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今本北風後宮戰記  

今本北風後宮戰記

作者:盛月 / 封面繪圖:薩那(SANA.C)

上市日期:2014年6月5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804

5/29起   博客來、金石堂 網路書局 新書 79折 限量預購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吉利村勇者隊出發!理性討論,勿戰!

勇者與美少女的背後都有條雜魚

但是每條雜魚,都有著遠大的志向。

即使負責撿寶收尾背全隊的行李,我還是想當勇者啊!

靠北!書腰不要擋住我的臉!

內容簡介

地方的雜魚需要座騎

雖然四足買不起,但是雙足坐騎也有實戰經典款——熊爺我相中的是勁戰暴走梟,後頸三排列齒硬毛超帥!現在買的話還可以改尾型!

「翹尾品味很糟糕。」自以為潮流教父的美型男吐槽。

小香跳下馬身拉扯我:「不要暴走梟啦醜死了,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沙漠嘟嘟好口愛喔買嘛沙漠嘟嘟啦——」

嘟你個嘟……嚕嘟嚕大大大啦!

所有的故事都是這樣開始的:

就是啊有一晚不知道為什麼天空出現異常妖光,魔宮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世上,魔王不知道為什麼想要征服世界,沙漠各村也不知道為什麼陷入恐慌。

這時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一個勇者,不知道為什麼有個美少女死心塌地愛上他,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展開驚心動魄的歷險,勇者不知道為什麼成為勇者王,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打敗了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打敗的魔王,兩個人從此過著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性生活障礙的日子,故事落幕,可喜可賀,大吉大利。

問題來了。

在這樣的故事裡我只是個配角。

你以為飄逸的勇者大大會自己拎那些有的沒的嗎?你以為唱遊人唬爛的特級貿易品超次元百寶袋真的存在嗎?

就算有,我連一隻四條腿的駝獸都買不起啦!

作者簡介

盛月

性喜自閉的射手男,愛自由但萬分懶散;愛旅行卻嬌生慣養, 1999年第一次單戀,2012年第二次失戀,2014年愚人節從電影業辭職,目前在印度教中文,寫作目標希望擺在社會關懷的奇幻類型,在昆汀塔倫提諾和王家衛之間取得佛陀涅槃式的和諧寫作與閱讀,就像心胸友善的異路旅人同桌醉話,敬祈讀者們也能一同享受如此時光!

作者自序

《今本北風後宮戰記》,顧名思義就是「現今版本的北風後宮戰記」,發生在北風「後宮」的愛恨糾葛……咳,不對,這是一齣冒險史詩,講述大漠邊陲「吉利村」派出天才勇者美少年與白目公主美少女出發拯救世界,要打倒萬惡不赦的「北風後宮」。啊,對了,他們還拎了一隻「大吉利熊熊」。

  大吉利熊熊是隻懶散、小心眼、沒度量、嘴巴賤、性格爛、手段卑劣、品味糟糕、道德感低落……集千萬汙點於一身的熊(有一說他是帶著棕熊面具的中二屁孩,Whatever),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雜魚,沒有英雄命的雜魚,偏偏這條雜魚熊不甘寂寞,不但夢想成為勇者大王,更懷有稱霸後宮的野望!

噹啷!這是一部勇者與雜魚、美女與蠢熊、純愛與後宮的沙漠冒險故事!

創作源起。

時光拉回公元二○○五年,作者邪淫可鄙的小處男時代。身為邪淫可鄙小處男,一定要故作憂鬱地讀讀什勞子法蘭茲卡夫卡和三島由紀夫,以便意淫自己真是好一個傷春悲秋的死文青(可以抱怨現在當個文青的財力門檻一天比一天高嗎?文青界也有通貨膨脹嗎?)。您也知道死文青當久了腦筋都會有點不正常,小處男憋久了更會雪上加霜,隨著高三應考的淒風苦雨,邪淫可鄙小處男慘綠憂鬱死文青終於砰嘎一聲地爆~炸~惹~。

死文青因為還是條小處男就在校內刊物發表色情小說登上蘋果日報社會版,正當他以為闖蕩日本AV影壇有譜,心裡驀地燃起一股虛無之火:「再會寫色情小說的死文青還是一條邪淫可鄙小處男啊!」絕望了,他絕望了。在無明欲火與考試壓力的交迫之下,小處男死文青盯上他的奇葩同學──現今榮任「滯台黑道張○樂好朋友」、「抗毒屎陣線召集人」、「中華民國頌演唱者」的王○忠先生的網站,王○忠先生熱愛祖國大中華,更愛後宮香艷史,高中時代就在網路連載到底讀者群在哪實在可疑的宮闈小說《南風後宮》。在那福至心靈的一刻,小處男死文青的良心被狗啃了一塊,心道人生橫豎是開不了後宮了,索性來寫個《北風後宮》婊我偉哉同學王○忠先生吧!

非常抱歉──《北風後宮戰記》就是在這種窮極無聊的背景之下寫出來的。

《北風後宮戰記》於二○○五年發表於網站「小說頻道」,這也是我第一次寫網路小說,當時這篇既沒北風又無後宮更缺戰記的《北風後宮戰記》擠入了評分排行榜前二十,不過我從小處男死文青畢業後就懶得更新惹。後來咧就被「小說頻道」移除,從網路上灰飛煙滅啦。

光陰荏苒,時間來到二○○九年,我撈到吊車尾中的吊車尾名額,跑到日本京都交換留學(讀音:ㄙˋㄔㄨˋㄍㄨㄟˇㄏㄨㄣˋ),除了在木屋町會有喝醉的女人把你拖進便利商店廁所然後她的合法姘頭怒氣沖天殺出來,京都夜晚大抵上是挺無聊的,所以我就很宅很宅地看了很多很多動畫,看著看著就萌生「輕小說也挺有趣的嘛」的念頭,我想了想「『舊本』北風後宮戰記挺好玩的呀,就這樣屍沉大海也太可惜了,不如讓它穢土轉生唄!」

單純地冷飯重炒是成就不了彗星炒飯的,於是我決定將結構全面調整,也重新夯實原本隨興塗鴉的世界觀設計。當時明明在日本但我偏偏不想走和風,忘記哪根筋不對勁,三不五時往圖書館跑,查找中亞沙漠的日文資料。雖然稱不上鉅細靡遺,不過我也是在日本研究了一番中亞、西域、絲路、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地理與史話。(你到底在日本幹嘛啦?)《今本北風後宮戰記》希望能夠呈現奇幻沙漠的世界觀,不過至於寫實性……我已經抹好脖子等你吐槽了……

《今本》在二○○九年寫完之後,第一次投稿吃了閉門羹,同時我也從渾渾噩噩的青年學生變成完全沒救的社會大叔,就把稿子擱在硬碟長眠。直到二○一三年,某個輾轉難眠的夜晚,我才想起這座被遺忘的後宮,三更半夜跳起來投稿到明日工作室。很幸運地,一段時間後就獲得了出版合約。

今年六月,橫跨十年的後宮之夢終告實現,既無北風又無後宮更缺戰記的《今本北風後宮》付梓出版,得以與讀者們歡樂相見!

那麼,預祝諸君在啥都沒有鳥事最多的大漠之中,與大吉利熊熊一夥享受高潮相連到天邊、荒唐突梯的大冒險!

目錄

前言

01 西哩賭鎮

02 咪答咪答!

03 天天開心 天天 開心

04 野外亂鬥

05 恩匹希村

06 千井村

07 地底村

08 仙人掌鎮

09 千魔窟

10 中尉妹妹

11 筱芢村/義賊城寨

12 紙鳶四城

13 彈弓村/煉獄之門

14 北風後宮

15 北風後宮戰記

16 FINAL WAR

17 END

試閱

在這樣的故事裡我只是個配角。

每個沙漠寒村的夜晚,小鬼們最期待的就是唱遊人的到來,唱遊人會向大家炫耀反映遠方奇景的泰伯河晶,或是抱起兜大魯琴說唱沙漠裡的傳奇。在舊帝國尚未滅亡的很久以前,或在無限豐腴之地重現的很久之後,在比遠東的賽列斯更遠的地方,或是在比村落水井更近的角落,總是聽得到這樣的故事:

就是啊有一晚不知道為什麼天空出現異常妖光,魔宮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世上,魔王不知道為什麼想要征服世界,沙漠各村也不知道為什麼陷入恐慌。

這時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一個勇者,不知道為什麼有個美少女死心塌地愛上他,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展開驚心動魄的歷險,勇者不知道為什麼成為勇者王,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打敗了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打敗的魔王,兩個人從此過著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性生活障礙的日子,故事落幕,可喜可賀,大吉大利。

問題來了。

在這樣的故事裡我只是個配角。

悲慘的陰影中,男主角身邊其實還默默跟了條雜魚,他專職作錯誤的推理供勇者吐槽、在勇者作戰時礙手礙腳,整天和女主角貧嘴卻眼睜睜看她向男主角投懷送抱,他能做出最賺人熱淚的貢獻是在決戰前犧牲沒人關心的鳥命點燃勇者的鬥志,而且這在勇者的勝利中其實並沒有任何必要。

勇者登基為王和公主展開幸福日子,誰知道會不會去幫雜魚上香。

唱遊人俗諺說:每個成功的勇者背後都有一條偉大的雜魚。

勇者王只能有一個,但是每個少年都想成為勇者王。

但不說你不知道,每條雜魚當初可都沒打算當雜魚。

要知道就算是勇者和美少女冒險也需要一堆行李,儲水乾餅、鍋碗柴薪、牧草、鐵火石鍊、石脂膏燈、帳篷,喔哭八重的帳篷!打完怪還要撿寶,你以為飄逸的勇者大大會自己拎那些有的沒的嗎?你以為唱遊人唬爛的特級貿易品超次元百寶袋真的存在嗎?就算有,我連一隻四條腿的駝獸都買不起啦。

四條腿駝獸買不起就算了,全隊的行李都丟在我這裡。

「快一點啦,熊熊好慢噢。」烏鬃天馬上的白皙美少女轉過頭催促。

「不然換妳下來用走的啊!」出發前還在行李袋塞一堆甜食是怎樣?

「人家才不要。」

看看那秀氣嬌柔的臉蛋細嫩無暇的小手,只有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不知民間疾苦的公主才有辦法生得這樣,雖然抱怨一堆我還是喜歡她,真是犯賤。

「兄弟撐著點,就快到了。」烏鬃天馬上的俊朗勇者回頭露出乾淨笑齒。

「誰是你兄弟,不要騎馬載妹還跟拎北講這種風涼話。」

看看那轉頭時總是保持四十五度的俊臉,緊緻膚質秀氣的眉,只有熱衷保養的王子才有辦法生得這樣,還有那束狂野馬尾為什麼我怎樣都抓不出來?

「精確地說,是藍寶斯拉騎士團配種訓練的超高級烏鬃加爾臘多天馬。」

「名字長到都記不住也好迷人哦。」

馬背上花痴公主從後緊緊纏住華服王子的腰身,有得吃還裝客氣的王子羞紅耳根僵直背脊,和公主告白一百次失敗一百零八次的雜魚背負全隊行囊,一身粗麻破衣縫廣告,孤獨地在那烏什麼加什麼的天馬屁股後拖著腳步。

反正就這樣,吉利村的雜魚、王子與公主踏上旅程,出發去拯救世界啦。

01 西哩賭鎮

我們在沙漠中遠遠望見四五組同樣是兩男一女的駱駝隊伍,在午前碰到一個騎尖頭驢的唱遊人,從他口中得知應該天黑之前就可以抵達西哩賭鎮了。唱遊人若有意圖地看看王子,王子解下一方青金石,於是他才滿意地繼續說。

西哩賭鎮是沙漠最西端的聚落,騎士團競獸的波蜜蜜石榴汁大獎賽場地,沒有哪裡比那兒的人更熱衷賭獸,賽列斯的錦緞或新月石的香精原、駱駝屁眼或橫膈膜、明天就要死掉的老爸或根本還沒出生的女兒,什麼都可以當賭注。

他們喜歡在競獸場酗酒狂歡,有時甚至衝進場內裸奔或是放火,唱遊人告訴我們鎮民也下注其他城鎮的競獸,遠方的勝負只能由四處旅行的唱遊人報告,整座沙漠只有西哩賭鎮才能見到這樣的異景:

喪盡家財的醉漢擲下最後一注,枯坐鎮口等待說故事的人到來。

騎駱駝的唱遊人說完後只是神祕一笑,就和我們揮手道別。

「賭徒好口怕喔。」吉利村公主香赫特直往王子懷裡鑽。

「不用怕,有我在。」被猛吃豆腐的吉利村王子樣板地喊話。

「正中午耶現在是哪齣啊?」喔我忍不住了。

「麻煩,王子可是為了你才繞路去西哩賭鎮耶。」

「那隻什麼烏什麼加的天馬給我騎不就好了。」

「很遺憾,勇者的坐騎和劍盾一樣不能輕易借人。」

「那公主就託付給我好了怎樣啊勇者大大?」

話才說完就一槌花瓶砸向我的鼻樑。

「我記得妳一直是很溫柔的,小香……」

「人家只是跟熊熊鬧著玩的,」我可以猜到她端出滿臉可愛的歉笑,只是回頭面對我時手敲空香精瓶的嘴臉是另外一回事。

「對吧,我和熊熊感情最││好││了,熊熊一點都不會痛,對吧?」

雙重人格又暴力傾向就算了,公主最大的問題是身為勇者隊裡唯一的女性她居然沒有醫療技能,更令人髮指的是她還搥垮第二號戰士的鼻樑!

「花瓶。」用來調藥的香精瓶這女人都倒過來當紫金戰槌使。

「雜魚!」而且還只會拿來打隊友。

「小香熊熊不要吵架……對了小香妳防曬可以借我嗎?」

「娘炮。」全沙漠也只有吉利村的少女系王子幹架前會擦護手霜。

「人……人家可以幫你擦防曬油嗎?」這齣是太陽下山前限定嗎。

手摀鼻血和身騎天馬的兩個人吵著吵著,沒多久我們就抵達了波蜜蜜石榴汁大獎賽的場地西哩賭鎮。本屆大獎賽舉辦到了第四天,明天是最高潮的一級方程式四隻腳聯盟的決賽,簡言之就是死有錢人的坐騎展售會。

沙漠的坐騎市場被兩聯盟八大騎士團壟斷,經營高級四腳獸的是一級方程式競獸,走梟恐駭鳥沙漠嘟嘟等低級陸行鳥的則是二級,每年辦二十四站巡迴賽兼販賣會,戰績除了賭金更直接影響市價,競獸在大漠是非常重要的活動。

在隊商旅棧卸下行李,香赫特說要去洗澡。

「這裡有夠用的水嗎?」

「人家把兩瓶香精原賣掉了,水的話要多少都買得起。」

「花瓶,妳的角色任務是隊醫耶。」我的鼻子。

「人家知道嘛,所以王子和熊熊聽好喔……最好不要給人家受傷,不然小香會很││困││擾喲,好嗎?」

「好妳個媽媽樂咧。」花瓶花的這樣理直氣壯啊?

「別擔心,那麼複雜的技術本來就會費多一點時間才能想起來的。」

王子輕撫香赫特的如絲長髮,她的窄肩倏地抽縮,本來還在開玩笑的少女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別過頭去坐著不動,像是希望我們讓她暫時獨處。

吉利村土巫水主的孫女香赫特因家族與小水冰騰靈兼結,她繼承了使用兼結騰靈特殊能力的資格,而且擅長以新月石的特殊貿易品香精原為基礎的製藥,又因為性格溫柔優雅好相處,過去被大家暱稱為吉利村公主。

但在一次事件後,她的騰靈能力大幅削弱,香精原技術也忘個精光。

吉利村的公主曾經死過一次。

「你的陸行鳥也要等到明天才能買了,我想趁天黑之前找找看有沒有人在賣現成的香精鬆鬆菇。」澄梨說完甩著他那頭飄逸的馬尾快步走了。

鬆鬆菇是灌入已合成香精原的沙漠菇,有一個大頭和兩支梗,使用時是把二梗塞進鼻孔用力吸氣,方便歸方便但效果還是比不上對人對症的專門合成。

順帶一提,香精鬆鬆菇還有一些問題,我無所謂,但吉利村的勇者大大或獵魔隊條子那些死腦筋的人就很在意了。那問題就是……

「兄弟,作筆交易吧?」一個病癆鬼勾住我肩膀。

「不要跟我說你缺錢賭博打算賣我魔駭鬆鬆菇。」

「激駭咧,這個……超茫的!」他把鬆鬆菇塞上鼻孔一吸,狂喜抽搐。

「大大,你都嗑完了還賣個橫膈膜啊。」

「不!這樣我明天就不能翻身了!」他痛苦地大叫。

「靠賭博是沒有明天的,」我凜然地拍他肩膀:「幹點正經行業吧!」

「像我這種沒有用的人……能幹什麼?」

我想想。

「幹勇者吧。」

「幹勇者要幹嘛?」

我想想。

「打魔王啊。」

賭獸賭到一貧如洗的毒蟲同情地看我,搖搖頭就走了。

塵沙在地面匐行,一色黃屋的西哩賭鎮盡是肝病患臉的土色。可以聽見稍遠聚集賭客與騎士團僱員的喧鬧之處,可能是零星的交易、或根本是醉酒打群架,然而相映於遠方的吵鬧,我察覺置身的小巷異常安靜。

土黃巷底通往一個小坡,盡頭蹲踞的人影擋住了死血色的夕陽。

那人站起身,開心端詳手中剛找到的碎礫。

不高的身影稍退一步,我才看清楚側臉和指尖之物。

一粒透青點綴閃爍金光的青金石,大漠的通貨之一。

但只有那樣的米粒大小,搞不好連一頓飯都換不起。

精緻的巴掌小臉,右頰有道極淡的粉色細痕。

對方發現了我,收起青金石粒和開心的神色。

小少女眼神冰冷無情。

窄身白衫和鮮豔飾帶,短而躍動的裙襬和烏雲般形狀細美的黑纏腿。

躍動裙襬和深黑纏腿之間……大風起兮裙飛揚啦!

不知是被吸引還是被震懾的瞬間,突然一人奪近身來,觸感棉滑的錦帕抹過我的鼻頭,或許是因醉香我差點昏厥,但一見錦帕上的污漬立刻驚醒。

血!

都是血!

「告訴姐姐你剛剛看到什麼?」

我老實地告訴突襲者剛剛看到了什麼,她笑盈盈地勾住我,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偷看屋內少女洗澡的壞壞小鳥,又莫名陷入兩朵溫軟呼呼的棉雲。

「祭零姐姐最喜歡誠實的好孩子。」自稱祭零的溫柔大姐格格嬌笑:「恰好今天那位小公主似乎心情不錯,所以你運氣真好。」

小公主?那表情叫心情不錯?咦?不見了?她……不見了?

等等!什麼叫我運氣真好? 

我遲緩的危機感總算追上眼前的狀況。

「明天,」比桃石榴糖漿還甜的娃娃音:「就不會這麼算了喲。」

 渾渾噩噩地回到隊商旅棧,一看到我公主王子就驚訝大叫。

「熊熊!鎮作一點!你鼻血怎麼流到現在?」

澄梨用他剛買的鬆鬆菇塞住我鼻孔,被迫猛吸之後我就倒地不醒了。

 

 

總是這樣,七早八早就梳妝完好的王子在枕邊輕喚。

「小香公主,該起身囉。」

「人家才不要。」

「兄弟,該起來了。」

「勇者大大那麼早起的話自己去公園打槌球。」

「……我不想要說難聽的話,拜託兩位不要再賴床了。」

「人││家││不││想││起││床││啦││」

「雜魚和花瓶快給我起來啊!」

「誰是雜魚!」我立刻從床上彈起:「聽好!我也要當勇者王!」

「……為了你當花瓶人家也願意。」

吉利村公主把臉埋在枕頭裡咕噥。

我們讓公主再賴半小時,才終於順利出發了。

「不是那邊,是這邊。」

澄梨面向二級騎士團的展售場,斜身四十五度把朝一級方向走的我拖回來。

「騎四隻腳的一定要這麼秋嗎?」

「兄弟,不是你自己決定要買陸行鳥的嗎?」

「哼,你是怕我也騎四隻腳的話,勇者寶座就會被搶走對吧?」

「熊熊別笨了,王子就是王子,雜魚就是雜魚啦。」

「那花瓶就是花瓶。」

「為了王子,當花瓶人家也願意。」有點時代新女性的自覺行不行。

雖說有牌的四足坐騎例如天馬、汗血駝馬、三峰戰駝、雷角牛駝等等速度耐力作戰力都遠勝雙足坐騎,但是有牌的雙足坐騎也有實戰經典款。

熊爺我相中的是噗噗騎士團的勁戰暴走梟,後頸三排列齒硬毛超帥!而且噗噗騎士團的營業部還推出改配件服務,現在買的話還可以改尾型!

「翹尾品味很糟糕。」自以為潮流教父的美型男吐槽。

「人家也很討厭翹尾。」小香跳下馬身拉扯我:「不要暴走梟啦醜死了,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沙漠嘟嘟好口愛喔買嘛沙漠嘟嘟啦!」

我們望向隔壁騎士團的沙漠嘟嘟,大眼三頭身,面相學上無疑是隻笨鳥。

「……不然看完下午的二級方程式比賽再決定?」

「嗚,可是嘟嘟好口愛,」小香一直搖著我的手:「熊熊買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買沙漠嘟嘟啦……」

「好啦……別再嘟了!」

雖然當初沒打算騎這種三頭身笨鳥,但是在被強迫下也只好買了。

「既然買好也沒必要留下來看競獸了,趕緊出發吧。」

王子催促道,從天顯妖光至今我們的確混掉太多時間,太不該了。

「我想看。」但我是個忠於自我的時代新男性。

「不行,沒時間了。」

「小氣耶勇者大大。」

我和澄梨瞎吵的時候小香開心地摟抱三頭身笨鳥嘟嘟。

「算了,就算不是暴走梟但機動力應該也是有提升。」雖然我很懷疑自己跑搞不好還快一點,但是有個坐騎總是比較輕鬆。

正要跨上沙漠嘟嘟,卻突然被一掌推下來。

「花瓶妳幹嘛?」

「人家幫你試乘。」

華美錦袍的白皙美少女才說完立刻翻身跨上嘟嘟,一聲「駕駕」後就飛塵暴起不見人影,這輩子還沒瞧過有人能把這種笨鳥飆這麼快。

「我們吉利村溫柔優雅的公主還真的是變了不少……」

「嗯哼。」我倆望向奔往郊野的香赫特:「但熊爺還是不會讓給你的!」

就在我們要動身去追公主時,王子左眉一皺,平地暴起轟雷響,一級方程式競獸的會場驚傳此起彼落的慘叫,我忽然想起昨天碰到的……

「你這個時候流鼻血什麼道理的啊?」王子從懷中取出綠松石盒。

「那一邊,」我瞄向騷動的一級方程式競獸場:「會是北風後宮嗎?」

「不知道,但是有可能。」吉利村娘炮王子扭開綠松石盒,仔細地抹起護手霜:「這麼決定,熊熊你去找小香,如果兩小時後沒回來我就去找你們。」

「莫非……」

「閣下,看來在所難免。」抹好護手霜的王子提起勇者象徵的劍型鳶盾。

「我懂了,」我點頭:「但是我們吉利村古有明訓……」

雙臂一勾,然後我們迅即分手執行任務:

「理性討論,勿戰!」

之所有會有如此古訓,因為咱們吉利村人是出了名的愛討戰。

我徒步朝著香赫特狂飆的方向跑出鎮外,只見腳邊草木漸稀,這麼遠不會都超出綠洲邊界了吧?沿嘟嘟爪痕喘吁吁地搜索一陣,才終於在鎮外的乾燥沙漠看見駕御沙漠嘟嘟的吉利村公主││

還有四隻全身黑色硬刺、比海棗樹還高大的巨型嘟嘟!

「小香!」哭八咧,那些鳥怎麼還有嘔吐物的味道?

「熊熊……不、不要靠近!」抖音充滿畏懼。

「好,再見。」

「你給我過來!」剛剛還在發抖的公主怒道。

我跑到小香和沙漠嘟嘟身後,抬頭望高大的黑色嘟嘟。

「這什麼嘟嘟?動都不動,而且好恐怖喔這麼大隻……」

「兩條腿的事問熊爺就對了,走梟的強化版是狂走梟,狂走梟的強化版是暴走梟,暴走梟的強化版的是激走梟,激走梟的強化版是豪大大激走梟。」

「我沒有問你走梟,我是在問嘟嘟!」

「沙漠嘟嘟強化版是沙漠胖嘟嘟,沙漠胖嘟嘟強化版是沙漠凶暴嘟嘟……」

「所以眼前這四隻圍住我們卻一動也不動的是?」

「沙漠凶暴嘟嘟再上去是沙漠狠毒嘟嘟,沙漠狠毒嘟嘟之上是……」

「到底有幾種啦!」

「沙漠喪盡天良黑暗嘟嘟!」

全身鐵刺的巨型三頭身陸行鳥發出尖銳嚎嘯,嚇人的口臭。

「難得有對於鳥事如此博學的智人騰靈。」

會說話!這我倒是不知道,我和小香及她騎的笨鳥都嚇了一大跳。

「為什麼會說話?嘟嘟怎麼可能會說話!莫非……」小香緊張得猛扯我手。

「窮兇極惡。」

「兇神惡煞。」

「無惡不作。」

「惡貫滿盈。」

四隻酸臭的巨大三頭身陸行鳥躍起,齊聲怪嘯:「我們是沙漠四大惡嘟!」

哭八咧,這又是啥鳥。

忽然兩道俐落的墨綠劍光閃過,以詭異的姿態在四隻怪鳥之間迴旋快斬,惡臭怪鳥毫無招架之力地立刻消失。咦?消失?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