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少女

 編號:714
 作者:翼霆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6.5
 ISBN: 
9789862903537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別鬧了,名偵探】、【靈異之家】作者 生化血腥之作

翼霆著/  FC◎封面設計

不要隨便搭訕陌生人啊。

小心你還沒吃到她,

就已經被吞下肚了……

內容簡介

在陰暗巷子底,有名長髮少女的裸露身影正蹲在地上。

地面上散落著一地血腥,動物尺寸的腸子、肝、腎分離四處,那身影正把仍在跳動的心臟塞進嘴裡咀嚼,還伸手將充滿肥油脂肪的大腸小腸扯開拉散,鮮血噴濺濺染在她身上像是動物花斑一般,卻又逐漸被她皮膚吸收變淡消失。

一隻臃腫黑狗躺在地上,腹部破開一個大洞,裡頭幾乎空空如也沒剩下什麼東西。

牠尚未斷氣,卻只能睜大眼睛,恐懼望著眼前身影……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翼霆

暗夜中的黑色骨骸飛龍,悄聲問著你是否有深沉焦黑的靈魂,張開雙翼,隨即落下了閃電。「想去,地獄嗎?」骸龍從混雜著煙霧的笑聲中,吐出了這樣的話語。

在祕笈總動員連載過一年魔力寶貝四格漫畫,以拉樂比為名在自由刊載過十幾篇迷你小說,目前專心寫作中。

無名︰www.wretch.cc/album/searabbit
噗浪:www.plurk.com/searabbit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異胎》【別鬧了,名偵探!】2011.3
《食蠱》【別鬧了,名偵探!】2011.4
《妖契》【別鬧了,名偵探!】2011.5
《骨鑽石》【別鬧了,名偵探!】2011.6
《奪魂蝶影》2011.8
《蟲寄生》【別鬧了,名偵探!】(最終回)2011.9
《慾魂蠱》2011.10
怨亡【靈異之家】2012.01
妖童【靈異之家】2012.02
腐魔像【靈異之家】2012.05
《器官少女》2012.06

目錄

楔子手術中請安靜
01. 颱風夜,別開計程車
02-1. 器官就像零件,偶爾要汰舊換新
02-2. 情人眼裡,容不下一根頭髮
03-1. 寫童話的人,才不相信童話故事
03-2. 不會動的東西,也有可能是生物
04-1. 嗜好再奇怪,別干擾別人大概就沒關係……吧
04-2. 出來跑的總歸要還,還多還少看心意
終章童話故事,是否都該有個美好結局

作者自序

哎呀呀,在下是變態兔子大家好(什麼啦XD

沒、沒有啦,就是其實這次這本書稍微釋放了一些在下的變態本質(羞)

等等,先別走啊客倌>3<~~(抓)

其實認真說起來,在下是隻有時候會被正常道德觀念拘束住的兔子,所以寫起東西會去探討到底什麼是對錯,在一般人想法中事情該怎麼結束,久了就有些無趣,但其實在下是變態啊!(住口啦你)很想寫一些不被道德觀拘束的故事,天馬行空,非善非惡。

其實探討起來,世間原本就沒善惡,益蟲不過就是對人類有益的蟲,地球明明大部份是水,卻因為人類踩在地上而被命名為地球,然而,就算世界上沒有人類,大自然仍然照著自己的規則運行。

有信念是好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念才能生存,但那信念卻不一定合理正確。為了活下去可以犧牲別人?為了你好所以都得聽我的?只要合法,殺人都沒關係?

儘管如此,也因為這樣,這個社會才會如此五光十色,多采多姿。

而有信念的人,也是有魅力的。

為了某個理念活下去的人,儘管你不一定贊同,但仍會佩服。世界上有多少人,因為一點挫折就改變了自己,喪失了信念?吾想,有經歷過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吧。

所以,也希望能在筆下描述出這樣的人,不顧善惡,只為了信念而活。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2015.05.09 想著窗外為何雨下下停停、以及晚餐吃什麼的翼霆

精采試閱

楔子 手術中請安靜

 

在一間密閉房間中,充斥著緊張卻寧靜的氣氛。機器「滴滴滴」響著,螢幕上顯示出規律波紋以及不住跳動的數字。強烈聚光燈下,一具人體戴著氧氣罩,躺在手術台上,腹側被開了個洞以工具撐開,可以清楚看見裡頭糾結的血管及沾染鮮血的組織液。一道鮮血突然如細絲般突破血管噴了出來,噴灑在旁邊護理人員青綠色的手術袍上,渲染出幾點鮮紅。

「止血鉗!」醫師的聲音透過口罩有些含糊的發了出來,一旁護士立刻遞上正確器具,繃緊神經等待下個指令。

現在正在進行的是腎臟移植手術,病人為男性,年紀三十上下,因為服用過多地下電台私販藥物,造成腎臟衰竭,影響到其他器官運作,需要移植新的腎臟才能保住一命。目前手術室中共有一名主刀男醫師、助理醫師、麻醉醫師以及兩名女護士。

「開第二台!」將創口附近處理乾淨,主刀醫師大聲說著。在旁邊的工具台上,可以看見一顆被摘取出來、嬰兒拳頭大小的萎縮腎臟,表面粗糙喪失光澤,早就失去了原有功能。

隨著主刀醫師的指令,旁邊的手術布簾被拉開。在布簾後方是另一個手術台,上頭聚光燈立刻被打亮。一名膚色蒼白的少女同樣罩著氧氣罩,身體被塑膠布覆蓋、頭上戴著手術帽,和病人相同位置的塑膠布上有個開口,露出潔白似雪的肌膚,反射聚光燈的光線,映得讓人有些炫目。

護士和主刀醫生離開原本的手術台,一齊將少女圍了起來。

「醫生,準備好了。」一名護士看了眼旁邊儀器螢幕,冷靜說著。

「嗯,動手。」主刀醫生接過另一名護士遞來的手術刀,將冰冷刀刃貼上少女柔嫩的皮膚,輕巧劃開。

一道微細血痕,像雪地上的紅線般逐漸暈染擴大……

**********************************

「結束。」幾小時後,將男病人傷口縫合完畢,主刀醫生終於吁了口氣。護士們及其他兩名醫師也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慶賀般拍著手。被取下腎臟的少女剛剛已經在傷口縫合後,被推出了手術室,現在裡頭只剩下男病人以醫生護士們。

「接下來,妳們把病人推到一般病房療養,應該就沒問題了。」主刀醫師對兩名護士吩咐,護士們了解的點了點頭,正準備卸下病人身上的拘束器具和支架。

「嗶嗶嗶嗶——」

無預警的,儀器突然大聲響了起來。醫生護士們面面相覷,然後一齊望向了心電圖,波紋圖樣呈現出詭異的震盪弧度,猶如地震折線圖劇烈起伏。

「媽的見鬼了,我開刀十幾年從沒看過這麼詭異的波紋啊!」主刀醫師不禁脫口罵了出來。

手術台上的病人猛然雙眼圓睜、張大了嘴,表情痛苦不已,接著身體弓起,全身劇烈痙攣,導致手術台猛烈搖動,發出巨大聲響,幾乎將綁著他的拘束具扯開弄斷。

「可惡!給我一針Baclofen」主刀醫師大吼著,護士急忙取過針劑遞給他,其他人幫忙壓住病患不斷掙扎的身體,他立刻將肌肉鬆弛劑精準地插入病患脊椎,迅速注射進去。

病人又持續掙扎了幾分鐘,才終於放鬆地癱回手術台上。只是……

「嗶——」

他的心電圖完全成了一直線,醫生連忙要護士準備電擊,但病人被電擊了幾次後,仍是回天乏術。

「不可能,手術很成功,這沒有道理啊!」因為一時氣憤,主刀醫師一拳打在手術台上,頹喪氣憤地說著。

他抬起頭,卻看見一名護士,用疑惑眼神四處張望。

NINI,怎麼了?」主刀醫師皺起眉頭問。

「那個……你們有沒有一直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NINI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不重要吧。」主刀醫師瞪了護士一眼,沒心情理會她。

「我也聽見了。」助理醫師舉起了手。

「有嗎?」主刀醫師微微豎起耳朵傾聽著。

「噓,安靜一下。」麻醉醫師比出了食指。

頓時,整間手術室陷入一陣極為詭異的沉默,除了心電圖機無止盡單調的「嗶——」聲,還有——

「吸——吸吸——吸吸吸——」

的確,有陣不曉得從何發出的聲響,有點像是在用吸管吸取飲料的奇妙嘈雜聲音。

眾人循著聲響,將視線緩緩移到了已經死亡的病人身上,紛紛打了個冷顫。

「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

就像杯底飲料快喝完般,那聲音越來越響亮,他們也發覺了病人屍體的變化。病人的皮膚開始失去水分,越來越萎縮乾枯,眼珠慢慢沉入眼眶裡頭,變得像晒乾的葡萄,然而腹部剛剛開刀的地方,卻開始像氣球充氣般,緩緩腫脹起來。

「喂……」助理醫師用手肘頂了頂主刀醫師,然後看向那凸起處。跟著,所有人便一齊望向了主刀醫師。

「搞什麼。」主刀醫師沒辦法,唸了幾句,走到手術台邊,將原本蓋住病人的塑膠布掀開。

就像懷孕一般,只是屍體只有腹側整個被撐脹起來,血管紋路透過皮膚歷歷在目,像是樹根般迅速吸收屍體營養,可以看見黏稠液體在血管中紛紛流向脹起的部分。剛剛「吸吸吸」的聲音,看來應該就是血管內液體流動而發出來的,傷口上的釘針,有的已經因為裂口迸開掉落在手術台上,迸開的創口內有一團鮮紅東西規律跳動,不過因為聚光燈造成的強烈陰影,一時間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

帶著疑惑情緒,主刀醫生從旁邊拿起一把手術刀,伸到傷口之中翻開肌肉,試著戳動那鮮紅柔軟物體——

「啪啦。」

鮮紅柔軟物體突然將手術刀一把捲了進去,接著飛快一甩而出,深深插進了主刀醫師胸口!

所有人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主刀醫師張大了嘴,鮮血逐漸染紅了手術刀周圍的衣服,他身體癱軟向旁邊重重倒下,讓兩名護士不禁放聲尖叫。

病人的傷口猛的擴大張開,變成了一個人頭大的血盆大口。除去上下尖銳獠牙外,還有一條長長舌頭,上頭長了好幾顆眼珠,咕嚕轉動,便是剛剛那鮮紅柔軟的物體。接著,病人的身體從中間曲成了後背橋摔姿勢,手腳像節肢動物般發出骨折脆響,彎折成好幾段,在手術台上站了起來,屍體脖子「喀啦喀啦」轉動,最後將翻白眼神朝向了那名叫NINI的女護士。

「怪、怪物啊!」NINI再度驚恐大叫,轉身衝向了手術室門口,才跑一半,就感到腳踝被溫暖濕潤的東西糾纏抓住——

她還來不及反應,便被那條長舌捲住一甩,重重撞上天花板,碰撞聲夾雜骨頭碎裂聲,將天花板染上一片鮮血,接著她被重重摔在地上,氣若游絲,幾乎失去了抵抗能力。她五官滲出血來,左手臂骨頭折斷、刺出皮膚,鮮血汩汩流出。

屍體剛才從手術台上猛跳向前,舌頭像青蛙般從腹部大嘴中射出,捲住NINI的腳踝,它此時正攀爬在地板上,緩緩收回舌頭,眼看就要將躺著的NINI捲進嘴裡。大嘴咧得更大了,甚至從腹部張開到了胸口,看來直接就可以將一個人生吞而下,利牙也泛著森森青光。

「糟糕!快救她!」麻醉醫師大喊著,和助理醫生一起撲上,抓住了NINI右手拖著她,想救她遠離那血盆大口。

「嗚啊啊!」另外一名護士驚慌大叫著丟下眾人,不顧一切,飛快地衝出了手術室。

舌頭的力量甚至勝過兩名醫師,儘管他們再怎麼使力拉住,沒多久NINI仍然被拖進了大嘴裡。大嘴用力上下咀嚼,嚼碎了NINI下半身,發出了連串骨頭碎裂聲響,鮮血噴濺,腸子從傷口流瀉而出滑到地上。她驚恐地張大眼睛,卻因重傷叫不出聲,只能勉強抬起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腹部被逐漸嚼碎吞下後,終於翻白眼失去了意識。

「不行,我們救不了她!快逃吧!」麻醉醫師放開了手,大聲叫喊,和助理醫師一前一後逃出了手術室。

「手術室裡有怪物!」逃到外面後,他們和接到剛才逃出護士通報趕來的幾名警衛碰個正著,大喊完後便驚魂未定地退到一旁望著手術室裡頭,門在他們衝出來後又自動關上了。

警衛們原本半信半疑,但看他們的反應不像有假,只好勉強相信剛剛護士說的是真的,於是嚴正戒備的拿著警棍,小心打開手術室的門,緩緩走了進去。

然而,在只剩下儀器聲響的手術室中,只遺留下地面和天花板的斑斑血跡、主刀醫師冰冷的遺體,以及像是蜘蛛蛻皮般,僅剩薄薄乾枯皮膚的一張人皮。

「回來啦。」手術恢復室的少女,淡淡說著。

一條上頭有著好幾顆眼珠的腫脹鮮紅舌頭,推開了排風口,緩緩爬了出來,張著幾顆眼睛和她對望。

舌頭從排風口滑溜出來,爬到少女胸前。她張大了嘴,像讓下巴脫臼的蟒蛇一樣,將舌頭勉力吞進腹中。然後,她意猶未盡般地舔了舔嘴唇,拭淨鮮血,輕撫著腹側傷口。傷口上的縫線,幾乎已經被皮膚吸收,只要再多一些時間,那裡就會回復光順平滑,就像從沒開過刀一樣。

她的嘴角,緩緩揚起了一抹微笑。

 

01.颱風夜,別開計程車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呼沙沙沙沙沙沙——」

「轟隆隆——」

『……照估計,颱風會在北部滯留到明天早上,之後將朝著日本琉球而去。這次的強颱已經造成台灣十人死亡,七人輕重傷,中央氣象局再度提醒民眾,如非必要,請待在家中不要外出,以免遭遇危險……』

一台計程車內開著新聞廣播,但外頭的風聲呼嘯,豆大雨點打在車身,也發出頻繁擾人聲響,幾乎要將廣播的音量強壓而過。

「嘖,這鬼天氣根本沒人招車,不要再叫人留在家裡了啦!」嘆了口氣,對新聞廣播胡亂抱怨,伸手轉大音量,司機阿泰踩下油門加速,讓車子在傾盆大雨中劃開雨水加速前進。他看來已經步入中年,肌肉微微鬆弛,穿著黑長褲、淺藍襯衫的不起眼打扮,頭髮有些斑白稀疏,眼角魚尾紋尤其明顯,讓人感覺有些歷盡滄桑。

夾帶狂亂風聲,大雨不住滂沱而下,強烈雨聲之中,不時夾雜著有什麼東西被強大風力捲起翻滾的轟然聲響,近處一聲巨響,讓阿泰心中猛的一跳,猛力踩下煞車,車子在雨中滑行一小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幾乎就在車子停下的那一瞬間,一大片東西順風從車子前方橫掃過馬路,在柏油路上擦出一大片火花後,隨即飛向另一側的稻田,於雨勢之中逐漸隱沒。這讓阿泰捏了把冷汗,只差一點點,那東西就會撞上自己賴以維生的計程車,這讓他忍不住吁了口氣,觀察著四周景物。

轉過頭望向那東西飛來的方向,那裡有一棟規模不小的工廠倉庫。此時它外圍還亮著燈光,但因為狂暴雨水不住潑上車窗而導致視線模糊不清,沒辦法看見裡面情況。這種天氣,裡頭的人還在上班嗎?阿泰記得之前經過這裡時,上頭有個「免疫球公司重地,非請勿入」的鐵牌,現在好像不見了,該不會剛剛風吹過去的就是那塊牌子吧?稍微冷靜一下後,他又踩下油門,讓車子繼續前進。

狂風依舊吹得路邊樹木搖曳不停,刮過建物角落的呼嘯聲響尖銳吵鬧,雨水密度濃密到連車輪在柏油路上行走也能漾出水波,就算打了遠燈,視線所及也不過短短幾公尺,阿泰幾次急踩煞車,繞過橫躺在馬路上的障礙物,一邊有些後悔,為什麼今天還要出來營業載客。

真是,要不是前幾天賭輸了那幾把,搞得這個月房租差點付不出來,讓家裡那黃臉婆拿著菜刀抓狂,他現在搞不好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家裡看電視,悠閒自在,哪需要出來受苦。哼,就不要哪天運氣好贏他個幾把,到時候非要那黃臉婆恭恭敬敬叫聲親愛的老公,把自己服侍得服服貼貼不可。

阿泰負氣的想著,不自覺加快了行駛速度。聽膩了路況,他空出一隻手將廣播調到音樂頻道,卻因雨勢太大訊號不穩而模糊不清。他微微分了分神,低下頭,仔細微調著頻道訊號。

「轟隆隆——」

一道閃電突然瞬間在天際綻放,伴隨著轟然巨響。阿泰一愣抬起頭來,卻猛然發覺車前不遠處的雨霧中,有道纖細的米黃身影,正轉過頭睜大一雙眼睛,訝異和自己對望。

「幹!」時間似乎凝頓了幾秒,阿泰才反應過來,大叫著再次猛力踩下煞車。隨著刺耳煞車聲響,他感覺到車體一陣碰撞,車前那身影一臉呆滯地撲上擋風玻璃,隨即又依照慣性向前滾落出去,摔到地上,在雨陣中濺起一抹水花。

死了死了,這次撞到人了!阿泰緊握方向盤,呆滯望著躺在車子前方的人影,心裡頭七上八下,狂冒冷汗、手足無措。媽的,老子已經五十好幾,家裡還有老婆女兒要照顧,要是進了牢裡她們要怎麼辦才好?如果要賠錢,那不就更糟糕了,說不定會傾家蕩產啊!

也不曉得在心裡和自己對話了多久,阿泰終於回過神來。他望了望四周,似乎沒有人看見,起碼,先確定一下對方狀況、死了沒有,再決定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伸手拿起副駕駛座上的雨傘,他開了車門下車,沒想到傘才一撐開,就被狂風吹得幾乎變形;雨勢倒水般落下,頃刻將他淋得全身濕透,撐不撐傘根本沒什麼差別。他咒罵了一聲,將傘扔到一旁,在狂雨中走到車前,雨水拍打得他渾身刺痛,幾乎張不開眼睛。

躺在地上、籠罩在車燈下的纖細身影仍是動也不動,任由雨水覆蓋浸染,阿泰走過去蹲下身來,才終於藉著車燈看清了那人的容貌。那是一名五官清秀的少女,身上穿著米黃色的不透明雨衣,尺寸對她來說似乎稍微有些過大。她閉著雙眼,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看來仍有呼吸,身上也沒什麼明顯外傷,有可能只是因為驚嚇過度昏倒而已。

怎麼辦?好像沒有怎樣,但總不能把她丟在這裡不管吧?或許因為她讓阿泰想起女兒,不禁動了惻隱之心,不再思考是否要棄她逃逸。蹲下身抱起她,少女十分輕盈,他冒雨走回計程車旁,開了後座車門,將少女小心地橫擺進去,讓她躺在後座後關上門,再全身濕淋淋的打開前車門,回到駕駛座上。

現在呢?阿泰猶豫著。他望向仍舊大雨傾盆的車窗外,四周雨水濛濛,附近沒看到什麼住家,她到底是打哪來的?不曉得送她回哪,還得確認她到底有沒有因為剛才的撞擊受傷,還是先載她去醫院吧。在腦海中確認了下最近醫院的位置,阿泰踩下油門,將車子向前駛去。

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心臟給我?告訴我們這件事麻我這麼久沒曬這場風雨,似乎仍然沒有打算停歇的意思。

擔心會重蹈覆轍,計程車在大雨中緩慢行駛了半個小時,天色也完全昏暗下來,阿泰知道再十幾分鐘,醫院就要到了。

「唔。」

少女眼皮下的眼球突然動了動,喉嚨發出些微聲音,然後輕輕扭動下身子,似乎準備醒轉過來了。

幾秒後,她慢慢睜開濃密睫毛下的深邃雙眼,表情帶著疑惑,打量眼前景象,接著觸電般坐了起來,警戒的望向四周。她的潮濕長髮大多沾黏在脖子、身上,猶如被雨水淋濕的可憐棄養小動物。

「太好了,妳沒事吧?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阿泰稍微放慢車速,轉過頭認真問她。

「你是誰?」微微皺了皺眉頭,少女望向阿泰,聲音聽來有些生澀,像是不常和人交談。

「我叫阿泰,抱歉,剛剛不小心撞到妳了。」阿泰充滿誠意的道歉,右手從車前拿起手機遞給她,「因為妳昏倒了,我不曉得妳住在哪,所以想先載妳到醫院去檢查一下。我的手機借妳,要不要通知一下家人,免得他們擔心?」

「……手機?」少女疑惑的重複這個語詞,接過手機把玩著,卻沒有撥打電話的意思。

「妳不打嗎?」阿泰感到好笑。這少女在跟他裝傻嗎?怎麼一副不曉得手機是做什麼用的樣子。

少女看了阿泰一眼,把手機還給他,蹲坐在後座,凝望著他的側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樣啊。」莫非是離家出走的少女嗎?算了,阿泰也不想管那麼多,看她的神色沒什麼大礙,帶她到醫院去檢查一下,應該就沒有自己的事了。不過大概得報警請警察帶她回家吧?

一陣大風挾著雨勢刮來,路旁一棵大樹的枝幹「啪啦」斷裂,掉在路中央,阿泰只好又減速,繞個彎避過。

「那個,」少女安靜許久,突然又說話了,「你剛剛應該可以不理我吧?可以把我丟在那裡。」

「這麼講也是啦,不過,怎麼說都不太好,妳有可能會死掉。」阿泰有些心虛,他其實原本還真的有過這種打算,不過不敢讓少女知道。

「是嗎……謝謝你。」少女淡淡說完,終於舒展開一直有所防備的身體,將身子靠在椅背上放下雙腳,微微瞇起了眼睛,用手指理了理因雨水纏繞在一起的髮絲。

「本來就是我的錯啊。」阿泰打著哈哈,這才從後視鏡第一次仔細打量著少女。剛好經過一盞路燈,藉著微弱燈光,可以稍微看清少女臉孔,她的皮膚雪白到幾乎沒有血色,輪廓有點像歐洲人,有著一頭深黑長髮,但不管以亞洲還是外國人的標準看來,她都是一名十分標緻的清純少女。

也不曉得是不是知道阿泰在看她,少女露出淺淺笑容,將一隻腳緩緩縮起踏在座椅上,用雙手環抱,露出雨衣下的白皙大腿。洶湧雨勢再度遮蔽路邊燈光,在陰暗車內,大腿內裡若隱若現,讓阿泰不自覺嚥了口口水,等等,她不會身上就只穿了件雨衣吧?

「沒有丟下我,是因為你喜歡我嗎?」少女微啟朱唇,提出的問題讓他愣了愣,有一瞬間,還以為是因為過大的雨聲讓自己聽錯了。

「妳在跟我開玩笑吧?」看少女表情有些認真,阿泰苦笑,「我都五十好幾,妳說不定都可以當我孫女了。」

「是嗎?」少女微微失望,不過眼神卻在純真中添加了些許魅惑,「年紀什麼的,沒有那麼重要吧?」

少女放下了腳,但雨衣下襬沒有跟著滑下,仍停留在大腿上方,潔白柔嫩大腿緩緩磨蹭,她將雙手移到胸前,開始慢動作般,逐一解去雨衣釦子。

阿泰登時看呆了。少女雖然還沒發育完全,乾淨純潔,但此時卻又莫名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誘惑氛圍,像是在挑逗著他,讓他感覺有些慾火焚身。

解開兩顆釦子露出純白胸口後,少女對阿泰露出笑容,接著伸出手抓住他的右手手腕,拉過來將他的手掌覆蓋在自己大腿上,臉微微紅了起來。阿泰禁不住引誘,終於稍微轉頭看向少女,手也開始順著她的大腿向上撫摸游移,少女露出嬌羞笑容,又開始解起剩下的釦子。

「你,喜歡我嗎?」少女嬌聲問著。

「嗯,喜、喜歡……」阿泰終究是男人,面對眼前這情況,幾乎快失去了理智,不住貪婪地盯著少女的雪白胸口,一邊掙扎著該不該把車子停下來。

大雨中好像夾雜著什麼逐漸靠近的聲音,但阿泰根本沒心思注意。

隨著少女解開雨衣,左胸口下卻逐漸露出一條明顯疤痕。是以前手術開刀受傷的嗎?阿泰想著,卻覺得那道疤痕縫線粗糙,傷口還微微滲著鮮血,有些怪異。

「即使我這樣,你還是喜歡我嗎?」盯著阿泰神情,少女突然抓住了雨衣兩側,用力一扯——

米黃雨衣之下,少女的肌膚雖如嬰兒般潔白無瑕,卻有條傷口襯著縫線,從左胸長長拉到了右下小腹。胸部以下的縫線已經散開,可以從翻開的肌肉,看見裡頭染滿鮮血、許多內臟同時蠕動的腹腔,而左胸口迸開的縫線底下,心臟正一鼓一鼓的激烈跳動著,使得血液不斷的從裂口溢流而出,在雪白肌膚上沾染櫻花般的鮮紅!

「嗚、嗚啊啊——」阿泰被眼前景象嚇得失聲慘叫,慌忙抽回了右手,雙手一滑,計程車便在馬路上蛇行著,他這才發現斜前方有台疾速行駛的救護車,正向著自己的方向開了過來!

「轟!」

兩車相撞發出了轟然巨響,計程車被撞得翻了過去,在馬路上翻了幾圈後車底朝天,輪胎無力轉動著。救護車車頭凹了一大塊,也緊急煞車橫停在馬路中央,救護車司機也因為一時驚嚇,呆坐在駕駛座上,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靠,到底怎麼回事?」一名戴眼鏡的護理人員穿著雨衣,按壓著額頭下了救護車,走到馬路上,看著眼前景象罵了幾句。剛才碰撞中他彈了起來,額頭撞上了車頂。

「程醫師,他突然跨越車道朝我衝來,看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救護車司機連忙解釋。

「真是,早知道就不該搭便車回家。小李,給我手電筒。」程醫師搖搖頭,接過司機給的手電筒後,快步走到翻過的計程車旁,將燈光照向車前座。

「司機脖子被車窗玻璃削斷,已經沒救了。嘖,死得還真慘。」程醫生自言自語,接著將燈光照向後座,皺了皺眉,「還有個女的,可是這傷口是怎麼回事?內臟都流出來了,難不成是殺人棄屍嗎?」

這時,少女突然動了動,讓程醫師驚訝的張大嘴巴。睜開眼睛,少女緩緩將手伸向了他。

「不可能,她居然還活著,太不可思議了。小李!小李!」程醫師轉身,對著救護車司機大叫招手。

少女望著程醫師的背影,覺得有些疲倦,眼前景象逐漸變得模糊。緩緩的,在她輕輕閉上眼睛後,四周一下加速墜入了深沉黑暗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刑鬼師
  • 酷喔 翼霆
  • 彭彭
  • 你ㄉ書我都有買喔!!
    都超好看ㄉ!!
    你要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