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冤親債【討鬼債】         

 《冤親債【討鬼債】》


 編號:832
 作者:D51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6.19

 ISBN:978986290560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討債的人,欠的鬼債卻最要命……

謎樣大叔作家 D51 暢銷鬼職人系列

 

內容簡介

就算是專討鬼債的杜誠治,也不敢踏進這個社區。

幾乎沒人住的樓房之間,透出死寂的氣息,每一戶的牆上、門上都被潑過油漆,寫著惡毒的恐嚇文字,巷道的最深處的平房則是鬼氣最重的地方——
紗門內的老人穿著黑色西裝,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客廳中央的椅子上。亮著的燈不自然的閃爍著,椅子上的老人手是純白色的,看起來就像紙紮的人偶……就在這時候,背對著的老人頭顱一百八十度地扭轉過來。

他的五官……是畫上去的!

作者簡介

D51
胡思亂想的集合體。
一個你在台北街頭隨時可能擦身而過的平凡人,勞碌的上班族,悠閒的旅行者,與一個喜歡說故事的人。2006年開始在BBS上連載小說,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在感受孤獨時才能誠實面對自我,卻也因為分享而感到快樂。
【D51嗜咖啡】:http://iamd51.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鬼當兵》2008.11
《鬼來了》2009.4
《鬼殺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09.11
《陌生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1
《葬鬼村》【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3
《鬼上身》【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4
《無名屍》【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6
《唱屍班》【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9
《外島鬼話──鬼當兵2》2010.10
《鬼棒球》2010.12
《黃泉旅店》2011.3
《魅魔——黃泉旅店》2011.5
《背叛者──黃泉旅店》2011.7
《收屍日記01 收屍人》2011.08(鑽石文庫)
《夜之女王──黃泉旅店》2011.9(最終回)
《收屍日記02 屠人實況》2011.10(鑽石文庫)
《幽靈咖啡館》2012.1
《殺人熱線》2012.4
《少女拼圖》【變態收藏】2012.6
《洗鬼店》2012.10
《雙面鬼洗》【洗鬼店】2012.12
《蔭屍衣》【洗鬼店】2013.1
《討鬼債》2013.4
《冤親債》【討鬼債】2013.6

作者自序

簡單來說,這是魔界職人系列第五集(我自己取的)
第一集的封面是討債王杜誠治,很多讀者說,根本是照著我的照片畫的。(Cash大大,這是真的嗎?)
第二集的封面是個女孩子,就讓大家來猜猜看Cash大大畫得是誰,應該很好猜吧。
小白的人氣真是出乎我意外的高,好多讀者說他們好愛小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蘿莉外型的關係,難道傲嬌蘿莉特別惹人愛?
俗話說,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欠人債心裡總是不安穩,人情債更是難還。
錢債總有還完的一天,但,命債又該怎麼還呢?除了一命賠一命外,似乎沒有其他的方法了。
對杜誠治來說,人生就是由一連串的欺騙和恐嚇組成,他以此為生,也因為如此,必須用下半輩子來還債。
其實,這是很多人的真實寫照,我們平常的所作所為,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身旁的人,直接或間接,輕微或嚴重的差異罷了。
倘若別人受到影響而損失了什麼,這就是我們欠下的債,宗教說法叫做「業障」。
俗話說的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所以,不管是在社會上還是學校裡,做人處世都要更小心一些,多做善事,多積口德。
感謝各位購買討鬼債第二集,也希望本書的內容能讓你們滿意。
上次吶喊完稿的時候,我在FB上跟讀者約定好下一次吶喊完稿就要整理爆炸的書櫃,所以我得去整理了,我們第三集再見!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陰錢
第二章 舊債
第三章 往事
第四章 紙偶
第五章 翻債
第六章 校長
第七章 失控
第八章 還債

精采試閱

楔子
 「歡迎光臨。」
又有客人進店了,我得振作一點才行。
我是葉家齊,現在正在工作中,這是一間全國連鎖的便利商店,二十四小時營業,從販賣日用品到收發快遞,我們為顧客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
幾個月前,我還在馬路對面的加油站工作,因為發生了一些不得已的事情,我被加油站解僱了。
至於是什麼事情那麼嚴重呢?
說來可笑,是前世的妻子來向我討債,而且讓我死了兩次,又活了兩次。
我還認識了一個活像是地痞流氓的傢伙,他開的是討債公司,的確符合他那道上兄弟一般的氣質,只不過,他討債的對象不是普通人。
他是個向鬼討債的專家。
說真的,要是我把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都能寫成一本小說了。
但我沒有對任何人說出口,因為那段經歷實在太過匪夷所思,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要是說出口了,恐怕會被當成神經病抓去關起來。
我還是住在月租三千的破爛鐵皮屋裡,薪水很少,工作很累,不過我過得很快樂。
因為,原本住在隔壁的討厭房客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喜歡的女孩藍雪。
她是個非常特別的女孩,身材姣好,容姿端麗,缺點就是老是看起來冷冰冰的,不太愛說話。
夜校的同學們總說她是冰山美人,但只有我知道她的祕密。
她之所以會散發冷酷氣息的原因,她原本是陰界的實習判官,來到陽界一邊當那個討債流氓的助手,一邊學習磨練。
因為我的關係,她竄改生死簿,受到了一點責罰,據說判官的資格被取消了。
不過,我根本不在意她是什麼人,甚至是不是人。
我喜歡她,這樣就夠了。
另外,那個討債流氓名叫杜誠治,雖然一副流氓樣,但還蠻照顧我的。
他也是個很奇妙的人,他自稱以前是無惡不作的壞蛋,燒殺擄掠樣樣精通,但是這樣的人卻不菸不酒,而且酷愛草莓奶昔。
我拒絕了到他公司上班的邀約,我不想去向任何人或鬼討債,我根本就說不出口。
有時半夜他會來便利商店找我,我則請他喝一罐瓶裝的草莓奶昔,算是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只用草莓奶昔就能打發掉的人,實在很好相處。
總而言之,他還是繼續跟鬼討債,藍雪也還是他的助手,我則是個深夜便利商店的打工仔。
叮咚。
又有客人進來了,我得振作一點才行。
最近常有個孩子來店裡,在糖果架前一站就是二十分鐘。
她穿著髒兮兮的衣服,身上也散發出難聞的惡臭,年紀約莫十歲左右。
小女孩既不吵也不鬧,店裡又沒客人,我索性讓她看糖果看個過癮。
她應該是沒錢買糖吃吧?
這年紀的小女孩深夜不待在家裡睡覺,卻跑到便利商店來閒逛,要不是家裡有問題,就是根本沒有家。
有一次,我實在看不下去,自掏腰包拿了兩盒巧克力球給她,那孩子雖然蓬頭垢面,笑起來還是天真得很。
這間便利商店也很妙,以前我常常三更半夜來,那時就曾經發現過,這間店半夜時自動門是關閉的,客人得自己推開門才行。
後來到這兒來應徵,店長才告訴我原因。
以前常常發生自動門開了,卻沒有客人進來的情形,他本也以為是半夜不睡覺的不良少年在惡作劇。
有天晚上,他親自留下來值大夜,整個晚上都盯著自動門看。
店裡沒有客人,門外也沒有人或是野貓野狗。
但是自動門卻開開關關,不斷發出叮咚聲響。
也就是說,一直有什麼東西在店裡進進出出。
如果是以前的我,光是聽到這段話就會嚇得奪門而出了吧。
但我還是留下來了,畢竟我連那個完全相反的世界都去過了,只是普通的靈異現象又有什麼好怕的?
叮咚。
又有客人進來了。
我深吸一口氣,對著空無一人的店裡大聲喊著。
「歡迎光臨。」

 

第一章 陰錢
天剛亮的時候,我回到家裡,拿著鑰匙的手抖個不停,像喝醉似的,連鑰匙孔都找不到。
我的眼睛閉了一半,呵欠連連,陽光像是刺進眼裡的繡花針,讓我眼睛快瞎了。
清晨六點半,城市裡大部分的人都還在熟睡中,我已經結束一整晚的工作回家了。
連續十天大夜班沒有休息,鐵打的身體也會倒下,我決定今天不睡到太陽下山絕不起床。
「呼啊。」
我聽見了呵欠聲,但不是我自己的,轉頭一看,只穿著T恤和短褲的藍雪蹲在鐵欄杆上,微捲的長髮蓬鬆紊亂,看起來也是剛睡醒的樣子。
「早安。」我有氣無力地向她打招呼。「昨天晚上工作到很晚,又去跟誰討債了?」
藍雪轉過頭,我才發現她白皙的臉龐上掛著兩個黑眼圈。
我還記得以前從來沒看過她睡覺,也許因為她是陰界判官,不吃不睡也沒關係。
但是剛才她竟然打呵欠了。
「好累。」她嘟囔道。
「那怎麼不進房睡覺?」
「很累但是睡不著,我的身體好像怪怪的。」她摸著自己的臉,我不敢盯著那玲瓏有致的曲線看。
「那……要去吃個早餐嗎?」老實說我已經吃過了,只是想多一點跟她相處的時間,就算現在想睡得不得了,我還是告訴自己,必須振作。
「不要。」藍雪一躍而下,果斷否決我的提議。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裡,碰的一聲關了門,不再理會我。
就算碰了一鼻子灰我也不氣餒,她本來就是這種冷冰冰的性格,倒不如說正是這種冷漠的個性深深吸引著我。
我也回到房間後,拉上窗簾,關了燈,用棉被把自己裹成壽司卷,這大概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
藍雪不知道睡了沒,但我撐不住了,我得先睡了。
晚安,藍雪。
你知道的,人生中最惹人煩躁的事情,莫過於剛睡著就被吵醒。
以前,住隔壁的爛房客從早吵到晚,現在隔壁住了個不愛說話的藍雪,安靜得像是沒住人似的,讓我每天都能睡得很好。
但今天,我被電話吵醒了。
才剛入睡不到三十分鐘而已。
迷迷糊糊接起電話,我不耐煩地問道:「喂,是誰?」
電話彼端第一句就是破口大罵:「葉家齊!你怎麼搞的,為什麼收銀台裡有冥紙?」
「冥……冥紙?店長你開玩笑吧,我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沒多少客人,況且下班交接的時候我也確認過了,哪有冥紙?」
「誰跟你開玩笑,你現在就給我過來!」店長氣得快炸了,我只好又爬起來穿衣服,騎著腳踏車回到便利商店。
便利商店的店長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未婚,臉上又坑坑疤疤的,店員們私底下都叫他月球臉,全是隕石坑。平常不生氣的時候算是個好相處的人,但他只要一發怒就會變得不可理喻,處處找你麻煩,連你褲頭腰帶歪了都能拿出來唸個半天。
簡單來說,就是個極度神經質的中年男子。
陽光耀眼,週五的早晨,櫃台前已經擠滿了買咖啡的上班族,早班店員忙著結帳,店長一見到我,便把我拉到辦公室裡。
他指著桌上一束冥紙,怒目圓睜:「說,是誰惡作劇?」
「不是我啊,冤枉啦,我下班的時候清點過了,收銀機裡就三千八百多塊,真的沒有這束冥紙,說不定是早班的妹妹放的。」
「我和她一起過來接你的班,你還敢誣賴她?」
我兩手一攤,實話實說:「但也不能證明是我放的吧,我幹嘛開這種惡劣的玩笑?而且店長,你不是說半夜常會有『那個』進來吹冷氣?說不定是——」
「我做便利商店這麼多年,可還沒看過會買東西的鬼!」
「好啦,你不要生氣嘛,就多了一束冥紙,燒掉就好了,店裡有少東西嗎?」
「你給我負責清點,待會向我報告。」店長怒氣沖沖,甩門離開。
我吐舌心想:這麼大火氣,不是吃炸藥就是被鬼附身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杜誠治說過,每個人身上都欠了債,今世的、前世的,不管是誰,肯定都對某個人有所虧欠,而這份債會跟著你投胎轉世,所以才會有宗教人士口中說的「冤親債主」的產生。
冤親債主一種是無形的力量,有可能是鬼魂,也有可能是某種詛咒,但他們的目的殊途同歸,都是要向我們討回債務。
人要是被冤親債主跟了,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來,但心理和健康都會受到極大影響。
人會欠債,鬼當然也會欠債。
而杜誠治的工作便是設法讓鬼魂在轉世前,償還它們欠下的各種債務,讓它們能順利投胎,無債一身輕。
雖然他向鬼討債,但他其實是在做善事,積陰德。
如果店長真的被鬼跟,應該要找杜誠治來幫他看一看。
我穿上制服,到外頭逐項清點貨架上的物品。
然後,我發現少了一盒巧克力。
難道鬼也吃巧克力的嗎?
況且我沒印象有人來買巧克力。
現在的小孩嘴刁得很,甜食糖果越吃越精緻,基本上這種廉價巧克力除了上回自費買給小女孩吃的那兩盒外,一個禮拜賣不到一盒。
仔細想想,不就是一盒三十塊錢的巧克力球,竟然要我犧牲寶貴的睡眠來清點貨架?我越想越生氣,索性拿光了架上的巧克力到櫃台結帳,順手把憑空消失的那一盒也付了。
我帶了八盒巧克力球回家,就算自己吃不完也能分給藍雪吃,現在我只想趕快回溫暖的被窩裡睡覺,其他事情全都不想理會。
我睡得很沉,一直到傍晚才睜開眼睛,一看時間,又得上課了。
我匆匆忙忙出門,忽然瞥見門口似乎放了什麼東西。
定睛一看,卻是一束冥紙。
我心內叫苦,別又來了,在人家門口放冥紙多不吉利啊!
於是,我對著空蕩蕩的樓梯說道:「喂,不管你是人還是鬼,把冥紙拿走,別放在我家門口。」
此時,藍雪正好出門,穿著合身的黑色套裝,她化了淡妝,黑眼圈已不復見。
「大吼大叫的,吵什麼?」
「不知道誰放了一束冥紙在我門口,怪恐怖的。」我笑道。
藍雪彎腰拿起地上的冥紙,黛眉微蹙:「這……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對啊,隨便在人家門口放冥紙,簡直不可理喻。」
她搖頭道:「不是那個意思,這種紙錢,不應該是人界所有。」
「不就是冥紙,還有分喔?」
「這是陰間的通貨,也就是我們去討債收回來的錢,與人間販賣的冥紙有所不同。」
我愣住了。
她的意思是,在我房門口放冥紙的不是「人」,而是「鬼」?
上完夜校的課後,我跟著藍雪到杜誠治的辦公室,她似乎對這束陰間的紙錢很有意見。
我有一陣子沒來到這間辦公室了,還是一樣狹窄,空氣不流通。
杜誠治正在看電視,桌上堆積如山的紙錢看來是他這幾天的討債成果。
「唷,小鬼,好久不見啦。最近過得怎麼樣?要是便利商店做得不開心,就來幫我的忙吧。」
「我才不要去跟鬼討債,我工作得很開心,沒有問題!」
「真是冷淡吶,藍藍,給他一杯草莓奶昔吧。」
「我不跟鬼討債,也不喝草莓奶昔!」
藍雪瞟了我一眼:「要喝什麼自己去倒。」
她冷冰冰的視線簡直讓我渾身酥麻,乖乖地跑到茶水間去泡了杯咖啡,連藍雪的份也一併端了出來。
杜誠治懶洋洋地道:「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小鬼,你又碰到什麼麻煩了啊?」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麻煩,但藍雪說這束紙錢有點古怪。」
藍雪把冥紙放在桌上,杜誠治「嗯」的一聲:「這是陰錢?你哪來的?」
「傍晚出門時在我門口發現的,不過今天便利商店也發生了怪事,早上店長打電話給我,說收銀機裡有一束冥紙,把我臭罵了一頓。我本來以為是誰在惡作劇,但是現在看起來,店裡的紙錢跟這些好像是同種類型。」
杜誠治笑道:「這就代表昨晚有那邊的人去你店裡買東西了。」
「這……有可能嗎?而且我沒有印象收過冥紙啊。」
「一般來說,陰錢並不算罕見的東西,桌上這些全都是陰錢,奇怪的是,為什麼陰錢會跑到收銀機裡,還出現在你家門口。」
「不是鬼放的嗎?」
「你會隨便拿一疊鈔票去放在別人家門口嗎?」杜誠治問道。
我想也不想便回道:「當然不會,我那麼窮,別說一疊了,一張鈔票都不可能。」
「那就是了,陰錢也是一種貨幣,你可以把它當成美元或日幣那樣的外幣,只是在這世界不通用罷了。鬼魂既然會把錢放在你家門口,這事肯定有蹊蹺。」他支著下顎,思忖片刻,才又道:「要嘛有求於你,要嘛對你有所虧欠。」
我聽得渾身發毛,鬼魂有求於我?媽啊,又是怎麼回事?好不容易才回到正常生活,我可不想再跟「那邊」扯上任何關係。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杜誠治聳肩道:「不怎麼樣,吃飯睡覺,照常過活,等真出了什麼事再說吧。」
「等到出事就來不及啦!如果又來那麼恐怖的詛咒,我可沒命再玩一次。」我很害怕。
他卻陰聲笑道:「若真是如此,只能怪你前世得罪太多人啦。」
藍雪淡淡說道:「我們是資產管理公司,有生命危險請去派出所報案。」
我陪笑道:「話不能這麼說啊,我的問題只有你們能解決,大家都是朋友,不差幫我這一次吧?」
「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要我們怎麼幫?你這小子還是趕快去上班,免得又挨店長一頓刮。」
我抬頭一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快要十二點,上班快遲到了。
「我先去上班了,要是鬼真的出現,你一定要幫我喔!」
「再說啦,藍藍,我的草莓奶昔呢?」杜誠治趴在那堆冥紙上,有氣無力地哀號著。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