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機》【滅罪者】

 編號:751
 作者:
赤淵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9.5
 ISBN:
978986290429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翻開這本異色聖經,能否停止已非你個人意願

赤淵著 / FC◎封面繪圖

我看著那個人,那個人也看著我。

我多麼想高喊,但我辦不到。

辛苦了,這裡是艾瑟德馬,而你是我這週必須帶回的穢罪者。

內容簡介

一如往常,我敲了門,並在心中默唸那句「沒鎖」。

不過,等了良久,絲毫沒有回應。

我再敲了一次門,情況還是沒有改變。

似乎有異狀。

我直接打開了門,卻沒有看到一如往常站在房間角落、打開門後被走廊油煤燈照射下閃爍的他。

我似乎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不安的我,將燈給打開。

看到的是,一灘幾乎不成人形的肉泥。

而滾落在一旁的頭顱竟是──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赤淵,本名葉彥均,新竹人。大學及研究所主修日本語文學,自十七歲開始接觸小說創作。非常喜歡貓卻無緣飼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小說亦是如此,故嗜藉小說來影射各種自己觀察到的現象,期能與讀者有所共鳴。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滅罪者》2011.6
《殺機》【滅罪者】2012.9

目錄

第一章.時機Moment(上)
第二章.時機Moment(下)
第三章.救世主messiaH
第四章.殺機Murder(上)
第五章.殺機Murder(下)
第六章.線Marionette

作者自序

首先很開心【滅罪者】的第二集上市了。

距第一集發售至我在此寫自序也過了一個多月,不知各位讀者讀得還開心嗎?據我所知「明日便利書」在臉書有粉絲專頁,我偶爾也會到那裡逛逛,如果對作品內容有什麼疑問,我也許會適時出現替各位解答的。

我曾在第一集自序中提及本作為我於二○○七年首次嘗試的長篇作品,起初純粹是為興趣而寫,更新雖然緩慢,但一有靈感便會繼續追加內容。可惜之後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本作的更新無限期停擺,獨留原有的設定稿在電腦一處生灰。

然而現在,本作能以實體便利書的形式與讀者見面,雖然礙於是小時候的作品所以有點害臊,但還是非常感謝明日工作室能給我機會,讓這孩子(本作)再次跟大家見面。

本集在劇情上將會有重大突破,算是作為轉捩點的一集。

最後,感謝您購買了【滅罪者】一書。

精采試閱

第一章.時機Moment(上)

那名小修士……也就是奧柏斯雷遜,他加入艾瑟德馬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一開始大家跟他不熟,所以多半還是稱呼他的全名,但在他一再強調之下,大家都改口簡稱他為斯雷遜了。

今天是二○一○年,一月四號,星期一。

斯雷遜是久違了兩年多的新夥伴,他在這一個禮拜非常受到大家注目,幾乎每個人一有空就跑去找他聊天。

事實上,我也很常去找他。

但並不是想親近他,純粹是因為他跟主教同房,如此我便能順便窺探一下主教的房間。

跟斯雷遜聊了幾次後發現,他實在是——

該怎麼說,是純真嗎?

真的和一般的高中生沒什麼兩樣,甚至是那當中特別純真的一個。

有著健康的膚色、爽朗的笑容、禮貌的態度、正向的人生觀……

他其實跟斯徹爾有些相似,有種「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覺。

奧特恩和斯雷遜可以說是剛好相反的兩個人,無論是個性還是外型。

最大的差異應該在於奧特恩說話精簡,但斯雷遜話挺多的,而且是有點煩人的那種。

之所以會拿他們來做比較,是因為他倆相較於其他神父,與組織有較密切的關係。

另外一個原因,他們是組織裡年紀最小的兩人。

奧特恩今年二十歲(不過他生日快到了),斯雷遜十六歲。

其他神父大多有一定的年紀,只有這兩位小朋友與我們格格不入。

回到關於主教房間的部份,我去找主教的次數並不多,主要的原因是我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需要去找他。所以主教的房間對我而言仍是非常神祕,幾近不可侵犯。

但我認為,想要得到更多關於組織的情報,到主教的房間去查是最簡單的手段。

這最關鍵也最致命的正是,主教幾乎一直待在房裡。

因為主教不出房門的關係,幾乎沒有機會能潛入。

再加上現在網路發達,雖然他要處理的事很多,可多半在網路上就能完成。

況且,就算他不在房裡,我也有可能正為了除掉穢罪者而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有空閒的時間去他房間調查。

基於以上因素,我只潛入過主教的房間一次。

意外地,主教並不特別堅持要將門鎖上,就我偶爾經過去確認,如果只是出去一下的情況,門通常是不上鎖的,只可惜也因為這種情況,不僅無法判斷主教何時會回來,當然不可能犯險冒然闖入(更何況我自己也是忙到頂多去轉轉門把的程度)。

而反過來說,像是主教要到本部教會一個禮拜等長時間的外出,門則都是鎖上的。

因為擔心主教房裡會安裝監視器,所以我趁著某次去找他時,順便看一下房裡四周,但並沒有發現。

雖然主教可能安裝的是無法輕易發現的監視器,但仔細想想,主教有必要在房裡裝監視器嗎?這就好像在防範自己的家人一樣怪異,雖然組織裡的人並不是家人,但確實沒有做到這種程度的必要。

再者,與其裝監視器,不如設置一些機關來防範。

畢竟,就算知道有人潛入房裡,但重要的資料被竊取了,那一樣沒意義,頂多抓得到人,卻無法防止資料外洩。

我唯一潛入的那次,那天主教去參加某高中的畢業典禮,因為是在晚上辦的,所以我才有機會潛入(畢竟白天我也不能當著教徒們的面,移開大鍵琴走下去吧)。

但是當天的潛入並沒有什麼收穫,除了發現左邊的門是上鎖的之外,就沒有其他進展了。

我有稍微翻找幾個抽屜,但沒有找到鑰匙。主教可能隨身帶著吧?畢竟裡面一定是有較為重要的東西才會上鎖的。

那天我並沒有搜查得很徹底,因為主教說要去參加畢業典禮這件事很突然,當天四點多時才突然知會我們,讓我猶豫了一下該不該潛入。

而且在潛入前也要大略計劃一下該怎麼做,加上主教沒有提及回來的時間,整個過程提心吊膽。

並且,正因為我判斷主教在房裡某些地方有設陷阱,那麼當我中陷阱時該怎麼辦?也思考了一下是否該帶防身道具,但是要帶什麼?我不能預知會出現什麼機關,更何況如果是「突刺」或者「機關槍掃射」,我不管帶什麼都沒有防禦價值。

而且要是有警報裝置呢?或者我被囚禁了呢?

要是被發現了,沒意外,只有死路一條。

但,做這種潛入的事本來就有風險,而且如果要設機關,也應該是設在那道門之後。

也就是主教的房裡不會有機關,但相對的也沒有什麼祕密放在那裡。

所以,不開啟那扇門的話,調查就無法展開。

就那扇門的外觀來看,應該用鑰匙就可以打開,而不是「指紋辨識」或「虹膜辨識」這類較高科技的門鎖。

但即使是使用鑰匙,沒有鑰匙就沒有意義。

雖然可以請鎖匠來開鎖,但別忘了這裡可不是外人能隨便進入的地方。

所以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機,如果不進去主教的房間,光憑主教傳遞出來的訊息根本不夠,進展有限。

雖然進去後找不到鑰匙也沒有用,但我相信「相關資料」不會隔得這麼詳細,一定有些較為重要的資料是放在主教房間裡,而不只放在那扇門後面。

「神父你好……」

哦,有教徒來找我告解了。

其實以前的告解和現在的多少有點出入。

這應該跟我們國家的風氣有關,神父與一般民眾的關係比較親近,所以告解就漸漸演變成近似於聊天的存在。告解的原因沒有非得要犯下什麼嚴重的過錯需要上帝原諒,即使是一般的煩惱也有教徒會來告解。但還是以煩惱為主,就像不會有教徒來跟我說他昨天去哪裡玩之類的。

「最近學生越來越瞧不起我了……」

來告解的是一名國中老師,大概是說自己的個性比較懦弱愛哭,最近開始連學生都瞧不起她了這樣。

其實來告解的內容就大多是這種類型。

因為有些事不是輕易能跟周遭的人開口,所以這種時候就會來尋求神父的幫助。不過因為類型很多,我們也不是心理輔導專家,所以常會引用一些聖經裡的故事,用「神的力量」讓他們好受一些。

時間也差不多了,再一會就要下班了。

這名國中老師大概是今天最後一名告解者。

只是,今天是禮拜一,又要收到新的穢罪者名單了。

斯雷遜回到教會的時間也差不多是六點,那是因為他是棒球隊的關係,不然應該四點二十就下課了。但課後練習的時間似乎不怎麼長。斯雷遜有說,練習時間會這麼短,是因為他們學校比較重升學率。

但既然這樣,何苦要設棒球隊呢?

好,教會響起聖歌了,我要下班了。

斯雷遜也已經回來,他正在和阿斯尼特說話。

他似乎和阿斯尼特很有話聊,大概是因為阿斯尼特也很喜歡棒球吧。

我本來以為斯雷遜會跟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奧特恩處得比較好,不過事實上奧特恩也不會因為年齡的關係而導致代溝多一點或少一點,因為他和任何年齡的人的對話都差不多,他只負責回答,幾乎不會開話題。

我看了大門一眼,確定它被關上後,開始移動大鍵琴。

說到大鍵琴,之前我曾懷疑過主教是如何在教會與組織間移動的。

因為他即使不走藏在大鍵琴下的通路,一樣能出現在教會或組織裡。

但,昨天跟崩恩聊天時提了這件事,沒想到他竟然知道主教是如何辦到。

他說:「啊?那個啊,我很久以前就問過主教了,主教說他教會的辦公室裡有一扇門,那扇門可以通往組織。當初設計有想到如果上午有事要回組織時,只有大鍵琴下的通道會很不方便。」

因為知道了這個情報,所以我計劃找一天說我有東西忘記拿,要回組織一趟。不過仔細想想,就算主教答應了,我回去拿東西的時間也不可能太長,因此也不能利用這點去主教房間搜查。

不過也因為知道教會有這麼一道門的關係,不禁讓我懷疑組織裡那道上鎖的門只是通往教會的門罷了。

這一點等等去問崩恩吧。

我走下階梯,回到了組織。

因為崩恩還沒下來,所以我坐在大廳的長椅上等他。

大廳的長椅在上週二就已經換新了,奧特恩不用再自備折疊椅了。

沒幾分鐘,崩恩來到了大廳,我叫住了他。

「崩恩,昨天你說主教教會辦公室裡有通往組織的門,那、連接那道門的門在組織的哪裡?」

「哦,在主教房間的書櫃後面,他說如果有人不小心走進那道門,走到底後也會以為是條死路就折回,不過門隨時都有上鎖,其實也不用太擔心就是了。」

「原來如此,謝啦。」

「嗯,那我先回房了。」崩恩離開了大廳。

這樣就更確定那道門確實有可疑的地方。

昨天我也有順便提到那扇門,但崩恩說他不知道。雖然我自己去問也可以,但我不希望自己的言行舉止會透露出我正在懷疑這個組織,雖然主教並沒有要求我們要盡心效忠艾瑟德馬,但我既然已是其中的一員,我的行為若表現出懷疑或者不信任,勢必會讓「組織上層」加強對我的關注。

因為我很確定艾瑟德馬絕對不是個小組織而已。

有時,我也會想,我們這些神父在組織裡的地位是什麼?應該是最低階層吧?任務由上層決定,再派任下來給我們去完成……不過目前為止我們的任務就只有除掉或帶回穢罪者而已。

什麼樣的人會被列在聖書裡?

除掉穢罪者究竟對世界有什麼幫助?

主教說讓世界在完美的情況下成長是指什麼?

這樣會創造出完美的世界?

還有很多很多的疑問,等著我去解開。

也許有其他神父跟我有一樣的疑問,甚至也做著相同的調查,不過我無法確定是誰,更何況,一件事只要讓第二個人知道,就有可能被洩露出去。無論承諾了什麼,只要有無法預測的情況發生,洩露出去的機率就不會是零。

好比母親,因為信任了她,才會至今仍苦苦等待著她的歸來;好比她,因為信任了我,才會被我禁錮在水泥裡;好比我自己,因為信任母親與她是相愛的,才更無法忍受她的背叛與虛假。

在我的眼中沒有所謂的信任,所以我必須自己一個人達成目的。

我起身,準備回房去。

此時,只見主教和斯雷遜朝著大廳走來,叫住了我。

「麻煩你向其他神父轉達一下,我和奧柏斯雷遜要去坊騰海德高中一趟,高三學生升學考試將近,我要去替他們祈福,因為他們有住宿夜讀的關係,所以才在晚上辦。奧柏斯雷遜則是代表在校生獻上祝福。集會也許會遲到一點點,但還是會盡量趕在八點回來的。」

「嗯,好。」

「麻煩你了。」主教和斯雷遜向我點個頭,便往「大鍵琴階梯」走去。

「大鍵琴階梯」是幾秒前我新創的名詞。

主教很少走那個階梯,今天蠻難得的。

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主教不在了。

而且就這麼剛好,讓我第一個知道。

今天因為穢罪者名單還沒發下來,所以六點到八點這段時間沒有事要忙,現在潛入……是個好時機。

但是這件事還是要轉達一下。

我拿出手機,打了封簡訊傳給每個人。

不過,奧特恩沒有手機,所以我要親自去跟他講一聲。

也算順路,因為我要先回房間拿手套。

需要帶的東西就只有手套而已,因為我還不認為有開啟那扇門的可能,只在房間裡搜查應該沒什麼危險。但最大的原因還是「無從準備」,因為無法預料所謂的機關會是什麼,甚至連有沒有這種東西都無法確定。

我回到了房間,從抽屜拿出一雙白色的手套,並將它放在我的口袋裡。

離開房間,往奧特恩房去。

敲門。

「沒鎖。」

開門。

「主教今天有事,晚點才會回來,集會也許會晚點才開始。」

「確切時間。」

「沒關係,你一樣八點到就好了。」

「好。」

「那我先走了。」

「好。」

關門。

我走到了左廊的底端,走廊還蠻長的。

我稍微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後,試著轉動門把──

很好,沒有上鎖。

轉開門把,我進到了主教的房間。

打開了燈,為了安全起見,我將主教的房門反鎖。

主教的房門並不是隨時上鎖這件事應該只有我知道,所以把房門鎖上應該不是件奇怪的事,既可以防止其他人闖入,也不會讓人起疑。

現在時間,傍晚六點二十五分。

主教的房間一進去是辦公室,左右兩邊各有一道門,右邊是寢室,左邊則是上鎖的。擺設主要有書架、櫃子、桌子,抽屜有不少個,上次來就已經確認過,主教沒有在抽屜夾頭髮,或者其他用來確認有無外人偷開過的設計。

但還是謹慎為妙。

我先從辦公室右邊的書架開始找起,也許書的後面會藏有什麼,所以這次也稍微翻找一下吧。

書的種類繁多,有醫學、心理學、法律、行政管理、野生動植物圖鑑、宗教發展史……我記得主教的學歷很高,「主教」這個位階在一般人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如果擁有高學歷自然更受人景仰。這大概是主教人望高的原因之一吧。

書架一共有三個,主教的房間光是辦公室就很大了。

對了,一些重要資料會不會夾在書裡面呢?

但這三櫃的書有上百本,我不可能每本都一頁一頁翻過吧?那就隨便挑幾本來翻吧。這在生物學上好像叫抽樣法?

我隨便挑了幾本書,看看每頁間有沒有夾著鑰匙或文件之類的。

翻了幾本後,看來是沒有的。除了其中一、兩本裡面夾有書籤以外,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了。

書架上層差不多翻完了,接下來看看下層的抽屜有沒有東西吧。

打開來一看,裡面是一些整理得相當有條理的文件。

其中有一區是我們神父的資料?拿出來看一下好了。

我拿出了書脊寫著我的名字的文件夾,裡面記載著我的資料,包含家庭背景、交友圈、興趣、個性……比較有趣的是還記載了口頭禪,我的部份……被寫了「哦、嗯、啊」。

這類的文件一共有十二份,唯獨沒有奧特恩的,因為他的定位本來就和我們不太一樣吧。

書架大致搜完了,沒有找得很仔細的原因是外部有重要資料的機率比較低,沒有必要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面琢磨。

我想起崩恩說的話,便把最左邊的書架給推開(書架下面有軌道)。

嗯,入口就在這裡,書架直接當作是一扇門,後面是一條鏤空的長方形通道。

通道沒有燈光,所以我拿出手機當作照明。

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條石砌成的通道。

我走了進去,眼前出現了一道門,因為我是在內部,所以不用鑰匙就可以打開。

嗯……果然通到了主教教會的辦公室。

我將門關上後,回到了主教組織的辦公室。

將書架推回原位後,我看了一下懷錶。

現在時間,傍晚六點五十五分。

我開始搜查辦公室左邊的部份,左邊有一個書架和兩個櫃子,底部沒有安裝軌道,所以應該沒有通道……不,也許還是有。

我將它們搬開後,只見一面白淨的牆面,沒有任何通道。

我在這面牆上摸索、拍打……果然只是一面牆。

將書架和櫃子歸位後,便開始一樣模式的搜查。

這邊的書架上放的書比較活潑,有一些知名小說、童話繪本……下層的抽屜裡仍然是一些文件,但多半是一些和政府互通的文書,或是教會的活動及規劃文件。

旁邊兩個櫃子上層的門扇是透明玻璃,裡頭展示了一些宗教擺飾:釘著耶穌的十字架、陶瓷瑪利亞、外皮精緻的聖經、法杖……如果這當中夾雜幾件玩具模型應該會非常可笑吧。

下層則放著一些餐具、罐頭……比較令我意外的是還有一些零食,難道主教也喜歡吃零食嗎?還是說買來給斯雷遜吃的呢?

左邊也搜查得差不多了,我再次確認一下時間。

現在時間,晚上七點十分。

也許再過個五十分鐘主教就會回來了,不過辦公室裡最需要花時間察看的也只有兩側,接下來就只剩辦公桌和後方的三個書架,但那三個書架我在上次來的時候就已經翻找過了,所以就先省略吧。

我掀開了辦公桌前面的地毯,下面沒有通道。

主教離開位置時都會將椅子靠進去,真是個好習慣。

接著開始搜查辦公桌的抽屜。

左右兩邊都有抽屜,一共有六個,其中上面兩個較小,最下面的略大。右邊的第一個抽屜可以上鎖,不過主教似乎沒有上鎖,因為我已經將它打開來了,裡面放著一些文具。

我接著打開下面一個抽屜,在文件的上方,躺著一把鑰匙。
  上次潛入時並沒有這把鑰匙。

但這是哪裡的鑰匙?

該不會是左邊那道門的鑰匙吧?

哈哈哈……怎麼可能。

我把那把鑰匙取出,走到那扇門前。

門的外觀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般的木造門。

我將鑰匙插進鑰匙孔裡,向右一轉……嗯?我似乎聽到了一個聲響?

將鑰匙抽出後,我試著轉動門把。

結果,門打開了。

然後,我將門敞開,走了進去。

我來到的是一間小房間,地板是用五十乘以五十公分的白色瓷磚鋪成的,在這個房間裡的排列是五乘以三,一個長方形的空間。瓷磚間有約零點五公分的間隔,我記得那是為了防止熱漲冷縮造成瓷磚崩裂。

除了正對面有另一道門之外,整個空間的擺設就只有中間的小檯子,長寬和瓷磚切合,高約一公尺,上面擺著一個花瓶,但裡面沒有插花。雖然這裡算是密閉空間,但檯面上仍蒙上一層薄薄的灰塵,地板則不明顯,所以踩進去應該不會有明顯腳印。

地板離天花板的高度應該是三公尺,天花板上有一盞不起眼的電燈,它亮著,從我進來的那一刻就是亮著的。

整個空間除了門和小檯子是木製的以外,皆為一片潔白。

我走向前,來到了對面的那扇門前。

試著轉動它的門把,但打不開。

接著,我試著使用手中的那把鑰匙,但插不進去。

我轉身,發現通往辦公室的那扇門關上了,大概是合葉用了某種設計,所以才會自動關上吧。

我回到了那扇門前。

發現,沒有任何門把的存在。

門和牆完美地契合,如果門也是白色的,我可能會以為門消失了吧。

我看了一下懷錶。

現在時間,晚上七點二十分。

嗯……

我想,我被困在這間小房間裡了。

並且,四十分鐘後主教就會回來。

如果我不在八點前離開這裡的話,沒有參加集會的神父就只有我。

然後,當主教回房時,就會發現有人闖入。

然後,他就會打開這扇門。

然後,他就會看到我。

然後,我就會被處死。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