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淒靈館>  

 《淒靈館》


 編號:061
 作者: 波西米鴨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6.25 
 ISBN:9789862906880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掀開荒廢洋房裡的日記,

死者的身影在身後悄悄出現……

 

內容簡介

大廳牆上有幅復古風的人物畫。

裡面有五個人:留著八字鬍的男人、穿洋裝的女人、年紀稍長坐在輪椅上的婦人、掛著十字架項鍊並戴黑框眼鏡的年輕女人,以及一個臉色蒼白低著頭的小男孩,而畫中背景就是這棟房子的大廳。 

茶几上還有喝到一半的茶,或許有人在吧!

我們在屋內轉了一圈,卻沒看到任何人。回到客廳,一切和剛剛一樣,只是牆上的那幅畫。

原本低著頭的小男孩,抬起了頭,直視著前方……

 

作者簡介

波西米鴨

台灣文壇特有種,嚴禁捕捉獵食。

性好憑空摘取創意,咀嚼後以文字吐哺構築窩巢與人共享。

時而群居、時而獨行。思想飛行迅速、取材地域廣泛。

現棲台北,日多出沒於醫學中心實驗室,夜晚時而於咖啡店覓食。

《本鳥綱目》記載:沒吃過鴨肉,也該看過波西米鴨的小說。

 

作者自序

前一陣子書出的比較少,有些讀者表達了關心(明明是催稿)讓我很感動。會比較少動靜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之前正忙著人生大事,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都在忙婚禮,結完婚以後不免還要蜜月順便取材一下,看在我是忙一輩子一次的大事上,就請大家別鞭太大力了。結婚以後的日子和結婚前還蠻不一樣的,比如以前下班常常會去咖啡店寫稿,但是現在都得趕回家煮飯......大家別懷疑,我可是我們家的「家庭煮夫」,除了薑加太多把菜煮成薑湯和煎魚冒出大火差點燒了廚房以外,我可是完成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阿鴨師」料理。儘管很少上咖啡店寫稿,但是我把新家的書房特地當作「趕稿專用小黑房」,在裡面不能吃東西電腦也無法上網,讓自己在家裡也能認真寫作。

離題有點遠,回歸正傳:雖然時常被歸類為恐怖小說作者,但是事實上我從來沒有給自己設限,而喜歡嘗試各種不同的新奇主題與內容。然而當我這陣子天馬行空地寫了關於神話、醫療、吸血鬼、活屍等等的作品以後,回過頭忽然發現自己好一段時間沒寫比較傳統而單純的「鬼故事」了。而促成這個故事還有一個奇妙的機緣:我認識了一位製作遊戲的朋友,他請我協助一個驚悚推理RPG的故事編劇。

於是我將本來規畫的故事試著以恐怖逃脫遊戲的角度來編寫,完成了一個腳本讓朋友可以拿去改編成遊戲,接著我也繼續再把原始故事主軸改編與延伸,讓它成為更加完整的小說。

於是這個有著鬧鬼洋房、會動的畫等等傳統恐怖元素的故事就此誕生了,如同RPG般為了逃出鬼屋而解謎、一步步逼近屋子曾經發生的事件真相。然而無論風格怎麼傳統,不免也為大家安排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真相,敬請慢慢享用。至於RPG遊戲將何時或以何種形式問世,這我也不清楚,只能靜待遊戲製作團隊的消息了。有任何消息都會在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ohemeduck)上分享。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接著就來進入《淒靈館》,在鬼影幢幢下找出埋藏於黑暗深處的真相吧!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荒山古宅

第二章  家教日記1

第三章  鬼影幢幢

第四章  家教日記2

第五章  廚師

第六章  衣櫃裡的咚咚聲

第七章  兇手

第八章  淨化

第九章  邪魔

第十章  不願面對的真相

終章  歸途

 

試閱

楔子

午夜的空氣冰冷而寧靜,樹林裡除了梟啼與蛙鳴,就是晚風搖曳枝頭發出的沙沙聲。此時忽然闖入的急促腳步聲顯得突兀,驚擾了休憩的生靈,貓頭鷹與青蛙都安靜了下來。

樹林的腳步聲雖然急促,但前進的速度卻不快,密集樹影間的月光依稀可見兩對蹌踉的步伐。從那短而嬌弱的腿可以判斷得出來這兩個人都只是小孩子,其中一人狼狽的步伐還參雜著木棍,似乎是跛腳者代步用的拐杖。

無論怎麼倉皇,已經跑不快的腳步一再跌倒,即使再次站了起來,那不知是因為寒冷、疲憊還是恐懼的顫抖卻一次比一次還要劇烈,喘息和嗚咽參雜的聲音也隨著晚風滲入了樹林間。

兩個孩子身影穿過了密林,在空曠處的一個建築物前停下了腳步。從雲間灑落的月光照射下可見牽著手一大一小的兩個孩子:大的是個披著零亂的長髮女孩,她拄著一根些許彎曲的樹幹當作拐杖,讓瘸了的左腳懸空;嬌小的男孩膽怯地縮著身子,手緊緊握住旁邊的女孩。被汗水濡濕的兩個小臉龐在月光下看起來十分蒼白,蒙著髒汙與恐懼更讓人感到憐惜。

「我們在這裡躲一下。」跛腳的女孩說著,隨即拉著較小的孩子從傾頹的門板鑽進了工寮。

四處雜物散落的工寮顯然已經廢棄多時,窗戶破裂、鐵皮捲曲,能否遮風避雨都是個問題。但兩個孩子顧慮不了那麼多,彼此在鋪著布的角落依偎著,疲憊不堪地雙雙入睡。

月光漸漸被烏雲所蒙蔽,躲在黑暗裡的威脅從不會因為獵物沉眠而停歇。細碎的腳步聲接近了廢棄工寮,黑暗中難以辨識的人影佇立在傾頹的門板前。

四周蛙鳴的停歇讓淺眠的小男孩睜開了雙眼,卻驚見一對正從上方望著自己的雙眼,帶著血絲的眼眸在微弱月光下反映著憤怒而瘋狂的光采!

小男孩還來不及發出驚呼,一隻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隻手拽住他的衣領。

「嗚!」小男孩揮舞雙手掙扎,卻敵不過對方的力量,一下子就被拎了起來,抓到工寮之外。

枝頭上的鳥群被驚醒而飛散,然而躺在工寮內的女孩並沒有醒來,她的臉龐隨著體溫的下降越來越蒼白。在她不斷循環重覆的惡夢之中,總是會有一幕看見自己站在畫著血紅色十字架的大門前,感受到自己心中翻騰著複合憤怒、哀傷、痛苦、無力、後悔與罪惡的複雜情感,最後隨著自己無法抑制的痛苦尖叫聲,一切世界彷彿玻璃般碎裂殆盡。

也許感覺到了自己身體快撐不住,在這惡夢中開始有個自己的聲音浮現:如果我變成鬼的話,一定要回去清算血債!

 

第一章  荒山古宅

在清楚看見那青綠色屋頂的時候,我確定了我們已經迷路了。

我一直很喜歡看著山上的細雨迷茫與霧嵐氤氳營造出神秘縹緲的浪漫,但是如果當自己身在其中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幾乎不見五指的迷霧中行走,連腳下的泥濘和樹根都難以看清,更別說辨認方向與道路了。冰冷潮濕的空氣緊緊貼著皮膚,寒冷更增加了焦急與惶恐。

「小慕,慢一點,小心走啊!」我提醒著走在前面的女友,在乳白的霧氣之中,我只看得見她紅色的背包。「妳確定這條路對嗎?」

「我怎麼會知道,可是就只有一條路不是嗎?而且不是趕著要下山?」小慕不耐煩的聲音從雲霧中傳來。

「當然啊!上山時妳就慢吞吞的,現在已經不早了。而且跟妳說要帶雨衣又沒帶,雨越來越大會失溫的。」我也拉高聲音抱怨著。

「還嫌我?真是的,你們心理系的男生難道就不能稍微體諒一下女生的心理嗎?」

剛加入大學登山社時,就聽學長們說不要帶女生爬山,不過幾次跟著他們上山,壯闊的景觀與魔幻的氛圍帶給我很大的震撼和感動,心中一直很想跟小慕分享。

於是在這我們上大學後的第一個寒假,我第一次自己規劃行程,挑了這座一天就能走完的郊山,趁著好天氣找她一起輕裝踏青。

沒想到她的腳程比我預期的慢了許多,下午山上天氣又驟變,突乎其來的大霧和雨更讓第一次造訪的我慌了手腳,越急我就越把抱怨出在小慕身上,但這一來反而讓她賭氣地不顧安危逕自衝在前頭。

雖然她說得沒錯,我們需要趕路,山徑也只有一條,但在能見度如此差的大霧之下應該還是要謹慎一點。

「等等,小慕,停一下。」我從被風吹散的迷霧空隙間隱約看見了一個青綠色鐵皮般的東西。

背著紅色背包的身影停下來轉過身,甩著短馬尾的小慕臉上被雨水沾濕,嘟著嘴說:「怎麼了?不是說要趕路嗎?」

「妳看那裡。」我沒看錯,那個鐵皮確實是個廢棄工寮。「我們上山的時候並沒有,而且……」我越想越是不安,額頭上的濕潤不知道是汗水還是雨水。

「而且什麼?」

「我半小時前好像也有看到。」我再次問著:「所以我才問妳走的路到底對不對。」

「可是不就一條路嗎?搞不好是另一個工寮,只是上山時沒看到……」

「這……」我本來也覺得應該是不會迷路,但是短短的山徑會有兩座那麼像的工寮感覺實在很不可思議。

濃霧逐漸變淡,眼前那唯一的山徑看起來熟悉又陌生,我實在很難確定這條路有沒有走過。

「不會錯的,還是趕快走吧?」小慕再次邁開腳步。

「好吧。」我這次仔細觀察著周圍,小慕也專心看著眼前的路。

霧漸漸散去而雨卻越來越大,我們加快腳步前進。就在我思考著自己是眼花還是腦袋產生既視感的幻覺時,忽然一個熟悉的景物再度印入眼簾。

「怎麼可能?」我指著右前方的鐵皮工寮。這次已經沒有霧,我看得十分清楚,百分之百確定和剛剛看到的是同一個。我看著小慕也停下腳步愣著,顯然她腦袋裡有著和我一樣的困惑。

「路都是直的,我沒有走錯啊!」小慕激動地說。

「搞什麼,我們一直原地打轉,鬼打牆嗎?」我觀察著來時路以及四周的景物,毫無疑問剛剛來過,卻無法理解怎麼會又回到這裡。

「答答……」

雨越來越大,我看向濕淋淋的小慕。「無論如何我們先歇一下,躲個雨吧?」

「好吧!」她臉色看起來很差。

我脫下自己的雨衣給小慕披上,一起走向那個鐵皮工寮。

工寮的門板已經橫倒在地上被荒草埋沒,斑駁、變形的鐵皮佈著鏽蝕,裡面散落著雜物,角落髒汙的布上面暗褐色的痕跡讓人懷疑是鐵鏽還是血跡。

「好髒……」我搖搖頭,看著玻璃破裂的窗戶,雨水還是會噴灑進來。

再往裡面走了一步,我腳下發出「喀啦」的聲音,低頭一看是一副變形的黑框眼鏡,鏡片被我給踩碎了。

「這陣雨應該不會維持太久,將就在這歇一下吧!」我看向小慕,發現她抱著頭蹲了下來。

「嗚……頭好痛!」

「怎麼了?該不會是感冒了吧?」我緊張地問。

「是誰?」小慕忽然抬起頭開向工寮的門外,但是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妳在說什麼?」

「你沒聽到嗎?」她先是困惑地看著我,接著再次看向門外,這舉動讓我感到有點毛毛的。

「什麼都沒有,妳聽到什麼了?」

小慕沒有回答,忽然就往外跑了出去。

「小慕,妳幹嘛?」我趕緊跟了過去。

小慕她站在雨中左右張望,「啊,那裡!」她朝著一個沒有人也沒有路的地方快步跑著,穿過幾棵樹木、踏過了草堆,朝向毫無阻攔的山崖。

「小慕,妳等等!」我趕緊追上前,在她衝向斷崖前趕緊拉住了她的手。「妳在幹什麼啊?」

「啊。」她浮動不定的眼神像是著了魔,嘴唇不斷地顫抖著,緩緩舉起了手。

「怎麼了?」我看向她手伸出去的方向,不遠的山麓上有著一棟古老的歐式洋房,如城堡般突兀地佇立在山林之間。洋房前的道路通往山下,是條可以行車的山路。

「對不起,我剛剛不知道怎麼了,好像聽到有個聲音要我往這裡走。」小慕帶著歉意說。

「怎麼會?該不會是太累了?」

「我不知道。」

「現在沒事吧?」

「沒事了。」

「雖然有點詭異,不過也許因此得救了,可以去那邊尋求協助。」我看著斷崖邊有一條陡峭的小路,要從這走到那棟洋房應該沒問題。「不知道還有沒有人住,但就算只是躲個雨也好,而且走那條車道下山也好走很多。」

「嗯。」小慕點點頭,雙手抱著自己的肩膀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害怕。

當我們啟程前,我回頭看了工寮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雨水造成的錯覺,似乎有個孩子般嬌小的人影站在門口。

「咦?」

「怎麼了?」

我回頭看小慕一眼,再看向工寮時已經什麼也沒有了。「沒事,我們走吧!」

 

 

大概十幾分鐘以後,我們就到了那棟洋房前。近看更是發覺房子老舊失修,除了牆上爬滿藤蔓外,庭院也是雜草叢生,周圍鐵柵欄生鏽斑駁,圓拱形的柵門並沒有關上。

我和小慕走了進去,房屋的大門印入眼簾。門上華麗的裝飾因為鏽蝕而黯淡,木門板上被塗鴉了一個讓人無法忽視的巨大暗紅色十字架,讓人覺得很詭異。

「在這等雨小一點再繼續走吧?」我回頭看著小慕。

她臉色蒼白,雙手環抱著自己渾身發抖說:「我……好冷……」

「很冷嗎?該怎麼辦才好?屋子裡不知道有沒有暖氣。」我敲著大門喊著:「請問有人嗎?可以借我們躲個雨嗎?」

不過並沒有回應,大概等了不耐煩,小慕直接輕推著門:「咦?門沒有鎖耶!」

「可是直接進去不大好吧?請問有人嗎?」我還是再次喊著,但依然無人回應。

屋子裡十分陰暗,看得見大廳地上鋪著奇特圖案花紋的地毯,有著長桌、沙發椅、茶几、書架、和電視機,牆上掛著一張很大的畫,旁邊有復古的壁爐。

「壁爐!」小慕眼睛一亮。

「不好意思打擾囉!」我緊張地環顧著,還是擔心有人居住,這樣貿然闖入太失禮了。

小心翼翼地踏進室內,在玄關摸索到了一排電燈的開關,但是一個個都是壞的,直到最後一個開啟了一盞牆壁上昏黃的小燈。在燈光照射下,我注意到了大廳牆上復古風的人物畫。裡面有五個人:留著八字鬍的男人像是男屋主、應該是他妻子穿洋裝的女人、年紀稍長坐在輪椅上的婦人、掛著十字架項鍊並戴黑框眼鏡的年輕女人,以及她牽著一個臉色蒼白低著頭的小男孩。仔細一看小男孩旁邊有一塊整個被刮花了,畫中背景就是這棟房子的大廳。

我看著畫底下的文字,唸了出來:「20044月,全家福。」

「嗚……」小慕又抱著頭,痛苦地搖晃著。

「怎麼了?」

「頭又好痛……」

「糟糕,趕快取個暖吧!」我快步走到壁爐前,復古造型裡面是電熱式的暖爐,一打開黃色的光線伴隨溫暖照射出來。「快過來。」

「嗯。」小慕跟著蹲在壁爐前取暖。「好溫暖……」

我視線忽然被長桌上的一組骨瓷茶壺和茶杯吸引,我發現茶具看起來很乾淨,甚至裡面還有茶水。

「咦?」

「怎麼了?」

我指著茶具:「杯子裡面還有茶,表示這裡應該還有人住吧!」

「可是沒有看到半個人啊!」

我左右張望,室內骯髒的狀況和角落的蜘蛛網確實不像有人居住,但是未乾涸的茶水實在讓人無法忽視。

「妳先去在這取暖,我進去裡面看有沒有人,或者可以弄杯熱茶。」

「好。」

「請問有人在嗎?」我緩緩沿著走廊前進,走廊雖然寬敞但是沒有任何窗戶採光,越往裡面走就越陰暗。走廊左側有三個房門,右側只有一個老舊骯髒的門板,上面還以鐵板做了補丁,栓了一條鐵鍊並加上鎖頭,就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地隱藏著什麼東西,或是囚禁著什麼猛獸一般。左側其中一個藍色的房門顯得突兀,像是另外油漆過,上面還掛著一個銀色的十字架。

走廊底就是一個開闊的廚房,裡面東西雜亂,砧板上有剁肉刀和剪刀,上面還有著乾掉的血肉。瓦斯爐上的鍋子被燒得焦黑,邊緣還有黏稠的液體流過的痕跡。

「有人在嗎?」我再次問著,確定了廚房裡一個人也沒有。

我猶豫了一下,決定打開鍋子。「這是什麼?」裡面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東西像是瀝青般烏黑黏稠,我好奇地用湯匙撈了一下,黏膠般的黑色液體中有些細小的骨頭,不像豬也不像雞的骨骼,不知道是什麼動物。

我嘗試了一下,瓦斯爐點不著,不大清楚是壞掉還是沒有瓦斯。我左右張望了一下,注意到有微波爐,嘗試一下發現可以使用。

「似乎電器大都沒壞呢!」我想用玻璃杯裝個自來水微波煮一下,也可以讓小慕暖暖身子吧!

但正當我扭開水龍頭,水龍頭連同水管震動了好一陣子,才開始一邊發出咕嚕聲一邊冒出水流不穩的髒水,又黑又汙濁,隱約帶一股鐵鏽與腥臭味。

「太久沒用了嗎?」我想說讓水流一陣子看看,於是開著水,同時在廚房繞著圈子。

我發現有兩台很大的冰箱,似乎一台是冷藏、一個則是冷凍,目前都有在運作。怪異的是冷凍的那一台上面纏著一圈又一圈的鐵鍊,上面有個生鏽的大鎖頭還貼了一張像是封條一般的白紙,上面畫了一個暗紅色的十字。

我好奇地打開冷藏的那一台,裡面沒什麼東西,大多是瓶瓶罐罐的醬料,拉開嘴底層的抽屜,裡面有一個個保鮮盒。

「裡面的食物不知道放了多久,應該也不能吃吧?」我並不期待能找到食物,但好奇心驅使下還是仔細看了保鮮盒裡面……「咦?」

奇怪的是保鮮盒裡的東西我很多看不出來是什麼,有的像是已經腐敗的動物內臟,有的是不知道什麼動物的骨頭。有一個保鮮盒乍看像是裝著黑色的蜜餞,仔細一看裡面竟然是滿滿有大有小的甲蟲。還有一個較大的圓形保鮮盒,裡面竟然是一整顆乾燥的動物頭顱!像是老鼠或是鼬獾類的動物,帶著毛皮但沒有眼珠,看起來詭異又駭人。

「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我趕緊把東西丟回去,關上冰箱。「這個地方感覺好不舒服啊!」

光是摸了那幾個保鮮盒就讓人起了雞皮疙瘩,我到流理臺想把手洗乾淨,卻發現烏黑的髒水已經積了半個水槽。關掉了水籠頭水位也沒下降,大概是堵塞了。

不知道是不是水流的錯覺,我隱約覺得混濁的髒水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動,稍微靠近了看……

「咦?」翻滾髒汙的水裡,越看越像有一張人臉好像正要漸漸浮出水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