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梳頭【無間鬼月】》

 《鬼梳頭【無間鬼月】》


 編號:007
 作者:尾巴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8.15
 ISBN:9789862905906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盯著鏡子久了,裡頭那張臉越來越不像自己……

內容簡介

鬼月的時候,挑選逢魔之時,在大鏡子前梳頭髮,一邊梳一邊在內心想著自己喜歡的人,接著會發現鏡子裡的臉越看越不像自己,那是因為妳已經慢慢變成對方的理想對象了。

關山高中二年C班有個相當出名的八人小團體,不論是課業或運動上都相當亮眼。性格迥異的八個人是最要好的朋友,彼此心無芥蒂、坦誠相對……才怪。

葛蘭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她並不輸給瑩真,但為什麼雙胞胎的子震會選擇瑩真?她心一狠,拉開椅子,拿起梳妝台上的梳子,將黑如瀑布的直髮全數撥至左邊,望著鏡中的自己,她緩緩梳起頭來。

「我想成為雙胞胎他們會愛的人。」鏡中的她開始改變了模樣……

作者簡介

尾巴
一九八七的金牛兔,愛哭、愛笑、愛吃、愛喝、愛幻想、愛任性、愛發呆、愛創作、愛無所事事、愛拚命寫作。
最愛從生活中尋找小靈感、最愛延伸別人與自己的故事。
更愛看著這本書的你們。
至於部落格,從無名搬家到痞客邦,望請多多關照。
http://ikumisa.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大家好,首先先謝謝大家購買這一本書。
話說六月底,尾巴跟了尾媽公司旅遊到了沖繩玩一趟,他們那邊太熱、太陽好毒,結果尾巴五天裡,前三天胃痛、第四天中暑,第五天回到台灣後全身開始癢,隔天就跑去看醫生,結果是蕁麻疹。
有道是蕁麻疹不是病,癢起來要人命啊!
這種癢的程度可是會把自己肌膚抓成蜂窩性組織炎的程度啊,半夜都會被癢醒,那一陣子尾巴控制飲食,餐餐都是白飯+過水青菜,還有過連續三天都只吃白飯+小黃瓜,然後吃水果喝開水,每天都好早睡覺,就這樣……
現在當然是已經好很多了,漸漸痊癒當中,時不時還會癢一下,但已經沒有半夜癢醒了,而且聽說百分之二十的人一生中,至少會發病一次。
大家~要遠離過敏原啊~!

那我們就講講這一本鬼梳頭吧,你知道什麼是「蓋修戴魯克崩潰」嗎?不知道沒關係,雖然你不知道這名詞,但你一定有發生過蓋修戴魯克崩潰的症狀。
而這本小說,就是圍繞在鏡子、梳頭以及蓋修戴魯克崩潰。
看完以後,你就會明白什麼是蓋修戴魯克崩潰了,那我們就看下去吧!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探險
第二章 崩盤
第三章 殺戮
第四章 救贖
第五章   追逐
尾聲

精采試閱

楔子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盯著一個字久了,越看那個字卻越不認得那個字?
  或者是,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久了,那張臉卻越來越不像自己,甚至有種變形、陌生的陰森感覺?
  從理性並且科學的角度來看,這被稱作為「蓋修戴魯克崩潰」,也可以稱呼是「完形心理學」。
  簡單說來,當你長期專注於某一種組成的符號或是形狀時,你的認知會被擾亂,你越熟悉那個東西,被擾亂後所產生的偏差感會越嚴重。
  臉也是由五官所構成,所以也會有類似的情況產生。
  當然以上所說的,是在正常的情況下……

第一章 探險

  有一個傳說是這樣的,半夜十二點在鏡子面前點兩根白色蠟燭,手上拿一顆鮮紅的蘋果,用水果刀慢慢削皮,記得,蘋果皮不能斷,必須連成一條線,還有,一面削,一面盯著鏡子裡頭的自己。
妳會發現,鏡子裡面的自己會慢慢產生變化,出現的會是妳未來老公的模樣……
「這是真的嗎?」瑩真指著手機螢幕顯示的網路傳言給大家看。
「我聽的版本不是這樣呢!」小姚一面在臉上撲上腮紅一面說。
「什麼版本,說來聽聽。」葛蘭眼角的痣讓她看起來更是冷豔。
「那是我告訴小姚的,我來講。」身為小姚的男朋友,奕德連忙開口。
「好啊,你講。」絲毫不在意又胖了三公斤的樂樂吃著零食,另一手還拿著奶茶。
清了清喉嚨,奕德故意陰森森地開口:「鬼月的時候,挑選逢魔之時,在大鏡子前梳頭髮,一邊梳一邊在內心想著自己喜歡的人,接著會發現鏡子裡的臉越看越不像自己,那是因為妳已經慢慢變成對方的理想對象了——」
放學後的教室裡只剩下這五個人,一陣詭異的風從外面吹進,大家不自覺嚥了口水,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看著奕德認真的臉卻說著這些怪力亂神,葛蘭不自覺地發出笑聲。
「幹嘛啦?」本來場面已經被奕德弄到有些恐怖籠罩,卻因為葛蘭的笑聲讓所有人跟著笑起來。
「這跟削蘋果見老公一點都搭不上啊,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傳說。」樂樂將一把零食塞進嘴裡。
「所以我才笑啊。」葛蘭慵懶地一隻手撐著頭,像是黑夜的頭髮因為夏日潮濕的氣候,有數根黏在她的白淨側臉。
「……隨便妳們笑。」奕德轉過頭整理書包,不再看葛蘭。
小姚原本充滿笑意的臉停頓了下,看著奕德的背影,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拍了一下手。
「你們暑假有打算去哪裡玩嗎?」
「休沒幾天就要暑期輔導了,哪有辦法去哪玩啊!」吃光零食的樂樂隨手將包裝紙往後一丟,卻沒有命中垃圾桶,垃圾落到了外頭。
「不如我們自己約出來玩呢?」瑩真將垃圾撿起來,丟到垃圾桶後再蓋上蓋子。
「你們在討論暑假行程嗎?」教室前門傳來一個聲音。
「居然趁我們不在的時候討論,太過分了吧!」教室的後門也傳來一個一模一樣的聲音。
「子震、子霖。」奕德喚一聲。
「哪一個是哪一個啊?」小姚靠著奕德的肩膀,她永遠搞不清楚這對雙胞胎誰是誰。
「你們猜猜啊。」一樣的臉蛋、一樣的聲音,一樣調皮又不厭其煩地重複這從高一就一直玩到現在的遊戲,雙胞胎甚至為了讓別人猜不出他們,連制服上的學號姓名都故意不繡,不管被教官們罵了幾次依然故我。
「這時候就決定是妳了辣!瑩真!」樂樂學著動畫中的語調,從背後推了瑩真一把。
瑩真勾起自信的微笑,朝著前門的男孩子走去,在他面前微微彎腰,淘氣一笑,然後倏然抱住對方。
「這一個是我的子震。」瑩真笑靨如花。
「答對啦。」子震回抱住瑩真。
「你們兩個少噁心了,回家了!」葛蘭側揹起書包往後門走。
「對啊,子震我拜託你,別用跟我一樣的臉做出那種猥褻的表情好嗎?白痴情侶檔!」子霖吐了吐舌頭,側身讓葛蘭走過。
「你才別用跟我一樣的臉做那種幼稚表情。」子震不甘示弱。
「我們也是白痴情侶檔啊。」小姚邊說邊勾著奕德的手搖晃,「對不對啊?」
「喔……嗯。」心不在焉的奕德只是望著葛蘭的背影。
「喂喂喂,那我們在暑期輔導前記得要約出來玩一玩唷!」樂樂揹起書包跟在最後頭,卻東張西望地看了看,問道:「是不是少一個人啊?」
「喂~你們!」餘音未落,後頭喘著氣的胖男孩揮著手喊,「我只不過去丟個垃圾,你們就落跑,很沒義氣欸。」
看著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西瓜,樂樂故意大喊說:「你該減肥了~」
「全部就妳最沒資格說我!」西瓜用盡力氣回罵,所有人哈哈大笑。
這就是——青、春、啊!
關山高中二年C班,有個相當出名的八人小團體,男帥女美,當然這並不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團體,他們不論是課業上或是運動上都表現得相當亮眼。
張子震,雙胞胎哥哥,和郭瑩真是一對天造地設的情侶,兩人不僅外表搶眼,連個性也是沒話說的溫和,從高一交往至今從沒吵架過。
張子霖,雙胞胎弟弟,擁有與子震極為相似的面容與體格,除了瑩真和父母外,從沒有人有把握猜對他們誰是誰。如果硬要說,子霖的個性較為幼稚,但這差異細微得比新生兒臉上的毛孔還無法分辨。
郭瑩真,有一頭漂亮的波浪捲髮,明明髮尾已燙到損傷,卻總堅持自己是天生自然捲,個性開朗且有些調皮,最喜歡和子震製造超亮閃光彈,與知性美麗的外表完全搭不上邊。
葛蘭,超級典型的冰山美人,但卻意外的是個冷面笑匠,笑點極低,其實不是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只是常常處於放空的發呆狀況,才會看起來慵懶得漫不經心。
姚敏,綽號小姚,和奕德是一對剛交往不久的情侶,從高一便單戀奕德,目前感情還算穩定,雖然是小姚比較愛奕德,但她心甘情願。她聒噪愛說話,處於開口就破功的美女。
馮奕德,喜歡搞笑,是眾人的開心果,不過真實的個性卻極為內斂冷靜,是個喜歡和平、維持團體平衡的重要份子。和小姚交往不久,也是一對極為匹配的俊男美女組合。
樂樂,身材超有肉的愛吃女孩,成為八人團體之一讓所有人訝異,畢竟其他女生都有著天使臉孔魔鬼身材,只有樂樂是魔鬼臉孔天使身材,但樂樂不會自卑,人家說能吃就是福,心地善良的她很高興可以成為一份子。
西瓜,女版樂樂,外表如同西瓜一般圓滾,不論春夏秋冬永遠穿著短袖,滿身是汗,為人真誠,常常包辦團體裡面所有事情,像是出去玩的行程規劃或是吃飯餐廳等,更是所有人考試前的軍師。
性格迥異的八個人,一個奇妙組合的團體,他們是最要好的朋友,彼此心無芥蒂、坦誠相對,將心比心站在對方角度著想,能在高中就遇見這樣一輩子的好朋友們,何其有幸啊,他們真的是一群最棒的朋友了!
……才怪。
這可是現實世界啊,不是夢幻的童話故事,也不再是睡前的床邊故事,不會有完美結局,不會每個人都沒有目的、不會每個人都不求回報地付出。
以上是美好的假象,以下才是赤裸的現實。
子震最恨自己不夠獨特,他討厭看見弟弟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每個夜晚他都真心祈禱,弟弟能夠永遠消失,讓自己成為獨一無二。
而子霖和瑩真有染好一陣子,他也不是真的喜歡瑩真,只是哥哥有的東西,他也想要。
瑩真對於私底下同時擁有超高人氣的兩兄弟感到沾沾自喜,志得意滿地認為自己有那樣的手腕將兩人玩弄於鼓掌間,她喜歡這樣子的眾星拱月,有時候瑩真都差點在床上叫錯名字。
葛蘭勉強算是最表裡如一的人了,雖然笑點確實低,但大多數時候都是因為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用笑帶過,最近她有一個大煩惱,就是前幾天自己和雙胞胎之一上床了,但她卻不清楚是哪一個……
小姚雖然和葛蘭表面相處融洽,但暗地裡卻十分嫉妒葛蘭,私底下說了許多葛蘭的八卦與謠言,她知道自己長得很可愛,所以善用自己的優點,總假裝無辜,只為了得到奕德。
其實奕德一點也不喜歡小姚,從以前他的眼光就只追尋著葛蘭,雖然從小姚那裡聽說了葛蘭許多謠言,也間接明白葛蘭對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他還是希望可以逗葛蘭笑、能在葛蘭身邊,所以和小姚在一起,是能接近葛蘭最快的方法。
至於樂樂,什麼一點也不自卑當然是假的,她當然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加入這個所謂的帥哥美女團體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是陪襯品,鮮花需要綠葉、藍天需要白雲,同樣的,美麗的人就該有醜陋的人來襯托,才能顯得他們多出眾。但樂樂心甘情願,因為若不是加入他們,在這外表為上的班級中,樂樂必定會被欺負,即便認為他們那些膚淺的人都該死。
西瓜喜歡葛蘭、也喜歡瑩真,當然更喜歡小姚,但他最不喜歡樂樂,因為看見樂樂,就好像看見自己的真面目一樣,他要在這個團體裡面盡力付出,就算像哈巴狗一樣討好他們,也要看起來像是他們的一員,他常幻想著自己擁有瑩真她們的青睞,甚至將雙胞胎兄弟與奕德踩在腳底下。
藏在虛偽的面具之下,所有人都只是互相利用,表面上的和樂,只為了更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誰說用利益堆疊起的友誼不是友誼?
啊,這是一段最美麗的友情。
***
  暑假時期,八人團體依舊維持著表面假象,在臉書開了一個私人社團,每天在上頭分享自己暑假去哪玩、去哪吃、去哪約會,發表照片以及戰利品等等。
  美其名說是分享,但其實是炫耀。
  一面看著瑩真和子震出遊的約會照片,葛蘭一面咋舌並用力點擊滑鼠。
  「愛現!」嘴上雖這麼說,她還是在留言打上:感情真好,好羨慕喔^0^。
  按下ENTER後,奕德馬上幫她的留言按讚,葛蘭扯了嘴角,她並不是不知道奕德的心意,但她對奕德沒有感覺,雖然略有猜測小姚私底下講了不少自己的壞話,但葛蘭並不在意。
  應該說,她明白所有人都只是表面上的朋友,大難來臨時各自飛。並不是說誰自私或是誰是壞人,因為動物的本能就是生存,這些都是在保護自己。
  而在團體中維持和平,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
  反正自己也不是好人,不然就不會在搞不清楚對方是誰的情況下上床了。
  葛蘭摸上嘴唇,閉上眼睛,還可以看見雙胞胎之一的臉。
  她喜歡雙胞胎,但卻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哪個,也不知道是哪個和自己睡了。
  就快要暑期輔導了,不是約好出去玩嗎?
  瑩真在社團的留言從左下角跳出,葛蘭點進去,樂樂已經先一步回應。
  對呀,快點約啦~
  奕德跟著回應:後天就開始暑期輔導了耶,現在說要去玩也來不及了吧。
  小姚接著在奕德下面留言表示同意,她永遠都是附和奕德。
  我們可以去玩一天就好啊。
  葛蘭心臟一抽,這是子震的留言。
  她抖著手,在鍵盤上打下兩個字:去哪?
  我們發現一個好地方,叫西瓜先去探路好了。
  子霖接著說,還不忘標記西瓜。
  沒問題啊,我晚上就去,大家明天出發吧!
  西瓜立刻出來回覆。
  葛蘭笑了起來,怎麼八個人都待在電腦前啊?
  於是就這樣在虛擬的網路上,一堆在現實中的朋友約好了明天的遊玩事宜。
  葛蘭無法抑制心中澎湃的感覺,想到可以見到雙胞胎就一陣雀躍,可是如果和她上床的對象真的是子震的話……要如何面對瑩真?
  她回想起事情發生的經過。
  放暑假的前幾天,她接到雙胞胎家裡打來的電話。
  「喂?」那時候葛蘭已經唸完書、洗好澡,準備上床睡覺了。
  「是我啦,妳唸完書了嗎?」對方說。
  「子震?子霖?」葛蘭狐疑。
  「妳猜猜是哪一個。」對方笑笑,連聲音都一模一樣,葛蘭哪猜得出來。
  「別鬧了,怎麼了?」葛蘭冰冷的聲音和臉上的微笑成反比。
  「有事情想商量啦,有空出來公園一下嗎?」
  在搞不清楚對方是哪一個的情況下,葛蘭就真的出門赴約。
  那天的月光很亮、夜風很舒服,蟬叫蟲鳴為夏夜增添了許多詩意,她走到長椅那,看見雙胞胎之一轉過頭,風吹著他的髮絲。
  「葛蘭,妳來了。」他笑笑。
葛蘭坐到他旁邊,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月亮。
  她想問,是跟瑩真怎麼了嗎?還是說,約她的人是子霖?
  但這些話全都梗在喉嚨說不出口,望著地面被月光拉長的影子,赫然發現對方正凝視著自己,抬起頭,雙胞胎的臉已經近在眼前。
  她沒有排斥,甚至連一點點的反抗都沒有。
  任由雙胞胎之一吻著,然後牽著她的手,來到雙胞胎的家。
  兩人小心翼翼地經過漆黑的玄關,進到一個房間,事情便這樣發生了。
  葛蘭從沒去過雙胞胎的家,所以她不知道那是誰的房間,直覺認為那應該是客房,因為空蕩蕩的只有床和衣櫃,沒有照片也沒有人居住的感覺。
  她只記得自己與雙胞胎纏綿了不只一次,卻連問都沒問對方是誰。
  隔天,她再也沒機會問出口,直到現在依然不知道對方是誰,雙胞胎的態度都沒有改變,更是讓她糊塗了。
  回憶到此結束,在臉書社團分別和大家說晚安後,葛蘭躺到床上,卻翻來覆去地無法闔眼,彷彿一閉上就會看見雙胞胎的臉,下一秒出現的卻是瑩真。
  她沒有罪惡感,只是感覺很怪。
  翻身起床看了時間,凌晨四點,天都快亮了。
葛蘭走到化妝台前喝了口水,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她並不輸給瑩真,但為什麼子震會選擇瑩真?
  不過也許和自己有關係的是子霖,畢竟有女朋友的子震,怎麼會對自己出手呢?
  越想,腦袋就越是模糊。
  鬼月的時候,挑選逢魔之時,在大鏡子前梳頭髮,一邊梳一邊在內心想著自己喜歡的人,接著會發現鏡子裡的臉越看越不像自己,那是因為妳已經慢慢變成對方的理想對象了……
  猛然她想起奕德在暑假前說過的故事,轉頭看著日曆,過了十二點後正是鬼門開的第一天。
  逢魔之時是什麼時候?葛蘭滑動智慧型手機,在網路上搜尋。
  所謂的逢魔之時,就是白天與黑夜交替的時候,等於凌晨與黃昏時刻。
  這時候所有氣場都會變弱,所以更容易被趁虛而入。
  葛蘭心一狠,拉開椅子,拿起梳妝台上的梳子,將黑如瀑布的直髮全數撥至左邊,望著鏡中的自己,她緩緩梳起頭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