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文庫055 鬼環島           

 《鬼環島》


 編號:055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5.03
 ISBN:9789862906767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環島注意事項:

  1. 半夜避免上山路
  2. 千萬不可借宿空屋
  3. 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自求多福……

內容簡介

高三升大學的那一年暑假,我們幾個人決定騎車環島,因為都是男生,沒有特別規畫,帶著手機就上路了。 

第二天,我們往山上騎去,入夜後完全沒有路燈,也沒地方投宿,

最後在一間廢棄的屋子裡過夜,停機車的時候,我們似乎撞到了什麼,

隔天一看,是個木盒子,上面還貼著符咒。 

接下來,這個盒子陪我們一個一個走向死亡——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目錄

第一章 環島

第二章 有東西跟來了

第三章 最後一通電話

第四章 木盒裡的東西

第五章 變了個人

試閱

第一章 環島

高三升大學的那一年暑假,因為畢業了,我們幾個同學相約環島旅行,希望給高中生活留下一個美麗的句點。

我們一行五個人、共騎三台機車,我負責載阿昌,陳柏元載小天,楊智翔自己一個人騎。

因為我們全是男的,家長倒也很放心,我們沒做什麼規劃就出發了,心裡單純地想著要邊吃邊玩,迷路就開手機的GOOGLE地圖。

第一天還蠻開心的,只是騎到屁股都快長痔瘡,然後我們跟消防局借廁所洗澡、刷牙,晚上就去睡在火車站,很特別的旅行方式,很新鮮、也挺好玩的。

只是好景不長,我們第二天就覺得累了。火車站畢竟沒有床,我們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醒來時只覺得腰痠背痛,絲毫沒有休息過後的感覺。

天亮後火車站來來往往的人潮也變多了,我們想賴床也沒辦法,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繼續上路。

因為沒睡好的關係,導致第二天的遊興大減,我開始想要盡快趕完路程,就可以早點回家躺床。

我們一路從台北騎到桃園,又騎到新竹,打算第二天晚上要在台中落腳。

中午我們為了省錢,找了一間看起來很古早味的滷肉飯填肚子。

正值夏天的烈日中午,那間滷肉飯沒開冷氣就算了,竟然連電風扇也沒有。

我感覺自己都快中暑了,肚子又餓、天又熱,那種飢熱交迫的感覺讓我打起退堂鼓,不過又想到自己要是第二天就放棄的話,回去一定會被笑。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

「好累喔,沒想到騎車環島這麼累。」楊智翔也快哭了,他是個小胖子,夏天根本是胖子的剋星。

「我也很累。」我看向阿昌,「等一下換你騎好了。」

「喔,好。」阿昌隨和地點頭。

小天聞言,向楊智翔問道:「要不要我幫你騎?」

「不要,那是我老婆欸,怎麼可以給別人騎。」楊智翔說道。

所謂的老婆是他新買的機車,目前還在繳車貸階段,他對那台機車超寶貝,每週都把車子洗得亮晶晶,還會在車殼上打亮。

「我是怕你太累好嗎。」小天呿了一聲。

「我自己來就好。」楊智翔拒絕了小天的好意。

「那你幫我騎好了。」陳柏元向小天說道。

「好。」小天點頭。

草草吃完了午飯,我們稍作休息後就又出發了。

由於我和陳柏元太累了,所以在苗栗的時候跟阿昌、小天交換騎。

楊智翔還是堅持自己騎,但看他累得舌頭都快吐出來了,我實在很擔心。

「楊智翔,你沒問題吧?」停紅燈的時候我向他問道。

楊智翔搖頭,「沒事啦,還可以。等一下有便利店的話停一下,我要買飲料。」

「好。」我應道。

我們繼續上路,一行人沒了第一天的興致。想昨天我們還很精神奕奕,說要去哪裡吃美食、到哪邊去拍照,可是現在大家都顯得懶洋洋的,一臉要死不活的樣子。

我們連聊天的力氣也沒了,很沉默地一直騎車,完全就只是在趕路。

還好越接近傍晚,風開始涼了,太陽也不像中午那麼晒人,我們這才慢慢恢復精神。

「怎麼還沒遇到便利店?」楊智翔抱怨道。

自從楊智翔說了要去買飲料,我們一路上都沒看到半間便利店,算起來也騎了快一小時了。

「是不是騎錯了?」阿昌沒來由地說道:「這條路……好像是往山上。」

他的車速慢下來,緩緩往路邊靠去。

小天和楊智翔也把車子騎過來,我們圍在一起討論。

「應該不會錯,剛才告示牌是往這邊。」小天說道,可是他也沒把握。

「天都快黑了,快決定。」楊智翔說道。

「我查一下。」我拿出手機,調出GOOGLE地圖確認,「是這邊沒錯,所以之後的路要上山?」

「那就走吧。」楊智翔直覺地說道。

阿昌猶豫了一下,沒有催動油門。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解地問道:「怎麼了?」

阿昌說道:「我怕會騎太久,這段山路不知道有多遠。」

「所以呢?」陳柏元聽不懂他的重點。

「就是,如果路太遠的話,我們下山可能都凌晨了,要是更遠一點的話,我們說不定要在山上過夜。」阿昌說出他的顧慮,「我才說想要不要今天到這裡就好,明天再繼續行程。」

聽完他的說法,我們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沒人回應。

阿昌一會兒又問我們意見:「你們覺得呢?」

他問完,換楊智翔問道:「你們呢?」

我聳聳肩膀,「我沒意見,不過今天應該要到台中的。」

小天說道:「那就騎吧,住山上就住山上,出來玩本來就是要探險的,如果怕這怕那的,還不如坐火車環島。」

「也是。」陳柏元被小天說動了。

我說道:「那就投票表決好了,贊成繼續騎的舉手。」

我講完,我、小天、陳柏元都舉起手,我們總共是五個人,所以三票就算過半數了。

結論很快就出來,大家繼續騎,試著在今晚抵達台中。

阿昌沒再堅持,催動油門往山上騎去。

我們三台車子騎向山區,漸漸可以感受到坡度及山路的蜿蜒。

約莫騎了半個小時,我就開始後悔剛剛幹嘛舉手。天色轉黑之後,山路變得很難騎,尤其中部一帶的山路竟然沒有路燈,周圍也沒有住家或商店,更糟的是連來往的車輛都非常少。

我們是出來環島的,可是一下子卻變得像在試膽夜遊。

山上的氣溫明顯比平地低了幾度,一開始我們還覺得涼爽,後來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山上真的比較冷,我竟然開始發寒,雞皮疙瘩爬到滿手。

不知騎了多久,楊智翔喊了一聲:「喂,等等。」

我們這才把車子停下。

「幹嘛?」我問道。

楊智翔說道:「我想尿尿。」

「在這裡?」我看了左右一眼,一片荒煙蔓草,也沒半盞燈火。

「我忍不住了。」他說完,就直接背過我們去撒尿。

聽他尿聲很大,唏唏涮涮的,看來真的憋很久。

「那一起尿吧。」小天說道。

講完我們也走過去並排站在一起,對著山壁撒尿。

阿昌尿到一半,左右張望,不曉得在看什麼。他說道:「我媽說不能在山上隨便尿尿欸。」

「我有聽過。」我說。

「我真的忍不住嘛。」楊智翔說道。

「對了,幾點了?」陳柏元問我們,他尿完還抖了幾下

我也跟著抖了抖,然後一邊穿褲子、一邊看時間,「十二點多了,好累,還有多遠?」

「我們會不會迷路了?」陳柏元忽然說道:「我剛才就很想問,但一路騎上來又沒有其他岔路,感覺不可能騎錯,不過……就覺得怪怪的。」

「我也覺得很奇怪。」我說:「怎麼連路燈都沒有?這裡也太偏僻了。」

「還好啦,北海岸那邊不是也沒路燈。」小天說道。

說起來他算是我們幾個裡面最大膽的吧?又或者該說是最沒神經的?有時候這兩者很難區別。

阿昌說道:「要不要往回騎?乾脆騎回去好了。」

如果小天最大膽,那阿昌就是最沒膽的了,也可能是他心思太細密,所以會想東想西的吧。

我有時候會覺得阿昌很囉嗦,可此時我挺贊同他的。

我想表態,但突然想到剛才舉手表決時,我投了上山一票,現在要是又說要回頭,估計會被他們罵吧?想到這裡,我把嘴裡的話又嚥了回去。

阿昌說道:「這樣騎下去也不知道要騎多久,可能會騎到天亮。」

「我好累喔,我快不行了。」楊智翔在那邊哼哼嘰嘰地抱怨,「中午沒吃什麼,晚上又只吃了麵包,昨天也沒睡好,今天還騎了一整天。」

「我都說要幫你騎了。」小天說道。

楊智翔聞言,馬上說道:「你果然在打我老婆主意。」

「屁啦。」小天連忙罵道。

我笑了出來,但很快又想到目前面臨的問題,「先查一下地圖看看,確認有沒有走錯路,順便看看還要多久才能到市區。」

小天歡樂地說道:「睡在山上好了,這樣才有環島的感覺,你們有在山上睡過嗎?」

「沒有。」我搖頭,「不好吧,山上可能有蛇欸。」

「睡哪裡都好,我快不行了。」楊智翔又在哀哀叫了。

「臭胖子。」我揶揄了他一句。

我們各自拿出手機,可一下子我就皺起眉頭,「我收不到訊號欸,沒辦法上網。」

「山上嘛。」小天說道:「我的也是。」

「哎?」楊智翔叫了一聲:「我的沒電了。」

我們五台手機裡有四隻沒訊號、一隻沒電。

「怎麼辦?」我問大家。

「繼續騎。」阿昌無奈表示。

「找地方睡。」小天的語氣興奮,看來很想試試野地露宿的感覺。

陳柏元不置可否地說:「都可以,反正都出來了。」

 

達成共識後,我們一邊騎一邊尋找可以休息的地方。

在凌晨一點多左右,我們看到一間破房子,時間都已經這麼晚了,周圍還是沒有人煙,露宿野地似乎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了。

我連掙扎的餘地也沒有,騎在前面的小天已經把機車停下。

我本來還指望他不會發現那間房子,這跟我想像中的旅行不同,即使我也想過會在路邊睡覺,但絕對不是這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小天指著前方的空屋說道:「那邊可以吧?」

「都好啦,我不行了。」楊智翔也把機車停到路旁。

我很確定那絕對是空屋,因為它沒有透出半點燈光,而且其中兩面連外牆也沒有,可以直接看進屋子裡頭。

它是水泥建造的,兩層樓,看起來還沒蓋完,是間感覺很老舊的毛胚屋,一樓門口都被雜草蓋住了。

我總覺得它陰森森的,看它的樣子也不是工寮。

「走吧,把機車停進來。」陳柏元說道:「免得有車子路過不小心撞到。」

他說這話時,我總覺得違和,因為我們至少五個小時以上沒看過其他車子了。

我沒多說什麼,因為他的考量是對的,於是我們三人把機車騎向空屋。

柏柚路的外邊是泥巴地,地上坑坑巴巴的很難騎。

還好那距離不過兩、三公尺罷了。

忽然陳柏元叫了一聲:「啊!」

「怎麼了?」我緊張問道。

「小天撞到東西。」陳柏元說道。

小天連忙把機車往後移,解釋道:「是石頭,撞到石頭,沒什麼啦。」

「我的車還好吧?」陳柏元跳下車,連忙去檢查他的車殼。

我和楊智翔一會兒把車停好,走過去等陳柏元。

陳柏元鬆了口氣,「呼,還好我的寶貝沒事。」

他把車子也停好了,我們這才轉進那棟空屋。

我越看越覺得它像鬼屋,不舒服的感覺直從心底冒起。

小天用手機的微弱光線照明,我們傻到沒帶手電筒出門,因此機車一熄火,沒了車燈的照明後周圍更顯陰森了。

「喔喔,好像在探險。」小天說道。

「睡二樓吧,將就一晚。」陳柏元指著二樓的地方說道:「這樣蛇比較不會爬進來。」

一聽見蛇,我冷不防打了個寒顫。

楊智翔發現後,笑道:「你怕蛇喔?那怕蜘蛛嗎?蟑螂呢?」

「去你的。」我不禁覺得丟臉,隨口罵了一句。

楊智翔聞言更樂了,嘿嘿地笑了出來,「那怕鬼嗎?嗚嗚嗚……」他白目地學著鬼哭聲。

我撇過臉去不理他,他自言自語了一會兒,終於覺得無趣地閉上嘴巴。

我們很快進到屋子裡,因為它還沒蓋成,所以連大門也沒有,乍看下就像被炸彈轟掉一半。

屋裡空盪盪的,沒人住所以連個家具也沒有,我們也就沒有探險的心情,直接找了樓梯就爬上二樓。

二樓的屋頂只蓋了一半,月光灑進來,二樓比一樓亮許多,但也僅有一半而已;另一半還是在陰暗處,黑黑的讓人不想靠近。

我們四人下意識往光亮處鑽。

阿昌說道:「這裡好像危樓,會不會睡一睡就塌了?」

「你也想太多了,快休息啦。」楊智翔真的累壞了,他隨意找了塊比較乾淨的地方就躺下來,枕著自己的包包睡覺。

他才沾地不到一分鐘,竟然就開始打呼了。

我很想笑,小天則是直接笑出來,他說道:「楊智翔很豬欸,一下就睡著了。」

「我也好累。」看楊智翔睡得這麼熟,我也直犯睏,打了個哈欠之後也找地方躺下來。

「你們都要睡了喔?」小天可惜道:「不聊天嗎?還是要不要去探險?」

「明天再說吧。」陳柏元說道,他伸了個懶腰。

阿昌張望了一下,他的個性就是這樣,好一會兒他才坐下來。

我瞄了一眼阿昌,他休息的姿勢很彆扭,一副做好隨時要逃命的準備。

小天見我們沒人要理他,嘆了一聲之後總算願意休息。

  我心裡有些忐忑,畢竟這是第一次露宿野地,可是身體的疲倦不斷侵蝕大腦,最後我還是敵不過睏意,睡著了。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覺得很累,直到身子被人推了幾下,我才幽幽醒過來。

阿昌低聲喚著我:「喂,起來了,不要睡了,喂。」

我睡得正熟,忽然被吵醒有種恍惚的感覺,一會兒意識才恢復過來。我轉身看向阿昌,不悅地問道:「幹嘛?」

「小聲一點。」他說道。

我這才發現他一直用氣音說話。

「怎麼了?」我問道,直覺他是要去尿尿,可能是不敢一個人去,所以才把我叫起來。

阿昌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似乎還是嫌我太大聲。

一會兒陳柏元也靠過來,小天也醒著,只有楊智翔睡得跟豬一樣。

我不解地看著他們。

阿昌低聲說道:「你聽。」

我只聽見楊智翔的打呼聲,半晌才又聽見一道細細的呻吟聲。

那聲音很像女人的呻吟聲,不是哭聲也不是詭異的笑聲,就是呻吟聲。乍聽之下讓人臉紅心跳,可一會兒我又覺得毛骨悚然,這裡是荒郊野外欸,哪來的女人?

「走,我們去看一下。」小天說完就第一個往樓梯口走去,他盡量壓低聲音,不讓那女人發現我們。

我說服自己,也許是哪對情侶跑來山上調情吧。

我們往樓梯走去,緩步往一樓走。

聲音越來越明顯,不一會兒,我們看見一個女人跪坐在門口附近,她背對著我們,月光的照明下,我們能看見她模糊的背影。

她不知道在做什麼,周圍的雜草太高,加上月光不夠亮的關係,以致我們也看不清楚。

小天大膽地靠過去,我卻覺得很不安,因為那女人只有一個人,附近沒有其他人。

我一方面覺得很可怕,該不會是遇到髒東西吧?另方面又覺得不能忽略她,萬一她是被丟包在這裡的呢?她一個人要怎麼下山?

我的心情很矛盾,但還是跟著小天來到女人的身後。

小天終於按捺不住,出聲問道:「喂?」

女人的肩膀僵了下,似乎這時才注意到身後有人,她將頭轉了過來,我不禁瞪大眼睛,因為她的肩膀一動也不動,轉動的竟然只有頭部,而且是以一百八十度的方式轉過來。

我還沒等看見她的五官,就嚇得大叫:「跑呀!」

我一瞬間睡意全消,雙腿不受控地發軟,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已經無法思考這是怎麼回事,只能連滾帶爬地往大馬路上逃。

小天、陳柏元和阿昌也一起跑,我們甚至不敢回頭。

跑了一段路之後,我才驚覺不對,「等、等一下。」我喚住前面的阿昌。

「快跑呀!」阿昌催道。

陳柏元很快追上我,他不解地問我:「幹嘛停下?」

小天也問道:「還好吧?」

「楊、楊智翔。」我指著空屋說道:「他還在裡面睡覺吧?」

大家這才想起楊智翔,一時間我們都安靜了。

我們很沒義氣,可是要叫我們現在回去的話,我們也不敢。剛才那一幕太駭人了,就算我沒看見那女人的五官,心裡也很清楚她不是人。

我們四人一片沉默,好一陣子陳柏元才開口:「還是要回去看看吧?」

「嗯,不能丟下楊智翔不管。」即使這麼說,我的雙腿卻在抖個不停。

「好、好吧。」阿昌結結巴巴地說道。

「那走呀。」小天深吸一口氣,一向大膽的他此時也怯懦了。

也許他以前的大膽是因為沒有真正遇見,這回親眼看見了,也由不得他不怕。

我們靠在一起,四個人互相推擠著往回走,我們都很怕再看到剛才那個女人。所幸一路走回去,那女人沒再出現。

我們鬆了口氣,但仍不敢大意。她不在一樓,說不定是上了二樓。

上樓梯時,我們四人的腳步沉重,爬得比烏龜還慢。

好不容易上了二樓,竟然沒聽見楊智翔的鼾聲,我心裡不禁發慌,該不會楊智翔已經被那女鬼怎樣了?

我剛這麼想著,陡然被一道說話聲嚇壞。

「你們去哪裡了?」楊智翔問道。

「啊──」阿昌大叫一聲。

我們頓時亂成一團,「幹嘛?」、「怎麼了?」、「出來了嗎?」

我連忙看向左右,女鬼沒有現身,我這會兒才意識到說話的人是楊智翔。

我推著阿昌說道:「是楊智翔啦。」

「你們幹嘛?」楊智翔驚慌地問我們,他還在狀況外,「怎麼了?」

「你沒事吧?」我反問他。

「沒事呀,你們在幹嘛?」楊智翔愣愣地說道:「我被吵醒,結果發現你們都不見了,你們去哪裡了?」

面對他的疑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是撞鬼吧。女鬼不曉得去了哪裡,我不是很想提「鬼」字,就怕一講她會忽然出現。

「先走,先走啦。」阿昌急忙喚道:「楊智翔過來。」

「什麼事啦,你們到底在玩什麼?」楊智翔走向我們。

此時無暇解釋了,我們不由分說,拉了他就走。

「等一下,我的行李啦。」楊智翔還想折回去拿東西,但我們緊緊拉著他不讓他回去。

就這樣楊智翔被我們半拖半拉地帶了出來。

我的背脊涼颼颼的,受到不小的驚嚇,以致這會兒還沒有真實感,彷彿剛才只是作惡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