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土人【冒險手帳】

瀝青◎著 | 蚩尤◎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6.28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3681



簡介

世間知道睡土人的人,並不多

他總是在人們即將跨進死神管轄區時
悄悄來到病榻旁
他是引領幻滅的死神使者?
還是帶來希望的光明天使?

只有靈魂才知道「睡土人」
真是個好寂寞的行業喲!

幾乎沒有人知道睡土人是什麼
但在你準備瀟灑揮手告別人世時
他就會默默出現在你病榻前
為你撿拾人生中遺憾的碎屑片段

他總能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
不確定是不是人類說話的聲音
但可以確定的是,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種語言
打從他進入礦場開始,便常常聽見這些聲音
直到有一天,他親自挖到一顆指頭大的鑽石原石之後
他才知道這些聲音都出自於這些原石……

這次睡土人來到一名能為人許願的寶石商人床邊
經歷八十年的反轉時光
六十歲、四十歲、三十五歲、十五歲
遺忘的天賦、痛失的好友、難捨的情人、無緣的父親……

就在這尋覓的旅程中,一一找回結合成完整的人生
「把許願當作買賣的人,也不算什麼好東西啊……」

購買資訊

6.22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二合一75折【鬼畜七海03+睡土人 冒險手帳】(書籍二本皆為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49419&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8480

6.28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短缺簽名,該如何兌換貨

非常抱歉,這是明日工作室的疏失
請用郵局印刷掛號將書籍寄至下列處
北市南京東路五段343號7樓 明日工作室 出版部(缺簽名書)收

請於信封內附上您的連絡方式(大名、收件地址、電話)
並附上您網書的出貨發票COPY資訊(證明您訂購的是簽名版)
若只有一本沒有簽名,請寄回乙本即可,謝謝

我們會盡快補寄簽名書予您,並將郵資補寄予您
造成您的不便,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創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目錄

第一章 拜訪客戶
第二章 玫瑰水晶
第三章 藍寶石
第四章 風信子石
第五章 紅寶石
第六章 血染寶石
第七章 鑽石
第八章 初遇的寶石商人
第九章 珍珠
第十章 塵土

作者自序

基本上,這個故事其實主軸跟埋葬有關。

但是,這故事的重點,是貫穿這個故事的重點人物,睡土人身上。

每次我在架構故事的時候,我都會給每一個登場的人物一個關鍵字,而這個角色就會在這個故事裡,擔任這樣的任務,一直到這個故事完結為止。

而睡土人所代表的,就是已經逝去的時間。

這號人物開始出現在我腦袋的時間,跟生死事務所的那些人物們差不多時間,但是比起來……跟這位先生完全認識,卻遠比其他角色還要來的晚。

大概是因為他肩負的關鍵字,是需要時間去體悟他的存在。

比起生死事務所是在講死後的種種,睡土人的任務則是在傳達最後要結束的這段時光。

一開始,使用的字是「穢土」,不過我覺得用在「長眠」前的事前準備上,用「睡土」感覺更好,不過寫這篇故事的時候,到後來才驚覺這根本是一個老人的回憶錄之類的,哈哈。

而且,這樣的事前準備過程,我一直感覺到睡土人相當的寂寞,他所帶領的每一個顧客走完所有的旅程之後,顧客們離開、長眠之後,最後永遠都只剩睡土人獨自一人結束,接著在展開新的旅程。

他就像是一個嚮導,一個非常寂寞的嚮導,卻也不間斷的執行他的工作。

因為,他自己就是「時光」。

現實生活裡,我們沒辦法真的可以將時間倒流,回到任何一個我們想回去重溫的時刻,就是因為這樣,這位睡土人先生才在我腦袋裡存在相當久的時間,直到現在終於可以讓他登場。

會有這個架構的起點,其實發生在於一個很小很小的事情上。

這是偶然之間,已經不存在的親友的話題,某天不知道是誰在閒聊的時候,開啟了關於這位親友的過去。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曾參與過這位親友的某些階段,而他們所知道的事情,當然完全不同,靜靜聽著這些過去回憶的我們,在這些人口中的記憶裡,逐漸出拼湊出這位親友的另外一面。

也是我們完全不熟悉且不曾見識過的另一面。

我們一直以為自己跟這位親友最熟悉、最瞭解,但是經歷過這樣的偶然機會之後,卻意外的發現我們還是有不了解這位親友的地方。

因為,我們沒辦法參與到另外一人的所有人生,在與他相遇之前,他碰到了什麼事、遭遇到什麼樣的困境,是完全一無所知的,唯一可以仰賴的就是過去每一個跟他有過往來的人,去拼湊出這些過去,他所經歷、冒險過的每一件事。

所以,在這個故事裡我跟著睡土人,努力拼湊出主角過去不為人知的故事。

因為這個故事最初的出發點,除了想窺知主角的人生以外,還有就是跟著睡土人體會,一句過去有一位長輩跟我說過的話。

「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為了下一次的分離,我們抗拒不了這些事,也必須面對這些事,因為這些都是必經的路程。」

我深刻記得這句話,而這也是睡土人會存在於我架構的世界中,最重要的原因。

那麼,請大家開始看故事啦!一起跟著睡土人窺知主角胡青路的人生吧!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拜訪客戶

這裡是個有點安靜的場所,尤其進入夜晚時分,走廊上幾無人煙,除了偶爾幾名穿著白色、淺色制服的女子,腳上穿的是好走路的運動鞋,以便應付她們平日極大的活動量,這些人被稱為護士。

是的,這裡是一間再普通不過的醫院了。

一個每天都重複上演著生老病死戲碼的地方,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走廊、病房裡都顯得靜悄悄的,假如誰在這時大呼小叫的話,說不定還會被出聲制止。

在這種時間、這樣的地點裡,一個緩慢又輕鬆的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楚。

步伐很慢,甚至有他一定的節奏,然而在這樣有些幽暗、安靜的走廊上,有這麼一個陌生的人走著,著實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奇特的是,一路上經過他的人們,卻毫無所覺,彷彿當作空氣一般掠過。

這踩著輕鬆步伐的身影,也完全不把路過的人們放在眼底,逕自往前走著,走向醫院的另一個寂靜之地。

這裡,又比走廊另一端的病房更安靜了。

這裡,被稱為安寧病房。

這神秘的身影,緩緩的低下頭看著那小小、色調淡粉的門牌上雕上的這四個字,嘴邊勾起了輕輕的笑。

「就是這裡了。」這身影有著低沉又治癒的男性聲音,透過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出男人身上穿著合身又正式的深色西裝打扮,頭上則戴著一頂黑色的紳士帽,看來優雅又迷人,卻又充滿令人無法靠近的冷淡氣質。

確認病房號碼無誤之後,他伸手輕輕打開那座為了化解醫院沉重氣氛的粉紅色房門,站在病房門口,醫療機具的運轉聲、維持生命的任何聲響,立刻襲來。

這是一間單人房,在考量醫療費用以及醫療制度的情況下,要住上一間單人房相當不容易,躺在這單人房裡的病人,雖然猜不出身份,但財力雄厚這件事應該是無庸置疑。

皮鞋踩在磁磚地上的聲音,在這寧靜的單人病房裡顯得特別響亮。

男人站定在病床前,看著貼在病患資料的壓克力表上的名字與年紀,再次確認此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胡老先生,打擾您了!」男人緩步繞至病床旁,此刻才看清躺在上頭的是什麼樣的人。

一個已經看來相當年邁的男性,年紀如資料上標示,已經是九十五歲的高齡,蒼老的臉龐、鬆垮的皮膚與皺紋,以及得仰賴呼吸器才能正常運作身體機能的模樣看來,老者其實已經躺在病床上昏迷了好幾天。

「胡老先生,您聽得見我的聲音嗎?」男人的聲音聽來非常溫柔,嘴邊勾起的笑意更是自然。

但是,對著一個幾乎昏睡的高齡老者這麼喊著,不能說不奇怪。

說不定,這名老者就快歸天,這麼喊他聽得見嗎?

「胡老先生,請您醒來,時間不多了唷。」男人很有耐心的繼續喊道。

「唔……」老者從深沉的睡眠之中,困難的顫動眼皮,費了不少功夫才睜開眼。

「早安,胡老先生。」看著對方已醒來,男子笑了笑對他彎身做出邀請的動作。

「我是來接您的。」

老者注視著男人許久,先是面露哀傷,接著想起自己的處境才又露出釋懷的模樣。

「是來接我離開的嗎?」他用沙啞的聲音這麼問。

「每個見到我的人,都會這麼說,但是並不是喔!」男人帶著溫和的笑意說道,好聽的嗓音聽來有撫慰人心的錯覺。

「不然,你到底是誰?」老者困惑的看著他。

「請稱呼我為睡土人,我是來帶您尋找未來您將要長眠的地方,可能會花點時間、花點路程,這點也請您見諒。」男人就像一個家教甚好的紳士,令人有安心的感覺。

但,自我介紹中的稱謂老人卻是第一次聽說。

睡土人?這是個什麼樣的職業?

「我知道您現在很困惑,每個人第一次碰到我的時候都是這樣反應,所以請您先跟我來,我會慢慢的為您解釋。」睡土人伸出手做出邀請的姿勢,他正等著老者攀住他的手。

「好吧!」雖然,老者還是很猶豫。

但是,在睡土人眼中,這是很正常的反應。

這世上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因為他只接觸死前的人,死前的人還是一個活人,而他也是個活人。

然而,工作結束之後,也就是這些人們結束生命的時候,「睡土人」的存在,只有靈魂才知道。

該怎麼說呢?仔細想想,這還真是個寂寞的職業,但是他做得很甘願。

老者抬起手輕輕的攀住睡土人的手,原本無力的身軀卻頃刻意外的輕盈又舒服,一直懸掛在身上的病痛與累贅,好像全都被拋開了。

「你要帶我去哪呢?」胡老先生用蒼老的聲音問道,越加輕盈的步伐,讓他連呼吸都感覺到暢快。

這人,真的不是死神嗎?

「去您想去的地方。」配合著胡老先生的步伐,睡土人走得有些緩慢,擦亮的皮鞋在無人的長廊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們正要離開醫院,一路上經過許多正在值班的護士,但沒有任何人看到這兩人,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依舊埋首於工作中。

「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他發出老人家特有的低笑,抹去了蒼老、瀕死的氣息後,隱約可以察覺這老人家似乎有些特異之處。

「那麼,希望這趟旅程可以讓您踏遍,您想到的地方。」睡土人輕輕笑著,步出醫院之後,步伐猛然加快,胡老先生也快速的跟上。

不知不覺間,兩人猶如踏上了無形的階梯,開始遠離地面,最後消失在快要天亮的灰白天空之中。

「首先,先前往我為您精心挑選的長眠地點。」踏在半空中,他們周遭的景致正快速的變換,從熱鬧的街道逐漸變成無人小徑,最後來到了一個背著山、望著海的清幽之地,四周佈滿了綠意盎然的高樹,他們腳下是一片自然形成的綠地。

恰好可以讓一個人平整、筆直的躺下。

胡老先生看著這些景致,心頭這麼思忖。

「胡老先生,就是這裡了。」猶如紳士的睡土人,充滿禮貌與敬意的伸手一擺,同時說道。

「這裡就是往後我要長眠的地方?」胡老先生喟嘆。

「是的,胡老先生可以躺躺看,若是不滿意我們還可以另覓他處。」他笑容滿面的說道,同時往後退一步讓出一個恰容一個人高度的空位。

「胡老先生,你可以躺躺看唷!」就像一個專業的業務員,他每一字句充滿了令人信服的感覺。

「是嗎?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胡老先生頷首說道,就像入眠前的姿勢,他緩緩躺下,蒼老的身軀緊貼著那塊鋪滿綠草的空地,鼻息間嗅得到濃郁的泥土香味,耳朵清楚的聽見樹葉隨風搖曳的聲音。

此刻雖是靈魂姿態,但軀體還活著,所以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萬物存在。

就像單純睡著一般,耳邊的動靜忽遠忽近,但當生命靜止時,這些就再也感受不到了吧?

姑且不論這件事,這裡真是個好地方。

他孤苦伶仃,沒有結婚當然也沒有子嗣,但自己的後事早就透過律師處理好,這個睡土人出現得很突然,卻讓他可以放心的接受對方的身份。

如果要選擇長眠於此,他願意。

胡老先生閉眼、帶著微笑這麼想著。

「胡老先生,這地方您滿意嗎?」許久之後,睡土人帶著笑意問道。

「嗯!非常滿意。」背脊緊貼著柔軟且潮濕的土壤,躺起來竟然比任何頂級床墊都要來得舒適。

他緩緩的睜開眼,從仰躺的角度恰好可以望見無邊無際的大海,左邊可以看到一座猶如懸崖的山頭,緊鄰著這片海。

那座山頭下,有稀稀落落的住戶,他瞇起眼看著那樣的景致,心頭某個被遺忘的記憶被悄悄帶起。

這裡,好熟悉啊……

他望著那片人煙稀落的村落回想著,卻完全想不起自己的過去與這裡有什麼關連。

「睡土人先生,那是什麼地方?」他伸手一指困惑問道。

「這個,恐怕只有胡老先生自己最瞭解了。」他笑著回應。

「什麼……意思?」他困惑著,突然覺得眼前的景致有些虛幻。

「您已經遺忘某些回憶了呢!不過,沒關係,我經手過的每一位客戶都發生過這樣的情況,因為事情太過久遠、太過殘酷,所以腦袋裡選擇遺忘、埋葬。」

「喔?這種時候,你都怎麼處理?」他繼續瞇眼看著那座村落,熟悉感更加強烈了。

「陪著客戶找回這些他所記不起來的記憶。」

「所以,我也是嗎?」他困惑的問道,明明自己對記憶力相當有自信,被這人一提,他突然也開始質疑自己所記得的一切。

「是的。」睡土人伸手拉起了原本平躺的胡老先生,手指著那座位在山下的小村落。

「胡老先生,能成為我睡土人的客戶,都有他必要的原因。」睡土人的嗓音非常低沉、好聽,令人有股安穩之感。

胡老先生靜靜聽著,盯著睡土人指向的景致入神。

「因為,您自己還有許多謎底還沒解開,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謎底。」

「謎……底?」

「是的,很榮幸可以在此為您服務,接下來我們將進行一場相當久的旅程。」

「什麼樣的旅程?」他覺得自己的腳步更加輕盈了,原來睡土人又拉著他的手往前走,他們跨過了懸崖,毫無阻礙的浮在半空中。

腳下,是浪潮未曾停止過的深藍大海。

「關於您經歷過的人生旅程,現在開始這裡是起點,也將會是終點。

「在您這九十五年間的日子裡,還有些事情連你自己都已遺忘,也沒有答案。

「我將協助您在長眠之前找回這些答案,讓我們重新冒險一次,關於你的人生。」

胡老先生停頓了好一會兒,步伐依然跟著睡土人不停往前跨。

不知不覺,周遭的景致又變了。

灰白的天空、無邊的大海,彷彿就像扭曲的時光走廊,讓他彷若置身虛幻空間。

「關於我的……人生?為什麼選擇我?」他依然困惑,世上這麼多人為何獨獨挑上他?

「不是我選擇您,是胡老先生您選擇我的啊!」他輕笑著,牽住老人的手勁非常溫柔。

「是我?到底是什麼意思?」

「因為不全找回來,您會不甘心啊!這九十五年間的一切,你並不想輕易遺忘。

「我聽見了您的呼換,所以特地前來,而這也是我睡土人存在的意義。」

「你存在的意義?」

「是的!不管你做過好事、壞事,只要認真活到生命終結這一刻,就是睡土人為您尋找長眠之地的基本條件。

「但是,在長眠之前您還有許多散落、遺忘的記憶需要拼湊起來。

「這是您最大的願望,也是所有客戶同樣有過的願望,所以要開始了。

「胡老先生,請做好心理準備。」

「為什麼?」啊啊、這一切真的好怪啊!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接下來的一切,或許會讓您大哭、大笑,有時飽受煎熬、有時幸福愉快,不管哪一種都是您曾經歷過的。現在要您重新面對一次。

「這是趟旅程。

「直到我們找到您心中最在乎的關鍵為止。

「現在,就準備啟程吧!請跟我一起來。

「過程將會有點冒險、有點刺激,不過請您放心,我會隨侍在側。

「走吧!就是現在,旅程開始了。」

睡土人牽著他繼續往前走,很快的,這一老一少消失在灰白天空另一端,就像沒入了一個裂縫似的,一切來得靜悄悄、消失得也靜悄悄。

 

「胡老先生,還記得個人身家資料嗎?」

他們啟程後,眼前所見的是灰白天空、無際的大海,身軀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海風徐徐,但是前方的景色有著細微的變化,由灰白漸漸轉變成深藍、如黑夜般的天空。

然而,睡土人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卻讓老者有些困惑。

「記得,我叫胡青路,今年九十五歲,目前在市立醫院個人病房裡苟延殘喘,膝下無子、終身未娶。」雖然問題很奇怪,但老者卻以不失自嘲的口吻照實回應。

「那麼,您印象中,近來最深刻的記憶是什麼呢?」他們持續往前走著,睡土人用著像是閒聊的口吻又問。

「啊……這個嘛……」這問題,讓胡青路陷入沉思中,若說最近一次的記憶,就是半年前因為身體不堪老化而在住家倒下,直到他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裡躺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身邊沒有任何家人,但是憑藉著自己的收入與過去工作累積起來的積蓄,他聘請了好幾位隨行助理照護自己。

更何況,所有後事都已交代妥當,仔細思考實在沒有什麼最深刻的記憶。

充其量只是為自己身後做好打算的前置作業罷了。

所謂真正深刻的記憶,應該是他退休前的最後一個工作,自己能順利退休也是託這個工作的福。

那是個無法對許多人開口的職業,因為所有人都以為這只是虛構、不存在的工作。

然而事實上他的確做到退休為止,能活到九十五歲,有時自己也覺得是奇蹟。

上天,太眷顧他了……

「大概是我六十歲的時候。」他沉思許久,最近一次的深刻記憶總算漸漸浮起。

這麼一想,才驚覺原來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他反而覺得好似昨天才發生。

「那麼,就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吶!」睡土人發出讚美般的喟嘆,對於一個高齡老者所累積起來的歲月,三十五年只是他人生的一部份。

不管好或壞,都是很了不起了。

「那麼,旅程開始了!」睡土人泛著笑意再次說道。

「旅程?」胡青路抬起頭,他發現當男子這麼一說,景致也開始轉換。

「回到六十歲那時候,看看你是否遺忘了什麼,人生只有一次、回顧也只能有一次,這是睡土人可以協助的特別服務,在你正式長眠前,要替你撿拾所有被你遺漏、來不及拼湊的過去。」

眼前的一切,由深藍轉黑,就像被快轉似的,佈滿星空的黑夜與白雲朵朵的藍天正在快速交錯著。

時光正在倒轉……

三十五年前的他……他深刻的記得,當時的他正在做什麼事。

但是,他卻無法確定,自己遺漏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呢……

 

那是通訊尚未如此發達的年代,一切聯絡事務除了靠電話外,就是用電報與信函。

三十五年的時間裡,原來這世界改變了如此多事情。

「這裡,就是第一站。」他們停佇在一棟古老的大廈頂樓,睡土人指著下方說道。

「這裡就是三十五年前,你印象最深刻的時刻。」他笑容滿面的解釋。

胡青路靜靜的看著四周,隨著時光倒轉,他原本沉重的靈魂也好似回到了當時的感覺,比起現齡的他,當時的他體魄與身心狀況更勝於當時的年輕人。

而他們所處的地方,並非現在所居住的國家,眼前所見的風景全是異國情調,就連底下往來不斷的人們,膚色也與他的黃膚黑髮有著微妙不同,語言也完全不同。

他已記不得,當時自己正身處哪個國家。

因為在退休之前,他一直在世界各地遊走,執行工作。

「這裡好像是市場。」胡青路低下頭,看著這些色彩鮮豔的遮陽棚,以及略微偏黑的膚色,某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湧了上來。

耳邊傳來熱鬧的交談聲,是有些陌生的南洋語言,但他大略可以聽懂交談內容,氣溫依然熾熱,呼吸之間滿滿都是屬於熱帶國家特有的氣息。

他緊盯著那些走動的人們,某些回憶漸漸浮出腦際。

雖然已經不記得這個國家的確切名稱,但是他記得這國家當時還處於內戰不斷的狀況,他經常遊走於這樣的國家,因為這些都是他的交易地點。

「真熱鬧。」睡土人輕笑、附和著說道,但眼神卻毫無波動。

漸漸的,他們從往來的人潮裡看到了一抹高大、白髮蒼蒼、皮膚黝黑的男人身影。

那人的身高與體魄,看來與同年紀的老者相較高壯許多,眼神也相當銳利,然而一身休閒的短衫與短褲,手上還拿著一個相當小的提包,看來就像個普通的觀光客。

「啊!」胡青路看著那人漸漸混進市場人潮中,輕聲喊道。

「就是那人了吧?」睡土人的視線同樣緊盯著那人這麼問。

「是啊!就是他。」胡青路盯得很入迷,睡土人在這時又攀住他的手臂往下走,他們就這樣騰空踩著,就像踩著無形的階梯緩緩靠近那高大的老年男子。

「是啊!三十五年前的我。」胡青路看著那人的身影相當入迷,因為年邁而萎縮的身軀,就連記憶也跟著模糊了。

原來自己以前也曾有這麼挺拔的姿態過,雖然已是年過耳順,但當時的他還是如此意氣風發。

聲音、氣溫,甚至無意間觸碰到的景物,一切是如此真實,這讓他突然困惑的轉過頭看著依然笑臉迎人的睡土人。

「睡土人先生,這不是我的回憶嗎?為什麼……感覺這麼真實?」他伸出手甚至可以感受到人們行走而掀起的氣流,他糊塗了。

難道這些不是幻影?

「是啊!是你的回憶沒錯啊!」睡土人含笑說道,這時他們為了追上那人的腳步,不禁又加快了速度。

「因為曾經發生過,所以是真實存在過的時光,我們倒轉了時光回到當下。」

胡青路愣了愣,努力理解著睡土人的解釋,許久之後他又低問著。

「那麼,我們可以……改變已發生過的事情嗎?」如果可以,他有太多想改變的事情了。

「抱歉,這沒辦法,畢竟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我們只能看著,無法做出任何改變。」睡土人充滿歉意的說道,這問題每一位客戶都曾問過。

而他也相當清楚,每個人都有想挽回、改變的事情,但當事情已成定局,說什麼都沒用了。

「那麼……你、你帶我回到這時候,到底用意在哪?」他越來越困惑了。

「為了湊齊某些碎片,屬於你自己的碎片。」睡土人輕聲說道。

「我的……碎片?」他停頓了好一會兒,眼神重新落在那不停往前的人身上。

他在這裡遺忘了什麼嗎?

「是的,我們來好好拼湊出完整的你吧!這也是你最大的願望啊!胡老先生。」

此時,六十歲的他彎進一個狹巷裡,兩人當然立刻追上,胡青路聽著睡土人說的話,看著過去的自己,又不禁發起愣來。

直到長眠之前,他要將這些碎片通通找回來啊……

 

那年的他,胡青路,六十歲。

遊走於世界各地的一名「商人」,他的買賣有些特別,總是在尋覓高價寶石,並在買賣間賺取高額利潤。

遊走於世界各地的目的當然也是為了取得更多珍貴的寶石。

這些購買者,可是相當虔誠的寶石信徒,越是珍貴、越是美麗的寶石,就算所費不貲他們也要在所不惜。

當時的他已經手過許多獨特且珍貴的寶石,這回也是眾多交易中的一次,記憶的確是相當久遠了。

他想盡辦法避開耳目,進入這個國家準備進行交易。

當時,他身後還跟著一名少年,是他長年雇用的隨身助理,這趟旅程印象中比以往折騰許多。

他們在狹小的巷弄裡來回穿梭,最後通過了一道鑲著金線的紅色布幔,隨即所見是道緊閉的木門。

他按照紙張上的指示,在門上敲了具有獨特節奏的門響之後,不久之後即有人來開門讓他們進入。

「進來吧!」應門的人,是個中年男子,與他們操著同樣語言、膚色也相當接近,但那雙碧綠的眼珠令人難以忽視。

「好的!打擾了。」跨進那道門後,裡頭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每一筆交易都是一個獨特的記憶,這次更是讓他印象深刻。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