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明日文庫043《邪典律師》龍雲◎著   

 《邪典律師


 編號:043
 作者:龍雲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2.20
 ISBN:978986290655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我承辦過的案子,最終都成了血案……

內容簡介

「我的遺囑就在裡面,這黑色盒子上了鎖,必須用特別的方法才能打開,只有一個人能繼承我的財產。」

七年之後,我又來到林家豪宅——

除了六個家族成員之外,富可敵國的林家找不到任何資料——

這回,是執行遺囑的時候了。

「黃家奇萊事件、高家血案,你好像都參與過……不知道我們林家會不會成為你下一個出名的原因呢?」

當時林老先生是這麼說的。

血腥的盛宴,就此開始——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後記

記得小時候,讀過一則故事叫做【鈕扣湯】。

故事的大意大概是一個老人家,富有但是卻很小氣。

一日他的姪女來拜訪他老人家,老人家十分不歡迎,甚至連食物都不想分給她。

於是那位姪女聲稱自己可以用一顆鈕扣,煮出一鍋美味萬分的湯。

那個小氣的老人家當然不相信,便借給她鍋子跟水,以及一顆鈕扣。

姪女便煞有其事地煮起了湯,

然後等到湯滾了之後,姪女告訴老人家,這湯雖然會很美味,不過會有一點點小遺憾,

因為上次她煮鈕扣湯的時候,有加一點鹽巴。

老人家心想,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那就給姪女鹽巴吧,也沒差那麼一點鹽巴。

有了鹽巴之後,姪女又說,如果能加點蘿蔔就好了,於是老人家心想,沒差一根蘿蔔,又給了姪女蘿蔔。

如此,姪女總是說,差一點點就完美了,老人家就這樣一步又一步掉入姪女的陷阱。

可想而知,那鍋鈕扣湯最後變成一鍋什麼都有的美味料理,老人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甚至那鍋料多到滿出來的鈕扣湯,還分給了鄰居,讓老人家第一次知道分享的美好。

當然,這是個寓言故事,故事裡面到底缺少的東西是哪些,我已經不記得了。

但是,這個故事常常浮現在我的腦海。

這本Cult律師系列的第一集,正是我的鈕扣湯。

原本故事主軸非常清楚簡單,遺產、殭屍、大家互相廝殺,就好像常見的BCult電影一樣,血腥又好玩。

可是在真的動筆下去之後,腦袋裡面總有個調皮的姪女,跟我說如果可以加一點什麼就好了。

以至於到最後,這本也成為我人生中第一本完全暴走的稿子,跟原本的預訂超過了一點五倍的份量。

(初期版本甚至多達七萬八千字,就好像拍出了四小時的電影一樣。)

關於這點,我推卸給那個腦中的姪女,以及我太愛殭屍了,都是殭屍的錯。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非常喜歡殭屍電影,不管西方慢慢走的,還是東方用跳的,

又或者是現代演變過後不但會疊羅漢,甚至跑酷風的殭屍,我都非常喜歡。

只要電影裡面有殭屍,怎樣都及格。

實在很難想像,這是我第一本真正跟殭屍有關係的書。

我非常喜歡這本小說,當然,也希望大家會喜歡。

這是英文字母系列的第一集,期待下次再見囉!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尾聲

試閱

楔子

天空是一片晴朗,望著這樣的藍天,常常都會讓人有種恨不得自己能在空中翱翔的感覺。

地上是一整片山坡綠地,望著這樣的綠地,不管多麼緊繃的情緒都能撫平。

在這樣的青天綠地之中,一條柏油路宛如蛇般,蜿蜒在這片未經開發的山坡上。

一輛加長型的黑色禮車,正駕駛在這條山路上,往山頂而去。

打過蠟的車頂在陽光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從遠處看過去,彷彿一顆逆山而上的流星,緩緩地劃過。

這部禮車自從出廠被現在的車主買下之後,就不曾離開過這條山路。

車主給了這部禮車簡單卻重要的任務──負責接送任何想要前來造訪的貴客上下山。

而此刻,這輛禮車也正在執行著這樣的任務。

禮車的後座,坐著一位西裝筆挺、三十來歲的男子。

在這任何人看了都會醉心的美景之前,男子的心裡卻是一片陰霾。

男子的名字叫作劉諭豪,是一間知名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兼律師。

七年了……。

想不到自己會在短短的七年後,再度南下新竹,來到這個地方——

林家豪宅。

這是附近的人們,替山上那座獨棟建築物取的名稱,

這樣直白的稱號,即便是不了解當地風情的人,都可以一聽就抓到重點。

雖然已經過了七年,但是當年在林家豪宅經歷的一切,

還是讓劉諭豪耿耿於懷,就好像心中的大石一直懸在半空中。

在那之後,劉諭豪便再也沒有造訪過林家豪宅,更沒有接到任何聯絡電話,一直到昨天為止。

但是,在林家豪宅度過的那一個夜晚,劉諭豪都不曾忘懷過。

不管是林老先生還是他那六個個性迥異的子女,都讓劉諭豪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了。

看著窗外,此刻劉諭豪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不想再到那個地方──林家豪宅。

 第一章

【1】

七年前。

同樣的一輛黑色禮車,奔馳在這條蜿蜒的山間小路上。

車子的後座,同樣坐著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劉諭豪。

只是此刻的他,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年輕律師。

面對眼前的這等美景,劉諭豪瞪大了雙眼,有點難以置信這樣的景色原來不需要出國,在台灣就可以享受得到。

雖然醉心於眼前的美景,但是劉諭豪的心中,仍然有著些許的不安。

對一個經驗還不是很豐富的律師來說,接到這樣的委託,不安與緊張在所難免。

從學校畢業考上律師之後,

劉諭豪就一直待在原本大學時代的恩師所開設的律師事務所,處理一些像是遺產之類比較單純的委託。

或許這也是今天劉諭豪會被恩師指派來接替即將退休的他,成為林家專用律師的原因。

今天,是劉諭豪第一次與林家的主人林老先生會面。

車子載著劉諭豪,穿過了山坡上一眼望不完的草原之後,開入了森林區。

有別於草原上的明媚風光,當車子駛入了森林之後,因為茂盛樹林的遮蔽,四周頓時暗了下來。

在進入森林區不久之後,煞風景的水泥石牆與一扇鐵門出現在道路上,阻礙了車子的行進。

鐵門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子,上面用十分醒目的紅色油漆寫著:「私人用地,嚴禁擅闖!

司機拿出遙控器對著鐵門按下,鐵門緩緩地朝兩邊開啟,

在車子駛入、鐵門自動關起之後,車子又繼續奔馳於林間道路。

劉諭豪回頭看著剛剛經過的鐵門與石牆,石牆的兩端隱沒在森林之中。

這不免讓劉諭豪懷疑,這石牆到底有多長?該不會跟萬里長城一樣吧?

畢竟如果不是這樣圍住所有林家的「私人用地」,剛剛那煞有其事的大門就沒有半點意義了。

黑色禮車已經開了好一陣子,都還沒有看到任何建築物,劉諭豪越來越覺得狐疑。

以基本的數學理論來說,車子開得越久,那麼半徑就越大,換言之,所需要的石牆就會呈正比的乘數延長。

先不要說這些用地值多少錢,光是那道石牆恐怕就已經遠遠超過一般人所能想像的花費了。

而這時出現在車子前面的景象,讓劉諭豪又再次瞪大了雙眼。

車子前面出現的是跟剛剛一樣的鐵門與石牆,就連鐵門上掛著的牌子也如出一轍。

如果不是在石牆後方不遠處,可以清楚地看到森林的盡頭,劉諭豪說不定會有鬼打牆的錯覺。

司機同樣用遙控器打開鐵門,再度開上森林間的道路,轉眼間,車子離開了森林,回到了一開始的草原景象。

如果說這些都是林家的私人用地,那麼林家肯定是劉諭豪這輩子見過最有錢的一戶人家。

就在劉諭豪對林家所擁有的私人用地感到震驚的時候,終於,一棟豪邁的建築物出現在眼前。

看樣子,這裡應該就是目的地了。

林家豪宅,終於到了。

【2】

黑色的豪華加長型禮車才剛在那宛如皇宮的華麗建築物前面停下,車門立刻被打了開來。

「歡迎,」一名男子恭敬地對著劉諭豪說:「劉律師。」

從來沒有被人宛如貴賓級人物對待的劉諭豪,慌張地下了車之後,這才看清楚前來幫自己開車門的男子。

在來林家豪宅之前,劉諭豪就做足了功課,仔細研究過林家上下以及跟業務有關的情況。

然而,除了家族成員的資料以外,林家所擁有的資料可以說是少得可憐。

除了大約知道這棟林家豪宅已經蓋在這裡超過二十年的時間之外,其他可以查到的資料,近乎於零。

就連家族成員的資料,也都是恩師交給他的。

在這樣有限的資料下,劉諭豪只知道,林老先生一共有六名兒女,

這六名兒女之中,只有一個人的母親跟其他人不一樣,也就是俗稱的私生子。

雖然本人與照片有點落差,但劉諭豪還是很快就認出為他開車門的男子,正是那個私生子。

「劉律師你好,我是……。」

「你好,」劉諭豪向男子點了點頭說:「你是林老先生的五兒子林因異,對吧?」

林因異張著口瞪大了眼,對自己的名字被準確地說出來感到驚訝,過了一會之後才笑著點點頭,比著大門說:

「是的,請跟我來,老爺要我不能怠慢,一定要好好招呼你。」

劉諭豪點了點頭,跟著林因異朝大門走去。

對一個律師來說,用字遣詞往往都是很關鍵的,畢竟在法律之中,任何關鍵字都有可能徹底改變一切,

因此對於一般對話之中所隱藏的一點細微線索,也會比其他人還敏感,這可以說是律師的「職業病」。

林因異稱呼自己的父親,也就是林老先生為「老爺」,

讓劉諭豪想起檔案內容,這個私生子正是林老先生跟女傭所生的。

老爺這種稱呼,比較像是幫傭稱呼主子的說法,而不是兒子對父親的稱呼。

換言之,林因異很可能跟他母親一樣,比起親人更像傭人。

至少,從目前林因異的話語以及剛剛他表現出來的態度,讓劉諭豪有這樣的感覺。

劉諭豪跟著林因異進入了大門,來到了玄關。

雖然光看建築物的外觀就大概可以猜測出屋內裝潢會有多豪華,

但是一踏入玄關,劉諭豪還是被挑高直達屋頂的天花板,以及兩側旋轉而上的階梯給嚇了一跳。

站在門前就可以看到整棟宛如皇宮般的建築物,一共被分成了四層樓。

從外觀看起來明明就是可以隔成七、八層樓,卻只隔了四層,劉諭豪初估,每一層樓至少都挑高超過四米以上。

雖然被眼前這壯闊的玄關給嚇了一跳,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劉諭豪卻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劉諭豪看著這富麗堂皇的玄關,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在前面帶路的林因異也因此停了下來,靜靜地等著劉諭豪回過神來。

這時一陣怒號從旁邊傳來,打斷了劉諭豪的觀賞。

「搞什麼這麼沒禮貌!」

就在劉諭豪還不清楚怎麼回事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從旁邊過來,二話不說,一巴掌重重地打在林因異的臉上。

啪的一聲巨響,林因異應聲倒地,劉諭豪見狀,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

定睛一看,只見賞林因異一個大耳光的身影,是一個身材高壯的老人。

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劉諭豪一眼就認出來,這位老人就是林老先生,也正是這間豪宅的主人。

「我不是說劉律師一來就要立刻帶去會客室!」林老先生怒斥:「在這裡磨蹭什麼!誰給你膽子怠慢我的客人?」

「不,我才剛到……」眼看林因異被責備,劉諭豪趕緊幫忙緩頰。

結果林老先生朝劉諭豪伸出了手,示意他不要多嘴。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林因異似乎也已經習以為常,

很快地從地上站起來,低著頭站在林老先生面前,頗有等候發落的意味。

「去叫他們到會客室。」林老先生冷冷地說。

林因異用力地點了點頭,轉身朝旁邊的樓梯而去。

劉諭豪清楚地看到,林因異的臉頰因為剛剛的一巴掌而顯得紅腫,嘴角還滲出了一點血跡,

由此可見林老先生下手之重。

「劉律師,」完全無視林因異的傷勢,林老先生轉過身對劉諭豪說:「請跟我來。」

林老先生的語氣和態度自然流露出一股威嚴,

讓劉諭豪原本想要幫林因異解釋的話語,全部都吞回肚子裡面,乖乖地跟著林老先生走。

林老先生彷彿一位莊嚴的老將軍,即便年過七十,仍然看得出年輕時高大壯碩的模樣。

縱使頭髮斑白、雙目混濁,但是眼神卻沒有半點遲疑,相當堅決,

言行之間不時散發著一股霸氣,讓人有種難以接近的感覺。

光憑這一點,劉諭豪就已經非常清楚,這個家不管大小事肯定都是林老先生說了算,

不管時光如何流轉,只要林老先生還有一口氣在,這樣的情況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且從剛剛林老先生突如其來就給林因異一巴掌的情況看來,他不太有理性溝通的餘地。

這樣的人,不管是當他的孩子還是律師,恐怕都是一場災難。

從上了禮車之後到現在,一直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安,迴盪在劉諭豪的心頭。

不知道為什麼,劉諭豪有種預感,說不定林家會發生比幾年前那起黃家奇萊事件更恐怖的事情。

當林老先生領著劉諭豪一踏上走廊,他立刻發現林老先生的個性,恐怕不是最大的問題。

在這大到足以讓一台車子開過去的大廊兩側,有著各種奇形怪狀的擺飾。

劉諭豪了解,對這些有錢人來說,自己的住宅就好像一座專屬於自己的城堡。

這些用來布置城堡的擺設,往往透露出兩個非常明顯的訊息:一個是看看我多有錢,另一個是看看我多有品味。

不管是哪一點,林老先生的擺設都讓劉諭豪完全感覺不到。

雖然說這些擺設展現出的個人色彩非常濃烈,但是卻讓人感到十分不舒服。

整條走廊的兩側,掛滿了各式各樣的畫作與吊飾,

這些畫作幾乎清一色都是人們痛苦的模樣,而那些吊飾更讓人有種難受的感覺。

原本牆壁上有的應該是像國外常見的那種鹿頭標本,

但林家豪宅掛著的,卻是一顆逼真的人頭,人頭上面還插滿了一根根黑色的巨針,表情更是扭曲痛苦萬分。

光是多看這個人頭標本一眼,劉諭豪都覺得自己的頭也跟著痛了起來,彷彿那些巨針是插在自己的頭上一樣。

又像是剛剛劉諭豪經過的那個玻璃櫥窗,裡面擺著一顆顆縮到宛如蘋果大小的人頭,每個小人頭都還看得出五官。

一路走下來,彷彿進入了一個恐怖博物館。

劉諭豪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隨著林老先生走入了會客室。

會客室約莫三十多坪,中央擺著一張被沙發包圍著的木桌,

木桌上有個骷髏頭,似乎是拿來裝一些讓客人取用的零嘴。

比起剛剛經過的走廊,這裡光線明亮許多,雖然包圍在四周的擺設,仍是充滿了黑暗與詭異的風格,

但至少不像方才那樣讓劉諭豪喘不過氣來。

「請坐,」林老先生比著木桌旁的沙發說道:「待會等我的孩子們來了,我再向你介紹一下。」

劉諭豪點了點頭,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不過在這之前,」林老先生在另外一側坐下來說:「小李……應該是你的老師吧?」

劉諭豪先是愣了一下之後,才點了點頭,因為一個已經年近六十的長輩,實在不適合再被喚作小李。

「他向我大力推薦你,」林老先生繼續說:「說你一定可以勝任。你知道這次來是要你做什麼嗎?」

「咳,」劉諭豪將手放在嘴前輕咳了一下說:「是關於訂立遺囑的事宜。」

「沒錯,」林老先生點了點頭,一派輕鬆地說:「訂立我的遺囑。」

彷彿這份遺囑跟自己的死亡完全連不上半點關係。

反而是劉諭豪有點放不開。

「在小李向我推薦你之後,我也稍微做了一下調查……呵呵,」

林老先生乾笑兩聲說:「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在業界也算是小有名聲啊!」

劉諭豪側著頭,眉頭微皺地苦笑著,他完全不知道林老先生這話到底是說真的還是假的。

劉諭豪不管在律師界或媒體版面,從來都不曾成為焦點,說小有名聲實在有點言過其實。

「黃家奇萊事件,」林老先生似笑非笑地說:

「還有高家血案,你好像都參與過……不知道我們林家會不會成為你下一個出名的原因呢?」

或許林老先生是出於自己怪異的幽默感,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是劉諭豪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我真誠地希望,」劉諭豪板著臉嚴肅地說:「類似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不只是針對林家,此刻劉諭豪的心裡,是衷心期盼像黃家奇萊事件這樣的事情,永遠都不會發生。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