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明日文庫044《屍念》圈羊人◎著   

 《屍念》


 編號:044
 作者:圈羊人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2.20
 ISBN:9789862906545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平安到家的人,真的平安了嗎?

內容簡介

「故事一開始,有八名大學生……」

登山時,傑森說了一群學生遇上山崩的故事。其中一名女孩因為留在營地而逃過一劫,當同伴們帶著女孩男友的死訊回來後,男友出現了。在趕忙將女孩帶離伙伴的當下,他說出了驚人的話: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罹難身亡了。

後來,一群人真的遇上了山崩,所幸最終大家都安全離開。

只是,即使回到了城市,卻不代表他們當中每個人都還活著——

作者簡介

圈羊人

文有境,字有意。

搬運鑲有文字的磚,用雙手堆砌。

那一座座名為「故事」的城堡。

然後。

讓靈感住了進去。

作者自序

生小孩很辛苦,養小孩更是不容易。從家裡多了兩位成員的那一刻起,總有一種「時間」遇到週年慶商品全面打折的錯覺產生,一天明明有24小時,但過起來卻像只有18小時,算一算剛剛好75折,不過沒有買千送百。

少掉的這6小時並不是因為上班時數變短,而是因為多了要照顧以及玩弄()小孩的任務,相對的能夠自由運用的時間也就減少了。

時間有限,因此時間管理相當重要,很慚愧我不是一個懂得時間管理的作者,2013年只完成了兩篇故事,一篇相信大家都已經看過了,就是妖瞳07妖狐劫,而另一本就是這本囉!單一故事完結的文庫本。

這篇故事的靈感來自於一則相信都有看過關於山難的鬼故事,開放式的結局引人遐想。一個簡單的概念,不管是山難還是空難,當那些死裡逃生(),歷劫歸來突然出現在你面前的人,你有辦法確定他是活人還是死人嗎?

2014年,又是嶄新的一年,即便能用自由運籌的時間變少了,

但只要出版社願意出,有讀者願意看,我便會持續地寫下去。

相信這本書出版時已經過完年了,就算遲,還是要跟各位讀者說聲「新年快樂」。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背叛

第二章  山難

第三章  死訊

第四章  死者歸來

第五章  氣味

第六章  屍念

第七章  嗨!學長

試閱

楔子

正值盛夏的酷暑,一群充滿青春活力的年輕男女憑著一股大學生特有的氣魄,

在茶餘飯後的閒聊中決定了這次的翻山攻頂之行。

大夥兒決定的過程雖然草率,但事前的準備工作卻一點也不馬虎。

雖然氣象預報提到在他們翻山攻頂的那幾天各地都是豔陽高照,

但考慮到山上氣候多變,很可能前一秒還是大太陽,下一秒卻突然降雨,他們特地攜帶了整套的雨具。

在食物和飲用水準備方面,行程規劃雖然只有四天,但他們卻特地多準備了三天的分量,

畢竟在山上會有什麼突發狀況沒人知曉,

如果倒楣遇上了,因而延宕到時間,這時候多準備的食物和飲用水就能派上用場了。

其他像是保暖衣物、帳篷睡袋、照明設備和生火工具等物品一併準備齊全。

行前多勞心是必須的,因為命只有一條,丟了就沒了,沒有再撿起來的機會。

事前的準備工作完成,男男女女共計八名大學生,在取得入山許可後開始了他們記錄青春的旅程。

第一天,行進的途中他們無意間發現了溪流,

比對完地圖,經過簡單討論後,大夥兒決定捨棄原來的行進路線,改沿著溪流而上。

時間來到下午,一行人動手在溪流邊紮營,由於事先練習過,

一會兒功夫便將兩個帳篷搭好,柴火堆準備好,待入夜後再將柴火堆點燃。

由於是盛夏,晝長夜短,

因此下午五點天色還亮得很,有人提議既然在溪邊紮營,不玩水似乎說不過去,

於是大學生們鞋子一脫,紛紛跑向溪流。

水面越是平靜,水面下越是暗潮洶湧,

因為怕遇到暗渦發生意外,

故他們僅在看到得底的淺灘活動,潑潑水涼快一下身體,同時紓解一下累積了一天的疲勞。

第二天一早,不曉得是不是前一天玩水時受到風寒,其中一名女孩感冒了,不僅全身無力,還輕微發燒。

接下來的行程,女孩恐怕是跟不了了,因為登山需要耗費大量體力,依她目前的身體狀況根本無法負荷。

女孩生病雖然令人同情,但其他人不可能為了她一個人立即折返,

評估女孩的病情和狀況,最後決定將她留下,待攻頂折返回來再一起下山。

女孩知道自己硬要跟只會帶給大家麻煩,於是欣然接受了大夥兒的決定。

女孩的男友也在這次的隊伍中,在女孩答應留下來後,他立刻表示他也要留下來照顧女孩。

男孩的心意女孩感受到了,但這次的活動難能可貴,她不希望男孩因為她而錯過,導致日後回想起來只能感慨。

女孩花了一番功夫勸說,男孩終於打消留下來的念頭。

女孩這麼做並非逞強,她的身體狀況她自己最清楚,現在的她都還有餘力能照顧別人,哪裡需要別人來照顧。

留下帳篷和一些必需品,在女孩的目送下,其他人中午之前便離開營地繼續往山頂推進。

按照計劃,若沒有突發狀況耽擱,

第三天天色未亮,他們會在山頂觀看日出,欣賞完日出後打道回程,中午左右便會回到女孩所在的營地。

也許是因為水喝得多休息也夠的緣故,女孩的病況在當天便逐漸好轉,

晚上睡了一覺後,一早醒來身體狀況已經恢復到出發前的水準。

她沒能和大夥兒一同攻頂、一同看日出,這樣的結果雖然令人遺憾,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畢竟以她昨天那樣的狀況,如果繼續前進難保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到時候可就不是嘆個兩聲氣那麼簡單了。

女孩坐在已經熄滅的柴火堆前,用樹枝來回撥弄餘燼打發時間,

她不時盯著大夥兒離開的方向,但每一次回頭的結果都令人失望。

距離預估回到營地的時間已經超過兩個鐘頭了,卻連半個人影也沒見著,

她不禁開始擔心,是不是昨晚的雨耽擱了回程的時間。

說是下雨,但其實只是飄雨的程度罷了,在連將地面打濕都有難度的情況下,應該不會造成什麼意外才是。

到了傍晚,時間足足晚了六、七個小時之久,友人們還是沒有出現。

她原本想說是不是她被放棄了,但很快就又打消這樣的念頭,她的男朋友也在隊伍中呀!

她男朋友總不可能也將她丟在山上不管吧!

入夜後,日夜溫差大,加上起風,女孩哆嗦了下身體後立刻將柴火堆點燃,

在添了一些新的柴火後,柴火立刻燒旺了起來。

女孩搓著雙手,然後打開手掌靠近柴火堆取暖。

盯著婆娑搖曳的火焰,視線跟著一下子左一下子右,幾分鐘後她的眼睛開始感覺到疲勞,

一個恍惚後重新回神,她竟看見了大夥兒就圍在柴火堆旁,個個面無表情地望著她。

無聲無息地出現,她剛剛怎麼都沒發現?

她得先弄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就在她起身準備問向坐在柴火堆對面的男友時,大夥兒的身影卻突然消失了。

風還在吹,而火焰也還在搖,但她的身體──

僵住了。

好不容易壓抑住恐懼,女孩提心吊膽地守在柴火堆前,心裡不斷猜想剛剛的幻覺到底是怎麼回事?

會是一種預兆嗎?告訴她包括她男朋友在內所有人已經遭遇不測。

呸呸呸!烏鴉嘴。她拍打自己的臉頰,在內心數落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會出現幻覺大多是精神疲倦或是周遭的燈火影響,

她在營地等了一天也確實累了,而火焰就像是會搖晃的燈光,也難怪她會產生幻覺。

隔天醒來,女孩赫然發現她人躺在帳篷裡頭,她昨晚是怎麼回到帳篷裡頭的她也不清楚,莫非是──

女孩匆忙起身,欣喜地踏出帳篷,結果卻不見半個人影,臉上的表情於是塌下,

所以她昨晚是自己走回帳篷裡睡覺的囉?不過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就是了。

吃完糧食,女孩和昨天一樣守在柴火堆前慢慢等候,

漫長的白天過去,黑暗緊接著降臨,入夜後的氣溫沒有想像中的來得低,平靜無風和昨晚的狀況相差甚遠。

女孩凝望著婆娑的火焰,幾分鐘過去了,像昨晚出現幻覺的情形沒有再發生,

但她卻聽見了身後不遠處傳來了聲音。

女孩猛地回頭,看見友人們一一走出樹叢,筆直朝她走來。

可是好奇怪,為何大家臉上都掛著哀傷的表情?

雖然延誤了一天半的時間,但好歹也安全回來了,光憑這一點就應該要高興不是嗎?

等等!怎麼不見她男朋友的身影?

就在她準備開口詢問時,其中一名友人搶先開口,告訴她一個驚人的消息。

她的男朋友在攻頂的途中遇難死了。

這怎麼可能!

女孩雙腿一軟,膝蓋直接跪到鋪滿鵝卵石的河床上。

好痛!但她痛的不是雙膝,而是心。

在友人的攙扶下,女孩回到柴火堆前坐好,安靜地聽著友人訴說他們遭遇山難的過程。

現場氣氛非常凝重,從交代完遭遇山難的過程算起已經過了十分鐘之久,這中間沒有人再開口說過半句話。

女孩至今仍無法接受這項事實,越想心裡就越難過,早知道會發生這場意外,

前天她男朋友說要留下來陪她時,她就不會拒絕了。

嚴格說起來,她男朋友的死,她也要負一半的責任,至於剩下的一半責任又該算誰的?

女孩氣憤地咬緊牙根,山難發生當時,為何沒半個人對她男友施予援手?

她抬起頭正準備要責難友人們時,一名男子全身是傷、神色惶恐地朝她直奔而來。

是她男朋友,原來他沒死,可是……為什麼他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很害怕?

女孩還來不及弄清是怎麼一回事,

男孩已經跨過柴火堆來到女孩面前,不讓女孩有開口的機會,抓住女孩的手就拖著女孩直接往外衝。

女孩雖然一頭霧水,但雙腳並沒有停下,當她準備開口時,男孩搶先開口了,告訴了她一個驚人的事實。

原來在女孩因身體不適留守營地的那天晚上,他們遇到了山崩,除了他以外,其他人全部都死了。

女孩回頭望向站在柴火堆旁的那群人,所以他們到底是人──

還是鬼?

傑森的故事說完了,現場陷入一片靜默。

建賓、明祥和靜屏三人不發一語地盯著傑森,眼神中透露出困惑。

因為他們不懂,為何在這個時間點傑森要說這麼一個故事。

是想要暗喻什麼嗎?

關於他們四個人目前被困在山上的下場?

第一章    背叛

工作賺錢這麼辛苦,蹺二郎腿收房租不是挺好。

多數人都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但談何容易,口袋裡沒有一筆龐大的資金,哪裡買得起房子當包租公包租婆。

不過就算有房子,也不見得就租得出去,沒租出去放著養蚊子,不僅沒有收入,

還必須承擔房子因年限折舊而慢慢被侵蝕掉的價值,當然若遇到土地大漲反而增值則另當別論。

因此要當包租公包租婆就要慎選地點,而學校附近自然是最熱門的選項之一,

不管是學生宿舍床位不夠沒得住,還是學生單純想要搬離學生宿舍,這些人無疑是一大客源,

因此只要在學校附近規劃套房或者雅房的物件,

除非是環境真的太差或者房租偏離市場太多,要不然很難租不出去。

六坪大的套房,一個月五千元包水又包電,多麼迷人的條件,

明祥從大二搬離學生宿舍後住進來,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年的時間,

除非是房子燒掉,否則在畢業前他都不打算再搬家。

寬鬆的素色上衣加上黑白直條紋相間的四角褲,明祥一身舒適地靠著雙人床的床頭翻閱這期的電腦雜誌,

當初他會看上這間套房,或許不是因為那迷人的價格,

而是他壓在屁股下這張柔軟到一躺下整個人就會立刻陷進去的雙人床。

且套房和雅房最大的差別在於套房擁有獨立衛浴,無須忍受他人的衛生習慣問題。

浴室的鋁門半掩,裡頭不斷傳出零碎的聲響,

看明祥對此一點也不以為意的模樣,顯然他認識正在浴室裡頭的女孩。

曉珊轉開水龍頭,溫熱的水從上方的花灑噴出,無數的水珠如朝露滑下荷葉般滑過她細嫩柔白的每一寸肌膚。

站到一旁花灑淋不到的位置,她一邊哼唱一邊在身上塗抹沐浴乳,接著再走回花灑下方將身上的泡沫沖洗乾淨。

拉下毛巾桿上的浴巾圍住身體,曉珊走出浴室後用雙手托住傲人的雙峰靠著牆壁,

見明祥放下雜誌後便往床的方向走去。

曉珊爬上床後直接往明祥的身上撲,嚇得明祥趕緊丟開手上的雜誌接住她。

一瞬間,天雷勾動地火,明祥興奮地要脫掉上衣,結果──

「幫忙一下。」衣服卡住了,明祥呼救。

曉珊伸手幫忙,在脫掉明祥上衣的同時不小心扯掉了綁在身上的浴巾。

視線一恢復就看到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

明祥二話不說立刻將整張臉埋進曉珊的雙峰之間,也不擔心會不會因此窒息。

鼻口緊貼著曉珊的胸口,明祥感受到一股只有在剛洗完澡後才有濕熱感,聞到一股他再熟悉不過的沐浴乳香味。

貪婪地連續深吸了好幾口氣,明祥的腦袋才從曉珊的胸口離開,

下一秒兩人的雙唇交疊在一起,躲在嘴裡的小舌頑皮地交纏在一塊兒,充分表達出兩人對彼此的渴望。

「可以嗎?」明知道答案,明祥卻還是紳士地開口詢問。

曉珊紅著雙頰,表情羞赧地用力點頭。

經過一陣翻雲覆雨,明祥氣喘吁吁地平躺在床上,

曉珊則趴在明祥胸前,隨著明祥胸口起伏回味著一分鐘前才剛結束的、屬於兩人的激情。

明祥伸手撫摸曉珊的腦袋,手指一邊捲著曉珊的頭髮一邊問說:「建賓最近如何?」

明祥、曉珊和建賓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三人甚至都唸同一所大學,只是系所不同。

明祥和建賓三天兩頭就會一起吃飯,對於他的現況他當然瞭若指掌,但他會這麼問當然是另有所指。

曉珊離開明祥的胸口緩緩坐起身,然後搖頭,沒有說話。

明祥明白曉珊的意思,情況一如往常,

被蒙在鼓裡的建賓至今仍未發現他的女友和他的好友已經背著他互通款曲好一段時間。

明祥有時候在想,到底是建賓神經太過遲鈍,還是他和曉珊隱藏得太好,

將近一年的時間,三人還經常一起行動,而建賓居然沒有起過任何疑心。

又或者建賓其實早就已經發現他們兩人背叛他,只是礙於面子或是其他原因隱忍了下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又不能直接去問建賓,如果建賓真的不知道,被他這麼一問,豈不是不打自招?

碰!碰!房門突然傳來聲響,曉珊嚇得抓起棉被蓋住赤裸的上身。

「門鎖著,不會有人衝進來的,更何況那只是隔壁在故意搗亂。」明祥連起身察看都懶。

他住的這一棟建築有五層樓高,總共隔成了將近四十間的套房,房客當然都是附近學校的學生。

擺脫掉國、高中時期的羞澀,加上戀愛又是大學生活必修學分,

很多男孩女孩一看對眼就成了男女朋友,接著便是同居,甚至發生親密關係。

大學生的生活乍看之下好像很亂,

其實不然,根據統計,大學四年到畢業,

至少超過一半以上的大學生不要說與異性發生關係,就連和異性交往的經驗都沒有。

出於忌妒或是其他原因,這些曠男怨女們偶爾會做出一些怪異的舉動,像是故意在情侶身邊突然大叫,

又或者聽見一些嗯嗯啊啊的恩愛聲時會故意拍打牆壁,甚至直接拍打房門。

就明祥所知,在他住的這一層樓就有兩位會做出類似舉動的學生,

其中一位就住在他隔壁房間,拍牆、敲門,這些狀況他早就已經司空見慣。

曉珊也很清楚這一點,更早之前不提,就說上個禮拜好了,她欺騙建賓說晚上有社團活動要參加,

其實是跑來和明祥幽會,兩人恩愛到一半她便聽見門外傳來了來回走路重踏地面的腳步聲。

或許是害怕被建賓發現她和明祥暗通款曲一事,她當時聽見腳步聲也是嚇了一跳,

而明祥的態度就和現在一樣漠不在乎,經過她再三催促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穿起衣褲開門察看。

只是都已經過了好幾分鐘,就算慢慢走人也早就已經走掉了,

因此當明祥穿好衣褲走出房門時,當然半個人影也沒發現。

不過他發現隔壁房間的房門沒有關上,從門縫透出亮光的跡象來看,住在隔壁的房客此時應該待在房間裡,

而剛剛的腳步聲肯定是他幹的好事,目的很簡單,單純地想要打擾他人甜蜜。

拗不過曉珊的哀求,明祥最後還是下床去察看。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