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運褲【無間鬼月】  

 《鬼運褲【無間鬼月】》


 編號:009
 作者:薔薇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8.15
 ISBN:978986290589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想要鬼一般的好運嗎?
穿上它,什麼都會是你的!

內容簡介

無論怎樣的願望,我們都將竭誠讓您滿足。
聯絡方法:請至新店線捷運總站月台處,將此卡片背面寫上您的電話跟姓名,投至月台處的可回收垃圾桶內,立即有專人為您服務。

憑著這張名片,我走進了那間……商店。

「這條內褲,你先穿一天,不要洗,晚上將它掛在高空處,有女生從這條內褲下面走過,她的魂魄便會被這條內褲給影響,她會完全受你所吸引,完全臣服在你的魅力之下。」

從此以後,我的人生改變了。只是,我一動感情,身體就會痛苦得像是快死了……

作者簡介

薔薇
賣肝腦細胞的代稱。
打開薔薇所寫的小說,畫的漫畫,就是開始吃人體生魚片的時候。
目前在開發人體肝腦熟食中。
你好,我的肝腦細胞好吃嗎?好吃的話,記得還要再來唷。
可以找到薔薇冷藏熱煮肝腦細胞之地──
沒有低潮的女人http://annarose.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薔薇。
很高興又在新書跟大家見面了。
這一次要寫的是鬼月的禁忌篇。
    我常覺得愛情是這世界上最恐怖的故事。
    因為謊言、性、悸動、溫柔,這幾種不單純的元素讓人更加如毒癮發作癡迷著愛情。於是時常會想著明日再戒愛,今日先受騙也無妨。
    太理智的人是不夠愛,還有害怕愛。
    不理智的人是服了毒,愛上的是那種被愛的感覺。
    這一次的主角 有點不討喜,他沒有非黑即白的果決,因為我想寫的是一個軟弱的人類,這樣的特質,在你跟我身上都有。
    有的時候,灰色地帶更容易有想像空間。或許你看完會覺得這個主角搞不清楚狀況,或者你會喜歡故事的結局,但我想表達的是──天下絕對沒有白吃的午餐,要有付出,才有收穫。
     感謝新北市美容美髮用品器材製造裝修職業工會的曾愈庭小姐提供相關資料查詢,不過為了讓故事劇情能夠順暢,所以會有一些情節與現實狀況不同,還請各位諸多包涵,就當看個愛情故事,喔不,是最恐怖的故事。
咱們下個故事見!
歡迎加入我的粉絲團來看我唷!
https://www.facebook.com/ANNAROSEgood

 

                                                         薔薇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chance & change
第二章  神奇效應
第三章  愛情食物鏈
第四章  誰是真心?
第五章  Activation

精采試閱

 

楔子
捷運列車因為在地下運行,完全感受不到外面的風雨交加,新店線的綠色招牌亮燈刺眼得不得了,刺得我都快要流眼淚了。
我不想自我介紹,因為現在心情很亂,只是呆然地看著自己手上的那張奇怪卡片。
愛奴情趣用品店──您飢餓如狼卻無法滿足嗎?性我者,得永生,解救之道就在眼前。
不快樂嗎?您有任何跟性有關、難以啟齒的願望無法滿足嗎?那麼請來愛奴,無論怎樣的願望,我們都將竭誠讓您滿足。
聯絡方法:請至新店線捷運總站月台處,在卡片背面寫上您的電話跟姓名,投至月台處的可回收垃圾桶內,立即有專人為您服務。
這張卡片,是店裡的設計師小葉給我的,他今天辦妥離職手續,聽說要去日本進修髮藝技巧。
    名義上是如此合理又冠冕堂皇,但其實我知道小葉是被另外一個設計師小馬鬥垮的。
    一山容不了二虎,嘴巴不甜努力實做卻仍敵不過天花亂墜的浮誇,我替小葉惋惜,小葉只是拍拍我,也安慰失戀的我。
    他說,他不想看到全店最認真的實習生這麼難過的表情,說這間愛奴情趣用品店很神奇,如果有什麼實現不了的願望,到那裡都有辦法解決,但同樣的,也得拿出同等代價來。
我問他怎麼會有這張卡片,他笑了笑說:「也是有人給我的,但我不敢用,但若有真的無法解決的事,不妨考慮。」
我失戀了。在農曆七月一號鬼門開的前一天失戀,似乎是一件倒楣的事。
大家都會把失戀說得好像相當輕鬆,雲淡風輕、薄如蟬翼,反正年輕的時候誰沒被打槍過?
但,失戀這種事情,就跟感冒是一樣的道理,全憑個人身體抵抗力好壞。
有些人打幾個噴嚏、晚上喝多點水就沒事;有些人被安慰了幾下,上網再從Facebook找幾個正妹FB加入,安安哪裡人?隔天馬上就忘記了失戀的痛。
可有些情況是,你已經進入曖昧時分最美麗的階段,感覺就像棒球比賽九局下半,雙方平手,誰先主動出擊,就有可能達陣的緊張時分。
這種接近「情」流感病原體最長久的人,病入膏肓,最痛最深。
我對鄭育茜的感覺就是這樣。
曾經,我連實習的場所,都故意跟她選同一間,但現在我卻發現,這其實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曖昧不明最美麗,死也死得最徹底。這場九局下半,鄭育茜對我揮出再見全壘打,正式發卡。
捷運轟隆隆地飛快疾駛,我也好想把剛剛那一切都忘掉,忘掉鄭育茜跟我在實習的美髮店裡相處的情形、忘記那些在一起的時光、忘記她剛剛為了急著跟新交的男朋友去過生日,而發我好人卡。
「對不起,我一直以來都把你當成好朋友——」
可我想要做的不只是朋友。
「我喜歡的對象……是比較有自信、比較MAN,有一定經濟能力的人——」
曾經滄海難為水,妳與我共度的那些時光,難道就只能如此?經濟能力?妳不是跟我講過,妳覺得我很聰明手藝又不錯,以後畢了業考了執照累積經驗,一定可以成為一流的設計師,到時候就有賺不完的錢,是你給店家臉色看,不是你看店家臉色?
    但妳卻等不到我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就先選了店裡另外一個紅牌設計師小馬,跟他在一起。
    是有這麼愛嗎?
    我們實習的美髮沙龍有一條戒規,無論是實習生或者設計師,不可在工作場所內有私人感情。
    然而鄭育茜完全被愛沖昏頭,在我面前坐上小馬的咖啡色休旅車,揚長而去。
要我心平氣和說祝福,做不到,所以,我要挽回妳。
「本列車不再提供載客服務,請各位旅客盡速下車,本列車不再提供載客服務,請各位旅客盡速下車——」
終點站到了,捷運站刻板的女聲廣播趕人離開,我走出了車廂,上了手扶梯,將手機號碼跟姓名寫在那張卡片背後,然後丟到了上面指定的垃圾桶內。
「我嫉妒妳的愛氣勢如虹~像個人氣高居不下的天后~」
手機鈴聲響起,這首陳勢安的「天后」,還真是吻合我現在的心境,諷刺的心酸讓我拿手機的動作變得緩慢,手機螢幕顯示不明來電,我按了接聽鈕,還沒說話,就聽到另一頭傳來一道甜美的聲音。
這個聲音真的很甜,如果是平常的我,一定會想像是長什麼樣的女孩。
「是黃一鳴先生嗎?」
「是。」我有點詫異,真的有人CALL我!
「您好,我是愛奴情趣用品店的店長。」女孩的聲音就像午後的慵懶陽光,一種迷濛的溫柔從耳朵進入我的血液之中。「您有什麼困難需要我幫忙的呢?」
「我想成為一個萬人迷。」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聲音讓我很放鬆、很療癒,讓我剛剛被拒絕的心,有一種想要放聲大哭宣洩的感覺。「我想要……讓我喜歡的女生傾倒……我想要讓自己完全改變!」
淚水伴隨著我哽咽嘶吼的聲調滑落,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恨我的真心比不上物質條件,我恨這個世界的現實,既然如此,我願意拿我的全部,換這萬人迷的本領──

 

第一章 chance & change
我叫黃一鳴,某高中美容美髮科的學生,這種科系男生超少,照理說應該很吃香。
錯。
對那些女生來說,我就像是好姐妹,或者是個好奴隸──每個班級總是會有女生跟你稱兄道弟,或者把你當小弟。在大量異性中的同性,雖然萬點紅中一點綠,對男生來說這是天大的享受,但實際上卻不然。
這些女同學們,完全顛覆了我對女生的甜美印象。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當雌性在某個團體中占多數的時候,她們也會有很狂野的一面。
例如打哈欠不遮、摳牙縫、摳鼻,甚至大剌剌地要在教室換服裝,只消叫一聲「黃一鳴,轉過去」就可以了。
又或者發現其實女孩男孩沒什麼兩樣,青春期的時候,每個人都處於發情期腦部不正常發電,今日對某某有好感,明日又對某某有意思。
    「黃一鳴,我們要去搬桌椅,你快點過來幫忙!」
「黃一鳴 ,快點把那隻蜘蛛趕走啦!」
「黃一鳴,幫我們去買五十嵐的珍奶,要大杯的喔!」
在雌性為大的地方,我也不得不化身為小男人,認命低頭。
我是全班唯一的男生,但也變成了所有人的奴隸,如果我稍稍反抗,她們就會說:「怎樣?男生了不起啊?這些粗重的工作本來就是男生該做的啊,難不成你忍心看我們這樣搬來搬去嗎?」
我也曾想過,不去理會她們的話,但後來發現,這只會讓我變得更悲慘而已,因為她們會故意在老師要分組做作業的時候,完全忽略我的存在。
當你好不容易覺得:咦~這個女的長得頗正,正想鼓起勇氣去認識她的時候,人家早就被夾走拿去配了,哪有你喝湯的吃菜尾的份?
或者覺得:咦~這個女的還不錯,然後就發現她好像哪裡哪裡不對,然後好感分數就一點一點被扣掉了。
什麼?你說我眼睛長頭上?奇怪了耶,感情市場本來就是FREE的,我就是個老古板少年身,有一顆比身體還成熟老態的心,不行嗎?我就是想要找一個不一樣、能夠靈魂共鳴的對象,不行嗎?
鄭育茜就像是老天爺特地為了我而設的女孩。
她在這群麻雀裡面看起來超耀眼的,不是聒噪、不是莽撞或嘻嘻哈哈,是一種說不出的潔白。
對,我只能用這樣的形容詞來形容她,潔白。
她一頭長髮、瓜子臉蛋,若說美麗就太過矯情,但卻是一張耐看的臉蛋,五官一樣也不缺、一樣也不醜,就像是眾多化學添加物太多的零嘴裡面的健康食品,堅果類小點。
鄭育茜之所以會讓我喜歡,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很多女孩身上見不到的穩定感,在她身上卻看到了。
她是班上的學藝股長,在大家茶餘飯後只會討論FB上誰誰誰又跟誰誰誰在一起或搞曖昧或怎樣怎樣的時候,她總是默默地在做老師交代的事情,去教務處領東西、幫忙老師弄教室日誌,或者幫忙佈置教室……她很安靜,總是默默用她的方式在這個可怕的雌性麻雀教室裡面生存著。
而且她的成績排名,永遠都在我的前面。
功課好,人又還算耐看,還有,她居然不玩Facebook。
我有Facebook是因為要玩一些遊戲,還為了要融入團體、要跟得上時代、跟上班上流行的八卦。這年代不玩Facebook的女孩,怕只有到國小去找了,沒想到她竟如此冰清玉潔、如此潔身自愛,像團迷霧的好學生。
然後,我們是因為一起整理跟接洽實習地點而親近的。
到了畢業這一年,除了應付執照考之外,最大的生活重心應該就是實習了。
每個人都在看學校分發的實習地點跟人數,或者跟實習過的學姐們討論某某分店或者獨立開業的美髮店真正的工作情況是怎樣、福利怎樣,或宿舍方面如何如何……
我們就是專門負責教務處的老師還有同學之間的溝通橋梁。
鄭育茜負責又細心,有時候連我都瞠目結舌她能跟老師講這麼多事情跟道理,幫同學們爭取了很多福利,我才發現原來她其實是個外柔內剛的女孩,而且跟她在做這些繁雜的業務聯繫時,我們會談到自己的喜好跟理想,發現頻率相同。
我們都夢想著可以開一間屬於自己的髮廊,希望自己能專心地幫顧客保養頭髮跟皮膚或變美,對剪髮與美容流行的資訊,比哪班的誰跟誰怎樣、又去哪裡玩這些奇怪八卦來得關心。
我喜歡跟鄭育茜一起工作,也喜歡一起討論事情,鄭育茜也從來沒有拒絕過我的邀約,長時間的相處,變成另外一種感情滋生的誘發劑。
    但那一切,完全被鄭育茜否絕。
    是我感應錯誤?還是其實我們已經到達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情況,是小馬橫刀奪愛?
    我不知道。
    愛情的分數如何扣分加分,只有打分數的人清楚,而被改考卷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不及格的。
***
    「黃一鳴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話,請在沒有什麼人進到捷運站內的女廁時,進到裡面來,我在最裡面的那間等您。」
這是一個相當詭異的提議,就像是在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之類的,平常時候我是絕對不可能答應這種瘋狂的見面,但失戀的人,大腦不正常放電的速度跟熱戀的時候一樣,因為失去了最愛,所以一切都無所謂了,再加上是鬼月,這種提議雖然毛,但絕對不會比失戀還毛。
「好!妳等我。」
收起手機,眼下觀望了許久,確定捷運站內已經沒有乘客,而捷運服務中心的服務人員也背對著我,這才快速地衝進了女廁。
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進到女廁,其實女廁就跟男廁沒什麼兩樣,只是沒了小便斗,淺色隔間還有幾叢五顏六色的假花花盆在旁裝飾,為了怕行人濕滑跌倒,大大的風扇擺在一旁奮力地吹著,空氣之中除了芳香劑之外,沒有別的異味。
我快速拉開最裡面的廁所門,但這一拉開,卻叫人瞠目結舌。
裡面沒有蹲式馬桶,也沒有抽水設備,但豪華的設備,讓我以為來到什麼高級的俱樂部──
天花板上彩繪了世界有名的「維納斯的誕生」,珠串晶瑩的三層水晶吊燈,綻放著耀眼的光芒,幾個展示櫃擺放在走道邊,展示櫃的擺設跟展覽的路線有關,玻璃櫥窗還特意用同色調的燈光打在裡面的情趣玩具上,每只玩具還特意以緞帶或者柔軟的錦緞包裝著,不覺猥褻,倒是像藝術品一般優雅。
我該不會是撞鬼了吧?失戀的人運途低落,反正明天就是七月了,遇到靈界的好朋友好像也不足為奇。
就在我遲疑著到底要不要進去的時候,突然外面有了走動的聲音,情急之下怕被誤認為色狼,我連忙進到裡面,關了門。
這裡實在是太神奇了,豪華得叫人目不轉睛,政府怎麼會有這麼多錢招標,在捷運公廁內蓋這種地方?而且還有店家願意在這裡做生意?是我一天到晚鑽研美髮而忘了看政治新聞,過時太久嗎?
一路走著,我像劉姥姥逛大觀園那樣,仔細地看著那些玻璃櫃中有大有小、
有粗有細、有做成可愛動物形狀或者水果形狀的成人玩具,紅橙黃綠藍靛紫,各種風情全在訴說著做愛做的事情的美好。
如果我現在是卡到陰、撞到鬼,這也太銷魂了吧!
「你喜歡這些玩具嗎?可惜它們都是有主人的喔。只能遠觀不能褻玩焉。」
在我走走停停觀賞之際,前方又響起了悅耳動聽的女聲,我抬頭一看,忍不住屏息。
台語說的有一好沒兩好,一直是我的潛規則。好看不好吃,或好吃不好看、便宜不好用……之類的事情教會我經驗法則,但眼前這個聲音的主人,卻完全打破我的規則!
    站在我面前的女生,有著一頭及腰的長髮,身上穿著一件漂亮的旗袍,旗袍總是給人老氣過時的感覺,可女孩穿的似乎是改良過的,粉色的衣料上有著交錯複雜的赤花圖騰,立領之下在胸口處開了一個菱形的缺口,露出了高聳豐滿的胸部,裙襬在大腿的三分之二處開衩,一雙纖細的腿兒露了出來,紅色的高跟鞋上以一只紅絲帶繫住,瓜子臉上漾著微笑,水靈的大眼彷彿是深不可測的黑曜岩,閃亮迷人卻無法接近。
    「你好,我是這間情趣用品店的老闆,愛奴。」
    愛奴向我走了過來,她的步伐如同伸展台的名模般自信而美麗,舉手投足散發著一股我無法辨識的淡香,她停在我的面前,一雙眼睛從上往下看,又從下往上看,來來回回好幾次,最後緩緩地吐出了一句問話:「請問你成年了嗎?」
    「我、我上個月滿十八。」從來沒有讓這麼漂亮的正妹如此接近又猛看猛瞧的,害我講話都結巴了。
    愛奴聽到這句話以後,像是鬆了口氣一般露出了笑容:「幸好幸好,我這裡不收未成年顧客。請進。」
    我跟著愛奴的腳步,很快地進到大廳,大廳的富麗堂皇非筆墨能形容,我只有瞠目結舌地望著愛奴,她端來了一杯熱茶,放在我面前的桌上,示意我坐在鋪著白色皮草上的圓形懶人椅上,接著她也在坐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這是本店重金買來的茶種,你試試看,外面絕對喝不到喔。」
    被愛奴這麼漂亮的正妹一說,就算她端來的是鹽酸我也喝了,我緩緩地將白色瓷杯拿起,立刻被杯子裡的異香給吸引。
    這種溫熱的香氣,我唯一能想到的感受,是牛油在炙熱的鐵板上融化的溫暖甜美。稍微啜上一口,起先只感覺熱,接著嚥下的茶湯化作一股甜而不膩的香味,染滿喉頭。
溫潤順口的茶湯,加上眼前的美人,任誰的心神都會被安撫不少。
    這麼好的店,倘若是撞鬼,也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一鳴,你剛剛說的願望,是真的嗎?」
就在我整個人都放鬆的時候,愛奴再問了我一次。
「我已經受夠了一直被女人呼來喚去的日子了。」我將茶杯放在另一隻手的掌心,用它的溫度溫暖我的手。「我希望我能過著被女人伺候的萬人迷生活。」
    愛奴臉上的微笑依舊沒有變化,就像是學校的輔導老師一樣,仔細聆聽著我所有的需求,沒有嘲笑這種癡人說夢、沒有對我有任何指責,只是再度確認般地問:「成為萬人迷這件事,是需要代價的,你可以付出多少給我?」
    「全部。」
    平日我算是一個極為克制自己情緒的人,但或許是因為鄭育茜事件變成壓垮我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我脫口而出,是個驚人的答案。
    愛奴似乎也因為我的答案而愣了一下,隨即又笑得更深了。「一鳴真是爽快,成為萬人迷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