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屍》


 編號:015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0.09
 ISBN:978986290604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裡發生過不少車禍,罹難者都是十三人。
萬一人數不夠,就輪到搜救員了……

內容簡介

「每次都是十三人——」記者的話言猶在耳。我心裡酸酸的,希望詛咒不要成真。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很不安,有一位並非車禍罹難者的婦女,卻忽然心臟麻痺死亡,會不會代表——十三個死亡人數,不完全都是罹難者?

安靈堂的空間很小,但我們還是盡量把男女的屍體分開放,看見這麼多屍體,雖然有幾具是我親手抬進來的,可是我心裡還是有點毛毛的,只想快點離開。但似乎有什麼不太對勁——

有屍體不見了……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哈囉,各位好朋友。
柚臻的小說未來會以文庫和名家系列為主,感謝大家一路走來的支持,心裡充滿感激。
希望未來還能有各位的支持,讓我們一起走下去。
追夢的過程很辛苦,但有大家在,沿路的風景就會變得很明媚,一路上也會充滿歡笑聲。
我需要你們,謝謝你們在這裡。

歡迎加入我的FB臉書團,專頁網址是: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搜尋「振鑫和柚臻的粉絲團」也可以找到。

另外,很想講個笑話給大家聽。
那天在回覆讀者的留言,有位男同學經常留言給我。
我跟振鑫說:「他要是愛上我的話怎麼辦?」
振鑫毅然回答:「不會啦,妳都過期二十年了……」
過期……
二十年。
咳,我今年也才三十歲欸!

目錄


第一章 搜救
第二章 第十一個
第三章 中邪
第四章 第十二個
第五章 十三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搜救

  我和老梁哥開著吉普車前往事故現場。
  我們是業餘的搜救隊員,其實有點像是義工的性質。
  我剛加入搜救行列沒多久,最大的心得是──不需要有什麼專長,最重要的是膽子大,體力還在其次。
  之前一次,我們去海邊幫忙。
  一艘遊艇發生船難,船上有三十幾個人,一半以上獲救,其他則是失蹤和溺斃。
  我們幫忙打撈浮屍,頭一天找到的屍體還算好看,就是全身都濕了,身上有些許礁石的擦傷。
  第二、三天才找到的那些屍體,根本不堪目睹,皮膚都泡爛,臉也變形浮腫,就像是吸飽水的波羅麵包,手指稍一用力,就會把屍體的皮肉摳爛。
  當時我還是菜鳥,受不了那種畫面,把胃酸、膽汁都吐出來了。
  老梁哥見狀,就叫我到旁邊去休息。
  事後他告訴我,「在家屬和死者面前那樣吐,很不尊重。」
  「我不是故意的。」我向老梁哥道歉。
  老梁哥拍拍我的肩膀,「你還是菜鳥,進來沒半年就遇到那麼嚴重的事故,也為難你了。」
  「是。」我羞赧地應道。
  之後,我反省過自己,搜救要面對的情況本來就千奇百怪,血腥、噁心的畫面肯定也經常有,為免又因為我的關係耽誤大家的行動,我給自己做了一些特訓。
  我特地去看一堆恐怖片,尤其是十八禁、超驚悚的那種,避免以後到了搜救現場又吐得七葷八素。
  不過,也不是每次協助搜救都要看那些畫面。
  之前我們上山去,幫忙搜尋四名失蹤的大學生。他們是登山社團的社員,竟然在颱風天跑去爬山。
  他們的家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拜託我們一定要找到他們的孩子。
  那四名大學生失蹤了三天,所幸找他們時,四個人都平安無事,只是肚子餓扁了。
  老梁哥把自己的口糧拿給他們吃,誰知道其中一個大學生竟然問我,「有沒有雞排?」
  荒山野嶺的,哪來的雞排啦!我真想給他巴下去。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個人的名字,他叫藍子晟,愛吃雞排的大學生。
  搜救不是每一次都是悲劇,有時也會有這樣無厘頭的喜劇結局。
  但……這一次肯定不是喜劇。
  我們此時要去的現場,是大型遊覽車的翻覆現場。
  因為天雨路滑,遊覽車衝出護欄,墜到山谷下,目前知道已經有七個人喪生。
  我和老梁哥心情沉重,趕著過去支援。
  越是心急,彷彿越是不順心。前方的道路堵車,我們被卡在車陣中。
  老梁哥捲下車窗,點了根菸。
  外頭還在飄著毛毛細雨。
  老梁哥說:「你這次要先有心理準備。」
  「嗯。」我點頭。
  「剛才欣姐打電話來說,現場情況不好。」老梁哥說道:「有些家屬到場了,現場亂哄哄的,不管怎樣,他們心情很差,你不要跟他們起衝突。」
  「是,我知道。」我說。
  「還有哇,已經知道死了七個人,很多人因為撞擊力道強大,被拋出車窗外,這次的死亡人數恐怕會更多。」老梁哥呼了一口煙,「他們的死狀也不會太好看,要吐的話,記得找個沒人的地方吐。」
  「我不會吐啦。」我剛講完,就不由得一陣心虛。
  看恐怖片和看現場的感覺不同,我雖然強迫自己看了一堆噁心的鬼片,但真的有用嗎?我也不禁懷疑。
  好不容易,我們的車子脫出車陣,往發生事故的山道駛上去。
  不料才開了一段路而已,上頭又塞住了。
  老遠的,老梁哥就罵了一句髒話,「操,搞什麼?」
  我看過去,堵在前方的是電視台的SNG車。
  幾名電視台人員穿著雨衣在揮手。
  我和老梁哥下車去看。
  「怎麼了?」老梁哥朝著他們喊道。
  「前面的路崩了,車子過不去,我們的車卡在山溝裡,能不能幫忙來抬一下?」一個男人問道。
  老梁哥向我使了個眼色,「走吧,去幫忙。」
  「喔。」我聽話地跟上去。
  還沒開始救人,我們就先浪費體力在救電視台的車子上了。

  連日的雨水沖刷,導致路面的地基不穩,好幾處地方本來是雙向道,現在都變成了單向道。
  有的路崩了、有的是被上方的落石擋住,路況很危險。
  總之,我們的車子是過不去了。
  我和老梁哥穿了雨衣,與電視台的人員們一起棄車步行,用走的前往事故現場。
  行走的途中,還能不時聽見落石的嘩嘩聲,每次一聽見那聲音,所有人都會神經緊繃,就怕被落石砸中。
  就在我們將要到達現場時,家屬的號哭聲傳來,那哭聲令人鼻酸。
  除了哭聲之外,還有叫罵聲夾雜在其中。
  「你們動作快一點!人都要死了,你們搞什麼東西?」
  「馬的,我哥哥還在下面,你們為什麼不快點救人?」
  「我的老公呀……嗚嗚嗚……我不要走,我老公還在下面——」
  不只是家屬在添亂,有些被救上來的傷者也在鬧場。
  記者們忙著連線、拍攝,還有幾個人圍住搜救人員,硬是要他們說幾句。
  「請問現在情況怎麼樣?能跟我們的觀眾說說嗎?」
  「請問事故是怎麼發生的?」
  「請說幾句話!」
  現場一團亂,每次遇到這種事情,記者就像嗜血的蒼蠅,事故越慘烈,他們越會包圍上來。
  怪的是,有些家屬對他們的態度比對我們客氣。
  老梁哥說,那是因為記者能替家屬發聲,卻覺得不對我們生氣的話,我們不知道他們心裡緊張。
  聽完老梁哥的話,我還是沒辦法釋懷,但想想,我來協助搜救又不是為了想被誰感激,所以也就不計較了。
  我們飛快過去幫忙。
  欣姐看見我們兩人,指著一旁的傷者說道:「快點,幫他止血。」
  「喔,好!」我過去幫忙處理傷者。
  老梁哥很快地自己綁好了垂降繩,準備下到山谷去找人。
  欣姐也是我們的成員之一,她叫李憶欣,名字很柔,外表長得美美的,但是個性卻比男人還要果斷,連老梁哥也不敢惹她。
  她比我們早到兩個小時,所以對現場比我們熟悉。
  我一邊幫傷者包紮,欣姐一邊說道:「這邊的山勢險峻,直升機進不來。」
  「嗯,路也崩了,救護車也進不來。」我說:「剛才我和老梁哥是走路進來的。」
  「那就不妙了……」欣姐皺緊眉頭。
  「等雨停後,搜救就會順利了,妳別擔心。」我說道。
  她看了一眼我包的繃帶,拍了下我的手掌,「呿,別弄了,我自己來好了,你想辦法再搭一個棚子,不要讓受傷的人淋雨,還有——」
  她頓了頓,卻沒說下去。
  我問道:「還要我幫什麼?」
  「算了。」她揮手要趕我走。
  「說啦,我可以。」我說道。
  她猶豫了下,說道:「那邊的罹難者,要是你可以的話,也幫他們找個不會淋到雨的地方安置。」
  聞言,我知道她剛才為什麼支支吾吾了,她大概是擔心我不敢接觸屍體,所以怕說出來會讓我為難。
  「好,我知道了。」我說道。


  我們從白天忙到晚上,天色黑了之後,政府的搜救隊人員架上照明設備,繼續搶救還沒找到的車禍乘客。
  老梁哥雖然五十歲了,他的體力還是很好,在山谷爬上爬下的。
  每到搜救時,我們都會忙到沒有時間吃飯喝水。
  生命很脆弱,有時候在我們喝水的幾秒鐘,就會有一個人喪生,所以我們總是抓緊時間,把一分鐘當成五分鐘來用。
  已經晚上八點多了,還有十二個人沒找到。
  一名婦人跪哭在地上,從傍晚開始她就一直維持那個姿勢。一開始她會向搜救人員磕頭,哭著說道:「救救我老公,拜託你們——」
  後來搜救人員叫她別這樣,但她還是沒起身,改成雙手合十向上天祈禱。
  搜救現場的氣氛很低迷,沒人聊天說笑,個個繃著一張臉。
  部份的傷者以人力的方式運下山了,那些救護人員也很辛苦,扛著擔架把傷者送下山。
  不過,晚上雨勢沒停,落石坍崩的情況變嚴重,所以我們被困住了,所幸還沒下山的傷者情況不嚴重。
  政府那邊的人說:「暫時別下山,等路況好一點再說。」
  他們的顧慮也有道理,要是在救護的途中被落石砸死,豈不是很冤枉?
  可是家屬的心情不同,他們又在叫罵了。
  「人都傷成這樣了,為什麼不快點送醫?」
  「別人的孩子死不完是嗎?」
  「你們不送,我叫記者播出去,讓大家看看你們是怎麼做事的!」
  又是一場罵戰。
  我有時會很火大,想要站出來罵罵人,可是老梁哥有交代,不可以跟人家吵架。
  「唉。」我嘆了一口氣。
  老梁哥這時候回來了。
  他進到休息的雨棚來,欣姐立刻遞了一杯熱水給他:「先喝吧,休息一下。」
  「太暗了,找不到人,雨再這樣下,真的很麻煩。」老梁哥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這場雨估計不會這麼快就停,夜空一片漆黑,雲層很厚,看不見半顆星星。
  老梁哥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背,「今天你也辛苦了。」
  「還好,大家都辛苦。」我不好意思地說道。
  老梁哥全身都濕了,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衣褲也沾滿泥濘。
  欣姐的情況也不好,衣服上都是傷者的血跡以及藥水的汙漬。
  我們休息了一陣。
  搜救情況遇到瓶頸,不少搜救人員也陸續上來休息、吃東西補充體力。
  一名女人見狀,衝進我們的休息區,向我們問道:「為什麼不救了?為什麼搜救停了?」
  「妳先別激動。」欣姐說道。
  那女人完全不聽人說話,撲地跪下:「我求求你們,我跪下來求你們,快點去救人,嗚嗚嗚……我的爸爸還沒找到,他的身體不好,不能等太久……嗚嗚嗚——」
  「妳不要這樣,快起來。」欣姐去扶她。
  女人歇斯底里地推開欣姐,哭道:「你們想怎樣?我給你們跪,為什麼你們還不去救人?嗚嗚嗚——」
  「下面太暗了,現在去找也……」我想跟她說道理,卻被老梁哥阻止。
  他輕搖頭。
  我想,現在我再說什麼,家屬也聽不進去吧。

  晚上休息的時候,本來要好好把握時間睡覺,我的心卻亂亂的,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的情緒被影響,心頭酸酸的,總覺得自己很沒用。
  不知道躺了多久,我索性不睡了,翻起身到外頭去看看情況。
  政府那邊又派了人過來輪班,是一群理著平頭、樣子很青澀的阿兵哥,他們輪到夜班,接力搜救還沒找到的失蹤者。
  那邊亂糟糟的,我繞到一邊去。
  不經意地,看見老梁哥在抽菸,煮著不知道什麼東西。
  「老梁哥。」我喚了他一聲。
  「要抽菸嗎?」他問我。
  我搖頭,沒有抽菸的習慣,「我不抽,謝謝。」
  「也好,抽菸會倒陽,你年紀輕輕的,不要抽也好。」他苦中作樂地調侃我。
  「你在煮什麼?」我隨意找了個話題。
  老梁哥用一口輕便的瓦斯爐,上頭燒著一只鍋子。
  「煮個熱蔘茶。」他說。
  「呵,喝很好喔。」我笑道:「原來你都是這樣保養的。」
  「不是我要喝的,給那個女人喝的。」他看過去,那名婦人還跪在那邊,「這樣子體力不支,一定會病倒。」
  「我們去勸過她了,拉不起來,她硬要跪著。」我說。
  「嗯,正常的,她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只有這樣跪著,心裡才會好受一點吧。」老梁哥說道:「聽說她的老公還沒找到。」
  「嗯。」我點頭。
  「等一下茶煮好了,擺涼一點之後拿給她喝吧。」老梁哥跟我說道。
  「好。」我說。
  「呼。」他又吐了一口白霧。
  我們靜靜坐著,腦袋空空的、心頭沉沉的,兩人沒再講話。
  一會兒,我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
  我沒有多想,只覺得應該是有人到後面去撒尿。畢竟這裡是野外,沒有廁所,所以大家都是隨便找個隱蔽的地方就解決了。
  須臾,我就聽見兩道女生的說話聲。
  我的耳朵不自主地發熱,希望不要被我們誤會偷看女生上廁所才好。
  兩個女生似乎不知道我們在草叢外邊,她們聊了起來。
  雖然兩人刻意壓低了音量,不過對話內容還是飄進了我和老梁哥的耳朵裡。
  一聽聲音,我立刻辨識出來,那是一個叫上官玥的女記者。
  她說道:「Emily,妳好了嗎?」
  「好了。」另個叫Emily的女生回道。
  我超尷尬的,老梁哥則是淡定地繼續抽菸。
  上官玥又說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去,我有點怕怕的。」
  「嗯,看到那情況,我也有點害怕。」Emily回道。
  「我聽湯哥說,這次的車禍有點古怪。」上官玥說道。
  「不要聽湯哥說啦,他最愛嚇女生了。」Emily說道。
  「不是啦,妳聽我說,是司機講的。司機在醫院醒了,他跟記者還有警察說的。」上官玥說道:「我剛才打給湯哥回報消息,他才告訴我的。」
  「司機說了什麼?」Emily好奇問道。
  我偷聽她們的對話,聽到這裡也忍不住豎起耳朵。司機說了什麼?
  老梁哥瞟了我一眼,似乎要我沒事別那麼好奇。
  我尷尬苦笑,但還是繼續偷聽。
  上官玥說道:「司機說,他車子開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全身黑色的小孩衝出來,趴在擋風玻璃上。他嚇到,方向盤才會打偏。」
  「黑色的小孩?」Emily不信。
  我也覺得奇怪。
  上官玥要取信Emily,加重語氣說道:「真的啦。湯哥說,是那個司機親口講的。司機還描述了那個黑小孩的樣子,好像、好像——」
  Emily問道:「像什麼?」
  「就像全身被燒過……」上官玥越說越小聲。
  Emily連忙說道:「不要再講了,我都怕了,這裡是事故現場,不能亂講話的。」
  她提醒道,可是已經太遲了,上官玥早就什麼都講完了。
  「啊,妳剛才怎麼不阻止我。」上官玥抱怨道。
  「好啦。」Emily說道:「那湯哥有沒有告訴妳,這裡之前也發生過車禍?」
  「沒有。」上官玥回道。
  Emily剛叫上官玥別講了,自己卻反而開了話匣子:「我剛才用手機查了一下網路資料,這裡發生過不少車禍,可怕的地方就是──」
  「什麼?」上官玥是標準八卦又膽小的那一型。
  「每次死亡人數都是十三人。」Emily說道:「目前已經有九個罹難者了。」
  「啊。」上官玥驚呼一聲。
  「好了,我們快回去吧,這裡好暗喔。」Emily說道。
  幾秒後,草叢另一頭窸窸窣窣的,有人走了出來。
  第一個走出來的果然是上官玥,雖然距離有點遠,光線又昏暗,但那背影是她沒錯。
  隨後一個女生尾隨著上官玥出來,我想應該是那個叫Emily的女生。
  最後,又走出了一道身影,是個背影看起來像中年歐巴桑的婦女,她的穿著打扮和上官玥、Emily形成反差,似乎是我媽那個年代的,看她的樣子應該不是電視台的人員。
  我的心裡一詫,正覺得奇怪,老梁哥就喚了我一聲:「小A。」
  小A是我的綽號。
  「啊,是。」我回過神。
  老梁哥已經把蔘茶倒出來了:「你也喝一點吧,等一下再送一杯給那個女的。」
  「好。」我忙不迭點頭,忘了要問他剛才有沒有看見草叢中走出來的歐巴桑。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