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戰慄空間》


 編號:089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2.03  
 ISBN:9789862907221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不是網路傳聞,而是隨時會挑上你的遊戲……

 

內容簡介

世界上出現了許多無故消失的案件,沒有前兆、沒有理由,有時候消失者間毫無關係,有時候則是相互認識,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所在的空間也會暫時消去。 

第一個生還者被發現時,全身上下有許多嚴重的傷痕,左手上臂骨差點斷裂——她和十多個人一同被困在一棟建築物裡,只有她活著出來。透過生還者的描述,外界的人知道了「這裡」的規則:

1.  戰慄空間一定有一個出口,也一定有辦法走到出口。

2.  除了出口之外,沒有任何能逃離戰慄空間的方法。

3.  每個戰慄空間裡會都出現阻止你離開的生物。 

這次,輪到O年O班了……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

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

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

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

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對了,我開了臉書粉絲專頁喔,請大家多來按讚,不然我都被笑說粉絲太少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新書資訊和我其他創作都會在這裡分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lisheep

還有免費鬼漫畫,可以點進上面的網址觀看,直接搜尋「COMIPO+生存+羅三」也找得到喔!

 

作者自序

篇作品發想的起源,是一種密室逃脫遊戲。

玩家在遊戲裡不停的尋找出口,不停的解迷,不停的欣賞劇情,不停的怪物殺掉,最後在所有遊戲主角都會使用的超逆天絕技,無限復活的幫助下,最終逃初生天。 

我寫到一半才發現,小說主角可不能復活阿。

那該怎麼辦呢,還好,羅三行走江湖靠著就是三點,第一,夠胖,第二夠重,第三,兄弟多。

所以立刻召集了粉絲大軍,提供了許多人名讓我屠殺,也在此達成了人生的創舉,我在一本書裡殺了幾十個人啊。

堪比大逃殺,超越奪魂鋸,這本書寫完後,我想我應該暫時不想殺人了吧。

畢竟,我又不是做黑心油的,我殺人可是會良心不安啊,雖然周星馳在整人專家裡曾經說過,用錢可以把良心遮起來,但我的良心很大,不容易遮。

對了,我有在GOOGLE PLAY上架一本免費書刊喔,有興趣的人可以用手機搜尋:魍魎。

順帶一提,前鎮子去了D51的婚宴,那可是相當好吃的,宴會相當熱鬧,我也聽了很多八卦,真的是相當感謝。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消失的那個人

第二章:分散

第三章:愛情和友情

第四章:第一階段結束

第五章:第二階段

第六章:伴隨著犧牲而前進

第七章:機關算盡

第八章:戰慄空間的幕後

 

試閱

第一章:消失的那個人 

在某個華人的傳統節日,年僅八歲的李元毫跟著父母來到家族聚會的地點,那是一間蓋在寬闊山坡地的休閒俱樂部,景色十分優美,還附設高爾夫球場、游泳池,可以想見這個家族的生活過得算是富裕。

晚餐時間,炭烤的白煙在戶外冉冉升起,服務人員跟大型炭爐排成一列,忙著端盤和料理,各式各樣美味的炭烤肉類和海鮮放滿架上,隨客人點選。

李元毫的母親幫他剝好一隻比手掌還大的明蝦,讓他輕鬆地啃著吃,小孩子不明白手上這接近三十公分的大蝦有多得來不易,也不細細品嚐,吃到一半就用汽水混著把蝦吞進了喉嚨。

在母親的威脅下又隨興地吃了一些東西後,這個全家族年紀最小的男孩開始在會場到處亂跑,穿過了喜歡摸他頭的叔叔嬸嬸之後,他找到了自己的表兄,男孩們就算很久不見,也能立刻開始聊起自己最近在玩的遊戲內容。

宴會進行了一個半小時後,李元毫問了表哥們一個問題:「對了,黃璽文呢,他今天沒來嗎?」

「你說誰呀?」

「黃璽文呀,他以前不是常跟我們一起玩嗎,在廟裡捉迷藏,還有一起到遊樂場玩射擊遊戲之類的。」

「嗯……沒印象耶。」

「怎麼會沒印象,他是我們的親戚,是小阿姨的兒子啊!」

「我們沒看過他。」

李元毫急得跳腳:「你們在說什麼?明明去年還有見過他的,我們不是一起玩PS3嗎,為什麼你們都說沒看過?」

「是你記錯了吧,根本沒有那種親戚呀。」

「怎麼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李元毫急急忙忙地跑回母親的身邊,像是受欺負了一樣哭著:「媽媽、媽媽,黃璽文不見了。」

「什麼?」

「表哥他們好過分,一起騙我說那個人不存在,明明大家一起玩過很多遊戲,還有一起打過球,上次黃璽文還跟我說,有機會要帶我去看蛇的。」

「乖乖,休息一下好嗎,你要不要喝點東西?」

「不要,我要妳去跟他們說啦。」

「可是——」

「快點快點。」

「可是真的沒有那個人啊,你到底在說誰?」

「連媽媽妳也——

親戚們大都停下了動作,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吵鬧的李元毫,這讓他母親的表情變得相當緊張。

「不要再說了,大家都在看。」

「黃璽文要怎麼辦?每次到鄉下我都會跟他一起玩,有一次他來我們家,我們兩個人下樓去買東西,按一樓沒問題,結果回來時我們兩人都按不到我們家十三樓的電梯按鈕,他把我抬起來,好不容易我們才按到按鈕的。」

「有這種事?」

「我不要他消失啦,媽媽最討厭了。」李元毫說完便從母親身邊逃開,鑽到人群中。

那一晚,李元毫不停地詢問會場中的親戚,但是沒有一個人記得那個比李元毫大上三歲的表哥,就連表哥的母親,也彷彿從來沒有生過那個兒子一樣,恍恍惚惚的。

在那之後,只要問起那個人的事,李元毫就會被父母訓話一番,叫他閉嘴,尋找虛構的親戚只會被當作神經病等等,久而久之,李元毫再也不在別人面前提到那個消失的表哥。

「也許是我記錯了。」李元毫開始這樣告訴自己。

※※※

三年後

李元毫在小阿姨家中的抽屜,意外發現了一個有點生鏽的鐵盒子,很難打開,他花了一點時間慢慢用螺絲起子把鐵盒撬開,裡頭的一堆紙片因而撒了出來,全是有點老舊的照片,記錄了小阿姨和兒子黃璽文的點點滴滴。

直到這一刻,李元毫才敢肯定自己的記憶並沒有錯,名叫黃璽文的表哥真的存在過。

「啊啊啊!」小阿姨一臉訝異地站在李元毫的身後。

「小阿姨。」

「不不不——」

「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阿姨有點瘋癲地不斷重複:「璽文,璽文,璽文,璽文,璽文——」最後她崩潰地哭了起來。

李元毫不知所措,只能愣看著她。

當其他人發現的時候,小阿姨的面容已經憔悴到不行,她說不出話來,看起來神智不清,而李元毫則是害怕地躲在被子裡發抖。

這件事讓李元毫的父母終於正視這個問題,告訴他為什麼所有人都當作那個表哥不存在。

原來整起事件的起頭,來自於四個字——

戰慄空間。

※※※

數年後,李元毫十六歲了,兩個多月前剛剛進入普通的社區高中就讀。

午餐結束後,大部分的人趴著睡覺,班對則是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用外套罩著他們的頭,也許正在底下親熱吧,李元毫看了一眼後,不自在地別過頭去。

被老師罰抄課文的李威稷,正在埋頭苦拚,另外一個同樣被罰抄寫的林宗漢則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趴在桌上睡他的大頭覺。

有個漂亮的女孩,同時也是班長的栗佳茹正在預習功課,坐在她附近的陳君蝶則是看著租來的小說。

滑手機的人很多,坐在中間靠後的鄭弘易和陳鐘恆表情異常激動,可能是抽中了稀有的遊戲卡片吧,班上也有那種坐不下來的好動同學,比如黃耀軍,他簡單地用報紙捲出一根球棒,然後跟好友任紹用課本和衛生紙組成的紙球,玩起了投打練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黃耀軍偷偷喜歡的李司璘剛剛看了他一眼的關係,他玩得特別有勁,弄得任紹忍不住抱怨:「別打那麼遠啦,要撿很累耶。」

「抱歉抱歉。」

李元毫咬了一口蘋果咀嚼著,不時把目光落向離他兩個位子遠的女孩,羅珊珊是個很文靜的人,嘴巴的弧度讓人著迷,從開學的那天他就想跟她搭話,但總是找不到話題,只能像個跟蹤狂似的偷偷注視著她。

這是個平凡不已的午休,真要說哪裡不一樣,就是原本太陽高掛的好天氣,在午休時間過了一半後,卻變得陰晴不定。

本來在看小說的陳君蝶,因為慢慢失去了光源,不得不把書本闔起來,她走到窗戶邊往外看:「真的是,怎麼那麼黑,等等下起雨來會很麻煩的。」

她的話才剛說完,天氣就變得更加糟糕,瞬間的暴雨讓人看不見教室外的景色,整間教室就像被黑暗籠罩一樣,她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座位趴下午休,希望等一下天氣又能再變好,玩紙球的黃耀軍也回到了座位。

但情況卻不如人意,雨滴聲、打雷聲,響得讓人無法安心,不久之後,天色暗得連走廊都看不見了。

奇怪的天氣持續了二十分鐘,首先發現不對勁的人是班長栗佳茹:「奇怪,午休時間應該結束了,為什麼還沒有打鐘呢?還有,這也太黑了,我連旁邊的人都看不到。」

大多人對這樣的疑惑不以為然,打鐘表示快要上課了,如果可以的話,永遠都不要打鐘學生們也不會介意,更何況這也不是學校的器材第一次出問題,之前也有段考的時候廣播器損壞無法修正考題的狀況發生,所以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學生們心裡都在想:等等上課用沒有打鐘這個藉口,故意賴床一下好像也不錯,黑點也好,助眠效果一流。

不知道什麼時候,雨聲毫無預兆地停了,教室裡只剩下耳機流瀉出的些許音樂聲。

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照慣例地醒了過來,他們默默地等待老師到來,並想著等老師來再去上廁所就好,這樣可以再多拖延一點時間,好逃避無趣的數學課。

但又是十分鐘過去,手機螢幕的時間顯示下午第一堂課已經開始了,學校的電子鐘聲卻還是無聲無息。

學藝股長邱芯潔細聲說:「鐘壞了嗎?」

黃耀軍在一旁回答:「好像是。」

「也太黑了吧,現在連旁邊坐的是誰都快看不清楚了。」

「既然大家都醒了,就開燈吧。」

「吳宥勳,幫忙把電燈打開好嗎。」

靠近電燈開關的吳宥勳早已習慣被人使喚,他伸手往開關摸去,咖搭一聲,本以為空間馬上就會明亮起來,但教室裡卻依然漆黑一片,只有手機發出的些許亮光,他連續撥動了幾次開關,燈管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這樣的狀況讓學生們的心情開始浮動,各種意見也不受控制地出籠——

「怎麼了,電燈打不開嗎?」

「完全不會亮。」

「不會是停電吧?」

「真的耶,我的手機停止充電了。」

「偷學校電的人還真敢說出來呢。」

「你說什麼!」

「不要吵了,鐘聲就是因為停電才沒響的吧。」

「老師也睡過頭了嗎,到現在還沒出現。」

「誰去找一下?」

「你幹嘛不去?」

「這麼黑怎麼去,我連門在哪裡都看不到。」

栗佳茹站了起來說:「我去找老師,大家安靜一點。」

「喔,這個聲音是班長吧,拜託妳了。」

拿起手機照明,栗佳茹離開了座位,經過黑板,來到門口,前腳才剛踏出教室,她立刻驚呼:「啊啊啊!」

看不到狀況讓擔心她的朋友潘淋問道:「佳茹妳怎麼了?」

「不要過來!」

「咦!外面怎麼了嗎?」

「總之所有人都先等等,我看清楚點再跟你們說。」

栗佳茹的語調聽上去不太對勁,雖然認識時間只有幾個月,但班上同學都知道她是個相當穩重的人,就算那天有人在班級外面互毆,她也沒有慌亂過。

責任感重,對誰都照顧有加,這樣的班長剛剛明顯慌張了,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緊張起來。

黑暗中聽得到栗佳茹的腳步聲,咚咚,咚……聲響越來越遠,像幽靈一樣在空間迴盪。

潘琳擔心地問:「是回音,怎麼回事,為什麼學校走廊會出現回音啊?」

吳至峰不爽地講了重話:「誰知道?醜女別吵好不好。」

「你叫誰?」

「不是妳還有誰,每天跟班長那種美人黏在一起,本來普通的臉看上去也變醜了。」

「你混蛋——」

陳君蝶豎起耳朵聽,接著說:「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

黑暗中所有人都以為陳君蝶問的是自己,所以一堆人一起回答:「什麼事?」

「為什麼外面只有班長的腳步聲?我們是一年級超過十班的大學校,就算上課了也會聽到別班的聲音啊,為什麼現在這麼安靜?」

鄭弘易放下執行遊戲的手機說:「這——」

「就好像……所有人都消失了一樣。」

「不會吧。」

種種的疑惑隨著光源的出現,開始有了解答,終於能看見彼此,讓學生稍微安心了一些,但隨之而來的疑問是,這到底是哪裡的光?光源不是來自於教室,而是來自外面。

這間教室學生們已經使用了兩個多月,周圍的狀況算是熟悉,外面是磨石子走廊,遠一點可以看見高年級的教室,後走廊外是四層樓高的風景。

但現在教室外面的樣子完全變了,走廊和其他教室都消失了,甚至看不到應該看見的雲朵,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古董吊燈、地毯和大理石柱。

疑問聲四起,混亂得像是災後現場。

「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裡到底是哪裡?」

「我們不是在學校裡嗎?」

「為什麼這裡看起來像是——」

李元毫像是猜到了某種可能,他從教室的後門跑了出去,單手一撐翻過了洗手台。

他的朋友李神宗大叫:「元毫你要做什麼?別想不開!」

教室在四樓,李元毫從那裡跳出去,肯定會摔成一堆爛泥,所以李神宗才這麼驚訝,但李元毫卻一點事也沒有,只花了半秒就安穩地落在木製地板上。

他蹲下身來,用手摸了下地板,確認眼前看到的是貨真價實的木板後,他的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不,不會吧。」

李神宗跳上後走廊的洗手台問:「元毫,你沒事吧?」

「沒事。」

「為什麼四樓的天空會有地板?」

「因為我們已經不在四樓了。」

教室另外一邊已經有不少學生走了出來,他們試著搞懂自己的遭遇,但現狀實在超越了常識。

外面的環境是一間大洋館裡面的一樓大廳,天花板特別挑高,大概有七公尺左右,遠方可以看見往上的樓梯,天花板安裝了一盞漂亮的古董燈飾,光源就是它提供的。

潘琳嘴張得大大地說:「這是房子的內部,為什麼教室外變成這樣,佳茹——」

栗佳茹冷淡地回應:「誰知道呢。」

「佳茹,妳看教室的邊緣。」

順著潘琳手指著的地方看去,教室的周圍被平整地切開,就像一塊蛋糕的切面,切口的地方可以看見本來在水泥下的鋼筋和電線,眾人很快就瞭解到消失的不是學校,而是自己的教室。

它被搬到一棟巨大的洋館裡。

究竟是什麼力量能夠無聲無息地搬運整間教室這樣龐大的物體呢?

李威稷傻乎乎地問:「這樣還要上課嗎?」

陳君蝶瞪了他一眼:「傻了嗎?當然不必。」

「那課文也不用罰寫了對吧,好耶!」

陳君蝶同情地嘆了口氣:「白癡,現在不是那個問題,難道你不擔心我們接下來會怎麼樣嗎?這是綁架!」

「有什麼好擔心的,打電話回家找人幫忙不就好了。」

「我剛剛就看過手機了,一點訊號都沒有怎麼打。」

「那就走出去找人求救。」

「你真的確定外面有人嗎?也許我們在山裡,甚至是在國外,你看這個房子的格局,台灣哪有這種屋子,花了這麼多心力把我們抓起來的人,怎麼會這麼容易讓我們走。」

「照妳這麼說,我們等一下回不了家囉?」

陳君蝶嘲諷的勾起嘴角:「你還理解得真快呀。」

「那晚飯呢?還有要睡在哪裡?我今晚要出去買東西的。」

「閉嘴,那種事誰知道,你沒看到我也很亂嗎?」

李威稷被罵得啞口無言。

其他人瘋狂地討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就像演講結束,所有學生一哄而散的那種吵雜,然而該怎麼做,眾人始終沒有定論。

能把一整間教室無聲無息地搬到另一個地方,這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光想就令人害怕。

有人贊同說這是綁架,也有人說這是軍方的實驗,樂觀一點的人則是認為這是電視台的真人秀,無論是哪一種,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件事,讓人非常不安。

不安讓人慌亂、胃痛、容易生氣,有幾個本來就不喜歡彼此的男同學差點就要打起來了。

直到李元毫打破了教室的一道玻璃,場面才安靜下來。

「聽我說,也許你們會覺得很奇怪,但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跟李元毫一直不對盤的林宗漢當場質疑說:「別唬爛,就憑成績墊底的你?」

「我有親戚遭遇過類似的事。」

「那你還不快說。」

李元毫雙手合十放在嘴前:「戰慄空間。」

「什麼?」

「沒有人聽過嗎?」

班對中的男生,也是經常拿到全校第一名的李廷威默默舉起手來:「我聽過。」

「太好了,那你一定也知道——」

「你先說你的親戚怎麼了吧。」

李元毫舔了一下乾燥的嘴唇,說起當年的真相——

表哥黃璽文莫名其妙失蹤了,他的母親,也就是李元毫的小阿姨,因此自責不已,精神狀態也變得不穩定,她每天到處找人追問兒子的下落,鄰居們深感困擾,而且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最後甚至把路人當作綁架兒子的凶手,對他們丟石頭或是穢物。

為了不讓小阿姨把自己逼瘋,家族成員決定編織那個孩子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謊言。

那天聚餐時,小阿姨的狀況已經恢復得不錯,但會不會復發沒人知道,這就是為什麼那天沒有人願意說出真相。

李元毫的父母是那種保護孩子過頭的人,不讓他看恐怖電影、不讓他養會死的寵物,杜絕一切會讓人感到痛苦的事,他們覺得比起直接告訴他表哥可能已經死了,還不如把他蒙在鼓裡,沒想到最後會鬧出問題。

直到那天發現照片,父親才對李元毫說明一切:「表哥那時候在房間看書,都到吃飯時間了卻沒有下樓,你小阿姨上去要叫他,卻發現整個房間都憑空消失了,書桌、牆壁,床鋪,過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消息,我們查了很久,發現這是一種叫作戰慄空間的現象。」

在那天之後,李元毫一有空就會研究跟戰慄空間有關的案件。

李廷威推了推眼鏡:「房間嗎……」

「對,跟我們教室發生的情況一樣。」

「這麼說來,還真的跟網路上寫的差不多。」

林宗漢急得大叫:「你們兩個別一直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戰慄空間到底是什麼?」

點了點頭後,李元毫慢慢解釋——

那是一則像是尼斯湖水怪和大腳野人的那種網路傳聞,只要常看網路八卦的人,應該都知道那篇文章。

文章內容是這樣的,從幾年前開始,世界上出現了許多無故消失的案件,沒有前兆、沒有理由,有時候消失者毫無關係,有時候則是相互認識,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所在的空間也會暫時消去。

全球每一年大約有五百名受害者,因為數量不多,甚至比因為感冒而死亡的人都要少,所以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受到重視。

沒有人生還歸來,戰慄空間就像是天堂和地獄一樣充滿謎團。

直到第一個生還者出現,美國的C.C. 康娜麗女士,她被發現的時候,全身上下有許多嚴重的傷痕,左手上臂骨差點斷裂,面黃肌瘦,可能有數日沒有進食。

警方的報告裡,康娜麗女士是這樣描述的,案發那天,她和男朋友本來要去吃晚飯,忽然眼前一黑,等到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從車裡到了另一個地方。

一個異樣的空間。

跟她有相同遭遇的還有十多個人,所有人都被困在一棟建築物裡,沒有糧食也無法對外求救。

想像一下,如果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該怎麼辦,一般人就算只是被丟到陌生的城市就會很頭疼了,更何況還是被困在一個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被困住的人當然想要逃離,但並不容易,空間看似普通建築,實際上卻經過特殊設計,沒有辦法用一般方法逃走。

也許是運氣,最後花了大約三天,康娜麗才從那裡逃出來,除了她以外的人全部死亡了。

當警察問到房子裡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康娜麗只是一直重複同一句話:「那個房子裡有東西。」

究竟在屋裡發生了什麼事,網路上沒有寫得很清楚。

只知道每年大概都會有一到三位的生還者,儘管他們所到的空間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提到過類似「規則」的東西。

第一、戰慄空間一定有一個出口,也一定有辦法走到出口。

第二、除了出口之外,沒有任何能逃離戰慄空間的方法。

第三、每個戰慄空間裡會都出現阻止你離開的生物。

這就是所有已知的戰慄空間訊息。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全 自 動 行 銷 軟 體
  • 太新比著國有這上個有他這後,得說國你子地會的不我,

    自﹋動﹋網﹋路﹋行☆銷☆軟☆體
    x.co/3bMhH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