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工廠             

 《殯工廠》


 編號:059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6.04
 ISBN:9789862906866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同類相食,不只發生在自然界

人,才是最喜歡吃自己同類的生物……

內容簡介

弱肉強食不是一句譬喻,而是血淋淋發生在周遭的事……

為了在經濟崩壞、薪水越來越少的社會中生存下去,他們進了這一行。

眼前的鐵皮屋他們戲稱作殯工廠,裡頭加工的都是給有錢人「進補」的東西:紫河車。

市面上進口的都是「乾貨」,只有他們能拿到新鮮的「生貨」,他們的工作內容就是把「生貨」放血、剔膜、清洗乾淨。

只是,他們的老闆生意越來越大,除了紫河車之外,又賣起了……湯。

人什麼都幹得出來,就算「他們」看著你燉湯,還是得幹——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blog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在自然界裡,所有的物種都為了繁衍與壯大自己的族群而努力,因此「同類相食」這種會減少族群數量的現象就變成一種矛盾的存在。

在這些同類相食的例子裡,背後都隱藏著某種壯大族群的動機。

例如:母蜘蛛會在交配的過程中吃掉公蜘蛛,藉以得到更多養份以照顧孩子。

母鯊魚會和多隻公鯊魚交配,胚胎會在母體的子宮內互吃,只有最強壯的鯊魚可以出世,藉以過濾出最強壯的基因。

雄獅在擊敗另一隻公獅,接收另一個新的獅群後,牠會將新獅群的幼獅全部殺掉與吃掉,以此誘發族群內的母獅發情,確保獅群將來只有自己強壯的基因。

不單是動物,人類也有同類相食的現象。

以前,因為天災人禍頻繁,食物不足之下,只好易子而食,或者吃人飽肚。但是現代人的生活已經比過去好,平均壽命也大幅拉長,已經沒有支持同類相食的理由。可是,在社會看不見的角落裡仍然出現同類相食的現象,原因不再是饑餓、優生或習俗,背後運作的乃是黑暗的人心。

或許是缺乏慈悲,才會有這些同類相食的慘事吧。

                                                                                                                                                                                 振鑫敬上2014年春

目錄

第一話 殯工廠

第二話 怪貨色

第三話 步步驚心

第四話 醫院

第五話 業障

試閱

第一話 殯工廠

I

「嘶嘶──嘶嘶──」

山裡很靜,靜得耳邊只有不知名的蟲子在喊叫。

阿龍在樹旁停下摩托車,跨步邁向不遠處的鐵皮屋。近看之下,屋頂鐵鏽斑斑,那是他工作的地方。

他抬頭仰望夜空,除了暗濛濛的黑幕之外,就連星子也看不見一顆。他竊笑了一聲,這樣的天色像極了他見不得光的工作。

「汪汪!」

阿龍走近門口,兩隻大黑狗呲牙裂嘴地吠叫,一股腦地衝向前,若不是鐵鍊綁住牠們的脖子,阿龍恐怕會被撕得粉碎。

「誰把狗放出來了?」阿龍問。

「我想你們都還沒來,就先溜個狗,哈哈。等等,我把狗關起來。」說話的人是個體態豐腴的中年女子,她一手刁著菸,頗有幾分大姐頭的味道,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濃濃的江湖味。

她挪動鼻梁上的紅框眼鏡,兩隻大黑狗嗚嗚低鳴,順從地進到鐵籠裡。

這是阿龍的老闆謝艾琳,據說以前經營一間美髮店,後來因緣際會地入了這一行,由於利潤太好,所以索性關了店,在山區蓋了間鐵皮屋,做起這樁獨門生意。

「其他人還沒來?」阿龍環顧了四周一眼。

「你來早了,林立傑和保成在裡面,小吳和洛廷還沒來。先進去工作吧,最近客人催得緊,都快來不及出貨了。」

「我還有十分鐘才上班,先讓我抽根菸吧。」阿龍逕自點了一根香菸,一點兒也沒有要被拗的意思。

「唉,現在的年輕人真不敬業,爛草莓。」謝艾琳朝地上啐了一口。

「老闆,趁著小吳和洛廷還沒來,我想跟妳商量件事。」

「商量啥?」

「最近手頭有點緊,可以先領這個月的薪水嗎?」阿龍嬉皮笑臉地說。

謝艾琳斜著眼,不以為然地道:「你不是這個月五號才領過薪水,現在又要領?」

「都說了,手頭緊嘛。」

謝艾琳板起臉孔,鐵青著臉說道:「不行,規矩就是規矩,下個月五號才能領薪。」

「還有這麼多天,我頂不住啊。」

「那就頂住,別再當月光族了。」謝艾琳走進鐵皮屋,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回頭說道:「菸抽完了別鬼混,快進來趕工。」

「喔。」阿龍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繼續在原地吞雲吐霧。

老闆不給加班費,他幹嘛做那麼操?嘿嘿。

不久,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男子來到,他的皮膚黝黑,高大的身材讓人有種壓迫感。這裡的人都喊他小吳,雖然他的身材很大隻。

「阿龍,來多久了?」小吳說。

「不到半根菸的時間。啊,洛廷來了。」阿龍向不遠處招手。

一個穿著帽T和牛仔褲的年輕男子走來,他的長相清秀、皮膚白淨,頗有幾分街頭藝術家的氣息。

他們不知道他的本名,只知道他叫洛廷,聽說是插畫家,因為插畫界競爭太大,接的畫稿案子不夠糊口,所以才下海幹這一行。

除了商業插畫之外,洛廷的素描功力也是一流。

有次阿龍開玩笑地叫他畫一張神魔之塔的遮那王.源義經,沒想到洛廷立馬開了手機,把那張角色的圖片調了出來,他就一邊看著手機畫面,手中鉛筆一邊在白紙上忙碌揮灑,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幅栩栩如生的人物鉛筆畫稿就出來了,簡直就和手機圖片一模一樣。

從此之後,大家便相信洛廷不是唬爛,他是貨真價實的畫家。

「嗨,我先進去了。」洛廷撂下一句話,淡定地走進鐵皮屋。

「不愧是藝術家,永遠都酷酷的。」小吳說。

「他又不抽菸,你幹嘛逼他吸二手菸。」阿龍踩熄地上的菸蒂,「時間差不多了,上工。」

小吳伸了個懶腰,尾隨阿龍進屋。

阿龍和小吳走到門口,立刻見到另外兩個人迎面而來。

「我們下班了,再來就交給你們了。」穿著迷彩服的男子說道。沒人知道他姓什麼,大家都管他叫保成。

「對了,老闆交代今天的貨有些不一樣,所以收貨的時候不用覺得奇怪,對方拿什麼就收什麼。」林立傑說,他的左耳戴了一個圓亮的耳環,打扮很嬉皮。他是這裡資歷最深的前輩,老闆有什麼事都會交代給他。

「明白。」阿龍簡單應了一聲。

吩咐完交接事項,林立傑和保成就走了。

一開始,謝艾琳的生意不大,只請了林立傑和保成兩個工人。可是隨著訂單增多,生意忙不過來,於是又請了阿龍、小吳和洛廷三個人。

「別發呆了,快進殯工廠吧。」小吳催道。

「嗯。」阿龍心不甘情不願地進了鐵皮屋。

殯工廠是他們的戲稱,指的就是眼前這間鐵皮屋。這裡是加工紫河車的工廠,謝艾琳做的就是販賣紫河車的生意。

紫河車,即人類的胎盤。

女人剛分娩時,會先生下嬰兒,再排出胎盤。剛被排出的胎盤是鮮紅色,放置一陣子就會轉變成紫色,所以也被稱為紫河車。

坊間傳說,紫河車含有大量女性賀爾蒙以及各種人體所需激素,可治肺結核、哮喘、貧血、不孕症,對於許多病症也多有療效,還能延年益壽、美容養顏,因此成為富商和明星之間流傳的養生聖品。由於台灣並未開放以人類胎盤製藥,所以紫河車在市面上供不應求,謝艾琳便是看準了這門生意的商機,因此串聯了醫院收集胎盤,經過加工處理後再藉由特殊管道,祕密販售給富商和明星,藉以牟取違法暴利。

紫河車是中醫藥品,有門道的人會前往認識的中藥行購買從大陸進口的紫河車。不過大陸通常會將處理後的胎盤烘乾,製成乾貨販售,但是謝艾琳卻是販賣生貨,以貨真價實、鮮品煮食更加滋補為號召,迅速劃分出市場,累積了一大票的忠實顧客。

生貨與乾貨不同,就像豬肉與肉鬆。豬肉賣相好,但是擺個幾天沒賣出去就會腐爛發臭,再也賣不出去了;反觀肉鬆可以放個一、兩年慢慢賣,就沒有新鮮度的問題。

除了生貨之外,謝艾琳也有出乾貨,兩者各佔業績的一半。通常買乾貨的都是先前買過生貨的顧客,因為他們見過生貨實物,所以連帶對謝艾琳的乾貨也深具信心,認為貨真價實,不會有造假的情事。吃生貨圖的是新鮮,乾貨則是用花椒和黃酒處理過,比較不會有太濃的腥味。

雖然民間流傳紫河車的療效是多神奇又多神奇,但是阿龍卻完全沒有想吃的慾望,見到一塊塊腥味濃厚的肉塊,他一點兒都激不起食慾,就算是加工處理過的也一樣。姑且不論這些胎盤的功效到底有沒有坊間流傳的那麼神,即使有,長生不老的代價如果是要一直吃這種東西的話,他寧可每天吃滷肉飯和國民便當活到六十歲就好。

不知為何,吃胎盤這種行為,總是會讓他有吃人的錯覺——

他從冰櫃拿出一個大塑膠袋,將沾血的胎盤一塊塊從袋子裡拿出來,輕輕置放在流理台上。

「今天做生貨還是乾貨?」阿龍問。

洛廷戴起塑膠手套,淡然道:「全是乾貨。」

「明白。」阿龍打開水龍頭,挽起袖子漂洗那些帶血的胎盤。

這些胎盤大約巴掌大小,每個都連著一條長長的臍帶,由於臍帶是連著胎盤一起賣的,所以也要一起洗淨。

受到血腥味的吸引,大批蒼蠅停在胎盤上,貪婪地伸出口器舔食。阿龍伸手驅趕在額頭上的蒼蠅,不舒服的麻癢感才稍稍紓解。

「哇,這塊好大啊。」小吳說。

阿龍轉過頭去,果然見到小吳拿起一張快要兩個手掌大的胎盤,「好健康的胎盤,這嬰兒出生起碼有四千公克。」

小吳點了點頭,繼續處理上一班工人留下的胎盤。

阿龍繼續漂洗,抓到了一張大概半個手掌大的胎盤,歪著頭喃喃道:「這個嬰兒應該不太健康,會不會是早產啊?」

他細心地在水柱下一邊漂洗,一邊拿著尖刀剔除筋膜,也挑破臍帶周圍的血管,熟練地擠出裡面的髒血。胎盤殘留的血越多,腥味就會越重,所以當他洗完胎盤的時候,必須確保洗除所有的血液。

除了去味的因素外,衛生也是考量之一。

老闆也交代過,一定要洗乾淨,該翻的該搓的每個細節都要做到,不然客人吃壞肚子,打壞商譽就得不償失了。

「你洗好了沒?」小吳又問。

「你沒看到旁邊還有一大袋嗎?」阿龍繼續漂洗,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

「先給我幾個吧,我這邊空了。」

「拿去。」阿龍將剛剛洗完的三個胎盤遞給了小吳。

其實標準流程是先把胎盤泡水三小時,再反覆沖洗三次,可是隨著出貨節奏越來越快,他們處理得也就越來越隨便了。

小吳用細鐵絲圈框住胎盤內側,再用線縫製固定,這樣做是為了讓胎盤定形成圓盤狀,免得在水煮與烤製的過程中變形,影響了賣相。

在完成定形作業之後,小吳將三個胎盤扔進鍋子裡烹煮,直到胎盤從嗶嗶啵啵的沸水浮起,他才將胎盤從鍋子裡撈出,並且剪去羊膜。接著,他又把胎盤放入另一鍋刺鼻的花椒湯裡,煮個三分鐘後再度撈起。

他將撈起的胎盤放到盛滿黃酒的盆子,放入蒸籠內蒸煮。三十分鐘後,洛廷過來蒸籠收集,進入下一個階段。

洛廷將胎盤放在無煙炭火上烘烤,就像烤魷魚一樣,烤到起泡,變得黃酥酥的就行了。

他伸手驅趕惱人的蒼蠅,繼續注意火候。

每個胎盤都是老闆花大錢買的,如果燒焦了一個就得用他的工資賠,那麼今天就算是做白工了。

小吳放下手中的鐵絲圈,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唉,今天好像進了很多貨,真搞不懂老闆怎麼有辦法搞來這麼多貨?」

「老闆不用搞,進貨商負責搞就行了。」阿龍微笑道。

小吳微皺眉頭,表情透出迷惑,「進貨商不過是一個醫師,哪來這麼多貨?」

關於進貨的人,小吳曾經聽過老闆在講手機,知道謝艾琳都和同一個人調貨,而且對方的身份似乎是一名醫師。

「雖然只是一個醫師,可是他串聯了全台許多間婦產科的門路,只要這些醫院有貨,都會把貨賣給他。」阿龍說得煞有其事。

「你怎麼知道,那個女送貨員告訴你的嗎?」

「就是她。」

「你們發展到什麼程度了?還不快老實招來。」小吳露出一臉淫笑。

「就見面的時候會聊一、兩句這樣。」

「少來。」

「好啦好啦,我們開房間的時候一定會通知你。」阿龍敷衍地打發道。

「這還差不多。」小吳轉過身子,繼續用鐵絲圈固定胎盤,「真搞不懂,那些人擺著好好的雞肉牛肉豬肉不吃,幹嘛非得吃人肉不可?萬一吃出什麼病來,還找不到地方申訴咧。」

「人類本來就是殘忍的生物,以前就會吃人肉了,吃胎盤什麼的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了。」夜晚工作的時間太無聊,洛廷也加入了閒聊的行列。

「人性本善,應該不會故意吃人肉,你說的狀況應該是指以前百姓飢荒沒東西吃,或者軍隊缺糧才會吃人吧。」阿龍簡短回道。

「故意,絕對是故意的,人類殘忍很久了。」洛廷用長夾將炭火上的胎盤翻面,繼續說道:「就說缺糧吧,我記得元朝末年官兵缺糧,他們就四處抓百姓來當糧食。可是吃人已經夠可惡了,他們竟然還把人肉分出等級,說小孩最好吃,女人次之,男人最難吃。你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沒人性!這種鳥政府活該被明朝推翻。」小吳生氣地放下手中的鐵絲框。

「呃……」阿龍被洛廷打臉,只能在原地支支吾吾,「也許是玩笑話吧。」

「那些士兵是認真的。就像我們中秋烤肉一樣,他們嘻嘻哈哈地把人放在鐵架上翻烤;有時把人丟入大缸,下面添柴火,直到把人烤熟;還有更考究的,把人扔進沸水裡,再用竹掃把刷去表皮,說是這樣可以去除苦味。吃人還吃得這麼講究,所以他們說的絕對不是玩笑話。」說到激動處,洛廷的脖子冒出青筋。

「畜牲。」小吳話鋒一轉,說道:「還是你們大學生讀的書多,我就沒聽過這故事。」

「雖然如此,歸根究柢也是因為沒東西吃,他們才會這樣吧?」阿龍額上冒出冷汗。

「是嗎?」洛廷將炭火上的胎盤翻面,反駁道:「隋朝有兩個好野人,一個叫高瓚,一個叫諸葛昂。有一次,高瓚為了炫富,設宴邀請諸葛昂,宴席上的主菜竟然是一對煮熟的雙胞胎,他們的頭、手、腳分別被裝在盤子裡,在座的賓客差點兒沒吐出來。後來,諸葛昂也回請高瓚,他把自己的妾整個人放在大蒸籠裡,煮熟後就用大銀盤,讓家僕把她整個抬到餐桌上,接著諸葛昂一把一把撕下小妾的肉,竟然當眾吃得津津有味。你倒是說說,這兩個有錢人哪裡像是沒東西吃的樣子?」

「嗯……至少他們有把人煮熟了再吃,還不算太野蠻吧……」阿龍的耳根發燙,臉被打得像豬頭一樣,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明朝武將劉澤清經常在宴會上,活活打死一干死刑犯,再挖出他們的心肝大口品嚐,還會捧著剖開的頭顱吸吮白花花的腦漿。照你的標準,他連用火煮熟人肉也沒有,這是文明的表現嗎?」

「野蠻人。」小吳附和道。

又被打臉的阿龍面子掛不住,賭氣又道:「我記得好像有些藥是用人肉當藥引,說不定有些人吃人肉是為了醫療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