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邪靈咒 血宴(最終回)                 

 《【邪靈咒】血宴(最終回)》


 編號:079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10.03  
 ISBN:978986290712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實況影片中,玩家慘遭分屍,觀眾卻大聲歡呼……

羅三死亡網遊最終回!

 

內容簡介

這裡是現實世界。

古色古香的建築內數十台螢幕顯示著不同玩家的進度,畫面寫實無比,就像在眼前發生一樣。

此時,最受注目的則是檮杌洞穴裡的實況,一組人全滅後甚至畫面同步了他們在現實裡被肢解的模樣。

不論遊戲或現實中,這都是一場殘酷的血宴。

畫面切換到龍與信泰一行人,他們的咒力在洞穴裡大幅降低,而眼前的妖怪,都是人變成的。

但是,想活著離開,也只能殺了他們……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

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

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

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

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對了,我開了臉書粉絲專頁喔,請大家多來按讚,不然我都被笑說粉絲太少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新書資訊和我其他創作都會在這裡分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lisheep

還有免費鬼漫畫,可以點進上面的網址觀看,直接搜尋「COMIPO+生存+羅三」也找得到喔!

 

作者自序

結局,結局,結局。

這兩個字我在這個月裡已經聽了無數遍,大家都吶喊著想要知道邪靈咒的結局,但長期支持羅三的人都知道。

羅三這賤人就沒打算讓書中人物好過啊。

不知是不是因為在人格發展的重要時期,我連續玩到了幾款結局哀傷的遊戲,像是炎龍騎士團2和仙劍奇俠傳。

這讓我對悲劇結局產生了一種嚮往,就是要悲,才會經典。

當然悲久了還是會麻木啦,所以我也做過偉德系列,效果也很好,讓人印象深刻。

所以羅三以後的書,到底是要悲劇多些呢,還是喜劇多些呢,這點還是看天意吧。

趕稿的日子,最讓人煩躁的不外是火辣的天氣,和午餐晚餐吃什麼這兩件事,什麼?早餐呢。

每天都寫到兩點怎麼可能起來吃早餐阿。

總之最近能吃的東西大都吃過了,壽司那種東西又不能隨便吃,要吃什麼真的挺苦惱的,以前有一家叫做小三的熱炒店(跟本人無關),那個炒飯是好厲害的啊,鬆軟的米粒,鮮嫩的現炒肉片。

但老闆卻因為中風而沒有繼續營業,悲劇啊。

好吃的東西沒有留下,但許多粗製濫造的食品倒是一直都在,每每總是讓我懷念。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起跑點平等

第二章:邪獸作惡

第三章:狂亂的書生

第四章:俱樂部之夜

第五章:鯀皮

第六章:隔壁的王先生

第七章:邪獸庇戚

第八章:邪靈咒影響的人們

 

試閱

第一章:起跑點平等

 

邪靈咒是完全的實境遊戲,藉由科技把腦袋連上網路,玩家就會進入一個奇幻的古代世界。

在那裡,玩家被稱做咒士,能夠驅使咒力,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事物,我們的主角正要挑戰其中的一項。 

河畔的廢棄村子,一間七零八落的古老庭院,滿地枯黃落葉,空氣中彷彿可以聽見人類的哭喊。

五位玩家各懷著不同的想法,來到了遊戲中的特有的景象前面,那是一個黑洞般的異樣空間,它就立在宅子中央,有人叫他地獄之洞,玩家們則稱呼它為幻門。

五人中經驗最貧乏的少年,信泰戰戰兢兢地問一旁的女性說:「師傅,我們就這樣走進去嗎。」

漂亮的長髮女性露出牙齒笑了:「不然你要用游泳的姿勢進去嗎?」

「我,我又不知道裡面會是什麼情況,所以才問妳這這個有經驗的人啊。」

「真虧你看在這麼多女孩子面前承認自己沒有經驗。」

信泰墊起腳尖,試著從上方往下瞪視自己的師傅,名叫竹鎮之龍的女子:「我說的是攻略洞穴的經驗。」

「那我給你機會,讓你先進去看看吧,增加點經驗。」

「不會一進去就掉到懸崖裡吧。」

「進去,也許不會,但信泰你繼續在這唧唧歪歪的,我很難保證不把你丟到某個山谷裡去了。」

五人中,一對雙胞胎的妹妹心潔嘆了口氣說:「真是噁心,就只會黏著女人的小白臉,看錯他了。」

「妹妹,小聲點。」

「我看郭郭大概也被那個女人騙了,亂七八糟,那種樣子真的是五大高手嗎,找他們組隊也許根本就是錯的,曉芳姊姊,別忘了能不能成功對我們非常重要。」

「你是說跟宗主的約定嗎?」

「嗯。」

就跟少女們不相信龍一樣,信泰也不相信對方的帶隊者,那個神秘的傢伙,總是擺著一副似笑非笑的臉,像在計畫什麼恐怖的手段。

雖然組成了隊伍,但那個男人的眼神讓信泰一直覺得胃部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壓迫著。

少年壓低音量對龍說:「那個傢伙,不會忽然發難吧。」信泰指的當然是後面三人中唯一的男性,名叫郭郭的血制派高手。

「就是考量到有那種可能,所以我才叫你先進去,還是你想一個人在外面等著被他們三個圍攻,啊,不對,應該頂多是一個吧,其他兩個女孩子都那麼喜歡你,應該不會動手的。」

「並沒有好吧。」

「你在解釋什麼,師傅我看到你遍地撒種,可是很高興的呢,還是你希望師傅擺出嫉妒的表情。」

「我立刻進去,現在,馬上。」

信泰拉了一下自己的領口,深深的吐了口氣,其他人略帶期望的眼神也好,自己的好奇心也罷,已經分不清是那個理由驅動著他往前方的扭曲空間走去。

把手伸進了扭曲的空間裡,信泰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黏黏的,好像鼻涕。」

「囉唆啊。」後方的龍一腳往信泰屁股上踢去,連慘叫都來不及,信泰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了空間裡。

「……」後方的三人一臉沈默。

「怎麼,你們血制派沒有對弟子的體罰嗎。」

過了數秒後,龍稍微低頭,毫不猶豫的走進了扭曲空間裡,經過幻門的感覺跟以前差不多,鼻腔裡有輕輕的薄荷味道,眼睛大概有兩秒左右,只能看到一團白霧,接著就是強烈的光線打過來,讓人忍不住瞇起眼睛。

在進來之前聽到了太多消息,這次的檮杌洞穴,已經有很多玩家進入,但沒有一個人從裡面出去過,可見危險度比之前的洞穴更高。

這樣危險的遊戲關卡,第一個場景,會是什麼樣的呢,遍佈屍骸的地獄,充滿硝煙的戰場,又或是佈滿內臟的肉壁。

龍睜開眼睛之後明顯有些失望,眼前一片綠意,是座山氣濃郁的竹林,前方隱隱可以看到一道石片鋪出來的小路。

沒有理會早一步到來,四處跑跳的信泰,龍有些恍惚的看著自己的雙手,若有所思起來,很快的其他三人也到了這裡,他們不約而同地跟龍做了一樣的動作。

「你們怎麼了。」唯一格格不入的信泰緊張地問。

卻看到龍忽然牽引了一陣咒力上身,直接的往信泰那裡打了過去。

「師傅你!」

「認真的接我一招。」

龍的咒砲直接打中了信泰交錯的雙臂上,本來以為瞬間提起的鬼甲絕對檔不住,手會斷掉,甚至會死,但信泰卻還是能感覺得到自己的雙手,沒有斷裂,沒有灰飛,只是身體被震退了好幾步罷了。

郭郭看到了信泰兩人的交手後,擺了一個沒有辦法的臉色:「真的是這樣的設計啊,沒想到擔心會變成現實。」 

「師傅你幹什麼沒事打過來,雖然這麼小的力量是沒差啦,但我差點被你嚇死了。」

「信泰你沒有感覺到嗎,明明其他四個人都受到了影響。」

「影響?」

「我剛剛那一招可是用了五成的咒力喔。」

「咦,別胡說,你的五成功力我怎麼可能檔的住。」

「你可以的,一到了這裡,我們四個人的咒力,全都在一瞬間變低了,就像是套上了某種咒力枷鎖一樣。」

「什麼!」

「看起來差不多剩下邪膚咒力的水準吧,準確來說,應該是落在了邪膚咒力第八層那個地方。」

早就叫出選單的郭郭回頭說:「龍姐這麼肯定嗎,狀況欄可是什麼都沒寫呢。」

「只有這個小子沒有感覺,搞不好是因為那個限制沒有作用在他身上吧,也就是全隊的咒力等級都被下修到跟隊伍裡最低的那個人一樣了。」

「有道理,曉芳,心潔,你們兩個的咒力跟他比較接近,龍的分析有錯嗎。」

心潔點頭說:「差不多,的確是降到了那種水平一樣。」說完心潔瞪了信泰一眼,有些責怪他怎麼不練強一點的意味。

信泰彆扭的看著其他人:「我,我也不想啊。」

龍用手刀在旁邊的竹子上劃了幾下,留下了俐落的切痕:「還別說,這說不定不是壞事。」

郭郭一臉認同:「我也這麼想呢。」

心潔則是有些坐立不安:「為什麼,明明咒力變低了,這能說是好事嗎?」

「搞不好這次洞穴一直沒有人成功攻略,就是因為這樣的設定。」

「咦!」

「洞穴是特殊的環境,怪物的等級會因為玩家而調整,八級的玩家對上八級的怪物,八十級的玩家對上八十級的怪物,想想看吧,同樣的妖怪,一定是高級的比較難對付。」

「這麼說的話,我們面對的怪物也會相對弱化囉。」

龍用甚有禮貌的語氣說:「這個設計者也真會想呢,一般來說,遇到困難的關卡,你都會想找厲害的隊友來幫忙,也就是讓隊伍裡沒有弱者,但那種組隊方法在這裡……」

「只會讓難度變大而已。」

龍拍了拍信泰的肩膀說:「想不到你這廢物的一生第一次能發揮作用。」

「妳明明也說過我有天分的。」

「有過這種事嗎?」

「有啊,我第一次練會輪迴的時候。」信泰剛說出來就有些後悔了,讓郭郭知道自己的底牌好像不太好。

一旁的郭郭則是開始實驗自己的招數,哪些能用,哪些會因為咒力不足而大打折扣,掌握的差不多了之後,他對龍提了個問題

「龍姐,我們現在所有人的咒力大小都是一樣的吧?」

「恩,應該是。」

「而我們有三個人,你那裡只有兩個人。」

「喔,你想做什麼呢?」

「我只是考慮著,也許這是唯一收拾掉龍姐你的機會呢。」

充滿挑釁的言語,龍卻淡然的回應:「就算你贏了,出不去也沒用吧。」

郭郭咧嘴大笑:「哈哈,龍姐毫不緊張呢。」

「被人叫做高手,自然會有點風範的。」

「那麼,妳怎麼看這個洞穴副本呢,為什麼他們要用這種設計。」

「既然用了削弱等級的設定,就表示這是技術為主的副本吧。」

「技術啊。」

「順帶一說,我大概知道那對雙胞胎能做些什麼,而我的弟子可以用咒力做出能飛的咒劍,威力能在戰鬥中持續增加。」

「喔,這種秘密讓我知道可以嗎?」

「既然是技術型副本,那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勢必要合作了,對吧。」

信泰似乎等不急了,他跳上一旁的土堆說:「走吧,之前進來的玩家還在等我們呢。」

龍停頓了一會兒後說:「……呆子。」

「師傅怎麼了,幹嘛那個臉。」

「你知道副本是什麼意思嗎。」

「我。」

「你知道的吧,副本代表獨立的遊戲事件,一開始的設計就是為了杜絕玩家相互干擾、搶怪和搶寶物,每組咒士進入的洞穴是平行的,無法相互干擾,等於同時有數十個相同的洞穴正在被攻略,如果我們遇難了,後面的玩家不能救我們,同樣的,之前的那些人也。」

「如果我們解決了這個洞穴呢,還在攻略的人會發生什麼。」

「拿到的獎賞會消失,然後強制被送出洞穴。」

「原來如此。」

「走吧,前面應該會有劇情之類的東西吧。」

就算前方的情況未知,咒力也變的跟初學者無異,但龍身上的自信卻絲毫未減,她雙手放在身後,飄逸的行動著。

竹林飄香,環境非常整潔,五人踏上了石版往前走去,沒多久看到了巨大的石階,就像來到巨人的後院一般,每個石階有三層樓高,龍用力躍起一次就跨過了三個階段。

本來就擅長邪步的郭郭也能一次跨過三個,其他三人只能一階一階的慢慢跳。

信泰不解的說:「為什麼,明明是一樣的咒力,為什麼。」

心潔把答案說了出來:「是經驗,還有歷練。」

「是這樣嗎。」

「用同樣的力氣跑步,踏步的方式,角度,都會影響速度,他們也是那樣的吧,還有多年在遊戲打滾,累積出來的過去,說不定他們用的咒力,實際上比我們還少呢。」

「師傅,果然厲害。」

通過階段後,遠處傳來了潺潺水聲。

信泰好不容易在平路跟上了龍,他問說:「這裡看上去,並不像那麼恐怖的地方,也許還有村民活著被俘虜進來。」

「這個嘛,我覺得你不要那樣想比較好。」 

水聲越來越近,其中還混雜著人的說話,這讓信泰有些振奮,走近一看竟然是三個赤裸的女子正在池邊嬉戲

郭郭看的一臉高興,信泰則是有點不好意思,但目光仍不時往池水裡飄去。

龍有些不高興的推開兩個男人的頭:「你們兩個就這負德行嗎,給我退下。」

「師傅。」

「呵呵,生氣的龍姐,也很美麗喔。」

踏上池邊的巨石,龍大聲的喊說:「妳們是誰,為什麼會在洞穴裡?」

「嘻嘻。」

「笑屁阿,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在遊戲裡不停賣肉的女子,遊戲才會一直被當作低級的娛樂,給我把點遮好。」

「我是屏河村的彎彎、節節、和小寺。」

「屏河村的人!竟然還活著嗎」

「你在說什麼啊,屏河村的人明明都活的好好的阿,我們是被帶到了這個桃花園,在這裡過著更好的生活呢。」

「……是這樣啊,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別這麼說嗎,來,池水很涼爽的,一起下來洗吧。」

信泰把手掌放在嘴邊:「師傅,我覺得他們的建議還不錯喔。」

龍青筋暴露地吼:「我先把你解決掉好了。」

「不是啦,是劇情劇情,照他們說的做劇情才會往下發展吧。」

「別用那麼死板的想法來玩,要發展還不容易。」

說完龍運起鬼甲,就算咒力不高,她的鬼甲看上去就是比一般人的的更濃厚,站在池邊,龍一拳打向池水,波濤狂舞,弄得三個女孩不受控制的被衝倒。

「師傅,這樣不好吧。」

「白癡,正常人會在這種地方玩水嗎,快看,那水里的東西。」

淺藍的水里,浮著一塊髒髒的物體,他滲出異樣的顏色,正在污染著池水,那是一具屍體,四肢都已經被動物啃的殘缺不已,剩下一顆的眼珠也混濁的掛在那裡。

三個女孩靜靜的背對著一行人,嘴裡開始磨牙,卡哩卡哩的音調相當讓人不舒服

「真是的,為什麼不直接下來水里呢。」

「為什麼不直接被騙呢。」

「反正在多的抵抗也沒有意義,為什麼不乖乖的死掉就好呢。」

她們緩緩回頭,濕蠕的頭髮遮住了半張臉,另外半張則是冒著鐵青顏色,就像是魚類一樣,她們的眼珠變的全黑,接著像是鯊魚一樣張著利牙往人群撲了過來。

龍立刻擺出了迎戰態勢:「我這次可沒辦法幫你喔,信泰。」

「我本來就不需要。」

「是嗎。」

郭郭一個眼神示意兩姊妹跟信泰站在一起,接著也往前找了一隻魚妖準備戰鬥。

這位高手很快就發現戰況不如自己想像的輕鬆,郭郭一腳踢向某支魚妖,竟然當場被對方的攻擊反震了回去。

「什麼!」

郭郭在空中翻了一圈,腳差點踏進了池子,他相當不爽的說:「這種小妖怪竟然。」

「誰是小妖怪啊。」

只見魚妖就快打到了郭郭,他用全力出腿,好不容易把魚妖的攻擊擋住。

龍似乎準備的比較充分,一開始就鬼甲全展開了,但就算是這樣也只不過跟女鬼的攻勢持平。

「喔,果然是這樣,相當難纏啊,那邊的,郭郭你還好吧。」

「呼,這些東西為什麼這麼厲害。」

「唉呀,我還以為你知道呢,結果是第一次來技術行副本嗎。」

「還請龍姐提示。」

「他們不是一般的怪物喔,算是特別設計出來阻止咒士攻略洞穴的,打法跟外面的怪物稍有不同,首先,就算等級跟我們一樣,他們的攻擊力也比洞外的怪物更高一籌,不是因為他們特別厲害,只是他們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在攻擊上。」

「喔,這麼說的話。」郭郭看準了妖怪空隙打出了ㄧ記普通攻擊,女鬼的身體立刻出現了傷痕:「是這樣啊,幾乎沒有防禦力,但是攻擊很強,生命也很多。」

「只要慢慢累積傷害,洞穴裡的怪物是一定打的死,不像外面,咒力沒有超越防禦力,怎麼打都無效。」

「知道攻略法的話,這些東西就跟廢物一樣。」

「那是因為我們躲的過他們的攻擊吧。」

「那幾個小鬼。」

聽到這句話時,龍的表情也沈了下來。

果然,信泰,曉芳,心潔三個人完全不是魚妖的對手,不是被打倒在地,就是當場吐血。

難道剛進來就要被殺了嗎,就在三人心裡出現這樣聲音時,郭郭對著兩姊妹大喊:「喂,你們兩個招數是白練的嗎,用那招捆住魚妖。」

腦袋空白的兩女對看了一眼,很快的站到兩旁,雙手發出兩道有實體的光束,光束慢慢在魚妖身上拉緊像是輪胎一樣困住了她。

「那個小鬼,趁她無法反擊快解決她。」

「這,是。」

留著鼻血的信泰趕緊運起咒劍,一把插入了女鬼的腦袋,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危機卻暫時解除了。

看到三人脫離險境之後,郭郭和龍似乎也比較放的開了,他們的動作加快,原本必須硬接的攻擊變的慢慢落空。

龍似乎相當高興:「不錯不錯,這種感覺很好呢,好像回到了剛進遊戲的新鮮感。」

魚妖聽到咧嘴撕咬,雙臂又不停攻擊,但就像是用鐵鎚攻擊蚊子一樣,再也沒有辦法傷害到龍了。

找到一個空隙後,龍勁灌雙掌,從兩邊硬是往魚妖頭上一拍,魚妖當場被打的七孔流血,另一邊的郭郭慢了一步,但也解決了魚妖。

「呼呼。」

「郭郭你這樣不行喔,剛開始就喘氣,而且才三隻怪物。」

「後面會有更多是嗎。」

「應該會有的。」

「真是丟臉啊。」

感覺到自己的經驗不足,感覺到自己的弱小,這就是檮杌洞穴內衝擊的初體驗,龍要他們稍微拿出一點飲料來喝,好平靜心情。

「這就是檮杌洞穴啊。」

「妹妹,我們太自大了,這種地方,或許不是我們能來的。」

「信泰你呢,你怎麼不說話,嚇傻了嗎。」

「不是。」

「那你的手在抖什麼。」

「好。」

「阿?」

「好好玩的感覺啊。」

「變態嗎你。」

「抱歉,但是這種情境,加上有趣的怪物,我真的覺得好有趣喔。」

「只有你會這麼想吧。」

「不,還有的,至少,還有一個。」

信泰說的人,當然是自己的師傅,回應著信泰的目光,龍問道

「怎麼啦,休息夠了是不是。」

「差不多了。」

「過來吧,在前進之前,有件事要先做。」 

龍讓信泰走進池水里,把那具浮屍撈了起來。

「師傅,這是要做什麼,安葬他嗎?」

「用咒力在他的頭頂、肚臍下方、心臟三個點各挖一個小洞。」

「不能直接讓它入土嗎。」

「做就對了,那麼多廢話。」

信泰雖有些顧慮,但師傅的命令大都有其道理,他只好照著做,屍體已經浸泡許久,所以表面就像爛泥一樣一摸就陷了下去。

「這個觸感好噁心喔。」

「用吸收咒力的方式,從那三個洞裡把魂魄勾出來。」

「知道了。」

魂魄抽出來的瞬間,好像地震一樣,池水開始翻騰,接著一道半透明的人影成形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