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受害者聯盟                       

 《受害者聯盟


 編號:072
 作者:過期品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9.03  
 ISBN:9789862907078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身為帶著傷口的人,我們組織起來,成為療傷者……

 

內容簡介

哥哥在多年前失蹤了。

原本以為是綁架撕票案,犯人落網後供出的藏屍點卻根本沒有人。

他就這樣消失,除了我和爸媽,再也沒有人記得。

可悲的是,從此爸媽眼中也只有消失的哥哥,我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直到那天我收到了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 

「這是幫忙協尋失蹤人口的祕密組織,從此以後,妳也是我們的會員了……」帶來卡片的那人這麼說。

這個組織,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

 

作者簡介

過期品

女生,喜歡邊緣性的危險故事。

「人生就是不停的過期,轉眼你我都成過期品。」

為了不讓腦袋過期,只好一直創作下去。

期待能收到讀者們的意見。

創作部落格    http://blog.udn.com/h94284aup6/article

臉書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overdue.writer

 

作者自序

一開始寫這故事時,是想說那些放不下的牽掛,就像多多的父母總會為哥哥留個位子一樣,即便生離死別,但有些情感並不會就此消逝。

但隨著劇情越來越往前,故事竟逐漸超乎我的想像,逐漸飽滿了起來。裡頭除了親情、友情、愛情外,還有許多複雜又細膩的感情,就等你們一一去體會。

書裡我最喜歡的篇章,是有關遊民的那段敘述,無論是阿龍或是老劉,他們原本都有自己的人生,卻因為某些事情而選擇流浪,就此踏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樣的結果外人看來可能難以理解,但對於我來說,反倒覺得像是一種自我找尋的過程,不該被誰給輕易否定。

關於結局,其實我來來回回構思過許多版本,最後是在截稿的前幾天,才毅然決然更換成現在這個結尾,而我自己非常喜歡這個安排,也很期待聽到讀者們不同的想法與意見。

因為是第一本作品,所以不免俗的想在這裡致謝。首先是明日工作室,感謝你們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出版,再來則是辛苦的編輯,給了我許多寶貴的意見,讓作品能夠更加完美。還有從高中時候就一直勉勵我的穆萱老師,如果沒有妳的話,我不會對文學這麼堅持。

最後則是我親愛的老媽,感謝妳總是不顧一切的支持著我,讓我的夢想終於能夠成真!

當然,還有購買此書的你們,也同樣萬分感謝,並衷心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帶給你們其他不同的作品。

 

目錄

楔子

第一章-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

第二章-廢墟裡的失蹤派對

第三章-大火球與小狼狗

第四章-遲到十三年的答案

第五章-消失感

第六章-紙箱阿龍與戲子老劉

第七章-迦納里島

第八章-島上的祕密

第九章-黃色潛水艇

第十章-最後的反擊

第十一章-背叛與真相

 

試閱

楔子

夜晚時分,隔壁的喧嚷聲透過窗子傳了進來,母親起身將窗戶關上後,不發一語地又坐回位子上,這舉動讓餐桌上的沉默蔓延到了牆角。

除了我之外,在這種晚餐時候,大家似乎都找到自我調適的方法,坐在左手邊的父親用報紙遮住了臉,並不停動著筷子,彷彿要填滿些什麼;坐在右手邊的母親則是低下頭,細細地挑著魚刺,用規律的動作打發這沉悶、難受的進食時光。

相較於父母親慣用的把戲,我的招數就平凡許多,往往就只能看著眼前的空位發呆,而那裡照舊擺了碗白飯,用的也是多年來不曾更換的米奇小碗。這迪士尼的當家主角如今斑駁發黃,少了耳朵也缺了手套,像個殘廢的過氣明星被迫每晚登台亮相。

年幼的我,曾不明就裡地吃了一口那碗白飯,隨即一個熱辣辣的巴掌賞了過來,讓我發出呼天喊地的哭泣聲,此後,我學到了一個明哲保身的道理——

凡是屬於哥哥的,我死也不准碰。

 

 

第一章-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

一九九七這一年對於許多人來說,是最遺憾的一年,鄧小平、張雨生以及舉世聞名的黛安娜王妃,都在這年相繼過世。

相較於那些知名的大人物,一個不過七歲、生長在普通家庭的平凡小孩,他的離開似乎就顯得不大重要。但對我的父母而言,那卻是一道綿延細長的傷口,直至今日依然在淌著血,牽扯著所有正常生活的神經。

從隔壁鄰居那聽說,我家當年所發生的綁架撕票案,透過鄉野間如瘟疫般的流傳,可說是轟轟烈烈、無人不知——在某個酷熱悶濕的午後,母親因家事繁忙,加上還得照顧不滿周歲的我,便交代哥哥去巷口雜貨店買米。過了許久,卻仍等不到他回來,著急的母親於是出外尋找,可問遍了大街小巷,就是沒有人知道他上哪兒去了,等到晚上做工的父親回家,兩人才報了案。

警察依照證人的指認逮捕了一名曾有誘拐兒童等多項不良紀錄的前科犯,在他家中搜出了帶有血跡的童軍繩以及小刀,經過連日的訊問,他才終於鬆口屍體早已裝入灌滿水泥的汽油桶裡,隨意丟棄在附近的港口。

警察們費了一番氣力,才終於從混濁的海水中撈出紅色桶子,使用工具小心地將水泥擊碎後,眼前的景象卻讓全部人都傻了。

裡頭根本空無一物,哪來他所謂的屍體。

空忙了一整天的刑警以為這只是嫌犯的拖延戰術,全氣得牙癢癢的,便撥電話給派出所的同仁,詢問有沒有更進一步的消息,但傳來的噩耗卻更讓人震驚——

前一刻還精神奕奕的嫌犯,竟然在半小時前突然暴斃身亡!而且那死樣可說是淒慘至極,喉嚨被抓得血肉模糊,隱隱約約還能瞧見骨頭,大量的鮮血和碎肉噴得自己整身都是,過度用力摳抓的手指,呈現一種不自然的彎曲角度,僵硬地垂放在胸前,而未闔上的雙眼暴凸紅腫,像是經過什麼嚴厲的酷刑。

嫌犯突如其來的死亡,讓負責的員警們全都措手不及,畢竟連受害者的屍體都還沒找到,人就死在自家的牢房裡,那可不是記個過就能解決的。但這本會引起各界譁然的案子,卻因巧逢張雨生的辭世,最後只被草草帶過,成了件永無解答的懸案。

於是我的哥哥,就成了眾多失蹤人口之一。

但即便他的身影消失了,卻仍實實在在地活在我父母的心中,不知是逃避還是眷戀,他們努力地在家中營造出哥哥還活著的景象,不論早中晚,永遠都可以在空蕩的座位上,看見哥哥專屬的碗筷和食物,彷彿他只是晚歸罷了,下一刻,就會從容不迫地從門口走進來,開始享用他應得的一切。

有時我會認為,哥哥的失蹤只是我自以為的幻覺,在父母的言談中,他似乎仍被賦予了血肉跟靈魂,隨著我的成長而成長。

當我哭鬧不停時,母親會要求我像哥哥一樣聽話;當我考試考差,她也要我跟哥哥的好成績學習,甚至當我終於升上小一,母親的第一句話也是說:「時間過得真快,算算他也應該要上國中了吧——

在短暫的十七年歲月中,我都活在哥哥的陰影下。我常想,如果自己是個男孩就好了,這樣只要時間過去,我就能夠取代他的地位,過完整個被偷走的人生。

但我不行。

我總會捕捉到母親渙散失焦的眼神,她似乎是藉著與我對談,來建構和哥哥相處的記憶,每當那個時刻,我都覺得自己才是失蹤不存在的人。

那個該死的人。

而我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竟然還會跟他扯上關係。

***

一切的開始要追溯到七月。

當時雖然是暑假,我們卻要參加整天的學校課輔,仔細想想這真是件矛盾至極的事,大人們先是給了我們希望和自由,卻又巧立名目將那些美好全都沒收,就像是種打壓的方法,用來避免正值青春叛逆期的我們脫離他們掌控,將眾人合情合理地留在學校這座監牢裡。

當那些美好的想望一點一滴地被抹滅掉,接著有如標準化生產線一樣造出一個個理想中的好學生時,他們才會甘心情願放你走,只是之後的日子,任憑你怎麼尋找,那個原始單純的自我,早已消失殆盡。

星期五的傍晚,在經歷三節國文課三節數學兩節英文的摧殘後,我收起書包打算回家,但奇怪的是,抽屜裡竟然躺了一樣不屬於我的東西——一張赭紅色的卡片,大小約莫跟信用卡差不多。

我將它拿出來,看到上面寫了斗大的幾個字——

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

我一臉納悶地將卡片翻到背面,上頭則洋洋灑灑列了幾條規則——

一、例行聚會時,請出示本卡以證明身分。

二、除本人外,其他人禁止使用本卡,如被查獲後果請自負。

三、在非會員的面前,請勿透漏本聯盟的任何訊息,如被查獲後果請自負。

四、請妥善保存本卡,如有遺失、毀損,後果請自負。

持卡人:楊瑞朵

我滿是困惑地盯著卡片發楞,上頭的的確確寫了我的名字沒錯,但「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又是什麼鬼東西?我可不記得自己曾經加入。

心想這或許是種惡劣的玩笑,我原想直接把卡片扔進垃圾桶裡,但礙於上頭寫了我的名字,思索片刻後,我只好將其放進口袋裡。

「嘿,妳過來一下。」當我正準備離開時,門口一個不認識的男生突然對我招手,這讓我不禁納悶地皺起眉頭。

 

「關於失蹤受害者陣線聯盟,我有些事想和妳說明。」

聽見那關鍵的字詞,便立刻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只見他不發一語地將我帶到後門旁的隱密草叢,劈頭就是一問:「妳應該收到卡片了吧?」

「該不會是這張吧?」我緩緩地把卡片從口袋裡掏出來。

「妳擁有這張卡片後,就是聯盟正式的一員了。」他的語氣異常認真,「所以關於上面所提的要點,希望妳都能準確遵守。」

「等一下。」我撫著發暈的腦袋,還跟不上這快速的變化,「那個失蹤受害者聯盟到底是什麼?」

「是一個幫忙協尋失蹤人口的組織,詳細情形我之後會跟妳解釋。」

「可是……為什麼我會被編入會員?」

「是我推薦妳的。」

「推薦我?」我不敢置信地尖叫出聲,「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妳哥哥不是失蹤了嗎?」

「那又怎樣?」雖然訝異他知道這件事情,但那早已是塵封入土的過去,根本不具任何意義。

聽見我的回答,他露出震驚的神情,沉默幾秒後,他從口袋拿出紙來,在上頭寫下他的聯絡電話。

「三天。」他強調,「我給妳三天的時間考慮,想清楚後再聯絡我。」語畢,他將紙條塞到我手中,便直接轉身離去,留下仍一頭霧水的我。

***

回到家,才剛打開房門,濃郁的菜味夾雜著水溝的惡臭立即撲鼻而來,讓我不禁低身作嘔。

由於我的房間位處角落,不僅屋外的異味常會飄進來,就連螞蟻跟蟑螂也都是常客,最令我困擾的是,因為曬不到太陽,不但東西容易發霉,冬天時更是又濕又冷,蓋三條被子都嫌不夠。

我不只一次向母親反應想搬到二樓、靠近西側的房間,因為那裡不但空氣流通,還擁有自己的小陽台,是我最夢寐以求的個人空間,可這單純的願望卻永無實現的一天,原因很簡單——那是屬於哥哥的房間

我將卡片從口袋拿出來,看著上頭的字,瞬間有股衝動想要把這張卡片丟給母親。畢竟以合理的角度來看,她所背負的悲傷和難過,才足以匹配「受害者」這三個字,相較之下,和失蹤的哥哥毫無半分回憶的我,充其量不過是個陌生人罷了。

但想著想著,一股奇怪的念頭卻逐漸在腦海中成形——

這些年來,父母對我的冷漠和忽視,多半源於哥哥的失蹤,假使我能找到他,是不是也能重新贏回他們的愛?就算尋獲的是屍體也好,只要讓他們認清「哥哥不會再回來」的事實,就夠了!

隨著這個荒謬的想法,那股被壓抑許久、遲遲找不著出口的恨意倏地全湧上來,在我心中緩緩扎了根,而後成了某種堅定的信念,幾經思考後,我拿出手機傳了訊息給那個男生——

我加入。

 

 

第二章-廢墟裡的失蹤派對

隔天假日,我們約在學校附近的麥當勞見面,他大方地請我吃了一份套餐還外加一杯奶昔,說是慶祝我入會。

能跟我解釋一下聯盟的工作內容嗎?」我問。

「簡單來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幫忙協尋失蹤的人,但不同於公部門的運作方式,我們制定出一套特別的方法和規則。」

「例如?」

「像在主動性上,就有很大的差別。」他悠哉地喝了口可樂,「一般失蹤者的家屬,往往都是事件發生後,直接到警察局報案,或請有力人士協助,但我們則是會將案件訊息收集起來,評斷是否需要聯盟幫忙,再主動聯繫他們。」

「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納悶地皺眉。

「一個人失蹤的理由可分為兩種,一是主動型,二是被動型。」見我滿臉疑惑,他好心地繼續說明,「比方說吧,如果一個人失蹤是因為家庭不合,或是欠債不還等理由的話,就算找到了人也於事無補,因為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那怎樣才算是被動型的呢,綁架嗎?」

「綁架算是很典型的案例,但我們並不會在事發當下就插手,而是案情陷入膠著時才會幫忙,畢竟隨著時間過去,案子受到的注目會越來越少,資源也會漸漸匱乏,到最後變成大眾口中所謂的懸案。」他頓了一下,突然又問:「古亭山的白骨案妳知道吧?」

「嗯。」我點點頭。

那是前陣子喧騰一時的大案件,有民眾在古亭山下發現一袋被丟棄在草叢中、用黑色塑膠袋仔細包裹的白骨,警方相驗屍骨後發現,此人的身分是三年前失蹤的王姓婦人,死因是由於強大的外力撞擊所造成。

根據當初遺留下來的罪證,警方重啟調查,追查到凶手原來是某張姓計程車司機,因酒醉駕駛,不小心撞上騎車返家的王姓婦人,在恐懼驅使之下,他便將奄奄一息的婦人載到附近山頭丟棄。

原以為自己縝密的行動已經逃過警方調查,怎曉得在三年後的今日,竟因遺體曝光,而被警方逮個正著,賴也賴不掉。

「事實上,那件案子就是有我們的調查才會破案。」他驕傲地說,「為了要查明真相,我們還特別安插人員到他身邊,經過長時間埋伏,才終於套出全盤經過。」

「真的假的……」我難掩詫異,「不過新聞怎麼都沒有報導你們的事?」

「因為我們聯盟要求絕對保密,所有參與的人員都得簽署保密條款,要是違約的話,賠償的金額恐怕一輩子都還不完。」他語氣平淡地道。

「原來如此!但是我還有一點想問,就是聯盟究竟是靠什麼來運作?難不成背後有財團在支持嗎?」

「其實主要的資金是來自於捐獻,雖然我們並沒有要求,不過那些失蹤者的家屬在事件解決後,通常都會自願奉獻一筆金額。」他聳聳肩,「而且累積至今的數字還頗為驚人。」

「瞭解!抱歉問了這麼多問題。」我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別在意,妳回家後可以再想想還有什麼要問的,反正聯盟都會固定聚會,到時候再問也不遲。」他友善地朝我一笑,「都還沒向妳自我介紹呢,我叫作老鼠,跟妳一樣是十七歲。」

「呃……你可以叫我多多,那是同學替我取的綽號。」

「多多,請多多指教。」老鼠對我伸出手。

「彼此彼此。」我伸出手回握,感覺在糊里糊塗中,我已經一腳踏入未知的世界。

***

星期五晚上,在父母的注視下我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一如往常,我依然是家裡的幽靈人口,就連響亮的腳步聲、關門聲,都被視為某種靈體騷動的自然現象,他們只須忽略就好,不必賦予過多的關心和注目。

依著簡訊內容,我來到聚會地點,但卻怎樣都不敢踏進去,因為眼前的建築物牆壁斑駁,透著陰冷的光,還有搖搖欲墜的窗戶,說它是廢墟還算客氣的了,而且我總覺得從裡頭傳來陣陣令人發麻的陰森氣息。

突然一雙手搭上我的肩膀,我不禁嚇得放聲大叫,「啊!」

「多多妳別怕,是我。」老鼠似乎也被我的尖叫聲給嚇到,立刻倒退一步。

「不要突然拍我肩膀,這地方那麼荒涼,我還以為是鬼的說——」

「抱歉,事先忘了跟妳說。」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我們的聚會地點一向比較特別,除了隱密性外,還都是具有故事性的場所,所以大多都像這裡一樣,詭異又荒涼。」

「你所謂的故事性是指什麼?」

「晚一點妳就會知道了。」帶著神祕的微笑,他推開一旁半掩的木門,還做出女士優先的動作。

擁著紛亂的心跳我緩緩走向前,腎上腺素讓思緒變得異常狂亂,緊張、懷疑、猜忌等情緒,如同滾雪球般,將腦袋撞得叮叮作響。

然而越是危險的焰火,越有令人著迷的魔力,為了一窺究竟組織的神祕,我只得義無反顧地堅持下去。

一踏進建築物裡,立刻被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給籠罩,冷風帶著刺鼻的臭味撲了上來,讓我忍不住低咳幾聲,甚至還聽見小蟲在腳邊流來竄去的聲響。

面對如此惡劣的環境,我不安地轉頭望向老鼠,「這裡真的是聚會地點嗎?根本沒有半個人。」

「別緊張,跟我走就對了。」只見他從口袋掏出手電筒,淡紫色的光芒緩緩掃過周遭,半晌過後,他才若有所思地往左側長廊步去。

我趕忙跟了上去,但仍忍不住好奇地問:「為什麼往這走?」

「妳注意看柱子。」

當手電筒的光暈投射過去,破損的壁面上,立即出現微小的箭頭標誌,若沒仔細留意,肯定會無視而過。

循著那些指標,我們來到一道門前,有別於其他扇朽蠹破爛的門扉,它看來特別挺立堅固,彷彿盡忠職守的衛兵。

「把卡片拿出來。」他說。

依著他的指示,我將聯盟卡往旁邊的辨別器一刷,待淺綠色屏幕上浮現「Check」的字樣後,暗鎖立刻開啟。

 

「不一起進來嗎?」看向後頭的老鼠,我問。

他搖頭,「我也得經過卡片認證才行,妳先進去吧。」

帶著緊張的心情,我緩緩踏入房間,才一抬頭,刺眼的光線立刻讓我淚水盈眶,我馬上闔上雙眼,還好沒多久,這樣的不舒服感便漸漸退去,我這才緩緩張開眼睛。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