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血咒書 

 《血咒書


 編號:080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0.25 
 ISBN:9789862907153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詛咒並沒有想像中的難,只要把自己當作祭品——

 

內容簡介

那古書是從圖書館偷出來的,封面觸感很難形容。打開後,全是手寫的文字,記載著各種詛咒,後幾頁還有煉獄圖,畫著人被處死的景象

小猴喜孜孜地看著書,半晌,他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欸欸,這裡有超簡單的詛咒辦法欸。」 

「又不是法師,施咒哪有這麼簡單呢?」大家想,於是沒阻止小猴完成書裡的步驟,於是——喝下那杯詛咒飲料的人死了。 

後來,他們才知道,現場的人都得支付詛咒的代價……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朋友就像水一樣,可以載舟也能覆舟。

防人之心不可無,即使是再好的朋友,某一天會不會因為妒嫉或是其他莫可奈何的原因反目成仇呢?

很想寫寫義氣之類的故事,但最後卻都偏向黑暗系。

我喜歡寫些人性有關的故事,愛與恨、妒嫉與自私等等,最後會交織出怎樣的劇情發展?

但還是希望大家看完不要對朋友幻滅,畢竟人生在世,很多時候都是出外靠朋友,我也相信這世上還是有好人、無私為朋友奉獻的那種人。5至少我的身邊就有幾個這樣的好朋友,相信大家也會有,目前沒有,將來也一定會遇到的。

而要找到這樣的朋友之前,要先學會付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願一切祥和圓滿。

 

目錄

第一章 血書

第二章 時限

第三章 自相殘殺

第四章 咒殺

第五章 最後

 

試閱

第一章 血書

被書包圍的感覺其實頗有壓力,尤其是對腦袋不太精明的同學而言。每本書都像磚頭壓在胸口上,光看都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前兩年英國發生暴動,所有店家都被搶了,街頭的車子也被放火,唯獨書店好好的,沒人搶、沒人偷,甚至連砸破窗戶都沒有,這該說是書店超安全,還是說書店超冷門呢?

這堂國文課,老師帶大家到校內圖書館參觀,說他最喜歡看書,幾乎把這裡大半的書都看完了,涉獵的程度很廣,宗教、哲學、推理、輕小說都看,聽起來很像炫耀文。

他還在侃侃說著:「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靠的不是報紙,而是書裡的知識。書是很好的東西,把所有知識有邏輯、有條理地整理在一起。我每晚都要看一本書才會睡覺,假日也很喜歡看書——」

有些女學生用崇仰的眼光看著國文老師,有些同學則是表情漠然。

禾輝就是屬於漠然的那一種,他想著老師的人生應該很沒樂趣,否則怎麼會一直看書?

他望了一眼身邊的女孩,巧琳卻是用一種喜孜孜的表情在聽老師說話,這讓他更不屑國文老師了。

「有什麼好看的?還不如看電影。」禾輝嘀咕了一聲,試圖吸引巧琳注意。

巧琳扁了扁嘴,卻無損她的好看,她雖然算不上驚豔四方,但長相清秀,非常耐看,五官是那種很舒服的比例,加上皮膚白皙、一頭黑長髮,整體至少有八十分。

她嬌嗔道:「看書的男生很有深度,而且能靜下來看書代表沉穩,你不懂。」

「算了,我幹嘛懂。」禾輝賭氣道。

巧琳不理他,繼續聽著老師說話。

其他無聊的同學也在交頭接耳地閒聊,但全跟今天圖書館的導覽主題無關,他們討論著下課要去哪裡吃飯、昨晚的電視劇情、哪個學妹比較正——

禾輝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巧琳身上,他越發覺得國文老師太卑鄙了,故意安排這堂導覽課程來騙女生。

一會兒他們轉上二樓,老師還在叨叨說著:「這邊的書應該是你們會喜歡的,那邊還有漫畫,不喜歡看書的同學也可以看看漫畫和小說,透過看書的過程可以放鬆也能沉澱心情。」

「哇拷,有《航海王》、《第一神拳》欸,咦咦,連《八百鬼》和《煉妖師》都有喔。」

二樓的書籍終於引起同學們的共鳴,大家開始聊起最近看到哪一集,以及電視的進度播到哪裡。

只是大家最感興趣的一區,老師並未停留太久,他又筆直地往後方樓梯走去。

禾輝因為討厭圖書館,所以不想融入這裡的任何話題。他一開始還覺得很爽,這堂課不用坐在教室上課,不過這會兒他寧願老師上課,也不想聽老師在這裡自吹自擂、抬捧身價。

半晌老師又帶大家上了樓梯,三樓卻出現一扇鐵門。

老師神祕一笑,問大家:「知道裡面有什麼嗎?」

「什麼?」同學們升起興趣,「是A書嗎?呵呵。」

大家嘻嘻鬧鬧著。

「說不定是棺材?」

「有錢嗎?」

「圖書館哪來棺材?」

「禁忌的房間,說不定有人死在裡面,半夜會有鬼出來,PTT有很多這種故事呀。」

老師轉為苦笑,「大家想像力真豐富。今天帶大家過來這裡,就是因為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很特別,這裡的藏書都是單一本的,很有歷史意義,所以這扇門平常都會鎖上,以防雅賊。」

「喔。」大家無趣地應道。

又是書,這讓同學們的興致頓消,不管是什麼了不起的書,只要是書就激不起他們的好奇。

老師說道:「我特別請館長開放一小時給我們。」說著,他將鐵門打開。

裡頭的冷空氣溢了出來,站在前排的同學們明顯感覺到一涼。

鐵門後面是個不小的房間,光線幽幽的,空調似乎比外面更低,那涼颼颼的感覺讓人為之一顫。

老師先行走進去,打開電燈,這才讓房間有了真實感。

這個空間和圖書館的其他地方明顯不一樣,書櫃是木製的,與外面鐵櫃的冰冷感覺不同,增添了一股說不出的陰森。或許事物久了,本身就會帶點陰氣。

「我平常也會來這裡看書,這邊的書請大家不要隨意觸摸,它們太珍貴了。」老師說道:「這邊的書是不外借的,就連要進來翻閱都得特別申請,今天你們能來這裡算是很棒的機會。」

禾輝彆扭地想著,他一點都不想看,只想快點離開。

老師繼續往前走,帶大家在特藏的書房內逛了一圈。為了讓大家能看仔細些,他的腳步刻意放慢。

「這裡還有很多禁書,台灣經過日本殖民、戒嚴時期,其實很多禁書都被毀了。你們都知道金庸吧?《射雕英雄傳》、《神鵰俠侶》,還有《韋小寶》都聽過吧?就算沒看過書,也看過電視劇或電影吧?」老師說道:「金庸的小說以前也是禁書。」

聽到這裡,大家「嘩」了一聲,沒想過金庸的小說也曾經被禁。

老師說道:「那邊的大多是禁書,是館長和前任校長留下來的,他們把書藏在田裡,台灣解禁之後才挖出來,然後就捐給了學校圖書館——」

老師說著圖書館的歷史沿革,因為這裡收藏了許多絕版禁書,後來也有不少文藝之士紛紛把書捐過來。

有個老學究是這麼說的:「我的孩子不知道這些書的珍貴,留給他們遲早都是拿去回收,還不如放在這裡讓我安心,就算我走了,這些寶貴的書也能被好好保存、利用。

老師說到一半,還感慨地嘆了一聲,「現在都科技化、電子化了,但我還是喜歡書原本的樣貌,這種摸起來的質感、捧在手裡的真實重量,是3C產品給不了的。透過觸摸,也能和書有感情的交流。」

禾輝嗤之以鼻,是要交流什麼?書就是個死物,怎麼會有感情?還談交流勒。

他不想聽,但耳朵總不能關起來,他只好選擇撇過頭去,卻不經意看見一本規格不太一樣的小書。一旁的書大概有十八公分高,但那本書卻矮了一截,就跟他的手機差不多高,乍看很像日記或是記事本一類。

由於這裡的禁書很多,各時代的印刷規格不太一樣,書的高矮胖瘦也都不太相似,可是這一本的存在也太突兀。

禾輝不知這邊的書是怎麼分類的,也許老師剛才有說,但他並未專心聽。可能是用年代來分,也可能是依據捐贈者來分。

管他的,禾輝對細節不在意,手卻偷偷摸了過去。

那是種叛逆的心態,老師越是重視這裡的書,說得天花亂墜的,彷彿每一本都是無價之寶,就更激發他想惡搞的心思。

他隨手把書抽出,其他同學沒發現,書櫃也沒發出警報的嗶嗶聲。他暗笑,老師還說這裡的書很珍貴,看來沒有特別保護嘛。

他將書塞進口袋裡,大小竟然剛剛好,看起來就像口袋塞了一隻手機那樣。

老師終於介紹完,恰好也到了下課時間。

「該走囉。」老師催著大家離開,小心翼翼地把鐵門關好。

看他的模樣,禾輝更想大笑了,書都被偷了一本還不自知,真是笨蛋。

「終於下課了。」同學們瞬間放鬆,也忘了這裡是圖書館,無視國文老師還在一旁,說話的音量不自覺提高,「星期六要不要去唱歌?」

「不要啦,假日很貴欸。」其他人回應著。

「大家小聲點,這裡是圖書館。」老師說話慢慢的,有種莫名的氣度與優雅,可氣勢全無,大家還是劈里啪啦地往樓下衝,彷彿迫不及待要逃離圖書館。

幾個人一步出圖書館,還誇張地張大雙臂說道:「哇!是自由的空氣。」

其中一個就是小猴,他搞笑地喘著氣,「我、我、我需要氧氣,呼呼呼——」

「你們很過份欸。」巧琳白了他們幾人一眼。

禾輝說道:「不就圖書館嘛,這樣也能耗一堂課,老師根本不想上課吧?」

「才不是,亂講。」巧琳聽不慣禾輝說話的方式。

「幹嘛,妳剛才就一直很崇拜老師,喜歡他喔?」禾輝吃醋地說道:「嘖嘖,他至少四十歲了吧?要挑也挑好一點的呀。」

「你……」巧琳臉一紅,「討厭。」

「別理他啦,禾輝講話本來就很賤。」阿禮哈哈笑著,「等一下要不要去吃冰?最近巷子裡新開了一間,五十元有四種料。」

「好哇,走呀。」禾輝因為被巧琳罵,他也想緩和這氣氛,並不想和巧琳再爭執下去。

 

無聊到不知道要幹嘛的週末,幾個同學討論過後決定去禾輝的租屋處泡著。他住的是套房,很自然就變成幾個好友們的聚會場所。

小猴先到,帶了一包鹹酥雞,不過走路的時候已經嗑了半包。

「要不要吃?」小猴問道。

禾輝拿起竹籤撥著紙袋裡的炸物,「怎麼沒有魷魚?」

「有哇,吃完了。」小猴說得理所當然,還從嘴巴吐出一截,「最後一塊,要不要?」

「幹,噁心死了,走開。」禾輝用腳踢了小猴一下。

小猴嘿嘿一笑,跳到椅子上去看禾輝的電腦,「你在幹嘛,看A片喔?」

「屁啦。」禾輝懶得理小猴,他有意無意地問道:「巧琳會來吧?」

「巧琳?會呀。」小猴翻著禾輝的書桌,在找有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會兒他才嗅到一絲八卦的氣息,對著禾輝擠眉弄眼地問道:「幹嘛特別問,你該不會……喜歡她吧?」

「沒有啦,只是她畢竟是女生,我在想要不要把內褲收起來。」禾輝說道。

「喔,我還以為你對她有意思。」小猴說道:「千萬不要呀,不然我不知道要挺誰。」

「什麼意思?」禾輝敏感地問道。

「巧琳喜歡阿禮,他們好像在一起吧。」小猴無意間爆了個卦。

禾輝心頭一緊,表面卻裝得若無其事,「你怎麼知道?」

「就那天我看見巧琳在跟阿禮說話,巧琳一直叫阿禮載她回家。」小猴說道:「這就很明顯了吧?」

禾輝的心情紊亂,他暗戀巧琳的事情沒人知道,可巧琳喜歡的原來是阿禮。

他們是工科的,班上男女比例很不平均,所以巧琳也很自然地跟男生們打成一片。

禾輝是知道很多人喜歡巧琳,可他從沒把阿禮當成競爭對手,阿禮長得不帥,成績也不出眾,巧琳怎麼會喜歡他?

只是越細想,徵兆就越多。

分組報告的時候,巧琳總是在他們這一組,而她負責的部份也常常要和阿禮討論;回家的時候她會和阿禮同行;上次吃飯時也是坐在阿禮旁邊——

巧琳似乎是有意要靠近他們,而目的只是想和阿禮多點相處機會嗎?

禾輝心酸難受,一股妒意逐漸濃烈。

他試探性地問道:「他們該不會真的在一起了吧?阿禮竟然都沒講。」

「不知道,不然等一下問問他。」小猴翻到禾輝從圖書館偷回來的小書,他驚叫一聲,「拷,這是什麼?」

「啊?」禾輝看過去,不隱瞞地道:「喔,圖書館偷來的。」

「圖書館?」小猴倒抽一口氣,「你偷東西喔?怎麼偷出來的,太屌了。」  他不覺得這行為有錯,反而覺得很酷。

禾輝把書偷回來後就亂扔在桌上,後來和一堆雜物混在一起,也就忘了那本書的存在。

他對那本書沒興趣,隨口說道:「可以丟了,喜歡就拿回去呀。」

「喔喔,那我帶走喔。」小猴也不客氣,翻起了那本書,「那裡的書聽說都是禁書,拿去賣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賣到錢記得請我吃飯。」禾輝現在只關心巧琳和阿禮是不是在一起,他又把話題拉回來,「巧琳喜歡阿禮什麼?」

「誰知道。」小猴對那話題已沒興趣,他開心地看著新得到的小書。

「喂。」禾輝走過去想強迫小猴和他談談巧琳的事。

小猴摸著那本書的封面,是褐色像羊皮的材質,觸感很難形容,軟軟的、有點噁心,還有汙漬與破損,「這是什麼皮?這上面的髒髒會不會是血呀?如果是禁書的話,說不定曾經有人用血保護它。」

「你以為是藏寶圖喔?」禾輝翻了個白眼,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敲門聲打斷。

「開門,是我。」外面傳來李明玟的說話聲。

「喔,李明玟。」禾輝過去幫李明玟開門。

李明玟長得斯斯文文,還戴了一副金邊的眼鏡,他帶了幾瓶飲料過來,隨手各扔了一瓶給禾輝和小猴。

他注意到小猴正在翻閱那本古書,好奇地走過去一起看,「在看什麼?」

「這個,很屌欸。」小猴翻開一頁說道:「手寫的欸,而且……唔……」

李明玟本想摸那本古書,卻覺得封面和內頁很髒,「哪裡來的?什麼東西呀?」

「嘿嘿,無價之寶。」小猴學著國文老師那天的台詞,「禁書、絕版書,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哪裡弄來的?」李明玟又問。

「吶。」小猴看了一眼禾輝,「他從圖書館三樓偷來的。」

「啊?」李明玟倒沒多訝異,彷彿偷書真的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幹嘛偷書?」

「隨手就拿啦,沒想到真的帶出來了,上面也沒貼編號,大概是怕破壞書吧,所以沒有磁條也沒有什麼防盜的東西,還說保護森嚴勒。」禾輝喝著飲料,因為巧琳和阿禮的事心情正不好,「這種東西扔在路邊也沒人要吧。」

「好噁心,這什麼皮呀?」李明玟和小猴研究著,「這上面是皮吧?看起來不是紙。」

「摸起來也是皮,羊皮或豬皮吧。」小猴說道:「很可怕欸,裡面寫的好像、好像——」

「什麼?」李明玟問道。

「都是詛咒的方式。」小猴皺了皺眉頭。

「啊?」李明玟仔細看了一下內容,因為是手寫字,所以讀起來不輕鬆,必須花點眼力辨別文字,所幸字跡還算端正,所以都能看得懂。

「哇操,好毛。圖書館還有這種書喔?」小猴說道:「這、這該不會——」

「嗯?」禾輝沒耐心地說道:「話能不能一次說完?」他把書搶過去看,看沒兩行就覺得頭皮有點發麻。

裡面記載的赫然都是咒殺方式,後面幾頁還有恐怖的煉獄圖,畫著人被處死而亡的景象。

「好噁。」禾輝把書扔回給小猴,「拿回來時我也沒看,怎麼會是這種書?」

「嘖嘖,別亂扔呀,壞掉怎麼辦,到時就賣不出去了。」小猴說道,手指摸了摸裝幀的線。

它的歷史確實很久了,書頁之間是用線串起來的。

李明玟忽然沉默,不曉得在想什麼。

小猴問道:「幹嘛?」發問同時又往後翻了幾頁,最末的三、四頁是空白的,不知是刻意留白還是未寫完。

「這本書怪怪的,還回去比較好。」李明玟說道:「這些字是用什麼顏料寫的,你們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是深褐的,感覺很像——」

「血?」小猴張大眼睛說道,眼底散發著異彩,「太酷了,那封面該不會是人皮吧?」

禾輝一聽,更不想留下這本書,甚至一想到它在自己房間裡都會不舒服。

「你們有聽過人皮書嗎?」小猴興奮道:「之前電影有演過呀,最可怕的詛咒要用人皮記載,很多巫師都有人皮書,被詛咒害死的亡魂也會被困在書裡,這樣就無法報復巫師,而亡魂的怨念也會加強書中的詛咒效果。」

「你有去看那部電影喔?」李明玟說道:「你怎麼會喜歡這種怪怪的東西?」

「無聊研究一下咩。我沒去看,是預告說的,哈哈。」小猴對那本書愛不釋手了。

李明玟和禾輝不再理他。

小猴喜孜孜地認真看著書,半晌,他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又吵道:「欸欸,這裡有超簡單的詛咒辦法欸。」

「什麼?」禾輝說道:「不要看了,萬一你中邪了怎麼辦?」

「不會啦。」小猴問道:「你有沒有黑紙?」

「黑紙?你要幹嘛?」禾輝不懂,「你該不會是要模仿吧?」

「好玩嘛,試試看呀。」小猴翻著禾輝的抽屜,恰好看見一張底色是黑色的廣告單,「這個應該可以吧,有刀片嗎?」

「啊?」禾輝忙說道:「不要在我房間搞這些有的沒的。」

「你沒事弄這本書回來幹嘛?」李明玟唸了禾輝一句。

兩人無法阻止小猴,心裡也覺得小猴只是個普通大學生,做出來的詛咒應該沒效,不然誰都可以當巫師了。

巫師的成立條件沒那麼簡單,必須要有特殊的血緣或是接受過某些儀式,借用神或魔的力量才行,普通人就算在紙上亂畫符也不會有效果。

再加上巫師和武功高手一樣,都必須有幾年的功力才行,小猴這個半路出道的,怎麼可能讓詛咒成效。

禾輝和李明玟在心裡嗤之以鼻,所以也只是嘴上唸唸,並沒有真的出手制止。

小猴搞了一堆東西,學著書上的方法唸唸有詞,赫然用刀片在手指畫了一刀,硬是擠出幾滴血。

「拷,你有病呀?」禾輝看見小猴自殘忍不住罵道,雖然小猴的傷口不到一公分,他仍覺得小猴的做法太偏激。

小猴朝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當真以為自己是巫師了。

小猴的神情轉為正經,用血在裁在長條狀的黑色廣告紙上寫字,依樣畫葫蘆地把詛咒符文寫上去。

說也奇怪,不知是廣告紙上的顏料太刺激,抑或是這詛咒真有其效力,畫符文時,小猴覺得手指刺刺麻麻的。

他割的傷口不深,血應該很快就會止住,可是隨著符咒逐漸成形,他的手指像是被紙張吸住,體內的血液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抽出,導致廣告紙被浸濡得微微發皺,血珠也在紙上凝聚。

小猴的心頭顫抖,卻又感到無比興奮。

完成後,他看著自己的傑作,又對比了一下書上的圖案,接著向禾輝問道:「有沒有打火機?」

「你沒事吧?」禾輝憂心地看著小猴。

李明玟的表情也不太對。

「打火機,有沒有?」小猴又問。

禾輝沒回答他,繼續問道:「你的臉色很差,沒事吧?」

剛才小猴只以為過了兩、三分鐘,可禾輝和李明玟卻是怔怔地看著小猴畫了十幾分鐘的符文。

小猴在作法時嘴角一直掛著一抹怪異的冷笑,臉色也在短時間內變得蒼白,額上滲出一片冷汗。照理來說,那不到一百cc的血量不會讓人瞬間憔悴,可小猴的樣子卻像失血過多,連嘴唇都乾癟發白了。

「我沒事呀,我要打火機。」小猴的精神狀態看似正常,說話也有邏輯。

禾輝和李明玟這才安心,可禾輝還是沒有即刻找出打火機給小猴,「要打火機幹嘛,該不會想放火燒我家吧?」

「沒有啦,書上說要把這張紙燒掉,它的灰燼會有詛咒的功效。」小猴說道:「只要加到水裡給你想詛咒的人喝就可以了。」

「喔。」禾輝找出打火機遞給小猴,「你是想給誰喝呀?誰會笨笨喝下去。」

「唔,我還沒想到……」小猴拿過打火機就要點,立刻被禾輝制止。

「去廁所弄,免得燒起來了。」禾輝覺得頭暈,自己怎會陪小猴玩這無聊的東西,他更後悔自己偷回一本古怪的書。

只是小猴提到想詛咒的人時,他腦海裡不自覺地掠過阿禮的身影。

阿禮算是他的朋友,卻沒義氣地和巧琳在一起,這是橫刀奪愛嗎?禾輝的心情複雜,畢竟沒人知道他喜歡巧琳,可他仍然感到不平。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09117034
  • 這本書 我有買 大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