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委託人03極惡企業》
作者:龍雲 | 封面繪者:B.c.N.y.
初版日期:2011.9.16 | 售價:220元



超值珍藏

★短髮不修邊幅但執著不已的嚴紓琳角色繪圖
新銳畫家B.c.N.y.封面圖精美海報頁

簡介

輕靈異小說暢銷天王──龍雲
最受歡迎經典系列【黃泉委託人】

最新作品,邪魅上路!

命運的巨輪又開始轉動,而距離一切的終點,也越來越近了
「你造的孽已經太多,該是償還的時候了。」

史上最受歡迎的靈異刑警小組再度凌厲出擊

各地陸續發生
自殺者在頭七那天,變成一顆飛頭回到家中,爾後成為鬼火消逝在黑夜裡的事件。
偏偏這些人,都是同一個企業的員工……。
一個接一個,各地上演著莫名其妙的自殺事件
然而更詭異的則是,這些人總會在頭七當天
化作一顆飛頭飛回家中,而後以鬼火形式消逝殆盡
「背後琳」嚴紓琳,不討好、追到底、打不死的硬派女刑警
奉命調查這個案件,卻從此失去蹤跡,
莫非,這便是她生命中難逃的劫數?
就像沙漠中的流沙一樣,讓她永遠爬不出來……

「我的身體不見了,好痛苦喔!」飛頭喃喃自語道。
差不多追了五分鐘左右,只見那顆飛頭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竟然真的開始燃燒了起來,遠看就像是一團鬼火。
等到小琳等人追上時,飛頭已經燃燒殆盡,消失在黑夜之中。
那棟大樓,已被鬼魂團團包圍,
彷彿鐵砂被磁鐵吸引一般,緊緊貼著每個樓層

所有證據,都指向同一個政商關係強大的企業
但誰能找出這個極惡企業的漏洞?
誰能在極度光鮮亮麗的高樓大廈中
發現一個某人想極力隱藏的家族秘密?
員工是小卒
但更有可能是……老闆的生命墊腳石?

購買資訊

9.10 金石堂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79折(非簽名版)

▲單書(非簽名版)預購79折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279834&Actid=wise&partner=9.16

▲《《極惡企業》+《妝鬼師01 裘伊!裘伊!》二合一(簽名版)
特惠75折330元,贈典藏書籤乙組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279964&Actid=wise&partner=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贈品圖案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 http://www.plurk.com/Cloud929

精采試閱

楔子

天空是一片灰暗,街道冷冷清清。

一切都彷彿在為一場悲劇醞釀情緒,懶洋洋地等待開始。

借婆,這個黃泉界左右所有人世間因果的大人物,就拄著八卦杖站在遠處的一座大樓頂端。

而與借婆相對的另一棟大樓,有個女人也正站在大樓之頂。

借婆的那雙眼睛,靜靜地凝視著女人。

對陽世間的人來說,他們只看到了一個女人失魂落魄地站在屋頂。

但是,在借婆眼中,她卻看到了在那女人的身邊,聚集了一堆鬼魂。

它們緊緊貼著女人,爭相用手抓著那女人,其中兩三個鬼魂湊在她耳邊,彷彿說著悄悄話般緊貼女人。

這些鬼魂正一步步帶領女人走向死亡。

它們將她朝邊緣帶去,眼看就快要到牆邊了。

借婆嘆了一口氣。

對她來說,生與死,沒有什麼界線,有的只有無盡的輪迴。

對女人來說,這是生命的終點。

對借婆來說,這又是一條因果線的開始,或者應該說,這也不過是另外一條因果線的延伸。

人世間的一切,就好像蜘蛛網般交錯複雜,這條因果線與無數條因果線彼此交叉糾結。

理清這些線是件苦差事,也是借婆之所以能夠成為黃泉三婆之首,就連旬婆都敬她三分的原因。

或許,對不知因果輪迴的人來說,這女人是無辜的,但在借婆眼中,沒有什麼人是真正的「無辜」。

人生就是由許多不同的選擇堆積而成,在一次次的抉擇之中,我們種下了因,這個抉擇同時也可能是某個因造出來的果。

女人所在的大樓,是一棟相當氣派的高聳大樓。

整棟大樓屬於一個知名企業所有,該企業所有部門均設於此處,理所當然,女人也是這個企業的員工。

借婆低下頭,望向樓底,只見整棟大樓已被大大小小的鬼魂團團圍住。

只要女子這一躍,相信包圍著這棟大樓的鬼魂,又會多了一個吧!

就在借婆這麼想同時,女人已被推到邊緣。

女人不假思索地跨出牆緣,雙腳一離地,便隨引力直墜而下。

就在女子躍下去的同時,原本包圍著她的鬼魂全都散了開來。

女子在空中瞬間回過神來,看著不斷接近的地面,驚聲尖叫了出來。

所有的路人都被這淒厲的尖叫聲吸引,紛紛抬起頭來,一看卻都神色大變。

女子彷彿子彈般射中地面,像破掉的水球般爆濺出血花。

尖叫聲此起彼落,時光彷彿靜止般,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就在人們還沒回過神之際,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呼的一聲,幾乎在同一地點,另外一團黑影直直擊中女子已經支離破碎的屍體。

當所有人再度回過神,定睛一看才發現這團黑影的真面目。

一名男子直接撞破了大樓十九樓的窗玻璃,跳了下來。

一男一女兩具屍體跌在一起,好像被人丟棄的兩具玩偶般,相疊在一塊。

借婆緩緩閉上了眼。

這是一條漫長的因果線,而這些因果線,說穿了,都是借婆她自己的。

現在命運的巨輪又開始轉動,距離一切的終點,也越來越近了。

 

第一章 飛頭鬼火

【1】

方正特別行動小組。

這個由白方正所率領的特別行動小組,直屬於署長之下。

大約三年多前,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警員,以一己之力破了張樹清警官謀殺案之後,開始了他傳奇的故事。

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認識了在黃泉界被稱為「黃泉委託人」的謝任凡,才開始了這段傳說。

自從方正從任凡手上拿到神奇的法寶「靈晶」之後,人生就此丕變。

只要將這個法寶滴入眼睛之中,就可以讓方正這種沒有陰陽眼的人看得見鬼。

而身為警察的方正,因為這個優勢,可以直接從被害人口中得知事件始末,自然成為了破案高手。

方正也因此獲得了重用,成為炙手可熱的高級警官。

為了方便方正辦案,上層決定成立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直屬於署長,並且支援台灣各地的分局。

在特別小組屢破奇案之後,上層決定擴編方正行動特別行動小組,並且給予方正任意挑選組員的權力,於是方正便網羅了所有警界之中擁有陰陽眼的警員。

在擴編大會上,身為特別行動小組大家長的白方正,在台上為大家演講。

其中也包括了在日後被警界稱為方正特別行動小組中的「風、林、火、山」四天王,當時都在台下,只是那時的他們,還不是分組之後的組長。

莊健山當時還是一個被派駐在鄉下的小警員,當方正選中他的時候,其他員警說這是阿山萬般不幸的人生中,所發生過最幸運的事情。

石婇楓當時正準備離開警界,在方正的勸說之下,才轉到了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她很快就發現,自己從小被詛咒的美貌,對那些同樣具有陰陽眼的同僚們,沒有特別的效果,所以此刻的楓,穿著跟別人一樣的制服,站在台下聆聽方正的演說。雖然這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沒什麼,卻是她人生有史以來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不需要包得像木乃伊一樣。

在方正所挑選的組員之中,最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應該要算是鄭棠火了。他因為體質的關係,有多重靈魂居住在體內,在一般人眼中就像嚴重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所以在加入特別行動小組之前,已經被列為問題人物,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警隊。

但是在阿山的引薦之下,方正將阿火納入小隊,為此高層還特別約談了方正,希望可以打消他的念頭,但在方正的堅持之下,阿火最後也順利加入了特別行動小組。

方正特別行動小組成員之中,不同於其他三個人,最被人熟知,也最被接受的人,或許就屬嚴紓琳了。

在警界有「背後琳」之稱的她,辦案的執著連其他同仁也覺得不寒而慄。

為了一個僅偷了一只錢包的小偷,她可以日夜跟監。

在小琳的觀念裡面,這小偷沒有正當工作,要想生活下去勢必會再行竊,就算無法在這次的竊盜案裡面找到足夠證據將他定罪,至少也要保證不會再有其他受害者。

所以她日夜跟監那小偷,就連他到公廁上廁所,小琳也在廁所門口等著,出來沒有洗手還會用犀利的眼神瞪著他。

果然過不了幾個月,那個小偷不但沒有機會再犯案,就連其他同路人也跟他斷絕聯絡,因為大家都知道他被警方盯上了。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之下,小偷只好乖乖認罪,起碼監獄餓不死人,更可以永遠擺脫小琳這個比背後靈還可怕的警察。

為了打撈一具被害人的屍體,小琳也曾經泡在淡水河裡三天;為了找尋一把凶器,她更理所當然地跳入化糞池裡……

這樣的執著為小琳帶來了兩極的評價,有些人認為她太愛表現,卻也有些人很讚賞她這樣的行為。

不過,不管是怎麼樣的評價,小琳在警界這條路上,走得也算是轟轟烈烈。

所以當方正選上她的時候,不少人還認為理所當然。

但是,小琳的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從小就擁有陰陽眼,加之父親被財團害死,排山倒海而來的種種不幸,才打造了她嫉惡如仇的個性。

對於被選入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小琳是感到萬分榮幸的。

當小組成立時,特別行動小組的大家長方正,在台上激勵剛加入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們時說出:「相信各位在原本單位時,或多或少都會因為特殊體質的關係,遭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請各位放心,在這裡,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各位不用擔心受到歧視,大家都是一家人。」時,台下所有組員,都深深為這番話所感動,小琳心中更是一片熱血沸騰。

她作夢也想不到,原來陰陽眼也可以在一切只講究證據的警界發揮功用,為自己帶來幫助。

這是小琳先前從來沒有想過的。

父親過世之後,小琳曾多次看到父親回來探望親人的景象。

每次只要小琳告訴母親,自己又看到父親回來時,雖然不至於惹來痛罵,但母親那心痛欲絕的表情,一直深深烙印在小琳心中。

在那之後,小琳就再也不曾告訴任何人,自己擁有陰陽眼這件事情。

但是,不說不代表不存在。

小琳加入警隊之後,不可避免的常在辦案時遇到一些被害人的靈魂,就算對案情有幫忙,她也總是敬而遠之。

人鬼殊途,這是小琳在成長的路上,建立起來的價值觀。

然而方正這一席話,徹底顛覆了她的想法。

「人跟鬼沒有什麼兩樣,」方正在台上說道:「各位更不需要為了自己的特殊體質覺得自卑,因為我就曾經看過,有人不只能跟鬼打交道,更受到鬼魂的景仰。只要善用自己的優勢,你們也可以做到那樣的境地,必然能比別人找到更多線索,為正義付出更多心力。這就是我們方正特別行動小組,與其他小組不同的地方。」

聽到方正這麼說,小琳忍不住渾身顫抖了起來,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感動。

於是,小琳下定決心,要跟方正一樣,善用自己的力量,成為更傑出的警員。

「所以各位就大膽的用你們最熟悉的方法辦案吧,只要用心,無論發生什麼狀況,我都會站在你們這邊,為各位承擔一切後果。」方正說的,正是當年張樹清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聽到這裡,小琳的眼眶早已濕成一片,落下兩行淚來。

過去,小琳遇過的上司,從來沒有哪個人挺過小琳,倒是有不少人嫌棄小琳,一有黑鍋就要她揹。

士為知己者死,如果可以的話,小琳希望可以永遠跟著方正,為方正衝鋒陷陣。

 

【2】

在方正特別行動小組成立約莫一年之後。

因為任凡離開,黃泉界頓時失去了許多平衡的力量。

各地出現許多讓人大惑不解、匪夷所思的案件,因此,方正特別行動小組支援的案件,也與日俱增。

為了因應這些排山倒海而來的離奇事故,方正決定分出四個小組。

小琳不改個性,依然辦案認真,全力以赴,因而立下了不少功勞,被方正任命為第二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

在任命那天,方正特別將小琳叫到辦公室。

「小琳,我決定升妳為第二行動小組組長。」方正對小琳說:「我一向很欣賞妳辦案時的衝勁,但是……。」

方正突然皺起了眉頭,一臉擔憂地對小琳說:「但還是有點不放心妳,我知道這些話妳可能已經聽過很多次,但身為上司,我不得不跟妳說,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太過於執著才好。」

類似這樣的話,小琳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只能苦笑以對,點點頭。

「不要忘了,」方正說:「妳現在是組長了,有許多組員跟著妳,妳是他們的上司,切莫一頭栽進案件,只顧著抓犯人,也要為其他組員著想一下,才能發揮組織的力量。」

小琳用力點頭說道:「我會的,我會像大隊長一樣,在隊員需要我的時候,全力支持他們。」

毫無疑問,小琳的確是方正手下最熱血的一員,但就是這樣的熱血,讓方正暗暗擔心,她可能會衝過頭。

雖然在此刻,不管方正交代什麼,小琳都承諾會盡全力,毫無虛偽;但他也深深了解小琳的個性,她嫉惡如仇,只要有案件到手上,不到完全破案,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這也是方正最掛心的。

他害怕終究會有一個案件,像沙漠中的流沙一樣,吞沒小琳,讓她永遠爬不出來。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方正衷心祈禱,這樣宛如流沙般的案件,永遠不會出現在小琳的生命之中。

 

【3】

時至今日,方正特別行動小組也已經上了軌道。

由於跟一般組織單位不同,這個以支援為主的特殊單位,就好像特勤小組一般,只有遇到案件才會出動。

所以沒有什麼例行公事,只有遇到案件交付的時候,方正才會召開會議。

但就如之前提及的,黃泉界勢力失衡,導致光怪陸離的案件暴增,每日一會幾乎快要成為小組的例行公事了。

今天,特別行動小組又接手兩筆案件,方正也按照慣例召集所有手上沒有案件的組長開會,準備分發任務。

會議一開始,阿山立刻向方正報告其他組長的去向。

很難得,平常都只有一、兩個組長現身的會議,這次卻僅有一個組長未能出席。

而那個缺席的組長,正是已經好幾個月不見的小琳。

「小琳那組還是老樣子,繼續調查飛頭鬼火案,其他全員到齊。」

阿山講得輕鬆,方正卻聽得眉頭深鎖。

雖然小琳辦案一拖就是好幾個月並不罕見,但數個月不見蹤影實屬異常。

「小琳那邊遇到什麼困難嗎?」方正皺著眉頭問道:「你們有人知道嗎?」

阿火、阿山與楓三人紛紛搖了搖頭。

方正看了看佳萱,露出擔憂之色。

方正沉吟了一陣,對阿山說:「你去看看外面有沒有小琳的組員,有的話叫他們準備一下,跟我報告目前的進度。至於另外兩個案件,阿火,你去支援屏東分局的幽靈船,楓,另外一個雙河分屍案就交給妳了,詳細資料我請阿山備好。」

方正分別將兩個案件交給兩人。

屏東分局的幽靈船案,是一艘明明在兩年前已經沉沒的船隻,竟然離奇回港了,船上的船員也毫髮無傷,原本以為是一場烏龍,但那些返家船員們的家人,過了幾天之後卻紛紛向警局報案,表明回來的那個,並不是自己的親人。

而楓被分配到的雙河分屍案是一起離奇的分屍案,被害者被人分屍之後,屍塊分別被投入了台北的淡水河與高雄的愛河之中,這兩條河一條在北,一條在南,因為案件之中還有許多難以理解的疑點,才特別向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尋求支援。

阿火與楓兩人拿到資料之後,離開了會議室,各自去跟自己小組的組員開會,準備開始行動。

整個會議室只剩下方正與佳萱。

這些日子以來,佳萱一直像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大家長般,照顧著這些組員。

佳萱非常清楚方正在擔憂什麼。

過了一會,在阿山引領之下,兩名小琳的組員,一臉怯懦地走了進來。

方正立刻向兩人詢問小琳的行蹤。

兩個組員面面相覷,過了一會之後,其中一個才一臉為難地說:「報告大隊長,我們……我們也不知道組長在哪裡。大概在一個多月前,所有人就跟組長失聯了。」

話才說完,兩人立刻低下頭,一臉準備挨罵的表情。

「你們不覺得早就該跟我報告這個狀況了嗎?」方正一臉不悅地說。

「算了,責備他們也沒用,」旁邊的佳萱說道:「小琳個性就是這樣,常常為了跟監,一個月都不見人影,手機也不開。」

聽到佳萱這麼說,方正也覺得的確如此。

現在責備任何人都於事無補。

方正考慮了一下,然後對兩個組員說:「你們去集合所有組員,準備一下,備齊這次案件所有資料,半小時後,完整地向我報告案件的始末與進度。」

 

    全站熱搜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