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淚》

作者:血玫瑰 | 封面繪者: 陽春
初版日期:2011.11.04 | 售價:220元



簡介

血玫瑰再掀高潮驚世之作,
顏偉、宋嵐系列故事震撼 最終回

每一段故事終會走向尾聲,
然而你我的故事,將會以不同形式繼續流傳下去……

宋嵐命中注定在二十五歲前會有個攸關生死的大劫,
只是任誰也想不到,這場劫難,
竟會牽扯出幾千年前未竟的責任——

──────────────────────────

不完全的封印,無辜少女的獻祭,
這是人類之母最沉重的淚……

夢中的少女宛如受到感應般抬起頭,與宋嵐四目相接,宋嵐感覺自己的心臟狠狠揪了一下,少女的五官和她的竟是如此相像,若不是兩人衣著打扮有所不同,簡直就像在照鏡子。

「妳是誰?」宋嵐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可她對少女的感覺並不是恐懼,反倒像是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般,喜悅又激動。

「我是過去、現在,也是未來,我是妳,也是芸芸眾生之一。」少女對著她盈盈微笑,「而我,一直在等妳。」

「等我?!為什麼?」搖頭,宋嵐不明白少女話中的涵義,甚至有股說不出的茫然。

「我現在還不能說,但妳很快就會明白的。」少女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宋嵐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她的指尖往自己身上流動,如水般滲入每一寸肌膚,「時間就快要到了!」

錯誤只需要一次就夠了,你沒有聽見嗎?那些孩子,哭得很傷心呀!

購買資訊

10.31 金石堂網路書局 單書(簽名版)開放預購79折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355033&Actid=wise&partner=

11.04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創作者簡介

血玫瑰

愛做夢、愛幻想的女生,總是在腦中塞滿奇奇怪怪的故事,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立志寫出嚇死人的故事,雖然目前只有講故事讓人笑到肚子痛的經驗,不過會持續努力的。

最喜歡在午夜的時候寫故事,常常幻想說不定哪天會有阿飄從畫面上飄出來講故事給玫瑰聽,時常在各網站的鬼版上遊蕩,說不定你曾經見過我喔!來來來,找得到人的話,送上簽名照一張。(可以當門神喔!)

精采試閱

楔子 異兆 

夜色陰涼如水,朦朧間一陣帶著異香的風迎面拂來,空氣裡夾雜著一種令人懷念不已的氛圍,有如來自故鄉的呼喚。

宋嵐感覺渾身輕盈非常,好像靈魂出竅般飄飄然地挪移,意識在雲海間載沉載浮,彷彿與自然萬物合而為一。

忽然間,她的視線被吸引住,在群山包圍的雲海中,傳來飄渺的唱誦聲,一名穿著古老服飾的少女佇立在極點之上,墨黑的長髮在空中飛揚,異常明亮的眸子燦如繁星,遠遠望去有說不出的莊嚴肅穆。

少女雙手往上高舉,神態像在舉行什麼祭祀儀式,溫和的光芒籠罩在她身上,遠遠望去似有五色彩霓將其團團包覆。

可讓人疑惑的是,少女走動時似乎並不如常人那樣流暢。此時風勢忽然轉強,將少女的裙襬高高捲起,隱藏在衣服底下的赫然是一條雪白的蛇尾。

「那是……」宋嵐訝異地驚呼出聲,氣流因她突來的舉動瞬間失去平衡,她整個人頓時失控地往下墜落。

宋嵐急促地喘著氣,試圖想抓住什麼,驟變的氣壓讓她的耳膜刺痛難耐,腦中產生嗡嗡的鳴響,這時一陣逆向的氣流猛然竄升,她的身體在空中登時一滯。

這時少女宛如受到感應般抬起頭,與宋嵐四目相接,宋嵐感覺自己的心臟狠狠揪了一下,少女的五官和她的竟是如此相像,若不是兩人衣著打扮有所不同,簡直就像在照鏡子。

「妳是誰?」宋嵐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可她對少女的感覺並不是恐懼,反倒像是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般,喜悅又激動。

「我是過去、現在,也是未來,我是妳,也是芸芸眾生之一。」少女對著她盈盈微笑,「我有過很多名字,多到連我自己都記不清,有人喚我鳳裡犧,有人喊我驪山玉女,更多時候人們用『女媧』來稱呼我。而我,一直在等妳。」

「等我?!為什麼?」搖頭,宋嵐不明白少女話中的涵義,甚至有股說不出的茫然。

「我現在還不能說,但妳很快就會明白的。」少女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宋嵐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她的指尖往自己身上流動,如水般滲入每一寸肌膚,「時間就快要到了!」

「什麼時間,拜託妳說明白一些!」宋嵐急切的拉住少女的手,她很清楚這是夢,而且是一場快要醒來的夢。

自從半個月前她為了學生的畢業旅行去山西媧皇陵做場勘後,每天都夢到詭異的夢境,夢中所發生的事就像連續劇般,隨著日子推進,幾天前她還只能從高空俯視少女,而今天她總算能和少女交談了,直覺告訴她,少女和她近日所作的夢,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回去吧!」少女輕輕扳開她的手,溫柔地說道:「記住,石頭會引導妳找到回家的路。華胥氏,別忘了華胥氏。」

少女話一說完,宋嵐便覺得自己被遠遠推開,她伸長手卻怎麼也無法再碰觸到少女的身軀。同時她看見少女頸上的項鍊浮了起來,墜子是和她胸口的女媧石類似的五色石塊,極為神似的光芒相互牽引,綻放出讓人幾乎睜不開眼的強光。

忽然,宋嵐感覺到有股強大的吸力將她往某個地方拖去,她看見自己站在一個奇異的接合點上,不遠處是道狹長的深邃裂縫。

裂縫兩旁隱約有結界修補過的痕跡,可是似乎已經失去作用,許多模樣漆黑恐怖的怪物正爭先恐後地想要從裂縫爬出來,那些怪物的外形像人,可背部佝僂變形,手畸形成雞爪,雙眼發出紅光,宋嵐認出那是七道輪迴中惡鬼道的鬼魂。

在那些惡鬼中,有一隻體型比其他鬼魂大上數倍,外貌也不太相同,所有鬼魂都對他十分敬畏,宋嵐大膽猜測他應該是此處的鬼王。只聽他口中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就像是某種下達命令的標語,每吼一聲那些鬼魂就瘋狂的往結界方向衝撞,本就猙獰的面容淌滿綠色的鬼血,顯得更為駭人。

若是遇上不聽話的小鬼拒絕命令,他就用手掐住對方的脖子,用力塞進嘴裡,咀嚼兩、三嚥下肚,連渣都不剩。

宋嵐看著鬼王吞食小鬼的畫面,忍不住反胃乾嘔,口水吞嚥的聲響引來了鬼王的注意,他抬起頭,冰冷的目光朝宋嵐的方向射去,雖然這只是她的夢境,在夢裡她扮演著一個旁觀者的角色,可那一眼還是讓宋嵐莫名全身發冷,彷彿血液在視線交會的那一瞬間全部凍結。

鋪天蓋地的殺意和憎惡讓她完全無法動彈,那是鬼王,不,是整個惡鬼道對人世間的怨恨,那種沉重的壓力,逼得她喘不過氣來。

驀地,一隻沾滿鮮血的手抓住了宋嵐的小腿,她低頭一看,是個約莫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身上穿著和「女媧」同族的服飾,宋嵐看見她雙唇虛弱地開闔,正吃力地述說著什麼,她側耳細細傾聽,只隱約聽見封印、石頭還有死幾個字。

她握住少女的手,想聽得更清楚些,可突然間有人大力搖晃著她的肩膀,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對上熟悉的深邃眼眸,此時牆上掛鐘的指針不偏不倚正好指向十二點。

 

第一章       死亡占卜 

「顏偉,你回來啦!」宋嵐扭動著痠疼的肩膀,朝來人綻放出一抹大大的微笑,隨著顏偉的職務越來越重要,下班時間也跟著往後延,有時到半夜還不見人影也成了常態。

「我要是沒回來,妳豈不就要在書桌前趴一整夜。」顏偉輕彈了下她的鼻尖,沒好氣的說,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他怎麼可能放心在解剖室裡加班。

宋嵐揉著鼻子,吐了吐舌頭道:「誰說的!我是趁等你的空閒時間整理學生畢業旅行要用的資料,結果一個不小心睡著了,這都要怪你,誰叫你最近都這麼晚才回來。」

「不好意思女王大人,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顏偉沒啥誠意的道著歉,反正宋嵐也不是認真要追究。「不過那些學生已經要畢業了呀!時間過得還真快。」

顏偉有些感嘆的說,山鬼的事件好像昨天才發生,沒想到眨眼間,時間就過去了,宋嵐也已經成為正式老師了。

他還記得自己因為宋嵐要去陵陽國中任教和她吵過好幾次,沒想到山鬼事件結束後,那片土地由於受到女媧石的淨化,沾染了仙靈之氣,不但不再有任何冤鬼出現,甚至還吸引不少地仙和鬼仙匯集,現在勉強可以稱得上是「地靈人傑」。

「是呀!」宋嵐也不禁唏噓,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送自己的第一批學生畢業,感覺還真是複雜呢!不知道當年老師目送著她們離開學校時,是否也有同樣的感覺。

「不過妳們學校真不愧是貴族學校,」顏偉順手拿起宋嵐放在桌上的旅遊簡介隨意翻閱,「只是國中畢業旅行就讓學生出國,還真是大手筆呢!」

「還不是因為我們新來的校長鳳希真女士是研究華夏文明的歷史博士,說什麼年輕人應該要多了解文化的本質,才會決定畢業旅行讓學生來一趟探究中國文明起源之旅。」想到校長開會時的長篇大論,宋嵐就忍不住感到頭疼,可憐他們這些畢業班的導師,平白無故又多了一份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工作。

且最麻煩的是,她還安排每班到不同地點旅行,也就是說,每個導師必須單獨負責自己班級在國外旅遊時的所有安全和行程問題,讓他們實在傷透了腦筋。

顏偉聽著她的抱怨,甚感興趣地挑了挑眉道:「不過妳們新校長居然姓鳳,還真是罕見的姓氏呢!」

「我也這麼覺得。」宋嵐邊打哈欠邊點頭,這種獨特的姓氏應該是來自古老的部落吧!

忽地她瞪大了眼睛,想起方才夢中那名少女提到自己叫做鳳裡犧,恰好和新校長一樣姓鳳,莫非與這一次她們班畢業旅行要前往參觀媧皇陵有什麼關聯?

「小嵐,妳在想什麼,反應這麼奇怪。」顏偉看著她忽然有些呆滯的神情好奇的問。

宋嵐笑了笑,輕輕地搖頭,大概是自己多想了,應該只是個簡單的偶然罷了。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一定是因為自己這一年來對女媧石多了幾分依賴,再加上去參觀媧皇陵的印象太過深刻,才會作這麼古怪的夢。

時間在兩人閒聊間飛快流逝,等宋嵐注意到時,已經凌晨一點多,她擔心兩人隔天還要早起上班會太累,起身要催促顏偉快點去洗澡睡覺,不料才一動作,小腿肚就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疼得她忍不住掉下眼淚。

顏偉見狀,皺緊眉頭,小心地將她的褲管捲起,臉色在瞧見她的小腿時瞬間一黑,她的小腿肚上不知何時多出一處明顯的瘀青,而且還是人手掌的形狀,就連五根手指頭的位置都清晰可辨。

「這是怎麼回事?」顏偉的眼神又暗了幾分,顯然不太樂見這莫名其妙出現的「印記」。

「我不知道。」宋嵐緩緩搖頭,神色有些迷茫,她好像知道這瘀青是怎麼來的,卻又想不起來,大腦中有部分的記憶彷彿被刻意遮蓋住,一試圖回想,就覺得後腦某個部位疼痛難忍,逼得她不得不放棄。

顏偉心知問不出原因,無奈地長吁了口氣,手捻劍指自宋嵐小腿瘀青處撫過,指尖隨著他的移動,從中帶出一絲暗紅色的氣息。

死氣!

顏偉被這股奇異的氣息震得一愣,這是剛死之人身上才有的特殊氣息,為什麼會纏繞在宋嵐的腿上?

宋嵐被這突來的景象嚇到,腦中猶如打下一道悶雷,登時一片空白,有些語無倫次地說:「我一下班就回家了,你要是不信,奶奶可以作證,我……」

「我信。」顏偉深吸口氣後冷靜地點了點頭,今天晚上下了一場小雨,宋嵐如果外出的話,頭髮肯定會沾染水氣,況且這天也沒有發生任何命案,所以這死氣的出現和宋嵐本身無關。

真正讓他擔心的,是那個涉及生死大劫的預言,距離宋嵐二十五歲的生日,只剩下一個星期了,偏偏宋嵐的體質又恰似一塊大磁鐵,即使她不做任何事,災禍也會自己找上門來。

氣氛詭異地陷入沉默,各懷心思的兩人都不再開口說話,宋嵐靜靜地看著顏偉取來沾了甘露水的楊柳枝,替她做拔祟的儀式,不知怎的,內心有股異樣的情緒在騷動著,好像她即將再也看不到眼前這個人。

有個聲音在她腦中呼喊,要她張開雙手擁抱住顏偉,否則以後恐怕沒有機會了。

宋嵐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冒出這樣怪異的想法,但身體的反應似乎比大腦來得誠實多了,在她想通之前,已經先一步有了動作。

看著莫名其妙伸手摟住自己的戀人,顏偉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有些呆愣,「小嵐,妳……。」

宋嵐沒有答腔,整個人用力埋進他懷中,嗅著顏偉身上那令她心安的味道,她不知自己為何會突然感到強烈的不安,但那個憑空冒出的瘀青手印似乎在提醒她,在她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冥冥之中,有什麼正一點一點的改變,朝著沒有人能夠預知的方向。

                                                   

好不容易待宋嵐熟睡後,顏偉這才悄悄從床上起身,這幾個月來,他一直知道宋嵐睡得很不安穩,只是她沒有提起,他也不想逼問,僅能在她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默默掃去這些日子以來她身邊倍增的不祥陰氣。

本來想若是宋嵐看不見,一切就可以在不驚擾她的前提下解決,可沒想到現在她身上卻出現了來路不明的死氣,雖然他可以感覺得出死氣的主人對宋嵐並無惡意,但是卻讓他的心緒越發煩躁。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宋嵐鎖在家,哪裡都不讓她去,但要是他真這麼做,宋嵐鐵定會跟他翻臉。

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人,又想起那越來越接近的日子,一種好似死刑犯等待宣佈執行時那無能為力的痛苦,讓顏偉不由長嘆一聲,明明睏得不得了,可一闔上眼,卻怎麼也睡不著。

忽然,他聽見衣櫃裡隱隱傳來震動聲,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將櫃子打開尋找聲音來源,沒多久便在角落發現一個貼著黃色封條的長形木盒。

顏偉皺著眉將還在晃動的盒子取出,在見到上頭刻著九華山的字樣後,腦中薄弱到幾乎毫無存在感的印象倏地跳了出來。

他想起大概一個月前,時清從九華山寄了一份禮物給他們,據說是一組卜卦牌,和吉普賽人使用的塔羅牌有點像,乃是五台山某位高僧閒暇無事做出來的,運用中國二十八星宿推算吉凶,準確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因為他素來不信這些東西,再加上當時宋嵐也興致缺缺,所以這份禮物就被收了起來,直到這時才得以重見天日。

恢復記憶後,顏偉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打開木盒,將裡頭的紙牌一一取出,按照時清的說明,放在床邊矮櫃上排好陣,開始對紙牌唸咒:「天地有靈,萬法……」沒想到紙牌自己動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快到讓人眼花撩亂。

顏偉看著紙牌愣了一下,精神立刻一振,他聽時清說過這紙牌擁有獨立的意志,若遇到特殊狀況,會不顧主人的意願自行占卜吉凶,看來似乎是真的。

經過一陣讓人頭暈目眩的移動,卜卦牌終於停止了動作,回歸成一開始的四相二十八星宿圖樣。

顏偉將卜卦牌一一揭開,「奎、婁、胃、昴、畢、觜、參七宿,白虎入宮為害,有血光之災……。」

觀至半途,顏偉心頭一驚,手上的牌散落一地,身子一僵,難以動彈。依稀記得典籍上所載祖師爺歸天那日,替自己觀得的天象,正與眼前所示完全相同。此乃大凶之兆,暗示死神降臨,黃泉路上,無法可阻。

「死神降臨……無法可阻……」顏偉渾身激動的顫抖著,心神大亂地喃喃自語。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從卦象看來擺明是絕路,可宋熙替宋嵐排的命盤卻說她只是遇上大劫,兩方說法顯然極為不同,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倘若宋嵐命中注定非死不可,他該怎麼做?又能夠怎麼做?

「命運、命運,三分命,七分運,命是天注定,運是人走出來的。」

他憶起剛開始學習術法時,姨婆總是非常有耐心的一次又一次重複這段話。

「那如果一個人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可我不想讓他死的話,那要怎麼辦?」當時小小年紀的顏偉對於生死的界線是無知懵懂的,只覺得死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姨婆也不知道耶,不過那是逆天的喔!」有些蒼老的手撫著他的腦袋,那笑容慈祥得讓人難忘。

「那有人試過嗎?」小孩子總是充滿了好奇。

「也許有,但沒有人成功過。」因為那些人總會在最後選擇放棄,雖然沒有人肯說出原因。

「那如果做了會怎麼樣?」顏偉好奇的再問。

「我想應該會有很可怕的後果吧!所以絕對不可以那麼做,因為要付出的代價,絕對不是一個人可以背負的,犯罪的人都會有報應。」當時姨婆猶豫了一下才回答他的問題,滿是皺紋的臉孔卻閃過一抹驚恐,雖然姨婆很快又恢復正常,但那表情足以讓他記一輩子,因為那是他首次從厲害的姨婆身上,讀到恐懼的情緒。

「會有報應是嗎?」顏偉緊握雙手,臉上浮現奇異的笑容,彷彿下了極大的決心,面臨什麼樣的結果都無所謂,只要宋嵐能夠平安,對他而言就足夠了。

雖然同樣是修道界的人,但顏偉和時清在本質上還是有所不同,他並沒有濟世救人的偉大胸襟,不過是因為剛好出生在修道家族,所以才承接了這樣的天命。他真正想做的,只有守護身邊重要的人。

「顏偉你怎麼起來了?睡不著嗎?」宋嵐被物體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吵醒,迷迷糊糊睜開眼就見顏偉坐在床邊發呆,時而雙手握拳,時而咬牙切齒,不知在想什麼。

「不好意思吵醒妳了,我臨時想到有份資料還沒整理好,所以爬起來弄。」聽到她的聲音,顏偉用最快的速度穩定心神,轉頭朝她露出溫柔的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和平常一樣。

宋嵐略為狐疑的看著他,確定沒有什麼不對勁後,才疲倦地打了個哈欠,「整理完早點休息,你明天還要上班呢!」

「我知道,妳快點睡吧!」

宋嵐見他一時還沒有打算休息,也不多話,馬上又縮回被中,沒多久就傳出微弱的鼾聲。

顏偉確定宋嵐又睡著了,才彎腰將地上的紙牌撿起,接著轉頭看著她安詳的睡顏,不自覺揚起寵溺的笑容,在她頰上落下輕輕一吻。

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只可惜此時他並不知道,命運所選擇的軌道,是一個超乎想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湘咩
  • 請問血玫瑰大大 他的這套全書有那些@@ 因為我最近才開始慢慢收集明日的書!!
  • 您好
     收到您的來信了 
     非常感謝您對明日工作室的支持

    明日名家系列 血玫瑰的著作有:
    陰緣劫
    鴛鴦蠱
    淒鬼怨
    女媧淚

    MINIBOOK 於 2011/11/17 1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