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08】獅王爭霸

振鑫◎著 | 啻異◎封面繪圖
書展首發:2013.1.30 | 一般通路(書局):2013.2.4 
ISBN:9789862904992 | 售價:220元




特色

我不奢望你能懂我,只因為你還不想成為英雄!

魔王只是表相。沒有烈火,就鍛鍊不出寶劍;沒有高壓,就孕育不出鑽石。
沒有魔,就無法成佛……

邪惡、智謀與霸氣三合一
前所未見的振鑫,一次到位!


簡介


夜曲被迫單挑狼王赤兀台?福將再顯神通!
上泉信綱居然在戰場唱起台灣的軍歌?「霸.新陰流兵法」狂暴登場!
而面對獅子座的猛攻,危急存亡之際
金三竟派出一隻狗當軍師……

特別附錄:「我想,你的人生需要一點幸運」之多位讀者來迎聖臨!

狄狄奇重傷命危。
金三專注地聽著狄狄奇捨命帶回的情報。
「老大,獅、獅子座……在高嶺……城……」說罷,狄狄奇便昏死過去。

半空一道閃電穿透金三的胸口,他手中的金菸桿差點兒就掉在地上。

時間回到鎖國三年──

饕餮金三叛變之後,前線的獅子座目睹克蕾兒被殺的一幕,心臟絞痛得不能自己,異魂鏡更是悲慟得無法言語。獅子座對著伊岐那女神發誓,他非要手刃金三。但為了替克蕾兒報仇,非得尋求強大的外力不可。

究竟要投靠誰,獅子座著實也費了一番苦心……最後,他和異魂鏡接受藤野崎狼的延攬,以消滅金三為條件,正式成為藤野崎狼的家臣。

【限定】網書預購及書展現場買,加碼送/戰鬥卡

共計八種款式,單本書送一種款式(隨機放置)



購買資訊

1.28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30 國際書展首發(相關資訊ENTER
限明日工作室攤位獨家首賣,別處買不到喔!
 
2.4 全面上市資訊
7-11、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本次僅上了7-11,請多見諒

書展簽名會

01.30(三) 16:30-18:00 柚臻+振鑫 見面會

02.02(六)10:30~12:00 惡哉及鐘小建 見面會

02.03(日)10:30~12:00 龍雲+D51 見面會(貴賓:譚劍、畢名)

創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八百鬼8》好精彩,為什麼?

1、金三的水平?最奇想天外的邪惡!
2、巴魯,是聖殿騎士巴魯啊~~~~~~~(抱頭)
3、萬用麒麟犬2.0版新功能開發完成。
4、上泉信綱力戰狼族軍團,再現人武新奧義!
5、激戰!楊施展天武新奧義!
6、深陷泥沼之藤野崎狼的鬼謀。
7、奇中奇!福將夜曲勇擋赤兀台。
8、難思議難思議——楊的魔武奧義?
9、萬夫莫敵之獅子座和異魂鏡雙雙再現魔武新奧義!
10、地方諸勢力+1,「中國城」來迎聖臨。
11、邪惡稱臣?奇門遁甲無用?「霸.新陰流兵法」狂野登場!
12、我想,你的人生需要一點幸運之多位讀者來迎聖臨!

本集裡,一口氣收錄了多位讀者成為角色,他們或在沙場奮戰或在社會工作,努力地在亂世中生存。
如果,你已經上網參加「鎖國日本風土紀」的活動,可是工作心得卻沒被收錄到專欄裡,那麼,有可能是——

一、忘記先在粉絲專頁裡點讚加入。
二、忘記在「鎖國日本」工作,或者忘了填工作職位。
三、忘記開放狀況讓別人查詢,所以振鑫看不到你在鎖國日本工作。
四、有在鎖國日本工作,卻忘了轉分享。
五、有轉分享到自己的版上,卻忘了寫工作心得。
六、這集名額已滿,等下一集吧。

那麼,祝各位好運XD
另外,超人氣的聖殿騎士巴魯終於在本集出現了,讀者若是對巴魯過去的故事有興趣,歡迎翻閱《陰間黑市06》,內有巴魯的精彩事蹟。

還有,我想聊聊自己的創作理念。

作品是作家發揮創作理念的舞台,我一直這麼認為。

過去,為了探討「小說合寫」的可能性,我和妻子柚臻曾經聯手在各自的小說裡,以角色分享的手法實踐了這個理念。

二○一一年,我撰寫【陰間黑市】系列,裡面的主角九夭是個鬼靈精怪的冥市小夥計,他以種種令人拍案叫絕的邪惡手腕完成任務,避免自己在強魔環伺的陰間被吞噬。同時間,柚臻則是撰寫了【煉妖師】系列,主角是瀟灑的煉妖師八樂和貓妖野奴,他們不斷地解開許多謎團,但是背後的故事往往包藏著難以想像的人性。

在我們的設計裡,【陰間黑市】和【煉妖師】是雙軸故事,因此許多內容都會互相鋪陳。例如,【陰間黑市】的九夭經常遇到八樂串場,而【煉妖師】的八樂也會遇見九夭搞破壞,部份無傷大雅的事件謎團,我和柚臻會在彼此的書裡留下答案,相信讀者在看完兩本書後,非但不會覺得心焦,而且還會發出會心的一笑。

【陰間黑市】的主要場景在陰間,而【煉妖師】的主要場景在陽間,兩書不但各有不同場景,就連主角也不一樣。於是,我和柚臻在保有故事獨立性的前提之下,也能藉著共享角色,將兩個不同世界的劇情串起一起。於是,我的主角成了柚臻書中的配角,柚臻的主角成了我書中的配角,我們共享角色,甚至有時還讓對方的角色成了運轉劇情的齒輪。

這種由兩個作者執筆、合併兩部長篇小說劇情並且共享角色的寫作方式,說不定是世界文壇的首例喔XD

後來,我和柚臻聊過如何延續角色生命的創作理念。

關於這部份,我的理念偏向於布袋戲的實際做法。我認為可以靠著變身、復活、輪迴等技術性寫作來變換角色的身份,讓角色生命延續到下一個系列。所以,我讓九夭取得前世的記憶,蛻變為饕餮金三,繼續在【八百鬼】的世界裡呼風喚雨。

柚臻則是認為要保留小說原始風貌,於是她在這個前提下,以其他書的番外篇延續了前書的角色生命。所以,她讓八樂和野奴能夠在【妖的忍法帖】系列的番外篇裡快樂地生活,既顧及新書的故事獨立性,也為角色延續的寫作方式開創了新局。

在【八百鬼】裡,除了挑戰延續角色生命的可能性之外,我還想實踐後現代主義的創作理念。

什麼是後現代主義?

以傳統的劇場為例,演員是演員,觀眾是觀眾,你演你的、我看我的,表演的成敗全都集中在表演者的身上。但是後現代主義則會打破演員與觀眾的藩籬,將觀眾也視為表演的一部份,因此著重於觀眾的參與性。有些劇場演員會跑到底下的座位,拉起觀眾一起跳舞或參與問答,這都是後現代主義的表演概念。

以小說創作為例,融入讀者特徵,並且標幟為小說角色,這也是一種後現代主義的創作。

在【八百鬼】裡,風魔狄狄奇、克蕾兒、獅子座、異魂鏡、夜曲、火京俞、國師陳家安、曾吉祥、藤野崎狼、吳政諺,這十個人是第一批融合讀者特徵的小說角色,也是在後現代主義理念下所創造的人物。

對他們來說,那些人物意指他們自己,代表他們已經打破小說和讀者間的圍牆,正式參與到小說裡。而對其他讀者而言,那些人物既可以是其他讀者,也能夠單純只是【八百鬼】這場華麗大秀的角色。

我想,【八百鬼】這部大格局的戰爭小說,一定能夠讓我實踐大長篇小說也可以很後現代寫作的理念,也非常歡迎各位讀者加入這場大秀。

如果你還不明白什麼是後現代主義的小說創作,那麼請翻開本書吧。

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我才能這麼任性地寫小說,萬分感謝!

目錄

前 言:我要如何成為【八百鬼】裡的小說角色?
自 序
人物介紹
第一話 全軍北上
第二話 藤野崎狼的鬼謀
第三話 黃埔軍魂
第四話 仁王新境界
第五話 首席軍師
專 欄 鎖國日本風土記
後記

精采試閱

第一話 全軍北上

I

  面對擁有外掛武學的藤野崎狼,狄狄奇早已無心戀戰,他騰空一躍,意圖躍出高嶺城。

  「吼──」

  忽地,狄狄奇的身後傳來一陣震天獅吼!

  他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獅子座,這是獅子座的獅吼功!他……怎麼會在這裡?

  霎時間,狄狄奇在半空僵住身形,滿貫妖氣的獅子吼聲震亂他的經脈,硬是打斷了空遁之術。

  「抓到你了。」就這一秒鐘的擔擱,藤野崎狼已經追到風魔的身後。

  狄狄奇的腹部傳來劇疼,低頭一看,染血的刀鋒刺穿了他的身軀……。

  受到重創的狄狄奇忍痛結出密印,「祕奧義.血遁之術!」

  在密術的催動之下,狄狄奇全身的血液猶如怒濤般湧向腹部窟窿,飆升的腹內壓將血液推出傷口,爆出一團盛大的鮮紅血花。

  藤野崎狼雙眼一花,血花綻放之際,狄狄奇早已藉著血遁逃離現場。

  帶著妖力的鮮血繽紛四散,剎那間,空中盡是狄狄奇的妖力和氣味,受到干擾的藤野崎狼嗅不出狄狄奇的脫逃路線,於是甩乾刀上的血跡,索性放棄了追擊。

  這時候,一位黥面男子以極快速度來到藤野崎狼的身邊,墨綠色的髮彷彿大草原般充滿野性。左腕上的獅頭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南方,那是獵物所在的方向。

  「主公,風魔受傷沉重,我這就前往拘拿。」獅子座凜然道。

  幾乎是同時間,一位身著日式學生服的少年也從城牆躍下,他踩著貓般的腳步,足尖落地時沒有一點聲響,「我也去。」

  「別把時間浪費在那根廢柴上,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藤野崎狼施展滯空武學,腳下彷彿踩著看不見的階梯般,徐徐走向十米高的城牆上。

  為了跟上主公,獅子座和異魂鏡履城牆如平地,並肩來到藤野崎狼的身旁。

  高嶺城位在標高三百三十八公尺的鴻丿峰,是座易守難攻的山城,獅子座俯視著山腳下的繁華街町,異鄉的萬家燈火看在他的眼中,只不過是一幕虛幻的海市蜃樓。他知道過不了多久,楊家軍就會進軍城下町,屆時兩軍激戰,城下町將會變成屍山血海的殺戮戰場。

  野風吹拂,將獅子座的思緒吹回到鎖國三年的那一幕。

  隈本城一役,克蕾兒和諸葛小明約定,南北夾攻天道時宗。原本勝利已經在握,沒想到饕餮金三竟然叛變,前線的獅子座目睹克蕾兒被殺的一幕,心臟絞痛得不能自己,異魂鏡更是瞪得目眥盡裂,悲慟得無法言語。

  從那一天起,獅子座暗自對著伊岐那女神發誓,他非要手刃金三、親自為克蕾兒報仇,祭悼已經死去的愛情。

  金三的叛變導致異魂鏡受到重創,命如風中殘燭,獅子座為了救異魂鏡,最後投靠紅狼部落的藤野崎狼,而崎狼也信守諾言,召集全國名醫前來救治異魂鏡,在人類醫師、祭司和妖醫的合力之下,總算把異魂鏡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硬是保住他的性命。

  就在異魂鏡接受救治的同時,金三早已接收克蕾兒的領地,並且消滅荻原家,成為總領高為兩百三十五萬石的九州霸主。獅子座明白,金三的實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若想要為克蕾兒報仇,非得尋求強大的外力不可。於是,他和異魂鏡接受藤野崎狼的延攬,以消滅金三為條件,正式成為藤野崎狼的家臣。

  對於這兩位來自魔界的名將,藤野崎狼不敢怠慢,他不顧群臣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將獅子座和異魂鏡拜為上將,足見其寬大的器量。

  起初,群臣對於獅子座和異魂鏡的空降大位不以為然,時有流長蜚短。時值國內發生數場一揆(註:一揆,即暴動),獅子座和異魂鏡為絕悠悠眾口,於是自動請纓出戰。

  獅子座先以分化手段挑撥海賊自相殘殺,成功平定沿海的水軍一揆,再以懷柔戰術向地方人民承諾連續三年稅收減半,不費一兵一卒就消弭了國人一揆,同時保住周防國一年的稅入。

  另外,面對不怕實體攻擊的妖怪次第高(註:次第高,於濃霧中出現的妖怪,會隨著人們的視線而不斷變大),異魂鏡以其陰陽鏡武學格殺之。眼見首領被殺,山口妖眾樹倒猢猻散,妖一揆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以失敗告終。

  在平定一揆的過程中,除了過人的武勇之外,獅子座和異魂鏡還展現了全能的政治手腕,這才讓群臣心服口服,承認了兩人的上將地位。

  不過,獅子座並非是個只會爭強鬥狠的武夫,相反地,他還是著名的兵法家。過去,當他進入鎖國日本之前,就因為著有《獅子流兵法》一書而聞名魔界。

  所以,為了手刃金三,他必須依附強大的主家。究竟要投靠誰,獅子座著實也費了一番苦心。

  當初,金三家的鄰國只有四國楊家、狼王赤兀台和藤野崎狼共三個氏族。

  楊家和金三家交好,所以獅子座第一時間就刪除這個選項。

  狼王赤兀台的麾下猛將如雲,獅子座自認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提案容易受群臣掣肘,難以在軍略的發言上發揮影響力。

  想來想去,果然缺乏名將的藤野崎狼是他最理想的歸宿。

  太弱的主公壓制不了強勢的臣子,但是當獅子座第一眼見到藤野崎狼,對方身上的強大妖氣和不凡氣度,立刻使得獅子座明白自己可以在藤野崎狼的身上下注。

  對於藤野崎狼而言,兩位魔界名將需要他的兵力報仇,而他也需要熟知九州地理的他們來開疆拓土,雙方是魚幫水、水幫魚,各取所需。

  在狼族的四大部落之中,狼王赤兀台麾下有許多優秀名將,這是他引以為傲的資源,也是其他部落忌憚他的原因之一。藤野崎狼則不然,他缺乏優秀武將,人才資源遠不及其他部落,孤掌難鳴之下,一方面要防範其他部落蠶食領土,另一方面又要擴張版圖,戰略的運用也因此大受影響。現在,獅子座和異魂鏡的加入,正好填補了紅狼部落的武將斷層,藤野崎狼的野望再度熊熊燃起,開始醞釀著更積極的戰略,例如:征服九州。

  只要九州被他拿下,狼王寶座將會易主,到時他就能以壓倒性的國力統馭四大部落,統領狼族邁向統一日本之路。

  現在,該是征服九州的時候了。

  一念及此,藤野崎狼雙手負後,指著山腳下燈火通明的城下町,說道:「根據探子回報,金三軍駐紮在新山口站,估計是要孤立本城,不讓其他援軍進入。而楊家軍不到一個時辰便會進入城下町,夜晚仰攻山城不易,估計楊會拂曉出擊。兩位愛卿,你們可有制敵之策?」

  「我願意帶兵三千前往城下町埋伏,一旦楊家軍進入,立刻殺他個措手不及。」獅子座不假思索地道,似乎早有腹案。

  「除了伏擊,我認為本家應該在高嶺城據險而守。」異魂鏡撩撥耳後的橘髮,說道:「只要拖到鬃狼部落擊破金三軍,必會北上繼續掃蕩敵軍,屆時我軍出城作戰,楊家便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困境。」

  「兩位愛卿的提案都很有道理,不過楊家軍可不是省油的燈。」藤野崎狼說道:「這次,楊帶了兩萬僧兵,還有伊賀忍者眾和四國狸眾隨軍作戰,據說屋島禿狸、隱神刑部狸和金長狸也在其中,實力不可小覷。若是久戰,我軍未必討得了便宜。」

  「若不久戰,難不成要速戰速決?」獅子座疑道。

  「非也。」藤野崎狼嘴邊勾起曖昧不明的笑,饒富興味地道:「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不戰?」獅子座搖頭道。

  不戰,難道派個使者叫楊家退兵,花葉豔山羌就會乖乖照辦?再說,既然有險可守,而且我軍士氣如虹,更沒有撤退的道理了。

  獅子座和異魂鏡面面相覷,不懂藤野崎狼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忽地,藤野崎狼臉色一凜,說道:「獅子座、異魂鏡,聽令!」

  「在。」

  「你們各自帶領兩千狼騎,速速前往城下町——」

  匪夷所思的軍令使獅子座不禁陡然一驚,異魂鏡也聽得瞪大雙眼,藤野崎狼的思維已經超越正規兵法所能揣度的範圍了。未久,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獅子座雙眼一亮,即刻領著兩千狼騎直直馳往城下町,異魂鏡的兩千狼騎則是緊跟在後。

  先前在城下町受到疏散的百姓串成連綿的人龍,在山路上蜿蜒不絕,他們入城是為了接受城主的保護,不讓外敵奪走性命。一見到狼騎衝鋒而來,百姓紛紛在山路兩側跪伏恭迎,就怕冒犯尊貴的狼族。

  畢竟在藤野崎狼腳下的大地,人類連二等公民都談不上,充其量不過是奴隸罷了,唯有狼族才是這塊土地真正的主人。

II

  鎖國五年四月。周防國。新山口站。

  連綿的篝火燃亮了大地,彷彿黑夜中無數隻搖曳的紅眼。

  為了攔阻馳援高嶺城的狼族,金三軍快馬加鞭地建造新山口砦,妖軍和足輕忙碌地進行修築工事,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金三和水玲瓏並肩在砦內漫步,巡視著建築工事的進度,士兵的吆喝聲不絕於耳。

  忽地,一陣幽微的聲音傳入金三的耳中,他疑惑地走向聲音的來源,那是一座土色的小營帳。從營帳的規格看來,裡面應該是某個陪臣等級的小武將。

  帳外的侍衛兵一見金三來到,立刻行起軍禮。

  聽著帳內傳來的女人呻吟聲,金三問道:「這是誰的營帳?」

  「報告主公,這是森田阿尼爾大人的營帳。」侍衛兵誠惶誠恐地道。

  金三徐徐吐出一口長長的煙霧,憶起了這個令人頭痛的傢伙。

  當初金三統一九州,為了抵擋狼族的進襲,厚植本家武將的板凳深度,曾經舉辦過大規模的武將招募。無論人類或妖怪,只要有本事作戰,金三都會予以任用。不單是金三家,狄狄奇和上泉信綱也在其領地內任賢舉才,為的是應付未來瞬息萬變的局面。

  森田阿尼爾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前往金三家應徵武士。

  這位白髮的妖怪武士和上泉信綱一樣,也是因為死後怨氣未消、留連人間而成為鬼族之身,由於他的腰間佩有一把六尺長刀,因此格外吸引金三的注意。

  近戰的武士刀若是太短會喪失長度優勢,太長又會缺乏靈活度,饒是劍術超群的上泉信綱,慣手的噬魂刀也不超過四尺長度。在生死一線的戰場上,森田阿尼爾膽敢使用六尺長刀作為兵刃,足見其劍術必有過人之處。

  森田阿尼爾說,過去他也常在陰間徘徊,久聞饕餮金三邪惡第一,所以他想在金三的麾下建功立業,這才不負自己一身絕學。

  理由充份,金三便將他納為家臣,殊不知這竟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原來,森田阿尼爾極端好色,而且無法控制自己泛濫的性慾。無論白天黑夜或任何場合,只要他一精蟲衝腦,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馬就要抓著身邊的侍女發洩肉慾。有時他一發情,連回家進房都等不及了,幾次直接在大馬路上演活春宮,甚至還會強拉附近的無辜民女,引來其他家臣和百姓的抗議。

  最離奇的一次是發生在家臣會議的時候,森田阿尼爾又發作了,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壓倒場上的侍女。

  當時,金三調侃他,是不是把天守閣當成了汽車旅館?沒想到森田阿尼爾竟然回道:「我有多好色,我就有多強。」

  雖然森田阿尼爾在金三麾下稱得上是有戰力的家臣,但是他惹出的麻煩實在太多,而金三既想利用他作戰,又不想一天到晚為他惹出的麻煩擦屁股,於是他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金三把森田阿尼爾賜給夜曲當家臣,如此森田阿尼爾既可以陪臣之姿間接為金三家效命,而他惹禍時也改由夜曲出面幫他收爛攤子。

  乍聽之下,夜曲很吃虧,不過他倒是樂得收下森田阿尼爾。

  自從上次在府內館和火京俞對峙兩天之後,夜曲深深體會到,想在戰場上生存,光憑運氣是不夠的,除了智慧之外,還需要有過人的武勇。恰巧智慧和武勇都是他的弱項,所以他只能靠家臣彌補自己的短處了,因此對夜曲而言,森田阿尼爾的加入無疑是場及時雨。

  雖然夜曲給他的俸祿不算多,只有兩百石,但是他從來不會干涉森田阿尼爾的私生活。雖然時有民眾向夜曲抗議森田阿尼爾玷汙民女,不過夜曲都會拿出自己的俸祿來擺平,畢竟森田阿尼爾是他唯一的家臣,也是他在戰場上僅有的救命王牌,可是夜曲微薄的俸祿實在擺不平森田阿尼爾連番的闖禍,於是他便向群臣周轉現金,沒多久便已債台高築了。另一方面,對於肉慾成癮的森田阿尼爾而言,給予充份自由的夜曲或許會是比金三更理想的主公……。

  「大戰在即,這傢伙居然還在玩女人,難道不怕明天軟腳?嘿嘿。」金三吐了一口長長的煙圈,漫步說道:「算了,反正他是夜曲的家臣,我就不插手了。」

  水玲瓏偎了過來,曖昧地笑道:「你以前不也是這樣嗎?呵呵。」

  「嘿嘿,我靠腦力作戰,又不靠腰力作戰。」金三拿起菸桿,湊近嘴邊吸了一口煙,頃刻間,空氣中盡是櫻桃甜膩的香味。

  水玲瓏接過他的金菸桿,悠哉地吸了一口,她的眼神迷濛,似乎陶醉在此刻的氛圍裡。

  「奇怪,這真是太怪了。」驀地,金三不禁脫口而出。

  「哪裡奇怪?」

  他指著數十米外的鶴天狗,疑道:「妳不覺得鶴天狗的樣子很可疑嗎?她不潛入狄狄奇的營帳,沒事站在城柵上遠眺北方幹嘛?她又不是哨兵,為何一直盯著高嶺城的方向?」

  「真是藏不住心事的傢伙,呵呵。」水玲瓏掩嘴輕笑,說道:「肯定是狄狄奇離開營區,前往北方去了。」

  「北方只有楊和藤野崎狼,狄狄奇會去找誰?」

  金三記得,狄狄奇受過楊的點撥而習得影武者之術,憑心而論,兩人之間也算是有一段師徒情誼。只不過,大戰在即,現在是跑去敘舊的時候嗎?就算是敘舊,又何必叫鶴天狗把風?

  莫非,狄狄奇……。

  見金三的表情頃刻數變,水玲瓏微笑道:「你何不親自問問鶴天狗?」

  金三點頭,信步走向鶴天狗的身邊。

  「嗨,狄狄奇回營了沒?」金三問道。

  「還沒……啊!」意會到自己失言,鶴天狗連忙澄清道:「我剛說錯了,他還在營裡。」

  「正好,我有事找他。」說罷,金三裝模作樣地走向狄狄奇的軍帳。

  「等等!」鶴天狗踩著白靈鳥攔在金三的面前,說道:「我、我記起來了,狄狄奇好像又出去了。」

  金三吸了一口菸桿,困惑道:「奇怪,都這麼晚了,他怎麼還沒從高嶺城回來?」

  「咦,你怎麼知道他去高嶺城?」鶴天狗的臉色難掩慌張。

  今晚,狄狄奇自作主張要奇襲高嶺城,乘亂狙擊藤野崎狼,過去在陰間的時候,他曾經靠著這套夜襲戰術,割取了無數敵軍上將的首級。不過,他直覺這次金三不會放任他施展得意的戰術,所以這次出擊沒有帶上鶴天狗,否則陣營一下子少了兩位大將,必定會引起金三的懷疑。

  另外,狄狄奇還拜託鶴天狗掩護他的行蹤,她自然是一口答應。可是金三不是省油的燈,兩三下就突破了鶴天狗的心防。

  「我猜的,嘿嘿。」金三露出陰險的笑容。

  驚覺到自己露了餡,鶴天狗的臉色又紅又窘,抱頭苦惱道:「啊,完蛋了,狄狄奇叫我別讓你知道,他帶了五十飛妖去暗殺藤野崎狼,這下子全部被知道了!」

  金三吐了一口櫻桃味的煙霧,暗自覺得好笑,若是他再繼續問下去,不曉得鶴天狗還會自動自發地爆出什麼料。可是,他的臉色隨即一沉,大戰在即,狄狄奇卻妄自發動奇襲,要是成功便罷,若是失敗甚至被俘,這場仗叫他怎麼打下去?

  眼見金三的臉色陰晴不定,不擅交際的鶴天狗內心驚慌,煩惱著要怎麼繼續掩護狄狄奇。

  忽地,砦的北方傳來鼎沸人聲。

  金三、水玲瓏和鶴天狗不約而同地望向北方。

  一個傳令兵急忙前來,單膝跪地稟道:「報!狄狄奇大人身受重傷,全身是血地倒在砦門口。」

  「北門?」金三沉道。

  「是。」

  聞言,鶴天狗一躍踩上白靈鳥的背,疾風般地飛向砦北,金三和水玲瓏同樣疾馳而去。

  當他們抵達現場,只見狄狄奇渾身是血地躺在砦門口,幾乎喪失意識。

  「狄狄奇、狄狄奇……」鶴天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喊著狄狄奇的名字,可是狄狄奇像是斷線的木偶,怎麼樣也沒有反應。

  金三蹲在地上,伸手撥開狄狄奇的眼皮,檢視著他的傷勢。

  狄狄奇兩眼翻白,已經喪失了意識,全身衣裳染滿鮮血,整個人像是浸泡在血池裡。金三光是看著他腹部的窟㝫,就已猜到狄狄奇行動失敗,慘遭狼軍反噬……。

  「讓一下,別擋我救人。」金三話一出口,鶴天狗立刻讓出位置,乖乖地在一旁用手帕擤著鼻涕。

  金三將手指移向狄狄奇的腹部,窟窿周圍殘留的妖氣特別頑強,他推測狄狄奇應該像噴墨逃命的章魚般,噴射自身的大量血液啟動血遁之術,這才得已勉強逃離戰場。

  血遁之術凶險異常,術者一不小心便會失血過多而亡,若非戰況緊急,狄狄奇萬萬不會施展此術。

  望著血人兒似的風魔,水玲瓏探道:「血遁?」

  金三吸了一口菸桿,對著水玲瓏說道:「交給妳吧。」

  水玲瓏點點頭,雙手不斷變幻密印,接著雙掌貼地,低喝道:「魔界之門,聽我號令。血肉織娘,速速降臨!」

  地上的五芒星亮出灼目華光,一隻鮮豔的七彩蜘蛛從陣內爬出,像是嗅聞到血腥味,牠直直從地面爬到狄狄奇肚子裡的破洞。

  巴掌大的血肉織娘猶如精密的裁縫,前肢忙碌地勾著一條又一條的肌肉纖維,慢慢地蓋住血窟窿,有時牠口中也會吐出肌肉纖維,加速傷口的修補。在血肉織娘的巧手治療下,破洞越來越小,約莫過了十分鐘,窟窿已被肌肉纖維補滿,鮮血也不再外流。

  「撤。」水玲瓏散了手印,血肉織娘頓時化為一道青煙,消逸無蹤了,「狄狄奇的血是止住了,可是他失血過多,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今晚是危險期,如果度不過今晚,恐怕——」

  金三一把抱起狄狄奇,徐徐走向他的軍帳,「水玲瓏,妳去叫所有的軍醫到我帳內,告訴他們,若是救不活狄狄奇,我要他們全部陪葬。」

  「是。」金三的語氣散發出不容質疑的威嚴,水玲瓏轉身離去。

  鶴天狗亦步亦趨地跟在金三的身旁,兩顆眼珠子落在狄狄奇的身上,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憂心之情溢於言表。

  金三的每一步都很沉重,他早就沒了責罵狄狄奇的心思,只希望狄狄奇快點平安康復。

  「呃、老、老大……」懷中的狄狄奇半睜著眼睛。

  「你別說話,快休息,養好傷勢再說。」金三擔心道。

  「小心……藤野崎……狼……他會……飛——」

  狼,會飛?

  雖然金三聽得滿頭霧水,卻沒有進一步追問,他安靜地豎起耳朵,專注地聽著狄狄奇捨命帶回的情報。

  「謝謝你,我知道了,藤野崎狼會飛。」

  「還有,老大,獅、獅子座……在高嶺……城……」說罷,狄狄奇便昏死過去。

  半空一道閃電穿透金三的胸口,他手中的金菸桿差點兒就掉在地上。

  當年,金三發動叛變,在克蕾兒的眉心插了一根石筍,瓦解了克蕾兒家的勢力,成功奪回影魅之石。可惜,那次行動沒有完全斬草除根,竟然讓獅子座和異魂鏡給逃了。

  如今,狄狄奇帶回了寶貴的情報──獅子座在高嶺城。

  雖然不知獅子座是和藤野崎狼合作,還是加入對方的陣營,但是不管是哪一種情形,對金三而言都不是好事。

  獅子座武勇過人,光是要對付他就得額外付出許多心思,再加上他久經戰陣、用兵嫻熟,若是他和藤野崎狼聯手出擊,這場仗實在是難以樂觀……。

  煙霧瀰漫之間,金三抱著狄狄奇走入帥帳。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