的,像是快要斷氣一般。

「我卡關了,第六關一直打不贏夏侯惇,馬的,我上網查一下攻略好了,看看有沒有破解方法。」我一邊說道一邊打開網頁。

就在我們對話之際,邱仔回來了。邱仔因為姓邱,所以我們都叫他邱仔,不過叫久了,我總覺得這個名字不太吉利,因為台語發音就像「哭A」,都哭了怎麼會吉利。

只是這種話我從來沒對別人說過,畢竟邱仔會認為我在觸他楣頭吧,得罪人就不好了,尤其我們是室友,還得相處個一年半載,再加上姓氏又不是他能決定的,去講這個也沒意思。

邱仔一進門就眉開眼笑的,彷彿遇到什麼好事情。

他坐在他的床位,哼著不曉得是哪首流行歌的曲調。

阿翔翻了個身,繼續睡他的回籠覺,兩腿把棉被夾得緊緊的,我不由得產生邪惡的想法,懷疑他是不是在作春夢。

我此時沒空理他們兩人,腦袋裡面全是要怎麼幹掉第六關的魔王夏侯惇一事。

邱仔坐了一會兒像是很無聊,他終於開口問我們:「喂,你們都不問問我是不是遇到什麼好事嗎?」

「喔,中樂透喔?」我隨口問道。

「還是認識新的妹了?」阿翔果然腦袋裡面都裝這種東西。

「和中樂透差不多。」邱仔賣了一個關子說道:「再猜猜看。」

「你爸分遺產啦?」阿翔的口中很少有好話,或許他認為這是男人的幽默吧,不過邱仔並不在意。

「到底是什麼事?」我轉過身來問他。

邱仔一樣滿臉笑容,先是神祕兮兮的看了我們兩人一眼,半晌才說:「我剛才打球回來的時候撿到錢了。」

「是喔?多少錢?」我好奇的問道。

阿翔的睡意在聊天過程中也被沖淡了,他坐起身打了個哈欠說道:「該不會是撿紙錢吧?」

「呿。」邱仔抓起枕頭扔向阿翔。

「到底是多少?」看他那麼開心的樣子,我猜金額應該超過一百元。

「咳。」邱仔清了清喉嚨。

阿翔不耐煩的催道:「到底是多少啦!」

「十元。」邱仔說道。

聞言的瞬間我真想扁他一頓,「才十元就爽成這樣,你有毛病嗎?」

阿翔也翻了翻白眼說道:「就為了十塊錢,你真是夠了。」

「哎,你們不懂啦,金額不是重點,重點是撿到錢!懂嗎,這就是好運,代表我的好運要來了。」邱仔得意的說道:「不是有一句古話說『吉凶未來先有兆』,好事、壞事都會先有預兆,就跟眼皮跳或是耳朵癢一樣,都是一種預兆。」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迷信?」我不想再理他,轉回身子繼續查我的遊戲攻略。

邱仔說道:「算了,講了你們也聽不懂。」

「喔,既然那麼開心,那就慶祝一下呀。」阿翔抓著雜亂的頭髮說道:「你撿到錢要買飲料請我們喝。」

我聞言立刻跟著起鬨說道:「對,請客、請客、請客。」

邱仔一點兒也沒有生氣,心情似乎真的很好的說道:「好啦,要喝什麼?我請客。反正我的好運來了,請你們幾瓶飲料是小事一椿。」

「喔喔,真大方欸,那我要喝可樂。」阿翔絲毫不客氣的點餐。

「我要咖啡。」我跟著說道。

邱仔豪爽的說道:「沒問題,等我回來。」說罷,他毫不拖泥帶水的拿著皮夾又出去了。

我搖了搖頭,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撿到十元卻要花五十元請室友喝飲料,這真的是好運嗎?感覺似乎倒賠了四十元,我不太理解邱仔的腦袋在想什麼。

管他的,反正我有免費的飲料喝就好了。

很快的我就查到要怎麼破解第六關的攻略,原來對付夏侯惇要配合陣法才行,難怪我久攻不下。

不一會兒,房門又被打開了,不過這一回卻是被重重的摔上。

砰的摔門聲音嚇了我一跳,我下意識的轉頭看去,原來是邱仔陰沉著一張臉回來了,他的手中提著一袋飲料,不爽的將袋子扔在桌上。

氣氛不太對勁,他出去的時候明明還眉開眼笑的,怎麼回來像是吃了炸藥?

我不敢多問。

阿翔倒是很白目,直接去翻塑膠袋找他的可樂,「怎麼沒有可樂?你幹嘛買一堆青草茶回來?」

邱仔逕自掏出一瓶青草茶往嘴巴裡狂灌,一口氣喝了半瓶之後才回話,「降火氣。」

「喔。」阿翔拿了一瓶,然後也遞給我一瓶。

我將就的喝著青草茶,畢竟是免費的,也不好意思挑三揀四,「怎麼了?火氣這麼大。」我問他。

邱仔從口袋裡面掏出一枚十元硬幣,往他的書桌上一扔,硬幣卡卡的響著,他火氣未退的說道:「我剛才去買飲料,就拿錢給福利社的阿姨,結果她說那個十元硬幣磨損得太嚴重,所以她拒收,叫我再拿別的零錢給她。我和她盧了半天她還是說不能收,我只好拿一百元給她找。」

「喔。」我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起身,走到他的桌前去看那枚硬幣。確實磨損得很嚴重,人頭的那面還能看清楚人像,可是寫字的那一面卻被磨平了,上面還有褐色的汙漬。

也難怪人家不收,我隨口問道:「這該不會是你撿到的十元吧?」

「對呀,就是這一枚。」他說:「還以為撿到好運,結果還多花了幾十元買青草茶退火。」

「聽起來是壞運的意思。」阿翔沒有半點兒吃人嘴軟的自覺,依舊在說一些不相識的話。

「算了,花錢消災,買飲料請你們喝就算是度劫了。」邱仔也挺會自我安慰的。

聊到一半,門鎖喀啦的被轉開。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房門,應該是最後一個室友啟軍回來了。

進來的果然是他,他沒發現我們三個人六隻眼睛都在盯著他看,他自顧自的脫掉鞋子入內。他的皮膚很黑、理著粗短的平頭。

片刻時間他才發現我們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啟軍愣了一下,不解的問道:「幹嘛看著我?」

「喝青草茶,邱仔請客。」阿翔指著桌上的塑膠袋說道。

「這麼好喔,外面熱死了,太好了。」啟軍匆匆的走過來,一邊脫著襪子一邊拿起青草茶大口的喝著。

阿翔在啟軍喝到一半的時候冷不防說道:「不過喝了可能會衰。」

一聽到這裡,啟軍頓時被嗆到,滿口的青草茶噴了出來,「咳咳咳……什麼意思?咳咳……什麼會衰?」

「就他撿到十元,卻要多花五十元度劫消災呀。」阿翔揶揄的說道。

「什麼意思?」啟軍有聽沒有懂。

我解釋了一次給啟軍聽,他這才點點頭明白我們的意思。

「十元還在那裡。」我指著邱仔桌上的硬幣說道。

「不能用幹嘛不丟掉?」啟軍這人是單細胞動物,想法總是直接、單純,不過他很好相處,也是我們當中最樂觀開朗的人。

「雖然福利社不收,但是其他的便利商店可能會收,十元也是錢耶,怎麼可以丟掉!」邱仔說道。

他的火氣狀似還沒消退,喝完一瓶又拿了一瓶來喝。

啟軍擦了擦他噴出來的青草茶,然後好奇的走去看那一枚硬幣,我想他應該和我的心思一樣,想看看硬幣到底損毀得多嚴重吧。

他看了一眼反射性的說道:「哇,字都被磨掉了,好嚴重喔——」話說到一半,他陡然頓了一下,表情怪異的看向邱仔。

邱仔被看得一頭霧水,用台語問道:「衝啥?」

「這個錢,你是在哪裡撿到的?」

「你也想去撿喔?」阿翔好笑的插嘴。

啟軍不像在說笑,表情異常嚴肅。

我不禁疑惑,只是一枚十元硬幣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打球回來的時候在路口撿到的,在水溝蓋旁邊。」邱仔如實說道,而且講得非常詳細,他可能也被啟軍的態度弄得十分緊張,「怎麼了?」

「路口……是那個蚵仔麵線旁邊的路口嗎?」啟軍又問。

「對、對啦。」邱仔結巴的回道。

我和阿翔互看一眼,然後不解的望著啟軍。

邱仔見啟軍不說話了,心急的催道:「到底怎麼了,快說呀!」

「沒有啦,沒什麼。」啟軍雖然嘴上說沒事,可是表情卻更加凝重了。

「喂,別吞吞吐吐的,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加入逼供的行列。

啟軍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你知道那裡昨晚發生車禍嗎?」

「喔,我好像有聽說。」由於現在是暑假時間,所以會去打球的學生不多,因此消息的流動就比較不靈通,所以我不太清楚車禍發生的始末。

「有車禍喔?我怎麼都不知道。」阿翔一副茫然的樣子。

「難怪地上有畫白線,原來是發生車禍。」邱仔好像也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那又怎樣,有什麼關係嗎?」

「昨晚的車禍死了人,機車騎士當場慘死在車禍現場,我聽附近店家的目擊者說,那個騎士倒地的時候臉剛好朝下,鼻子、眼皮和嘴唇都被柏油路給磨得血肉模糊,骨頭都露出來了,滿地全是鮮血。」啟軍陰沉著臉說道:「你們看這個硬幣,好像也是在地面上用力磨擦過後才變成這樣的。」

隨著啟軍的解釋,我頓時不寒而慄,他的意思是指……這個硬幣其實是昨晚那場死亡車禍的死者所落下的,因為車禍現場的撞擊力道過猛,造成硬幣的背面也被磨爛了。

看著硬幣被磨擦的那一面,我的腦中不禁浮現那名騎士整張臉爛掉、露出森白頭骨的模樣。

阿翔聞言也走過來觀看那枚硬幣,隨後指著上面的褐色汙漬說道:「媽呀,這該不會是血漬吧?」

邱仔已經被嚇傻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看著硬幣。

阿翔繼續火上澆油的說道:「邱仔,你把死人錢撿回來難怪會衰,說不定還會被怨靈纏身喔。」

這一回阿翔自以為是的幽默終於惹怒邱仔,邱仔大喊一聲說道:「放屁!」

他急急忙忙的走到桌子前面,一把抓起那個十元硬幣就往窗戶外面丟。

啟軍安慰邱仔說:「別想太多啦,說不定上面只是沾到醬油還是生鏽而已。」

「對啦,別再想了,多喝一點青草茶退退火,才不會中暑。」我說。

阿翔總算遲鈍的發現邱仔在生氣,他尷尬的不敢再插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