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鬼城【末日列車】》


 編號:016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0.09
 ISBN:9789862906095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裡不是避風港,
而是隱藏更多醜惡人性的地方—— 

內容簡介

在避難所裡,上師是所有人景仰的存在。

他治好了庫克的傷,宣揚「佛祖」的教誨,大家都相信在上師的庇護下,絕對不會被怪物攻擊。為了討好上師和他的護法,信眾們無所不用其極,任何骯髒的手段都使上了,主張求援的庫克一行人則被當作背叛者與異教徒看待——直到新的怪物出現……

羅三末日第三發,倒數時刻來臨,等待的是曙光或是完全的黑暗?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粉絲團  三的定律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作者自序

坑、這一次就是要來補坑,眾多讀者一直害怕不會有後文的末日列車系列,我用行動證明了,羅三不會斷尾,我寫出來啦。

這次的風格會跟前兩集略有不同,連續的逃亡,最後庫克和敬嵐找到了其他的生還者,怎麼跟其他生還者相處就變成了這次的重點。

我一直覺得人跟人的相處是非常難的學問,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就是個胖子,經常受人恥笑和揶揄,後來隨著年齡增長,和人的應對進步了一些,但還是經常會讓我感到害怕。

這樣的人後來竟然跑去作老師,真是瘋了。

庫克也是一樣的,在第一集裡就可以看出,他幾乎不敢在火車上跟敬嵐交談,如果不是遇到了這極端的狀態,他可能會更加的封閉自己。

這樣的人該如何跟人合作,甚至領導他人呢,這是我想表達的東西之一。

再來說到寫稿吧。

這本書本來應該八月底就寫好的,但我一直拖到九月初,實在是很對不起編輯。

每每感覺到了富堅大神在前面呼喚我,叫我去玩遊戲,看電視,但依然必須忍耐,我哭著跟拖搞之神說,我還很窮,拖稿我會餓死的,結果他搖了搖頭,放過我了。

但缺乏繆斯的我依然寫的很慢,感謝編輯一再寬容,沒有把我拖去砍頭,我記得有好幾天,我都害怕睡覺,因為一睡醒,又會有新的進度要趕。

這真的太可怕了。

在期限內寫完書,真的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我終於瞭解大雄為什麼那麼討厭做作業,也理解其他作者能寫這麼多書真的很偉大。

我終於下定了決心,之後寫書。

我都不要定期限了

「哇哈哈哈哈哈。」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可怕的上師
第二章 風雨欲來的前兆
第三章 最後決議
第四章 探索寶山路
第五章 第一戰
第六章 校園裡的祕密
第七章 可恨的人,可怕的局
第八章 真正的上師

精采試閱

自白

我是庫克,是個平凡的大學生,現在正面臨人生中的危機。

整件事起源於十一個小時前,我搭乘台鐵夜車回到新竹後,很快就發現出了大事——滿地的屍體,還有詭異的生物在活動。

新竹被鬼怪入侵了。我跟有醫療技能的女孩敬嵐好不容易活過了第一個晚上,但我的左手被女鬼扭斷、骨折,情況並不好。

第二天一早,我們在敬嵐的居所遇到了另一種鬼怪半狼的襲擊,拖著疲憊的身軀、經歷無數的艱難抉擇後,好不容易在屋頂靠著另外兩個生還者的協助離開了那裡。

幫助我們的人叫做至項和愛瓦,前者是竹師體育系的男生,另一個則是有原住民血統的女孩。

那兩個人帶著我和敬嵐到了位在食品工業研究所的倖存者基地,也就是所謂的避難所,在這個跟難民營差不多的地方,居住的是昨晚這區的生還人員,目測大約有四十幾五十個人吧,有家庭,也有單一份子,相同的是他們的身上都看得到疲憊感。

還有一份詭異的感覺,他們似乎都不擔心未來會怎麼發展。明明新竹充滿了謎題,但他們一點都不在意。

在他們之中,有一個被稱為上師的男人。

這裡的人把他視為神明一樣,對他甚是尊敬,但是救了我的至項卻不這麼想,他認為這個男人是禍害,甚至為了對付他而專門在生存者裡挑選了我。

正當我對狀況充滿疑惑的時候,這位上師把我架住,唸了幾句咒語,我斷掉的左手的痛楚,竟然奇蹟似的消失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他真的是神明化身?

第一章可怕的上師

上師的隨從像是強迫推銷的人慢慢向庫克逼近,把庫克、敬嵐和至項推到了牆邊,他們一臉的嚴肅表情,身上帶著焚香的味道。

「你不跟上師大人道謝嗎?」

「不敬者。」

「不敬者會受到懲罰,跪下。」

「速速跪下。」

庫克一臉狐疑,這些傢伙的態度是怎麼回事,簡直把自己當成了低等生物一樣看待,這種態度為什麼會被其他人尊敬呢?

庫克看向人們,但不管庫克怎麼看,其他生還者對這種半脅迫的動作卻完全不在意,彷彿這是應該的、這是自然的、這是必經的。

「不太對勁。」敬嵐在庫克耳旁小聲地說。

「那些人都像中邪了。」

上師周圍的人一邊喊著跪下,一邊或搖或敲手上的金屬法器,瞪著庫克和敬嵐,場面彷彿變成了佈道的會場。

「怡君!是怡君嗎?」敬嵐忽然喊了出來,在上師的隨眾後面冒出了一個女孩子,聽到敬嵐的呼喚後,她反而把頭縮了回去。

「敬嵐,那是——」

「是我同學,我同學還活著,但她為什麼裝作不認識我?」

庫克試著轉頭去看至項怎麼行動,但意外的是,至項竟然早就順從地向上師跪了下來,庫克跟敬嵐就像闖入猴群的人類一樣格格不入。

「庫克,這些人是不是被控制了,而至項也是一夥的,他負責把我們騙進來。」

「我祈禱不是這樣,我還想請這些人幫忙讓我們能順利到交大去呢。」

「不要說交大了,我們等下會不會他們殺掉都成問題。」敬嵐邊說邊退,甚至開始摸索自己身上還有沒有武器。

其實以庫克的性格來說,假裝道謝一下或是表示臣服之意都沒有什麼難的,他本就不喜歡去爭這些,只是在這末世中有更值得相信的東西,那東西昨晚幫他好幾次在生死關頭做出抉擇。

那就是敬嵐的直覺,而敬嵐並沒有想下跪的意思,反而是警覺地抓住庫克的衣角。

更讓庫克覺得討厭的,是那個叫上師的傢伙看敬嵐的眼神,表面上看上去和藹可親,但背後卻冒出一股黑色的氣氛,有些像探索頻道裡飛向穀物田的蝗蟲大軍那種感覺。

眼前有差不多十個人,庫克從來沒有被這麼多人圍著的經驗,他感到心跳加快,嘴唇乾燥不已。

庫克深深地吸了口氣:「只有去實驗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控制人了。」

下一秒,庫克抿著嘴往前走了一步。

「在下想問上師一個問題。」

鴉雀無聲,這些人第一次看到有人體驗過神蹟後沒有馬上屈服的。

「無妨。」上師用略顯胖的手指,做了個請的手勢。

「你要讓這些人移動到哪裡去?」

看似跟庫克現在的處境完全無關的話,卻讓上師停頓了一下,但這動作已經透露出很多訊息。

「移動?為什麼要移動?這裡是佛祖選的聖地,是人類唯一可以安心的地方,我想他們哪都不用去」

「聖地……你是這樣跟這些人說的嗎?如果我說這裡不安全呢?」

「我會請你跪下,向上天默唸,因為你在懷疑佛祖的指令。」

上師這句話讓庫克滿臉的愁容。

「如果不跪會怎麼樣?」敬嵐的話出乎庫克意料之外的直接。

隨從們怒氣暴增地吼——

「放肆。」

「無禮。」

「我們只是想問問看嘛,難道慈悲為懷的佛祖連問都不讓?」敬嵐義無反顧地支持庫克。

庫克則是持續沉默著。

忽然,上師笑嘻嘻地推開隨從,來到兩人面前,滿臉容光,還真有那麼點宗教人物風範,他用手拍了拍庫克的肩膀,這讓庫克一陣不舒服。

「在地獄,我們必須互相幫助才對。」

「你說這裡是地獄?」敬嵐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不完全正確,地獄降臨在新竹,而且已經蔓延到全世界了,這裡既是我們的城市,也是死國,末世降臨,都是因為人類背棄了神明,我雖然只是個小小的代言人,但也對這種狀況非常痛心啊,不斷追求新科技,批判神、詆毀神、懷疑神,最後又得到了什麼呢?神捨棄了這個地方。」

「為什麼是新竹?」敬嵐毫不掩飾自己的懷疑語氣。

「科學,拚了命地教人去懷疑、去猜忌,把前人辛苦的結果給推翻,不留一絲尊重,而新竹更有名為科學園區的地方,那裡金錢物欲橫流,是罪惡的淵藪,所以地獄選擇這裡作為降臨的地點,並沒有什麼好意外的,更何況,據我所知,全世界都淪陷了。」

「那麼,科學是罪惡的囉?」庫克問得有點心虛。

上師笑了笑:「人類在單純的環境裡活了五千年,五千年的相安無事,為什麼偏偏是在這科技發展到頂點的時候出現了今天的事?什麼複製羊、什麼改造的農作物,那根本是在召喚惡魔的邪術,世間的新聞也有報導過吧,溫室效應、海水上漲,這都是地獄降臨的前兆,今天只是快一步掉入地獄而已。」

「難道你是說那些怪物是被人類召喚出來的?」庫克的眉頭皺成一團。

「信然。」

「亂……亂說。」不知為什麼,庫克的聲音有些顫抖,他離開了敬嵐身邊,「那上師大人,你覺得人們,不,全人類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呢?」

「我們應該拋棄懷疑,改為相信,相信才是這個世界的存活之道,相信法力、相信奇蹟、相信神。」

「但我可是學科學出身的,這樣的罪人也可以嗎?」

聽到庫克說出這樣的話,敬嵐也不禁懷疑地叫喚了一聲:「庫克?」

「當然可以。」上師大人張開了雙臂,表示歡迎的樣子,「佛祖的密咒對你有效,這就表示願意接納你成為我們的一員,只要你繼續在心中保持著信仰,接下來還會有更多奇蹟發生在你身上。」

「原來是這樣。」

「庫克你在說什麼,別被他洗腦了。」敬嵐的腳不禁發抖起來,庫克怎麼了,剛剛還好好的,怎麼開始對上師用敬語了呢?

「敬嵐妳在說什麼,科學和藥都治不好我的傷,上師大人就那樣治好了,上師大人的實力是真的啊,這讓我感動非常。」

「你……」敬嵐看著庫克的手臂,懷疑剛剛治療的同時,庫克是不是被打了什麼迷藥。

隨從這時又整齊地喊了起來:「至高佛在上,眾生還不跪拜。」

「我該怎麼做呢?」庫克一臉誠懇地求教。

手執金鐘的信徒宣讀條文般說:「跪下磕三個頭,然後親吻上師大人的腳,從此之後,上師大人就是你的父親,他會照顧你、保護你。」

「這樣啊。」庫克說著說著,竟然真的彎下了腰。

上師大人的隨從們看到他的舉動,不禁嘴角上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就算是外來的人,他們也可以完全掌握。

敬嵐則是有點傻了,雖然能治好手這件事真的很神奇,但庫克怎麼會這麼容易被他們矇騙呢?被控制了,跟其他的倖存者一樣,庫克被控制了!

剛剛至項提到上師可能根本不是人類,難道真的是這樣,他在不知不覺用了法術把人變成他的奴隸?

敬嵐開始害怕了,失去庫克的話要怎麼辦才好呢?

「父親。」祝詞說到一半,庫克的動作卻忽然暫停,他的聲音變得有點輕佻,他就維持著半蹲的姿勢斜眼看著上師:「唉唉,實在不行,我的親生父親就活在百公里之外,要是被他知道我一天沒見到他就找了新父親的話,他一定會把我打死的。」

聽到這些話,跪著的至項差點笑出聲來,只見他身體微抖,不停地忍笑,而敬嵐終於發現,庫克根本沒受騙,他正在觀察上師的表情呢。

這是實驗,看到人們的表現後,庫克假設上師有心靈力量,能控制人心,於是假裝跟信眾做一樣的事,要看看上師能不能猜到他的內心。

結果上師完全被蒙在鼓裡,被戳破之後也沒有用什麼法術去控制庫克,他在心裡大呼:好險,他只能治傷,這樣一來,也許不是沒有辦法反擊。

信眾被庫克的態度弄得有些火大:「小子,你搞什麼!」

「開什麼玩笑!」

隨從們個個凶神惡煞,上師大人的面色也暗沉下來。

而庫克的眼神則是重新銳利起來:「科學是這一切的元凶?開玩笑的是你們吧,亂說也要打草稿,沒有科學的話,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會餓死的。」

「懷疑,你身上帶有懷疑的邪惡種子。你要怎麼解釋上師大人的神聖能力?」隨從聲嘶力竭地喊。

「你會跟孩子解釋電視機為什麼能播放影片嗎?不會吧,只要他會按開關加上不會轉到成人頻道就好了吧。」

「你!」

上師咳了兩聲:「本僧多少也幫了你,這樣的態度對恩人真的好嗎?」

「對於治傷這件事非常感謝,但加入宗教就免了吧。如果被人治好一隻手就要投身一個宗教,從昨晚到現在我大概要把地球上所有的教都信遍了。」

「對你這樣的人施予神蹟,看來是我太小看地獄這審判之地了,惡鬼竟然派你來試驗我。」

「如果上師你真的那麼不爽,要不收回你的力量,讓我的手再次受傷如何?」

……」上師冷漠地看著庫克。

「怎麼了,做不到嗎?」

「既然你與佛有緣,哪有收回的道理。」

「原來如此,你收不回去啊。」

上師大人的鼻孔噴出空氣,表情也像耐性用完了一般,只說了幾個字:「準備執行佛法。」

幾名護衛聽到之後,興奮地拿出棍棒,像是要對庫克出手了。

此刻就連至項也緊張起來。(庫克你在幹什麼,為什麼要故意惹上師生氣,我現在還不能公然支持你呀!可惡,這麼多人一起上,庫克就算不死也會被打到不能動彈。混蛋,你最好有辦法脫身,不然我救你這件事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上師大人等等。」庫克緊張地說。

「現在才要討饒嗎?」

庫克忽然用全力大喊:「我們是從車站過來的,身上掌握對新竹的狀況有利的情報,希望上師能讓我們加入接下來行動的會議。」

在大廳的人都被忽然傳出的聲音嚇了一跳,沒多久,他們開始在底下私語——

「那個人說的是真的嗎?」

「至今還沒有從車站那裡過來的生還者吧?」

「去那裡看情況的人也都沒有回來過。」

「那個人是怎麼做到的?」

「我們還要開會喔,我以為聽上師的話就好了。」

「不,討論看看也好。」

看到信徒們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見,上師的表情似乎開始在算計著什麼。

怒氣沖沖的隨從想把庫克推開:「小子,我才不信你會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

「剛剛才說要相信人的是誰呢,你現在可是在懷疑喔,這樣不好吧?」

隨從被庫克說得一時無法反駁:「你!」

上師捏起手上念珠,一改之前的張狂:「住手,佛祖底下眾生皆平等,那個會議誰都可以參加,何須要我的同意,你想來自然可以。」

「但是上師大人,他——」

「我的話你們不聽了嗎?」

「不……不敢。」

庫克喘了口氣:「上師不打我了嗎?」

「誰要打你了,所謂的執行佛法,並不是那麼暴力的東西,走吧,回去了。施主自便。」上師說完,帶著三名隨從離開。

角落空間剩下庫克三人。

而整個大廳的人,都在用看著怪物的眼神看著他們。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