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洞鬼》


 編號:085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1.25 
 ISBN:978986290721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應該算是都市傳說吧,卻是我真實遇上的事情──

 

內容簡介

這個故事有點玄,但我保證我說的都是真的,因為沒人相信我,所以我只能把經歷貼到鬼版上面來……

我們參加了密室逃生活動,地點辦在一家失火過的舊旅館,在客房四處尋找線索的時候,我們發現牆上有個很深的洞。

洞的大小大約能容納一個人,有個同伴試著爬了進去,接著就失蹤了。

後來,他又出現在我們面前,只是,他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臉書社團「妖行卷」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18103528249900

振鑫和柚臻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作者自序

久久和朋友相聚一次,有時會覺得朋友的個性和過去不太一樣,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令人感到難以言喻的違和感。

愛吵愛鬧的女朋友忽然變得沉默,讓人以為有埋伏;閒混過日的同學不知哪根筋壞了,卯起來天天到圖書館用功讀書,也不知道要逼死誰;熱心助人的同事最近冷漠不已,從此沒再熱情過…………

嗯,你們應該也有這樣的經驗吧。

是什麼改變了他們,或者他們遭遇了什麼?

這就是《洞鬼》的故事。

振鑫 敬上

2014年秋

 

 

目錄

第一話 洞

第二話 都市傳說

第三話 另一個人

第四話 擴散

第五話 最後生機

 

試閱

第一話 洞

I

這個故事有點玄,但我保證我說的都是真的,因為沒人相信我,所以我只能把經歷貼到鬼版上面來。

抱歉,第一次在鬼版上發言,手機排版所以有點亂。

暫且叫我阿嘉吧,我是男的,大學生。

故事裡面的人名都會用假名帶過,避免帶來朋友和我困擾。

是這樣的,大概在半年前,一個女同學J邀我一起去參加密室解謎遊戲。

J是推理迷,但我不是,我只是喜歡看鬼故事而已,不過她說都一樣啦,反正就是偏向奇怪方面的嗜好。

我覺得不太一樣,推理太耗腦力了,我看鬼故事只是想要放輕鬆罷了,所以婉拒了她兩次。她期間也有邀其他同學要不要一起去,可是大家都不太感興趣。

她已經買了門票,一張五百元,總共買了兩張。

J說:「我都買好門票了,不去很浪費,你就陪我去看看嘛。我跟那裡的人都不熟,一個人去有點怪怪的。」

我大概能體會她的心情,後來又想當天反正沒事,所以就答應她了。

沒想到,我答應她之後,另一個女同學又改口說可以陪她去了。

那個女同學叫晨妘。

我聽了也沒什麼感覺,只跟J說:「很好呀,那妳跟晨妘去好了,我對這活動也沒什麼興趣。」

J對我說:「沒有,我們四個人去吧。」

「為什麼是四個人?」我不解。

J說:「喔,晨妘跟她朋友提了這個活動,她朋友好像很有興趣,就問能不能一起去。」

「那你們三個人去呀。」我說。

J聽了不太開心,跟我抱怨道:「晨妘邀的是小楊,那個是她社團的朋友,我也不熟。」

J的解釋,晨妘和小楊的關係有點曖昧,而J只見過小楊幾次面,她和小楊很不熟。

晨妘是打算用這次機會和小楊約會,如果只有他們三個人一起去的話,J覺得自己就像電燈泡一樣,她感覺很差,所以還是希望我能陪她一起去。

「晨妘和小楊會自己買票。」J說道。

這發展很妙,一開始是沒人要去,後來變成四個人要一起去。

J困擾的樣子,加上我之前也有答應過她了,所以不再推辭,同意四個人一起去。

我先說明一下密室解謎遊戲吧。

這遊戲就是由主辦單位策畫,把活動現場佈置得跟殺人事件一樣,然後會給參加者一些線索,讓參加者推理出凶手是誰,或者找出逃脫密室的辦法。

這是J跟我說的,我沒有特別去查遊戲的細節,因為還沒到現場去,一切資料官方都保密,說是為了神祕感和新鮮感,所以細節要等去了才知道。

到了當天,我、J、晨妘和小楊先在校門口集合,然後搭捷運一起前往會場。

小楊看起來很興奮,能感受到他是真的喜歡這類事物。

這是我第一次和小楊碰面,他長得蠻陽光的,理了一個平頭、有肌肉、皮膚偏麥色、笑起來牙齒頗白。

一定沒抽菸,應該有打球的習慣吧。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根據晨妘的介紹,小楊是高我們一屆的學長。

晨妘的注意力明顯不在這個活動上,而是忙著和小楊交談,拉近彼此的距離。

這邊也提一下晨妘,她跟我們是同班同學,我和她的交集不多,J和她比較熟,是同一個小圈圈的人。

晨妘戴著眼鏡,咖啡色的頭髮,眼鏡拿下來的話應該會很正,不過我沒看過她拿下眼鏡、化妝的樣子,她平常都是素顏來學校。個性很普通,不會沉悶。

相較起來,J就比較活潑大方,偏向男孩子的性格,J還會打球、打鼓,很妙的一個女孩。我知道她的追求者不少,但她卻沒有男朋友,她說交往很麻煩,交朋友就好了,目前沒有想戀愛的心情。

去的路上我才知道,會場是在一棟發生過火災的大樓裡。我真的沒花心思在這活動上,這事都還是聽他們閒聊才得知的。

那棟大樓算是一個小型的賣場,一到五樓是賣服飾和餐飲的,六樓原本是間影院,七、八樓則是租給旅館業者。

後來那間旅館發生火災,當時似乎有死人吧,火災之後那個賣場的生意就變得蕭條,承租的商家紛紛退租,就變得越發冷清了。

「我聽說還鬧鬼,好像火災的罹難者變成地縛靈,陰魂不散。」晨妘說道:「有點毛耶,我有去查那裡的資料,找到很多撞鬼的文章。」

我對鬼故事很感興趣,忙追問道:「什麼文章?」

「就是有人去那邊的影院看電影,他們看午夜場的,離開的時候賣場都沒人了,然後他們就聽見有哭聲、尖叫聲,就像火災時在逃難的求救。」晨妘皺起眉頭,「現在那間影院也搬走了,我們這次要去的會場就是發生火災的七樓。」

「還有什麼鬼故事嗎?所以我們這次要去鬼屋喔?」我追問道,總算插入他們的話題裡。

晨妘說道:「還有五樓一間賣衣服的,有一則鬼話是那裡的員工說的,她說早班的人員會在整理櫃檯的時候看見衣櫃上面有黑黑的手印,就像摸過炭灰之後又去摸櫃子留下來的;晚班的人員也遇過奇怪的事,明明都在結帳、五樓沒有客人了,可是他還是會聽見撥衣服時衣架傳出的喀喀聲,就像還有客人在挑選衣服。」

我認真地點頭,這聽起來確實很毛,看來那裡很不平靜。

「就是很多人遇到,所以賣場才會越來越少客人,商家也都撤走。」晨妘言之鑿鑿。

「你對這類事情真的很有興趣耶。」J取笑我道。

我苦笑了一下,剛才他們在聊推理小說時,我完全插不上嘴,也沒有興趣去聽,看來J都發現了。推理迷的心思真細膩。

 

II

我們到了會場所在的大樓,一樓還是有零星的幾間商家,便利店、電動遊戲間,還有一間賣鞋子的,除此之外其他的店鋪位置都沒營業,不是拉下鐵門就是裡面空盪盪的。

它冷清的程度比我想像的還嚴重,甚至有一半的區域沒開燈,為了省電竟然大白天的還沒開燈,這是要怎麼做生意呀?確實很有鬼屋的氛圍,即使是白天,我也覺得它落魄到陰氣森森。

前往二樓的手扶梯更是沒開電源,看起來像手扶梯,但是不會動的情況下就跟一般樓梯一樣。

我們走上二樓,賣場是挑高建築,才爬一層樓我就有點累了,忍不住抱怨道:「有沒有電梯呀?我們要這樣爬上七樓嗎,也太累了。」

小楊同意我的看法,「找一下電梯好了。」

我們找著電梯,順便看了一下二樓的情況,二樓只剩一間健身房有營業。其他沒營業的店鋪門口有的貼上膠帶把門封起,有的直接門戶大開,有的從玻璃門內可以看見裡面堆了雜物。

我猜那僅存的健身房生意也不會太好,估計沒多久也會搬走吧。

這賣場引不起逛街的慾望,且不說店家太少,五根手指數得出來,這裡的氛圍也詭異到不行,已經不是冷清可以形容。

這不是因為我聽說這裡鬧鬼才產生的心理陰影,就算不知情,實際到這裡來走一遭的話,也會懷疑這裡是不是有鬼。

恕我不能說出棟大樓的名字,但是知道的人聽我這樣形容,應該就猜得出來了。

一會兒小楊就找到電梯,他招手叫我們過去,「過來吧。」

「好。」我看了一下時間,距離入場還有十分鐘。

等電梯的同時,一樓又走上來一個男的,他看起來像在找路,然後就往我們這邊走過來。

我打量了他一眼,直覺他也是活動的參加者,畢竟他對這裡不熟,應該不是這邊的員工,其二這間賣場引不起逛街慾望,正常人應該不會來這邊逛街。

我還沒開口問,J已經先說道:「你也是參加密室解謎的吧。」

「喔,嗯,你們也是嗎?」他向我們問道。

「妳怎麼猜到的?」我問J,想聽她的想法和我一不一樣。

「不用猜呀,他拿著門票。」J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這才注意到他的手中確實握著一張門票,我忽然覺得自己很蠢,剛才一剎那間還覺得自己有推理天份,結果連這麼明顯的線索都沒看到。

那男的笑了,「你們是朋友嗎?」

「嗯,我們四個是朋友,你是自己來嗎?」J又問他。

J對人一向很熱情,很容易就跟陌生人打成一片。

那男的點頭,「嗯,我朋友對這種活動沒興趣,我問了很多人都沒人要跟我來,畢竟一張票要五百元,真的沒興趣的話不會想來。」

「都可以看兩場電影了。」我說。我就是屬於沒興趣、不會想花錢來的那種人。

那男的樣子靦腆,笑起來有點害羞的樣子,他搔了搔頭髮說道:「我朋友也是這樣說。」

J瞄了我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說「就是你這種人」。

我故意忽略她的眼神。

J沒理我,又裝熟地跟那個男的閒聊幾句,「你是大學生嗎?」

「不是,我在上班了,畢業兩年了。」他說道。

J把我們介紹給他,「這是阿嘉,就是來湊熱鬧的,推理戰力零。這是晨妘、這是小楊。」

「什麼湊熱鬧,是妳拜託我來的耶。」我反駁道。

那男的也向我們自我介紹,他叫謬斯,是從事電腦業的,他還遞給我們名片,「要買電腦還是要維修都可以找我。」

他還說為了今天的活動,早在一個月前他就向老闆劃假了,堅持今天一定要休。

「我期待很久。」他說道。

「我也是。」J說道。

我也能感覺到謬斯很期待,除了一個月前就劃假之外,最主要的是他約不到朋友,還是一個人來了。

電梯很久才下來,我聽見喀啦喀啦的噪音,那是電梯鐵鍊磨擦的聲響。多老舊的一部電梯呀,不曉得有沒有在維修。

我不由得有點擔心,萬一它故障怎麼辦?我又想到,這裡曾經發生過火災,電梯恐怕也有受損,越想我越覺得它不牢靠,一瞬間我有點後悔了,也許走樓梯上七樓是比較妥當的方式。

電梯門開了,大家似乎都不在意它的老舊問題,直接進到裡頭。

電梯裡頭貼了一張活動海報,指示大家上七樓。這海報剛才的賣場入口也有。

我們按了七樓,電梯門關上後便往上升。

裡面的空間有點小,頂多只能載十個人,我們五個人就讓空間就少了大半,加上空調不夠力,不由得給人一股窒息感。

那鐵鍊的聲音更響了,喀啦喀啦的,聽了非常不舒服,心情會莫名緊張。

電梯升得很慢,讓我有時間轉頭亂看,上方的角落有一片黑漬,就像被煙燻過般,我看著那片黑漬聯想起火災的事,當時的黑煙也竄進電梯了嗎?

片刻時間過去,電梯門開了,七樓到了。

一開門就看見旅館的櫃檯,以及聞到明顯的焦炭味。

我不知道火災是何時發生的,但這味道竟然還沒散去。

櫃檯、地板、牆壁都是黑黑的炭跡,看了很不舒服。

之前我曾和朋友一起去逛過鬼屋,有的鬼屋很可怕、有的就只是一間荒廢的空屋,而這裡——

我一跨出電梯就覺得腦袋發暈,不曉得是缺氧還是真有問題,那暈眩感持續了三、四秒才消退,我扶著牆壁站了一會兒。

J問我:「還好嗎?」

謬斯被我擋在電梯裡,我注意到之後忙挪開腳步讓他能走出來。

「沒事。」我這樣回答。

櫃檯那邊站了很多人,有穿著黃背心的工作人員,其他的應該就是參加者,大家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都在等活動開始。

我們也走過去報到,把門票交給櫃檯的工作人員,然後他們發識別證給我們。

很有趣,識別證上面貼心地寫著大家的名字,以及給我們一份紙筆和活動簡介。

我翻了兩頁就覺得無聊了,這裡的環境還比較讓我感興趣。大概是旅館在火災後就不營業了,所以環境並未打掃,地板髒得嚇人,能想像它被水柱沖過的情景,所以地上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汙黑水垢,現在覆著厚厚的灰塵。

我只是不懂,怎麼大樓的管理方也沒有派人清理,這要怎麼租得出去?

J見我一直在張望周圍,她悄聲說道:「有興趣了吧?就跟你說過這活動不錯嘛。」

「喔。」我沒反駁她,但也懶得解釋,於是附和地點點頭。

她挑著眉毛,又問我:「怎麼樣,要不要付五百?」

我賊笑道:「才不要。」

「呿,小氣。」J說道。

我們閒聊著,晨妘也忙著和小楊討論那本活動簡介。

謬斯領完東西便往我們這邊走過來,大概覺得我們是同伴了。

陸續又有幾組人馬來了,這場活動的參加者目測超過二十人,我沒有細數,但以這人數來看還蠻受歡迎的。

我對J和謬斯說道:「這裡也太髒了。」

「氣氛,懂不懂。」J笑道。

「佈置得很好,很像……火災現場。」謬斯說道。

我不確定他知不知道這裡曾經發生過火災,但我沒問,又是點點頭結束這話題。

等所有參加者都到齊了,工作人員便帶我們進入活動的房間裡。

我有點驚訝,竟然沒人遲到,看電影都會有人遲到了,這活動的參加者卻非常準時。

我們穿過走廊,兩側的房門上都還掛有門號的牌子,而我們進入的是一間寬敞的VIP房。

我很好奇,官方是怎麼借到這個場地的,也太用心了。

 

III

我們進去的房間一樣很髒,壁紙看不出原本的顏色,燈光昏暗,中間擺了兩張大桌子,桌上有放大鏡、手電筒、手套和一些信封。

「接下來,就請大家想辦法離開這間密室,離開的線索已經藏在信封裡了。」工作人員說道。

我們聚到大桌子前,工作人員隨後退出房間,他把房門帶上,只留下參加者在房內。

我拿起放大鏡把玩,其他參加者則是忙著拆信封。

「有幾張碎片,上面有英文字母,應該是線索吧?」謬斯一邊看著碎紙屑、一邊解說手上的線索。

「能拼出單字嗎?」另個不認識的女生說道:「會不會是要我們找鑰匙藏在哪裡?」

「我這邊有一個戒子。」另個人說道。

他們正在討論所有的線索資料。

我閒來無聊,在旁邊亂晃。

這房間有股說不出的味道,我問道:「你們不覺得臭臭的嗎?」

J不以為意地說道:「霉味吧。」

「真的有股不舒服的味道。」小楊回應我。

「別亂晃了,認真點。」J對我說道。

我還是繼續亂晃。

謬斯緩頰道:「線索也不止是桌上這些,房間裡的任何擺飾都可能是線索。」

「嗯呀,我在找線索,我很認真。」我故作認真地點頭。

J白了我一眼,沒再搭理我。

我走到沙發旁邊,本想坐下來滑手機,不過那沙發髒到讓人覺得噁心,我實在不想讓褲子沾到沙發。

沙發上的汙漬又跟火災後的汙黑不一樣,看起來也不像是霉斑或乾掉的水漬,怎讓人有種……潑倒了咖啡還是什麼在上面嗎?

我的腦海浮現命案現場的血跡,對了,就是血跡,桌子、地板和牆壁上也有類似的痕跡。

主辦單位也太用心了,真的把這裡佈置得像命案現場。

我的視線停駐在小茶几上,有幾個黑黑爛爛噁心的東西在上頭,大概比小拇指的指節再小一點,讓人懷疑是巨大的鼻屎。

那是什麼?我端詳了一下,實在忍不住好奇就去捏了捏,我都不知自己哪來的勇氣。

那東西摸起來的觸感也很噁心,就跟肉沫似的,我連忙把它彈掉。

晨妘注意到我的舉動,她問道:「阿嘉,你在幹嘛?」

「沒有,這個好噁心。這房間是刻意安排的還是都沒有打掃呀?」我說。

「是什麼?不要破壞證物喔,有可能都是線索。」晨妘邊說邊和小楊走過來。

「就是這個呀,摸起來像肉沫。」我說,「沙發和牆壁上的也像血跡。」

「刻意安排的吧。」某個參加者推著眼鏡說道:「這間旅館以前發生過火災,但火災不會造成血跡,這看起來比較像是凶殺案,所以應該是刻意佈置的,看來……這可能是線索。」

J用半調侃的語氣說道:「喔?阿嘉找到提示了,你也很厲害嘛。」

「呿。」我不置可否。

「這個會不會也是線索?」晨妘發現一處的壁紙斑剝,有一片揭落了。

「撕撕看。」說完,我動手就去撕。我其實也沒想過那會是提示,只覺得都來了嘛,就入戲一點。

小楊好笑道:「撕壞了會不會叫我們賠?」

我都撕一半了他才講,我嚇了一跳說道:「不會吧?」

「呵,應該不會啦。」小楊說道:「我說笑的。」

我鬆了口氣,卻也不敢再撕。

有兩個女生在角落,我聽見其中一個長髮的向另一位短髮的問道:「妳還好吧?」

「有點……不舒服,想吐。」短髮的說道,「我想出去透透氣,這裡好悶。」

「好、好吧。」長髮的顯得為難,但還是擔心朋友的健康。

「等一下。」謬斯忽然指著我剛才撕的壁紙說道:「後面是不是有字?」

「有嗎?」我沒注意到,這房間的燈光暗暗的,最亮的地方就是兩張大桌上面的檯燈。

「好像有。」謬斯去拿了手電筒來照,「我撕開看看。」

這回由謬斯去撕開壁紙,後面似乎真的有寫東西,而且字很大,以致沒有全撕開的話,猜不出後面寫著什麼。

其他參加者也過來幫忙撕,大家一下子都興奮了起來。

半晌時間壁紙就被他們摳掉大片,後面赫然是字跡潦草的兩個字:「快逃。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