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異數之 死鎮      

 《異數之死鎮》


 編號:081
 作者:路邊攤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0.25  
 ISBN:9789862907146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只要入夜,就能清楚感到某些東西在徘徊,他們來自死鎮……

 

 內容簡介

異數家「醫生」剛搬到這個村子,就聽說了周遭「死鎮」的事: 

「好多年前……二三十多年應該有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土石流把那個小鎮淹沒,當時還有村民來不及撤離,就這樣罹難。活下來的村民到這裡繼續發展,他們不願意提起死鎮的事,連死鎮原本的名字都被封印了……」

 這背景不免使死鎮在網路流傳起來,只是原先慕名而來的人頂多迷路或發生輕微交通事故,而醫生出現後,開始有人失蹤了——

 

作者簡介

路邊攤

七年級生,目前為專職文字工作者。

本人就跟街頭上許多的攤販一樣,平凡不起眼,

但總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永不打烊,只是賣的東西變成了許多幻想故事。 

個人網站: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http://batan.pixnet.net/blog

路邊攤於2008年加入冷諺明作家經紀工作室

FB:藝門諺明

 

作者自序

大家好,很高興異數又跟大家見面了。

這次的故事風格跟之前較為不同,不知道大家可不可以接受,哈哈。

呃,一定會有人問異數者三個人什麼時候會再合體,這點等到之後如果有適當的劇情,會再看看的。

異數系列寫到現在,我真的很開心。

如果大家隨著劇情也可以感受到共鳴,那就太好了。

特別是第二篇故事,第二篇的故事寫到最後,我甚至也開始懷疑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

雖然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同。

但我有時仍忍不住懷疑這種不斷寫稿的生活其實就跟地獄沒兩樣吧,不過是很開心的地獄啦。

 

目錄

第一章:死鎮

第二章:來自地獄的畫家

第三章:在最後,還有

 

試閱

第一章:死鎮                                         

「怎麼辦?」

「流很多血耶,會不會沒救了?」

「別說這種話!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下面……從市區過來的。」

「怎麼會撞成這樣?」

「本來是要去死鎮的,結果撞上山壁……路上真的太暗了……」

深夜中,這幾句讓人坐立難安的對話,穿透窗戶,傳進了男人的耳中。

在這小山村的夜裡,原本該是靜謐無聲的,但現在窗外卻不時傳出眾人驚慌的對話跟車子的引擎聲。

男人從床上坐起來,抓了抓頭,甩掉睡夢的恍惚感。

外面到底出了什麼事?

「叫救護車了沒?」

「已經打電話了,說二十分鐘就會到。」

「太久了吧!血止不住啊!人都快死了!」

「他們從山下市區飆車過來,二十分鐘已經算快了,沒辦法啊!」

聽著這些對話,男人察覺到外面似乎出了危及性命的大事,有人就快死了。

男人走下床,當他打開門時,眼睛頓時被幾束車燈給照得睜不開,等適應之後,他看到對面的派出所前聚集了不少人。

派駐在派出所的五名員警全部出現了,這在這個小村子裡是難得一見的場景。

兩台警車停在派出所前方,男人還看到一台拖吊車,後面拖著一台車頭被撞得稀巴爛的小客車。

幾個從沒看過的年輕人束手無策地圍在警車旁,他們身上都受了些微的擦撞傷,還有人已經哭了出來。

有個年輕人躺在警車內,他的傷勢似乎是最嚴重的,一名年輕員警在車內幫他止血,不過也只是亂壓一通,車內跟員警身上都是血。

男人往派出所走去。

其中一名員警看到男人走近,也沒有攔住他,而是說:「吵醒你了嗎?對不起,出了意外,所以——」

男人揮了揮手,說了句:「情況怎樣?」

「什麼情況?」

「傷者的情況,現在還活著嗎?」

「目前還有呼吸跟心跳,不過救護車——」

「我在屋內有聽到,還要二十分鐘吧?」打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男人就知道這個村子裡沒有醫院跟診所,最可靠的公共設施只有這個小派出所,男人往警車內瞄了一眼,受傷的年輕人腹部似乎插了一片玻璃,「把他搬到我家吧。」

「搬到你家?」員警覆問了一遍。

「以他的情況,在救護車趕到之前,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可以救活,不過我可以把情況變成百分之百,把他搬到我家,我來處理。」男人說完後,直接轉身往屋子走去,沒有給員警再質疑的空間。

圍在警車旁的眾人面面相覷。

「怎麼辦?」

「先搬過去吧,不過小心一點。」

「沒有擔架嗎?」

「我們剛剛用床單做了一個,等一下,嘿咻。」

眾人七手八腳地把傷者抬到擔架上,然後搬到男人的家中。

「到那個房間去。」男人對其中一個房間一指,「把他放到床上就好了。」

眾人將傷者放置在床上,然後魚貫退出房間,在男人進入房間時,每個人都看到他右手拿著一盒工具箱,雙手已經套上了手套。

他到底想幹什麼呢?眾人還疑惑著時,男人已經將房間的門關上,冷靜的聲音傳了出來:「救護車到的時候,叫他們先在外面等一下。」

「喔,好的……」派出所所長說,男人說話的感覺給人一種信服感,所長看了一下其他四名員警,像在徵詢大家的意見,他問:「這個男人是誰?」

「我記得他是剛搬來的吧?」

「是啊,上個月剛搬到村子裡的,把這棟張伯伯要出租的空屋給租走了,他搬進來那天我有看到。」

「我以為他只是來旅遊的背包客。」

「我有來問候過他,不過他不太想跟我說話。」

對男人,所有員警都只有「剛搬到村裡的陌生人」這樣的印象。

十幾分鐘後,救護車的聲音終於在外面響起,兩名醫護人員衝了進來,問:「傷患呢?」

同時,房門打開了,男人走了出來,用拇指指著身後,說:「你們可以進去了,他運氣不錯,沒有傷到內臟,應該可以撐到醫院。」

兩名醫護人員用擔架把傷患抬出來時,原本插在腹部上的異物已經不見了,傷口被妥善地包紮起來。

本來以為手術現場應該是血跡斑斑的,但是男人身後的房間卻一樣乾淨,彷彿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員警們又回到了派出所,他們要給其他年輕人做筆錄及安排安置的地方。

但有一名員警留了下來,是那個一開始在警車裡幫傷者止血、整件制服都是血的年輕員警,他盯著男人,好像有什麼話要說。

「你不回去換件衣服嗎?」男人將手上的手套拔下來,只有手指的部分沾滿了血。

「很謝謝你的幫忙,」年輕員警說:「你是醫生嗎?」

「以前曾經做過醫生,不過現在不是了。」男人將手套扔進垃圾筒裡,「還好雙手的肌肉還記得怎麼動手術,勉強可以救一些人。」

「我叫倫軒,請問怎麼稱呼?」倫軒相當有禮貌地說。

「叫我醫生就好了。」

「啊……那麼,醫生先生。」倫軒笑了一下,好像對醫生十分好奇,又問:「可以請問你到我們村子裡,是來旅遊嗎?」

「嗯,這棟房子我也只租三個月而已,所以不用擔心我會惹任何麻煩。」

「怎麼會呢?如果你可以留久一點是最好不過了,我們村子裡正缺醫生呢!」這也是倫軒的肺腑之言,在這裡沒有醫院跟消防隊,平常派出所的五個員警就必須頂下所有任務,還包括抓蛇跟顧小孩。如果有村民生重病,也是由員警開警車送到山下的醫院。

「這點我第一天就發現了。」醫生問:「出意外的那幾個年輕人,是遊客嗎?」

「是啊。」

醫生從鼻子哼了一口氣:「這可奇怪了,我來到這裡一個多月,沒看過其他觀光客,這村子也不是觀光景點,他們過來幹嘛?」

「他們是要去死鎮的,結果山路太暗,他們的車撞上了山壁。」

員警提到死鎮時,醫生的表情變了。

對啊,一開始被吵醒時,他也有聽到死鎮這兩個字,這讓他渾身不對勁。

「死鎮是什麼地方?我怎麼都沒聽村民聽過?」

「那個地方是村民的禁忌之地,所以他們都不會談到這兩個字……」倫軒隔空指向村子的另一端,「在那邊,還有另一條路,你應該知道吧?」

醫生之前在村中散步時曾經見過,除了一條通往山區的主要道路外,在另一邊還有一條雜草叢生的小路,看情況已經很久沒有人通過了,連柏油都沒有鋪,是相當粗糙的砂石路,不過寬度還是足以讓一輛車通過。

「那條路再一直往上走,就是死鎮了,有時會有城市的年輕人上山想去探險。」

「死鎮到底是什麼地方?」

「本來只是一個小鎮啦,不過好多年前……應該至少有二、三十多年,我也不是很清楚,有土石流把那個小鎮淹沒了,當時還有村民來不及撤離,因此罹難了。活下來的村民就到這裡繼續發展,所以死鎮的罹難者有很多都是村民的親人,他們才不願意提起死鎮的事,連死鎮原本的名字都被封印了。」

「既然被土石流淹沒了,怎麼會變成年輕人的探險去處?」

「應該是這幾年來又有大雨把土石沖走,建築物又回到地面上了。我問過幾個年輕人,他們好像是從衛星照片上看到的,網路上說那裡有一片無人居住的建築物,還有不少靈異傳言,死鎮的稱號也是網路上傳出來的,年輕人最喜歡這種東西了。」

「真的有人去那邊探險過嗎?」

「沒有,走上那條路的年輕人最後不是找不到地方只好循著原路下來,就是像剛剛那樣,撞上山壁或跌下山谷,不過這次是最嚴重的,之前的車子都只有輕微擦撞而已。」倫軒說:「雖然現在沒有人再找到死鎮,不過網路上的衛星照片顯示它是真實存在的,所以還是有不少人會上山探險。」

「嗯,聽起來的確挺吸引人的。」

「如果好好運用這點,應該可以當成觀光主題啦,不過村民們不想用過去的傷痛賺錢,所以大家都不願主動提死鎮的事。」倫軒似乎說到現在才想起自己制服上的鮮血,最後說:「啊,不知不覺就說了這麼久,總之,這次真的很感謝你的幫忙。」

「沒什麼,真的。」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可以待久一點,我們這裡真的很缺醫生。」

「我會再考慮看看。」醫生決定先不要把話說死,免得害他失望。

倫軒在離開屋子時,瞄到了放在房間內的一個木雕。

是個女性的上半身,約一個手掌大小,可以剛好放在手上欣賞。

可以看得出來作為模特兒的是個相當美麗的女性,雕得栩栩如生,連倫軒都忍不住被木雕散發出的氣質所吸引。

「那是你雕的嗎?」倫軒脫口問出。

「嗯。」醫生簡單應道。

倫軒又驚嘆:「不愧是醫生,雙手果然靈巧,所以你到處旅遊,是在尋找靈感完成木雕嗎?」

「可以這麼說,你還是快點回去換衣服吧。」醫生半催著把倫軒請回派出所。

關上門後,醫生感覺還是無法安心。

剛剛一提到死鎮這兩個字,手就會抽搐,他希望只是巧合——

醫生並不是普通的雕刻家,他是藝術家中的異數者。

他創作的,是常人所看不見的物體。

他雖然看不到那些東西,但雙手卻能自動感應,再以雕刻作品的模式呈現出來。

像這樣的異數者,在國內只有三個,他是其中之一。

他們創造常人無法看見的物體,不管他們願不願意,而這些作品也將他們牽扯進未知的宿命中。

    ***

醫生再次見到倫軒的時候,一樣是在深夜。

他的眼睛先是被窗外的警車燈給逼得睜開,然後耳邊馬上聽到了敲門聲。

看來今天晚上又會不得安寧了。

倫軒就站在門口,穿著執勤時的制服,他先表達了歉意:「很抱歉這麼晚還來打擾你。」

「有什麼事情嗎?」醫生注意到警車旁邊還有另一名員警,而派出所裡有幾個村民聚在一起,似乎在跟所長討論事情,情緒相當激動。

「村子有事想請你幫忙,」倫軒的眼神飄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要怎麼開口,最後他說:「所長想請你跟我們一起去死鎮一趟。」

「死鎮?」醫生馬上想起幾天前關於死鎮的對話,「為什麼要去那裡?」

「我們在剛剛接獲村民的報案,」倫軒說:「有幾個就讀本地國小的小孩不見了,都是六年級的學生。」

「你們懷疑他們去了死鎮?」

「本來村民都不會對小孩提起這些的,但他們好像從外地來的年輕人口中得知死鎮的存在,他們的同學說,失蹤的那幾個孩子在平常就會討論要怎麼去死鎮探險。」

「有證據顯示他們確實去了死鎮嗎?」

「目前還無法確定,但他們的腳踏車都不見了,所長也派了其他兩個人開車往山下跟山上去找,他也叫我跟另一個同事去死鎮找,於是我想,有你一起同行會比較保險,所長也同意了。」

醫生搞不太懂這邏輯:「為什麼有我一起會比較保險?」

「山路很暗,他們應該只有手電筒,如果跟上次那些年輕人一樣,撞上山壁或跌下山谷,那可就慘了,不過要是有你在,至少可以馬上急救吧。」

看來他曾經擔任過醫生的事情,全派出所的人應該都知道了。

果真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自己如果拒絕了邀約,恐怕很難在村子裡待下去了。

「失蹤的小孩有幾個?」醫生問。

「三個,我們這裡國小的六年級只有一個班級,他們都是同班的。」

「什麼時候出發?」

聽到醫生這麼問,倫軒知道他答應同行了,便鬆了一口氣:「等你準備好就可以了。」

「好吧,我收拾一下。」醫生關上門。

等門再度打開,醫生走出屋子時,他的手上拿著倫軒上次看過的工具箱。

所長特意出來致意,他說:「醫生先生,麻煩你走這一趟了,如果孩子們真的出了什麼意外,請你一定要幫忙。」

派出所內的民眾也望著醫生,他們想必都是失蹤孩子的家長吧。

「應該的,這是應該的。」醫生揮揮手,坐進了警車的後座。

倫軒負責開車,而另一位年長的員警坐在副駕駛座上。

另一位員警先自我介紹,他的名字叫克白,是本地人,從警校畢業後就申請回村裡服務,不過還是在城裡輪調了一段時間後,才終於回到村裡的派出所。

「我對於山上的路況,是全派出所最熟的,絕不會有問題的。」他邊說邊跟倫軒指路:「那邊啊,往死鎮的小路在那裡,不注意看很容易看不到。」

醫生將工具箱放在腿上,打算在這時候將一個疑問提出來:「現在是要去死鎮,對吧?」

「沒錯。」克白說。

「但是倫軒有跟我說過,那些來探險的年輕人沒有一個可以找到死鎮,我們可以成功找到嗎?」

「他們之所以找不到,是因為我們在路上做了障眼法。」克白說明道:「對我們來說,那是至親的村人罹難的地點,當然不希望他們被外人所打擾,所以我們在路上動了一些手腳,讓外人進不去。」

「現在怕的是……」倫軒也說:「那些孩子可能從其他人口中知道通往死鎮的正確道路,所以他們有可能真的去了死鎮。」

這個時候,車子已經轉入通往死鎮的那條小路,粗糙的砂石路讓車子相當顛簸,醫生手上的工具箱也跟著鏗鏗作響。

這個地方已經沒有路燈,只能看到周遭的雜草像某種生物的觸角一樣不斷襲上車窗,山壁跟山谷在月光下顯得更為奇異。

一路上三人的眼睛緊盯著路邊,那些孩子的身影有可能隨時出現。

開到一半時,克白突然說:「好,在這裡停一下。」

倫軒照著命令把車子停了下來。

醫生問:「怎麼了?」

「剛剛不是說過了?障眼法啊。」克白說完,便下車往草叢走去。

在漆黑的山區中,被警燈這麼一照,克白的身影顯得十分詭異,醫生甚至以為草叢中會出現什麼怪物將克白拖走。

但克白只是將幾叢草搬了起來往旁邊挪,另一條隱藏在雜草後的道路頓時出現,原來那幾叢草是被綁好的,插在路上把路擋住而已,如果沒有仔細看的話,真的看不出來。

克白回到車上,表情很是擔憂:「障眼用的假草有被移動過的跡象,痕跡很新,看來那些孩子真的有經過這裡。」

隨後他馬上用無線電發了訊息回派出所,告知那些孩子真的往死鎮去了。

克白掛上無線電後,倫軒說:「如果運氣好的話,會不會他們已經探險完了,正要回來?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在路上看到他們。」

「不,沒有這麼簡單。」克白心事重重,連聲音都十分沉重:「我們之所以不讓外人進去,不讓死者受打擾是其中一個原因,在那個地方……唉……」克白最後只嘆了一聲,沒有再說下去。

在那個被外人稱為死鎮的地方,還有什麼祕密嗎?

醫生的手正自己蠢蠢欲動。

順著隱藏的道路一直開,車燈的前方果然看到了建築物的影子。

「你們之前曾來過這裡嗎?」醫生問道。

倫軒搖搖頭:「我沒有。」

「我也沒有,但我們每幾天會檢查一次藏起來的入口有沒有被破壞。」克白說。

死鎮的建築物多是一、兩層樓的平房,路上沒有路燈,連可以稱為道路的通道都沒有,街道上堆滿了砂石跟破舊的廢棄物,應該是土石流來襲時,被沖出建築物的傢俱堆積而成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09117034
  • 內容挺吸引人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