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委託人06  逆天行動》

龍雲◎著 | B.c.N.y.◎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4.3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2905



簽名會活動

明日工作室 龍雲╳柚臻 聯合簽名會
▲時間:4.01號(日)14:00-15:30
▲地點:【墊腳石】台中旗艦門市|台中市三民路三段88號

細節請洽 http://minibook.pixnet.net/blog/post/30483972

特色

終極行動驚天傳奇
經典系列【黃泉委託人】
最後任務

借婆要討的債,跟閻王的索命碟一樣
沒人可以不還

打從有記憶以來,她就必須踏上這條路,
永恆的生活,跟無間的煉獄又有什麼兩樣?

「不借我這三十年,我真的好不甘心!」

最終回隨書附贈,人氣畫家 B.c.N.y
特別行動小組&隱藏版角色 大海報

簡介

最後一滴靈晶的效用即將終了,
方正自認沒有資格再帶領特別行動小組,主動請辭,
就在小組即將解散之際,又接到最後一項任務,
然而在少了一名小組長的情況下,
方正特別行動小組能否從險惡的風暴中安然脫身?

借婆曾向佳萱預告:
妳,我是來找妳的。我是來告訴妳,三十年之約,只剩下一個月了。

可是就連佳萱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跟借婆借了什麼,
如今距離三十歲生日只剩下三天時間了,

為此,方正做出一個重大決定,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決定,不只影響他自己,還撼動了陰陽兩界——

身為一個人,擁有七情六慾,可以追求任何自己想要追求的一切,但是,這一切,過去的她從來都沒有享受過……。

購買資訊

3.30 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79折 |加碼贈簽名海報(海報為原先書中所附那張加上簽名喔!)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38181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593039&lid=se008&actid=wise

4.3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請多見諒)

海報設計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 http://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又到了這個讓人感傷的時刻。

謝謝大家的觀賞,【黃泉委託人】第二部,到此告一段落了。

在我的設定上面,仍然會有第三部,至於會不會推出,或什麼時候推出,就請大家多多注意一下明日的官網。

在第二部中,相信很多人都發現了,整個系列其實是在走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故事,而最後的謎題當然也是借婆的真相。

其實,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我的構想並不是以【黃泉委託人】第二部走下去,而是用一個新的系列名【借婆傳奇】來走這個故事。

至於任凡到底跟飛燕之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我也有計畫寫【黃泉vs.紅龍——歐洲Ver.】來揭曉歐洲發生的一切。

如果這些計畫有機會付諸實現的話,也請大家繼續支持下去。

至於另外一個【殺人偵探】系列,也有希望在未來與大家見面,到時候也請大家多多捧場。

好了,報告完新系列預告之後,讓我們來聊聊【黃泉委託人】第二部。

就像我先前說的,這原本計畫是新系列【借婆傳奇】,因為背負了黃泉委託人的招牌(?),寫起來也格外的辛苦。

換主角這件事情,也掙扎了許久。

方正有時候真的是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笑),真的能擔綱主角嗎?

類似這樣的問題,不時浮現在我腦海之中。

但是既然已經寫了,還是希望忠於一開始的想法。

當然在前面幾集中,我曾經把這一系列最一開始的構想在序中披露。

而這樣的構想在第二部中終於實現了,讓方正與任凡的軌跡慢慢重疊,是我在第二部中最想要做的事情。

畢竟在我的觀念之中,沒有人天生就是「黃泉委託人」,任凡也不是一開始就像方正所見到的那樣瀟灑自若。

沒有累積夠多的失敗,沒有資格談成功。

不知道大家看著方正的成長,有沒有比較喜歡方正一點點?

至於我個人的話,還是比較喜歡阿火(笑)。

最後感謝大家的欣賞,也期望在不久的將來,我跟任凡等人可以再度與各位見面。

目錄

楔子  遺憾

第一章  最後出擊

第二章  死劫

第三章  三十年之約

第四章  逆天

第五章  窮途末路

第六章  真相

第七章  償債

第八章  尾聲

番外

後記

精采試閱

楔子  遺憾

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就這樣覆蓋在棺木之上。

天色陰暗,現場的氣氛哀悽。

從來不曾有過制服的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第一次清一色全部穿上了黑西裝白襯衫。

半個月前的一場惡鬥,第一小組的隊長石婇楓遭到歹徒射傷,在經過三天的搶救之後,最終宣告不治,因公殉職。

這是方正特別行動小組成立以來,第一個殉職的警官。

說來諷刺,就連有橫禍命的阿山都能度過難關,楓卻沒有阿山的幸運。

今天是楓出殯的日子,方正帶著全體行動小組成員,來到殯儀館送楓最後一程。

隊伍之中,小琳神色憔悴、一臉慘白地立於其中。

楓在醫院的最後那幾天,小琳寸步不離的守著她,就連楓嚥下最後一口氣時,也是小琳在旁緊緊握住她的手。

除了方正特別行動小組之外,警界高層與不少分局都派代表前來表示哀悼之意。

因此來參加這場喪禮的人為數眾多,將整間殯儀館擠得水洩不通。

在這群人之中,最傷心的當然莫過於方正特別行動小組。

然而,站在整個隊伍最旁邊的另外一群人,特別引人注目。

不代表任何單位,私自主動前來的他們,全都穿著黑色風衣、戴著口罩,且清一色都是男性,卻哭得比其他人都還要慘。

他們之中有些是沒被選中當代表過來致哀的現役以及近期退休的警員,但是絕大多數竟然都是曾經坐過牢的囚犯。

許多前來悼念的人,都不知道這群人的來歷,只是私底下竊竊私語。

只有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們知道,這些人都是看過楓的臉孔,從此拜倒在楓石榴裙下的男子。

他們穿上了楓最常穿的衣服,來表達自己對楓無盡的思念。

也因為他們的哭聲與哀嚎聲四起,讓人感到更加哀戚。

而曾經很照顧楓的學長,在知道楓因公殉職之後,對自己後來對楓的態度感到懊悔不已。

因為這時的他才深深了解到,原來楓還是以前那個認真拚命、為警界付出一切的好學妹。

但他卻覺得自己沒有臉前來見楓最後一面,只寫了封信送到方正特別行動小組,希望能請他們燒給楓,以表達自己的歉意。

方正站在最前面,握緊了手中楓的學長交給他們的信,帶著眾人進行哀悼的儀式。

我錯了嗎?

看著楓的遺照,方正不禁捫心自問。

如果不是自己的徵召,楓說不定已經離開警界,也說不定嫁了個好人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然而就是因為方正的徵召與訓練,讓她成為了警界的風雲人物,卻換來這麼年輕就香消玉殞的下場。

楓過世之後,這個問題就一直縈繞著方正,日以繼夜,就連睡覺都會被惡夢驚醒。

他找不到原諒自己的理由,更找不到一個合理的邏輯,來為自己的行為做辯解。

站在方正身邊的佳萱,看著楓那張經過特效處理的黑白遺照,想起了在喪禮舉行之前,眾人為了遺照而頭痛不已。

不同於一般年輕貌美的女性,楓幾乎沒有拍過照片,所以他們只能拿這張當初楓加入方正特別行動小組之際,所拍下的大頭照當作遺照。

這是楓沒有蒙面的照片,因此他們擔心可能會造成影響,所幸楓那致命的魔力,似乎在楓過世之後,就失去了效力。

照片中的楓,有張美豔的臉孔,卻掛上了略顯僵硬的微笑。

這張照片,小琳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在拍攝當時,小琳就在現場。

「拍張照而已,妳好龜毛喔!」看著彷彿鬧彆扭不肯拍照的楓,小琳笑罵道。

「可是……」楓欲言又止。

當然,當時的小琳並不是十分清楚楓的狀況。

她只知道為了從來不拍照,也不知道怎麼面對鏡頭的楓,她可是費盡苦心在負責拍照的組員身後,極盡搞笑之能事,才逗出楓臉上那尷尬又僵硬的微笑。

回憶在小琳的心中激盪,化成兩串淚珠掛在她的臉龐。

在小琳身邊,哭得比她更慘的是小琳的男友黃松造。

畢竟對他來說,楓等於是他的救命恩人。

如果當初楓沒有把自己的特製超薄防彈背心給小造,小造很可能在被歹徒抓的時候,就會被發現身穿防彈衣。

想當然耳,最後壞人開槍射擊小造的時候,在缺少防彈衣的保護之下,此刻的這場喪禮很可能會變成是為小造舉行的。

除此之外,也多虧了楓的背心裡裝了衛星定位裝置,才讓小造的夥伴們,快速找到了小造,將小造救出來。

只是這個代價,就是楓的喪生。

小造的耳邊,一直都是楓最後跟他說的話。

不要……辜負我的好友喔。

小造在醫院中,也低著頭承諾了楓。

「我不會辜負的,我不會辜負的。」

這些都彷彿燒紅的烙鐵般,深深烙印在小造的胸膛。

站在小造與小琳身後的,是昨天才從重度療養院出來的阿火與阿山。

昨天,在方正批准讓阿火出院的時候,竟然在重度療養院裡面,也看到了在阿火身邊的阿山。

方正冷冷地問阿山:「你為什麼也在這裡?」

「這個、那個,」阿山眼神飄向右上方,一臉尷尬地說:「就有一天晚上啊,我的傷口好像惡化了,很痛!痛到我暈過去,誰知道第二天醒來,我人就在這裡了。」

方正面無表情地凝視著阿山。

「哈哈,呵呵,大概就這樣。」阿山尷尬的乾笑著說。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方正目光如冰刃,直刺著阿山的心窩,緩緩地說:「如果你真的是在無意識的狀況下進來的,為了你好,我就不能讓你出院,所以你只能——」

方正話還沒說完,阿山立刻站直身子,大聲且恭敬地說:「是!隊長!我是裝的!我真該死!我知道錯了!」

方正聽了,板著臉瞪著阿山,臉色說有多臭就有多臭。

「別這樣嘛,」阿山求饒道:「隊長,你也知道,當病人很無聊的。剛好阿火也在療養院,想說這段期間,兩人可以一起養傷,傷也會好得快一點啊。」

「經過了那麼多事情,你怎麼還是這麼吊兒郎當?」方正無奈地說。

很清楚方正個性的阿山,平日再怎麼散漫不羈,這時也只能低著頭表示懺悔。

方正重重地嘆了口氣,沉吟良久才沉痛地說:「楓走了。」

阿山與阿火聽了,先是張大雙眼看著方正,然後互看一眼,緩緩點了點頭。

「果然。」

「唉,想不到是真的。」

聽到他們這麼說,方正皺著眉狐疑地看著兩人。

「昨天,她來看過我們了。」阿火解釋道:「我們還以為是看錯了,因為楓老是蒙著臉,昨天來的時候,她沒有蒙面,我們反而認不太出來,所以有點存疑了。」

方正點了點頭。

「隊長,對不起。」阿山用力地向方正鞠躬說:「我知道錯了,拜託,讓我出院。我想送楓最後一程。」

就這樣,差點困在重度療養院的阿山,也帶著隊員們來到了殯儀館,一起送楓最後一程。

楓的雙親早就把這女兒當成了累贅,自然沒有出席這場喪禮。

就算小琳已經再三通知了,仍然沒有半個家屬到場。

這除了讓方正更加心疼之外,他也必須堅強地扛完整個喪禮。

在誦經師父們的帶領之下,眾人扶著棺木準備將楓送入火葬場。

這時,在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之間,突然有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其他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還以為是因為在習俗上,當大體要送進去火化的時候,親朋好友都會對著火爐呼喚,希望往生者可以快跑,火要來了。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方正特別行動小組之所以騷動起來,正是因為楓來了。

已經變成鬼魂的楓,不再穿著以往那件大風衣,也不再蒙面了。

她站在自己的棺木上,向為了她的離世而哀慟的行動小組們揮了揮手。

眼看楓竟然來參加自己的喪禮,讓大夥好不容易平靜的情緒,又激動了起來。

許多成員都抱在一起痛哭失聲。

楓卻有別於以往那冰冷的個性,一直對眾人溫柔地微笑著。

「對不起。」方正用唇語對楓說。

楓搖了搖頭。

這時,楓的身後多了兩個黑衣裝扮的鬼魂。

這對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那兩個正是鬼差,是來帶楓下去報到的。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楓對著眾人揮揮手道別,臨行前,還特別看著小琳與小造,對兩人點頭示意。

就在楓跟著鬼差離去之際,所有方正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紛紛對著楓說——

「楓隊長!一路好走!」

「楓隊長再見!」

「記得回來看我們喔!」

這些呼喚讓場面更加溫馨與哀戚,只是最後那句不免引來其他人異樣的眼光。

楓的大體進入火爐之後,化為煙塵,在台北的天空宛如一條大蛇般,緩緩向天上爬行。

在對面的一處高樓,有個人從一開始就一直看著這場喪禮。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黃泉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借婆。

在楓被火化的時候,借婆不忍地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身影浮現在借婆身後。

那人與前去接楓的兩個鬼差衣著相似,可無形中卻流露出一股至高無上的霸氣。

來者也是個鬼差,而與那兩個鬼差不同的是,它的地位是現在陰間所有鬼差的首領,也是黃泉界赫赫有名的鬼差──葉聿中。

「時間差不多了。」葉聿中靠近借婆,輕聲提醒著。

借婆點了點頭,舉起手來,無意識地掐起指來算了算。

驀然,借婆低頭看著自己掐起指的手,苦笑了出來。

曾幾何時,自己竟然也會這樣算起時辰來,這應該是「他」才有的習慣啊。

借婆抬起頭來,仰望著天空。

老伴啊,你看到了嗎?

我們當年許下的承諾,這就是我們的因果啊!

遙想著遠古的當年,借婆與老公曾經是一對法力高強的法師夫婦。

在村落中,他們是德高望重的法師,用他們的法力來服侍村落所信仰的神明。

村子裡,只要有人受傷生病,全都靠兩夫妻作法醫療。

然而,真正悲劇的是,唯一的骨肉,他們的寶貝女兒,卻得了兩人無法醫治的病。

痛苦又痛心的兩人,為了女兒祈求上天,希望看在他們服侍多年的分上,給女兒一條生路。

神明回應了兩人的祈願,但是卻有個附帶條件。

兩夫妻為了救女兒,理所當然地答應了神明的條件。

就這樣,兩人的女兒得以康復,而後神明將兩個東西交給他們夫妻倆,借婆拿到的是八卦杖,而她的老公,拿到的則是蒲扇。

從此,兩夫妻就這樣展開了他們干涉因果之路。

而就在大夥沉浸在悲痛中時,她當借婆的這條漫漫長路,也即將劃下句點。 

第一章  最後出擊

【1】

「哈、哈、哈、哈。」

寂靜的夜裡,迴盪在漆黑之中的,是少年亢奮的喘息聲。

「我做到了。」

「終於殺掉這個老頭了。」

少年在心中這樣告訴自己與「他」。

少年的手還在微微顫抖著,手中握著的那把鐮刀,仍兀自滴著鮮紅的血液。

那個與少年有血緣關係的祖父,就這樣被鐮刀給開膛剖肚,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一切的導火線,就只是區區的三千元。

為了要跟朋友去唱歌,所以需要這三千元。

可是回到家跟祖父要錢,祖父先是說了一句:「我不是昨天才給你四千塊,怎麼花錢花那麼快?」

然後就開始跟少年闡述著賺錢不易、所以錢要花在刀口上這些道理。

「囉嗦耶!」少年不悅地反嗆:「要給不給一句話就好,不要一直在那邊跟我碎碎唸!」

被少年這樣反嗆的祖父,非但沒有發怒,還好聲好氣地勸說,年紀小,講話不要太衝動,但是這樣的言詞,只是讓少年更加惱怒。

「給還是不給?其他的屁話我不想聽。」少年下了這樣的通牒。

祖父考慮了一下,抿著嘴回了一句:「這次不給了。」

「好!」

少年猛一轉身,怒氣沖沖地回到房間去。

少年走後,祖父嘆了口氣,想要去敲少年的房門,但是轉念想想,讓他冷靜一下也好。

只是,下一刻的發展,卻出乎祖父意料之外。

少年再度開門,手上多了把除草用的鐮刀。

「幹!不要說我沒給你機會!是你自己找死!」

祖父回過頭,還沒搞清楚狀況,少年便朝著祖父的肚子,一刀揮了下去。

這一刀不但劃開了祖父的肚子,也將少年的人性給徹底毀滅,讓他走上了一條人神共憤的不歸路。

可是這一刀完全無法滿足少年胸中熊熊的怒火,他早就看這老頭不順眼了,什麼都要經過他的同意,他以為他誰啊?

就像「他」說的,要成為眾所皆知的話題人物,最基本的就是要先擺脫束縛,只有大家追著你跑,沒有自己乖乖聽話跟在別人屁股後面的道理!

對於自己過去與祖父的生活,少年越想越覺得有氣,他朝著祖父的肚子狂砍,一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而這一切就只為了區區的三千塊。

就在祖父身體不再抽動、徹底躺平之後,從少年眼中透露出來的,是新生的愉悅神情。

其實,祖父只是想要稍微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節制,因為最後祖父還是會拿三千塊給他。

畢竟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這些年來祖父對他的溺愛,只要他多鬧幾下,或者是多講幾句藉口,祖父就會乖乖掏錢了。

然而,因為他的反嗆,讓祖父興起了只是想要「教育」他一下的念頭,卻萬萬想不到代價卻是大腸小腸流滿地。

在少年用鐮刀將祖父的肚子劃開之際,祖父仍然不願相信,他從小疼愛的孫子,怎麼可能真的這樣對自己。

哪怕在幾個月之前,少年才跟一些愛飆車的朋友,在公園圍剿一對情侶,並將人傷害致死。

為了讓「可愛的乖孫」得到最好的辯護,祖父才剛花了好大一筆錢四處找尋最好的律師幫他想辦法,力求讓他未來上法院的時候,不至於被判處重刑。

想不到,他們自稱是徵收戀愛稅的強盜殺人罪還沒進法庭審理,少年就犯下了極可能永遠改變自己一生、殺害直系尊親的惡行。

少年從小就是由祖父一手帶大,父親早在欠下一屁股賭債之後,就人間蒸發了。

祖孫兩人這些年來同住一個屋簷下,雖然說不上和樂融融,但也算相依為命。

但是今天,少年終結了這樣的關係。

「怎麼樣?我做到了。」

少年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惡的微笑,對著黑暗的角落說道。

等了一會,少年沒有得到回應,剎那間意會過來,走到牆邊,將那一盞本來就很微弱的燈給關掉。

整個屋內頓時陷入一片漆黑。

這時,原本應該只有少年一個活人的房間裡,竟然出現了另外一道笑聲。

嘿嘿嘿嘿。」那聲音乾笑了幾聲對著少年說:「很好、很好。接下來就照我說的做,保證你會跟我一樣,在這世界上留下轟轟烈烈的事蹟。」

    全站熱搜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