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黃泉委託人05】千年聖戰

【新黃泉委託人05】千年聖戰

作者:龍雲
封面繪圖:釿Rozah

上市日期:2013年7月11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708

◇7/4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7/11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特色

我要去鬼都,既然她那麼想要我的人頭,就看看她夠不夠分量拿!

任凡的任性,任性的正義;
任凡雙眼綻放著前所未有的藍色光芒。
黃泉委託人一定可以名震天下……我已經想好一個辦法了。


戴爾的消逝,任凡腦海裡面浮現的,是當年自己與阿康告別的景象。
只要這個回憶還在任凡腦海裡的一天,他就永遠不會忘記,黃泉委託人這個名號有多重要。
說真的,黃泉委託人還不錯吧?
內容簡介

交出任凡!
我們要把你交給皇后,乖乖跟我們走,不要逼我們動手。

歐洲之旅對任凡來說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找到失蹤已久的母親生靈。
而這樣的希望一路引導任凡,讓他再次踏上黃泉委託人的道路。
人生的齒輪彷彿不停地推動著他,朝地獄的深淵而去。
面對死神的印記,即便不合理,他接受了。
面對皇后的追殺,即便不合理,他接受了。
面對貞德的追擊,即便不合理,他接受了。
此刻,他卻宛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所有人好像都把自己當成了仇人,而自己好像真成了萬惡不赦的罪人。
這是任凡以黃泉委託人出道以來,第一次被自己的客戶們因憤怒而包圍起來。
在任凡的角度看來,這是血淋淋的背叛,更是一把深插在背上的刀。
結果,就算抓了自己,也沒有人可以保證皇后會放過鬼都啊。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龍雲,非常高興又在這裡跟大家見面。
這應該是這一部的最後一個序了,因為下一集是本部的最後一集,按照以往的慣例,最後一集會以後記的形式跟大家見面,所以如無意外,這會是本部最後一次寫序。
這一次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最喜歡的恐怖片系列好了。
對非常喜愛恐怖片的我來說,本年度最讓我期待的電影,應該就是五月分即將上映的「屍變」了。
不過在這本出版的時候,我可能已經去電影院看過了……。
曾經看過我早期作品《妖風》的讀者朋友,可以回憶一下在序裡曾經有提到《妖風》的創作緣起,是因為一部電影帶給我的衝擊。
這部衝擊的電影,在相隔了三十多年後(這數字沒問題嗎?),被拿出來重新翻拍,正是這部「屍變」。
我想等到上映的那一天,我應該就會迫不及待地衝進戲院看個過癮吧。
在我的成長經歷中,看過讓我奉為經典的,除了這片的原版【Evil Dead】系列(台灣片名好像是「鬼玩人」),另外一片就是【Demons】系列(台灣的翻譯好像是「戰慄」)。
尤其是戰慄系列,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第二集(台灣翻譯好像是「猛鬼大樓」),有太多恐怖片後來大量運用的元素,都讓我在那一集裡面看完了。
例如最經典的一幕,是電視上播放著一個類似紀錄片的節目,結果裡面的工作人員無意間喚醒了古老的惡魔,有些人被殺之後,大家落荒而逃,最後只剩下一個鏡頭還在拍攝。(後來【厄夜叢林】與【鬼入鏡】等系列,用擬真的手法來拍攝恐怖片的點子,其實在這部片裡面就已經出現了。)
女主角正看著這個節目,結果最後那個鏡頭裡面的惡魔,緩緩轉向鏡頭,並且越來越靠近。
正當女主角屏息看著電視節目時,那惡魔竟然從電視裡面爬了出來。
是的,多年以後「七夜怪談」的貞子,並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妖魔鬼怪從電視裡面爬出來。(印象中應該是第三還是第四次吧。)
印象中「猛鬼大樓」裡面的那一幕,害我有好一段時間,看到電視都覺得恐怖啊,而日後的貞子,當然就沒有那麼強烈的後遺症了。
除了這個經典的畫面之外,裡面的惡魔還跟殭屍差不多,只是威力比殭屍還要強上很多,只要被惡魔用尖銳的指甲劃傷的人,也會變成惡魔。
而惡魔的血液,還有酸蝕性,只要碰觸到的人,也會變成惡魔。
想當然耳,最後整棟大樓就是惡魔跑來跑去,非常過癮。
這幾年有許許多多的電影都被重新拍攝,像是十三號星期五的【傑森】系列、【半夜鬼上床】系列,以及即將上映的【鬼玩人】系列等等,私心希望【戰慄】系列也能夠有重拍的一天。
除了這些過去很古老的恐怖電影系列之外,目前自己最喜歡的應該要算是死亡直播系列,希望第四集不要讓我等那麼久,快點上映吧!
以上,就是我跟大家分享的最愛恐怖電影系列,有興趣的讀者們,可以去找來看看喔。(當然,還沒有成年的可能需要忍耐到成年了,因為大部分的恐怖片,都是兒童不宜的XD)
最後同樣希望這一次的黃泉委託人,大家會喜歡。
那麼我們最後一集見囉,掰掰。

目錄
楔子   破裂
第一章  任凡的行進
第二章  不安
第三章  決戰前夕
第四章  聖女貞德
第五章  深入險境
第六章  新的敵人
第七章  暗藏的殺意

精彩試閱

楔子  破裂
一道閃電,劃破了寧靜的夜。
天空旋即下起了滂沱大雨,對久旱的台灣來說,這場甘霖不僅紓解了乾枯龜裂的土壤,更暫時解除了面臨限水的危機。
撚婆揚起頭來,看了看天空,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打通電話,讓爐婆不要來了。
因為任凡長久失聯,撚婆有點擔心他的安危,所以想要幫任凡正式算一次,看看他現在是否安好。
雖然上次兩人算出任凡走桃花運,但那畢竟不是正式的占卜,頂多只能算得出運勢。
在那之後,任凡仍然一直沒有跟撚婆聯絡,就連小憐、小碧也不曾回來報平安。
這讓撚婆覺得事有蹊蹺,所以在爐婆的建議之下,兩人約好今天來場正式的占卜,算算現在任凡到底人在何方、近況如何。
在天威道長門下,爐婆最有名的就是占卜吉凶、找人請鬼。
而爐婆與撚婆兩人合占,更有個非常響亮的名號——「洞天占」,意思是「洞察天機的占卜」。
在兩人的合力占卜之下,被她們算出三天內會橫死街頭者,就絕對看不到第四天的太陽,也因此許多人在背地裡將之稱為「死神算」。
只要你敢問,她們多半占得出來,只是結果不見得是你可以接受的。
眼看大雨下得又急又大,撚婆嘆了口氣,轉身進入屋內,準備給爐婆打通電話,要她別上來了。
撚婆才剛拿起電話,身後大門就傳來一個人的喘氣聲。
「呼,」那人甩著手上的雨水說:「真是夭壽,怎麼會突然下那麼大的雨!」
撚婆回頭一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爐婆。
「我正要打電話給妳,」撚婆笑著說:「想說今天雨那麼大,還是改天再來好了。」
「錯過今天,」爐婆笑著回答:「又要再等四十九天才有這樣的日子。」
撚婆非常清楚爐婆說的一點也沒錯,這樣的日子不是每天都有,如果想要準確地算出任凡現在的情況,就必須連時日都得要斤斤計較,才不會有半點偏差。
一旦錯過了今天,可能又得要等上四十九天,算出來的結果才會準確,這麼一來,撚婆又得為任凡這臭小子多擔心一個多月。
身為師妹的爐婆,與這對乾母子相當親近,當然能夠體會撚婆的心情,所以即便颳著颱風,她也會上山來助師姊一臂之力。
再說天威道長的門下,現在就只剩下她們兩個師姊妹,以及行方不明多年的杖婆而已。
從小就在道觀一起生活的兩人,本來就情同姊妹,在經歷過那次幾近滅門的慘案之後,兩人的感情更加深厚。
知道任凡失聯之後,爐婆便常常上山來陪師姊,雖然撚婆口口聲聲說不用,但是有爐婆的陪伴,的確讓撚婆苦悶的生活好轉了許多。
像是這一次的合占,也是出自於爐婆的提議。
與其在這邊枯等任凡的消息,不如好好算一下,看看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竟然那麼久都沒有讓小憐、小碧回來報平安。
爐婆擦乾頭髮、換上道袍,來到了內室。
撚婆也已經準備好了,就等爐婆過來之後,一同起壇卜卦。
兩人分別站在大桌的兩端,撚婆這一端,一個堆成圓錐狀的香灰堆,靜靜地立在桌上,而爐婆那端,則是擺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小香爐。
在撚婆的印象中,上一次類似這樣正式的洞天占,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當年撚婆還跟任凡兩人住在道觀裡,而爐婆也還在天威師門之下,那些被稱為三爺四婆的師兄妹,也還活在世上。
如今兩人不再年輕,而一切也有了巨大改變,這不免讓兩人有種人事全非的感慨。
兩人開始做起法來,撚婆這邊,用手撚起了香灰,放在唇前細聲唸著咒文。
爐婆也點燃了香爐裡的香,用手翻著裊裊上升的香煙。
約莫過了幾分鐘後,爐婆將頭一仰,奮力一吸,香煙頓時全部朝爐婆的鼻孔而去。
撚婆這邊用手撚起香灰,向前一撒,空中頓時煙霧瀰漫。
這便是江湖上人稱「洞天機、觀地變、知人運、查鬼命」的洞天占。
爐婆朝爐中一望的同時,撚婆也低下頭來看向落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灘香灰。
這一看,兩人不約而同緊皺眉頭,臉色驟變。
──絕命卦。
這個卦象同時出現在兩人的法器上。
下一瞬間,啪的一聲,爐婆的香爐頓時裂成了兩半。
而撚婆的香灰堆,也突然碰的一聲,彷彿被人重重地搥了一拳,原本成圓錐狀的香灰,瞬間整個坍塌四散。
兩人互看一眼,不免在心中暗道不妙。
從卦象來看,任凡很可能已經凶多吉少了,這是兩人非常清楚的事情。
然而,為什麼香爐會裂、香灰會塌呢?
兩人紛紛看著自己的法器,不解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像這樣非外力介入的法器毀壞,多半只有一種情況,就是褻瀆神明的表徵。
難道這小子,去得罪到神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任凡劫數難逃,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不過,將任凡一手帶大的撚婆非常了解任凡。
雖然說這小子有些時候吊兒郎當、沒大沒小,但是分寸這東西,任凡應該還是有的。
而且都在黃泉界打滾了那麼多年,應該不會不知道一些禁忌與規矩才對。
怎麼會——
兩人看著自己的法器,試圖在腦中找出一個最合理的解釋。
當然爐婆跟撚婆不可能會知道,任凡此刻身受死神印記所苦,正在歐洲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
會產生這樣的卦象,一方面是因為任凡已經中了死神印記,死神在黃泉界是屬於半神格的鬼魂,所以這時兩人占卜任凡,的確會出現法器毀壞的情況。
然而,從某個角度來說,她們所熟知的任凡也的確已經不在人世間了。
因為蒼穹之瞳的甦醒,任凡如今也跟死神差不多,是具有半神格的活人。
在這種情況之下,要探知任凡的未來,本身也是一種褻瀆,自然就會產生這樣的卦象。
只是,這中間發生了太多兩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兩人就算想破了腦袋,也不明白眼前這卦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撚婆與爐婆死命瞪著自己的法器,試圖要為這卦象與現象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時,兩道熟悉的鬼影突然出現在大門口。
撚婆與爐婆是修行已久、法力高強的法師,很快就察覺到他們的到來。
兩人一起從內室走出來,只見來的鬼魂正是任凡離開台灣前,請託幫忙看顧撚婆的廖爺與鬼半仙。
兩人苦著一張臉,看著撚婆。
從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大概也知道兩人帶來的是非常不好的消息。
這一天,任凡的死訊傳到了台灣。
只是不管是在歐洲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奮戰的任凡,還是在場的撚婆等人與鬼都不知道,這個訊息將會為台灣帶來多大的震撼與改變。

 

第一章  任凡的行進
【1】
約莫十年前,台灣──
兩棟廢棄多年的建築物,安靜地矗立在寧靜的夜裡。
對這塊荒廢的地方來說,最近有了許多變化。
首先當然是這塊地有了新的主人,這個新主人解決了這地方多年來的產權紛爭,因而獲得了這塊土地與其地上的建築物。
更大的變化是,這個主人改建了其中一棟大樓的頂樓,並且住了進來。
在那之後,雖然這裡仍舊維持著荒廢的面貌,但是那只是一種假象。
事實上,這裡在正常人看不見的另一個世界,正逐漸熱絡起來。
新主人不但把這裡當成了住家,更將其變成辦公室做起了生意。
這個新主人的名字叫做謝任凡,也就是幾年後,在黃泉界眾所周知的黃泉委託人。
雖然此刻距離任凡真正轟動黃泉界,還有一段差距,不過也已經算是小有名聲了。
只是這時候的任凡,與其說是以黃泉委託人的身分被大家所熟知,不如說是怨靈獵人的名號還更為響亮。
今晚,這棟被任凡當成住所的廢棄建築物,有許多形形色色的鬼魂進進出出。
這些鬼魂,並不是來找任凡委託事情,而是來參加一場宴會。
這場宴會的主角,正是這塊地的主人任凡。
這是一場喜宴,只是與會的來賓中,活人只有寥寥幾個。
雖然是喜宴,但氣氛卻有點凝重,與會的鬼魂沒有半點歡喜的氣息。
畢竟對這些鬼魂來說,坐在主桌上方主位、面無表情的那個人,跟死神差不多同等級,她正是任凡的乾媽,也是法師界大名鼎鼎的撚婆。
不過這終究是一場婚禮,就算氣氛再僵,還是得進行下去,而此刻站在台上的,正是新郎官任凡。
任凡一向不太會面對這樣的場面,所以看起來似乎有點不悅。
就在氣氛異常嚴肅的這時,遠處的小角落突然發生了一點騷動。
只見一個女人緩緩地走了出來,立刻吸引住在場所有鬼魂的目光。
女人美豔異常,所有鬼魂都顧不得失態,紛紛看到失神。
女人的身後,一左一右跟著兩名身穿新娘服的女子。
兩人正是今晚的新娘,朱緣憐與劉曉碧。
看到了自己的兩個老婆,原本有點彆扭的任凡,臉上終於緩緩浮現出笑容。
楊貴妃領著兩人,走過那群早已因為她的美色而看傻了眼的鬼魂身邊,來到了任凡面前。
貴妃可以算是任凡非常早期的客戶之一,兩人之間的交集,在任凡與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鬼魂阿康周遊台灣的時候,就已經建立了。
而小憐、小碧則是貴妃的乾妹妹,至於她們是如何成為貴妃的乾妹妹,這又是另外一個棘手的委託與故事了。
任凡走向前,正準備去牽小憐、小碧,貴妃卻突然伸出手阻止了任凡。
「別那麼猴急,」貴妃笑著說:「先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任凡沉下了臉,皺起了眉頭:「妳確定要在『現在』委託我?」
雖然貴妃至今只出過三個難題給任凡,不過任凡非常清楚,貴妃要人答應的事情,多半都不是很容易達成,所以聽到貴妃這麼說,任凡會皺緊眉頭,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要你答應我,」貴妃收起了笑臉,認真地說:「絕對不會辜負我這兩個妹子。」
聽到貴妃這麼說,任凡還以為是玩笑話,不過在露出笑臉之前,他立刻想起了貴妃的過去。
貴妃生前在飛黃騰達了之後,也讓自己的親人一起雞犬升天,成為朝廷的要員,然而最後卻也因為這個緣故,成為眾矢之的,丟了自己的性命。
雖然歷史上對此褒貶不一,但可以想見的是,一講到兄弟姊妹,貴妃可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想到這點,任凡正色地點了點頭道:「我答應妳,我不會辜負她們的。」
聽到任凡這麼說,貴妃才又再度露出那傾國的笑顏。
「把你身後的彈弓給我。」貴妃笑著對任凡說。
「啊?」
任凡一臉訝異,不知道貴妃又想要幹嘛,不過還是依言將自己後面口袋裡的彈弓給拿了出來。
「我就知道,」貴妃笑罵說:「你這新郎官在自己的婚禮上,仍然是凶器不離身。」
貴妃接過彈弓,另一隻手拿出了一顆玉製的小珠子,然後將小珠子放在彈弓握把的末端,雙手用力捏住,等到貴妃將手拿開、把彈弓還給任凡時,彈弓的握把末端,已經嵌入了那顆玉珠子,彷彿那顆珠子打從一開始就被裝置在彈弓上一般。
「送給妹婿你的一點結婚賀禮。」貴妃笑著說,接著將小憐與小碧向前輕輕一推,似乎有要將兩人交給任凡的意味。
日後,當任凡以黃泉委託人的名號轟動於東方黃泉界時,幾乎所有鬼魂也都知道,黃泉委託人的身邊,有兩個非常強大的鬼老婆輔佐。
這一切是當時參與這場婚禮的所有人與鬼,都沒有料想到的事情。

 

【2】
今時今日,歐洲的街頭──
「哇,這就是傳聞中很浪漫的歐洲啊?我好久以前就希望可以來這裡一趟了。」
女人張大了雙眼,臉上流露出對什麼東西都很有興趣的模樣,不斷地東張西望。
看著眼前這亮眼的女人,眾人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她真的就是那天夜裡直搗黃龍、突破斯巴達軍的銅牆鐵壁,並且狠狠給了任凡一巴掌的女人嗎?
當然,對這些不了解華人世界的鬼魂與雷娜來說,這女人只是一位異常美麗的奇女子。
事實上這女人曾經是任凡最大的客戶,也是任凡兩個鬼老婆的乾姊姊,而她在華人世界裡面,更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楊貴妃。
前日夜裡,就在任凡等人好不容易扭轉了戰局、將溫泉關戰役的歷史改寫之後,一個女人竟然突然出現,並且穿過了斯巴達三百壯士所擺出的防護陣形,直接賞了任凡一個耳光。
那個女人正是眼前的這個楊貴妃。
雖然除了希波克拉底之外,在場的雷娜及其他鬼魂們,沒有一個知道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聖,不過光是她的回眸一瞪,就可以讓大夥確定,這女人肯定大有來頭,畢竟她可是能夠讓過去總是威風八面的列奧尼達,頓時變得啞口無言的人。
在貴妃問了一堆任凡沒有辦法回答的問題之後,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升到了最高點。
貴妃用那充滿魄力的眼神,直直盯著任凡好一陣子,最後開口問道:「你先告訴我,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任凡嗎?」
任凡聽了,緩緩地仰起了頭說道:「是的。」
聽到任凡這麼說,貴妃原本嚴肅的表情,才有點緩和下來。
「你們……」貴妃皺起了眉頭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就說來話長了。」任凡沉著臉,淡淡地說。
看任凡這樣子,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貴妃秀眉一蹙,嘆了口氣之後,不顧任凡的意願,便自行決定跟著任凡,一方面是為了把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給弄清楚,一方面也是難得來一趟歐洲,不遊玩個幾天就太可惜了。
眾人在貴妃這一亂之下,也沒有心情好好休息了,稍微準備一下,一群人便浩浩蕩蕩出發,準備前往現今的斯巴達。
畢竟任凡已經答應了列奧尼達,會先帶他回去故鄉看看。
誰知道才剛到街頭,貴妃對眼前的一切都感覺到新鮮無比,一臉天真的模樣,彷彿昨晚發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貴妃沒有來過歐洲,只聽鬼魂們說過。
一直很嚮往歐洲的貴妃,現在好不容易美夢成真,就真的好像第一次踏出深閨的小姑娘般,對任何事情都投以饒富趣味的眼光,跟一般的觀光客沒有什麼兩樣。
「如果可以住在這裡,」貴妃燦爛地笑著說:「一定很夢幻吧?」
「這裡可沒有產荔枝喔。」任凡冷冷地說。
楊貴妃特愛吃荔枝,這是歷史上最有名的軼事之一,相傳當時寵愛貴妃的唐玄宗,還特別命人從嶺南高州,以快馬接力的方式將荔枝送入宮中,供貴妃享用。
貴妃白了任凡一眼,旋即笑著說:「不怕,我可以委託你,你一定有辦法幫我送荔枝過來的。」
任凡無奈地搖搖頭,因為他非常清楚這很有可能成真,畢竟貴妃的委託向來都……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