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願籤【無間鬼月】

 《死願籤【無間鬼月】》


 編號:006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8.15
 ISBN:978986290592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老師發起七夕許願籤活動,全班的願望卻只有一個:「謝惠美快去死!」

內容簡介

謝惠美車禍過世了。

死前,她的回應是黑板上斗大的白字,每一筆劃都像要割開黑板似的:「如你們所願。我的願望是──死了拉你們陪葬!到地獄也要繼續當同學。」
接著,同學們開始在周圍找到自己寫下的那一份許願籤,然後一個個失蹤。有著陰陽眼的同學說,失蹤的同學,靈魂都回到班上來了……

作者簡介

振鑫
  未來的都在便利店,錯過的都在網路書店。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blog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人經常以為自己找到了解脫的辦法,在犯錯的時候總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努力想要尋求解決方法,但卻是讓自己跳入絕境的自作聰明。
前幾天我看了一篇文章也深有感觸。
那段文字寫著,我們在扣扣子的時候,當第一顆扣錯,會不自覺地扣到最後一顆,這才發現自己的行為都是錯誤的,但又有幾個人能夠承認自己的錯誤呢?有時候就連我自己也沒辦法立刻向錯誤低頭,例如寫錯字的時候,所以請不要提醒我又寫了錯字(默)。

目錄

第一話 許願籤
第二話 復仇
第三話 審判
第四話 怪事
第五話 召喚惡靈
後記

精采試閱

第一話 許願籤

  國文課本列了一首關於七夕的詩。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同學們沒有感情地念著課文,直到念完了,老師忽地拿出一疊小卡片發下來。
  老師說道:「台灣的七夕,大多數的人都當成是情人節,因為牛郎和織女的關係。在日本,他們也有不同的慶祝方式,那就是在許願籤上面寫下願望,之後綁在竹子上面祈福。這個小卡片就是許願籤,大家可以寫下你們的願望……」
  同學們聞言,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
  「你要寫什麼?」
  「寫明天放假。」
  「幹麼告訴你……」
  「不要偷看啦……幹,連這個也要抄喔?」
  謝惠美看著黑板旁邊的竹子,那是老師帶來的,她總算明白那竹子的用意了。
  願望嗎?謝惠美拿著小卡片,耳根忽地發熱,她想了好一陣子,猶豫著要寫下「交到很多好朋友」還是……
  她考慮了一陣子,終於寫下自己的願望。
  同學們也陸陸續續寫完了。
  老師接著說道:「好了,寫好後就可以綁在這根竹子上面,希望大家的願望都可以實現。班長,你把竹子拿到最後面去,大家下課的時候就去綁上吧。」
  「是。」同學們異口同聲說道。

  幾堂課過後,放學的鐘聲終於敲響。
  同學們迫不急待地離開學校,他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好朋友。
  彼此聊著最新的卡通劇情,或是討論等一下的補習班功課,只有謝惠美一個人被孤立。
  大家都走了,沒人等她、也沒人關心她怎麼還不走。
  直到教室裡頭沒有其他人,謝惠美才拿出自己的小卡片走到教室後方。
  她寫好了自己的願望,「希望李秉宏可以喜歡我。」
  李秉宏是副班長,功課優異、為人體貼,在班上的人緣很好,也是少數不會排擠謝惠美的人。
  謝惠美還記得去年的校外教學,因為總務太忙了,所以副班長幫忙收錢。
  李秉宏向謝惠美催收費用,結果陳米兒當著大家的面,大聲說道:「李秉宏,不要跟謝惠美收啦,別讓她去,反正又沒人希望她去,我們也不想跟她排到同一個房間睡覺,你別造成大家的困擾。」
  陳米兒一講完,其他人即刻發出訕笑,彷彿在附和陳米兒的話。
  謝惠美頓感無地自容,她不懂班上的同學為什麼不喜歡她,她的成績中等、不是特別活潑也不是特別安靜的女生,可是卻變成了全班的眼中釘。
  謝惠美當時難過地紅了眼眶,所幸李秉宏幫她解危,直接對陳米兒說道:「那麼不喜歡,不然妳別去好了,我會幫妳跟老師說。」
  「喂!你幹麼挺她,你喜歡她喔?」陳米兒將矛頭對準李秉宏。
  明知道那是一句譏諷的話,聽在謝惠美的心裡卻是不同滋味。她暗戀著李秉宏,也希望李秉宏喜歡她。
  如果李秉宏也喜歡她,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討厭她也沒關係。
  可惜李秉宏沒那麼想,他只是說道:「陳米兒,妳嘴巴很賤耶。」
  陳米兒吐了吐舌頭,絲毫不在意。
  李秉宏又對謝惠美說道:「妳不要理她。」
  「喔。」謝惠美只能這麼應道,總不能趁勢告白,她不想被李秉宏討厭,也不想給他帶來麻煩。
  回想著往事,謝惠美還是覺得心頭暖暖的。
  她由衷希望這次的願望能成真。
  謝惠美站在竹子前,幾乎全班同學都已經把許願籤別上去了。
  她忽地想看看李秉宏的許願籤,不知道李秉宏的願望是什麼?她沒有立刻掛上自己的許願籤,而是去偷看別人寫下的內容。
  不料,她看見自己的名字──
  那張沒署名的許願籤上寫著:「希望謝惠美快去死。」
  謝惠美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停了,是誰詛咒她去死?
  雖然知道同學們討厭她,但是這種玩笑未免太過份了。謝惠美的眼淚不爭氣流下,她又看向其他的許願籤,沒想到同學們像是串通好了、又似乎知道她會看,不少人都寫下咒罵她等等不堪入目的話語。
  「希望八婆謝惠美被車撞。」
  「希望謝惠美離開我們班。」
  「不要坐在謝惠美附近。」
  「謝惠美重病休學。」
  「謝惠美最好死掉……」
  謝惠美的手在顫抖。
  這些許願籤都沒有署名,卻都是針對她而來。上頭的筆跡不同,代表不是一個人所為。
  大家都這麼討厭她嗎?
  許多不願回想的屈辱記憶被從腦海翻出,好似臭水溝底下的爛泥揚起。
  課本被亂畫、作業簿被撕爛,這都只是小意思。
  更過份的還有在她的桌上放狗大便、將垃圾塞進她的抽屜。有時候同學還會故意打翻她的便當,或是趁她上廁所時潑她髒水,導致她在學校都不敢上廁所。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用這種惡毒的字眼詛咒她?只因為她上次去告狀嗎?
  她跟老師說,同學排擠她,趁她去買飲料的時候把她的東西都丟掉。
  老師卻只是在上課時跟同學們說,「大家要相親相愛,不可以欺負同學。」
  難道老師覺得這麼講講就有用?
  老師的處理方式讓她更受欺凌,可是她都忍下來了,她知道找老師沒用,就沒有再去告狀,但同學們為什麼還不放過她?想到這裡,謝惠美憤憤咬牙。
  她沒把自己的許願籤掛上,握著那張小卡片,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謝惠美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擰碎了,那種痛苦難以言喻。
  她再也受不了了。
  謝惠美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刻寫了起來。


  陳米兒一早來到班上,不禁覺得奇怪,班上安靜異常,不像平常時候熱鬧。
  還有幾個同學聚在走廊上,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喂,你們在幹麼?」陳米兒靠過去問道。
  岳芳瑜嚇了一跳,驚惶地回頭:「妳嚇死我了。」
  「我又沒怎樣。」陳米兒皺起眉頭,「班上好安靜。」
  「妳進去看就知道了,看黑板。」岳芳瑜說道。
  陳米兒挑高眉頭,好奇地走進教室,她立刻發現黑板上刻寫著斗大的白字,看那字跡可以想像寫的人肯定非常憤怒,每一筆劃都像要割開黑板似的。
  「如你們所願。我的願望是──死了拉你們陪葬!到地獄也要繼續當同學。」
  陳米兒瞪大眼睛,半晌後才驚呼一聲,「啊,這是什麼?好噁心喔。」
  她慌慌張張退出教室。
  岳芳瑜把她拉到一旁,方芹、簡盈娟也都在。
  岳芳瑜說道:「一定是謝惠美寫的。」
  「她不會去自殺吧?」方芹屬於惡人沒膽的那種性格,她搓了搓手臂,雞皮疙瘩已經爬滿身子。
  簡盈娟同樣臉色沉重,她推了陳米兒一下,「都是妳啦,這次玩得太過份了。」
  陳米兒咬著指甲,她擔心的不是謝惠美,而是她們霸凌同學的事情要是曝光該怎麼辦?一會兒,她說道:「快點,去把證據處理掉。」
  「什麼證據?」方芹還沒回過神。
  「竹子上面的許願籤啦。」陳米兒說道:「快把那些東西拆下來燒掉,要是謝惠美出事的話,我們一定會被追究的。」
  「喔,對、對,要把那些拿下來才行。」岳芳瑜第一個衝進教室,就怕那些許願籤會被謝惠美拿走,萬一謝惠美拿去告狀就完蛋了。
  她們圍在竹子旁邊翻找,忙碌之際,胡正元也走進了教室。
  「拷,那是誰寫的?」胡正元看著黑板問道。
  陳米兒聞言,對他說道:「還會有誰。」
  「不會是謝惠美吧?」他倒抽一口氣,沒想到事情會鬧大。
  胡正元長得不怎麼帥,但他喜歡陳米兒,不時會對陳米兒獻殷勤,這次也是因為陳米兒的關係,他才會加入霸凌謝惠美的行列,不過他沒想過謝惠美會用這種激烈的方式抗議。
  「就是她啦。」岳芳瑜說道。
  「她人呢?」胡正元又問。
  「不知道,大概死了吧。」陳米兒冷冷說道:「你管她幹麼?」
  簡盈娟提醒道:「胡正元,你的許願籤在哪?」
  「幹麼?」胡正元一問完,立刻意會到事情的嚴重性,也匆匆過去找尋自己的許願籤。
  「完蛋了,怎麼不見了?」方芹哽咽說道:「該不會被謝惠美拿走了?」
  「煩死了!到底在哪裡啦?」陳米兒也亂了方寸。
  幾分鐘過去,他們放棄了找尋,那些詛咒謝惠美的許願籤都不見了,幾人的心沉到谷底,可以想像那些證據去了哪裡。
  除了他們幾個之外,陸續前來上課的同學們也都嚇傻了。

  沒人敢把黑板上的字跡擦掉,那些字就像惡毒的詛咒,彷彿誰去碰了就會先被殺死。
  一直到了第一堂課,老師進教室看見那些字才慌張地把它擦掉。
  老師問道:「是誰寫的?」
  沒有人承認,因為都不是他們寫的。
  「到底是誰?」就連老師也動怒了,「寫這個很好玩嗎?」
  底下一片鴉雀無聲。
  然後老師訓了一堆話,才開始點名上課,這時她終於發現班上少了一個學生──謝惠美今天曠課沒到學校。
  「謝惠美呢?」老師問道。
  大家還是沉默,沒人回答。
  老師壓抑著不滿,說道:「大家先自習,班長,管理秩序,我去打電話給謝惠美的家人。」
  「是。」班長應了一聲。
  老師甩著長髮步出了教室。
  當老師還沒三年,算是新手的她,現在只希望謝惠美是單純遲到,千萬別給她惹麻煩。
  老師迅速進到辦公室,翻找了一下謝惠美父母的手機電話,便打電話給謝母。
  手機一下子就接通了,謝母哽咽問道:「哪位?」
  老師感覺到不對勁,即刻以溫柔的聲音問道:「不好意思,謝太太嗎?我是謝惠美的班導師。」
  「老師……嗚嗚……」謝母哭了出來。
  「對不起,謝惠美今天沒來上課,請問她在家嗎?」老師問道。
  「她出車禍了,現在在醫院急救……對不起,我、我來不及通知學校。」謝母說道。
  聽她的聲音悲淒,老師隱約能感覺到謝惠美的傷勢一定非常嚴重。
  老師又問:「請問在哪間醫院?我想過去關心。」
  謝母又哭了一會兒才說道:「不、不用了……她……我會再跟老師報告她的情況。」
  說罷,謝母掛上了電話。

  老師再次回到教室,她的腳步有些沉重。
  陳米兒按捺不住,她想知道謝惠美到底是生是死,於是直接問道:「老師,謝惠美呢?」
  老師環視底下的學生一圈,才開口說道:「她發生車禍,目前在醫院,還不知道情況怎麼樣,我晚一點會去關心看看。好了,開始上課吧。」
  車禍?陳米兒看向岳芳瑜,岳芳瑜心裡發慌,因為就是她詛咒謝惠美出車禍的。
  岳芳瑜不確定是詛咒奏效,還是單純的巧合意外,又或者……謝惠美是故意自殺?
  她心裡亂成一團,越想越害怕,此時她是真心希望謝惠美沒事,她不是真的想要謝惠美發生車禍橫死。
  她的手指擰著衣角,已經聽不見台上的老師在說什麼。
  害怕的不止是她,方芹也覺得自己的人生完蛋了,如果謝惠美事後把那些許願籤拿出來,說是他們逼她去死的……一想到這裡,方芹就覺得自己快瘋了。
  她埋怨起了老師,如果不是老師出什麼餿主意,叫大家寫下許願籤,今天就不會搞成這種局面。
  對,都是老師害的,還有陳米兒,是陳米兒先寫下詛咒,大家才會覺得好玩跟著作。
  方芹在心裡祈禱,希望謝惠美平安,也希望謝惠美原諒他們,千萬別把詛咒的事情抖出來。她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認為自己是被拖累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