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邪典律師】巫蠱鄉


 編號:084
 作者: 龍雲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1.01
 ISBN:
978986290716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制律」是這國度的支柱,一旦挑戰它,就會……

 

內容簡介

「夜歸之鄉」是個與外界隔絕,甚至得服下蠱蟲才到得了的地方。

在這裡,「制律」就是一切,連長老都沒辦法違抗。但劉諭豪接了到這化外之地挑戰「制律」的委託——

只因為這裡有著林永世所賣出的《東南亞巫術大全》的頁面。 

廣場上立了兩座高台,兩方得在高台上辯論,一切的儀式都與出庭大相逕庭,但最令劉諭豪無法接受的是辯論前,雙方都得吃下一隻蠱蟲,只要有一方動搖了,蠱蟲就會啃噬心臟。 

這場「出庭」不是勝,就是死……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目錄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第二章  夜歸之鄉

第三章  生死辯論

第四章  勝利的代價

尾聲

 

精彩試閱

第一章  不速之客

【1】

在道上被人稱為「邪典律師」的劉諭豪辦公室之中。

劉諭豪坐在辦公桌後方,助手夏苜霖則站在一旁。

室內輕聲播放著的是小夏的愛曲──筋斗雲樂團的〈終於放手〉,女主唱Charlene的渾厚嗓音,讓人有種迷幻的感覺。

熱愛音樂與電影的小夏,常常會在辦公室裡播放她當時最喜愛的歌曲,而且是同一首歌不斷重複播放。

小夏之所以會喜歡這個樂團,是在讀大學期間,有一次跟朋友去Pub玩,剛好聽到Charlene的現場演唱,從此就成了她的歌迷,後來聽說她組團出唱片,立刻去買了一張CD回來,在那之後,專輯裡面的歌曲三不五時就會成為小夏愛曲的常勝軍。

這已經是劉諭豪第三次受到這首歌的洗禮了,不過這絕對不是劉諭豪現在臉色沉下來的主要原因。

劉諭豪眉頭深鎖,目光如刀地瞪著站在眼前的男子。「你再說一次,」他的聲音充滿敵意,「你是誰派來的?」

不只劉諭豪,就連小夏俏臉上的那對細眉也揚了起來,瞪視著那名男子。

男子約莫二十出頭,有著一身健康的小麥膚色,雖然看似瘦小,但是卻可以看得出鍛鍊過後的肌肉線條,一對深邃的大眼睛,彷彿沒有心機般地回視著劉諭豪。

男子笑著點點頭,順從地再一次重複道:「你好,劉律師,我叫做黃偉倫,是林永世先生派我來的。」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郁的火藥味,然而黃偉倫的臉上仍然掛著一抹燦爛的微笑,彷彿完全不在意劉諭豪和小夏表現出來的敵意。

劉諭豪會有這樣的反應,絕對不是毫無道理,畢竟現在的林永世,正是讓劉諭豪成為邪典律師的始作俑者,更是劉諭豪竭盡所能想要打倒的對象。

這點,林永世肯定也非常清楚,如今他派這個年輕小伙子來,擺明了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我只有一個字回答你,滾!」劉諭豪指著門口說:「我沒什麼可以跟你說的。」

「不,」黃偉倫用力地搖著頭說:「我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人了,這是林永世先生吩咐的。」

「啊?」小夏一臉訝異,「你講話一直都這麼直接嗎?」

「是。」黃偉倫笑著點頭。

「我不需要。」劉諭豪的手仍然指著門口。

「不行,」黃偉倫仍然笑著說:「這是林永世先生的指示。」

「林永世的指示?」劉諭豪挑眉問道。

「是的,」黃偉倫微笑解釋:「老爺子說,你這什麼都不會卻敢自封為邪典律師的人,如果再接觸這樣的案件,遲早有一天會死於非命。」

「所以,」小夏一臉狐疑地接話:「你是來幫老師的囉?」

「不是,」黃偉倫笑著搖搖頭說:「我是來看他怎麼死的,然後回去告訴老爺子,讓他開心。」

聞言,小夏立刻變臉,不悅地回道:「有沒有人說過你超白目?」

「沒有。」黃偉倫答得十分理所當然,一對眼珠子也直直看著小夏的臉。

想不到黃偉倫會答得如此流暢,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沒有半點尷尬彆扭的模樣,小夏被氣得牙癢癢的,她活到現在還沒見過像他這麼不要臉的人。

「我不管這是不是林老先生給你的指示,」劉諭豪冷冷地說:「他或許是你的上司,可是不是我的,我不可能答應讓你留在這裡。」

「老爺子早就知道你會是這樣的反應了,」說到這裡,黃偉倫才將目光轉回劉諭豪身上,「他說,如果你讓我留在你身邊,我留多久,書就留多久。」說完,他從隨身背包中拿出兩本十分眼熟的書,放在辦公桌上。

一看到這兩本書,劉諭豪和小夏都忍不住瞪大眼睛。

這段時間以來,小夏已經不只一次聽說過這兩本書的事情,更從上一次的案件中,目睹了不過是裡面兩頁所記載的法術,就可以呼風喚雨的恐怖力量。

但是現在,這兩本書卻靜靜地躺在兩人的眼前,就在唾手可得的範圍。

這兩本書正是由林老先生所著的《西方黑魔法大全》以及《東南亞巫術大全》。

「放心,」黃偉倫的笑容突然多了一抹輕蔑,對著雙眼發直的兩人說:「這只是目錄。不過如果你對裡面的某些法術有興趣,我可以幫你跟老爺子說,看看老爺子願不願意賣給你,只是價錢方面,恐怕不是你能負擔得起的。」

聽他這麼說,小夏馬上收起驚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無趣樣。

但是劉諭豪非常清楚,即便是目錄,也有很多珍貴的東西,如果他擁有這兩本書的話,對破解林老先生的法術,勢必會有很大的幫助。

「給我這兩本書,」劉諭豪側著頭笑著說:「林老先生真的不怕我會壞了他的大事嗎?」

「你沒有半點機會。」黃偉倫笑得十分燦爛,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敵意。

小夏看著他,覺得不可思議到了極點,明明就是個這麼討厭的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燦爛的笑容?尤其是可以用這樣的笑臉,說出那些惡毒又討人厭的話。

彷彿呼應了小夏內心的想法,黃偉倫又開口了,「你充其量不過是老爺子在漫長人世間的一個娛樂,就跟那個女人一樣。」

聽到黃偉倫再度口出狂言,小夏瞬間又是一肚子火,尤其他用這種態度跟劉諭豪講話,更是讓她極度不爽,她轉向劉諭豪,希望劉諭豪可以好好罵罵他,誰知道才一轉過頭,就見劉諭豪的那一雙眼仍然直愣愣地看著桌上的兩本書,她差點沒暈過去。

「誰會理你啊!」小夏受不了,只好自己反擊,「其他的不說,誰會想要留你這種對老師充滿敵意的人在身邊啊!回去跟你們家那老頭子說,要他好歹也換個好一點的人來。」

「我怎麼會有敵意呢?」黃偉倫一臉無辜地笑著說:「我絕對不會自己動手,頂多只會把妳的老師引導至危險的地方,然後讓那些對手殺害他,這樣就可以了。」

「為什麼你可以笑笑地講出那麼機車的話?」小夏狠狠賞了他一個大白眼。

「當然啊,」黃偉倫理所當然地說:「我又沒有惡意。」

「你到底懂不懂惡意是什麼意思?」小夏已經氣到快要說不出話來了,於是她轉過來對劉諭豪說:「老師──叫他滾,鬼才稀罕這兩本書咧!」

劉諭豪彷彿充耳未聞,雙眼仍然瞪視著那兩本目錄,讓小夏更加無言了。

「不要小看這兩本目錄,」黃偉倫說:「就我所知,擁有這兩本目錄之一的人,全台灣不超過十個,更別說是兩本都有的人,一隻手就可以數完了。」

「不稀罕!」小夏叫道,回過頭,看著仍在失神,彷彿眼前的一切都不重要,只有這兩本書才是重點的劉諭豪,她用力踩了他一腳。

劉諭豪這才回過神來,淡淡地看了小夏一眼。

「老師──」小夏用手指著黃偉倫說:「告訴這白目的小子,我們不稀罕這兩本書!」

「啊?」劉諭豪瞪大了眼。

「快點告訴他!」小夏催促道:「只有豬才會想要這兩本書。」

劉諭豪沒有出聲回應,但望著小夏的表情卻像是在說「為什麼要這樣罵我」。

見狀,小夏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也明白了劉諭豪的答案,畢竟劉諭豪曾經有過想要以二、三十萬買下一把爛刀的先例。

「哼!」小夏不甘心地叫道:「你想留下就得給我工作,我們這邊不留廢人。」

黃偉倫維持著一貫的笑臉,抿著嘴點了點頭。

「還有啊,」小夏繼續叫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們這間辦公室有很多規矩,你要留下來就必須遵守!」

「就只有這樣嗎?」

黃偉倫又露出招牌的燦爛笑容,好似小夏說的全都難不倒他,甚至就連劉諭豪最終會選擇妥協,也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那副自信滿滿的模樣,讓小夏整個人都快氣到燒起來了,她忍不住哀號道:「啊──真是氣死人了!」

但是,這完全改變不了黃偉倫留下來的事實。

當然,即便黃偉倫現在臉上掛著充滿自信又燦爛的笑容,但是就連他也料想不到,這將會為三人的人生帶來徹底的改變。

 

【2】

雖然勉強讓黃偉倫留下來,但小夏還是非常討厭他,竭盡所能地想要讓他離開,可是黃偉倫幾乎可以說是任勞任怨,就算攬下小夏所有的工作,也從未有半句怨言,更重要的是,他沒有領任何一毛薪水。

當然,在處理完那起宗教案件之後,劉諭豪身為邪典律師的名號不脛而走,除了黃偉倫之外,也開始陸陸續續有許多客戶找上門來,而且幾乎清一色都是些比較怪異的案件。

有些人希望可以控告有人對他下降頭,也有些人認為鄰居的一些舉動是在詛咒他們,當然也有一些跟凶宅有關的業務,只要任何正規律師不太想接、可能跟靈異或宗教扯上邊的案子,最後幾乎都會找上劉諭豪。

雖然劉諭豪本人只想要躲在辦公室裡面,好好研究那兩本珍貴的書籍,但最後總是在小夏的「勸說」之下,勉為其難地接下這些案件。

殊不知這些案件讓劉諭豪的邪典律師名號,更加流傳與響亮。

雖然對法律方面的事情一竅不通,但是黃偉倫非常勤快,從打掃到蒐集資料,他都可以在小夏的指示之下做得很好,唯獨他的言語和態度總是會讓小夏抓狂。

對劉諭豪來說,黃偉倫雖然講話很機車,但他對林老先生這兩本書裡面的內容,卻出乎意料之外的熟悉。

照黃偉倫自己的說法,他是林家豪宅搬遷之後,唯一一個從過去的林家豪宅跟到新豪宅的人。

他的父親也是林老先生的僕人,所以打從他有記憶以來,就一直跟著父親服侍林老先生。

由於是林老先生少數相信的親信,所以當林老先生要準備施行書上的法術時,黃偉倫常常會擔任助手的角色,幫忙準備東西或布置環境。

因此每當劉諭豪對書上記載的東西有些疑問的時候,黃偉倫幾乎都可以幫忙解答。

或許是因為打從心底相信劉諭豪不會是林老先生的對手,所以黃偉倫都很老實地回答劉諭豪的問題。

除了偶爾會出言不遜之外,實在看不出黃偉倫有任何惡意與心機,導致劉諭豪和小夏總會不小心忘記黃偉倫其實是林老先生派來的事實。

等到一回想起來,就會讓小夏心中又產生排斥的心理,這讓小夏簡直就快要瘋了。

不過整體來說,三人還算是合作順利,至少這段時間處理的案件,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而邪典律師的名號也與劉諭豪本人的想法相違背,穩定且順利地傳遍台灣的法律界。

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差不多是黃偉倫加入事務所後的一年左右,那起案件的委託人,出現在劉諭豪等人的面前。

 

【3】

這一天,跟黃偉倫找上門來的那天一樣,辦公室裡同樣播放著筋斗雲樂團的〈終於放手〉,小夏從上個禮拜開始就不斷重複播放這首動感的歌,就好像在預言著即將到來的這起事件。

為了處理一宗詛咒殺人事件的後續作業,從一大早開始,黃偉倫就在小夏的指揮之下,協助處理一些文書作業。

辦公桌後方,劉諭豪正翻閱著《東南亞巫術大全》,這一年來,只要一有時間,劉諭豪就會翻著這兩本書。

「請問,」一道悅耳的女子聲音,傳入三人的耳中,「這裡是劉諭豪律師事務所嗎?」

三人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向聲音的來源,說話的是一名年輕女子,而且是連小夏都會雙眼為之一亮的美人,如果說她是藝人或模特兒,小夏也不會有半點懷疑。

「是的。」劉諭豪代替已經看傻眼的小夏回答。

劉諭豪其實也有點驚訝,因為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人用這個名字找上門了,自從林家豪宅事件之後,來的幾乎都是直接劈頭就問他是不是邪典律師。

「你好,」女子非常有禮貌地點了點頭說:「我是柳于雅,有個案件想要委託劉諭豪律師幫忙。」

「我就是劉諭豪,」劉諭豪比了比小夏等人說:「這兩位是我的助手。」

柳于雅非常優雅地向小夏點了點頭。

「妳好,」小夏笑著對柳于雅說:「我是主任助手夏苜霖,這個是我的下屬黃偉倫。」

不用懷疑,主任助手這個職稱是小夏自己升的,為的就是比同樣是助手的黃偉倫高上一階。

當然,小夏也讓劉諭豪幫她這個自創的新職位加薪,理由是工作環境惡劣,多了一個敵人埋伏在身邊,她得要幫劉諭豪多加留心,因此不管是心靈還是實際上的工作量都有所增加。

在簡單的自我介紹結束後,劉諭豪讓柳于雅坐在辦公桌前,詢問她想要委託的案件是什麼。

「我希望你可以跟我……」柳于雅抿著嘴說:「一起去一個國家打一場官司。」「出國?哪一國?」劉諭豪皺著眉頭問。

「不,」柳于雅皺眉搖搖頭後,猶豫了一會才說:「那個國家……就在台灣。」

聽到柳于雅這麼說,劉諭豪一臉訝異,小夏也瞪大了雙眼,只有黃偉倫嘴角浮現了一抹神祕的微笑。

「台灣裡面的國家,」劉諭豪沉下了臉問:「妳說的該不會是錫安山吧?」

錫安山位於高雄市,在上個世紀時,曾經嘗試想要在台灣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度,就好像教廷梵蒂岡那樣。

「不是,」柳于雅笑著搖搖頭說:「不過你這樣想大概也差不多了,只是我們不是錫安山,更不是新約教會的信徒。」

「除了錫安山之外,」劉諭豪皺著眉頭說:「我不知道台灣還有哪裡有像錫安山那樣的區域。」

「關於實際上的地點,」柳于雅咬著嘴唇說:「在確定委託之前,我沒辦法說出來,但是請你相信我,台灣並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小,這個國度是確實存在的。」

劉諭豪手摸著下巴點了點頭,畢竟不要說國度了,就連這個辦公室裡面,也存在許多小夏訂出來的規則,像是說髒話要罰錢,還有每天中午都得跟她一起做點簡單的體操之類的。

如果連一個小公司都能有那麼多法治外的規則,那麼擴大成一個家庭,以至於數個家庭,甚至於一個村落呢?

這也讓劉諭豪想到前陣子轟動一時的一則新聞,一個靈修團體涉嫌虐死成員的兒子,不過不管私規如何訂立,都不能凌駕在中華民國的憲法之上。

「即便如此,」劉諭豪說:「也不能違背中華民國的法律,而且如果真的有爭執,我比較建議妳上法院,至少有公權力的介入,對妳應該會比較有保障,妳根本不需要照他們的規則來,不是嗎?」

柳于雅皺起了眉頭,一臉為難地搖搖頭說:「依照該地的法令,我可以有一次機會挑戰長老的決定,一旦我照劉律師你所說的方法去做,我會連這一次的機會都沒有。」

「那麼,」劉諭豪皺著眉頭說:「至少妳可以先跟我說說委託事件的內容吧?」

「當然可以,」柳于雅點著頭說:「但是……必須到了當地才能說。只要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去那個地方,我一定會把一切都告訴你。」

想不到對方竟然連案件的內容都不肯透漏,這讓劉諭豪根本沒有半點考慮的空間。

對不起,在這種有許多事情都沒辦法確定的情況之下,我實在沒辦法接下這個案子。

這是劉諭豪在心中模擬好、準備要給柳于雅的答案,且劉諭豪也相信,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濫情的小夏,也不會有意見。

案件的重要資訊柳于雅完全不肯說明,劉諭豪就算真的想幫她,也不知道該從何幫起,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能力幫忙。

於是劉諭豪站起身來,沉下了臉,開口道:「對不起……」

「等一下。」

像這樣在拒絕客戶委託的時候被人打斷,對劉諭豪來說是常有的事,尤其是意見特多的小夏,總會在劉諭豪想要婉拒的時候出聲阻止。

然而這一次,卻不是他所熟悉的小夏的聲音。

劉諭豪和小夏同時緩緩地轉過頭看著黃偉倫,因為出聲打斷的正是他。

小夏的驚訝全都寫在臉上。

這是怎樣,逆天了嗎?造反了嗎?

這個不管小夏給什麼指令都逆來順受、沒有半點意見的男人,此刻竟然越級阻止了小夏的上司劉諭豪。

你想死嗎?你以為我可以做的,你就可以做嗎?」小夏很想這樣跟黃偉倫說。

黃偉倫的臉上仍舊掛著那抹燦爛的笑容,完全無視兩人的驚訝,應該說根本沒把兩人放在眼裡,逕自瞇眼笑著問柳于雅:「不好意思,我想問的是,妳所說的那個國家,是不是叫做『夜歸之鄉』?」

聞言,柳于雅瞪大了雙眼,一臉驚訝地看著他。

當然,小夏跟劉諭豪完全不知道黃偉倫說的是什麼,兩人一臉狐疑地看著黃偉倫,但是他卻完全沒跟兩人對上眼。

柳于雅愣了一會之後,臉上浮現一抹甜美的笑容,緩緩地站起身來,伸出雙手鼓了鼓掌說:「老實說,我一開始還有點半信半疑,聽說你被人稱為邪典律師,專門處理這些怪異的案件,但實際上看到你,其實讓我有點失望,感覺你好像很普通,看起來有點遲鈍的樣子,想不到你們竟然連我的家鄉都知道,我真是太佩服了。」

劉諭豪覺得胸口彷彿中了很多箭,實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小夏白了柳于雅一眼,心想這女的跟黃偉倫一定是一夥的,都非常擅長用笑臉講出十分傷人的話語。

「既然你們知道我是夜歸之鄉的人,」柳于雅朝劉諭豪深深地一鞠躬說道:「那麼我更希望你能夠跟我一起回去,幫我打贏這場硬戰。」

這下換成劉諭豪啞口無言了,因為就算知道柳于雅是來自於他第一次聽說、根本完全都不了解的什麼夜歸之鄉,劉諭豪也沒有半點想要接下這個案子的念頭。

「我想……」黃偉倫笑得十分燦爛,轉向劉諭豪說:「劉律師會接下妳的委託的,因為,他很快就會知道夜歸之鄉的長老會……曾是林老先生的客戶。」

這一次,瞪大雙眼的人輪到劉諭豪了。

「而且,」黃偉倫又露出那抹神祕的微笑,「還是一個非常大的客戶。」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