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鬼傳05 永劫回歸(最終回)    

【霍鬼傳】 05  永劫回歸 (最終回)

作者 振鑫 封面繪圖Rettag
上市日期:2014年 8月 28日/ 售價:220元/ISBN9789862907047

8/21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局  79預購 即贈振鑫小語精美書籤一式 (限量版, 三款隨機出貨,尺寸以實物為準)

隨書附贈 : 霍鬼們迷你書籤小卡(請見書腰內摺處, 尺寸以實物為準)

霍鬼傳05 網書預購書籤    霍鬼傳書籤-03   霍鬼傳書籤-04   書腰小卡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如果孽擊敗了李將軍、吃掉地球上最後一隻霍鬼,那也意味著他身上的恐怖疫病將彌漫全世界……

人類,別管霍鬼了,你知道瘟神嗎? 

【霍鬼傳】的結局,也是孽的結局

誰是救世主之最終回

 

內容簡介

如何解開空氣人春響的復活之謎?

如何抵擋最強霍鬼代理人李將軍的天降閃電?

紫玫瑰跟孽眾人嘗試多種戰術,仍慘敗而回 

此刻,彌日向忽然離開戰場,去尋找神秘的盟友,

而他們居然是…… 

為了阻止龍族與魔族聯軍,彌日向等人來到了漠北的龍巢── 

忽地,金龍伸出鐮刀般的爪子輕觸彌日向的頭顱,他感覺到頭皮發麻,一股清冽的泉水從頭頂灌入體內。接著,許多咒文竄過腦海裡,咒音也如同水波般不停在耳邊迴繞,彌日向就像水面的葉子,除了隨波逐流之外,完全無法反抗水波的擺佈…… 

「現在,你已經習得封印四級冥府大門的秘術了。」金龍一番話如雷貫耳,頓時將彌日向的思緒拉回到現實。  

「啊,好突然。」沒有料到金龍會將秘術傳給自己,彌日向深感詫異。

金龍的嘴角彎出上揚的曲線,饒富深意地道:「這法術是我傳給你的,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傳給別人。

另外,四級的冥府大門不是說封印就能封印的,想要封印大門,施術者必須付出代價。」

彌日向喉間咕嚕一聲,不安地道:「請問是什麼代價?」

「想要封閉四級的冥府大門,施術者必須以靈魂被禁錮為代價,承受被空間壓縮之苦,出離無期。」 

彌日向的勇者之路,會從此止步嗎……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雖然說,這個世上有運氣、貴人、家庭背景等無法預知的因素左右我們的人生,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句話還是能夠解釋大部份不幸事件背後的因果。

人們受到挫折,大多時候都會埋怨天道不公、世道黑暗,究竟有誰會深究自己到底有哪些過錯?

失戀的時候,我們一邊想著自己對情人有多好,一邊喝著啤酒埋怨情人沒心沒肝地劈腿,卻從未想過除了半夜送宵夜、生日製造驚喜之外,當笑容忽然從女朋友的臉上消失,自己有沒有主動去關心?有沒有發現她今天換了髮型,還是除了和她在一起之外,對她的一切漠不關心?聊天的時候,你在聊電玩、工作等你的話題,有沒有認真參與過她有興趣的話題?你真的知道她的小動作、她喜歡吃的東西、她愛的牌子或者她的夢想嗎?

政府債務越來越高,國家瀕臨破產,社會大眾憂心自己的退休金很可能會拿不到,又有幾個受害者會想到社會對政治的冷漠造成了政府失去控制的韁繩,化身為蠻橫食人的惡獸,而自己也是造就這頭惡獸的群眾之一?當政府貪污人民的納稅錢建一堆蚊子館、發放優惠存款圖利特定階層、胡亂興建一點兒也不必要的公共設施,那時自己怎麼都不出面阻止?對政治冷漠的結果,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然後自己吃下惡果。當你不關心辛苦納稅的錢被亂花,將來你也拿不回退休金,自己的錢都不悍衛,侵吞這些錢的惡人自然不會跟你客氣。

三十多歲時一事無成,一直說讀那麼高有什麼用啊我懷才不遇,卻沒想過自己當初在學校滿腦子只想著考試,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沒有人生目標,只會嚷著我要考上第一志願台大,然後出了社會依然渾渾噩噩,照樣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依然沒有人生目標,這種無頭蒼蠅的鬼打牆人生,究竟自己有沒有一點兒責任?

一直埋怨孩子不乖,嚴重破壞了生活品質,那麼當初生小孩的時候,有沒有認真思考過自己到底是不是很愛孩子很需要孩子,還是公公婆婆催一催、別人不負責任地喊了一句早生貴子養兒防老,你就生了一個玩具給他們玩,然後自己在後面把屎把尿哀天怨地,忘了自己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就算想清楚自己不要孩子,當別人壓迫你生孩子,你是否堅定立場地為信念奮戰,還是想要躲避被說閒話的壓力就隨便生一個,然後再來埋怨照顧孩子真沒力……

人啊,何時能夠真正反省,自己才是這一連串苦難的根源?                                                                                                                                                                                          

PS.臉書好友上限已滿,歡迎使用「追蹤」功能加我喔 ^^

臉書社團「妖行卷」 (請直接在臉書搜尋 妖行卷 )

振鑫和柚臻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目錄

第一話 另一場浩劫

第二話 家鄉

第三話 人類進化之路

第四話 封印

第五話 空氣人的真面目

第六話 穿破雷雲

第七話 永劫回歸

後記

 

試閱

第一話 另一場浩劫

I

「他醒了!醫生快來──」當彌日向一睜開眼睛,孽立刻起身叫喚軍醫。

不一會兒白袍軍醫過來了,確認彌日向的狀態之後,便向孽交代了一些事項,隨後離開了軍帳。

「如何?」飄浮在空中的人頭問道。

「他脫離險境了。」孽說。

「我好餓。」這是彌日向醒來的第一句話。

「想吃什麼?」孽問。

「鵝肝菲力牛排佐松露紅酒沙司。」

「沒那種東西。」孽淡然道。

「那給我來一份炭烤龍蝦佐蘆筍老酒醋醬汁。」

「沙漠哪來的龍蝦?」

「迷迭香爐烤春雞,這個總該有了吧?」

孽轉過身子,對著安比懷說道:「彌日向還在昏迷,你去叫軍醫過來給他打個十針八針,看他的意識會不會清楚一點?」

「白開水和吐司,謝謝。」彌日向總算學乖了。

「想吃吐司喔,早說嘛。」說罷,孽轉身幫彌日向準備食物。

彌日向伸了個懶腰,一連打了三、四個哈欠,精神總算稍微回復了一些,「話說,我怎麼會昏倒了,醫生怎麼說?」

「你中毒了,軍醫推測可能是在日輪國中了門諾軍的毒氣。因為你是精靈,體質和人類不同,所以才逃過了一劫。」孽解釋道,並把吐司和水遞給了彌日向。

「搞了半天,原來是被自己人暗算,呿。」彌日向喝了一口水,又道:「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

「這三天有發生什麼事嗎?」彌日向嗑了一口吐司。

「紫玫瑰派兵攻打波麗維亞軍。」

「輸了,對吧?」彌日向吐了舌頭,「噁,好乾,我實在吃不下這種平民食物啊——」

孽猛然瞪大雙眼,「咦,你怎麼知道打輸了?」

「之前安卓西亞軍打敗仗,就是因為破解不了春響的無限復活之謎。在謎題還未破解的情況下,聯軍再打一次也只是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而已。」

彌日向說得自在,孽卻黯然不語。

三天前,紫玫瑰策動奇襲,在莎城和門諾聯軍的掩護下,闇影樓的精英殺入敵陣,成功狙殺了春響。就在聯軍歡呼之際,春響果然如傳聞般復活,以蠻橫的霍鬼之力將魁鬥連同闇影樓的精英全部捲成麻花辮……。

對反霍鬼聯盟而言,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這個代價太大了……。

「損失多少?」彌日向試探地問。

「魁鬥陣亡、闇影樓幾乎全滅,聯軍大概折損了一萬兵力。」孽如實回道。

「真是虧本的生意。」彌日向事不關己,淡然地喝了一口白開水。

忽然之間,幾個人掀開軍帳大門,紫玫瑰、賽恩斯和索科沃夫全都入帳了。

「身體好些了嗎?」紫玫瑰問。

「還行。」

索科沃夫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開門見山地道:「那麼,我就有話直說了。那一天,你說有人可以解開春響無限復活的祕密,究竟是誰?」

「就龍族啊。」彌日向說得理所當然。

聞言,眾人不禁為之一震。

龍族和其他妖怪一樣,長年受到人類的壓迫,所以才會成為霍鬼勢力的盟友。更有甚者,托爾普還派魔法師到漠北龍巢,開啟了冥府大門,無數惡魔穿過大門殺入龍巢,造成幼龍大量死傷。龍族花了許多時間戰鬥,終於平定魔族之亂,而且人類萬萬沒想到擁有遠古智慧的龍族並沒有關閉冥府大門,牠們很清楚地知道人類才是真正的仇人,於是和魔族簽訂契約共同消滅人類,反過來將了人類一軍。

根據探子回報,這次的魔族之亂來得太急,龍族完全來不及防範,逾九成幼龍死於魔族之手,嚴重造成龍族的世代斷層。

紫玫瑰長吁了一口氣,面對這樣的血海深仇,他實在不敢奢望龍族會對人類伸出援手。而且,龍族和惡魔一樣重視契約,實在難以妄想龍族會為了人類而背叛與惡魔的盟約……。

彌日向彷彿沒見到眾人凝重的臉色,自顧自地說道:「龍族具有遠古智慧,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威力,據說,世上沒有龍無法解答的問題。我想,只要誠心向龍族請益,應該就能知道春響的祕密吧。」

「不可能。」賽恩斯回得斬釘截鐵,「人類對龍族做了那麼多過份的事,龍族不會幫我們的,光是從牠們和惡魔結契要消滅人類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別傻了,人類拿什麼和龍族談判?」紫玫瑰搖搖頭。

「龍族是智慧生物,不會做出幫助人類的蠢事。」索科沃夫附和道。

面對眾人的質疑,彌日向冷笑了一聲,「我說,正因為龍族是智慧生物,所以才有可能會幫助人類。」

龍族,會幫助人類?

彌日向的說詞似乎太深奧,眾人面面相覷,不懂其中的巧妙。

安比懷杵了一下,愣道:「別說精靈語,你還是說人話吧。」

見到眾人的視線聚焦在自己身上,彌日向滿意地點點頭,「好吧,其實我想說的是──不管龍族告不告訴我們春響無限復活的謎底,我們都得去找龍族一趟。」

「為什麼?」眾人異口同聲地問。

倏地,紫玫瑰脫口說道:「因為,就算我們解答了春響的無限復活之謎,人類還是會滅亡。簡單地說,人類會不會滅亡的關鍵不在霍鬼,而是掌握在龍族的手中,至少現階段是這樣子。」

彌日向摸著肥滋滋的下巴,微笑道:「看來,人類也是有聰明的傢伙嘛。」

賽恩斯和索科沃夫瞪大雙眼,孽也是霧裡看花,不明白紫玫瑰和彌日向在說什麼謎語。

索科沃夫走到紫玫瑰的身旁,輕輕拍了他的肩膀,「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紫玫瑰雙手負後,嘆道:「這事有點兒長。」

「我有得是時間。」索科沃夫的語氣堅定。

「大家都知道,拜托爾普的福所賜,龍族和魔族結契要消滅人類。撇開龍族威猛不說,魔族也不是好惹的傢伙,他們透過冥府大門來到人間,兵力源源不絕,只要龍族將大門開得更寬更大,地獄裡的妖魔將會傾巢而出,屆時人類便得對抗整個地獄的惡魔,根本沒有勝算可言——」

「是勝算很低,還是真的毫無勝算?」賽恩斯不安地問。

「人類死一個少一個,但是惡魔的數量近乎無限,不管死幾個,隨時都能從地獄補充。你告訴我,這場仗怎麼打?」紫玫瑰反問。

「打地鼠啊,打什麼打。」索科沃夫回道。

「沒得打。」賽恩斯也無力了。

「所以,現在的局面是前狼後虎、進退維谷。就算滅了霍鬼這頭狼,背後還有龍魔聯軍這隻虎。」索科沃夫仰天嘆道。

「就是這樣沒錯。」紫玫瑰簡潔回道。

「聽起來,我們不但要應付霍鬼,還得對付龍魔聯軍。」至此,安比懷終於恍然大悟。

霍鬼代理人的威力無窮,再加上聯合八方妖怪作戰,人類已是疲於奔命。如今,面對以一敵千的龍族,以及兵力無限的魔族聯軍,人類生存的希望似乎更渺茫了……。

紫玫瑰雙手抱胸,問道:「關於這場危機,你的想法是什麼?」

彌日向笑了一下,事不關己地反問:「那麼,你又有什麼想法?」

紫玫瑰愣了一下,倒是沒想到彌日向會反過來問自己,他稍微整理了腦中的思緒,這才回道:「霍鬼得要應付,所以我們這裡作戰的腳步不能太慢,不然巴塞頓若被李將軍擊破,雪球效應之下,人類也玩完了。不過,魔族這個新的麻煩也要解決,不然人類還是玩完了。」

「怎麼解決魔族?」索科沃夫納悶地問。

紫玫瑰侃侃談道:「想封閉冥府大門,先別說我軍現在無法分兵到漠北龍巢,就算戰情能夠允許遠征,想要擊破龍族本陣談何容易?所以,正面擊倒龍魔聯軍,成功率幾乎等於零,硬的不行就只能來軟的。」

「怎麼來軟的?」

「我就是想不到,所以才會問嘛。」紫玫瑰話鋒一轉,又把話題扯到了彌日向,「別賣關子,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其實你說的沒錯,只能來軟的。」彌日向從病床上起身,分析道:「談判雖然艱困,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成功,因為機率再怎麼低,只要不是零就還有希望。」

「談判,你想怎麼談判?」索科沃夫好奇地問。

彌日向指著自己,說道:「人類和龍族的梁子結得太大,談判自然不可能成功。不過,如果是精靈和龍族談判呢?」

「精靈,你是指──你?」紫玫瑰訝然道。

「就是我,現場還有別的精靈嗎?」彌日向的嘴角上揚,得意道:「龍族只是討厭人類,並不討厭精靈呀。」

索科沃夫鼻哼一聲,不以為然地道:「只憑你一句話,就要讓龍族放下對人類的仇恨,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彌日向摸著下巴,笑道:「要不要來打賭?」

「賭什麼?」

「賭我去和龍族談判,如果失敗了,讓你彈一下耳朵;我成功了,你讓我彈一百下耳朵。」

「等等,這個賭局不公平,為什麼雙方籌碼不一樣?你輸了才被彈一下,我輸了卻得被彈一百下?」索科沃夫質疑道。

彌日向斜著眼睛,睨道:「你不是不信我能成功,現在怎麼又斤斤計較了起來?」

「這不是我信不信的問題,是賭局是否公平的問題。」

「唉。」彌日向嘆了一口氣,「堂堂安卓西亞之王,居然會對一個小精靈計較起公平問題,這和菜市場買菜還要拗一把蔥的小氣老太婆有什麼不同,一點兒都不大氣啊——」

此刻,紫玫瑰、賽恩斯都瞥向索科沃夫,狐疑的眼神似乎認同彌日向說的有理,一國之君居然為了耳朵彈幾下的事和一個市井小民爭了半天,實在有失王者風範。

忽然之間,索科沃夫也覺得自己小氣了,於是咳了兩聲,說道:「為了人類的未來,我願意和你對賭。」

「我樂見索科沃夫賭輸。」紫玫瑰開玩笑地道。

「索科沃夫,千萬不能贏喔。」賽恩斯也露出爽朗的笑容。

「我也希望你輸。」孽加入詛咒索科沃夫的行列。

眾人會心一笑,氣氛頓時變得溫和。

「不過……」紫玫瑰又道:「如果讓你去談判,你需要我們給你什麼籌碼?割讓土地、歲貢、錢糧、寶物、還是——」

「不用你給,托爾普會給我。」彌日向意有所指地道:「只是不曉得龍族會不會接受而已。」

「看來你已經有和龍族談判的對策了,可以透露一點兒內容嗎?」紫玫瑰又問。

「不行耶,這是機密,事成之後再告訴你們,哈哈。」彌日向繼續賣著關子。

「好,那你快點兒啟程吧,我和孽會在這裡和春響繼續作戰──」

「呃,不好意思,孽得和我一起出發。」彌日向打斷道。

「孽跟你走,那我們怎麼打代理人?還有,為什麼孽要跟你到托爾普?」紫玫瑰納悶道。

「對啊,為什麼我得跟你走?」孽不解地問。

賽恩斯皺起眉頭,「孽是我們對付霍鬼的王牌,托爾普的戰區又沒霍鬼,他應該沒有去的必要吧?」

不單是紫玫瑰和孽,索科沃夫、賽恩斯和安比懷也是一臉狐疑,不明白彌日向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我說你們,格局要放大一點,眼光不要局限在這個小沙漠戰區或者和霍鬼戰爭。如果龍魔聯軍橫掃世界,就算你們現在消滅了所有代理人又有什麼用,人類還不是一樣要滅亡?」彌日向搖搖頭,說道:「我之所以要帶孽一起出使龍族,就是怕在半路上被魔族幹掉,如果連龍族的陣地都到不了,那還談什麼出使?」

「原來是缺保鑣啊。」安比懷頓時恍然大悟。

「可是,沒有孽的話,我們對霍鬼代理人一樣沒有勝算。現在都度不過了,還談什麼以後。」賽恩斯不放心地道。

「如果是缺保鑣的話,我派幾個給你──」

「我明白了。」索科沃夫還未說完,紫玫瑰便打斷道:「你就帶孽去找龍族談判吧,至於春響的復活之謎,龍族告訴你也行,不告訴你也罷,我會靠自己的力量找到答案的。」

找出春響的復活之謎,真的可以辦到嗎?

賽恩斯和索科沃夫的視線集中在紫玫瑰身上,不確定這是氣話還是勝利宣言,但是瞧紫玫瑰說得自信滿滿,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此刻再問反倒像是質疑聯軍統帥的能力了……。

半晌,索科沃夫說道:「統帥都這麼說了,我附議。」

「我也附議。」賽恩斯也不再堅持己見。

默默地,彌日向說服了所有人,取得了聯軍路線的主導權。

然後,彌日向、孽和安比懷走出營帳,走出軍營,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

在安比懷的指導下,孽拿出粉筆在地上畫出一個半徑六公尺的大圈圈,圓內佈滿許多幾何圖形,雲空之陣逐漸成形。

目前托爾普正在和龍族和魔族交戰,各地的空港全面停駛,飛船已經無法搭乘,唯有藉助雲空之陣才能抵達托爾普。

這就是他們在這裡的原因。

「畫好了,安比懷,把我們傳送到托爾普吧。」孽扔掉手中的粉筆。

「嗯。」

就在安比懷喃喃地吟誦咒語之際,彌日向忽然脫口道:「等等,先送我們到精靈界的布瓦。」

「精靈界?我們不是要到托爾普嗎?」安比懷疑道。

「前往托爾普之前,我想先到布瓦一趟。」

「為什麼?」孽問。

「這次出使龍族凶險未卜,有可能運氣很好談判成功,也有可能被一口吃掉或燒成焦炭。所以,我想回家鄉一趟,說不定以後想回也回不去了。」彌日向的表情平淡,彷彿說的是別人的故事。

「我明白了。」安以懷說,接著催動咒語,啟動了雲空之陣。

圓圈的外圍升起了熾白光壁,置身其中的三人視野被白光所淹沒,當光海消退時,視野一片豁然開朗。

蒼翠的森林、雜草淹沒的黃土小徑,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

「這裡好眼熟,但我肯定不是精靈界。」彌日向篤定說道。

「這是什麼地方?」

「肢解谷附近的森林,我曾經在這裡畫了幾個雲空之陣練習傳送法術。」安比懷如實回道。

就這樣,彌日向、孽和安比懷踏上了前往布瓦的旅程。

 

第二話 家鄉

I

精靈界。布瓦。

這是安以懷第一次來到精靈界,走在街上,沿路都是男俊女美、外貌直可比擬人類頂尖模特兒的精靈,令他忍不住四處張望。可是,如此賞心悅目的畫面卻有一個汙點,他的視線總是不自覺地會被眼前的彌日向所吸引。

矮矮的個子、肥肥的身材、短短的四肢,怎麼看都和路人不像是同一種生物啊……。

安比懷忍俊不住內心的疑惑,探道:「彌日向,問你一個問題。」

彌日向挖著鼻孔,隨手彈出一塊鼻屎,「不給問。」

「你到底是不是精靈?」安比懷還是任性地問了。

「我當然是精靈,稍微胖一點的那種。」彌日向不甘示弱地回道:「那你是人類嗎?」

「我當然是人類,頭稍微大一點的那種。」

兩人邊走邊吵嘴,不一會兒就在一間皇宮前停下。接著,在僕人的簇擁之下,三人踩過大理石地板,來到了華美奢華的大廳。

一知道少爺返家,管家立刻在大廳上準備了下午茶招待,並且派人通知在外的彌氏夫婦。

「恭喜你,終於要變成勇者了。這次你主動向聯軍爭取出使龍族,應該已經策劃很久了吧。」孽輕啜了一口花茶,熱氣不時從杯子裡冉冉上升。

他知道,彌日向的夢想是成為拯救世界的勇者,所以當初才會離開布瓦,跟著他邁向掃蕩霍鬼的旅程。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彌日向啜了一口咖啡。今天,他需要很多的咖啡因來保持清醒,「想想,說不定這是最後一次在老家喝咖啡了。」

「此行,你有多少勝算談判成功?」安比懷好奇地問。

「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完全無法估計。」

孽放下了杯子,繼續說道:「那就大概估一下好了,我想了解人類的處境有多險惡。」

彌日向仰頭望著天花板,藝術水晶燈散發著亮眼光芒,華美得令人睜不開眼,竟也淒豔得令人心折。

「大概──百萬分之一不到的機率吧。」彌日向回道。

「百萬分之一不到,成功率這麼低啊……」孽的語氣難掩失望。他原以為談判有五成的機率會成功,再不濟也有兩成,沒想到被彌日向一估,機率竟然比中樂透還低。

安比懷也不禁皺起眉頭,「這根本是賭博,不,比賭博還沒報酬率,是詐賭。」

「因為機率很低,所以就不賭嗎?」彌日向笑笑反問。

「還是要賭,只要人類有一線生機,我就不能放棄任何機會。」孽堅定回道。

「反正這關過不了,人類就沒有未來了,當作被騙也好,我們就去拜訪一趟托爾普吧。」安比懷又道:「不過,為什麼機率這麼低,你是怎麼估的?」

「龍族對人類仇深似海,這還不能解釋嗎?」

「這只是事情的一部份。」安比懷說道:「我總覺得這個機率的背後藏了一些故事,例如,你打算怎麼談判?」

「這麼八卦幹嘛,等到去了托爾普,你們就會知道了。」彌日向啜了一口咖啡,繼續故弄玄虛。

望著賣關子的彌日向,孽的眉頭一皺,直覺此案並不單純。

首先,彌日向主動向紫玫瑰爭取出使龍族,這表示他的心中對於如何談判已有腹案,而且他又要求回家鄉布瓦一趟,如同獄內的將死之人求最後一餐,彷彿早已洞見事件未來的悲劇發展,或者結果是喜劇,悲劇的只有他本人也說不定。總之,彌日向一定知道了某些事。

明知有事卻不向他和安比懷吐露,更讓出使龍族蒙上了重重迷霧,孽置身其中,卻伸手不見五指,除非彌日向主動說明,否則他永遠也猜不到彌日向在打什麼算盤……。

「你加油,我們不逼問你了。」孽脫口說道。

「咦?」安比懷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於彌日向的隱瞞,孽居然一點兒炮火也沒有。

彌日向嗑了一口甜點,嘴角還沾了幾塊餅乾屑,「你真好說話耶,哈哈。」

「因為我相信,你會是拯救世界的勇者。」孽優雅地舉起瓷杯,輕啜一口香醇的花茶。

勇者是彌日向的死穴,一提到勇者,他的矜持登時拋到九霄雲外。

「你認可我是勇者了?」彌日向水汪汪地望著孽,似乎非常期待他的答案。

「你常說我是魔王,現在又叫魔王給你勇者的證明,這麼做對嗎?」孽繼續逗弄道。

「不行嗎?」

「可以嗎?」孽回道。

「為什麼不可以?」彌日向反問。

「因為勇者和魔王是仇敵,既然彼此有仇,魔王就不可能遂了勇者的願,應該會和勇者對著幹。」

「喔,對著幹躺著幹怎麼幹都無所謂,你說的勇者和魔王是仇敵,說穿了只是一種關係的形式罷了。你看,我也沒有討伐你,你也沒有噴火要把我燒燬,所以我們不存在仇敵的關係。」

「那我們是什麼關係?」

「應該是朋友或寵物之類的關係吧。」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