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殺魔女的邪惡,動人心弦」
「女人真是罪惡的生物」
──宅男作者

 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之時非常快樂,
 甚至把血裝滿浴盆,用來沐浴,
 保持自己的青春。
 〈浴血女爵:伊麗莎白‧托麗〉
 拘禁殘殺六百名處女  動搖封建歐洲最殺惡女 

 《魔女  全球十大女性連殺案》
 作者:陳約瑟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0/8/1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NO.1 青春永駐的吸血女魔

簡介

我討厭「人」  已經很久了 

「連殺魔女的邪惡,動人心弦」

「女人真是罪惡的生物」

──宅男作者 

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之時非常快樂,甚至把血裝滿浴盆,用來沐浴,保持自己的青春。

浴血女爵:伊麗莎白‧托麗〉拘禁殘殺六百名處女  動搖封建歐洲最殺惡女 

伊麗莎白由鏡中打量著怯生生的村莊女僕,血色紅潤,而自己已經生過三男一女了,這女孩還是處女吧……。

她忍著女僕笨手笨腳,直到頭髮被硬生生扯了一下,一個轉身劈頭就刮了女孩耳光,女孩的臉被戒指劃出了一道血痕,鮮血也沾在伊麗莎白的皮膚上……好豐潤阿,女爵心中讚嘆。

她要惡僕將女孩的衣服扯破撕開,扔進澡盆裡,然後用繩索把女孩固定住。

她的美容顧問術士多羅蒂亞指導,用繩索封住血路下,奶媽伊羅娜喬便開始一吋吋剮那個笨女孩。

伊麗莎白看著女孩活蹦亂跳的哀嚎,即使已經變成肉花了還在求饒呢!

直到女孩不動了,生命都流進那一缸血水裡了,伊麗莎白用腳碰觸暖憨憨的熱血,褪去盛裝,裸身沐浴,一心要讓自己的身體同化於一缸青春中。

那其實只是腥羶的血海而已。 

而鮮血,都流到街上來了……。」 

內附 青春永駐的吸血女魔│「屍體花園」的女主人│兒童連環殺手護士│收藏人皮燈罩的納粹女軍頭│崇拜邪教的屠殺少女組│公路殺手女魔頭  等10篇浴血女魔實錄

作者簡介

陳約瑟

作者的話:「女連續殺人魔-是極隱密少見的煉文材料,本書眾魔女的面世感謝高普兄媒合、主動參議,以及編輯吳小姐的立案與擔待。」

文創工作者,於國內社群草創時代被朱學恆、灰鷹評為最佳寫手,參予奇幻推行,社群「提督工坊」立案人,在國內類型小說方興未艾之時,小說作品《殛天之翼》甫發行一個月即與眾多歐美名作收錄於聯合報讀書人「奇幻熱潮的收穫季(盧郁佳)」一文,並被轉載於對岸中華讀書報《2002年台灣十大出版紀事》中,作品曾刊輯在對岸大眾網絡報《劍與魔法的世界》中文原創小說中篇精選,參予納蘭真作品《第七封印》遊戲製作,並擔綱設定集編務,在九把刀於書市站穩腳跟的《功夫》到《獵命師》時期擔當出版社行銷。鮮網《搶鮮報》專欄。引介王中寧到出版方促成《符文之子(蓋亞)》、《龍族(春天)》成案,以及推介社群作者成書。作品有《殛天之翼(蓋亞)》、《奇幻冒險-夢幻隊伍(黃美文合著,奇幻基地)》、與許文達合譯《神話世紀霸業寶典(電腦玩家)》、插畫作品有《殛天之翼》、《鏡之國(梅林,奇幻基地)》、以及明日《無名屍鎮》、《靈時頻道》、《抽鬼》、《十三號香水》、《人面鬼針草》。

說故事因私務停滯多年,壓稿待修,尚欠讀者一個交代。

精采試閱 

血腥城堡的最後一宴────

一六一Ο年十二月三十日,東歐匈牙利深山中的查伊迪城堡正在上菜,這座城堡孤懸在喀爾巴阡山脈的一座丘陵高處,喀爾巴阡山脈橫亙多個小國國境,陰霾的氣候讓白天也不見天日,自古盛傳吸血鬼出沒,是座外地人難以想像、深邃廣大的山域迷宮。查伊迪城堡正是被山區的迷霧和叢林包圍的詭譎之地。

城堡女主人是出身名門的女伯爵伊麗莎白‧白托麗,她正在期待一場饗宴,桌上的珍稀菜餚,不是凡間食物,而是成批成批赤裸的少婦與少女。

在城堡的地窖內,被關了好幾個月的姑娘,完全不知道日夜,只眼見一起被鎖在地窖中的女伴來來去去,在連綿不絕的尖叫聲中被慘殺,衣不蔽體的她癱在地上腐爛的稻草堆上,她幾乎忘記進入這座魔城之前的農村生活,原先只是應募來城堡幫傭,城堡厚重的大門闔上之後,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供凌虐的牲祭,這裡不是人間,絕對是地獄。

如果只是死掉還好,但那種殘虐的殺害過程很漫長,她看見活生生的女孩們被一而再的支解與被穿刺,恐懼瀰漫她整個心智,幾個月下來她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卻還死不了,城堡的牆壁那麼厚重,不會有人來救他。

務農的父親、農村青年戀人都被女爵伯爵夫人統治,不要來、來了也沒有用,這裡是吸血鬼君臨的封地,沒有騎士更沒有上帝。

她看見城堡那些惡僕往返來去,下一個就是她了吧,她和其他少女擠在一塊,像是待奉上餐桌的小動物,等會就有屠夫來挑選佳餚,她是鮮血盛宴的一部分。

「奉獻不朽的處女之身給女伯爵,女伯爵要妳的處女血,女伯爵會沐浴在妳的生命中,吸收妳那匯成一缸的鮮血菁華來永保青春。」女爵的邪術師多羅蒂亞喃喃的唸咒道。

前方橫陳著一座澡盆,上頭懸吊著一座金屬女偶型刑具,那是澡盆的供水源頭。女爵喜歡在地下室沐浴。等等自己的血就會灌滿那個澡盆。

女爵的僕役,惡漢多卡(DorkaThorko)渾身橫肉靠上來,女人們擠成一團,在尖叫聲中一個一個被拖了出去,恐懼的姑娘被扯住了頭髮,她拚死掙扎,手腳抵著地板也沒用,她就要被殘虐的破壞掉了。

「城堡正被圍攻!」在恐慌間她聽見有僕隸慌亂中喊叫道。

救兵來了!這是她第一次察覺自己有生機,求生的本能燃起,拚命的掙扎起來,多卡理也不理地揪住她,將她丟進個鐵箱子裡,她這才注意到自己是被丟進那個女偶型的刑盒裡了。

那鐵偶自己動了起來,兩隻手腕懷抱住她,把她擠壓進中空的身軀深處,這個殺害無數女孩的人形棺,現在也要榨乾她了!

滿是釘刺的鐵偶胸門闔上,無數的尖刺把姑娘釘進黑暗中,先是密布尖刺抵住姑娘白皙的肌膚,然後一根根穿破她柔軟的脂肪,探入她的臟器、胸口、腹股腔、子宮,姑娘成了鐵偶鮮血淋漓的內臟。

然後這隻叫做鐵處女的刑具,被懸吊升高,鐵盒子的下端鏤空,姑娘雙腳懸空,穿透姑娘的處女肉體組織的無窮尖刺,串過肥肝鮮腸,支撐著姑娘的體重,在不斷的哀鳴中,姑娘被愈吊愈高,由人形的鐵處女下方露出的白淨雙腳──血紅得不可思議,鮮純的鮮血汩汩地由被刺穿的全身湧出,順著顫抖的雙腳、山泉般的滴降到鐵偶刑具下方的澡盆。

姑娘狂亂地尖鳴著,透過鐵偶鏤空的雙眼瞥見,等著「洗澡水」放好的女爵才施施而來,灩瀲的容顏宛若發光體,浸身進懸空少女下方的血泊中,接受還活著的少女的血雨淋灑。

姑娘什麼都不知道,她是一塊被消化一半的肉,此外什麼都不是。

不知過了多久,姑娘的生命持續滴落,彌留之際,我看見救兵攻破城牆殺了進來,覆甲的戰士創破地下室的重門,揮霍我生命的魔女正在我的血水中唱著歌,戰士們一個個站住,目瞪口呆望著懸空的我,宛若看得到我赤裸的靈魂升天的模樣……。

 

NO.1 青春永駐的吸血女魔

浴血女爵:伊麗莎白‧白托麗

──拘禁殘殺六百名處女,動搖封建歐洲的殺最大惡女

 

屠殺:八十~六百五十名女孩

芳號:鮮血女爵(Blood Countess

文化:東歐貴族

病徵:妖魔化/權力者/追求青春/後母妄想/遺傳缺陷/處女獵殺/吞噬/嗜血/巫術/刑具酷刑/虐待屠殺/主宰場所

結案:終生監禁,成為吸血鬼傳說的根本原型,永生不朽。 

「魔鬼進入她的身體,她黑色的大眼將魔鬼隱藏在陰暗的深處,面容因中了魔鬼之毒而變得蒼白,嘴角像一條游移的小蛇般扭曲,飽滿的前額……下巴……有一條無力的曲線,意味著神智錯亂,犯下特殊的罪孽。」───《血腥的伯爵夫人》潘羅斯 

一、病態名族嫁來的小新娘

「白托麗女爵同時也是魔幻小說中的女吸血鬼卡蜜拉(Carmilla)、德古拉伯爵、以及一切權貴吸血鬼的前身」───法國吸血鬼讀物 

四百三十五年前,匈牙利王國舉行一場令人矚目的婚禮。男方是二十六歲的納達奇伯爵,身批黑戰服出入戰場的他,人稱「匈牙利的黑色英雄」。

他所迎娶的少女新娘來頭更大,新娘的家族至十三世紀發跡以來,始終執匈牙利王國權力要津,與歐洲第一名門哈布斯堡家族有脈絡關係,母系與波蘭史蒂芬王有血緣關係。

為了迎娶小名媛,納達奇伯爵闊綽的將查伊迪的城館、莊園和十七個封村都做為結婚禮物奉給新娘。歸屬給新娘的封地延長了她的封號,但新娘最大的名號仍是她的強豪家姓「白托麗」。

在四千五百名達官貴客的注視下,年芳十五的新娘,貴族少女伊麗莎白‧白托麗登場了。

她拖曳著長長的披肩,披掛著錦繡,面容冷白、眉宇高雅、髮際線以當時歐洲最流行的美容方法用石灰退得很高,一頭珠飾襯托出她渾圓清透的眼瞳。

可是在教堂的蠟燭照撫下,十五歲的小新娘拉出長長的背影,伊麗莎白除了流淌著東歐的外凡西尼亞──古老的吸血鬼之鄉──最尊貴的血液外,因為近親婚配的扭曲血緣,白托麗家族似乎有股醉心陰暗面的傾向,她的兄長「嗜性成癮,伯父崇拜魔鬼、伯母熱衷於同性的性行為。」

勇猛的青年伯爵娶回家的傲嬌美少女伊麗莎白,隨著年日卻沒有顯老,她披肩後滲出無邊的血海,將全部婚贈的封地淹沒,日後被稱為「鮮血女爵」、「查伊迪鮮血夫人("Bloody Lady of Čachtice)」、「女德古拉(Countess Dracula)」,堪稱是史上殺最大的人魔之一。 

二、初學巫術彩妝

「僕人多卡讓我見到了一個開闊的世界……」──女爵的手簡 

伊麗莎白蒼茫的臉埋沒在城堡門廊的陰影下,她那英武偉岸的伯爵丈夫,結婚不出三年便揮馬征途,和連年侵犯歐洲的狂暴土耳其人纏鬥不休,年輕的伯爵夫人沒法懷孕,獨自徘迴廊間,也和婆婆、小姑纏鬥不休。

在寫給丈夫的信件中可以看見她和僕役多卡學習邪術的記事:「僕人多卡讓我見到了一個開闊的世界,將黑色的牝馬用白色的杖殺死,將血用來施咒,能夠殺害戰場上的對手。」

少婦熱衷於魔術,引起了不倫的臆測,招徠了婆婆的警戒。此時各種謠言紛至,例如伯爵夫人在婚前早就生過野種。

一天婆婆烏蘇拉跟前的女僕忽然被人擒住,被拖到城堡地下室,等待女僕的竟是伊麗莎白,她以烤得赤紅的鐵鉗幫女僕「敷臉」拷問,她沒有察覺這種行為是逾矩,她在幼時見過被視為小偷、騙子的流浪者被處以古老的遊牧民族酷刑,被放任腐敗死亡,貴人想做的、別人是管不著的。

她的煩躁變本加厲,農村來幫忙的姑娘偷了梨子,她便把女孩扒個精光,渾身塗滿蜜汁捆綁在樹幹,一夜過後,赤裸的女孩一身黑,那不是塗料,而是密密麻麻的螞蟻、甲蟲。伊麗莎白訕.訕.笑了。

與婆婆的風暴,直到伊麗莎白生下第三個孩子而告終。在二十五年間,她應該生了三男三女,但除了兩女一男外通通早夭;自己懷下的骨肉早夭,悲劇和寂寞劇烈地撕扯她的靈魂,漸漸讓封凍在靈魂深處的空無本質退冰露出。 

三、宮廷趴的名媛

「她的興趣是鑑賞自己,讓自己艷光四射,女僕們花許多時間梳理她綿長的雲髮……」──法蘭西女浪漫詩人佩羅茲 

深山之城查伊迪是座哥德式的要塞,因為土耳其的烏雲蔽日,民智被山脈阻隔,仍然瀰漫著中世紀的陰慘窒息感。

伊麗莎白血液中的神經疾病輕輕電極著她,好日子來了,她舉辦了一場大型的宮廷舞宴,當時的宮宴常要準備過周,因為賓客舟車勞頓,通常會停留數天,展開馬拉松式的盛宴、狩獵和舞會。

在伊麗莎白的手腕之下,封建權貴們川流而來,伴隨著大量的僕役、社交名流、商人與浪漫詩人讓荒山之城蓬蓽生輝。

異國王侯們見識到了女爵的丰采,讚嘆文明邊陲竟然有如此泱泱閨秀,連日爾曼共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二世都為她而驚豔。

除了長相如珠寶華飾外,據編年史家的紀錄,伊麗莎白更是冰雪聰穎,少女時在眾多名媛、宮廷教師調教下,她熱愛占星學、煉金學、博物學,拉丁文、希臘文、通用的德文她都能朗朗上口。

被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釋放,她是多麼愛著此時的自己啊。

法國女詩人佩羅茲寫下了她的風華:「女爵每天把寶石、華服列在鏡前,宮女們則幫忙她梳妝,有術士顧著大鍋熬煮各種保養藥材,用來保養她紅潤的肌膚,她的興趣是鑑賞自己,讓自己艷光四射,女僕們花許多時間梳理她綿長的雲髮……」

這場盛宴讓伊麗莎白一掃陰霾,讓光華聚焦在她臉上,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查伊迪又成了一座孤城,伊麗莎白那張蒼白的臉陷入更深的陰影中。

她看著自己雙頰凹陷,想像著她的美貌將如流沙般不復,心中對於生命產生了強烈的恐怖感:我不甘心!

這種恐怖感轉化成忌妒,投射到僕人中還在青春期的女孩身上,那些下賤的貧民為何能有青春的肉體和笑容?

她與生俱來的扭曲性格被誘發出來,叫女孩一絲不掛的在男僕面前工作來羞辱她們,不時用滾燙的鐵棒侵害女孩,把油紙塞在女孩的腳趾間點火(這個說法筆者還未找到第一手根據),她會把女僕由頭澆水後,赤裸的趕到冰天雪地的戶外,第二天再去看「冰棒」製作的情況,體驗青春封凍之美。

在後世畫家楚克(Csok)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伊麗莎白捆綁赤裸的少女,讓繩子陷進肉裡,用針刺她們,要她們在雪地裡打滾。在桐生操的書中還有一個鑿冰湖之水淋在女孩身上做冰雕的詭譎故事:「真可惜,沒辦法把這座雕像帶回家做裝飾。」

但這還是無法消解她的焦躁與歲月的不復,在一個不斷被描述的場面中,她發現了青春永駐的祕方,在這裡分享給熟女們(但恕不提供試用包)。

 

四、伯爵夫人的美麗日誌DAY ONE

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時非常快樂……──編年史提及 

一個村莊少女剛到城堡來幫傭,照慣例被派來幫伊麗莎白打理頭髮,女爵望著鏡中的自己,一絲絲的細紋都讓她覺得自己正在龜裂,那慘白的肌膚要是裂開了,她精神的黑洞就會曝露出來,她由鏡中打量著怯生生的村莊女僕,卻是血色紅潤,自己已經生過三男一女了,而這女孩還是處女吧……。

她耐著女僕笨手笨腳,直到頭髮被硬生生扯了一下,她幼年時便已斷裂的神經被電擊(據說她四歲就已有家族性癲癇的徵狀),一個轉身劈頭刮了女孩耳光,女孩的臉被戒指劃出了一道血痕,鮮血也沾在女爵的皮膚上,賦予了冷白的肌膚一股血色。

好豐潤啊,女爵心中讚嘆道,她瞬間跨過了一道心理上的關口,要惡僕多卡將女孩的衣服扯破撕開,扔進澡盆裡,然後用繩索把女孩固定住,她的美容顧問術士多羅蒂亞指導,用繩索封住血路,奶媽伊羅娜喬(Ilona Joo)開始一吋吋的剮那個笨女孩。

女爵看著女孩活蹦亂跳的哀嚎,即使已經變成肉花了還在求饒呢,她為青春少女的生命力深深感動,直到女孩不動了,生命都流進那一缸血水裡了,她用腳掂掂那暖憨憨的熱血,褪去盛裝,裸身沐浴,一心要讓自己的身體同化於一缸青春中。

那其實只是腥羶的血海而已。

所有的編年史都記載著這件事:「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非常快樂,甚至把血裝滿浴盆,用來沐浴,保持自己的青春。」 

五、每天都要做SPA

「白天鮮血都流到街上來了……」──近代吸血鬼百科

 

一六ΟΟ年(一說一六Ο四年),伯爵在四十多歲的英年作戰傷重死亡,獨守空閨的女爵雙眼泛光,床緣滲出血河。

沒多久小姑和婆婆都死了(有毒殺的傳聞)。

女爵身邊的邪惡寵佞也已大備:奶媽、邪術師、管家約翰尼斯‧窩瓦利(Ujvary)、森林巫婆達爾維拉和忠心的多卡。

事情開始光怪陸離起來,婚禮中贈給伊麗莎白的城堡陰森聳立著。

女爵大規模的招募村莊少女來幫傭,翔實的手抄少女的姓名,因為城堡提供的條件優渥,少女們以為找到了溫飽,沒想到天堂口其實是煉獄門,村人們再也沒看過這些姐姐妹妹。

城堡的管家開始向東普魯士訂購各種刑具,包含惡名在外的「鐵處女」。一段時日後,保養品供貨不足,多卡開始出差,同樣是結婚禮物的城周十七座村莊成了鬼怪的狩獵場。

少婦開始失蹤,根據封建禮俗,女爵還安排中下貴族的女兒們來城堡學習,這些女孩們也不見了。

在一六Ο二~一六Ο四年間引來一些小貴族的控訴,消息甚至傳到了歐洲權力核心哈布斯堡家族耳中,時任匈牙利王的魯道夫二世身兼多國王公,醉心於神祕學,一六Ο二年才正式讓渡的查伊迪城堡給伯爵夫婦,怎麼可能認真查辦,雖派了使者調查,卻一無所獲。

伯爵餽贈的別莊更是駭人聽聞,夜裡常有女孩尖叫一整晚,白天鮮血都流到街上來了。據說裡頭常備著十數名消耗品處女,作為青春處方。

神父常常被招去主持葬禮,次數頻繁到難以置信。人們開始傳聞女爵是個吸血鬼,整個地區受到人魔的統治,人們無法隨意搬遷,一六ΟΟ年開始的漫漫十年像是永遠。

直到匈牙利改朝換代,現實主義的馬提亞斯王登基。

一天,一名赤裸的女孩在街上漫遊,馬上受到了神父的保護,詢問之下竟是城中逃出的人肉俘虜,神父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去王廷控訴。一六一Ο年聖誕節期的最後幾天,伊麗莎白女爵的族兄圖爾索在村民的引導下,帶領大軍壓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LA
  • 想看

    我會想看^^
    是說..
    明日考不考慮出愛情小說?因為愛情館的書都絕版了ˊ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