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詭誌之魑談》


 編號:074
 作者:路邊攤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9.03  
 ISBN:978986290705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只要想插手,都市傳說就會找上你……

 

 內容簡介

我叫風海,是《詭誌》的恐怖小說家。

我負責《詭誌》每個月的都市傳說專欄,說也奇怪,自從開始寫這專欄之後,這些傳說紛紛找上我,彷彿我是恐怖事件的製造機一樣……

你聽過裂嘴女吧?還有廁所的紅披風、來自手上的電話號碼的來電、躲在夾縫中的隙間女……

他們,都在我們的身邊——

 

作者簡介

路邊攤

七年級生,目前為專職文字工作者。

本人就跟街頭上許多的攤販一樣,平凡不起眼,

但總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永不打烊,只是賣的東西變成了許多幻想故事。 

個人網站: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http://batan.pixnet.net/blog

路邊攤於2008年加入冷諺明作家經紀工作室

FB:藝門諺明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路邊攤。

因為實在不怎麼擅長寫序,所以我決定談談這系列作品的靈感來源。

風海這角色的靈感來源是一款恐怖遊戲。

遊戲中雖然可以幫角色自訂姓名,不過一開始的預設姓名就是風海。

遊戲中的風海是常常被都市傳說牽扯進去的倒楣刑警。

而故事中的風海是常常被都市傳說牽扯進去的倒楣小說家,某方面來說跟我挺像的。

因為喜歡都市傳說,所以忍不住想知道真相,故事裡的風海常常因為這樣而跳入事件的陷阱中。

這次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目錄

第一章:裂嘴女

第二章:家用電話

第三章:紅披風

第四章:隙間女

第五章:魅談

 

試閱

第一章:裂嘴女

下課鐘響。

我放下粉筆,終於可以結束今日的國文小老師工作。

「好,大家給風海鼓掌一下,謝謝他今天到這裡來。」正牌的國文老師柏豪走到台上宣佈,並拍拍我的肩膀。

而我站在台上不好意思地抓著頭,因為我不知道剛剛所講的內容,台下的學生們到底聽懂多少,我也蠻質疑自己的講課能力,畢竟我不是專業的教師。

「老師,下課可以請他簽書嗎?」一個學生發問。

「可以啊,不過下節上課前要結束喔。」柏豪說。

柏豪是這個國中班級的級任兼國文老師,也是我在這個城市中的好朋友,他跟我年齡相近,都是將近三十歲,我們是在當兵時認識的,他一聽到我待在新德市的出版社後,就決定邀我過來,傳授學生們一些寫作的技巧。

風海是我的筆名,作為一名恐怖小說家,這樣的筆名我覺得剛剛好,不管寫什麼題材都很適合。

像我這種小說家,在文學界來說也許只是一隻小蝦米,但在年輕學生族群中還挺受歡迎的,柏豪就說過,他不只一次發現班上學生在上課時偷看我的小說。

下課時間,果然有許多學生拿著我的書跑過來找我簽名,也打開了話匣子。

「老師,你在《詭誌》裡面是不是有在寫新的連載?」有個女學生問。

也許是因為他們的學生身分使然,他們都稱呼我為「老師」,害我有些不習慣。

詭誌正是我所任職的出版社,而其每個月所出版的文學雜誌名稱也叫做《詭誌》,內容多是恐怖驚悚文學,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約聘作家,銷量還算不錯。

「妳說那個啊,那個不算是連載小說喔。」我回答:「那是關於都市傳說的調查文章跟衍生故事,還蠻有趣的。」

那也是詭誌出版社的主編老熊請我寫的新題材,老熊也是我的多年好友,正是他找我到詭誌出版社上班的。

他有一天對我說:「你知道嗎?根據統計,我們新德市的都市傳說,在國內是第一名耶!」

「是哪個單位會做這種無聊的統計?」我很好奇。

「就我們詭誌啊。」老熊正大光明地說,「所以我們來寫都市傳說的專欄吧,你要不要試試看?」

老熊說了,所以我也就試了。

事實上,我們所在的城市,新德市,的確是不太平靜的城市。

從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月,就遇到了很多事件。老熊把都市傳說的調查資料交給我後,我也發現,這座城市的傳說還真不是普通的多。

時間回到現在的教室裡,將書全部簽完之後,離上課時間還有幾分鐘,我依然被剛剛發問的幾個女學生圍在講桌邊,她們提起新的話題:「我們有人看到了裂嘴女喔。」

「真的嗎?不是只是口紅塗太多的女人?」我問。

「不是啦!是真的裂嘴女!」她們把其中一個學生拱出來,「喂,小君,不是妳看到的嗎,快點說啊。」

嗯……我是昨天放學時,在街上看到的。」

反正還沒上課,我抱持著聊天的態度開口問:「妳本人看到的?那個裂嘴女長得怎麼樣呢?」

「她戴著口罩。」

戴著口罩或用圍巾遮住嘴巴的確是裂嘴女的特徵,於是我又再問:「她有拿下來嗎?」

「沒有。」

「那妳怎麼知道她是裂嘴女?」

「因為……」小君將手放在耳垂下緣,說:「我看到她的嘴巴裂縫,有露出口罩一直到這裡來……一直到耳朵後面這裡,而且她還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應該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她戴著口罩想隱藏身分,可是還是被我看到了。」

上課鈴聲響了。

「那可能是臉部受過傷的人吧,」我說:「穿著學校制服的裂嘴女,我還沒有聽說過喔。」

一旦某種觀念定型了,只要看到類似的東西,就會將其自動歸類。小君可能只是在對方的口罩旁邊看到傷口或汙漬,就誤以為是裂開的嘴巴。

「我也希望我看到的不是裂嘴女……」小君抿起嘴巴,又說:「如果她知道我看到了她的祕密,可能會來找我報仇。」

「好了,大家回座位吧,風海,多謝你囉。」柏豪走進教室,拍著手叫學生回位子坐好,然後跟我握手道謝。「很抱歉沒有鐘點費可以給你。」

「沒關係,有空你請我吃頓飯就好。」

「好,一言為定。」

離開新德國中時,我想著關於小君目擊到裂嘴女的證言。

認真討論起裂嘴女的話,她可是眾多都市傳說中的大明星。

最典型的說法是,她會埋伏在路上等小孩子,現身時的模樣通常是披頭散髮、穿著大衣、身材高大的成年女性,並用口罩或圍巾將嘴巴遮起來。

她會問小孩子:「我漂亮嗎?」

如果回答不漂亮,她會拿出剪刀將對方殺死。

如果回答漂亮,她便會把口罩拿下來,露出延伸至耳朵的嘴巴,問:「那現在呢?」

如果再回答不漂亮,也會馬上被殺死,但如果漂亮的話,她會拿剪刀把對方的臉頰剪開,讓對方變得跟自己一樣漂亮。

其他還有很多種說法,已經無法查證哪個才是第一個版本,日本歷年來仍有不少目擊證詞,甚至在台灣國內也有人目擊過。

但穿著國中制服的裂嘴女,我倒是從沒聽過。

小君看到的,應該是臉部有創傷、用口罩遮住傷口的普通女學生吧。 

 

我騎摩托車回到出版社,還是有預定的工作要完成,今天要去學校的行程先跟老熊說過了,他也沒多說什麼,反正我並沒有拖稿的不良習慣。

出版社內的其他人都還在忙,看到我回來後紛紛跟我打招呼。

負責文字編輯的工讀生陳希問:「有領鐘點費嗎?應該不少錢喔。」

「怎麼可能,只是友情贊助而已啦。」我笑著說,然後走上了我位在二樓的座位。

我先點開電腦裡老熊交給我的都市傳說調查資料檔案,老熊這傢伙在新德市住了十幾年,號稱是移動的都市傳說資料庫,而這些資料是他許多年來的成果。

在新專欄中寫的內容,便是對都市傳說的簡易介紹跟緣由,還有一篇由我自由發揮的衍生故事,對我來說是很好寫作的題材。

我還是有點在意小君所說的話,便在這些資料中輸入「裂嘴女」進行搜索。

結果是零,新德市之前沒有發生過有關裂嘴女的相關傳說。

我試著改變搜尋字眼,口裂女、裂口女等等……都沒有搜尋到任何結果。

「你在找什麼資料?」陳希不知道什麼時候上樓,還站在我後面偷偷觀察,大概看我有些嚇到,她馬上道歉:「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偷看,是老熊叫我上來叫你的。」

「他找我嗎?」

「嗯。」陳希辨認出螢幕上的幾個字眼後,問:「你在找裂嘴女的資料?怎麼了嗎?」

「今天上午去的那間學校,有學生說目擊到裂嘴女,所以我好奇的查了一下。」

「大概看錯了吧,」陳希偏了偏頭,「有時候我會跟老熊聊都市傳說,他從未提過有關於裂嘴女的傳說。」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我關掉了電腦螢幕,和陳希一起下樓。

我走進老熊的辦公室,他正盯著電腦螢幕,可能是在看其他人的稿件。

「你找我?」我問,順手關上門。

「啊,你這個月可以再寫一篇短篇給我嗎?」老熊說:「不用多,五千字就好。」

「沒問題啊,是有人開天窗了?」

「有個大學生的稿子交不出來,所以才找你幫忙。」

「要什麼題材?」

「都可以,就你最擅長的寫一篇給我就好了。」

「我會把它跟這個月的都市傳說專欄一起給你。」正打算要離開時,我問:「老熊,你給我的那些資料,是你自己查出來的吧?」

「是啊,是我在新德市這幾年來的心血。」老熊說:「事實上,我開辦了這家出版社之後,那些傳說好像就變多了,誰叫我們出的是這種故事呢,那些東西彷彿會自己找上門來,就跟你之前遇過的那幾件事一樣。」

我呵呵一笑,又問:「在你給我的資料裡面,有關於裂嘴女的資料嗎?」

「沒有吧,我沒印象。」老熊馬上就回答,這也代表了他的自信,「新德市還沒出現類似的都市傳說。」

「這樣啊,謝啦。」我離開老熊的辦公室。

雖然我認為小君一定是看錯了,但我還是耿耿於懷。

之前沒聽說過,不代表不會出現。

新的都市傳說其實無時無刻都會產生。

       

 

一個禮拜之後,我跟柏豪再次見面,這次是為了他欠我的那一頓飯,我們在市區的一家簡餐店碰面。

用餐途中,我們聊著彼此工作上的辛酸,我也想起關於小君的裂嘴女證詞,不過這種東西柏豪應該不感興趣,也毫不知情吧。

本來我是這樣認為的,結果柏豪竟然先說起了這個話題:「風海,你應該對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很有研究吧?」

 

「還算可以啦。」

「那麼,你知道裂嘴女到底是什麼嗎?」

我拿著叉子捲起義大利麵的手因為訝異而頓時停下來,問道:「怎麼問我這個?」

「我的班上有不少女生……現在一直說裂嘴女怎樣怎樣,我還以為是最新流行的卡通還是連續劇,結果似乎不是這樣。」柏豪表情認真地說:「她們好像是被一個外號叫裂嘴女的人纏上了,很多人都看到她,因為這樣,她們還帶很多髮膠來學校,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那些女學生最近的所作所為都很奇怪。」

從柏豪的說法聽來,他對裂嘴女一無所知。稍有瞭解的人就知道,裂嘴女害怕髮膠,聽說是因為她在做整形手術時,醫生的頭上塗了很多髮膠,而她又對髮膠過敏,一直在手術檯上亂動,才造成醫生把她的臉頰剪壞,成了裂嘴女的模樣,所以她非常討厭髮膠。

我把這一點跟裂嘴女的故事說給柏豪聽,柏豪知道後,顯得相當驚訝,「原來這個故事這麼有名?」

「為了這個傳說,還造成日本不少社會問題,教育署甚至制訂策略處理,裂嘴女可以說是當時日本小孩的大惡夢,因為傳說本身有很高的真實性。事實上,就曾發生過有人扮成裂嘴女的模樣在街上攻擊路人的案例。」

 

「可是,學生們遇見的裂嘴女,跟日本的是同一個嗎?」

「這點還不知道,你們班上有幾個學生有這種問題?上次我去時,只有一個人說有看過裂嘴女。」我想起小君當時既害怕又興奮的表情。

「五、六個吧,可能不止,她們總是一起放學回家,也一起上學的樣子,因為她們怕在路上遇見裂嘴女,我常常聽到她們這樣說。」

「她們都說她們親眼看過裂嘴女了?」

「如果只是一個人目擊,其他人應該只會把這樣的說法當成謠言,可是現在這種程度……我想是的,她們應該都有目擊過,不然不會這麼害怕。」

也就是說,目擊者的人數增加了。

我又問:「只有女學生目擊到嗎?」

「似乎是這樣,男孩子們跟平常沒有兩樣,只有女學生陷入這股風潮。」

「其他班級的學生有類似的情況嗎?」

「不知道呢,我要問問其他老師。」

「可以的話,明天就問問看吧,順便向班上的學生問清楚,她們目擊到的裂嘴女到底是長什麼樣子。」我摸著下巴,沉思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得找出源頭到底在哪裡才行呢。」

「源頭?」柏豪不太懂我的用語。

「你知道都市傳說為什麼這麼不容易分辨真偽,又難以找出真相嗎?因為沒有源頭。」我伸出食指跟中指,「都市傳說有兩個要點,第一,多數述說故事的人,都是用從『朋友的朋友那裡聽來的』這類理由來散播傳說,而不是自己的經驗。第二,就算認真追查,也絕對找不到第一個散播傳說的人跟親身遭遇過的人,都市傳說就像一種自然反應,或是季節變化……突然之間就在人群中散播開來,沒有人知道怎麼來的。不過這次很明顯不太一樣。」

「所以你所謂的源頭就是指——」

「目擊到的學生們,一定是做過或者發生過『什麼』,才會導致看到裂嘴女,如果找到這一點,就很容易找出真相了。」

「所以要看那些學生有沒有一起做過同樣的事,或是一起去過哪裡之類的嗎?」

「沒有錯。」我說:「雖然不知道她們目擊到的裂嘴女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但身為老師,你還是先調查一下吧。」

「多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明天到學校後就會問清楚。」柏豪對我豎起大拇指,「真不愧是恐怖小說家。」

我驕傲不起來,因為稍微有在網路上調查過都市傳說的人,都應該知道這些才對。

 

 

隔天柏豪在學校調查完畢後,可能是想馬上聽取我的意見吧,他在中午就打電話給我了。

「我問了其他老師,其他班級也有這種現象呢,常在上下學途中遇到一個戴著口罩、耳朵下方露出嘴巴裂縫的女學生,不過只有少數人聯想到裂嘴女。」

「那其他班級的人聯想到什麼?」

「有受傷……或是有刺青之類的。」

看來小君是第一個聯想到裂嘴女的人,有了第一人,就會變成傳說的傳染源。柏豪班級上的女學生會有這種現象,大概就是她將裂嘴女傳說散播出去後的結果,聽完小君的說法,學生們就初步相信「她可能是裂嘴女」,而在親眼見到後,可能就變成了肯定。

柏豪說道:「我也覺得小君可能看錯,她們都只是把一個普通的學生當成裂嘴女罷了,但我也查過了,雖然她們都說裂嘴女穿著學校制服,但校內並沒有嚴重顏面創傷或刺青的女學生存在。」

「目擊到的女學生之中,沒有共通點嗎?」

「我一一問過了,她們都說沒有。」

「沒有一起玩過碟仙、錢仙之類的?她們有可能瞞著你。」

「如果她們真的瞞著我,我也沒辦法知道。」柏豪唉了一聲,說:「至少可以肯定,她們目擊到的裂嘴女都是同一個模樣,穿著學校制服、戴口罩,嘴巴的裂縫一直裂到口罩後方——」

「有人目擊到她將口罩拿下來的模樣嗎?」

「沒有,她們都因為太害怕而繞路走了,沒有正面接近她。」

「這樣啊——」

「不過,要是嚴格說起來,目擊到的學生算是有一個共通點,」柏豪最後說:「那就是目擊到的都是女學生。」

 

只在女孩子面前現身嗎?這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還要再調查才行,我想跟小君她們再談一談,於是我請柏豪幫忙跟學生們約時間,最後敲定放學後在新德國中附近的速食店碰面,然後我才掛上電話。

「你好像很忙。」坐在我對面的另一名作家夜貓子,盯著我說。

夜貓子是個氣質美女,二樓通常就只有我跟她兩個人,我剛來的時候跟她共處還會臉紅心跳,不過這麼久相處下來,已經習慣了。

「是關於都市傳說的事。」我說。

「新的專欄嗎?你也真辛苦啊,還特地調查情報。」

「還說不準啦,說不定什麼成果都沒有。」我說。

沒錯,說不定到最後什麼都沒有,小君她們有可能只是看錯了,裂嘴女仍舊只是個傳說。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