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邪典律師】惡魔繩結


 編號:091
 作者: 龍雲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2.25
 ISBN:978986290725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訂下契約,就成為惡魔的俘虜,永生無法脫離……

 

內容簡介

被下了咒的劉諭豪意外得到無法解釋的能力,承接案件也越來越莫名其妙——這次找上他的是一位父親,請他為女兒尋覓驅魔人選。

但是,驅魔失敗了。

被惡魔操縱的女孩大聲喊著:「不!不是我!都是她,都是她害死我的!」接著先將頭以極為詭異的角度向下折,再像用盡了一切力量般猛力向上一仰,整個後腦杓瞬間貼到了背脊,頸骨發出了清脆又駭人的聲響,應聲而斷。

這並不是單純的惡魔附身,而是來自《西方黑魔法大全》的恐怖契約——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龍雲,非常高興又跟大家見面了。

這次來跟大家聊聊ABC律師的起源。

或許有些讀者知道,二○○八年我曾經有一年的時間沒寫小說,改行去當編劇。

在一次的機會之下,我試著寫了電視劇的企劃案,當時誕生出來的正是ABC律師中的BL律師,不過後來公司收了,這個企劃案也跟著變成堆積在我電腦某個角落裡的一個文件夾而已。

BL律師的故事之中,身為女主角的沂潔,有兩個大學時期的死黨,三人都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其中一個就是小夏──夏苜霖。

後來在整理電腦的時候,重新看了一次當時所寫的企劃案,就有了想要讓這三個死黨復活的想法,也因此出現了ABC律師。

當然AC律師都是以小說的型態去規劃的,其中的C律師就是現在的邪典律師系列。

這就是ABC律師的起源,換句話說,劉諭豪其實是伴隨著小夏才誕生的角色。

至於A律師,其實他和C律師是同時在我的腦海中出生的,但因為種種因素,才讓我決定先從C律師寫起,當然我也期待將來有機會能夠讓A律師登場。

最後同樣的,希望這次的內容大家會喜歡,那麼我們下次見囉。

 

目錄

第一章  同理心

第二章  失敗

第三章  追查

第四章  超能力

第五章  喪女之痛

尾聲     久違的寒意

 

精彩試閱

第一章 同理心

【1】

進了電梯,按下事務所所在樓層的按鈕之後,劉諭豪用手指按摩著太陽穴。

這陣子劉諭豪對自己的身體常常有種莫名的陌生感,狀況彷彿夏日午後的天氣起伏不定,前一秒還是大晴天,下一秒就下起了大雷雨。

剛剛明明沒有任何頭痛的徵兆,怎麼回到事務所,頭就不自覺地感到一陣陣痛楚?

電梯門緩緩關起,劉諭豪重重地嘆了口氣。

他當然非常清楚自己在法界的外號,Cult律師,也就是邪典律師,因為他處理過太多神祕或跟宗教有關的事件,而且往往都牽扯出人命,導致這樣的稱號不脛而走。

不過對劉諭豪來說,這根本就只是一個惡性循環,自從有了這個外號之後,上門詢問的委託人就一個比一個還要「邪」,而在不幸接下委託之後,也讓這個外號更加名符其實,在這樣的反覆循環之下,根本永無翻身之日。

只是這一次真的太過分了。

回想約莫半個小時前,自己張大了嘴,看著坐在他面前的兩對「母子」又或者該說是「情侶」……

管他的!

一想到這兩組人馬的稱謂,劉諭豪的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在聽完兩對母子的敘述之後,劉諭豪驚訝到完全沒有辦法閉上嘴。

他先是愣了好一陣子,然後用手指揉了揉眼睛之後,沉下了臉。

「所以讓我搞清楚一件事情,」劉諭豪一臉嚴肅地用手指著四人中的兩位男性,說:「你們兩個是大學同學。」

兩名男子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

「然後妳們兩位分別是他們兩位的母親。」

另外兩位女性也點了點頭。

接下來劉諭豪雙手交叉,將指著兩位男性的手指對調之後說:「而妳們也同時是他們的女友,也就是說,妳們兩個是自己兒子同學的女友?」

在場的兩對母子兼情侶,一起點了點頭。

將四人的關係搞清楚之後,劉諭豪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有種複雜至極的感覺。

劉諭豪向後一仰,訝異而張大的嘴巴,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

這是什麼扭曲的伊底帕斯變種情結啊!

有那麼一瞬間,劉諭豪甚至覺得林老先生或梅江,都還不如眼前這兩對母子來得扭曲。

雖然劉諭豪不得不承認這兩位母親的確保養得很好,看上去頂多比他大個幾歲,完全不像有個大學生兒子的人,可是——

這還是太……怪了吧!

劉諭豪在心中大聲吶喊,不過表情卻仍然淡定,用多年來鍛鍊出來的「職業」臉孔,淡淡地問道:「所以,你們找我來是希望我提供什麼樣的協助?」

才剛說出口,劉諭豪就知道這肯定是他這一年來最後悔說出口的話。

兩位母親聽到劉諭豪這麼說,立刻嘰嘰喳喳地丟出了一堆問題——

「我們想要問,如果我們兩對都結婚了,我們彼此之間該怎麼稱呼?」

「另外,這樣子結婚,法律上有沒有什麼疑慮?」

「還有、還有!他們兩個都還在讀大學,這會不會讓他們被學校刁難?」

「如果學校因為這樣把他們退學的話,我們可不可以控告校方?」

「我們約會的時候,常常被其他鄰居指指點點,我們可不可以告他們?」

「還有關於遺產方面啊,我前夫……」

兩位母親彷彿在田徑賽場上拚命接力的選手般,一個接著一個把劉諭豪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拋了出來,最後,劉諭豪聽到喀嚓一聲,彷彿木頭被折斷的清脆聲響,在腦中爆炸開來。

劉諭豪知道,自己的理智已經被折斷了。

折斷的理智之木,被丟入胸口,莫名燃起了一股熊熊怒火。

我只剩下不到一年的生命,為什麼還要浪費這麼多時間在你們身上?

雖然與這兩對見面還不到半小時,但是劉諭豪覺得,哪怕只花五分鐘搞清楚他們的情況,也是一種對生命與時間的侮辱與浪費。

劉諭豪努力壓抑著胸口不斷然起的怒火,伸出手阻止兩位母親如機關槍般的提問。

「這……」劉諭豪咬緊牙根勉強不讓火氣爆發,盡可能語氣平穩地說:「不在我的專業領域,建議你們還是找別人比較好。」

「可是大家都推薦你啊!」

「是啊,有三、四個律師都說你是那個叫做什麼邪惡律師,一定會接受我們的委託。」

「邪典啦,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不過不是邪惡啦。」

「喔。嘻嘻嘻。」

兩位母親的一番對話,不但徹底狠狠地踩斷劉諭豪腦中勉強還有一絲連在一起的理智木條,更往劉諭豪胸口中的那團怒火猛灌了一大桶油。

劉諭豪再也沒辦法忍受這樣的情況,用力拍著桌子站起來罵道:「搞清楚!我是邪典律師!不是扭曲變態倫理心理醫師!」

劉諭豪作夢也想不到這輩子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當然,話一說出口,劉諭豪就有點後悔了。

可是,一看到那兩對號稱找到真愛的「情侶」或者是「母子」,用那種你不懂愛的眼神瞪視著自己,而且眼神中還帶有點憐憫,彷彿在說你真可憐,就讓劉諭豪一肚子氣。

有那麼一剎那,他還真想冒著自己會流鼻血的風險,讓房間內所有的家具跟物品全部飛起來砸向眼前這兩對母子。

「你們該找的……是心理醫生!」劉諭豪丟下這句話,在失控想要扁人之前,甩門離開,留下四個熱戀不怕羞的母子檔。

那時,劉諭豪就有了頭痛的預感,但是在從其中一位母親,也就是委託人的住處回事務所的一路上,可能是怒火正熊熊燃燒著,以至於沒有感覺到那陣陣痛楚,一直到回到事務所,怒火漸消的同時,頭痛的感覺才浮現出來。

電梯到達事務所所在的樓層,劉諭豪踏出電梯,轉個彎來到事務所門口。

他才剛打開門,就聽到一個女人的叫聲傳來:「I’ve got the power!

劉諭豪對這節奏與旋律一點也不陌生,畢竟這是一首非常老的英文流行歌曲,在這首歌曲流行的時代,劉諭豪還只是一個學生。

不過劉諭豪一聽立刻翻起白眼,並且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

想當然耳,這正是這段時間事務所的主題曲。對小夏來說,這也是非常貼切的一首歌。

貼切之處,當然是因為劉諭豪身上的一些變化。

雖然劉諭豪一度想要隱瞞自己的異變,但是在剛開始的時候,劉諭豪完全沒辦法控制那個力量,幾乎都是他想要什麼,東西就會移位。接著,在異變過後,劉諭豪的身體就會付出代價,七孔都有可能會冒血。

當然,小夏起初剛看到這種現象,不只被嚇到花容失色,甚至開始懷疑這間事務所鬧鬼,為了不嚇壞小夏,劉諭豪只能將事情的部分真相告訴她。

在夜歸之鄉的案件中,柳于雅在他身上下了咒,可能不知道什麼地方搞錯了,所以自己才會突然有這種凌空取物的能力。

劉諭豪並沒有把自己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件事情說出來,主要就是不希望連小夏也陷入絕望。

一開始小夏還半信半疑,不過在劉諭豪表演了幾次之後,小夏不疑有他,直呼劉諭豪永遠不怕失業了,就算在律師界混不下去,還可以去表演魔術。

可是當她知道一旦使用了這樣的能力,劉諭豪的身體就會出血,而且移動越重的東西,出血量也會跟著倍增之後,她立刻禁止劉諭豪使用這樣的能力。

劉諭豪剛進辦公室,仰起頭來就看到那個小夏特製的標誌。

那是像禁止通行的交通號誌,有著一個紅圈跟一條斜線,不同的是,在那紅圈裡面的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輛車,而是一個方形左邊還畫了幾條線,好像物品由左而右飛過去的圖示。

這正是小夏做給劉諭豪專用的禁止標誌,標誌的下方,還有用手書寫「禁止超能力」的字樣。

劉諭豪無言地看著標誌,耳中又聽到那熟悉的吶喊聲——

I’ve got the power!

劉諭豪心中真的有種不如歸去的感覺,恨不得直接轉身回家。

打開事務所的門,劉諭豪的眼角餘光立刻捕捉到原本靠得很近的小夏與黃偉倫,突然慌張地分開。

雖然兩人的互動一如往常,不過自從夜歸之鄉的事件之後,劉諭豪發覺兩人的關係好像親密了不少,只是小夏似乎不願意在他面前表現出閃光的一面,從某個角度來說,也算是對目前還單身的自己的一種體貼吧?

「情況怎麼樣?」小夏看著劉諭豪問道:「你接下委託了嗎?」

劉諭豪搖搖頭,有氣無力地坐到椅子上。

「發生什麼事情了?」黃偉倫也上前問道:「劉律師你的臉色有點難看。」

人真的是會改變的生物,記得黃偉倫剛來的時候,根本不可能說出這種話,整天就像是期待劉諭豪會遇上什麼悲劇的模樣,現在竟然也能客氣地表現關心。

可是頭痛欲裂的劉諭豪,完全沒有心思去欣賞這樣的改變,他仍舊揉著太陽穴問道:「有沒有止痛藥?」

「耶?」小夏皺著眉頭:「怎麼啦?你該不會破戒了吧?」雖然嘴巴這樣說,但小夏還是站起身來,轉到了旁邊的櫃子,裡面放著一個急救箱以及一些常用的居家用藥。

「沒有,」劉諭豪搖著頭說:「只是……真的很頭痛而已。」

小夏將止痛藥交給劉諭豪,劉諭豪另一手接過黃偉倫幫他端來的水,將藥片放入口中和水一起服下。

吞下藥之後,仰起頭來,就看到黃偉倫跟小夏站在桌子前面,兩對眼睛等待著他說出關於剛剛出門的結果。

面對這兩對殷盼的眼神,劉諭豪不禁想,自己怎麼今天一直在應付情侶啊?不過劉諭豪還是把那兩對情侶兼母子的事情告訴了兩人。

本來就對世間倫理與人情世故不怎麼了解的黃偉倫,並沒有露出半點訝異的表情,但是小夏一對本來就不小的雙眼睜得更大,眼珠子簡直就要掉出來了,表情也隨著劉諭豪生動的描述,越來越扭曲。

劉諭豪看著小夏,不禁慶幸自己還算正常,至少小夏的反應跟他差不多。

「所以,」小夏點著頭說:「你是因為這樣才頭痛的?」

劉諭豪聳了聳肩,又搖了搖頭,然後趴在桌子上。

兩人為了讓劉諭豪休息,便回到各自的位置上,聊起了這起荒唐的事情。

「我覺得應該要看對誰吧?」小夏有感而發:「對自己的媽媽,就叫媽媽啊,對自己的同學,直接稱呼就好啦。都已經做出這樣的配對了,還拘泥在稱謂上面,不會太不倫不類了嗎……可是,這樣真的沒有違法嗎?我們的法律那麼開明啊?」

聽到小夏這一連串的問題,趴在桌上的劉諭豪有種想要掐死自己的感覺,早知道她會跟那兩對情侶一樣追問,真不該把這件事情告訴她的。

見黃偉倫只是聳了聳肩,並未回答,小夏轉向劉諭豪,使出她那經典的拉尾音呼喚法:「老──師──你怎麼不回答我咧?」

「我不知道,」劉諭豪抬起臉來,不耐煩地答道:「也不想知道。干我屁事啊!」

「嗯?」劉諭豪的最後一句話,讓小夏的臉沉了下來。小夏的視線先看著桌上的罰錢筒,然後轉向劉諭豪,示意他違規該繳錢了。

「屁不算髒話啦。」劉諭豪懶洋洋地說。

小夏張大了嘴,正要反駁,而劉諭豪也將手探向口袋,打算要是小夏真的跟他吵這點,他就要用錢打發了事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緩緩地打了開來。

兩人頓時都停了下來。

門後是一對中年男女,從模樣看起來應該是夫妻。

劉諭豪忍不住想,今天是成雙成對之日嗎,怎麼找上門的都是一對又一對的?

「請問……」中年男子猶豫了一會之後說:「邪典律師在嗎?」

聽到這句話,劉諭豪感覺到原本就劇痛的頭,更加強烈地絞痛起來,腦海中又再度傳來理智折斷的喀嚓聲。

 

【2】

登門拜訪的這一對夫妻,丈夫叫做李毅興,妻子叫做郭慧晴,兩人結褵二十多年,生了一個女兒叫李品欣。

上門來找劉諭豪的,只要是提到邪典律師,絕對都不是劉諭豪會想要接的委託。

至少,至今為止都是這樣。

果不其然,在小夏招呼兩人坐下,黃偉倫送上熱茶,兩人喝了一口之後,說出來的第一句,就是讓劉諭豪等三人會立刻皺起眉頭的話。

「我們想要控告教會。」

對方不過一句話,就讓劉諭豪的頭向下一垂,重重地撞上桌子。

老天啊!這不是在玩我嗎?知道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年,所以要讓我生不如死,以減低我對死亡所感到的恐懼與痛苦嗎?這是想要讓我了解活著遇到這些人,其實會比死亡更痛苦?

人的容忍力都有上限,劉諭豪連聽都不想聽,就想請兩人回家去。

結果劉諭豪還沒開口,一旁的小夏已經搶先問道:「為什麼要控告教會?」

劉諭豪轉過頭,正想告訴小夏自己想說的絕對不是這一句,結果那一對夫妻已經幽幽地說了下去——

「我們是非常虔誠的教徒,」李毅興說:「十多年來,我們每個禮拜都會去教會幫忙,彌撒也從沒缺席過,甚至會固定把薪水的三分之一拿出來捐獻給教會,從來不曾間斷過。」

劉諭豪面無表情地看著李毅興,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但是,」李毅興搖著頭,一臉痛心地說:「現在我女兒很明顯被惡靈附身了,不管我們怎麼求助,教會卻始終不聞不問。」

郭慧睛打從一進門就紅著眼眶,神情隨著老公的話語越來越哀戚,還頻頻點頭拭淚。

「你們說,這是不是太絕情了?」李毅興看著辦公室裡的劉諭豪等三人,似乎想要得到大家的認同,不過在三人之中,只有小夏一個人點了點頭。

李毅興安慰了一下正在啜泣的妻子,然後轉向劉諭豪,期盼他可以給個跟先前他們找過的幾名律師完全不同的回答。

劉諭豪沉吟了一會,才一臉嚴肅地問道:「你們有沒有試過請心理醫生先診斷你們女兒呢?」

劉諭豪完全沒想過,類似這樣的話,自己會在同一天提出兩次,這也讓劉諭豪不免懷疑,自己到底是邪典律師,還是邪惡心理醫師。

「我女兒,」很明顯被這個問題冒犯到的李毅興,沉著臉瞪著劉諭豪說:「絕對不是心理有問題。」

「我不是心理醫師,」劉諭豪搖搖頭說:「所以我並沒有暗示你女兒一定是心理有問題,那純粹只是建議,畢竟我必須坦白告訴兩位,法庭上是講究證據的,你要控告教會對你女兒見死不救,就必須先提出你女兒被附身的證據,這才是這個案件最困難的地方。」

聞言,李毅興的表情稍微緩和下來,情緒也安定了一些。

「就像我剛剛說的,」劉諭豪重申:「我不是心理醫師,只是一個律師。我所能告訴你們的是,就算你們堅持要告上法院,最好也先做好心理準備,敗訴的可能性非常高。因為光是要在法庭上證明你們女兒被惡靈附身,對我來說就已經算是不可能的任務了。」

夫妻倆互看一眼,沉痛地閉上了雙眼。

其實他們心裡早就已經有底了,同樣的話他們在先前找上其他律師的時候就聽過了,但原本還抱持著最後一絲希望,找上了這個大家都推薦的「邪典律師」,想不到最後仍是得到這樣的答案。

「就算控告教會,」郭慧晴難過地邊哭邊說:「我們也只是希望可以救救我們女兒而已,我們真的不求什麼,只求他們可以出手救救女兒,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眼看老婆哭成淚人兒,李毅興激動地站了起來說:「我們真的只求教會可以出手幫助我們女兒,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甚至要我拿命來換我也願意。所以拜託你了!劉律師!希望你可以代表我們向教會施壓。」

「求求你們……」郭慧晴一旁附和:「幫幫我們吧,你們不是應該最能夠體會嗎?」

原本被兩人這樣苦苦哀求已經有點快要受不了的劉諭豪,聽到郭慧晴這麼說,頭瞬間歪到了一邊,一臉不解地問:「等等,為什麼我們應該最能夠體會?」

小夏和黃偉倫也感到有點莫名其妙。

「因為,」郭慧晴用手帕擦著眼淚,指著牆上貼著的標誌說:「你們不是掛著一個禁止超能力的牌子嗎?那不是超能力,是惡魔的詛咒!那是你被惡魔附身最好的證明啊!」

這下可讓小夏啞然失笑了,本來還以為那只是這間辦公室裡的三人才懂的笑話,郭慧晴竟然當真了,看樣子得找個時間要小黃把牌子拆下來才行。

劉諭豪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郭慧晴的話語不斷在他的腦中迴盪著。

劉諭豪非常清楚,柳于雅對他所下的,本來就不是什麼美好的祝福,而是像郭慧晴所說的,是一種邪惡的詛咒。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lle051516
  • 現在還買的到嗎?
    怎麼都找不到了??
  • yakk60
  • 真的很奇怪,我在網路上找了很多店,沒有一家有賣惡魔繩結這本,但是同時間別的作者的書都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