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看 都能重新愛上的輕小說
【我的活屍女友系列】全新第三集

 我們在暗夜的降雨裡,
 聽見了遠方的信息── 

 
《我的活屍女友:愛‧鬼差鬼差》

 作者:壞結局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0.12.0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楔子 夢、第一話 在暗夜的降雨裡 

簡介 

你是說……我要死了?

風強雨烈,卻有一人佇立其中,擋在我身前。

那人穿著件連帽的長斗篷,看身型應該是個女人,她的頭低垂著,兜帽下被雨水打溼的髮散亂地遮住臉,看不清表情。
這種絕對沒有人會穿上街的裝扮……身為一個老是撞鬼的倒楣超男子,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基於關心,我還是開口問了句:「小姐,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那女人聞言全身一震,緩緩抬起頭。

「媽啊!」我慘叫一聲,轉身要跑。
因為她的眼睛,是紅色的!

那女人抬起頭的時候,雖然頭髮仍遮住大半個臉,看不清長相,但她的眼睛卻在黑暗中顯得特別明顯,她的雙眼沒有瞳仁,只有一片泛著妖異光芒的血紅。
不對啦!
這種眼睛很明顯不是人類吧!

吳茗詩、喵兵衛、小約翰、小碧、最新角色「鬼差」  震撼登場

作者簡介

壞結局〈badend608〉,1990年於台灣出產,功能多樣,主消耗燃料為肉與水,給他一公斤的肉和兩公升的水,即能順利出產一萬字故事與背誦一百條中華民國法規。
自2009年4月開始於網路上創作,守備範圍甚廣,舉凡男孩女孩、老爸老媽、大哥大姐都能以天馬行空的想像與特異的幽默感攻破,是一個無時無刻都在朝夢想奔馳的熱血男子漢。
嗜好:寫小說。
喜歡:貓,漂亮大姊姊。
居住地:
http://www.wretch.cc/blog/badend608

「少年啊,要立死志!」他總是那麼對自己說。

精采試閱

楔子

  唔……怎麼回事?

  這裡是哪裡?

  怎麼都是霧?

  還有──花香?

  我眨眨眼,伸手亂揮,濃霧翻攪,沒有一絲散開的跡象。

  「肥皂泡泡快快飛,輕巧流螢瓦上吹……」
  !!

  歌聲?

  「七彩光影飛輪轉,散上蒼穹無影追……」

  是誰在唱歌?

  「公子──」

  你是誰?

  「我是佳……」

第一話 在暗夜的降雨裡

  我睜開了眼。

  眼前一片漆黑。

  房間裡唯一的光源是牆壁掛著的夜光時鐘,時鐘裡時針分針這對怨偶正緊緊抱在一起,齊指向十二點。

  「嘩啦啦啦……」落雨聲挨著窗子透將進來。

  我看向窗戶,窗簾忘記拉起,看得到外頭風雨猛烈,暴雨滂沱。

  今天是颱風天,學校上到中午就停課了,我因為身體不適,一回到房間就癱在床上,算算也睡了快十二個小時。

  「唔。」我伸伸手腳,拉拉筋,想起床倒杯水喝。

  公子──

  對了!

  剛剛,好像又夢到了,那個夢。

  「唉。」我翻過身,打消起床的念頭。

  又是那個夢。

  最近我老是做同一個夢。

  不是惡夢,那個夢一點也不恐怖,真要形容的話,「莫名其妙」這四個字比較適合它。

  夢裡有鋪天蓋地、模糊視線的大霧,在濃霧的遠方,似乎有棵大樹的影子,枝頭結滿了拳頭大的果實。

  還有聲音,一個讓我感到熟悉,卻又怎麼也想不起是誰的女聲。

  有點溫柔,有點──哀戚的聲音。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在每個夢醒時分,鼻子總會有點酸酸的,有種說不出的惆悵感。

  「公子?」我回憶著夢境:「到底是什麼意思?是在叫我嗎?」

  公子?難道是日本女生的名字?我記得日本妹的名字好像都是什麼菜菜子南瓜子的……

  上了大學後,以我的女朋友為中心點,我遇到了不少稀奇古怪、光怪陸離的事,也了解到,這世界比我想像得還要廣大許多。

  或許,這個夢是種徵兆?

  畢竟連續做同一個夢幾個月,這鐵定不正常吧?明天找阿輝那個色魔問問好了。

  聽說偉人現世的時候,都會有點奇怪的事發生,說不定我正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九五之命哩!搞不好其實我在做菜的時候,大家都會從我手上看到一條金光閃閃的龍呢!

  「喵哇!」忽地,一聲怪叫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

  一個小黑影從室內一角陡然竄出,空翻一圈後,重重往我的胸口墜下。

  「噗喔!」我差點沒把午餐吃的義大利麵整盤吐出來。

  「喵!」小黑影伸出「手」,按下了我床旁的電燈開關。

  「啪。」蒼白的燈光灑下,照得我不禁微微瞇起眼。

  坐在我胸口的是一隻有著大而清澈的琥珀色雙眼的可愛小黑貓。

  她的毛皮如天鵝羽絨般光滑發亮,體態纖長優美,尾巴長度恰好可以騷到她的小腦袋。

  「兵衛?」

  她叫喵兵衛,是我和女朋友大人收養的可憐小貓,經過一段時間調養後,她已完全擺脫剛被收養時的孱弱模樣,變得活潑又可愛。儘管年紀還很小,卻已吸引了不少阿貓阿狗們上門來獻殷勤,讓我這個老爸著實擔心不已。

  唉,有個漂亮女兒也是件困擾的事啊。什麼?那邊那個!就是你!不要偷笑!不准說我是蠢老爸!

  「怎麼了?」我伸手想摸摸她的頭,卻被她用收起爪子的腳掌一把揮開。

  「喵哼!」她甩甩鬍鬚,一臉不爽。

  「幹嘛不開心?」我笑笑,捏捏她腳掌上的肉球,這一次她倒沒有閃開。

  「喵茲喵喵。」兵衛皺皺鼻子,喵喵叫了起來。

  「啊!對喔!」

  我猛然想起,昨天和喵兵衛說好,要說床邊故事給她聽,今天卻因為太累所以一回到房間蒙頭就睡,難怪她會不開心。

  「咪咪喵?」兵衛張大眼,滿臉期待。

  「可是把拔今天好累耶!明天再說好不好?」我摸摸她的頭。

  「咪咪嗚!」喵兵衛揮揮爪子嚷著,臉上的表情好像在說:「把拔你這個不守信用的大騙子臭芭樂!」

  「妳是說,」我笑笑:「妳覺得我真是個體貼又疼女兒的帥哥老爸,有我這樣的爸爸實在太幸福了!對不對?」

  「喵怒!」喵兵衛轉過臉,轉身想跳下床。

  「好啦,我開玩笑的啦。」我笑著將她抱起,放到位於我床旁邊的小床上。

  那小床是我女朋友特地買給喵兵衛的,碎花布樣式的被毯裡鋪滿能讓貓咪安定心神的香精,兵衛一躺上去就整隻貓軟綿綿地趴在枕頭上,看來她今天似乎也挺累的。

  「好,那把拔要開始說故事囉。」我咳了兩聲清清喉嚨,揉著兵衛的脖子,開始說起故事。

  「從前從前,在遙遠遙遠的地方,有連年戰爭的國家,在王國戒備森嚴的城堡裡,住著一位美麗的活屍公主……」

  說著,說著。

  外頭的雨越下越大,打在屋頂上的雨聲如響鼓,於是故事裡多了一個會操縱風雨的壞女巫。

  說著,說著。

  喵兵衛貓眼半閉,模樣可愛極了,於是故事的結尾,我打算讓她也登場一下。

  說著,說著。

  「最後,活屍公主與她最愛的食物王子,和他們可愛的貓咪女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故事說完,我轉頭一看,喵兵衛早已沉沉睡去。

  我笑笑,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躺回床上。

  再睡一下好了,說不定,等等又會夢到那個夢。

  「喵呼。」

  「嗯?」

  我的眼神隨著聲音看去,心跳差點停住。

  喵兵衛站在窗邊,窗子被她打開了,雨水噴濺進來,她喵眼微閉,一顆貓腦袋伸出窗口搖搖晃晃。她跟她娘一樣,睡昏頭都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和女朋友住的地方只隔一條巷子,有時候喵兵衛會睡一睡爬起來,跑到對面去找她媽,基本上我是不太擔心,因為我曾看過夢遊狀態的她,把一群想吃她豆腐的色公貓揍翻,那身手之矯捷,我想可能整條街的貓一起上都打不贏。

  不過,現在可是颱風天啊!

  「兵衛!」我伸手去抓,她卻先一步跳進風雨呼嘯的夜裡。

  我急忙往樓下一看,但屋漏偏逢連夜雨,房間的燈和滿街的路燈同時熄滅。

  「該死!居然給我停電!」

  雖然我因為某些原因,在黑暗中的視力比一般人好上很多,但喵兵衛本來就一身黑,又有風雨攪局,一眨眼就已不見她的身影。

  我連窗戶都來不及關好,就急急忙忙衝出房門,奔下樓梯,拉開一樓沉重的鐵門。

  「赫!」開門後,我嚇了一跳,連忙煞住腳步。

  門口,站了一個人。

  風強雨大,卻有一人佇立其中,擋在我身前。

  那人穿著件連帽的長斗篷,看身型應該是個女人,她的頭低垂著,兜帽下被雨水打溼的髮散亂地遮住臉,看不清表情。

  這種絕對沒有人會穿上街的裝扮!身為一個老是撞鬼的倒楣超男子,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基於關心,我還是開口問了句:「小姐,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那女人聞言全身一震,緩緩抬起頭。

  「媽啊!」我慘叫一聲,轉身要跑。

  因為她的眼睛──是紅色的!

  那女人抬起頭的時候,雖然頭髮仍遮住大半個臉,看不清長相,但她的眼睛卻在黑暗中顯得特別明顯,她的雙眼沒有瞳仁,只有一片泛著妖異光芒的血紅。

  她一定每天都很用功唸書吧?熬夜熬到眼睛都變紅色了……

  不對啦!這種眼睛很明顯不是人類吧!

  女人,不,女鬼伸出纖細蒼白的手,抓住了我。

  「你──看得見我?」她似乎很不可置信。

  她的力氣不大,但不知為何,我沒有辦法掙開她的手。

  「妳……」我回頭停下腳步。

  忽然,一陣狂風刮來,將她的兜帽掀起,頭髮吹開,露出底下毫無血色的臉。

  那一瞬間,時間像是定格了。

  原本轟然而下的暴雨停在半空,狂亂的風也不再吹拂。

  我的目光,停在她蒼白的面容上。

  那是張脂粉未施的清秀臉龐,雖然能用「清秀」來形容,但和我女朋友的那張混血兒臉不同,即使此刻她的眉頭蹙起,還是讓人覺得臉部線條柔和如水。

  我很確定,我這輩子絕對沒有見過這張臉,這個人。

  卻很奇怪地,覺得眼前的人兒如此熟悉,連拉住我的感覺都──

  眼前一片珍珠白,莫名的淚水忽地模糊了我的視線。

  「妳……是誰?」我的聲音顫抖。

  她的雙眼淌下兩行血淚,滑過臉龐。

  「我是佳。」

  「住手!」一聲嬌叱。

  女鬼大驚,往一旁跳開。

  下一秒,天外飛來一截斷臂,聲勢猛烈地砸在女鬼原先站的位置上。

  土石炸開,那截手臂竟硬生生插進柏油路裡。

  「哼!」

  怪異的感覺消失,雨水重新落下,耳邊的風又開始嘶吼。

  大雨中,走來一個女人。

  穿著連身睡衣,一頭長髮綁成馬尾,柳眉倒豎,殺氣十足。她的右手齊肘而斷,傷口還流著綠色的血,滴滴答答灑了滿地。

  「茗詩!」

  是的,來人正是我親愛的女朋友,吳茗詩大人。

  種族:怪力無雙的活屍。

  職業:會把手拆下來砸人的千金大小姐。

  茗詩走到我的身旁,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深陷馬路裡的右手拔出。

  「妳怎麼會跑過來?」我小聲問。

  「剛剛兵衛跑來我房間,我開窗讓她進的時候剛好看到你被抓住。」她輕聲回答,旋即舉起手中血淋淋的斷臂遙指紅眼女鬼,喝問道:「哪來的野鬼?居然敢碰我家親愛的!」

  女鬼已將兜帽戴上,只見一雙閃著紅光的眸子閃爍疑惑的光。

  「追魂銬沒有反應?是活人嗎?」女鬼喃喃自語:「不對,活人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

  茗詩的臉色沉了下來。

  喔喔!糟糕了,這女鬼快要踩線了!

  說到茗詩的個性,平常是很活潑可人啦!可是要是有人碰到她的地雷──

  「妳不是人類。」女鬼很明顯的不會看臉色,竟踏前一步問道:「妳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纏著公……這個男人?」

  正中紅心!

  「干妳什麼事啊?混帳!」被說到痛處,非常在意自己不是人類的茗詩怒火中燒,奮力將斷手朝著女鬼擲去。

  在茗詩的怪力驅使下,那截手臂頓時成了恐怖的殺人兵器,發出刺耳的破空聲,轉眼就殺到了紅眼女鬼面前。

  「啪滋!」女鬼不閃不避,手一揚,帶出一道黑影,手臂竟在半空中被黑影擊成碎片,綠血碎肉噴的到處都是。

  「不會吧!」我嚇了一跳。

  肉屑紛飛中,女鬼身形搶出,直衝茗詩。

  茗詩呆呆地楞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攻擊居然被擋下,完全沒有做出防禦姿勢。

  危急之際,我只好撲向前,抱住茗詩,咬緊牙關準備用背脊擋住女鬼的致命一擊。

  咦?怎麼不會痛?

  我稍微轉過頭,看見女鬼在我身後約莫幾步距離停了下來。

  我這才看清楚,原來她剛剛拿來打爛茗詩手臂的武器,是一把特大號的手銬,銬身通體墨黑,邊緣處還閃著鋒利的光芒。

  有多大?依那手銬的大小,我看就算拿來銬人脖子都沒問題。

  女鬼看著我,像是明白了什麼,搖搖頭,露出淺淺的微笑。

  「啊?」我莫名其妙。

  她不發一語,形體變得越來越透明,最後消失在呼嘯的風雨裡。

  完全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但看著她消失,我的心裡居然有種惆悵感,真是怪了。

  「親愛的,親愛的。」茗詩在我懷裡輕輕掙了兩下。

  「嗯?」

  「我有點不好意思……」茗詩囁嚅。

  「啊!」我登時回過神來,連忙鬆開茗詩。

  「抱──抱歉。」看茗詩滿臉害羞的泛綠,我自己也很不好意思。

  「咦?」茗詩轉啊轉地四下張望了一會:「那隻女鬼呢?」

  「不知道,突然就不見了。」我聳肩。

  「是嗎?」茗詩打了個響指:「嘖,真可惜,本來想用『茗詩茗詩解體大法』對付她的說。」

  「所以是我多事囉?」我笑了出來,茗詩真的很沒有取名字的天分。

  「也不是啦,畢竟我只剩下一隻手,只能用比較沒那麼厲害的『茗詩解體大法』,說不定打不贏她。」茗詩甩甩斷手,歪著頭說:「還是很謝謝你喔,親愛的,你好勇敢。」

  原來「茗詩」是一種測量單位啊,這真是太茗詩了。

  突然,我鼻子一癢,「哈啾」一聲打了個噴嚏。

  場面冷靜下來後,淋得渾身溼透的我忽然覺得好冷,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

  茗詩也一起抖了一下。

  嗯?不對。

  茗詩根本不會覺得冷才對啊!

  「怎麼了?親愛的,你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茗詩疑惑地問。

  「沒什麼啦。」奇怪,是錯覺嗎?可是我剛剛真的有看到茗詩的胸口抖了一下。

  啊!啊!又動了!

  「茗──茗詩!妳的胸口是怎麼回事?」我驚呼。

  我話一說出口,茗詩的胸口竟劇烈隆起、扭動起來。

  「啊?」茗詩低頭看去,同時,一顆毛茸茸的貓頭從茗詩的領口探了出來。

  「咪……」喵兵衛瞇著眼看我,一副沒睡飽的樣子。

  「兵衛!」我將她抱起,轉過身問:「妳怎麼跑到那麼令人羨……我是說讓人擔心的地方,不乖喔!」

  「不是啦。」茗詩幫兵衛護航:「我看她從外面跑來,全身溼答答的,睡在我衣服裡面比較暖,所以……」

  「這樣啊?」我敲敲兵衛的腦袋瓜:「下次颱風天,可別再亂跑出門了喔。」

  「咪。」兵衛低下頭,似乎知錯了。

  「把拔很擔心耶!萬一妳被風颳走我該怎麼辦啊?」

  「喵。」她點點頭。

  「妳知不知道很多流浪貓就是颱風天愛亂跑,最後回不了家流落街頭,被人家抓走煮來吃都沒有人發現耶!」

  「喵姆。」喵兵衛瑟縮了一下,看來應該是真的怕了。

  「我還在納悶妳馬麻明明很平,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高聳,差點嚇死我。下次不可以這樣子知道嗎?」

  「嗚?」兵衛抬起頭。

  「說到這個,妳不要學妳馬麻不喝牛奶,妳馬麻就是因為討厭喝牛奶,缺乏鈣質,才會脾氣暴躁又平。」

  「咳咳。」茗詩在我身後輕咳了兩聲。

  一股沉重的壓力如潮水般襲來,壓得我差點喘不過氣。

  冷汗,從眉角滴落。

  糟糕,一不小心說得太過頭了……

  脾氣暴躁的茗詩最介意別人說她脾氣暴躁,一有人提到,她一定會邊說:「我才沒有脾氣暴躁!」一邊用行動示範什麼叫真正的脾氣暴躁。

  「親愛的,你是不是──不怎麼喜歡我的身材啊?」茗詩的聲音慢悠悠地從身後飄來。

  啊?

  好險,看來她好像沒聽到我說她脾氣暴躁。

  「怎麼會呢?妳全身上下每一個地方我都很喜歡啊。」我回過身,誠懇的說。

  「真的?」茗詩挑眉。

  「真的!」我用力點頭,喵兵衛也跟著做了同樣的動作。

  茗詩的臉色仍沒有好轉。

  不會吧,難道她……

  我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問道:「妳──是不是很在意那個,就是──身材的問題啊?」

  「沒有啊。」茗詩嘟起嘴,踢了踢腳邊的小石子,那石子飛起,居然將一旁住家的鐵門打凹一個洞。

  騙肖欸!她絕對很在意!在意到快爆炸了!

  我鞠躬哈腰,用力地巴結:「別這樣嘛!我說真的,能和妳那麼完美的女生交往真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喔,不不不,應該是三輩子修來的才對,也許不只……」

  臉色越來越難看的茗詩突然打斷我的話,沒頭沒腦的吐出一句:「小靜笑我。」

  「啊?」我不解。

  小靜是茗詩最要好的朋友,個性十分膽小,是一種名叫「藍藍鹿」的妖怪,變成人型時身材矮小,留著厚重瀏海,總是帶著一副快遮住整張臉的大眼鏡,目前正在跟我的好朋友阿輝交往。

  「她明明那麼矮,都還比我大,上次一起去游泳的時候,她說我,說我……」

  「說妳什麼?」

  「說我除了身高外根本沒發育。」茗詩低頭嘆氣,整條屍像洩了氣的皮球。

  「不會啦,這樣也很好看啊!」我鬆了口氣,如果只是這樣就好解決了。

  「真的嗎?」茗詩抬起頭,大眼裡淚光閃爍,看來是有點感動。

  「當然是真的啊!沒發育也沒什麼不好啊!拜託,現在人最講究什麼?養生!是養生啊!想想看,等到妳四十五歲,妳的身材卻還是跟十五歲,甚至五歲一樣,是不是馬上讓人覺得年輕幾十歲?超讚!」

  我連珠砲似的說了一大堆,卻見茗詩又低下頭,看樣子是被我感動到不能自己。

  吼,我怎麼會那麼有哄女朋友的天分啦!

  「所以說,沒有發育的確是──」我豎起驕傲的大拇指:「行!」

  「……」茗詩握住了我的大拇指。

  「怎麼樣?」要稱讚我了嗎?

  「行──」茗詩把我的拇指用力一折,衝著我的臉大吼:「行你個大頭鬼啦!」

  「嗚嗄!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胖
  • 請問完結篇會在第幾集出?? 甚麼時候會出?
  • 您好
    2011年3月底以前會出版喔
    還在排出版日期中,謝謝

    MINIBOOK 於 2010/12/21 10:31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我有埋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