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付喪神


 編號:088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2.03 
 ISBN:9789862907245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物品一但有了靈魂,就會竊取你的人生……

 

內容簡介

由死物誕生出來的生靈,在日本被稱為付喪神,或是九十九鬼,中國也有句老話叫作「物久成精」。 

我打工的地方是一家二手店,說是二手店也不太對,因為我們買賣的東西是付喪神,從基本款的娃娃到特殊的「東西」都有——包括古董鐘、老爺車,甚至棺木。 

至於,這些「東西」是怎麼來到店裡的,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故事……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聽過貓之報恩、白鶴報恩的故事,就連《聊齋》也有菊花精和人類談戀愛的故事,不是動物報恩就是植物報恩,偏偏就沒聽過石頭報恩或抹布報恩,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佛說,萬物皆有佛性。

依照佛的說法,除了人類之外,馬桶、衛生棉、掃把、手機應該也有佛性吧?

如果周圍的一切物品都有佛性,有思想,這會是個怎樣的世界?我想一定會很有趣吧,咯咯。

 

目錄

第一章 九十九鬼

第二章 賠本生意

第三章 退貨

第四章 說謊的證物

第五章 有鬼

第六章 付喪神的店

第七章 大會

第八章 攻擊事件

第九章 竊取人生

第十章 付喪神養老院

 

試閱

第一章 九十九鬼

日本人相信萬物都有靈性,小至橡皮擦、大到房子都會產生生靈。一件物品如果使用了九十九次,或是存在的時間超過九十九年,都會幻化成精怪。

如果這時任意遺棄,它們就會生出怨念,有時怨念太強大,還會回頭報復主人。

這些由死物誕生出來的生靈,即被稱為付喪神,抑或九十九鬼。

我相信這種說法,中國也有句老話叫作「物久成精」。

東西只要有形體就容易產生靈魂,有時候不是外靈附身在這東西上面,而是它自己吸收了天地精氣,又或者是使用者注入太多感情,使死物活了過來。

長得越像活物的東西越容易變成付喪神,例如面具、娃娃之類的,但也有那種長得一點都不像活物的東西變成的付喪神。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棟鬼屋,它沒發生過任何凶案,但是住進去的人都不平靜,不是重病就是遇到怪事。

老闆告訴我,那是因為房子太老舊,已經變成了付喪神的關係。

房子經歷了太多生離死別,它太寂寞了,所以讓住進去的人罹患重病,這樣一來住戶就無法隨意出門,只能待在房子裡頭。

那房子把住戶當成寵物在養,而且占有慾非常重,才會讓住戶半死不活地待在裡頭。

那麼大的房子也會變成付喪神,真的很有趣。

來說說我的工作吧。

我在一家二手店上班,與其說是二手店也不太對,我們買賣的東西是付喪神,一般昂貴的鑽石戒指、LV包包我們還不收。但如果是靈力強大的洗衣板、拖鞋,老闆就會收下。

我們店裡陰氣森森的,平常沒什麼客人,明明是二手物品店卻搞得跟棺材店沒兩樣。

不過這樣我也樂得輕鬆,上班時不管是要滑手機還是看漫畫都沒人管,老闆經常在外面跑,而我們店裡有時三天都見不到一個客人。

我剛來的時候曾想過,這樣的店會不會很快就倒了,到時候我要是連薪水都領不到怎麼辦?不過事後證明是我多慮了,殺頭生意有人做、賠本生意無人做,老闆自然有他一套經營之道。

我不清楚那些客人是怎麼找到我們店的,但總之——

他們丟過來的東西大多是棘手物品,所以要付給我們處理費;而我們賣出去的東西對客人有特殊用途,所以客人也要付給我們租賃費。

呃,這麼說好像有點複雜。通常應該是購買費,但我私下認為是租賃費啦,因為那些賣出去的東西不久後又會回到我們店裡。這個之後我會交代,如果我記得的話。

先從入門款的來說起吧。

娃娃類很容易產生生靈,所以我們店裡最多的就是娃娃,多到我已經不記得誰是誰了。

嗯,它們都有自己的名字,喬治、小乖、胖虎、火之舞……後面我忘記的就叫七十八號、七十九號、八十號,光看這編號就能想像我們店裡塞了多少娃娃。

拿去跳蚤市場一定賣不掉啦,因為它們大多又髒又舊,還一副卡陰很嚴重的樣子。

別以為我們店面很大,其實又小又擠,就是一間兩層樓的店鋪,一樓連走路都有困難,老闆老是叫我整理,我曾經被唸到耳朵長繭,於是花一天時間好好整理,不過隔天馬上又亂了。

店裡的那些東西似乎不喜歡我重新擺放的位置,所以在夜裡又跑回自己本來的地方。根本無法整理嘛,這些東西太任性了,無法可管。

這種情況經歷了兩次,之後就算老闆唸到我耳朵長包皮,我也懶得動手整理了。

喔,說起來老闆錄用我的條件也很奇怪,是直接看八字,也不問我的經歷、學歷就說:「就是你了,立刻上班,這種古怪的八字正適合做這個。」

我失業很久了,就算老闆說店裡鬧鬼,問我怕不怕,我還是同意到這裡工作。

我當然也怕鬼呀,怕得要死,但更怕失業沒錢。

我好奇地問過老闆:「我的八字是非常重嗎?重到鬼神不敢侵犯嗎?還是又陰又剋六親?小說好像都是這樣寫的,做這行的大多是天煞孤星。」

嗯,我沉浸在一種中二的情緒裡,只有我適合做這一行,我是最特別的、獨一無二的,這種想法讓我舒坦。

誰知老闆不留情地告訴我:「不是欸,要聽實話嗎?我怕你心臟承受不住。」

「我要聽。」我堅持道。

「喔,就是你的命格呀……呃,又賤又輕,很容易死於非命。」老闆老實地告訴我,「從小應該就是大災不斷,小災綿綿吧?」

「哇拷,也太準了。」我張大眼睛,我還以為我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所以才會從小多災多難。結果真相竟然只是我的命又輕又賤,根本沒有什麼天命要降在我身上。

要說我有多衰,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先不說每次聯考都失利,不是拉肚子就是發高燒,不然就是出門被車撞。

我媽在我小時候就離家出走了,我爸後來賭輸了一屁股債,忙著跑路也懶得管我,就把我丟給阿公阿媽照顧。

隔壁一個阿伯很照顧我,常常會給我零用錢,結果他是個老變態,竟然想要肛肛我。

我長得也不帥,還沒跟女生告白就會被說噁心。

唉……坎坷的命運。

我問老闆:「簡單說,我就是個衰鬼?」

「對。」老闆抽著菸說道。

他是個老菸槍,身上總有濃濃的菸臭味。

「那怎麼會想用我?不怕我帶賽你嗎?」我問道。

「我們這種店鬼氣太重了,我還怕會帶賽你勒。但你命格那麼賤,隨時會死於非命,我就想呀,你本來就衰,就算死了也是命定的,我不想害別人,所以就挑你了,你死了也不關我的事,不算是被我害到。」老闆說道:「我比較不會良心不安啦。」

哇操,竟然是為了這種原因。

「老闆,我欣賞你的率直。」我說道。

「哈哈,你隨時會死,我幹嘛還要騙你,死前都要被騙不是很可憐嗎。」他哈哈大笑,一點都不覺得我是在諷刺他。

後來他又告訴我另一個僱用我的原因,也同樣讓我無言。

他說:「而且你道德感很低,不會說我做這行是在謀財害命。」

原來我不止命格輕賤,還是一個沒有道德感的人呀。

 

來說談談我們店裡最多的物品,娃娃。

也不是每個娃娃都那麼舊,也是有一些很高檔的,像是一個動輒就要十幾萬的日本娃娃,還有法國原裝進口的陶瓷娃娃,還有很擬真的蠟像娃娃。

喔,那個蠟像娃娃因為太占空間,而且還會搗蛋,我就趁老闆不注意時把它融了,老闆還真的沒發現。

店裡的東西太多,他也沒心思一一去記得吧。

放置娃娃的房間是獨立的,即使是白天,關上房門也能聽見裡面有怪聲,吭吭砰砰的,還有很多說話、呻吟、低泣、咒罵聲。

每個娃娃的脾氣不一樣,有的會自怨自艾、有的想回去找媽媽、有的對原主人的怨念很強。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海賊王娃娃,嗯,橡膠製的,好吧,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們它是索X、X龍。

它是個有極度暴力傾向的娃娃,從家裡逃脫出去後,跑去模型店裡把所有長得一樣的娃娃都給毀了,後來被一個除靈師抓到。

除靈師問它:「為什麼要幹這種事?」

雖然這娃娃沒殺人,可是破壞私人物品也是有法律責任的。

這個娃娃告訴除靈師:「我以為我是唯一的存在,沒想到世界上有那麼多長得像我的人,我無法接受,我要把那些複製品都毀掉!如果有一天你看見路上很多長得像你的人在晃來晃去,你不會瘋掉嗎?」

除靈師覺得它說的有道理,於是免除它的死刑,把它送到我們這裡。

我認真覺得那個除靈師的腦袋有洞,他也是一枚奇葩。

嗯……我本來是要說他很機八,但老闆說他是我們大客戶,不可以在背後議論客人,所以要稱他奇葩,不能說他機八。

好吧,客人最大。

而且他給了我們不少的處理費,老闆那天心情大好還請我吃雞腿便當。我要好好愛那個除靈師,這樣才有雞腿便當可以吃。

另一個有趣的娃娃叫貝麗,老闆交代我不可以跟它聊天,她是重度暴力患者,危險程度是SSS級,如果你有看過電影《鬼娃恰吉》,或是有追《東京食屍鬼》這部漫畫,大概就能想像它的凶殘程度。

本來應該要把它毀了,不過靈力這麼強大的娃娃可遇不可求,據說在黑市裡可以賣到上千萬,所以老闆一直偷藏著它,想著哪天可以天價出手。

這娃娃身上貼滿符咒,還用鎖鍊和紅繩綁住,搞得跟木乃尹一樣,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面貌,因此特別吸引我注意。

貝麗在我來上班前就已經在店裡了。

我太好奇就問老闆,這東西真的有人會買嗎?

老闆告訴我,與其僱一個可能會出賣你的殺手,還不如出價買下這娃娃幫忙行凶。他說,還真的有人買過,但貝麗太凶殘了,要的也不是錢,因此最後把僱主也給殺了,才會又回到店裡來。

貝麗在我們店裡三出三進了,最早來到店裡是因為一則滅門血案,負責去超渡的法師看見它,直覺它有問題,可是法力不足,怕被貝麗報復,只好把它送到我們店裡。

老闆問過貝麗,滅門血案是不是它幹的。

貝麗說,它叫作貝麗,可是那家庭卻給它取了一個沒品味的名字──雪兒,它一怒之下就把全家人殺了。

嗯,是個傲嬌系的娃娃,我喜歡。

光是買賣貝麗三次,就讓老闆五輩子都不愁吃穿了,我也省去倒店的煩惱。至少在老闆,這間店都會存在下去,我的薪水也會有著落。

至於喬治,它是個愛哭的嬰兒娃娃,乍看下和真人嬰兒沒兩樣,皮膚觸感也非常真實。娃娃弄得那麼真,還真是叫人起雞皮疙瘩。

它也有一段辛酸血淚史,但因為太愛哭,我著實很難同情它,很想把它也給融了。

好吧,我幹過這種事,把它偷偷丟掉,結果它又跑回店裡哭,害老闆發現我亂丟商品,我因此被扣了兩千元薪水。

老闆怕我又把喬治丟掉,特別警告我不能再對喬治動手,唉,早知道我應該狠下心直接燒了它,我最討厭會告狀的商品,有種單挑呀。

喬治的原主人是個婦女,因為她的孩子在三歲時就夭折了,導致她一直處於憂鬱狀態。後來她不知去看了什麼心理醫生,叫她買這種娃娃回家療癒。

婦女就把喬治當成死去的孩子照顧,還會跟它說話、唸故事書給它聽、用嬰兒車推它去公園散步。

喬治被注入太多母愛,因此活了過來。

婦女起先以為是死去的兒子附身在娃娃身上,對它的照顧更用心了。直到幾年後,婦女忽然發現喬治不是她兒子,她悲傷欲絕,認為喬治欺騙她的感情,就把它遺棄了。

喬治在被丟棄的隔天都會回到家裡,不管是要扔進海裡、被丟到垃圾車裡,它總能找到回家的路。

婦女和丈夫覺得太可怕,便委託一名通靈人幫忙。通靈人感慨喬治的身世,也覺得它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便把它送到我們店裡來。

那通靈人告訴喬治,等它放下對母親的執著就可以成佛了,要它早日放下。

喬治根本講不聽呀,每天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我都躁鬱了,也許它還沒成佛,我就會先它一步成佛吧。

然後是豆豆這個娃娃。

豆豆是隻布偶熊,長得一點都不像卡陰的樣子,普通到放在店裡都有點格格不入。但我不是這樣才注意到它,而是它總出現在奇怪的地方,不乖乖地待在房間裡。

我因為這樣被老闆罵過幾次,也才會注意到它。

它有時會出現在樓梯,有時又跑到櫃檯底下,雖然沒有逃出店裡,可是在店裡玩躲貓貓也是讓人困擾的一件事。

我終於受不了,趁著夜裡把它抓過來問:「你為什麼不能乖乖待著?這樣好嗎?你覺得有趣嗎?」

我考慮著要不要把它用三秒膠黏住。

哪知豆豆忽然哭了,對,它哭了,一副委屈、被我欺負的樣子,它哭了!

豆豆說,它也不想亂跑,但是其他娃娃霸凌它,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毆打它、嘲笑它,它才會逃出房間。

原來它是怕被打呀。

聽完它的控訴,我用力扁了它一頓,告訴它:「你可以選擇被我扁,或者是被其他娃娃打。」

那天之後,豆豆乖了,終於不再逃出房間。

 

第二章 賠本生意 

 

做生意本來就有賠有賺,且來說說賠本生意的部份吧。

我們和許多除靈師、通靈人、法師……嗯,不管他們的代稱是什麼,其實都差不多。

其中有一位女性總是讓我們做賠本生意,她叫玲子。

一位美豔、年輕、身材姣好,不到演藝圈發展很可惜的女人──玲子。

我不知道她的本名,只知道老闆都叫她玲子。

雖然她總是介紹賠本生意給我們,但老闆還是樂於跟她做生意,我猜老闆是覬覦她的美色。

果然是個色老頭呀,都六、七十歲的人了,還是這麼色瞇瞇的。

我問過老闆:「是因為玲子很正吧?」

老闆敲我的腦袋一記,「我是那種人嗎?」

「不然勒?」我問道。

「不覺得她介紹的生意都很有趣嗎?」老闆理所當然地說道。

到底是哪裡有趣?賠不少倒是真的。

不是我誣衊她。

先來說說那台中古車的例子。

那時候玲子打電話給老闆,問他對中古車有沒有興趣。老闆還以為玲子改行當汽車業務,結果她說的是一台變成付喪神的中古車。

我們店裡還真沒接過這種生意,老闆不禁覺得有趣,直說要去看看,想要弄一台回來當收藏品。

我那時勸過他:「我們店裡塞不下吧?」

「怎麼會勒,可以塞……呃。」他終於發現店裡塞不下,但一遇到玲子他就會智力退化。

老闆為了證明他的投資沒錯,那次的收購硬是帶我一起去。

那時候是夏天,外頭熱得要命,我還比較想在店裡納涼。

總之我們一起去了廢車廠。

那台車的車主是個歐吉桑了,光頭、肥肚,其餘部份乏善可陳。我和他也只有一面之緣,之後他就黑了……所以我印象不深刻。

車主說,那台車子他開了十六年,也沒發生過什麼事故,後來車子一直出問題,他本來想說車子老了本來就會有問題,但後來情況越來越不對勁,那車子像是卡到陰,害得他不敢再開。

原本這樣的事情只要把車子報廢就行了,可是車主實在太好奇那台車到底中了什麼魔,為什麼無端端地會鬧鬼,所以才會拜託玲子代為處理。

那天車主也在場。

玲子見老闆去了,便把車主先支開,說是怕處理的時候煞氣會波及到車主,因此要等處理完再跟車主解釋。

待車主離開後,玲子便跟老闆說:「這就是我說的車子,它不是卡到陰,是已經變成付喪神了,你要不要?」

老闆檢查了一下,車子確實是付喪神,就問玲子開價多少。

一般而言,都是通靈人支付我們處理費,但玲子很特別,因為她的物件都非常稀有,變成老闆要出錢收購。

玲子說:「一口價,五十萬。」

五十萬欸,都可以買台新車了。我不可思議地看著老闆,而老闆還真的簽了張支票給玲子。

玲子說起車子的故事。

車主在創業時就買了這台車,靠著這車子南征北討地拉生意,其中還發生過幾次大難不死的車禍,所以車子也進場大修過幾次了。

車子在很久以前就變成了付喪神,車主能在意外中逃生都是靠著車子保護。

當然車主自己不知情。

後來車主動了換新車的念頭,讓那台車有了被遺棄的感覺,覺得自己遲早會被處理掉,為了不讓自己被拋棄,車子開始讓車主意識到它有思想、有靈魂。

哪知車主嚇死了,直覺是車子卡到陰。

「如果是我也會嚇死吧。收音機會跟自己說話,引擎還會鬧彆扭熄火,這要說不是鬧鬼誰會信。」我打岔道。

「那現在車子是我的了?」老闆問道。

玲子搖頭,「我的工作還沒結束。」

「你要跟車主說處理好了?」老闆問道。

他對玲子一向都是客客氣氣的。

玲子說道:「我身為通靈人,為的不是服務人類,而是讓付喪神可以平息怨恨。」

嗯,這事有點複雜,反正就是……有的通靈人服務的是人類,替人類消災解厄;有的是服務靈界,像是牽引亡魂;而有的則是服務付喪神,例如我的老闆和玲子。

「好吧,那妳先處理吧。」老闆同意道。

和老闆達成協議後,玲子便把車主叫回來。

她告訴車主,車子是產生了生靈,而且在幾次車禍中幫車主擋了災厄。她問車主還要不要那台車子。

老闆和我一邊聽,一邊冒著汗。

她都收了老闆的錢了,還打算把車子還給原車主嗎?

原車主聽完,先是感謝車子十幾年來的付出,可是一提到要領回車子、照顧它終老,車主就臉色大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