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闆是受君

作者:瀝青 / 封面繪圖:綠川明

上市日期:2014年01月02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460

◇1/2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簽名版 79折 預購/限量送♥受不了的甜點書籤♥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1月2日上市日,以下金石堂門市,可買到限量簽名版 (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高長、長庚、蘆竹、高榮、八德、國醫、北大、新童、安康、德明
中壢、汀州、忠孝、信義、竹林、大里、天母、南一、新店、中和
樹林、基二、新營、建安、文化、大甲、潮州、南崁、桃站、大墩
北新、十全、經國、南新、光復、竹北、新中、文心、三多、福科
環球、成功、新竹、北門、斗六、苗福、中山、松山、板橋、崇光
板遠、中遠、南遠、淡水、屏東、竹站
店舖地址查詢請洽 ENTER


ps:書籤文案內含原惡哉、瀝青給大家的一句話 及 神秘版的編輯給作者的話!敬請期待~ 

特色

老闆就像一塊的木頭,看似堅硬,劈開後卻能輕易看到內心。
這樣的他,開了一家充滿溫暖的冰淇淋店……
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臉紅了!

香草薄荷小說家 瀝青 耽美初登場

小田路上的冰淇淋店,溫暖開張——各種戀愛試吃中!
助手的心聲:老闆與他快樂的朋友們,偶爾還有前男友——大概是這樣吧。
前男友的心聲:這麼多年了,你的吻功還是沒進步啊!
老闆的心聲:(連心聲都害羞得說不出話了)

強勢入侵的戀愛,會是什麼口味?
「沒有提過分手,就不算感情結束。」「我現在沒地方住。」
「貝、貝貝貝貝學長……咦?」
不告而別的戀人突然出現,有些東西似乎又被撕開。
令人措手不及的新同居關係就此開始——


內容簡介


「我、我叫程末,文學院一年級,雖然不是你的直屬學弟,但、但是我知道你!」
被認為完全不會談戀愛的他,唯一一次鼓起勇氣告白,對象就是眾所皆知的大玩咖——貝克禮。
雖然在全世界的反對之下,兩人交往了三年,貝克禮卻在畢業之前突然人間蒸發,直到這天——

「今天的招牌推薦是什麼?」貝克禮的眼神像是老鷹一般,緊緊抓著程末不放,簡直把他當獵物看待了。
「今天是鮪魚鬆餅跟歐姆蛋,附餐飲料是蘋果汁。」
「我要兩份,你過來跟我一起吃。」

一、一見面就要、要、要被吃了嗎!?

作者簡介

瀝青

「尼特腐宅警備隊員」(自稱)。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作者自序
嗚嗯,關於這次的書,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是我的夢想之一。
因為我的夢想就是開一家冰淇淋店,要是可以的話,我真的想買一台霜淇淋機在家,然後手拿甜筒、按下開關,讓冰淇淋轉啊轉啊,安安穩穩的落在甜筒上……我朋友常常看到我對冰淇淋失控的樣子,所以這次的故事真的是徹底的,自己的夢想,啊哈。
當然,這也是因為我一直很喜歡vocaloid家的KAITO,我把他視為我的本命我的嫁!(你冷靜啦)由於他很愛吃冰淇淋,因為這個原因,讓我現在養成了看到有販售冰淇淋的地方,都會鑽進去看一看,雖然我是個路痴,但是只要鄰近有冰淇淋店的地方,我都可以記得很清楚喔(好像哪裡不太對啊XD)
另外,這次的場景設定全都在高雄,高雄的確有幾家我覺得很棒的手工冰淇淋專賣店,要是有機會,大家可以自己姑狗找找看啊XD
總之,這次的故事一整個甜滋滋、充滿作者妄想、夢想的故事,可以看看我家的攻君跟受君之間的各種故事,最初發表短篇的時候,其實就有收到一些朋友的反應,謝謝你們喜歡我家的受君O_Q我也覺得他容易害羞、臉紅的特質好可愛,經過長久的努力,終於把當初的小短篇寫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來我的部落格找一下當初發表的那篇短篇,看看這個故事的起點>////<
最後,就是謝謝大家的支持了,謝謝你們,讓我有繼續創作下去的動力。
非常感謝。

目錄
一 傻得像木頭的冰淇淋老闆
二 艾思冰淇淋店,開店
三 強制入住
四 老闆與他愉快的朋友們
五 各種誤會、各種真相
六 應該是復合
七 對面的
八 對面的屋主
九 關於二哥

精采試閱

傻得像木頭的冰淇淋老闆

我們先從這個冰淇淋店的老闆說起吧。

這個老闆有個很妙的名字,他叫作程末,程家雙親會取這個「末」字,代表他是這個家最小的孩子。
這個男孩從小就有特別的社交障礙,無法與人順暢溝通,容易結巴,簡單的說,他像是輕度自閉,甚至被不知情的人貼上了冷漠、難以接近的標籤,可是——事實又不全然是這麼一回事。
事實上,他懂得愛人也懂得被愛,只不過他總是無法順暢的表達出,他想說的話、他想做的事。
他的脾氣很好,卻因為他的性格遲鈍,總要感覺到痛才知道要哭。
如果按照程家的人對這個孩子的理解,他就像一個有溫度的木頭,外殼硬邦邦的,可是拿斧頭劈開,就能輕易看到他的內心深處。
我這個弟弟是遲鈍了點,但是誰都不能欺負他,要是誰敢動他,你們就等著被我揍爛吧——
這是程家二哥,也就是程家四個兄弟姊妹裡,最凶悍的一位成員說的,幾乎每一個欺負過程末的人都聽過,有些則是在他的腳下聽見這句話。
總之,程末特殊的性格在求學時期吃了一些苦頭,也因為家人的幫忙,還算安穩的度過。
然而,正當大家以為他會這麼像個木頭,呆呆、悶悶地度過一輩子,卻有過兩次幾乎是耗盡畢生勇氣的事蹟。
一個就是投入所有辛苦存下的資產,在高雄老家開了間手工冰淇淋店,明明不擅長面對人群,卻搞了個需要每天笑容滿面的工作,所幸老家位處市區,離捷運站不遠,人潮讓他店裡的生意還算過得去。
偶爾還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到幾篇讚賞推薦的部落格文章,他木訥、容易結巴、臉紅的特質,也讓這些推薦的鄉民們印象深刻。
第二個便是大學一年級時,主動向一位學長告白,並且順利展開交往。
他的性向在程家不是祕密,套句程末他爹說過的話,喜歡誰,是小末的自由,不需要插手管這麼多,更何況他才擔心這孩子的特殊性格,會孤老一生沒人可以照顧他。
程末他爹這番話說服了全家人,然而真正讓這家子感到擔憂的是,這個宛如木頭的傻小孩,懂得愛人嗎?
事實證明,他談戀愛的技巧爛到極致。
他連這段主動追來的感情到底怎麼結束都解釋不好,直到學長又找到他的那天,原本遺忘已久的感覺,好像悄悄的回來了。
他也一如往常的結巴、慌亂,只會滿臉通紅的說聲「你好」。
話說——他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從未說過分手,就不能算是結束。」
這就是學長主張的論點,這也讓他堅信一切早就結束的念頭,稍梢稍被動搖。他也不能說學長說錯,因為當初他們之間,的確沒人提過這兩個字。

艾思冰淇淋店,開店

這家冰淇淋店的名字,相當直接,就叫做「艾思」。

位處捷運站不遠,大約步行五分鐘就可以看見,鄰近有一所小學,道路的兩旁則種滿了高壯的行道樹,一到夏天就會形成一座天然的庇蔭之地,不過由於這裡開發得早,屋子都有些老了。
冰淇淋店就位於這條名為小田路上的某一處,要尋覓到這家店並不困難,因為這家店的正對面恰好是一排長年無人居住的老屋子,只要看到那排四間結構一樣、三層樓、水泥蓋的老屋,就表示冰淇淋店就在對面。
現在是早上九點半,這家外觀是落地窗設計,好讓路人可以完全看見裡頭的冰淇淋店,準時點亮燈光。
一名穿著白色立領襯衫搭深藍背心、黑色長褲的腰間繫著一條與背心同色系圍裙的少年,慢條斯理地走到店門口擺上一塊寫著「今日推薦」的小黑板後,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走回店裡的櫃檯內。
「老闆,你今天還是睡眠不足喔?」少年抬頭恰好看見正在清點冰淇淋口位的年輕老闆,一面打哈欠一面揉眼,不免好奇的問道。
老闆會睡眠不足,實在太難得了!他家老闆可是稀有的早睡早起乖寶寶,從不熬夜、飲食健康,他總想著老闆要長命百歲大概沒問題。
「嗯、在想事情……想、想到睡不著。」程末用著緩慢的語調說道,聽起來相當沒精神。
「啊?老闆還在煩惱那件事?」
「嗯。」程末點點頭,心想小淸這個員工真是請對了!精明又能言善道,不必多說立刻就能猜出他的心思,相處上自然沒問題,對這個冰淇淋店來說無疑是最大的幫手。
「今天老闆的學長好友,一定會來報到吧?」小淸趴在點餐的櫃檯前,一副期待看好戲的模樣。
「嗯、好、好像、會、會、會來。」程末的反應如小淸預期,臉幾乎紅透了,比以往還要嚴重的結巴,視線更是飄忽不定,將「緊張」二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是肯定會來吧?」小淸看了老闆一眼,嘴邊的笑意完全收不回。
小淸想,大概沒幾個人可以像他這樣光明正大的作弄老闆了。
「啊!來了。」小淸看到玻璃窗外有道熟悉的身影正徐徐走來,語氣變得有些興奮。
對方今天穿著淺色襯衫、黑色長褲,看來沒有跑外務的工作,大概又會在店裡待上一天。
看來,老闆今天跟這位學長有得耗了。
小淸看著那位比老闆還要高一些,眼神有些凌厲,氣勢當然也比老闆強了幾百倍的男性走進店裡,手上還提著一只公事包,聽老闆說這人正在調查對面那排沒人住的老屋。
這個男人的職業有點特別,聽說是專門承接各種買賣委託,其中以土地、高價物品的買賣為主要工作,這次的目標就是對面那幾間乏人問津的老屋了。
「早安。」負責櫃檯點餐的小淸,用營業模式的笑容招呼。
然而,這兩週幾乎每天都來報到的貝克禮,僅是看了小淸一眼並沒有回應。
兩人就這麼對視了幾秒,小淸露出更大的笑容,上排牙齒都疑似出現閃亮的光芒了。
「要找老闆嗎?」他知道自己明知故問,沒辦法——身為服務生,這是必做的事嘛。
「嗯,麻煩了。」貝克禮朝他點了下頭,視線則緊緊跟著躲在後頭,還背對他的清瘦背影。
「程末。」貝克禮這一聲呼喊,竟然讓對方嚇得挺直背脊,甚至遲疑了好一段時間才敢轉身看他,這一連串的舉動讓貝克禮瞇起眼,同時感到不爽。
「早、早安。」程末頂替小淸的位置,畏畏縮縮的向他打招呼。
貝克禮靜靜地看了他好一陣子,心底越來越不爽。
這傢伙是在怕什麼?怎麼這麼生疏?難不成怕他會吃了他嗎?
「我記得你這裡有供應早餐。」貝克禮抬頭看了懸在上頭的餐點招牌一眼,努力穩定情緒,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嗯,有。」程末低下頭,看著早餐供應的菜單,雖然這是家冰淇淋專賣店,但因應人們的飲食習慣,一大早吃冰對腸胃過於刺激,所以他才會在這個時段,多做個限定餐點的服務。
這項措施成效不錯,甚至還引來不少新的顧客上門,有些還因此成了主顧。
「今天的招牌推薦是什麼?」貝克禮又問,眼神像是老鷹一般,緊緊抓著程末不放,簡直把他當獵物看待了。
「今天是鮪魚鬆餅跟歐姆蛋,附餐飲料是蘋果汁。」程末這段話顯然特別背過,所以特別流暢。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的貝克禮,忍不住笑意,嘴角慢慢地揚起。
「好,我要兩份,你過來跟我一起吃。」
「喔……你要兩份……咦?跟你吃?」思想迴路特慢的程末,聽懂最後一句話的意思後,呆楞了好一陣子。
「跟……你?」他想,說不定是自己聽錯了。
「你肯定還沒吃早餐吧?」貝克禮還記得程末這個壞習慣,尤其這人專心忙某件事時,餓上一整天是常有的事,原因聽了更讓人昏倒。
什麼叫作忘了要吃飯?吃飯這種事,能說忘就忘嗎?
「喔……我知道了。」程末悶悶地說,表情難掩彆扭。
貝克禮刻意忽略他的反應,逕自轉身走向落地窗前的空位,那位子恰好能看見對面的老屋子,對他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地點。
他這次接手的工作就是要調查對面老屋的屋主下落,並說服對方同意售出,畢竟這排屋子座落在鬧區附近,地段好,是個值得開發的地方,就這麼被擱置相當可惜。
「老闆,今天要跟那位學長一起吃早餐呀?」小淸走到後方幫忙烤鬆餅,有些好奇的低問。
「嗯。」程末依然惜字如金,表情看來有些困擾。
「其實那位學長很瞭解老闆啊!雖然有點難相處。」小淸這句話當然是將聲音壓得更低些,免得被那位學長客訴。
程末瞅了他一眼,好像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洩漏一點點委屈的嘆息,便端著剛完成擺盤的早餐離開櫃檯。
小淸沒被老闆這注視給唬住,反而充滿興趣地看著落地窗前的兩人,專心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尤其搭上外頭灑進來的陽光,令他覺得這番景致看來相當和諧。
「今天的天氣超好吶。」小淸露出懶洋洋的笑意低語。

「吃完再去忙。」貝克禮敲了敲桌面,語氣緩和又溫柔的說。
「……嗯。」程末卻明顯很不自在,連抓起叉子的手也相當僵硬,這一切的一切,讓全看在眼底的貝克禮當然感到不順心。
「喂。」他忍無可忍了,為何程末會表現得這麼生疏?
「啊?」程末被他這麼一喊,竟然嚇得手中的叉子都抓不穩,直接離手落了地,頓時金屬叉子落地的聲音響遍整個店內,至於氣氛當然也……更糟了。
「你放輕鬆,慢慢吃。」貝克禮嘆了好幾口氣,將氣勢努力往下壓,這才讓自己的語氣放軟些。
「我只是希望你別忘了吃飯。」這是貝克禮的真心話,雖然他還是想不透他們之間怎麼會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生疏。
「好。」程末看了他一眼,貝克禮放軟的態度似乎也讓他稍微卸下緊張,他彎身撿起叉子,隨手抽了張紙巾擦乾淨後,進食的姿態總算自然了些。
「程末,你知道對面那排屋子的事嗎?」安靜了好一段時間後,貝克禮主動開啟了話題,他可沒忘記自己來此的目的。
「對面——」程末吃飯的速度比常人慢,加上要分心想事情,這下更慢了。
「知道一點點。」他看著那排斑駁、破爛的鐵門,眼神有些呆滯。
「以前就沒人住了嗎?」貝克禮也看著那排建構相同,皆為三層樓的老屋子,心想就這麼放著不管,真的可惜。
「不,我小時候……對面還、還有住人。」程末皺起眉努力的回想,畢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對他來說實在有點遙遠。
「喔?原來荒廢的時間比我想的還要短。」貝克禮的眼底頓時有了精神,因為調查屋主的事完全陷入瓶頸,附近超過二十年的住戶少得可憐,他始終問不出有利的線索。
「我、我小時候去對面……玩過,那時、有住人。」程末又頓了好一會兒,勉勉強強又想起了一些事。
「有個年紀比我大一點的小孩——」他對上了貝克禮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神,突然感到害羞,甚至臉頰開始發燙。
「以前……是玩伴。」他稍微移開視線,又開始露出不自在的模樣。
「我、我只記得……這樣而、而已。」最後程末塞了一大口鬆餅,結束這段對話。
「這樣就很足夠了。」貝克禮輕輕嘆了口氣,他指的是程末已經很努力在應對的這件事。
「慢慢來吧。」貝克禮對他,也對自己這麼說。

坦白說,他們在大學期間的那段感情,能維持三年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
程末的積極,只在開口提出交往請求的那一瞬間,在那之後……哈!他都不曉得怎麼說明才好了。
不過,他深刻記得初次見到程末的情形。
總之,那是個平淡無奇的星期四下午,天氣還有點陰。
他才剛上完下午第一堂課,因為宿醉的不適感讓他想早早回家睡覺,就在他經過文學院,離校門還剩一點點距離時,突然聽見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貝、貝……貝貝貝學長。」
那聲音很小,乍聽之下還無法立刻找到來源,他一轉身才發現有個不起眼的男性就站在他面前。
「你是哪位?」貝克禮下意識地打量了對方一眼,是個看來挺清爽的男性,身高與他相當,但是身子骨就明顯單薄了點,而且一看就知道平日都宅在家裡,身上完全沒有陽光氣息。
言而簡之,不是他的菜。
「我、我叫程末,文學院一年級,雖然不是你的直屬學弟,但、但是我知道你。」程末這段話是先深吸口氣,再努力的全數說出。
只是個尋常的自我介紹,這人卻說得面紅耳赤,讓貝克禮深感不解。
「喔?你好。」至此,貝克禮還是很冷靜的回應。
「我……在百律的店裡看過你。」此話一出,貝克禮隨即皺起眉來。
百律是他在法學院的直屬學長,這位學長畢業後相當不務正業,在學校附近開了間美其名是小餐館,卻因為百律本身就在同志圈裡認識不少朋友,至於他自己到底是不是同志,至今還是個謎。
更因為這一層關係,他的小餐館成了圈內聚會的場所,這家小餐館的氣氛相當溫馨,不少人是為了店裡的特製小菜而去,雖然不是精緻的料理,可是料理卻帶著迷人的家常感,讓這些遊子們特別喜歡來這裡填飽肚子。
不過,他會出沒在百律的店裡的動機非常不純,程末這句話簡直像通關密碼一樣,對方是什麼身分立刻表明。
「我在店裡從沒見過你。」貝克禮盯著他低聲說,並多了幾分防備。
「因、因為我一直都、都在後台幫忙。」程末搔搔臉頰小聲解釋,依舊帶著害羞,連直視貝克禮的勇氣都沒有。
「難怪。」他點點頭,這下一切都說得通,對這人沒印象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該不會是百律派來跟他收帳的吧?也不過就那麼一次忘了帶錢包嘛。
「呃……」程末又開始扭扭捏捏了起來,這讓貝克禮看得相當焦躁。
有什麼話就快說啊!小學弟,我很忙地——
「如果是來收錢的話,我今天晚上會立刻拿去還百律。」他搔亂自己的頭髮,想盡快結束話題,好能回家睡覺。
「不、不是,是、是別件事……」程末這時更慌了,字句更加散亂,令貝克禮也跟著他說話的節奏一楞一楞地。
「是、是……」程末努力地深呼吸再深呼吸之後,才把末尾的話說清。
「我很喜歡你!」他這麼一喊,貝克禮隨即露出呆滯的神情,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學長,可、可以跟我交往嗎?」程末一口氣完成告白後,換來的卻是一陣寂靜,因為貝克禮完全被嚇傻了。
對他來說,長到這把年紀頭一次碰到這麼純情的告白,就算是國中時期也沒這麼單純。
「學、學長?」程末等了很久,遲遲得不到回應而有些沮喪。
這可是他第一次提起勇氣示愛,結果是失敗的意思嗎?
「嗯?」貝克禮回過神後,恰好對上程末那像被遺棄的眼神。
他必須承認,同時也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讓程末知道,他那時就是被這樣的眼神勾起遺失已久的同情與……憐愛。
「學長,是、是拒絕嗎?」程末垂下肩膀低問,看起來像快哭了。
「不,不是拒絕。」貝克禮盯著他的雙眼,腦袋一片空白。
「我接受你的告白。」他沉浸在程末那雙突然閃閃發光的眼神,他喜歡這人開心的表情,甜滋滋地,就像吃到爽口的冰淇淋。
「我們交往吧。」
「謝、謝謝學長!」程末露出大大的微笑,像個興奮得團團轉的小狗。
「不客氣。」貝克禮總覺得這對話有點奇怪。
他會答應的原因非常簡單,有人主動投懷送抱,而且印象還不差,他就直接挾來配了。
旁人都會覺得他很隨便,但是談戀愛這種事,本來看對眼就合拍了不是嗎?
他們的開始很平淡,至於過程嘛……坦白說,充滿問題。
他並不是多貼心的人,尤其對於交往的對象,更是以自我為中心優先考慮。
因為程末太安靜,就如同他的名字不會甜言蜜語,更不會主動示愛,總是靜靜地陪在一旁,起初他覺得很新鮮,尤其程末經不起逗很容易臉紅,但是久了他就覺得膩了。
程末與他之間淡得像杯微糖的紅茶,很少大聲爭吵,像是各過各的生活,雙方的交友圈鮮少有交集,唯獨在床上的時候,貝克禮才會想起彼此正在交往,雖然他永遠是主動推倒的壞人,逼得程末只有投降的分。
因為程末從不拒絕,他也不曾顧慮程末的想法,只在乎自己的一切決定。
細想一下,他才發現自己完全只是個以自我中心,對這段戀愛敷衍了事的呆子罷了。
他又想,換作其他人,說不定交往一個月就想鬧分手了吧?程末竟然就跟他拖拖拉拉的維持了三年多,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奇蹟。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