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陰魂時代                       

 《陰魂時代


 編號:071
 作者:娜歐米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4.08.23  
 ISBN:978986290703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有時候,偶像團體的問題,不只在人身上而已……

 

內容簡介

鐘聲即將響起,衝向穿越門也來不及,長針指到十二,那是……

造成話題的全新女子樂團在台上賣力演唱著,三人各據一方,散發著自己的獨特魅力。

現場氣氛熱絡,直到他們之間突然出現兩團模糊的光暈,光暈在眾目睽睽下漸漸化為人型……那是樂團成軍前自殺的成員。

鐘聲即將響起,復仇鬼影出現,即使想奪門而逃,也來不及了——

 

作者簡介

關於娜歐米

太陽水瓶驚魂惡搞發神經,金星雙魚又哭又笑寫奇情,

三不五時上演拖稿爛把戲,轉身變臉狂嗑八卦血腥聞。

醉心恐怖氛圍卻又超怕鬼,阿飄主角白日夢中現靈感,

認為流血與流淚一樣浪漫,偏好低調華麗及舊日光影。

最愛的玩具是電視搖控器,最熱衷的運動是搭手扶梯,

最迷戀的男人總在鏡頭裡,最恨的對象小說中告訴你。

娜歐米陰陽調和團    http://www.facebook.com/543naomi

娜歐米的五四三    http://naomi543.pixnet.net/blog

依媚兒    naomi543@yahoo.com.tw

 

作者自序

入戲容易出戲難娜歐米

這個故事寫得特別久,而且,從頭到尾投入寫作時的情緒都不太美妙。

如果每一次寫作,都是一趟未知的冒險旅程的話,我其實也是在一次次的旅途過程中,才發現是哪些風景會影響自己的情緒起伏,而沿途中,又是遇上了什麼樣的片段,才會成為腦海中的記憶快門捕捉到的深刻回憶呢?

記憶快門是個對於創作者或表演者來說,都十分受用的身體工具。但它同時卻也像一把雙刃刀,會在開啟電源、回顧那些曾令你心中百轉千折的片段時,一不小心就又弄傷了自己。

所以,演戲時情緒太投入的演員,在演出結束後,常會遇上難出戲的困擾。

而我在寫這本《腐生花》的歷程中,也出乎意料之外出現了這個惱人的困擾。

歸咎原因,在於這個以樂團霸凌為主軸的故事,整體調性實在太灰暗了。

幾位主要角色,都各自擁有一個若被人扒開之後,是會血流不止的創傷。那些經歷及創痛,作者在下筆時的立場,若只是像一位在現場調度指導的導演,毋須投入到角色的負面情緒裡的話,完稿的速度應該會更加痛快的。

但偏偏,更多的時候,小說的創作都有如一場即使不停地排練預演,但不到最後一刻,誰都無法預知這齣戲會不會引起觀眾共鳴的華麗冒險。作者既是編劇,亦是導演,更必須在腦中成為一名某咖演員不斷幻想盡情演出⋯⋯於是,演得精疲力盡的某咖幻想型演員,在完稿後的剎那間,終於體悟到了,能從一段懷著強烈情緒的關係中被解離,未嘗不是一件幸運的事啊。

非常湊巧的,在完稿當日渾身虛脫的那天晚上,看了我的駐日本代表男神阿部寬演的「新參者SP:沉睡的森林」,那是講述一個發生在芭蕾舞團中的殺人案。

看過新參者系列的人一定都還記得,「謊言是真相的影子。」這句經典台詞,在這齣SP中,作者透過這個充滿秘密的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告訴大家:「謊言是魔法的咒語,只有說謊才能在夢想中的世界跳舞。」

看到結尾才發現,這原來也是一個與夢想有關、好哀傷的故事呀。

舞臺和芭蕾舞,就是一名芭蕾舞者的全部夢想。就像《腐生花》裡所描述的「水晶蘭」女子樂團一樣,少女們滿心期待著的明星夢,完全取決於她們在鏡頭前的魅力,失去了觀眾的目光,就等同於失去了演藝生命。

但即使如此,無數懷著夢想的勇者們,還是會前仆後繼站上那發亮的舞臺。

下一次,某咖演員一定會慎選一個更善待自己的舞臺。

譬如先來個閃亮亮又華麗麗的開場,血紅中的浪漫,當然是最「瘟腥感人」的動情激素,當然啦,千萬不能忘記,絕對必須還要有帥氣無法擋又讓人迫不及待的男主角!!!這樣不管是編劇、導演還是演員,肯定都會加倍有動力!(握拳)

 

目錄

0 門禁

1 不存在的團員

2 少女淚

3 跟蹤

4 亡靈問候

5 惡意

6 消失的女兒

7 迷途

8 回魂

 

試閱

門禁 

今天是收假日,凌晨十二點四十五分,距離門禁時間還剩十五分鐘。

河智媛加快腳步,得趕在門禁前回到合宿的宿舍才行,她一手提著母親替她醃的醬菜,另一手握住手機,僅靠一根手指頭就能熟練地回傳好友簡訊。

國民童星:好聽,等等回去再告訴妳感想。

老么:可是我覺得副歌的旋律不夠輕快,節奏還太慢。

國民童星:那就別輕快呀,具代表不是說了,公司沒打算讓我們當複製品,是要打造出跟其他樂團不一樣的Soft Rock

老么:姊姊的鼓勵,總能溫暖我的心。

國民童星:嘻,別忘了,我可是國民童星,就算變成國民少女,也還是很溫暖。

老么:等樂團正式出道後,姊姊的新稱號就會改叫作國民初戀了。

國民童星:連妳也取笑我,等會兒回宿舍一定要揪妳的頭髮!

老么:我等姊姊回來唷!

河智媛笑著結束連線,確認一下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只剩最後七分鐘了。

經紀公司特別將宿舍安排在僻靜且門禁森嚴的名人社區中,就是為了杜絕太熱情的追星族或媒體偷拍。不過她們目前才剛脫離練習生階段,正以準新人的身分接受經紀公司的出道培訓,平常出入還沒有專門負責接送的公司車。

所以即使合宿宿舍就在馬路對面的靜巷內,待會兒穿越這個十字路口後,為了趕在凌晨一點門禁限令前返回宿舍,她仍得卯足全力往前衝。

The last time!分分秒秒都像在倒數……」河智媛輕唱著,她特別喜歡這段好友剛剛傳來的最新創作,像是為了她獨特音域所量身打造的旋律,清亮中卻又帶著意想不到的爆發力。「The last time!聲聲催促感情的俘虜。」

下一秒,最後的倒數節奏,卻在瞬間暫停了。

原本疾步向前的河智媛突然停下腳步,因為眼前的交通號誌才剛轉換成紅燈,她低聲哼唱,順手收起手機,先將它塞入羽絨外套的口袋,但手機的訊息提示鈴聲卻在此時響了起來──

她抿起笑容,心想肯定又是好友傳簡訊來催促她,再不快點就趕不上門禁了。

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震動的機身在掌心中發出輕脆的叮咚聲。

河智媛點開螢幕鎖定鍵,手機螢幕上閃爍著一則社群聊天室的邀請通知,這是她的私人手機,會發出聊天室邀請的,肯定都是認識的熟人,於是她沒有多想,立刻進入這個設定為私密不公開的聊天室群組。

果然沒錯,這個群組的聊天室取名為「水晶蘭」,正是她們之後正式出道的團名。

「會不會是公司為了方便聯絡,才替我們設立私密聊天室呢?」她專心盯著聊天室內其他受邀的群組人員名單。

的確,除了她之外,還有其他幾名團員的帳號。

驀地,一股陰森的緊張感猛然間竄起,因為在成員名單中,她看見一個不尋常、不該在這時候還出現的名字——

「渝……渝晶姊?」河智媛太過震驚,忍不住驚叫出聊天室邀請人的名字。

這怎麼可能?渝晶姊絕不可能發出這則邀請通知的!

申渝晶是公司裡受訓最久的練習生,之前她們幾個練習生接受公司安排的準新人訓練課程,幾乎天天一起練歌排舞、學習基礎樂理。

但無論如何,她都不相信渝晶姊會邀請她們加入這個聊天室群組。

因為,早在半年前退團的申渝晶,簽下自願退團的協議書之後,便趁人不注意時,在公司專屬的排練場裡縱火後上吊自殺了。

「怎、怎麼可能是……是渝晶姊?」河智媛震駭莫名,聊天室內真的出現了邀請人申渝晶的問候訊息。

渝晶:謝謝妳,願意進來聊天室。

河智媛渾身一陣冷顫,顫抖的手指僵冷得不知該如何回應。

渝晶:怎麼了?不高興了嗎?或是……妳還會像以前一樣不理會我?

儘管河智媛對於眼前所見感到不可置信,但盯著手機螢幕上不停浮現的對話,最終她還是鼓起了勇氣,伸出發顫的手指按下她的疑問。

國民童星:渝晶姊,真的是妳嗎?我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

渝晶:別害怕,我只是……想妳了。

河智媛臉色蒼白,不敢再繼續這樣的對話,一個已經死去的故人,在大半夜傳簡訊說想她了,這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

渝晶:我被困在五岔路口,只剩自己一個,好孤單。所以就想妳了。

國民童星:別這樣裝神弄鬼的嚇人!渝晶姊已經不在了!

渝晶:想妳了……想妳了……想妳了……想妳了……想妳了……

河智媛嚇得急忙想退出這個詭異可怕的聊天室,手指才剛要按下退出鍵,手機卻毫無預警地播放出剛才好友傳送來的那首創作新歌──

鐘聲即將響起,衝向穿越門也來不及,長針指到十二,那是愛的門禁最終期——

此刻,十字路口的號誌燈已轉成綠燈,行人來往穿梭,怔愣在原地的河智媛被要過馬路的人群擠蹭著往前,但手機上的簡訊卻仍在持續,並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渝晶:門禁時間快到了,來得及回去嗎?

「啊!」河智媛手一滑,手機摔落在斑馬線上,行人從後方湧上,她一失神就被推倒,她掙扎著想要趕緊爬起來撿回手機,透過手機傳來的歌聲仍在她耳邊迴盪。這不是真的!死了的渝晶姊不可能這樣子惡作劇的!活的時候不會,死了以後更不可能啊!

是誰伸出雙手緊緊握住我?閉上眼求時間暫停,讓這一刻留在夢裡,門禁時刻開始倒數,再不捨也必須分離——

總算伸手搆到手機了,河智媛正準備起身──

渝晶:妳……還回得去嗎?

就在這個時候,綠燈開始發出閃爍警示,一輛闖紅燈的重型機車忽地疾馳而過,迎面撞飛了剛撿回手機卻還來不及起身的河智媛!

剎那間,誰也阻止不了,一切都在短短的幾秒內凝結靜止。

河智媛尚未反應過來的身子,遭到高速衝力的撞擊,先是在半空中翻轉了數圈,接著便像慘遭強風襲捲、陷入泥濘中不堪一擊的脆弱枯枝,癱趴在馬路中央,一動也不動。

她遭受猛烈撞擊後的受創身子彷若癱軟無骨,而同時被撞飛的醬菜罈子則摔碎在一旁,嗆辣赤紅的辣醬菜撒落一地,紅豔豔的醬汁噴濺得到處都是。

無法動彈的身軀下湧出大量鮮血,沿著她的身體四周汩汩而流,身體雖是朝下癱趴在地,但頭顱卻以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面朝上。

像個被丟棄的破爛洋娃娃般的河智媛睜大雙眼,愕然又難以置信地驚瞪著自己頭頂上那片灰黑的夜空——

1 不存在的團員

最近連續一週的人氣話題跟網路搜尋詢問度最高的,絕對就是KK演藝經紀公司精心打造的全新少女樂團水晶蘭,跟她們的首支創作單曲「愛的門禁」。

女子樂團水晶蘭一宣佈出道,便立刻引發大眾的高度期待。

因為這支樂團的成員組合,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大多數人雖然對她們有印象,但卻從來沒想過,這三個年輕女孩竟會以抒情搖滾樂團的歌手形象合體出道。

才剛成軍的水晶蘭女子樂團,是由三位平均年齡十八歲的青春女孩組成,其中以模樣甜美的主唱池寶菈最受矚目,由於父母是演藝圈中人人稱羨的明星夫妻,池寶菈等於從小就在媒體的鎂光燈關注下長大,在觀眾們的心目中,她一直都像個洋娃娃般的甜姊兒。

另一位童星出身、青春期後淡出的貝斯手允潤,誰也沒想到,沉潛多年後的她竟會以令人驚豔的創作才華跟現場表演實力考進演藝學院,並在多項新人比賽中脫穎而出,成為KK演藝經紀內定的第一名成員。

至於資歷及輩分都最淺的吉他手成喜洙,則是藉由「KK新人賽」獲選入團,業界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幸運女孩充滿好奇,年紀最輕、才當了半年的練習生,各種演藝磨練都不夠的她,卻像坐了直達雲端的雲霄飛車似的,受到KK演藝經紀高層力捧,輕鬆擊退其他苦熬多年卻始終無法正式出道的練習生前輩。

於是,就在這股夾雜著好奇、新鮮、不解、期待等各種情緒中,神祕又耐人尋味的女子樂團水晶蘭誕生了,最近只要跟它有關的討論話題,都能成功吸引大家的注意。

而現在最熱門的話題,就是水晶蘭的首支新單曲「愛的門禁」。

今天晚上,廣場上聚集了上千名觀眾,三幅巨型水晶蘭樂團成員形象布幕矗立在眾人眼前,人人手持加油布條,熱情揮舞著螢光棒,興奮地等待「愛的門禁」MV公開首播。

為了符合這首新歌的意境,營造出戀人間既緊張又甜蜜的門禁氣氛,現場活動主持人正扯開嗓子帶領著大家一起倒數,準備迎接今夜的現場首播。

「十、九、八、七——」

廣場上的照明燈漸漸暗去,等待已久的眾人也被撩撥得越來越亢奮,閃爍不停的螢光棒,像飛舞的流星般在雀躍的群眾間閃動著。

「五、四、三、二、一!」

三幅巨型布幕瞬間被扯下,整面五層樓高的電視牆華麗現身,新歌的前奏緩緩流瀉而出,伴隨著音樂聲,樂迷也情不自禁放聲尖叫。

MV畫面中,最先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張張黑白特寫照,一株晶瑩剔透、彷彿水晶雕塑般純淨光潔的珍稀奇花,在黑暗潮濕中,從枯木爛土間伸展出它遺世獨立的美態。

這不像人間會有的奇異植物,就是傳說中被稱作幽靈之花的水晶蘭。

鐘聲即將響起,衝向穿越門也來不及,長針指到十二,那是愛的門禁最終期——

水晶蘭的特寫漸漸與三名成員的素顏臉龐穿插交替,最後,池寶菈、允潤跟成喜洙三人的身影,取代那株半透明的水晶蘭,化身為從朽木濕土中淋了整夜雨的真人版水晶蘭。

三人形象分明,各據一方。主唱池寶菈居中,五官精緻的娃娃臉雖然也像水晶蘭一樣美得不太真實,但略帶鼻音、彷若吟哦般的歌聲才一響起,立刻把所有人的聽覺神經從虛空的幻想中,拉回至動聽到起雞皮疙瘩的現實世界。

打扮略顯中性卻不失少女青春氣息的允潤神情專注,身上揹了一把鑲黏著象徵水晶蘭形象圖騰的貝斯,透過她靈動的指尖流瀉而出的動人音符,引領著身旁負責彈奏吉他的新人師妹成喜洙。

是誰伸出雙手緊緊握住我?閉上眼求時間暫停,讓這一刻留在夢裡,門禁時刻開始倒數,再不捨也必須分離。

MV裡的池寶菈也如歌詞意境中那般朝向鏡頭伸出了手,彷彿眼前真有一雙未曾出現在鏡頭內的手正準備緊緊握住她,讓即將倒數的時刻能在瞬間暫停。

突然間,原本還沉醉在這股甜酒似的浪漫輕搖滾旋律下的人們,竟紛紛發出驚恐又難以置信的驚叫聲──

「啊!啊啊啊啊!那是什麼東西?」

「天哪!也太……太嚇人了吧!」

原本鏡頭內看上去和諧的三位團員之間,竟緩緩浮現出兩團朦朧、一眼望去就十分詭異的氣團光圈!

剛開始看還只像是兩團浮動的光暈,但隨著歌曲逐漸來到三人一起合聲的副歌部分,晃動的氣團光圈不知怎的變得越來越浮躁,居然在所有人眼前,化作兩抹像被一點一點吹鼓了氣似的半透明影子。

乍看之下,半透明的模糊身影就緊貼著她們三人,與MV中那自黑暗濕冷的腐爛植土底長出的幽靈之花合而為一。

下一刻,透明浮動的氣團身影直接穿透池寶菈跟允潤的身體,朝鏡頭前的觀眾揮舞著看似手的形體——

「好可怕!怎麼拍到這種!到底是人……還是……」沒人有膽敢說出那個字。

    *    *

誰也沒料到,一支疑似連現場攝影組和幕後剪輯人員都無法解釋、出現詭異現象的新歌MV,竟意外在媒體大肆報導與網路瘋狂轉載下造成轟動。

如此高人氣,使得今天的樂團出道記者會現場暴增了更多想挖內幕的媒體。

砰!休息室的門被重重一甩,最先進來的池寶菈臉色鐵青,顧不得自己身為樂團主唱的氣度,惱火地將頭上那串粉晶色的水晶蘭髮夾用力一扯,轉身便朝背後那扇掩上的門奮力扔過去──

下一秒,休息室大門再度被推開,另外兩名團員一前一後緊跟著準備進入記者會後臺的休息室。

「小心!」眼明手快的允潤喊道,順手揪住成喜洙的衣領讓她停下腳步。

原本走在前方、心不在焉的成喜洙這才抬起頭,眼看著就要被突然飛擲而來的粉晶髮夾給砸個正著,她滿臉驚訝,本能地揚起雙手先擋住臉。

她的手背倏地傳來一陣刺疼,扔過來的細長髮夾劃傷了皮膚,健康的蘋果肌上立刻滲出了一條細細的血滴紅痕。

「寶……寶菈姊?」成喜洙頓了頓,臉上閃過了不解的迷惑表情。

機靈的允潤從背後輕推了她一把,「先進去再說,外面還有不少沒離開的記者。」語罷,三人中最沉著的她不落痕跡地轉頭,用身子擋住門邊的縫隙,先朝門口幾個想探頭窺看的八卦記者淡淡一笑,然後才不失禮地頷首關門。

當休息室的門再度關上後,壓抑不住滿腔不滿的池寶菈,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粗暴的舉止是否會傷到門邊一臉錯愕的樂團新人,踩著和另外兩人一模一樣的黑色透明高跟鞋,態度傲慢地逼近成喜洙。「誰要妳多嘴了?」原本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此刻像要噴出火來,不屑地狠瞪著。

「別這樣,記者應該還在門外。」允潤低聲制止。

池寶菈冷哼一聲,明明還在氣頭上,竟瞬間抿唇笑了。「怕什麼,休息室的隔音設備好得很,我爸媽合演音樂劇的時候,我就跟著進來過了,放心吧,門只要一關起來,外面根本什麼都聽不見。」

就因為這樣,她才敢如此有恃無恐地展露出她在甜美如陶瓷娃娃般精緻臉龐底下,另一種不為人知的真實面貌。

「寶菈姊,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要對我生氣,是我做錯了什麼嗎?」比池寶菈小一歲的成喜洙態度不卑不亢,彎身撿起地上的粉晶色水晶蘭髮夾,那是被塑造成唯美公主形象的主唱池寶菈的造型髮飾,她慎重地捧在手心,要遞還給對方。「如果真是我錯了,請寶菈姊告訴我。」

「記者會都開完了,妳還不知道自己的毛病是什麼嗎?」池寶菈咆哮道,沒好臉色地一把搶回髮夾。

「對不起,可能我的個性真的比較粗枝大葉,和兩位聰明的姊姊相比,更顯遲鈍,如果有需要改進的地方,還希望寶菈姊能耐心多教導我幾次。」成喜洙態度誠懇謙虛,真心覺得自己仍有許多不足。

「遲鈍!」池寶菈睨了她一眼,毫不掩飾對她的反感。「原本還以為妳快沒救了呢,不錯嘛,終於知道自己的不足了。」

「寶菈,別跟一個什麼都還不懂的新人計較。」允潤出言勸阻。

「我才不是計較,既然她知道自己不足,我這做前輩的,當然要好好教育一下這麼遲鈍的新人才對。」池寶菈不以為然,昂起倔強傲慢的臉,接著就踱近成喜洙,揚起食指,端起前輩在訓斥後輩的架子,一下又一下戳著她的額頭,她冷冷瞪著成喜洙,冷笑道:「既然知道自己遲鈍,妳又為什麼老愛強出頭,搶著回答記者問的敏感問題呢?」

「敏感的……問題?」成喜洙的額頭被池寶菈戳得都紅了,她皺著眉,雖認真回想,卻還是想不透什麼才算是敏感問題。「是……是問我在參加KK新人賽之前有沒有整過容的那個問題嗎?」

「天哪!真的太遲鈍了,我才不在乎妳這張臉到底有沒有整過!」池寶菈氣得尖叫咆哮,這新人簡直比眼中釘還礙眼,講話又刺耳,怎麼看怎麼討厭。「妳不知道自己資歷最淺、輩分最小嗎?什麼時候輪到妳在記者面前搶話插嘴!」

允潤抓住池寶菈,再次勸道:「冷靜點。」

「妳也給我閉嘴!」目中無人的池寶菈不買任何人的帳,滿臉不悅地甩開允潤的手。「少在那裡假清高了!我們剛才面對的難堪不都一樣嗎,在一堆記者面前被個默默無聞的新人搶了風采,妳還有辦法冷靜嗎?」

「她只是從自己遞補進樂團的新人立場,回答了我們都避而不談的問題。」

「既然我跟妳都選擇避而不談了,這個沒長眼色的丫頭就更該知道,申渝晶和河智媛那兩個練習生的名字,是水晶蘭樂團中再也不該提起的禁忌。」

「對、對不起,我……我不知道不能說……」成喜洙這才驚覺不妙,歉疚答道。

難怪,剛才記者才一說出那兩位在樂團正式成軍前,就相繼往生的練習生前輩名字時,寶菈姊跟允潤姊的臉色會那麼難看,給她一種像突然被誰點住啞穴,完全動彈不了的錯覺。

「在所有人都滿心期待的樂團出道記者會上,去聊兩個已經死掉的練習生是不是一起參演了我們那支一天內點閱率破五十萬人次的MV,這不是觸楣頭是什麼?成喜洙,妳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

真的嗎?這樣真的會觸……觸楣頭?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