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異數之暗黑城市>  

 《異數之暗黑城市》


 編號:065
 作者:路邊攤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7.25  
 ISBN:9789862906941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帶來黑暗的「異數家」回來了……

 

 內容簡介

這次的故事從校園開始。

「異數家」簡詭受雇於宇光大學好一陣子了,雖然只是個可有可無的職位,但學校真正需要的是他的特殊能力:簡詭的右手,能夠畫出常人無法理解或看到的東西 

因為,這裡發生了學生連續失蹤並遭到殺害的案件,而這只是異常事件的開始。 

女孩消失的詭異畫作、接起來就會自殺的電話號碼……這城市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平常。

 

作者簡介

路邊攤

七年級生,目前為專職文字工作者。

本人就跟街頭上許多的攤販一樣,平凡不起眼,

但總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永不打烊,只是賣的東西變成了許多幻想故事。 

個人網站: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http://batan.pixnet.net/blog

路邊攤於2008年加入冷諺明作家經紀工作室

FB:藝門諺明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路邊攤。

很久沒有寫關於異數的故事了,這次算是再把以前的人物挖出來重新演出。

這樣做之後,發現其實每一個角色各有各的魅力,雖然我的描寫功夫很多地方還不到家,但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這些角色的魅力所在。

在故事的最後還是有留下一些伏筆,代表異數不會到這邊就結束,因為越寫就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這些角色。

如果大家也可以有這種感覺的話,我會很開心,因為代表我讓這些角色活過來了。

很多人都很喜歡白璞,也有很多人喜歡《詭誌》中的夜貓子。

更有人懷疑這兩個人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吧,為什麼每篇故事都會有這種冰山美人呢?

嗯,我也不知道……

異數者們的故事會再繼續延伸下去,請大家再耐心等待一下吧。

 

目錄

第一章:暗黑公寓中的血案

第二章:畫中的暗黑之家

第三章:音樂中的暗黑之聲

 

試閱

第一章:暗黑公寓中的血案

校內餐廳的口味似乎太重了一點,是配合學生的口味所以才做成這樣的嗎?還是單純是打工的學生們手藝不好?

簡詭坐在宇光大學的餐廳中,細嚼慢嚥著口味過重的料理,一邊打量此刻還逗留在餐廳裡的學生們。

現在是下午第一節課的上課時間,但還是有不少學生聚集在這兒,有的仍在用餐,有的圍成一圈在討論事情,應該都是下午不用上課的學生吧。

也有許多學生進進出出,當他們看到坐在門口附近的簡詭時,沒有人有反應,他們可能只把簡詭當成年紀稍大的學生。

事實上,簡詭已經在這所大學任職一段時間了,雖然不是教職,而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職員,但是校方極需要簡詭某項能力的幫助。

簡詭對這種能力又愛又恨。

當自身擁有跟平常人比起來較特殊的能力時,身邊彷彿就多出了一圈漩渦,那些奇怪的事件會不由自主地被自己吸引而來。

關於這點,已經有太多事件可以證明了。

當上帝決定將這項能力分配給簡詭時,就註定了他充滿不可思議事件的人生,而當簡詭第一次瞭解自己的能力時,他也猜到了這一點。

「簡詭老師嗎?」在正前方傳來聲音,簡詭從料理中抬頭一看,一個臉上帶著羞澀的女學生站在他面前。

對方知道簡詭並不是教師,但仍使用了「老師」的敬語,這讓簡詭先產生了好感,「啊,妳是那個誰吧?禹安的朋友?」

「是的。」

「吃過午餐了嗎?」

「已經吃過了。」

「那麼先坐吧,不好意思啊,我還在吃飯。」

女學生在簡詭的對面坐下來,雖然第一印象沒有給人「校園正妹」的感覺,但是觀察一段時間後,她的長相還是給了簡詭「清秀美女」的氣質感。

「那個……妳是叫淑琴,沒錯吧?」

簡詭回想起昨天禹安在電話中說過的內容,要請簡詭幫忙的是一位叫陳淑琴的女同學,當簡詭一聽到這個名字時,還因為這名字的樸素而竊笑了一下,沒想到來的是一位氣質美少女。

至於禹安,同樣也是宇光大學的學生,不久前她跟幾個朋友還有簡詭歷經了一個恐佈的事件,這起事件雖然靠著簡詭的能力找到了真相,但還是在不少人心中留下慘痛的傷痕。

在校園中知道簡詭擁有何種能力的人,也只有當初經歷過那件事的禹安等少數幾人而已。

淑琴知道我的能力嗎?簡詭試探問道:「禹安請妳來找我時,有說過我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沒有……她只說,如果是簡詭老師的話,應該可以幫上我的忙。」

說是這樣說,其實簡詭根本不知道對方有什麼事情想求助於他。

「是有什麼事情想找我幫忙呢?」聽完淑琴的說明後,簡詭才明白為何禹安會跟對方推薦找他幫忙。

淑琴拿出手機,展示出一張照片後說:「我想請簡詭老師幫忙找她。」

螢幕上是一個綻放著陽光笑容的女孩,背景似乎是宇光大學的校園。

「她發生了什麼事?」

「她是我的同學,叫做李湘茹,她失蹤了。」

簡詭「嗯」了一聲,示意淑琴繼續說下去。

「我跟她的家人一直找她,她已經失蹤一個月了,手機跟網路都完全聯絡不到她,所以才想請簡詭老師——」

「可以說明一下她失蹤前的情況嗎?這才是重點。」

「啊,好的。」大概是覺得簡詭決定要幫忙了,淑琴說起話來有自信了一些:「我跟湘茹除了是同學外,也是室友,我跟她在外面的學生公寓合租一間小房間。」

就是那種專門租給學生的便宜小公寓吧,簡詭想。

「那一天,因為我下午還有選修的課,所以湘茹就先回去了,可是我晚上回去時,發現湘茹的東西都放在房間裡,我本來以為她又出門了,但是……一直到很晚她都沒有回來,我開始害怕了,我先聯絡她的家人,又在學校附近找,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的手機跟網站都聯絡不上了。」

「當時房間裡有什麼痕跡嗎?」

「痕跡?」

「有沒有反抗或任何暴力行為留下的痕跡?」

「沒有,房間的物品都放在原來的位置,而且當我回去時,房門也是鎖起來的,應該是湘茹自己出去了,然後在外面發生了事情,才回不來了——」

「嗯……」簡詭皺起眉頭,如果房間內有留下痕跡的話,那麼只要到房間去,再使用他的能力,應該可以找到一些線索,如果是在外面的話,範圍就變大了。

像是終於要說出重點般,淑琴說:「之所以會急著找簡詭老師幫忙,還有另一個原因。簡詭老師知道前幾天有一則連續殺人犯被逮捕的新聞嗎?」

簡詭全身一顫,他沒料想到話題竟會轉到那起案子上面,「嗯,我有看到。」

前幾天,警方在市區中逮捕了一名男子,並在他的住所內搜出多名女子的衣物、皮包、鞋子等,警方懷疑男子殺害多名女子,但是現在還沒發現任何屍體,男子也一直不願招供,案情因此陷入膠著。

「在他的房間裡發現了湘茹的皮包,警方也聯絡了湘茹的家人。」

「所以你們認為是他殺害了湘茹嗎?」

「不,」淑琴搖搖頭,「在見到遺體前……湘茹的家人不願相信她已經不在了,他們相信湘茹還活著,我也這樣相信著。」

「是這樣嗎……」簡詭說:「警方還有什麼線索嗎?」

「沒有了,他們只有發現湘茹的皮包而已,所以我們相信她還活著。」

只發現皮包,沒有屍體跟其他衣物,也可以理解成對方只是把皮包撿回家,或是只搶走了皮包,如果是這樣的話,湘茹本人又發生了什麼事?

最壞的打算仍然不變,現在家長跟淑琴所抱持的希望,在簡詭的眼中實在是很脆弱,彷彿只要再找到一條線索,他們的希望就會破碎。

「等一下可以帶我到妳們租的公寓看一下嗎?」簡詭問。

簡詭會這樣問,就是代表答應要幫忙了,淑琴用力點了點頭,「可以啊,我下午沒有課。」

「那麼等一下我們就出發吧。」

但淑琴還有點話想說:「那個……我可以問一下嗎?」

「什麼?」

「禹安只說老師你有自己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介意我問一下是什麼方法嗎?」

「對不起,這是祕密。」簡詭微微一笑,把還沒吃完的餐點大致收拾一下,起身走向回收區。

簡詭的能力是祕密,在校園中只有少數幾人知道,就連在外面的世界中,知道簡詭能力的人也不超過五個。

除了宇光大學職員的身分外,簡詭的另一個身分是畫家。

是藝術家,也是異數者。

簡詭的右手,能夠畫出常人無法理解或無法看到的東西。

這些東西不光是鬼怪,甚至脫離了鬼怪的界線,帶往另一個時空的畫面。

只要感應到這些東西,簡詭的右手便會開始自動作畫,不管是用什麼畫具,簡詭都能夠快速地完成一幅畫風詭異的作品。

國內對於簡詭的作品還沒有那麼高的接受度,甚至將簡詭視為異端,但是國外卻有多數人相當喜歡簡詭的作品,這也是簡詭在宇光大學內任職的原因,許多國外的藝術大學便是看上了簡詭的名號,而過來進行交流。

在國內,擁有這種能力的,據簡詭所知還有另外兩個人。

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種能力,因為這種能力,簡詭這些藝術家中的異數者,無法畫出自己所喜歡的畫面,無法創造自己喜歡的東西。

但讓自己的右手擁有這種能力,上帝應該有祂的理由。

例如,讓自己捲入這些怪異的事件中,然後找出真相——

 

淑琴跟湘茹的租屋處是那種在校園附近隨處可見的公寓大樓,大門沒有警衛也沒有門禁,入口就只是一扇看似堅固但從未上鎖過的鐵門。

踏上階梯時,簡詭注意到每個樓層間都有裝設監視器,便問:「監視器有拍到什麼畫面嗎?」

「我們也問過房東了,他說那只是裝來防小偷的,根本沒有真正在運作。」淑琴說,這種擺設用監視器的價錢比真正的監視器便宜很多,許多預算不足的人的確會先選擇這種監視器。

淑琴打開了房門,她帶簡詭入內,並問簡詭需不需要什麼喝的,簡詭婉拒了,他抬頭觀察著房間的每個角落,雖說有些衣物跟物品是隨手丟在地上,但還不到混亂的地步,也不算特別整潔,女孩子們同住,其實並不如男生們所想的那麼乾淨。

簡詭問:「湘茹失蹤的那天,房間裡就是這樣嗎?」

「嗯,她的東西我都沒有動過,盡量維持當天的情況。」

簡詭的右手輕輕拂過掛在椅子上的衣物,一邊感受著這房間帶給他的氣息。

沒有感覺,右手並沒有抽動跟想作畫的慾望。

如果當時在這邊有發生過什麼事,假設湘茹有被暴力脅迫,或是任何不尋常的事情,都應該會留下跡象,然後刺激到簡詭的右手才對。

那麼,那一天湘茹只是很正常地離開這裡囉?

「湘茹很常待在家裡嗎?或是她常常往外跑?」

「她有時候是會出去,可能在市區晃晃買些東西,或是到學校的資訊教室用電腦……都不一定。」

果然還是她在外出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吧,從房間裡可能是找不出什麼線索了。

「關於那篇有嫌犯被逮捕的新聞,妳可以給我看一下嗎?」簡詭的手機並不是智慧型手機。

淑琴馬上拿出手機連上網路,找到那則新聞後,把手機拿到簡詭眼前。

那名男子似乎是想在陽台上晾乾受害者的內衣褲,住在隔壁的女住戶發覺不太對勁,因為那些衣物上面殘留著血跡,便報警處理,警方來到之後,發現男子的住所裡還有多名女子的衣物,甚至皮包證件,而湘茹的皮包就在其中。

警方逮捕這名男子後,發現男子精神失常,無法正常對話,目前先將該男子對回局中偵訊,釐清這些物品的來源,並不排除男子有殺害多名女性的可能。

等簡詭看完後,淑琴補充說明:「警察說,在房間裡沒有發現湘茹的衣服,也沒有其他線索——」

「房間裡有血跡嗎?」

「這個,警察沒有跟我說。」

「線索一定會有,只是他們無法看到。」簡詭舉起右手,握起拳頭再鬆開來,「應該有個負責跟家屬聯絡的警官吧?妳有對方的聯絡方式嗎?」

「有的。」淑琴再度操作手機,唸出了一組電話號碼,「他說他姓唐,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給他。」

簡詭馬上將電話輸入到手機裡,「好極了,明天可以幫我約他出來嗎?」

「應該沒問題,可是要怎麼跟他說?」

「就說我們有線索想提供給他。」

「這……算是說謊吧?」

「沒關係,到時交給我就好了。」簡詭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淑琴特地送簡詭到街口,並深深地行禮,「簡詭老師,真的很感謝你的幫忙。」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簡詭揮揮手。

如果是以前,簡詭絕不會想捲入到這種事件裡,但是在發生多起事件之後,他知道了他的責任。

上帝賦予他的右手這種能力,不光光是畫畫而已。

重點是這些畫背後的真相,可以幫助許多人。

       

和唐警官約好時間,淑琴因為那個時間剛好有課,沒有辦法和簡詭一起去,但是她在電話中已經將簡詭的身分向唐警官說明清楚了,唐警官可以完全相信簡詭。

唐警官是個身材粗壯的男子,緊繃著的臉孔帶著殺氣,給人一種狠角色的感覺,不過實際交談之後,會發現其實他沒那麼可怕。

為求方便,簡詭請淑琴幫他約好在警局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和唐警官碰面,簡詭預計等一下就會轉移陣地,並不打算交談太久,所以也不選擇咖啡廳那種耗時間的地方了。

不過,唐警官抵達便利商店時,先比了一下店內,問簡詭:「抱歉,我可以買個早餐嗎?」

儘管現在已經快要上午十點了,不過簡詭並沒有多說什麼,可能搜查工作真的很繁忙,連早餐都還沒有時間吃吧。

沒多久,唐警官手裡握著三明治,邊吃邊走出商店,「老師,對不起啊,整個上午都待在局裡忙,連到便利商店的時間都沒有,肚子都餓壞了。」

聽到唐警官也敬稱他為「老師」,讓簡詭對這位外表凶狠的警官也先有了些好感。

兩人交換名片,唐警官的全名叫唐志翔,是這起案子搜查小組的成員之一。

「淑琴說你有線索要提供給警方,對吧?」志翔吃完三明治,擦了擦嘴,「是怎樣的線索呢?你曾經看到嫌犯出現在校園內嗎?還是——」

「我想先請教警方目前的進展,你們又有什麼線索呢?」簡詭反問,「新聞中完全沒有提到該嫌犯的名字,只說他精神失常,也沒有說出他的住處在哪裡,也沒有說到底發現了幾名受害者的物品,感覺警方似乎也毫無頭緒呢。」

「偵查程序不公開,這是很正常的。。」志翔瞇起了眼睛,很明顯,他已經開始懷疑簡詭的身分,「應該是老師你有線索要提供給我們才對吧,怎麼問起這些了?這些問題只有煩人的記者才會問的。」

「我想跟警方,不,應該說是跟你談一個條件,」簡詭說:「能夠讓我到嫌犯的處所去一趟嗎?或是讓我接觸嫌犯本人,這樣的話,我就可以給你足以破案的線索。」

「嫌犯本人還在接受偵訊,是嚴禁和外人接觸的,至於他的住所,我們已經搜查過了,有證物價值的東西我們都帶走了,已經沒什麼好看的了。」

「有些線索,是你們用肉眼看不到的。」簡詭加強了語氣,他知道這是一個突破口,「既然證物都被帶走了,那我去一趟,應該不會怎樣吧?」

簡詭看得出來志翔有所猶豫,便又補充道:「如果我到時沒有找出其他線索的話,隨便你用一個罪名逮捕我吧,擅闖現場或妨礙公務什麼的,拜託你了!」

可能是怕簡詭下一秒就要跪下來了,志翔幾乎要伸出雙手扶住簡詭,「好啦,我知道了,淑琴在電話裡也說你一定有方法可以找出湘茹她們……我就先相信你好了,不過到時你不能帶相機或手機進去,而且我要全程陪在你旁邊,以防你偷拿走什麼物品。」

「沒問題。」簡詭想著,自己所需要的只有紙跟筆而已。

志翔看一下手錶,說:「在下午的搜查會議之前還有幾個小時,我現在就載你過去吧,如何?」

「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的車就在警局前面,不過我建議你別抱太大希望喔。」志翔拿出車鑰匙,嘆了口氣說:「這一點還沒有對媒體或任何家屬說過,我建議你也最好不要說出去。」

「什麼?」

「我們發現李湘茹的皮包上面,也濺滿了血跡,DNA比對已經出來了,的確是她的血跡,所以說——」

簡詭馬上打斷志翔的話,說:「還沒發現屍體前,就都還有希望,我都是這樣想的。」

「等你到了現場、找到線索後再說這句話也不遲。」志翔帶著簡詭往車子走去。

       

嫌犯住在市區的某間公寓裡,比淑琴她們所租的學生公寓還小還窄,衛生環境髒亂不堪,簡詭本來還覺得不可能會有人住在這種地方呢。

志翔先跟房東拿了鑰匙,接著大搖大擺地往上走,一邊說明:「因為這個地點還沒有對媒體曝光,而且該拿的證據也都拿了,所以已經沒有在管制了,頂多把門上鎖而已,不過我們也跟房東說,那一間先不要租給任何人。」

一打開房門,可能是經過整理,屋內除了基本的傢俱外,私人物品幾乎全被警方搜刮一空。

「怎樣?看到這副景象,有線索了?」志翔靠在牆上,等著看簡詭發揮。

簡詭拿出紙筆,靠到餐桌邊。

還在門口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

而身在房中時,他的右手已經在抽動著,傳達著作畫的慾望。

這裡一定發生過什麼事,保證絕對不會是好事,自己的右手,只會畫出黑暗的事實。

原子筆的筆尖在紙張上簌簌作響,連志翔也忍不住懷疑他到底在幹嘛,「你在做筆記嗎?還是在畫畫?」

要簡單畫出這間房想傳達給簡詭的訊息,兩分鐘就足夠了。

簡詭看著畫出來的作品,冷冷地說:「警方有考慮過共犯的可能性嗎?」

「共犯?」

「嗯,除了被你們逮捕的那一個人之外,還有另一個共犯,你們應該在這間屋子裡發現了七名女子的物品吧?你們逮捕的那個殺了兩個人,而另一個還沒落網的,殺了五個人……另一個人的危險程度更高,他才是你們要追查的目標。」

「等等等,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發現了七名受害者的物品?」志翔會這樣反問,代表簡詭說的是事實,從現場的衣物、證件來判斷,的確是七名受害者。

志翔將頭探到餐桌上,看到了簡詭剛剛畫出的東西。

紙上畫了這個房間,正中央站著兩個人影,一大一小,小的人影手上延伸出兩個球狀物,大的人影則是五個……這幅畫給志翔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兩個人手上正提著人頭。

而小人影的周遭還畫了許多又直又粗的線條,像是監獄一樣,簡詭馬上就判斷出這幅畫想表達的意思。

被逮捕的男子殺了兩名受害者,而另一名危險程度較大的犯人殺了五名,而且還逍遙法外。

「雖然這不算是正式的證據,但是你們的搜查方向應該是要快點找出另一名共犯,要在他下次下手之前逮住他才行……」同時,簡詭發現這幅畫中似乎少畫了什麼。

畫上沒有血跡、沒有屍體、沒有斷肢,只有象徵性的七顆人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