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學姊告訴我的世界>    

 《學姐告訴我的世界》


 編號:066
 作者:非白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7.25  
 ISBN:978986290693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個世界的樣子,你看清楚了嗎?

 

 內容簡介

我永遠忘不了高三開學日那天,我第一次遇見她時發生的事:

原先色彩分明的世界突然扭曲了,依稀還能看得出以往見過的建築物的輪廓、在馬路上行駛車輛的形狀,但眼前雜亂的色彩開始讓我暈眩……就像是整個世界掉進果汁機裡一樣。

這是學姐眼中的世界——她說每個人的世界都不一樣,只是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差別而已。

接著,休學一年的她,成了我班上的新同學——

 

作者簡介

非白

1990年生,大學就讀東海統計系。

從很喜歡看小說,演變成好想自己寫小說。

習慣抱著電腦出沒在咖啡廳和速食餐廳吹冷氣,一邊觀察周圍的人,一邊寫關於人的故事。

目前朝著專職寫作的方向努力圓夢,希望第一本商業誌可以取得好成績。

偷偷放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onwhite.writer 

會放食記和個人創作相關的資訊。

 

作者自序

嗨嗨,大家好。我是非白。

先聊聊關於這個故事的事情吧。

話說起來女主角的名字,其實是國中時學姊的名字,如果沒有記錯字的話就是同音同字,其實我跟那個學姊不熟,她是超級大美人而且英文很好,不過這名字我想用很久了。電腦裡面還有個沒完成的故事女主角也叫梁纓。幫小說作者取名字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還好上個月到手的畢業紀念冊可以用來參考名字哈哈。

其實本來不想寫成奇幻故事,不過故事裡講的東西有點重,不奇幻好像就有點太沈重,最後的結局我也蠻喜歡的。

這本書能出出來真是太好了。雖然過程一波三折,不過在寫作過程中,就有很多很多人幫忙。

從參加明日獵星友人酪梨醬跟聊了很多輕小說的定義、補完故事流轉也給了很多建議,和所有我拜託大家幫我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好朋友們。編輯更是十分辛苦,真的非常感謝給予我種種幫助的大家!

希望大家遇到挫折或者逆境的時候,看一看周圍的朋友,或周遭的風景。這個世界如此美麗,都是因為每一個人存在這個世界上造成的,再糟糕的情況都不要放棄!

最後,感謝感謝出版社給我機會讓這個故事變成一本書。也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繼續看非白的其他作品哦。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果汁機攪過的世界

第二章 放學後的觀察

第三章 眼中的世界

第四章 看見本源世界

第五章 英雄救學弟

第六章 黑色的怪物

第七章 黑化

第八章 學弟vs學姐

第九章 找尋

 

試閱

楔子

夜晚,沒有開燈的房間裡,所有感官似乎都被無限地放大了。

她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有多輕,比放在床頭櫃上手錶指針走動的滴答聲還要安靜許多。

她閉著眼睛,如果不是還有輕微的呼吸,也許會被認為死了也說不定。

這是她好不容易能夠休息的時刻。

當世界只剩下寧靜,她才可以在最放鬆狀態下休息。

什麼都不用想,就像化作一朵雲一般輕飄飄。

叩、叩。

「纓纓?」

「早點睡,你明天要去上學了。」

「已經休息一年了,該收心了。」

「知道嗎?」

絮絮叨叨的話語,斷斷續續地隔著房門飄了進來。

梁纓突然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城市的燈火代替月光,讓房間裡不至於暗得什麼都看不見,她側過頭,望向放在床頭櫃上的手錶,十二點十分。

是的,她已經休息了整整一年,只為了躲避在她眼前總是攪合在一塊兒的鮮豔色彩,那讓她覺得暈眩,一直適應不了的暈眩。那些顏色就像沉重的枷鎖壓在肩上,紅色的熱情、藍色的憂鬱、橘色的溫暖、灰色的沉悶,被一一放置在她身上,直到她再也不想動彈為止。

她發現那些顏色、發現世界的另一個角度,然後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她發現的是世界的冰山一角。

這冰山的一角,卻已經讓她疲倦得想要放棄呼吸。

但她不能放棄呼吸。

沒有任何事,比放棄更簡單了。

明天就要開學了。

她起身在鏡子前檢視自己,拿了一把剪刀在眼前比劃。

不想讓額頭光光的,就得剪瀏海才行。

她抓起一小撮要當作瀏海的頭髮梳到臉前。

啊,透過髮絲的細縫往周圍望去,世界變得朦朦朧朧了。

就這麼辦。

她決定了長度,喀擦喀擦地剪掉頭髮。

 

第一章      果汁機攪過的世界 

清晨的霧氣還沒散盡,我就已經蹲守在社區花壇旁邊,忍受著早晨低溫。

我開始後悔早起,青梅竹馬的情侶檔一定是嫌我礙事,瓦數太高,總是和他們一起上學,害他們不能緊緊黏在一起,所以才會約這個時間說要一起去上學,實際上是耍著我玩吧,他們現在搞不好才剛起床,或根本還在睡。

大清早被放鴿子太可恨了!

這果然是情侶檔的陰謀!

大受打擊的我心灰意冷,站起來動一動蹲得麻痺的雙腳後,我打算不等他們了,自己先去學校。

離開社區花壇之前,隔著大大的中庭草皮,斜對面的九棟走出一個穿著與我同校制服、但我完全沒印象的女生,遠遠的只能看見她的黑色長髮,她揹著書包,正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我正大光明地跟在她身後,憑著我腿長的優勢,我漸漸追上她,走到她身旁不遠處。

一個人上學很無聊,除了看周圍已經看爛的風景之外,我用眼角餘光打量了一下這位同學,呃……有點難形容她的長相,不,不只是難以形容,應該說我完全看不出來她長什麼樣子,長長的瀏海嚴嚴實實地遮住了她的眼睛,不過髮質倒是很柔順光滑,除了鼓鼓的書包之外,她的手上還拿著一本書,邊走邊看。

剛才,她似乎轉頭看了我一眼,又好像沒有。

是錯覺嗎?

還是不要繼續走在這位同學旁邊好了,感覺有點變態,而且一直跟著她的話,就沒辦法去早餐店買早餐了,不吃早餐上課的時候一定會很餓,很餓的話就沒有精神,沒有精神就會打瞌睡,打瞌睡被老師抓到就會被家長知道……想到這兒,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繼續胡思亂想的我又踏出一步,周遭的景色突然扭曲了。

也許這才是真正的錯覺?

我還沒起床、還沒跟蹤她,她剛才也沒有轉過頭看我一眼。

也許是我還沒睡醒。

眼前的景象超乎現實,荒謬得讓人覺得所見都是幻影。

原先色彩分明的世界突然扭曲了,依稀還能看得出以往見過的建築物的輪廓、在馬路上行駛車輛的形狀,但眼前雜亂的色彩讓我暈眩,產生極為強烈的不適感。

就像被果汁機打過的世界。

我也跟著在果汁機裡轉動,糟糕透了。

除了色彩之外,還有許多見過、沒見過的文字符號在眼前晃來晃去,這些字各種顏色都有,比雜亂混在一起、弄髒調色盤的色彩清楚得多,但那些字符同樣繞得我想吐。

我無法往前走了,一步也不能。

被眼見所見迷惑,我深深覺得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會踏空,猛然栽進無底深淵。

你看明白了嗎?

突然聽見一道女孩子的嗓音,我有些困惑。

……誰?

這個世界的樣子,你看清楚了嗎?

我停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即使被眼前的景象弄得頭暈想吐,也不敢閉上眼睛,畢竟我實在不清楚閉上眼睛的下一刻會遇到什麼。

而且那個聲音說看清楚這個世界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果汁機突然停止運轉。

還沒釐清究竟是幻聽,抑或真的有人和我說話,在我試圖平復嘔吐感的時候,聲音又溜進了我的耳朵裡。

吵雜又充滿蓬勃生氣的「正常」世界又回來了。

回想起來,剛才混亂的景色裡,女孩子清晰的聲音與那個幻覺裡的一切格格不入。

女孩子的聲音⋯⋯難道是剛才那位同學做的?

 

這已經顛覆我的認知了!她並沒有和我有過眼神交會或者近距離碰觸,因此這不太像是催眠,但那些幻覺也不像是我自己憑空想像出來的,我從未想過世界會變成果汁機打爛後的模樣。

我對於剛才的幻覺還有些心悸,不曉得該繼續跟著她還是快點逃走,但無論怎麼樣還是要去上學,雖然經過剛才的經歷,要我越過她走到她前面我也不太敢。

即使現在的世界很正常,正常的天橋、正常的紅綠燈號誌、正常的汽機車,抬頭也能見到高架橋上正常行駛著的捷運,周圍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學生,還有一如既往生意火爆的早餐店。

都是那對笨蛋情侶的錯!要不是他們叫我這麼早起床,我就不會遇到可怕的人了啊啊啊!

我匆匆地躲進早餐店裡,遠離那位同學。

「嗨,同學今天要點什麼?」

「鮪魚蛋餅和溫奶茶,帶走。」

我站在早餐店的屋簷下,努力平復因為驚嚇而加速跳動的心臟。

那位同學是人嗎?啊,雖然這樣講很不禮貌,但是那位同學也可能是外星人,當然,那位同學也可能不是外星人,是其他的生物也說不定。她有很長很長的瀏海,擋住眼睛,又總是低著頭,實在很難辨識她到底是不是人類。

買完早餐,我才極不情願、磨磨蹭蹭地往學校走去,希望也別再遇到那位同學了

 *********

 我叫尹天擎,雖然名字聽起來很厲害,但其實並不是這樣,先不管我怎麼樣,來講講我們班吧。

我們教室在三樓中間,教室內裝有學生抗議好久才終於安裝的冷氣、教學規劃而裝設的投影機和投影螢幕。桌椅是普通的木桌,接近四十人的桌椅排在教室裡有些勉強,加上教室後面的一排置物櫃,就顯得十分擁擠了。

我坐在第四排的最後一個位置,平常我進到教室後,不會特地去算,反正只要直接把書包甩到最後一張桌子上就好了,可是今天我卻發現位置不太對勁。

從第一個位置開始算起……我的座位是第四排的第七個,本來是最後一個,但現在後面又多了一組課桌椅。

班長看到我來了,主動過來向我解釋,說是老師讓他帶人去搬回來的,這組桌椅要給一個休學又復學的學姐,她本來和我們班上大了大家一歲、降轉的同學同屆,大概是因為身體不好之類的原因才休學的吧。

想到以後後面就有人坐了,感覺還蠻新奇的,也許之後會再調位置?畢竟我坐在最後面代表我比全班的平均海拔還高啊,可能會擋到她看黑板的視線,我這樣猜測著,不過沒多久我就將這件事丟在腦後。

開學第一天,早自習時間一片混亂,老師要大家打掃、領教科書,等雜事都弄完了之後,已經是第二節上課時間了。

班導讓大家坐好,開始開班會。

我好奇地往後座看,位置依舊是空的。難道新同學開學第一天就蹺課?

「開學了,你們都高三了,我也不需要多說什麼,再半年就要考學測了,你們要把握時間。」

我們班導是一位嚴肅的男老師,教的是英文,這就代表我們的早自習時間大多數會被英文小考考卷占據。這是一個很奇妙的規則,我高一的班導是歷史老師,歷史沒有國英數重要,但是在她當班導的時候,我們班大多數的早自習會拿來考歷史。

「新學期會有一個轉學生,就坐在陰天後面。」班導往我的方向看過來。

我從恍神的狀態脫離,班導會親切地叫學生的綽號,陰天是我比較接受的綽號,最討厭的是有些人會叫我總裁,因為班導有一次沒收一名女同學的言情小說,裡面男主角跟我同名,而他正好還是個總裁,害我有時候會被同學調侃。

「還有坐在附近的人,要幫忙照顧一下新同學,知道嗎?」班導又再叮嚀。

「好。」零零落落的有人回應。

「那我們繼續,待會要選班長,請上一任班長上來主持

因為班級幹部選舉,大家又開始熱絡起來,興致勃勃的討論著。

「報告。」

教室的門被人推開了,我順勢看向來人,本來在熱烈討論提名的同學們也全部安靜下來。

一個穿著長袖襯衫搭制服西裝長褲的女同學站在門口,她的長髮很黑、很整齊,但長長的瀏海遮住了眼睛,加上她又低著頭,誰也看不清她的長相。

終於來了……不對!這不是早上的那位同學嗎?怎麼是她?

她微微抬頭看向講桌前的班導,小小聲的說了什麼,坐在最後一排的我什麼都聽不到。

她就算抬頭還是看不清楚她的長相啊!

簡直就像被迷霧籠罩的臉,在長長的瀏海阻擋下,只能看見她圓潤小巧的鼻子、尖下巴和泛白的薄唇,最多只能確定她有鵝蛋臉,完全看不到她的眼睛。她似乎很久沒有曬太陽,皮膚白得嚇人,再配上一頭長髮,有種貞子在大白天出現的恐怖感。

我敢打賭,全班包括班導,搞不好都看不清楚她的長相。

等等,那個學姐要坐在我的後面嗎?可以不要嗎?我今天早上才被她嚇過啊!

「妳坐在那個男同學的後面,陰天你舉個手。」

「哦。」

我勉強舉起手,然後眼睜睜看著學姐拎著裝著三明治和飲料的塑膠袋、揹著鼓鼓的書包,往我這邊慢吞吞地走過來。她從第一排和第二排的中間走道走到教室後方,再走到我的座位後方。

因為早上「特殊」的經歷,又懷著要對新同學友好、不可以讓外星人覺得地球人很凶的想法,我僵著笑臉,轉過身對她說:「有問題隨時可以找我。」

「嗯。」輕到不能再輕的回答。

我手臂上的雞皮疙瘩瞬間全都站起來了。

「有問題也可以問我。」

「或者問班長,就是坐在第三排第五個位置的那個。」

對於接下來別人熱心的搭話,她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相較之下,我對於她剛才出聲回應我感到受寵若驚,但還是超可怕的啊!

騷動很快就結束了,班會繼續進行。

到了下課時間,大家都很有禮貌地沒有在新同學面前竊竊私語,不過班上幾個小圈圈還是免不了會談論新來的學姐。就我所知,學姐休學又復學的原因至少有三、四種版本的猜測:車禍、身體不好開刀、憂鬱症、情傷等,另外,因為長長的瀏海遮住了她半張臉,大家都超級好奇學姐到底長什麼樣子。

其實我也很好奇,不過我不太敢轉過身問她,這樣就跟直接問大魔王「勇者想殺死你,你的弱點是什麼」的感覺一模一樣,會被大魔王一把捏死哦。

 

中午我習慣和笨蛋情侶于珊珊、林霖予在操場旁邊倒數第四棵大樹下吃飯,午餐時間一到,我便拿著便當飛快離開教室,一點都不想和學姐共處一室。

我向他們分享關於後座的貞子,哦,是後座的學姐的事。

下意識的,我沒有提到今天早上看到的異象。

林霖予捧著便當,揮舞著筷子,嘴裡含著滷蛋口齒不清地說:「搞不好她沒有眼睛哦。」

「不要嚇我啦!」這樣坐在她前座的我壓力很大耶!

「高三才轉班的通常都不會跟班上很熟吧,也沒什麼高三生參加的活動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啦。」于珊珊白了男朋友一眼,夾了自己便當裡的一個日式蛋捲給我壓驚。

「對啊,不過她到底為什麼休學啊?」林霖予說完話,才困難地吞下含在嘴裡的飯菜。

「我怎麼會知道,我也不敢問啊。」

「沒膽。」

「拜託,超可怕的好嗎?你待會跟我去我班上,我指給你看,她整個人看起來陰森森的,我坐在她前面壓力很大耶!」

我一大早就不小心捲到她的大絕招裡面,還差點出不來,根本不敢打擾她,而且我根本不習慣有人坐在我後面,後面有人的感覺很彆扭。

「虧你長得高,有什麼好怕的。」林霖予用誇張又鄙視的視線上下打量我。

「又不是身高高的人就不怕鬼。」唉,早上的事情如果不說出口,好像也沒辦法跟他們討論到什麼。

「反正除了同學關係你們也沒什麼。」于珊珊翻了個白眼,「倒是你們兩個,如果想繼續在同一所大學當同學,就認真一點啊。」

「放心,絕對沒問題!」林霖予很快拍胸脯保證。

看林霖予耍寶,我決定短暫地將後座的學姐拋在腦後。

「算了,要我天天看書我也煩,至少要比之前認真,知道嗎?」

「知道啦管家婆。」

「你說誰管家婆!」

「哈哈,一定是妳剛才聽錯了。」

「林霖予你皮癢哦。」

「揍他!」

「陰天你別起鬨!親愛的,別家暴我啊——

雖然一點都不想回到教室,但吃完午飯我還是不得不回去。

開學第一天通常是老師囉哩囉嗦回首過去、展望未來的日子,還蠻無聊的。本來應該可以恍神想放學要不要出去玩、去哪裡玩來打發時間。但是來自身後、宛如實質的陰鬱氛圍,沉重地壓著我的背脊,這驚人的壓迫感,正是讓我無法忽略掉的後座造成的。

我挺著僵直的背脊,總覺得背後陰風一陣一陣地吹。

「好亮啊……

幽幽的女聲從身後傳來,我的背馬上佈滿冷汗。

果然不是人吧,會怕光難道是吸血鬼嗎?還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啊啊?

我戰戰兢兢地回頭一看,學姐的桌面上除了沒打開拉鍊的筆袋和沒翻開的課本,沒有其他東西,她頭低低的,幾乎要靠在桌子上了,因為瀏海的遮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一手壓在瀏海上應該是眼睛的地方,嘴裡不知道又在小聲咕噥什麼。

我不自覺壓低了聲音問道:「呃,同學妳沒事吧?」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慢吞吞地搖了搖頭,長長的瀏海隨之晃動,蜂蜜一樣的琥珀色一閃而過。

那是學姐眼睛的顏色嗎?

「嗯,沒事就好。」我飛快坐正,講台上的老師還在講課,我的注意力卻已經飄開了。

學姐眼睛的顏色很漂亮啊,和寫著「不純砍蜜蜂頭」的蜂蜜顏色相同,既然如此,她為什麼要把眼睛遮起來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