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符】面具女  

《【畫符】面具女》


編號:012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9.5
ISBN: 978986290598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一瞬間,所有事件都連在一起了:面具女,火焰符咒,校園神秘之火……
謎樣少女、絕世咒術、特工訓練  全新鬥智打怪系列

內容簡介

忽然,刷的一聲。電燈滅了,唯一亮著的教室變得不再明顯,校園完全陷入了黑暗。而那個班級竟沒有傳來驚恐或任何一點聲音,彷彿整班學生在瞬間都消失了。
當電燈再次打開的時候,全班同學都被綑綁在座位上,他們的頭顱呈現下垂姿勢,沒有人在動,陷入了昏迷狀態,他們是被排列整齊的囚犯,像祭品一樣。
外面的天頂開始雷聲隆隆,不時還有閃電的亮光劃過,雨滴聲漸漸大了起來。慢慢地,有學生醒過來了,他們發現自己竟處在這樣的困境裡,於是緊張和恐懼蔓延開來。
他們都感覺自己從一個普通的學生,忽然捲進了能影響世界的重大事件裡……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寫作小說,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的,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無名  自解羅三
http://www.wretch.cc/blog/aligantz

作者自序

坑,何為坑,文章寫了又不出完,之謂坑。
本人至今已經開過無數的坑,【駭屍任務】、坑,【末日列車】、坑,《活人租書店》、還是坑,就在這層層疊疊的土坑圍堵下,我決定——
再開一個坑。
在下的心中,始終埋藏著一條主線,這條主線從大約一千多年前的五代十國、宋朝初年,接著是清末,一直到現在,而今天,就在本書,我終於要寫到一位在主線中極有份量的角色了。
他的真實身份你看完這本書就會知道,我在這裡就先不爆雷。
本書名為《畫符》,說的主要就是關於符咒的故事,我對符咒的第一印象,來自於林正英的電影,那時還是個小學生,在同學家看到揮舞符咒就能跟妖怪對抗的正英師傅,簡直崇拜到不行。
怎麼能有人打鬼打到如此帥氣啊!後來幾乎每部有正英哥的鬼怪殭屍片我都有欣賞,「新暫時停止呼吸」更是看了超過十遍。
那段紅白喜事交錯而過的畫面,加上詭異的音樂,到現在老人一個了,看到還是會毛毛的,那時候的港片真的好經典。
本書的雛形可以說在那時候就已經奠定了,第一要有詭異的事件發生,第二要有超強的正義夥伴,第三要有恐怖的東西。
嘻嘻嘻,興奮啊。
我的朋友一直問我,為什麼不寫王道戰鬥故事呢?我回答:「我想寫啊,只是都會在過程中不知不覺變成奇怪的邪道故事。」
於是我強迫自己又看了一遍《七龍珠》、《海賊王》,還有《幽遊白書》。得到的結論就是,這本【畫符】,希望大家會喜歡。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您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一個普通的班會
第二章:聽過面具女嗎
第三章:就在我們身邊
第四章:搜索開始
第五章:跟蹤的技術與嫌犯
第六章:要追查的東西不止一項
第七章:現形
第八章:昧、昧、昧

精采試閱

第一章:一個普通的班會
下課時間的教室,學生們三三兩兩地聚成了部落,正在補上睫毛膏的蘇佩,美豔得不像是個只有高中年紀的女孩。
她周圍的女同學圍成一圈談論著男孩子。
誰跟誰昨晚一起去了速食餐廳,或者是在學校的暗處接吻的某人被看到,跟籃球社員成為男女朋友的女孩滔滔不絕地說著,聽得沒有男友的女孩們一陣欣羨。
坐在中央的蘇佩好整以暇地整理著自己又黑又亮的頭髮,她的男友是籃球社的社長,光這點就讓女孩們恨得牙癢癢的,更別說他的身材比一般人修長,一舉手一投足都帶有模特兒氣質。
她安靜地坐著,好像周圍的紛擾都與她無關,但好幾個女同學都用下輩子能轉生為蘇佩該有多好的眼神看著她。
女孩們持續的閒談:「妳們看了昨天的『綜藝前線』嗎?小狗下禮拜搞不好會到這附近辦簽名會呢。」
「咦,真的嗎?我去,我去。不然假日都關在房間裡唸書真的快瘋了。」
「那,要去的舉手。」
女孩們高興地舉起手來,感覺好不熱鬧,但蘇佩依然沒有什麼反應,沒有欣喜,也沒有表現出不耐,她拿出抽屜裡的小說,自顧自地翻閱起來,那是一本叫作《幻魔殺人事件》的推理小說。
這是位在教室後面座位的第一個小團體。
第二批人在靠窗的位置,男女都有,他們的特徵是大都戴著眼鏡、手裡拿著筆記和書本。坐在正中間的女孩叫作黃利貞,她的測驗分數不是班上最高的,但第一名的班長卻經常向她求教。
班長形容她是:「只要不鑽牛角尖,隨時都可以拿到第一名的一流人才,有時候選擇題裡面沒有她認為的正確答案,她會自己寫出另外一個選項,而且把理由注明在旁邊,連老師都無法反駁,很可惜的是,這種舉動常常讓她被扣分。」
利貞的雙眼給人深邃的美感,一頭長髮烏黑亮麗,氣質的外表下,說話經常帶著男孩子氣,喜歡自稱老夫。
「利貞……」一個女同學欲言又止地看著利貞。
「哪裡有問題嗎?」
「我們究竟為什麼要唸這麼多書呢?你看蘇佩她們,成績雖然比我們差一些,但是好像很快樂,我卻每天都把青春用在唸書這種不斷重複的事情上。難道上了好大學就真的能獲得幸福嗎?」
「老夫不認為交了男友就會快樂,她們有人在一年內換了三個男朋友,一個比一個高、一個比一個帥,但最後卻被男方拋棄了,感情失敗,成績也落後,兩手空空的情況也是有的。」
「但——」
「真的想要的情人話,就讓老夫上吧。」說完,利貞就跑到女孩背後把她熊抱了一會兒,雙手還在女孩身上肆意撫摸。
「放開我啦。」
「老夫摸得正過癮呢。」
「別舔!」
最後的一群人則是在後走廊用手機裡的音樂跳著街舞,其中一個柔軟度極佳的短髮女孩名叫李芸嫻,像是叢林裡的精靈一樣充滿活力,每一個律動、每一次汗水揮灑,都給人可愛的感覺。
班上所有的運動競賽項目一定可以看到她的身影,有時甚至可以幫男生出賽,她身邊的女孩除了同為體育健將的人外,還有一些是把她當成偶像來迷的粉絲。
「OK,就到這裡吧,大家休息一下。」芸嫻模仿著電視劇裡的舞團團長,用掌聲鼓勵著跟她一起跳舞的同學。
「芸嫻,這個禮拜天……」一個女孩用為難的表情跟芸嫻說。
「嗯,我們還是一樣在車站,這個禮拜要練新舞喔。」
「不是這樣,我父親說,還有八個月就要大考了,不准我——」
「……這樣啊。」
「對不起,我不去的話,那團裡的高中生就只剩下妳了吧?」
芸嫻眼睛眨呀眨,她不想讓朋友為難:「沒關係的,我也正打算退出。」
「可是妳不是想當舞者嗎?」
「沒辦法啊,一提到考試,家裡的態度就變了,他們才不在意你快不快樂呢,只要能滿足他們的虛榮心就好了,我們又不能反抗。」
「考完試之後,我一定馬上過去,把進度補回來。」
「嗯嗯,再忍耐八個月就好。」芸嫻苦笑,她知道八個月的空白會讓人變得像初學者,但她不能強迫同學賭上前程。
這天陽光充足,校園裡的樹木隨著風左右擺動,樓梯間的人影往來頻繁。
所謂的下課十分鐘,有時候是學生們唯一能夠解放心神的時間,等到鈴聲再響起,他們又要強迫自己回復成那個父母喜愛的模樣,會安靜地坐在書桌前看書、認真上課的孩子。
其他高三的班級都分佈在這棟大樓的三、四樓,只有這個班級獨立在五樓,這裡顯得特別安靜,但也帶著一些孤獨。最靠近這個班級的樓梯被上了鎖,要到這裡必須繞過半個校園,從另一個方向的樓梯進入。
只有上學和放學的時間最近的樓梯才會開啟,很明顯,學校不想讓別人接觸這班的學生,也不希望這些學生去接觸別人。
喘息聲、上下起伏的胸膛,班長拖著腳步走回教室。
他是個手腳很長的男孩,也是這個班級的第一名保持者,實際上就等於是全校成績的頂點。
男孩隸屬新聞社,喜歡各種學校裡的趣聞,聽說調查手法不下於真正的記者,最喜歡說的話是:「台灣的媒體老是喜歡沒有證據就亂扣帽子,多少無辜人被誣陷,毫無抵抗力,我一定要改變這一切,讓所有人看見真相。」
他應該是去老師辦公室詢問下節課班會的內容的,但現在的神情一看就讓人覺得不對勁,兩眼發直,嘴唇也滲著點白,就這樣站在門口不動。
最先發覺不對的是利貞,她推了下眼鏡,直盯著門口看。不一會兒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這異樣的狀況,班內安靜了下來,接著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站在門口的班長竟然在人來人往的走廊跪了下來。
不少原本坐著的同學看到後站了起來,他們慢慢靠近班長,將他扶起,把兩張書桌並在一塊讓他躺著。
「沒事吧。」芸嫻用沾濕的手帕放在班長的頭上。
恢復意識的班長,眼前看到是顛倒過來的美腿,那柔軟得彷彿布丁的觸感,用看的都能想像。
班長緩緩地說:「沒事。」起身的同時,不知為何頭髮把旁邊的芸嫻的裙子拉了起來。
「哇。」男同學興奮地叫了出來,反倒是芸嫻一點也不遮掩。
「芸嫻,快拉好,都被看光了啦!」女同學提醒著。
「我有穿安全褲,沒關係啦。」
裙子底下的確有件黑色的緊身運動褲,長度大概在膝蓋上方,有點像自行車騎士穿的那種,十分貼身、布料光滑,芸嫻挺翹的曲線還是讓男生直盯著看,連班長也不例外。
「安全褲什麼的都是浮雲,堅兮挺兮,彷彿沒有穿。」
「你們這群變態。」芸嫻癟著嘴,硬是把裙子拉好,雙手護著群襬。
「班長,你怎麼會忽然這樣?」利貞在一旁問。
「是累了嗎?不會啊,你平常體能也算不錯,前幾天跑一千六也沒問題。」芸嫻一臉困惑。
「……看到了,我看到了。」班長忍不住嘟囔著這幾句話。
「我剛剛沒看到,再給我看一次吧。」利貞說完直撲芸嫻而去,結果被芸嫻一腳踢開。
「沒人在說我的褲子好嗎!」芸嫻狠狠地用腳踩著倒在地板上的利貞,一連踩了好幾下。
班長傻住了一樣,目光直盯著芸嫻,搞得芸嫻有些不好意思。
「幹嘛這樣看我,這可不是暴力傾向什麼的喔,也不是在報復每次利貞都考在我前面讓我回家被父母罵這件事。」
「不,只是,我剛剛也沒看清楚,覺得有點可惜。」
「班長先生,真是好同志。」利貞跳了起來,勾起了班長的手臂,班長瞬間感覺到一種軟軟的觸感。
「黃同學,妳——」
「怎麼了?」
「妳的胸部頂到我了。」
「說什麼,老夫才沒有那種東西呢。」利貞推了推眼鏡。
「班長,你一開始要說的不是這個吧,你看到了什麼?」蘇佩也插話進來。
「我——」
「看到了什麼就說呀,這樣多讓人煩躁。」蘇佩身旁的一名女同學受不了地嬌嗔,似乎不太高興,蘇佩一個手勢,她便安靜了下來。
不待班長說出實情,上課鐘響已經響起,聲音敲進了每個學生的心裡,他們自然而然地放棄聊天,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回到了座位上,除了準備站上講台的班長之外。
班長的背影看起來有些沉重。
他拿起粉筆,按照往例要在黑板上寫下「環境清潔週」、「中心德目仁愛」等幾個大字,一般來說所謂的班會,就是像這樣由老師提供一個題目,走一下固定的流程,什麼主席報告啦、要點討論之類,大家裝成好孩子一樣,贊同那些聽上去很好聽的建議,但其實根本沒人關心討論的內容是什麼。
班長是個會把老師交代的工作完美執行的人,但今天寫上五個字之後,他停止了動作,像座雕像一樣凝固在那裡,班上同學本來都拿著書本準備要偷偷閱讀課業,但一個聲音慢慢在人群裡傳開。
「班長怎麼了?」
「不知道,怪怪的。」
「剛剛還昏倒了吧。」
「是不是昨天晚上偷看太多A的?」
不知不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班長身上,這讓班長汗如雨下、不斷喘氣,只見他回過頭,表情凝重地說:「大家根本不想討論這個無聊的標題吧?」
「這不是我們的共識嗎?我們想討論誰是班上最受歡迎的女生。」一個比較活潑的男生惹得班上發笑。
「要討論也該是討論誰是班上女孩最不想交往的男生吧。」一名女學生不服氣地說。
班長舔了一下嘴唇:「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一個跟大家切身相關的題目,不知道你們想不想聽聽看?」
班上的意見不一。
「隨便你,不要妨礙我唸書就好。」
「不要,好麻煩喔,那種事你們幹部自己討論就好。」
「一定也是無聊的東西吧。」
「我想睡覺。」
「你昨天的偶像劇有看嗎?」
「小美,借我筆心。」
吵雜的狀況突起,很多人趁機找附近同學聊天,有點像示威抗議的現場,大家只想在混亂中凸顯自己的存在,班長對這狀況好像有些頭大,因為場面已經漸漸失控了。
這時蘇佩出了聲:「這跟你剛剛的情況有關吧?」
一瞬間,秩序出現了,吵鬧變為冷靜,看來無論在男女哪一邊,蘇佩的話都極有影響力。
「是啊,有密切關係。」班長回得懇切。
「那我想聽聽看。」蘇佩用眼睛掃過班上一遍,像在詢問眾人有沒有意見。
同學大都表現出既然蘇佩想聽、那麼應該聽聽看的態度,這讓班長感激地向蘇佩敬了個禮。
牙齒不停相互摩擦,班長一派戰戰兢兢:「好,那麼,該從哪裡開始說呢……我先把投影機打開好了。」
這間高中的設備齊全,天花板垂著一台能用網路串聯的投影機,只要拉下布幕,再讓投影機跟筆電或是手機連線即可隨時播放,十分方便。
班長解說了一下影片背景:「這是上上個禮拜拍到的,準確來說是十二天前的禮拜五晚上,那幾天很熱,都要入夜才會比較舒適一點,趁著夏夜晚風,有個家庭在山上的露營地夜烤,那天聚集了十多名家族成員,非常熱鬧,大概吃喝到了一半,有個孩子提議來放煙火,父親便拿起手機拍攝,所以才會有這段影片。」
略暗的畫面,一個孩子拿著香菸試著點燃煙火,旁邊有人們的說笑聲,不時還有烤焦的香腸在鏡頭前晃過,接著天空出現了紫紅的亮麗火花和家人歡呼的聲音。
雖然煙火很漂亮,但沒有什麼特殊的也是事實。
「這很一般啊。」同學發出了失望的聲音。
「不就是有人在烤肉嗎?」
班長提示說:「等等這位家長會從山上往下拍,試著捕捉一些夜景,你們注意看某棟建築,事情就是從那裡開始的。」
再次把目光匯集到螢幕,影片裡一開始看到的是燈火通明的城市,拍攝者慢慢移動角度,可以看到百貨、醫院,最後發現了夜晚中的河流。
班長這時大喊:「你們有看到嗎?」
「看到什麼啊?」一名男同學不耐地說。
「左下角,也許不太清楚。」
一名女同學站了起來喊:「那不是我們學校嗎?但晚上烏漆抹黑的,什麼也看不到。」
「我有看到一小點紅色的。」蘇佩的觀察力十分出眾,好像只有她發現了。「班長,你用手指指出來吧,這樣大家會比較容易看到。」
「好的,我調回去一點,大家看這裡喔。」班長用手指著螢幕上等等會出現東西的角落。
一樣的夜景、學校,但視覺的焦點出現變化後,看見的東西也完全不同了,班上出現了驚呼聲,因為鏡頭掃過學校的時候,大家都看見一條紅色的橫線從黑色的學校裡冒出。
「什麼嘛,就是一條紅紅的東西啊。」一個不算聰明的男孩嗤之以鼻地說。
班長也不急,輕鬆地反問他:「你覺得這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