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黑市03》
作者:振鑫 | 封面繪者:山今伴頁
初版日期:2011.10.7 | 售價:220元



簡介

‧擁有惡魔般笑容、黑色恐怖幽默小說家 振鑫 人氣系列長篇
‧番外篇:冥市雜貨店老闆娘奈娘與蔭屍九夭的前世宿緣
損人利己是邪惡,利人利己需要更大的邪惡!

你有兩個選項:死一次,還是死不完? 

冥界四大勢力,惹毛了誰,你都得死!
羽蛇魔、霸菱、鬼佬、奈娘,誰能搶下冥市王者寶座?成為下一個陰間霸主!

冥市管理委員會重新洗牌,四大勢力搶奪理事長寶座,蛇妖羽蛇魔經營「天上陰間」高檔酒店,霸菱掌持「霸殺團」暗殺組織,鬼佬的金錢帝國控制陰間陽世金融市場,什麼都賣都做的奈娘小店則威震冥市。 

但在這選舉理事長的當下,老闆娘奈娘竟然落跑出差?
而且還要求蔭屍九夭代她投下一票,無論投給誰,九夭的下場都是死。

冥市小伙計九夭,這次真的非死不可?

特別收錄:番外篇──浮生若夢

奈娘,和九夭在人間的初次相見
為了這一刻的相遇,她等了兩百一十六年七個月零三天……。

購買資訊

10.1 金石堂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79折

▲單書(非簽名版)預購79折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317239&Actid=wise&partner=

▲《煉妖師03》+《陰間黑市03》二合一(簽名版)
特惠75折330元,贈典藏胸章乙組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317499&Actid=wise&partner=

10.7博客來網路書局 

▲單書(非簽名版)預購79折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20581

▲《煉妖師03》+《陰間黑市03》二合一(簽名版)
特惠75折330元,贈典藏書籤乙組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20867

10.7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贈品圖案






創作者簡介

振鑫

小弟有三個專長。

  一是斟茶倒水,二是洗衣掃地,三是鋪床疊被。最不會的是竊玉偷香,因為家裡有一個皇太后。

   柚臻:小鑫子!

  振鑫:喳。

(p.s.職業作家在家裡是沒人權的,請多支持小弟的新書,為我的人生點亮一盞明燈吧!)

  振鑫的握金閣 http://www.wretch.cc/blog/berserkc

振鑫的msn: joffreluto@yahoo.com.tw

作者自序

《陰間黑市》已經進入第三集,九夭邪惡的個性也越來越鮮明了,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古怪的角色。

在描寫《陰間黑市》的過程中,越寫越喜歡這個系列,寫著寫著不由得愛上了這個危機四伏、詭異離奇的冥市。在此感謝讀者的支持,我才有機會能夠書寫這個讓人著迷的黑暗世界。

現在,《陰間黑市》出到第三集,九夭的邪惡又進化了,不但精緻而且華麗。當情勢無比混亂的時候,他已經悄悄變出一套戲法迷惑大家了。至於九夭變的是什麼奇妙的魔術,在這裡就不爆雷了,留給各位讀者探險吧。

另外,很多人對奈娘的來歷感到好奇。這一集的故事中將會交待奈娘的身世,讓大家了解一下這位冥市的奇女子。

由於《陰間黑市》和《煉妖師》是雙軸故事,因此許多故事都會互相鋪陳。看《煉妖師03》的讀者一定很好奇為何八樂會遇到九夭,而《陰間黑市03》的讀者也會對於八樂的出現、大蛇赤鱗的來歷以及妖生所的種種謎團感到疑惑。關於這些疑問,我和柚臻在彼此的書裡留下答案,相信讀者在看完兩本書後,必定會留下會心的一笑 ^_^

話說,《陰間黑市》出版時,我和柚臻到明日工作室簽書,為了回饋網路預購的讀者,我簽了幾個「招財進寶」、「心想事成」、「武運昌隆」、「戰無不勝」的特別版簽名,不過柚臻看了竟然皺起眉頭。 

  柚臻:武運昌隆和戰無不勝是怎麼回事,拿到的人會很困擾吧?

  振鑫: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擔心) 

  一個星期後,有讀者在FB跟我說收到特別版的簽名。 

  讀者A:我拿到「戰無不勝」,感覺網路打怪有加持到!

  柚 子:真的有人喜歡戰無不勝耶!

  振 鑫: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的(茶)。 

下次有人拿到特別版的簽名,請跟我分享你的喜悅喔 XD

精采試閱

第一話 冥市管理委員會

 

I

「吱,兩位今天喝茶嗎?」山猴子搓著頂上的藍毛,好奇地迎向上門的客人。平常這兩個傢伙只會蹲在門口看戲,今天倒是捨得花錢進來坐了。

「來一壺最貴的茶。」九夭走入茶館之後,隨即又道:「別忘了,你說要請客喔。嘿嘿。」

三眼仔轉身向山猴子招手,喝道:「剛才的茶不要了,兩杯白開水。」

「窮人還擺闊,呿!」對於客人吝嗇的行徑,山猴子以鼻孔噴氣,表達了強烈的鄙夷。

自從奈娘離開冥市之後,整個冥市好像都知道九夭會代表奈娘,出席冥市管理委員會的理事長選舉。

冥市裡果然沒有祕密。

羽蛇魔的手腳最快,早在兩天前就派人帶了信給九夭。

   信上寫著如果九夭不把票投給她,而是投給奈娘、鬼佬或霸菱的話,就等著從冥市裡永遠消失。

委員之一的霸菱則是派手下四處打探九夭的下落,不過九夭仗著三眼仔的瞳術了得,東躲西閃地,竟然也撐了兩天沒被霸菱的手下找到。

其實九夭用膝蓋想也知道霸菱要跟他說什麼,不外就是如果票不投給我,我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情喔,或者是你知道上一個不聽我話的人現在跑到哪裡去了,也可能是不曉得你想被抬去種在大陰山上,還是沉到三途河裡……。

相形之下,鬼佬不愧是資深老狐狸,特別沉得住氣,直到今天都要選舉理事長了,也沒派人來噓寒問暖一下。

不過比起羽蛇魔的敏銳、霸菱的蠻橫和鬼佬的深沉來說,不痛不癢的奈娘最讓九夭感到頭大。

奈娘明知理事長的選舉背後牽扯到巨大的利益分配,也明知管理委員個個都是豺狼虎豹,這麼險惡的情勢下竟然不親自出馬,而是派一個擺明會被啃到連骨頭都不剩的九夭去當代表,甚至還特別叮嚀九夭,不成功讓她當上理事長就等著被剁成藥材……。

出奇兵是這種出法嗎?

九夭搖搖頭,奈娘如果不是太有氣魄就是燒壞腦袋,不然怎麼會派一個小囉囉去投票,現在還有什麼事情比理事長選舉更重要?

「奈娘,我真是搞不懂妳啊。」九夭對著空氣吐了一個煙圈,不久煙圈就散了,彷彿救生圈在海浪中消失了蹤影。

三眼仔在一旁附和道:「女人心,海底針,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我更搞不懂你。」九夭給了三眼仔一個白眼,語帶埋怨地說:「明知我待會兒就要去投票,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餐,你說幫不上什麼忙,兄弟能做的只有為我擺一攤送行酒。結果酒變成茶,茶又變成水,這是什麼鬼啦!」

「一杯水也要五冥幣,你要的話我再多請你兩杯。」

聞言,九夭迅速地將杯水一飲而盡,轉身向店小二招手道:「再一杯白開水。」

「你很渴嗎?喝這麼快幹嘛?」三眼仔納悶地問。

「我怕喝慢了,水又變成空氣,我就只能喝西北風了。」九夭指著一棟矗立遠方的高樓,慨嘆道:「你要嘛就請我去那裡吃頓飯,這樣才算是有誠意嘛。」

三眼仔一看,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那裡是位在冥市南區的最高檔酒店「天上陰間」,標榜著陰間有天堂,何需苦登天。

酒店老闆羽蛇魔特意在冥市重建的時候,不惜血本請蟻天君打造出金碧輝煌的三十三層樓,聽說是為了模仿窮奢極樂的三十三天意境。無論何時,酒家內都坐滿了陰間的高官達貴和顯赫人士,就連人間的富豪有時候也會來這裡坐坐,當然頂級的消費不是一般的老百姓所能消費得起。

「既然是你的最後一餐,我當然想請你好好吃一頓啊。」望著高聳入天的奢華酒家,三眼仔故意吐了一口氣,嘆道:「可是整個南區的酒店幾乎都是羽蛇魔開的,你敢過去嗎?萬一她把你抓去酷刑伺候,或是在你體內種一堆不曉得是什麼玩意兒的東東,逼迫你一定要投票給她,不然就會全身爆炸,這樣你還敢去嗎?」

「反正我投給誰都會死,與其當個餓鬼,不如當個飽鬼。」九夭冷笑一聲,亮出澄澈的眼神,道:「聽說天上陰間的第十六樓是專為吸血系妖怪所設計的血池耶。你也知道,我好久沒喝血了,嘿嘿。」

看九夭把天上陰間摸得透透徹徹的饕客模樣,擺明已經做了很久的功課。三眼仔知道這一頓是跑不掉了,便在桌上擺了十五冥幣,說道:「我知道了,真拿你沒辦法。」

兩人隨後步出茶館,前往冥市最奢華的天上陰間。

沿路看見許多黑色的蒲公英飄向某條暗巷,九夭不禁用眼角瞥視,大批闇鬼正附著在一隻受傷的妖怪身上,貪婪地吸取他的妖氣。

九夭知道再不久,這些闇鬼會變得比以前更大了一點,而那隻妖怪將會變成暗巷內的一具乾癟空殼,永遠地被人遺忘。

忽地,像是感受到某種強勁的妖氣,受驚的闇鬼登時做鳥獸散,大批的黑色蒲公英四處紛飛,空氣中佈滿山雨欲來的肅殺氛圍。

「有殺氣!」三眼仔從懷裡掏出小刀,擺出戰鬥的姿態。

九夭不慌不忙地點燃一根煙,儼然天塌下來都沒在怕的模樣。

未久,兩側牆壁上走出六位身形嬌小的劍客,目測約在一百六十七公分左右,在面罩的遮蔽之下,無法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三眼仔的冷汗霎時從額頭上冒了出來,那是霸菱集團頗富盛名的暗影六人眾,不但精通各種暗殺技巧,更有超群的劍術。聽說死在他們手上的獵物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在殺手界的名聲相當響亮。

「九夭,你很會跑嘛。」六人將九夭和三眼仔團團圍住,其中一個人陰沉地說:「要不是主公神機妙算,要我們埋伏在此,阻隔你和羽蛇魔的聯繫,恐怕現在還找不到你。」

聞言,九夭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霸菱早已佈下天羅地網,不讓鬼佬和羽蛇魔有機會收買他。

「不知霸菱大人有何吩咐?嘿嘿。」九夭搓著手陪笑,不敢得罪眼前的兇神惡煞。

「吾乃暗影六人眾的鐵鳶,已在此等候多時,奉主公霸菱大人之令,特來傳話。」說完,鐵鳶特意提醒道:「你們可要聽清楚,我不會再說第二遍了。」

「我們一定認真聽。」三眼仔下意識地舔了一口棒棒糖。

「正在聽呢。」九夭吐了一口煙圈。

確定兩人的焦點都在自己身上之後,鐵鴛高聲喊道:「我現在說的話,你要一字不漏地告訴九夭。你叫他今天選理事長的時候,只能把票投給我,如果被我發現他投給其他人,我就把他抬去種在大陰山。嗯……還是沉到三途河好了,冥市旁邊就是三途河,這樣的提醒比較醒目,我怕他太笨記不住。嗯……還是你覺得叫德魯熊捅他比較可怕?嗯……萬一他很愛被熊捅,那我就失算了,還是沉到三途河好了。去吧。」

當鐵鳶說完的一剎那,其他五位殺手爆出如雷掌聲,喝采道:「真的和主公說的一模一樣耶!」

「一字不漏,你真背下來了!」

「偶像!」

「鐵鳶,你當殺手太可惜了,要不要考慮轉行當演員?」

「好記性。」三眼仔也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給了鐵鴛一個讚。

該說這傢伙是天才還是白癡呢?

或許因為九夭是從人類變成妖怪的關係,所以存在著人類的思考,一時間還未能完全融入妖怪的邏輯。

既然三眼仔都對鐵鳶讚嘆有加,想必這樣傳話應該是很屌的事情吧?就像妖怪也不懂為什麼人類要模仿棍子去拍一堆奇怪的仆街照。

「你們太過獎了。」鐵鳶害羞地搔著後腦勺,隨後轉身面向九夭,臉色一沉,冷道:「聽清楚了嗎?不把票投給霸菱大人,就等著被沉到三途河裡。還有,投票之前,別讓我知道你見了鬼佬或羽蛇魔,不然……。」

鐵鳶抽出背後長刀,寒光從冰冷的劍身射出,九夭的眼被螫得隱隱作痛。隨後,鐵鳶收刀入鞘,冷冷等著九夭的回應。

「聽清楚了,謝謝你的通知。」面對要命的恐嚇,九夭順從地彎腰回話,不敢有一絲的怠慢。

鐵鳶滿意地點點頭,高揚右手,低喝道:「撤!」

六陣白煙憑空爆開,眨眼間,暗影六人眾已經從兩人的眼前消失。

「真是太遺憾了,看來天上陰間是去不成了。」三眼仔咧出一個開心的笑容。

「你那是遺憾的表情嗎?」九夭狐疑地望著三眼仔。

「南市全在羽蛇魔的掌握之內,看看時間,她也差不多要去開會了。」得了便宜的三眼仔咳了兩聲,說道:「你快開會吧,不然待會兒遇到羽蛇魔,事情會變得更複雜。」

九夭嘆了一口氣,回首仰望金碧輝煌的天上陰間,心底湧上了濃濃的遺憾。看來,窮者恆窮、富者恆富,自己這輩子大概沒機會到天上陰間逍遙了。

兩人走回廣場後,三眼仔拍著九夭的肩膀,感嘆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北市就在前面,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送你到這裡就好了。」

「去吧,我做鬼的話記得每年幫我做忌,我一定保佑你生意興隆,六畜興旺。」

或許是太過感動,三眼仔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他上前擁抱了九夭,動容道:「謝了,兄弟。還是你懂我。」

就在九夭準備點上生前最後一根煙的時候,忽地四、五十個人往廣場走來,當前一個頭大如斗的傢伙走向九夭,雙手放入袖內,威嚴地說:「先自我介紹,我是鬼字號當鋪的大總管鬼庭綱,特別到此迎接九夭先生。我們家老大鬼佬要我提醒你,開會的時間到了,記得投下正確的一票。」

「我知道你的意思。」九夭點上煙,白霧從他的嘴裡噴出,「除了鬼佬,其餘免談。」

「看來不用我多費唇舌,九夭先生似乎是個明白人。」鬼庭綱做了一個手勢,四、五十個小弟立刻俐落地退到兩側,在中間讓出一條寬敞的走道,「開會時間到了,九夭先生,請。」

「慢。」

「莫非九夭先生反悔了?」鬼庭綱挪動巨大的頭顱望著九夭,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會當面阻止他的決定。

九夭蹲在地上哈了一口煙,百無聊賴地說:「讓將死之人好好抽完最後一根煙,應該不是很過份的請求吧?」

「原來如此。」由於明白九夭的處境,鬼庭綱臉上剛硬的線條轉為柔軟,溫和地說:「九夭先生請享用香菸,我們在此靜候。」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九夭指間的菸灰也越來越長。他的思緒如墜五里霧,茫茫渺渺地找不到出口。

理事長的寶座非同小可,不但可以影響冥市的攤位規劃,還可調整各方角頭在冥市的勢力劃分,更重要的是攸關幾百億冥市基金的使用權。

他記得台灣有個高官放了八百億流動資金在地下錢莊,無論是官員討錢選舉、兄弟江湖救急或是民眾大小借貸,高官都躲在背後,靠著掌中的地下錢莊做吸血生意,甚至還成為全台灣許多地下錢莊的上線,儼然是江湖上呼風喚雨的地下教父。

同理可證,誰若成為冥市管委會的理事長,誰就能掌握富可敵國的財富,變成下一個江湖教父。不單是冥市,台灣的農、漁會理事長選舉也是這樣的生態。

制冥市者制財富,制財富者制天下,這是在冥陽兩界都橫行無阻的硬道理。

理事長的選舉中,鬼佬、霸菱和羽蛇魔肯定都會投自己一票,所以自己這一票將會影響到理事長的寶座。

若是看慣大風大浪的奈娘親自出馬,由於輩份不同,平輩的鬼佬、霸菱和羽蛇魔就不會對她大小聲。可是現在是人微言輕的九夭掌握大權,這情形就如同當初衰微的漢室一樣,董卓、李榷和曹操便會爭先搶著要霸凌弱小的漢獻帝。

原來我是漢獻帝啊……,九夭不禁訝然失笑。

這張理事長選擇的票該投給誰?

投奈娘,必會得罪鬼佬、霸菱和羽蛇魔,下場就是死。

投鬼佬,必會得罪奈娘、霸菱和羽蛇魔,下場就是死。

投霸凌,必會得罪奈娘、鬼佬和羽蛇魔,下場就是死。

投羽蛇魔,必會得罪奈娘、鬼佬和霸菱,下場還是死。

不投奈娘會死,投奈娘也會死。別人是條條大路通羅馬,現在的九夭是條條大路通地獄。

四面楚歌的他怎麼樣也找不到突圍的路徑,只能呆呆地蹲在廣場上,猶如坐困愁城的武將。直到一截長長的菸灰落地,鬼庭綱發出呼喊,九夭這才回神,扔掉手中的煙蒂緩緩起身。

「九夭先生,請。」鬼庭綱彎腰行禮道。

九夭點點頭,順從地跟在鬼庭綱的身旁。四、五十人尾隨在鬼庭綱和九夭身後,與其說是邀請客人,倒不如說是押解犯人還比較貼切。

林立的水泥大樓矗立眼前,冥市北區頗有台北街頭的調調,這裡不單是陰間的金融重鎮,也是鬼佬的黑金帝國大本營。

從窗戶向大樓內部望進去,隱約可見許多大頭鬼忙碌地辦公,處理著難以想像的龐大帳務。無論是鬼字號當鋪的上下游放貸、黑市的買賣,或者是冥陽兩界的投資,都是在這些辦公室裡進行指揮與審核。

九夭也曾經聽過一些傳聞。

鬼佬的事業通天,不單只有陰間的鬼字號當鋪,就連台灣聞名的威字號當鋪、美國運通黑卡、西聯匯款,甚至是許多著名的基金都有他投資經營的陰影。

鬼佬財大勢大,權傾一時,無論黑白兩道都得讓他三分。一想到自己可能會得罪這樣的角色,九夭的喉嚨不禁咕嚕一聲,不曉得該怎麼收拾殘局。

忽地,空氣中爆出一陣瀰漫的白煙。

四、五十個大頭鬼警覺地將九夭團團圍住,不讓敵人有可趁之機。

白煙散去,三十多個戴著面罩的劍客驀然出現眼前。劍客個個手放刀萼,似乎隨時會拔刀而出,情勢頓時緊繃起來,大戰一觸即發。

鬼庭綱冷笑一聲,向前喊道:「飛電,你們這是幹嘛,難不成霸菱大人要你們來威脅九夭先生?」

一個銀色面罩的劍客高舉右手,身後的三十多人隨即放下刀萼上的手,劍拔弩張的氣氛為之一鬆。

「鬼庭綱,我想你是誤會了。吾等奉主公之命,特來保護九夭先生,免得有人故意威脅九夭先生的投票意向。」飛電語中帶刺,話尖矛頭若有似無地指向鬼庭綱。

「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們老大鬼佬身為會議召集人,所以奉請開會嘉賓自然也是我們的義務。若你還有疑惑,不妨問問九夭先生,看看我們有無威脅過他?」

你們誰沒威脅過我?

明知鬼庭綱和飛電都在睜眼說瞎話,九夭還是配合地說:「我知道你們都很熱心,兩位都沒威脅我。若是飛電先生有疑惑的話,不妨一起同行吧。」

鬼庭綱睜大雙眼,沒有預料到九夭會有此一著。

「既然九夭先生都這麼說了,吾等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飛電做了一個手勢,三十幾個劍客加入了隨行陣仗。

飛電和鬼庭綱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儼然是九夭的左右護法。

被夾在中間的九夭彷彿眾星拱月,被前後簇擁著好不威風。不知道實情的人,恐怕會以為是那個新興的黑道角頭正在街頭出巡呢。

看著身邊將近九十人的陣仗,九夭暗地竊笑著。

從小到大,第一次出門這麼有面子,難怪大家都想當大哥,嘿嘿。

未久,鬼庭綱面色一凝。

「有殺氣。」飛電手放刀萼,隨時準備拔刀應敵。

無數花瓣繽紛如雨,不一會兒,四十多名容顏絕美的女人從天而降。優雅的姿勢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她們是踏著風中的花瓣飄逸而落。

「蘭風在此向各位大人請安。」

雖然對方的語氣溫婉,但是舉手投足間仍然散發著不容忽視的氣燄。

「妳來這裡做什麼?」鬼庭綱雙手交叉於袖內,語氣不怒自威。

「唉唷,鬼庭大人,昨晚在店裡這麼熱情,怎麼今天一見面就這麼冷冰冰呀?」蘭風巧笑倩兮,沒有正面回應鬼庭綱的質問。

鬼庭綱咳了兩聲,沒再說話。飛電倒是挺身問道:「如果妳是來威脅九夭先生投票給羽蛇魔,恐怕得先問過我的劍。」

面對飛電的拔劍,蘭風媚笑道:「我家主人擔心九夭先生會有危險,所以派我來保護。反正多一個人就多一份保證,九夭先生應該不反對我的保護吧?」

飛電擔心鬼庭綱對自己洗腦,所以硬要加入。蘭風應該也是一樣心思,為了避免鬼庭綱或飛電對自己洗腦,所以非得要擠進來行列不可吧。

也好,讓他們三方制衡,至少不會有人對我動粗,嘿嘿。

主意打定的九夭搶白道:「歡迎諸位美女的加入,有這麼多人保護我,相信一定沒有人能夠威脅我,這樣我也能投下公正的一票。」

鬼庭綱的臉色不悅,本來他是想要挾持九夭,逼迫他把票投給鬼佬。現在多出這兩票人來攪局,原先的算盤恐怕也得泡湯了。

飛電倒是不痛不癢,誰都想干涉等於誰都不能對九夭出手。至少有他在的話,羽蛇魔和鬼佬的魔掌伸不到九夭這裡。

蘭風則是氣定神閒地輕搖羽扇,似乎對在場的鬼庭綱和飛電不以為意。她只是想要確定鬼庭綱的氣勢不會壓倒飛電,進而對九夭下手,反之亦然。不過照現在的情勢看來,鬼庭綱和飛電的氣勢呈現五五波的態勢,只要自己加入這個隊伍,便能起制衡的作用,誰也別想對九夭洗腦。

過百的隨侍讓九夭走路有風,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輕鬆起來。

一些不明情勢的冥市新訪客在路旁竊竊私語,討論九夭究竟是什麼大人物,出門竟然帶一堆大妖怪隨行,身份之尊貴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忽地,蘭風、鬼庭綱和飛電同時停下腳步。

一股邪門的妖氣海濤般直朝隊伍衝擊而來,瞬間拉緊了每個人的神經。能釋放出這麼雄大的妖氣衝擊在場的一百多人,對方恐怕有八百年以上的道行。

雖然這股妖氣不若啖血冥尊雄渾厚實,但是狂放的態勢隱然有一夫當關的氣魄,再加上眾人如臨大敵的反應,九夭直覺這個看不見的對手來頭不小。

毫不收斂的妖氣轟然而來,卻又遲遲不見蹤影,對於蘭風、鬼庭綱和飛電這些兇悍的妖怪而言,再沒有比這更濃厚的挑釁了。

「何方豪傑,請現身一談。」面臨看不見的強大對手,鬼庭綱無畏地喊話。

忽地,妖氣消失了。

不知是對方收斂起妖氣或是已然離去,現場一片沉寂。要不是眾人已就戰鬥姿勢,恐怕會讓人以為方才感應到的浩大妖氣只是一場錯覺。

「蛇妖?」同類的氣息引起蘭風注意,她不記得同門之中有如此強悍的傢伙。

陌生的妖氣遠去,飛電收刀入鞘,冷冷對著蘭風說道:「希望那不是羽蛇魔的人,如果妳們想要硬來,飛電在此奉陪。」

「天下蛇妖不知凡幾,又不是所有的蛇妖都是羽蛇魔大人的部下,你可別血口噴人喔。呵呵」蘭風羽扇輕搖,眉目帶笑,一點兒也沒把飛電放在眼裡。

「反正人都走了,你們別吵了。」眼見兩人相持不下,鬼庭綱出面調解道:「現在我們該辦正事了,先送九夭先生去投票吧。」

「既然鬼庭綱大人都這麼說了,我沒意見。」蘭風拂袖轉身,接受了鬼庭綱的意見。

「哼。」飛電鼻哼一聲,看樣子是默許了。

「九夭先生,請。」

在鬼庭綱的邀請下,隊伍再度前進。

剛剛的蛇妖是怎麼回事?似乎並不在三方人馬之列,難道除了羽蛇魔、霸菱和鬼佬之外,還有人想影響理事長的選舉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