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K2-禁忌雙生》


 編號:082
 作者:柏菲思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1.01
 ISBN:978986290718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殘虐,是他愛的方式;接受殘虐,則是另一人以愛回報的方式——

 

內容簡介

上天從他身上複製光亮,卻沒發現留下了黑暗…… 

緊鎖著的房裡一片黑暗,只有電視螢幕閃著遊戲的畫面——龍平把琉豢養在這裡,琉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他們的長相一模一樣,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是雙胞胎兄弟,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們之中,有人是為了另一個而造出來的……

 

 作者簡介

柏菲思

1991930日生於香港,女性。

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

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

小說作品曾獲2013港都文學獎、第七屆文學創作者文學獎、第六屆舞劍壇醉俠文學獎等。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pavis0930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vis0930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柏菲思。

這本書是我的小說出道作,心情有些複雜,參考了不少作者前輩的自序,最終還是找不到屬於自己的開場白。因此決定開啟話癆模式,把想說的直接說出來。請各位陪一陪我,當作是和知己朋友坐在便利店聊天啊!

這部小說一開始在網上連載,受到不少讀者喜愛,今次有幸得明日工作室出版為便利書,終於能回報各位讀者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持了!我從2008年開始網上創作,原創和同人也有寫過,而這篇文章的出版,感覺就像這6年創作生涯的總括一樣。雖然對於寫作這漫長、永無止境的道路來說,這6年顯得很微不足道。可是,從我小學時夢想創作自己的作品,把故事出版成書與世人分享。到了現在,我已經是二十三歲了,想不到夢想真的能夠達成,很不可思議。

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這篇文章的來由。話說大約兩年前,我看見一部電影宣傳片,叫《白金數據》,是東野圭吾先生的小說原作改編。由於主角的演員是我喜歡的偶像團體成員,因此特別留意相關的消息。該電影是懸疑片,所以單憑宣傳片只能對劇情略知一二。而最終,我也沒機會在上映時進場看過整部電影,而且直至現在還未拜讀過原著。不過,正因如此,我才對該故事產生無限想像力。而我的幻想越是膨脹,就越令我想將腦內的構思變成現實。《K2-禁忌雙生》此作品就是這樣誕生的,之所以以此命名有許多原因,請恕我要保持神秘。假若大家能猜出來,我會很高興。

我從小就對崩壞的美感興趣,小學時期看過一部叫《人間失格》的日劇,雖然《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也很吸引,但對於年少無知的我而言,前者的主人公慢慢被社會擠壓而崩壞的故事,更令我看得入迷。小學初期,我還看過吉卜力公司的《再見螢火蟲》。當年天真的我,雖然對戰爭的殘酷還不是很了解,但直覺上很喜歡那部電影,而且還邊哭著邊覺得太美了。現在想起來,也許因為小時候看過這類型的作品,所以日後我的文風也受到深遠的影響。

假若說,世上真的有神明創造出每位人類,那我想相信人的每一種情感都是美麗的。不止是快樂,還有悲傷、絕望,這些都有它們獨特的美感。我想藉著故事中兩位男主角的自我摧毀,表現出人類的另一種美。「this crime is love……這是我為這篇小說想的另一個標題。世間都歌頌「愛」是美好的,那大家能否直視這從「愛」中生出來的黑暗?徐徐被扭曲的直線,因歪曲的線條而組成的全新圖案,亦有它獨一無二的美。

以前一位老師跟我說,他最討厭那些寫人類黑暗面的故事,因為他深信人類是善良的,不可能壞到那種地步。但我則有另一種看法,認為人類是灰色的。他們固然有純潔、雪白的一面,但亦有邪惡、無可救藥的一面。兩種色彩混和在一起,才能成為真真正正的人類。世上根本沒有絕對的奸角和忠角,我如此深信著。正如我寫作,也會寫輕鬆小品,但有時候就是必須讓自己進入人性黑暗面的沉思之中……因此,我不會掩上眼睛,拒絕正視真相。青少年是無知的,是天使,這是誰說的?正因為年輕,所以才會犯錯,才會對世界作出殘酷的解釋。

寫這篇故事有千千萬萬個理由,說不清,但希望讀者看完這本小書後,能感受我的美學。日後希望有機會,推出更多作品,認識更多朋友。我會繼續向成為亞洲人氣作家這個目標努力奮鬥的,請多多指教啊! 

一四年九月

柏菲思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終章

  

試閱

第一回

如靜止畫面,一幕幕場景在二宮紀子的眼裡定格——救護車的警號燈反覆射出刺眼的紅光,醫生彷彿在訴說什麼似的歙動嘴唇,接著如電影般的畫面因一顆礙事的沙子掉進眼中而清除,影像卻變得更加清晰,眼前的一切通過靈魂之窗投射到腦海的闊銀幕上,烙印在她的內心。他躺在擔架上被送進急救病房,醫療器材一一開啟,發出吵雜的聲響。紀子用雙手掩住耳朵,想隔絕一切來自外界的訊息,然而聲音卻無情地從她的指縫滲入。護士轉身而去,丟下她孤伶伶的一個人。無法再承受更大衝擊的她頹然坐了下來,讓這悲傷的時間擦身而過,淚珠掉落的每個瞬間,都像沙漏般倒數著她將犯下的罪孽……

腳步聲漸大,有個人急往呆坐在醫院走廊的紀子奔去。

「他呢?」二宮和成氣喘如牛地站在紀子面前。

紀子聞聲抬頭,在她滿佈皺紋的臉龐上,烙印著數不盡的淚痕,但她卻遲遲不作聲。和成不耐煩地吼叫:「回答我!」

被逼問的紀子,終於拚命用她快枯乾的喉嚨擠出話來:「他……在小床上昏迷……然後…………

「昏迷了?今趟又是什麼回事?」

「醫生說……他不行了。」

和成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眸,用銳利的眼神逼使她說下去。

「他……要把他的血全換掉,一滴不留。」和成心中暗想,終於到了這個地步了嗎?對那小小的身體施術,假若稍有差池,很有可能會失敗。置管難度極高之外,即使能成功把血漿輸入體內,換出壞血,孩子亦有可能因身體排斥而引起嚴重併發症,甚至致命。

「怎麼會這樣……我們的兒子。」和成也試圖表現出傷心痛絕的模樣,卻又彷彿若有所思,視線沒焦點地投向別處,思緒回溯到孩子剛誕生的時候——

兒子出世第一天,就被檢查出血液中的白血球含量極低。由於白血球的主要功能是殺死入侵人體的病毒,假若含量嚴重偏低,將會因免疫力下降而導致細菌感染,引發各種疾病,最壞的結果就是死亡。所以兒子從出生那天起,就開始接受不同方法的治療,營養補充液等針管,每天都刺入兒子那過份細小的血管,似乎要把那小軀體折磨至千瘡百孔。兒子臉部的膚色不斷變化,時而變紫、時而變黃,情況一直穩定不下來。後來,醫生告知他們,孩子體內的白血球生產幾乎陷入停頓,這樣下去定會因百毒入侵而身亡。但對於和成和紀子來說,無論如何都得讓兒子活下去……

紀子完成了傳達詳情的任務後,又捂臉痛哭。「嗚…………已經受不了了……為什麼……

「夠了!妳還哭不夠嗎?」

「這是我……最後一個兒子。」紀子哽咽著。

和成努力抑制住怒氣,因為他知道對於今年四十來歲且失去生育能力的紀子來說,失去唯一的兒子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三十歲結婚,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家庭,只差一個孩子,可是紀子自幼身子弱,好幾次懷孕最終仍是流產,每當她傷心欲絕地痛哭,和成都會這麼安慰她:「沒關係,下次吧,下次一定行。

但現在他再也說不出這種話來,因為婦產科醫生告訴她,這次懷孕可能是最後一次了。由於多次流產,紀子的生育機能已嚴重受損,理論上不能再懷孕了。因此,他們小心翼翼地度過了七個月,終於等到剖腹生產的那一天。和成永遠記得紀子生完孩子後,那混雜著虛脫與喜悅的眼神,是他見過最美的表情。本以為皇天不負苦心人,怎料試煉接踵而來。他們走不出名為厄運的舞台,遞到他們手中的是一本空白的劇本,誰也不知道結局是什麼。

「如果……他換血後仍然沒有重新生產白血球,那麼他就……」紀子雙手拭淚,沉重的眼肚使她看上去更加衰老。自從體弱的兒子出世後,她的淚就沒停過,上天究竟要折磨他們一家三口到何時才會滿足?

忽然,紀子的哮喘發作了,和成立即把思緒從遠方拉回現實。

「你冷靜一點!」和成蹲下身子,握緊她的手。「別思考,注意呼吸!」

「唏啊…………」紀子緊揪著衣服的前襟,表情看起來很痛苦。

和成大力搖晃了紀子幾下,想讓她平靜下來。藥呢,有帶在身上吧?」

「唔…………」失去神智的紀子根本聽不進去,她的雙手用力抓住脖子,如失聲的人魚無法言語,從毛衣領口若隱若現能看見頸項遍佈一道道鮮明的抓痕。

和成趕忙打開紀子的隨身提袋,找出哮喘藥,把噴口塞進她口中,按下噴器,紀子急促的呼吸終於緩和過來。

「聽我說!聽我說!」和成將藥收回袋中後,雙手搭上紀子的肩。

雖然氣喘未止,但紀子仍然依從和成,盡量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聽我說……我有個想法。」和成因氣急而喘息。

紀子拚命維持呼吸,認真聆聽。

「我們不能讓他死,絕對不可以,我們只要多複製一個他出來就行了,這麼來,即使兩個之中有一個死了,我們也不會絕子絕孫。這是最好的方法,就當作是個保險。」

紀子猶如聽到一個荒謬的笑話般,無力地扯起嘴角,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在說……什麼鬼話?複製?誰能做得到?」

「我。」

「你?」

「來做一個兒子的複製人吧。」

紀子虛脫地笑著,用鄙視的眼光凝視和成,認為他在這緊張關頭竟然撒謊作弄人,真是可恥至極。

和成當然看得出她的神色,直勾勾地盯著她,立刻補充:「相信我。」

從和成的瞳仁裡,紀子看不出他是在開玩笑,雖然不知道他會怎麼做,但紀子還是決定相信枕邊人,她伸出凍僵的雙手,輕撫上和成的臉,呆然地點了頭。

※※※

「龍平!」

二宮龍平轉身望去,一個婆婆正顫巍巍地走來。

「晚上好。」龍平托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對迎面而來的婆婆笑道,「太陽都下山了,婆婆怎麼還不回家?」

婆婆咯咯大笑,「我剛才去買菜,今晚兒子會回家吃飯。」

「真好呢,應該很久沒見了吧。」

「是的是的……」婆婆用她皺巴巴的手撫平龍平穿的那套黑色西裝,「你有空也來吃飯吧,不用客氣。」

「謝謝你。」龍平有禮地對她欠身。

「一個人照顧兄弟很辛苦吧,那孩子叫什麼、什麼——

「琉。」龍平友善地提醒她。

「是的是的,他一天到晚都不出門,是那個嗎?前陣子電視裡說過的……尼特族?」

龍平微笑不語,調整了一下提著皮包和幾個超市塑膠袋的姿勢,婆婆看見了,一臉痛心地說:「真可憐呢,孤苦伶仃的,要上班,還要照料雙生兄弟。」

「這是應該的,況且我一點也不覺得辛苦。」

「這不是叫不辛苦,叫習慣。」

龍平又笑了,「對,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很習慣這種模式了。」

「真不明白,同出一個娘胎,為何分別這麼大。」婆婆開始她一貫的嘮叨。  然而龍平並未表現出厭惡,反而耐心聆聽。

「要是那孩子也像你一樣就好了,事業有成。」婆婆又摸了一下龍平的臉,像是對待疼愛的孫兒一般。

龍平有張苦瓜臉,八字眉,下巴像是被木工刀削尖了,那副金絲眼鏡則像座囚牢,阻止眼神洩漏出任何感情。

驀地,婆婆像想起什麼似的,從菜籃裡拿出兩根紅蘿蔔,塞進龍平手中的其中一個塑膠袋中。

「婆婆別這樣,我太常拿妳的東西了。」龍平想阻止,卻因為手中有太多東西而動不了。

「拿著吧,多吃點才會長肉,看看你的臉頰,瘦得都凹進去了。」

「哎呀……這不好意思。」話是這樣說,但龍平也不好拒絕,只能乖巧地點頭道謝。

※※※

與婆婆道別後,鑰匙俐落地插進鎖眼,如一把刀刃刺進胸口,剎那間龍平的笑靨從臉上消失了。他轉動把手,打開那扉沉重的門扉,裡面伸手不見五指。

沒半點聲音。

真的沒有聲音。

水在沸騰、翻動,水花躍出,如落水者臨死前的掙扎。

龍平站在料理台前,用刀把肉切成碎塊,再拿出剛才婆婆送的紅蘿蔔來切。

陰暗的屋內只亮著一盞白得嚇人的電燈,除了龍平切菜製造出來的雜音外,似乎不存在其他人的動靜。

龍平吃著自己煮的咖哩飯,快速、毫無猶豫地用湯匙把食物送進口中,不一會,他的碟子空了,他起身又盛了一碟咖哩飯,木著臉爬上二樓。

來到左邊第三間房門前,龍平一手捧著碟子,一手從口袋拿出鑰匙把緊鎖著的門扉打開。

房間裡隱約滲透出一點幽光,是電視螢幕的光線。另一個他背對著門,坐在離電視極近的地方緊盯著螢幕,手執遊戲手把,在玩無聲的電視遊戲。

龍平上前,看見螢幕左下角顯示了一個數字,39840,是遊戲主人公殺掉的敵人人數,而且數字還在跳升著,他用手槍把出現在眼前的所有人通通射殺,龍平雖然不玩,但他很清楚這是一個殘酷而真實的戰爭槍擊遊戲,因為這是龍平買給他的。

「今天婆婆又跟我說起你了。」龍平冷眼凝視全神貫注玩遊戲的琉。「你真有人氣呢,每個和我見面的人總會提及你。明明都消失這麼久了,大家還對你念念不忘,你究竟是有多大魅力,能把身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琉充耳不聞,繼續高速按著手把上的按鈕。

龍平對於他的不回應早已習以為常,懶得再理會他,龍平拿著那碟咖哩飯走向一旁的桌子,看見放在上方的幾碟咖哩飯都冷掉,糊成一大片硬塊。

「怎麼都不吃?難得我花那麼多心思煮給你吃。」龍平把那些和他出門前一模一樣、原封不動的水瓶提起來。「水也沒喝,唉,真是的,你怎麼這麼頑固,你就不能想想母親以前有多疼你嗎?」

龍平提著水瓶,走向電視,按下開關,螢幕頓時漆黑一片,連琉的面孔也在一瞬間消失了。

「真是令人苦惱的孩子呢……」黑暗中,只有龍平的聲線幽幽地迴響。

接著,琉感覺到冰冷的手掌抓住他的臉龐,雖然周遭一片漆黑,但他依然能確認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龍平。

龍平獰笑著,臉湊到琉的面前,近到只距離幾公分。「飯可以不吃,但不能缺水。」

龍平打開水瓶的蓋子,咕嚕咕嚕地把水倒進口中含住,琉想掙脫,但龍平緊緊箝制住他,他怎麼掙扎都逃不開,接著龍平用身體把琉壓到牆上,濕潤的嘴唇逼近琉,琉本能反應地緊閉著雙眼和雙唇,然而,當兩人的唇在咫尺距離之時,龍平竟把口中的水全噴到琉的臉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龍平瘋狂地笑了,這一次他直接把水瓶中的水全倒到琉的身上。

全身濕透的琉完全不閃躲,只是閉著眼睛承受。龍平拋開空瓶,在琉的耳畔輕聲說:「廢物!連求饒也不懂了嗎……呃?你是啞巴嗎?」

虛弱的琉,胸口不斷上下起伏,衣服因為濕了,緊貼著身子,變得沉甸甸的。

「別忘記,你穿的、吃的、喝的都是我的錢,沒有我,你根本活不下去!為何你到現在還不承認,你是我的。」

水滴悄悄地從琉的髮絲墜落到地面,龍平見琉沒半點反應,興趣大減,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在關上房門的那一刻,龍平看見濕漉漉的琉又坐回電視前,繼續他的遊戲。

 

第二回

那段日子讓人有種身處夢境的幻覺,紀子與失而復得的兒子相處得極好。紀子每天早上都會為兒子準備早餐,然後坐在一旁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接著為他打扮一番,牽起他的小手出門,沿途沒有人不向他們母子投以羨慕的目光。之後他們會到公園散步,看花、看草、看小鳥、看世界萬物所有美好的東西,再帶他到附近的兒童遊樂場,讓他自由自在地與其他小朋友交流。玩累了,就給他買一根冰棒。

多麼幸福!經歷了那一切,紀子終於得到這夢寐以求的生活,縱然和成因工作逐漸繁忙甚少理會家中的事,但只要有琉坐在家裡,紀子能看著那張幼嫩的臉孔入睡,她就能夠安心。已經好久沒試過安眠,她覺得這才是她夢想的生活,作為母親、養育孩子,像一般家庭那樣。

她沒有問過和成,兒子怎麼突然好了,因看見他健康的樣子,已經使她滿足。她不過想守護孩子快樂成長罷了,如此簡單的願望……只要有兒子在,日後的生活亦會十分美滿。因此,當她抱住琉的頭顱,嗅聞著他頭皮的氣味時,她在心中發誓,絕對要保護他,絕對不可以再次失去他。每晚想著想著,會因陷入無垠的恐懼而顫抖起來,把琉抱得太緊而沒有發覺,直至他因窒息驚醒,看看紀子,她才會笑笑說句對不起。

「媽媽……」琉用琉璃似的眼睛望向她。

「沒事,你快睡吧。」紀子的面容被殘月照耀,更增添了幾分蒼老。

琉馬上回抱住她。「不用擔心,我在這裡,不會讓媽媽感到寂寞的——

聞言,紀子淚如泉湧,身子因為太過感動而再次顫抖,並在他腦門深深一吻。對,這就是幸福的型態,只要這孩子在……

可惜,神似乎沒打算就此收手。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