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


 編號:019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0.09
 ISBN:978986290606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那次之後, 我還是不敢靠近海邊.
平靜的海面下, 是一具具不甘願的……

內容簡介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事情,我和小朋在海岸巡邏的時候發現了一具浮屍,隔天小朋就失蹤了,而且,連屍體也跟著消失。

老鄧是打過仗的士官長,看過許多怪事,他抱怨道:「這營區就是多怪事,上頭才把我派過來,沒想到還是出了岔子。你看這海,晚上這麼黑漆抹烏的,表面上看起來挺平靜,底下呀……唷。」

我不曉得海水底下還有什麼,但是該擔心的不只海面,還有——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常常有這樣的情形發生:某些讀者在讀了我寫的軍中鬼故事【猛鬼營】之後,都會跑來問我是第幾梯、還有在哪個單位服役。


其實,認真地說起來,我不算大頭兵,而是台灣第一屆替代役。


我也曾經寫過關於替代役的靈異鬼故事,若是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參考拙作【咒巡者】系列,共有八集,保證集集精彩喔。


當兵是許多男生共同的回憶,每個軍營總會流傳著幾個靈異傳說。當然也有讀者跑來問我,他說自己當兵的時候撞鬼了,請問該怎麼辦?


唔……我是作家,不是道士啊。這麼專業的問題,還是請你們去找專業的宮廟老師或道士處理,才不會延誤救援的黃金時間。


最後,不管你是大頭兵還是替代役,振鑫在此祝福大家當兵愉快、順利退伍。加油,國家靠你們保護了!


什麼,你不是阿兵哥?

那就一起來幫阿兵哥加油吧!XD

振鑫
敬上
2013年夏

目錄

第一話 浮屍
第二話 海洞
第三話 骸骨
第四話 摸哨
第五話 偷渡
番外篇 藏寶圖
後 記

精采試閱

第一話 浮屍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事情,當時顧守海防據點的還是陸軍,大家稱為「海防」,後來海巡署成立,就改名叫「海巡」了。
凱泰回想當年,還是不禁毛骨悚然,至今他對海邊還是有著一股強烈的排斥感──

「別怕,沒什麼事,抽幾根菸時間就過去了。」老鄧遞了根菸給凱泰。
凱泰搖手婉拒,「我不會抽菸。」
「不會?」老鄧是外省人,說話時操著濃厚的鄉音,「怎不會抽菸呢?這還算男人嗎?那就現在開始學吧。」
「我……我不想抽菸。」凱泰不好意思地說道:「對肺不好。」
「抽吧,我抽幾十年了,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老鄧硬是把菸塞進凱泰手裡。
「可是讓排長看見不好。」凱泰又說。
他是菜鳥,剛被調過來海防。他還沒來之前就聽不少朋友說這裡鬧鬼,弄得他心裡毛毛的,他也不懂自己是陸軍,為什麼海防的事情是由他們負責,那海軍是幹麼的?
因為人手不足的緣故、加上兩岸關係已經和緩,所以這個地方只有八個人駐守,排長、凱泰和另外五個弟兄,還有一名叫作老鄧的老兵。
老鄧是老士官長,他不必背值星,平常負責到處晃一晃、三餐準時出現吃飯,他的存在一直是個謎,大家都說他應該是來等退休的。
由於人力吃緊,這個單位有排長卻沒有班長,而且很多事情都不合體制,可說是個獨立而吊詭的存在。
老鄧笑道:「不礙事,我負責跟他講,你儘管抽就行了,有事我扛著。」他笑的時候露出牙齦,看得出好幾顆牙齒都掉光了。
凱泰推拒不掉,只好接過來吸了一口,「咳咳咳……」
看凱泰嗆得眼淚都冒出來,老鄧笑得更開心了,「哈哈哈哈,多抽幾次就會了。現在還是秋天,天氣挺好的,等冬天站哨你就知道辛苦,要是又遇到下雨呀,哎唷,那冷到骨子裡了。」
凱泰不喜歡老鄧,但是礙於階級關係,也只能乖乖聽老鄧不停地發牢騷。
老鄧不知是太無聊還是怎樣,像台壞掉的收音機,關不掉、也沒辦法轉小聲,還不能切換頻道。
他說得口沫橫飛,內容不外乎是當年在大陸打共匪的事情,「我這條命是撿回來的,我的身上還有彈孔呢!」
凱泰實在沒興趣聽,淡淡地應了一聲,「喔。」
「格老子地,你都不知道當年那慘烈唷。」老鄧比手劃腳,接著話鋒一轉,他小聲地說道:「你……有沒有吃過人肉?」
凱泰嚇了一大跳,剛才的話他都沒注意聽,唯有這一句聽得特別清楚,「啊?」
「人肉呀。」老鄧神秘兮兮地又問一次,「有沒有吃過?」
怎麼可能會有人吃過?凱泰說道:「當然沒有。」
「別這麼大聲。」老鄧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噓,小聲點。」
凱泰冷靜了下來,但還是緊緊皺著眉頭,他越來越不喜歡老鄧,老鄧太奇怪了。
老鄧嘆了一聲,像是鬆了口氣,「別這麼大聲,只是問問。我呀,吃過。」
「啊?」凱泰又是一愣。
「人肉、狗肉、老鼠肉,全都吃過。」老鄧搖了搖頭,「沒辦法,小子,你沒有打過仗,所以沒辦法想像吧,我們餓得連草根都吃了。」
凱泰的喉嚨發緊,他確實無法想像吃人肉是什麼狀況。
老鄧站累了,往旁邊的石頭一坐,對著凱泰招手:「過來這邊坐,陪我說說話。
凱泰覺得不妥,轉頭看了看左右。
「過來吧,不礙事,有我在呢。」老鄧說道:「快過來,我好歹是你長官,這是命令。」
凱泰聞言也只好坐過去。
「那個時候為了活下去才吃人肉,我們守著碉堡,每天都有人來偷襲,後來已經沒東西吃了,結果師長下令把敵人的屍體煮來吃。」老鄧說道:「當時敵人殺了我們不少弟兄,所以師長說要吃人肉時,我們都不怕,心裡只有恨!恨不得吃光他們的肉、拆他們的骨。」
凱泰聽了覺得心頭毛毛的,他很難想像那是怎樣的恨意,能讓人毫不猶豫地吃下同類。秋天的氣候微涼,不知是不是海邊風大的關係,他不禁覺得腳底也竄起一股寒氣。
老鄧頓了一頓,轉頭對凱泰說:「不過吃人肉不好,有副作用,可能是敵人不爽被吃,所以死後也一直在報復我們。」
「報復?」凱泰直覺想到:「是、是被鬼纏嗎?」
凱泰後知後覺地抽了一口涼氣,這麼說的話,老鄧身邊有鬼?
「呵,是比鬼還難纏的東西。」老鄧說道:「給你看看,別嚇壞了。」
凱泰瞪大眼睛,看著老鄧開始解釦子、脫衣服,不一會兒,老鄧就褪下上衣,轉身露出他的背部。
老鄧的背上長了大一片凹凸不平、深褐色的爛瘡,看起來噁心異常,可怕的是那些爛瘡竟然還在蠕動,仔細一看會發現它長得很像數張扭曲的面孔。
凱泰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往後一縮,退開老鄧的身邊。
「嚇到了嗎?」老鄧穿回衣服說道:「是屍毒,吃人肉會中屍毒,但它……嘖,怎麼說呢……」
凱泰想吐,胃部有痙攣的現象,就連臉色也變得蒼白。
老鄧抽著他的菸說道:「是人面瘤,我們那些吃過人肉的弟兄都長了這種鬼東西,軍醫說是屍毒,不過它不是,它肯定是人面瘤,你聽過爛瘡會笑嗎?只要我痛到受不了,它們就會咯咯發笑。」
聽到這裡,凱泰終於受不了了,他連忙衝到一旁去,隨即哇哇地吐了一地,把晚上吃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他吐了好幾分鐘,最後吐到沒東西吐了,連酸水都嘔了出來。他全身癱軟,腦袋也暈呼呼的。
老鄧遠遠地喊道:「吐完了,舒服點沒?」
凱泰抹掉嘴角的穢物,感到不好意思,回頭說道:「對、對不起。」
老鄧又點了根菸,「沒關係,你那是正常反應。」
「對不起。」凱泰又說了一次。他走了回來,卻不敢靠老鄧太近,就怕人面瘤會傳染或是轉移到他身上去。
老鄧又說:「就是我吃過人肉,上面才會派我來這裡,你知道這邊鬧過鬼嗎?我吃過人肉,所以煞氣重,上面的就派我來這裡鎮煞。」
兩人聊到這兒,後頭傳來腳步聲。
老鄧往腳步聲的方向看了一眼,說道:「換哨的來了,我走啦。」
說罷,老鄧逕自離開了。
凱泰還是覺得不太舒服,也不確定老鄧說的話是真是假。


「喂,聽說你昨天站哨時和老鄧聊天喔?」小朋在刷牙的時候向凱泰問道。
凱泰怔了一下,猜想應該是阿宏說的,因為阿宏來接哨時有看到老鄧。
「喔,對。」凱泰沒有否認。
小朋漱完口,才又說道:「老鄧怪怪的,聽說他有說過人肉,你知道嗎?」
凱泰聞言差點把嘴裡的牙膏沫吞下肚,他一臉尷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我們這裡的人都知道,老鄧老是在說他當年吃人肉、殺共匪的事,一直重播,煩死了,都沒有新劇情。」小朋打了個哈欠,「我去吃飯囉,你慢慢就會習慣了。」
「喔。」凱泰點頭。
初來這個單位很多事情他都不熟,他覺得自己好像很土。
凱泰匆匆洗完臉,收拾好東西就急忙進入餐廳吃飯。
他們單位很小,加上缺乏人手的關係,駐守在這裡的人才八個而已,所以排長管得很鬆,除了要忍受這裡會鬧鬼之外,這單位根本是個涼差。
吃飯時凱泰又坐在小朋旁邊,小朋啃著饅頭、坐沒坐相,喝豆漿時還會發出呼嚕嚕的聲音。但排長也沒在管,他坐在大椅子上打瞌睡。
凱泰還是戰戰兢兢的,他才剛下部隊,所以不敢太放肆。
小朋見狀,拍了凱泰的背部一下,「別坐得這麼直,看了很彆扭耶。」
「可是……」凱泰瞄了排長一眼。
小朋笑道:「沒關係啦,排仔不會計較,他人超好。」
「喔。」凱泰囁囁應了一聲,但還是不敢亂來,只是稍微放鬆肩膀。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沒有班長嗎?」小朋找話題和凱泰閒聊。
凱泰想起之前朋友說過的鬼故事,然後點了點頭,「有聽過一點。」
「是喔?我是來了才知道的。」小朋說道:「你聽到什麼?說來聽聽看呀,可能跟我聽到的不一樣。」
小朋的個性直爽,不忌諱什麼鬼不鬼的事。
凱泰倒是猶豫了一下才說:「我、我聽說以前有大陸的水鬼摸上岸,然後班長被殺了,他的頭到現在還找不到,之後只要有新的班長調過來就會出事,所以這裡只有排長、沒有班長。」
水鬼指的是特種部隊的軍人。
「跟我聽說的差不多。」小朋百無聊賴地說道:「我以為會有新版本。」
凱泰不安地問道:「這裡真的都沒有班長,那個故事是真的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曾經來過一個班長啦,三天就走了,走的前一晚我們有聽見他鬼吼鬼叫的,不知道是撞鬼還是作惡夢,後來他就走了,我們還來不及問他怎麼了。」小朋聳了聳肩。
對話到這兒,排長終於睡醒了,他打了個哈欠,看向凱泰和小朋:「吃飯還講話,把我吵醒了。」
「對不起啦,排仔。」小朋嘻皮笑臉地說道。
「你們等一下去巡邏。」排仔說完,換了個姿勢繼續睡。
凱泰聞言鬆了口氣──巡邏根本談不上是懲罰。

吃過早飯後,凱泰跟著小朋一起去巡邏,他們的路線很簡單、也很短,大概半小時之內就能走完。
兩人像在散步,一邊聽著浪濤拍打岩岸的聲音,沙沙、沙沙……心情都放鬆了下來。
小朋從口袋裡掏出兩根菸,向凱泰問道:「要不要?」
「我不會。」
「真的假的?別客氣唷。」小朋一邊說、一邊點起菸。他抽了一口說道:「我下個月就退伍了,你還有多久?」
「一年半。」凱泰羡慕地看著小朋。
小朋咧嘴笑道,「加油!」他拍了拍凱泰的背。
凱泰挺起胸膛,點頭道:「嗯。」
「這裡很涼啦,排仔人也很好,老鄧喔……除了愛講屁話之外也沒什麼問題,你就忍耐點聽他講完就沒事了。」小朋一一叮嚀凱泰。
凱泰聽得認真,這攸關他之後的生活。
凱泰很怕被欺負,因為他不菸不酒,個性又有些害羞,早在他當兵之前,那些阿伯、叔叔們就說他一定會適應不良,還說了幾則班兵被欺負、操到死的故事給他聽。
不止是凱泰被嚇到,他媽媽更是嚇壞了,在他入伍時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彷彿再也見不到兒子了。
大概是心理陰影所致,凱泰入伍之後一直戒慎恐懼,很怕招惹長官、同袍不高興。
小朋說道:「我女朋友跟我分了,在我當兵滿一年的時候寫信來說的,我那時候很痛苦,很想逃兵去把她追回來,不過現在快退伍了,我反而覺得這樣也好,我又不想那麼快結婚,分手也好,我才能去交別的。」
聽著小朋的心事,凱泰不曉得該怎麼安慰他。
小朋抽完一根菸,拿出另一根問道:「真的不要?」
「不要。」凱泰搖頭。
小朋於是抽起第二根菸,「沒一點壞習慣真的活不下去耶,當兵那麼操,你還有一年多的時間要怎麼活?」
面對小朋的戲謔,凱泰只是苦笑了一下。
小朋一個人抽著菸,這會兒沒再拉著凱泰說話。凱泰逕自轉頭尋望別處,很認真地巡視。
「不用那麼認真啦,又不是一、二十年前,那時候大陸還會派水鬼來摸哨。」小朋說道:「現在會來的只有偷渡客吧。」
「喔。」凱泰應了一聲,「我是怕排仔看見你抽菸,在幫你把風。」
聞言,小朋笑了出來,「排仔知道呀,不然我的菸是哪裡來的?」
「啊?」凱泰又是一愣,反應跟標準的菜鳥一樣。
「都說排仔是好人了。」小朋又笑,他抽完了就把菸蒂順手彈進海裡,「走吧,抽完就可以回去了。」
小朋伸了個懶腰,動作卻忽然僵住。
凱泰覺得奇怪,便順著小朋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岩石縫裡赫然卡著一道人影。
「那、那是……」凱泰看不清楚,無法確定那是不是人。
小朋張大眼睛,總算回過了神:「拷!不是吧,快去叫人過來。」
小朋說完,竟然跳向那塊岩石。
「你去哪裡?」凱泰慌張問道。
「看看有沒有救呀!快去叫人啦。」小朋喊道。
凱泰聞言,連忙衝回去叫人。


卡在岩縫裡的是一具男屍,已經沒救了。
這具屍體是小朋和阿宏撈上來的,看屍體浮腫發爛的樣子,凱泰很想難像小朋怎麼敢摸。但排長指定他們兩個去撈,原因是:「你們兩個都快退伍了,要是叫別人去撈,他們以後怎麼敢站夜哨?」
小朋和阿宏只得硬著頭皮去撈,但阿宏其實只有幫忙扶了一下,他的膽子也很小,還頻頻說:「小朋你發現的,你要負責呀。」
小朋把屍體搬上岸後,蹲在遠處狂吐。
那屍體白白腫腫的,皮膚和皮下的脂肪已經脫離,乍看下就像肉塊套著一層濁白的保鮮膜。
凱泰不敢多看,他僅僅看了那麼一眼就覺得胃在翻騰。
排長說道:「顧好,我去打電話報警。」
「喔。」凱泰點點頭,但他也不知道要顧什麼,應該不會有人要偷屍體吧?還是排長怕它屍變?
凱泰心裡很毛,不懂自己怎麼會遇上這種事,不過他還是很盡責地顧在一旁。
不一會兒,老鄧來了,果真是打過仗、吃過人肉的老兵,他一點也不害怕,還過去仔細打量屍體。
老鄧看完了便走回來,他對凱泰說道:「站這麼直幹麼?」
「排長叫我顧好。」凱泰傻愣愣地回答。
「哈,顧什麼顧,它又不會跑掉。」老鄧看了眼天際,「不過快中午了,它再這樣曬下去肯定會發臭。」
「那怎麼辦?排長去報警了,警察很快會來處理吧?」凱泰問道。
「不曉得。」老鄧懶得理睬,又把問題丟回給凱泰。
凱泰開始考慮要不要幫屍體撐個傘,避免烈陽曝曬,可是又覺得這樣很蠢。
就在他思索之際,遠處的小朋對他喊道:「過來一下。」
凱泰看了眼屍體,才急忙跑向小朋:「怎麼了?」
「扶我一下,吐到腿軟。」小朋臉色蒼白。
凱泰本要伸手扶他,又想到小朋剛剛抱過屍體,衣服上肯定也沾到屍水了。這讓凱泰頓了頓,須臾才扶起小朋。
小朋軟趴趴地靠著凱泰,身上傳來一股海水的鹹味。那味道夾雜著某種臭味,不時搔刮凱泰的鼻腔,使凱泰的腦海不斷浮現出屍體的影像。
凱泰斂住心神,扶著小朋回去。

海防發現了一具浮屍,但警察不知道在忙什麼,遲遲沒來處理。
排長叫人先在屍體旁邊拉線,不要讓其他人靠近。
其實這裡除了他們之外,根本不會有人靠近,凱泰心想,拉線是作給警察看的吧。
很快地中午了,屍體果然快速腐敗,發出令人作嘔的味道。
然後警察來了,拍了幾張照片,詢問小朋和凱泰幾個例行性的問題之後就走了。
排長問他們:「屍體怎麼辦?」
「先這樣吧,不要亂動現場,晚點會來採證,之後才會挪走。」警察說道:「都爛成這樣了,也看不出是他殺還自殺,就先這樣吧。」
警察走了,屍體還在。
大家雖然很無奈,不過確實也只能先這樣了。

到了晚上,小朋的精神總算好一點,他又哀哀地說道:「不行,我要再洗一次澡。」
「你洗兩次了。」凱泰說道。
排長揮了揮手,「快去洗。」他能理解小朋的心情。
小朋又匆匆跑進了浴室。
凱泰則是整理了一下東西就出發去站哨了。
今天排長安排兩個人站哨,怕他們被白天的事情嚇到,所以這次的崗哨從一個人一班變成兩個人一班。
凱泰和阿宏一起去站。
他們跟上一班輪完哨,只剩他們兩人在那兒吹海風。
天已經全黑了,今晚的雲層較厚,所以看不到月亮。
凱泰心裡慌慌的,不時轉頭去看看阿宏,幸好有人陪他,凱泰暗自慶幸。
阿宏摸著口袋,不知道在找什麼,片刻後向凱泰問道:「你有沒有帶菸?」
「我沒抽菸。」凱泰說道。
「沒抽也要帶呀。」阿宏抱怨道。
阿宏是個胖子,因為調到海防單位,所以曬成了黑胖子。
「喔。」凱泰無辜地應了一聲。
就在兩人對話的時候,他們聽見排長大喊一聲:「屍體呢?」
凱泰和阿宏一怔,同時往聲音的方向看去。然而距離太遠、天色又黑,他們根本看不到排長。
「怎麼了?」阿宏向凱泰問道。
「不知道。」他們兩人都在這裡站哨,凱泰怎麼可能知道。
阿宏喘了一口氣,囁嚅說道:「不會是……屍體不見了吧?」
才講完沒多久,一個綽號豬哥的班兵跑了過來。
因為他姓朱,大家就好玩地幫他取了這個綽號。
豬哥上氣不接下氣,向兩人問道:「有沒有看到屍體?」
「沒、沒有呀。」阿宏一臉錯愕。
凱泰也是拚命搖頭。
「怎麼了?屍體不見喔?」阿宏追問道。
「嗯。」豬哥點頭,「對,剛才出去看,屍體就不見了,排仔現在很緊張。」
「怎麼會這樣,被野狗拖走嗎?」阿宏又問。
「要是知道就不會這麼急了。」豬哥說完,又轉身跑走。
凱泰已經嚇得一臉鐵青,「不會是……是……」他不敢把後面的話說出來。
「什麼?」阿宏傻傻地問。
「鬼呀。」凱泰還是說了,「我聽說這裡鬧鬼,之前也有班長的頭被砍下來,他找不到頭所以變成鬼魂作祟。」
「幹,不要再說了喔。」阿宏全身激起雞皮疙瘩,他不自覺地爆了粗口,阻止凱泰再講下去。
凱泰不說話了。
阿宏也沉默下來。
那氣氛怪到不行,只是事情還沒結束,一會兒豬哥又衝了回來。
「口令!」阿宏這回記得要問了。
「媽啦,現在還管什麼口令,小朋也不見了,你們有沒有看見?」豬哥氣喘吁吁地問道。
「小朋咧?」阿宏反問他。
「我要是知道幹麼來問你?」豬哥白了阿宏一眼。
「怎麼連小朋都不見了?」阿宏緊緊握住手中那把槍,直覺事態不單純。
豬哥說道:「屍體不見,排長叫我去問大家,我來問完你們之後就去找小朋,結果小朋不在浴室、也沒回寢室,到處都找不到他。」
「可能偷溜去買菸,別緊張。」阿宏安撫道。
凱泰的小腿抖個不停,喃喃說道:「會不會是……是……那個屍體把小朋抓走了?」
他一句話叫阿宏和豬哥都愣住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