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屍             

 《【邪靈咒】煉屍》


 編號:058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6.04  
 ISBN:9789862906859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活屍,是靈魂的渣滓。

即使牠們唸著要回家,還是會往你的脖子上咬去——

羅三死亡網遊2.0,殊死試煉開始!

 

內容簡介

讓邪靈入體,是提升咒力的方式:

「這裡剛剛死了一萬多人,這些男人因為貴族的需求而參戰,卻只得到少少的賞銀,而貴族們什麼也不用做,就能享受最後的戰果,不管在哪裡,社會底層的人總是不停地被剝削,死後會有些怨氣也很正常。」

邪靈來到信泰的腸子、肺臟和其他內臟附近,露出長滿利牙的嘴,大力地往那些臟器咬去。

「咳,師傅,我不行了,救我——」

 「你就安心去死吧。」冷冷的聲音在一旁說著。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

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

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

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

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對了,我開了臉書粉絲專頁喔,請大家多來按讚,不然我都被笑說粉絲太少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新書資訊和我其他創作都會在這裡分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lisheep 

還有免費鬼漫畫,可以點進上面的網址觀看,直接搜尋「COMIPO+生存+羅三」也找得到喔!

  

作者自序

激鬥、犧牲,和保證各位猜不到女主角是誰的佈局,就是本書的創作理念。

我認為,所謂的戰鬥,對象必須是難以戰勝的個體,大考是戰鬥,長跑也是戰鬥,把到超級正妹更是戰鬥中的戰鬥。

要在戰鬥中獲勝,光靠天資是不夠的,苦練、特訓這些元素支持著少年漫畫多年,也支持著我的創作。

除此之外,我認為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犧牲,人性是好逸惡勞的,當你失去,痛了,你就會採取兩種方式來逃避痛楚。

一種是麻醉自己,比如用酒精,或是很容易輸的賭博,假裝傷痛不在,令一種面向,就是超越,讓自己的變得可以處理那些痛苦。

後者是人類向上的重要動力,希望大家都是後者。

至於女主角是誰,我想看到本書最後,大家應該會想打我吧,這誰猜得到啊!

下一回我想讓主角在悲痛和愉悅中不停掙扎,想必一定很有趣味吧,那就這樣,繼續拚下一本囉。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三種提升力量的方法

第二章:絕命教師

第三章:那個人的真面目

第四章:進入城鎮

第五章:長流堂

第六章:背後的主謀者

第七章:勝敗一瞬

第八章:意想不到

 

試閱

前情提要

未來世界裡,國中生信泰,是個自傲過頭的學生,因為聽聞同學談到一個不可思議的虛擬遊戲,所以開始找尋那個遊戲。

經過千百次的嘗試,最終信泰進入了這個危險的角色扮演遊戲,並在經過一些磨練之後,將心態調整了一番。

這個遊戲裡,玩家會成為被稱作咒士的施法者,每次在遊戲中取得成就,就會獲得真實世界的金錢作為報酬,破關後更能得到天價的獎金,但遊戲卻異常危險,妖怪、陷阱,只要在遊戲裡面受到致命傷,現實中也會死去。

信泰最終在一個老人的幫忙下,學會了法術,雖然老人因為現實中的大限而選擇離去,卻依然安排了願意帶信泰進行遊戲的老手,被稱為龍的男人。

兩人正要開始,正式的進行遊戲。

 

第一章:三種提升力量的方法

遊戲內的時間,大約是晚上六點,天空上雲朵不多,月亮看上去特別冷澈。

龍和信泰兩位玩家正站在有些荒涼的地方,不,以這遊戲在商朝的背景來說,應該沒有所謂不荒涼的地方吧。

林間小道,用這樣的敘述更加準確一些。

RPG,也就是角色扮演,遊戲的方式是讓玩家慢慢鍛鍊自己,直到擁有能解決遊戲中魔王的力量,最終打倒魔王拯救世界,實力在這種遊戲中是手段,也是目的之一,身為師傅的龍正預備對在遊戲中如何提升實力這點,進行一些指導。

首先他舉起了手,對著空氣喊道:「道具,鄉民服裝。」接著一套基本的衣服和鞋子憑空出現了,顏色是藍灰色,一看就知道是劣質的布衣,他把這些東西丟給信泰:「穿上吧,一直那麼邋遢對訓練也不好。」

信泰身上穿著的還是從獄卒那裡偷來的衣服,的確有些骯髒:「謝謝師傅。」

「等等,你要直接在這裡換嗎?」

「沒關係吧,又不會被人看到。」

「我不是人嗎?不准露出你骯髒的屁股。」

「沒看過你怎麼知道髒了?」

「少囉唆,快去草叢後面換。」

「是。」

換好衣裳後,信泰整個人看上去清爽多了,龍用戲謔的語氣說:「挺人模人樣的嘛。」

「不然我要長得像豬喔?」

「少耍嘴皮。這裡人煙稀少,不錯呢,這樣就算等等傳出慘叫聲也不會嚇到人。」

「嚇人喔?」

「是不是嚇你,等等就知道了,訓練之前,你試著攻擊我看看。」

「剛剛說的慘叫是怎麼回事,師傅你不先解釋一下嗎?」

「你不會以為訓練會有多安全吧?別忘了,這個遊戲可是每天都會死人的呢,快點,用你知道的最強招式攻過來。」

「真的嗎?」

感覺到信泰的話意中帶有「不小心傷到你怎麼辦」的意味,龍露出邪惡的笑容,接著一股巨大的咒力慢慢在龍的身上凝聚,好像山間環繞的霧氣,只是略帶藍色,不時會有幽怨的鬼臉浮現。

「給我用全力。」

信泰被這驚人的氣勢嚇得不敢動彈。

(這,這就是真的咒士!)

「別傻站著,戰鬥中這種空隙瞬間就會讓你死掉。」

「是。」

信泰開始回憶起老人說過的訣竅,把咒力儲存在腹部,之前因為有老人的幫助所以十分順暢,這次則多花了一些時間,信泰腳下的泥土裡,慢慢地有許多面容悽慘的鬼魂爬了出來,當力量集滿後,咒力像大砲一樣從手裡發射出來,化成一道光束。

只見龍一派悠閒,甚至沒有把手伸出來,他身上具像化的盔甲像是有自己的意識般,化成了龍紋雕刻的方形盾牌,輕易地擋住了信泰的攻擊,盾牌表面連損傷都沒有。

「厲害!為什麼師傅你的那個可以變成盾牌的樣子?」信泰的表情像是看到新奇玩具的孩子那般驚喜。

「修練。」龍一副冷酷的表情。

「我的攻擊還可以嗎,是不是很威猛?」

「威猛?路邊農夫放的屁都比你剛剛那招威猛。」

「好髒的比喻。」

「試過你的實力後,我大概有底了,還記得我之前說過,在這遊戲裡要提升實力,有三種方法吧。」

「嗯。」

「第一種是自我修練,也就是等等我們要做的,第二種是打怪物獲得經驗值,第三種則是任務和特殊事件。」

「不能先去打怪物嗎?」

「想死是沒差啦,道具,青銅盔甲。」龍說完後,又變出了一套金屬片縫製成的上衣鎧甲,他把鎧甲丟給信泰:「穿上。」

沉重的盔甲讓拿著的信泰忍不住蹲下了一些:「我們不是有法術可以抵擋嗎,為什麼要穿這個?」

「盔甲不是給你穿來擋刀的,那是練習用的制服。」

「這玩意好重,而且好難看,師傅你看,可以透過縫隙看到我的乳頭耶!」

龍咧嘴大叫:「誰叫你把剛剛的衣服脫掉啊,給我穿回去,把乳頭收好。」

信泰一臉困擾地說:「可是好難穿喔。」

「誰理你,快穿。」

「好啦,師傅真凶。」

好不容易連拉帶推,信泰穿好了盔甲,厚重的甲冑讓他有難以活動的感覺。

「好重。」

「這件幼兒級盔甲的重量大概是四公斤,接下來的行動你都要穿著。」

「還幼兒級喔。」

「不然你想試看看成人級的嗎?」龍的手上不知不覺已經出現了一件黑色的鎧甲,目測重量至少比信泰身上的多出四到五倍。

信泰伸出手掌拚命搖晃:「不,我選幼兒級的就好。」

「好,先凝聚咒力,然後想像自己的腳和肩膀旁各有一雙翅膀,從我現在碰的地方長出來。」龍邊說邊把咒力凝聚在手指上,化成了兩支尖錐,他用力一刺,在信泰的腳踝和肩膀上刺出兩道傷口。

「喔……痛!師傅你是變態嗎?」信泰痛得雙眼擠在一起。

「痛才比較容易記住位置,準備好了沒有?」

「嗯。」信泰勉強點了點頭,腳下的鬼魂已經化作咒力存滿了信泰現在的上限,也就是四百點咒力。

「維持住那種感覺,試著往上跳看看。」

信泰聽話照做,結果大出他的期望,這一跳竟然超過了一整個人的高度。

「哇啊,好高。」信泰不敢相信,只是用了特殊方法運用咒力後,竟然能跳得這麼高,昨天信泰被龍抓著跳上樹頂又跳下懸崖的,看來也是因為這招的威力,好像可以一次登上二樓一樣,那種騰雲駕霧的感覺讓信泰興奮不已:「師傅,這招好讚喔!」

「嗯,這招叫邪步,用得好的話,就能像飛鳥一樣到任何想去的地方,接下來,你只要做一件事就好了,跟著我走。」

「跟著就好了嗎?」

「對。」龍說完後,輕鬆地往山路走去,只見他沒有跨出幾步,速度竟然跟一般人全力奔跑差不多,一下就已經到了很遠的地方。「小鬼,這是第一關,跟不上的話就給我滾下線去,再也不准到這遊戲來,不然以後只看到你,我就直接殺了你。」

「誰怕誰啊!」

話雖如此,但信泰一眼就看出一般的跑步速度是追不上龍的,於是他運起邪步,大力地往前一跳,身體飛得又高又遠,眼看就快要超過在地上走的龍,但就在這時龍卻加快速度,一下就拉開了距離。

「可惡!」

信泰又試著跳了幾次,每次快接近師傅的時候,都會被他加速甩開,看到的永遠是他的背影。

信泰有些咬牙切齒:「師傅,為什麼你能走得那麼快,這不科學。」

「用心觀察,我可不是在走喔。」

經龍這麼一說,信泰才開始仔細觀察他的動作,原來龍的腳其實並非都在地面上,他也在用跳躍前進,只是龍跳躍的角度很低,幾乎等同水平,讓人產生他是在走路的錯覺。

「原來如此。」信泰有樣學樣,慢慢地開始調整,從跳高的姿勢,變成像跨欄那樣邊跑邊跳,最後變成了單純跑步的姿勢,就這樣,信泰與他的距離逐漸拉近了。

「喔,真不愧是經常玩虛擬遊戲的人,領悟得很快嘛。」

「當然。」

習慣了之後,信泰驚訝地發現,周圍景物流逝的速度就像在騎自行車時一樣,好快,他沒想到自己的雙腿竟然能跑得這麼快。

「這個真好玩,我覺得我可以用三十秒就跑完學校操場一圈。」

「哼哼,十分鐘後看你還會不會說同樣的話。」

「當然會,這個才不會玩膩呢!」

五分鐘後,信泰的咒力變成了零。

「呼,呼,師傅,等我一下,暫停。」信泰滿臉是汗,氣喘如牛,還是快病死的那種牛。

「剛剛說不會玩膩的是誰啊?」

「這個……好累。」

信泰作夢也沒想到這種移動法會這麼累人,體內的咒力一下就用光了,勉強一次回復一到兩點,但下一步跨出去又花光了,身上的重物這時更發揮消耗體力的功用,信泰以前都沒試過這樣操練自己的身體。

他腰部的肌肉像被人用劍插過,腳底也痛到不行,他感覺腳底起了水泡,每跑一步都像火燙一遍自己的腳底。

勉強又撐了五分鐘後,信泰整個人倒在地上,全身肌肉酸疼得像是做了一整天的苦工,表情痛苦到不行。

「之前話說得很滿嘛。」龍俯視著躺在地上的信泰。

「呼,呼,我,不行了——」

「會累是很正常的,你的咒力少得可憐。」

「不能休息下嗎?」

「昨天不是說要完成對某人的承諾嗎,看來也只是說說罷了,才剛開始幾分鐘就這樣了嗎?」

聞言,信泰的腦中突然閃過刀萁和老人的身影,讓他的雙眼倏地一睜。

(沒錯,怎麼能這樣就倒下!)

虛弱的手掌緩緩貼在地上,咒力慢慢開始加快回復,十、二十、三十……信泰用趴著的姿勢調整狀況,慢慢站了起來。

「喔喔喔!」信泰高舉雙手大叫。

龍看到這樣的情境,嘴角稍微上揚:「哼哼,真是單純的傢伙。」

信泰像是已經充飽了能量,聲音也正常了不少:「師傅,來吧,接下來往哪裡走?」

「你還真敢說呢,明明都是你在拖。」

「師傅你不也為了我停下來了嗎?一開始還說跟不上,就要把我踢下線的,你其實挺溫柔的嘛。」

龍聽到後不好意思起來:「我,我,少廢話,你再不快一點的話,我看要午夜才能到目的地了。」

「別難為情嘛。」

「我才沒有,可惡,處罰,我要執行處罰,接下來上山的路你給我跑在前面,被追到就準備被這個攻擊吧,道具,馬鞭。」龍說完,真的變出了一根多刺型馬鞭。

「師傅,你在開玩笑吧,那其實是玩具對吧?」

龍對著一旁的樹木用力一抽,整塊人臉大的樹皮都被打裂開來,看得信泰目瞪口呆。

「想殺人喔?」

龍露出邪惡的笑容:「哼哼,不想死的話,被打到的瞬間用鬼甲咒防禦就好了。」

「鬼甲?」

「就是防禦咒術啊,你不是會用了嗎,跟那個劍令戰鬥的時候。」

「是那個喔,等等,本來用邪步來跑就已經很花咒力了,要是再用上鬼甲的話——」

剛剛那種喘到要吐出來的感覺又要來了嗎?一想到自己倒在地上的樣子,信泰就滿臉糾結。

「可惡,我跑,我跑就行了吧……哇啊,腳底好痛!」信泰不顧一切地跑了起來,跟第一次相比,他的速度稍快了一些,但跟師傅的距離沒有拉開。

「要抽下去囉,數到三,三!」

「哪有直接數三的,變態。」

「你不知道我喜歡看人的傷痕嗎?」

「救命啊——」

信泰忍不住在心裡咒罵:可惡,系統整人,連玩家都很不正常,這遊戲到底是怎麼搞的啦?

就這樣一邊被鞭打,一邊全力跑步,過了大約一小時,信泰這次是真的再也站不起來了,神情極度疲憊的他,甚至沒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有些難聞的味道,如果不是龍灑了一盆水到信泰的臉上,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嗚,師傅,我真的不行了啦。」

「別說那種噁心的話,好像我們師徒做了啥見不得人的事。」

信泰的表情僵硬得像拉皮過度的藝人:「笑不出來,是有笑意,但是臉上的肌肉不聽使喚。」

「我知道,所以開始接下來的訓練吧。」

「整,整人啊?」

「放心,我來教你恢復體力的辦法。」

「恢復?不是下線就可以了嗎?」

「上上下下的多麻煩,我要教你的是更直接的方法,出發前你看過吧,我做的那個,雙腿盤坐,快點。」

信泰努力地撐起身體,手臂、腰際都痛得難受:「師傅,鎧甲可以拿下來了嗎?」

「穿著沒有壞處的,首先雙手合十,然後把拇指以外的指頭向內縮成拳狀,記住兩手不能分開喔。」

「這樣嗎?」信泰照做了一番。

「兩手的指節相互摩擦,接著想像體內有一隻小惡鬼在游泳,從腹部、胸口、腦袋,經過背脊,再回到腹部。」

照著龍說的做後,信泰身體的疲勞慢慢地消失了,肌肉不再酸疼,身體也可以做一些正常的動作。

「好神奇。」信泰張開雙手,笑了出來。

「還不錯對吧?雖然效果不如下線去讓朱萍做完整治療來得好,但卻方便許多,可惜的是只能恢復體力,重傷的話還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

「身體好多了吧?」

「嗯,可以動。」

「你現在的咒力是多少?」

「我不會被騙的,這次打死我我也不會洩漏。」信泰雙手交叉,擺出拒絕的態勢,上次他說出來,才被師傅警告過太天真。

「謹慎點是不錯啦,但我要是有敵意的話,早就幹掉你了不是嗎?把謹慎留給敵人吧。」

信泰打開選單後說:「我看看,五百點,我的咒力提升了一百點啊!」

「嗯,那咒力回復速度呢?」

「每秒五點,也比一開始快,本來只有兩點的,原來像剛剛那樣跑步,就可以提升功力了嗎?」

「真要說的話,這款遊戲裡所有的招數,都是用得越多,就會變得越強,這就是自主訓練,其中我覺得跑步最有效果。」

「那休息一下等等就繼續跑吧。」

「嗯,利用這段空檔聽我說一下邪靈咒裡招式使用的基本原理吧,我們使用鬼甲、邪步甚至是咒砲時,都會消耗所謂的咒力,使用的咒力越多,咒法的效果也越好,所以同樣的鬼甲咒,你擋不住客棧裡劍令的攻擊,而我卻可以。」

「我那是來不及用,要是用了——

「他就會直接對準你的頭砍下去。」

「嗚……」信泰說不出話來。

見信泰安靜下來,龍才繼續說明:「咒力要靠外力轉化,也就是你看到的那些鬼魂,用完了就要等它恢復轉化,越多人慘死的地方就有越濃的邪靈之氣,在那裡,我們的咒力回復速度會加快。」

「死人的力量呀,會不會太邪門?」

「你不會以為咒士是正義的夥伴那種幼稚的東西吧?」

「我,我才沒那麼想。」

「很多時候咒士都必須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無謂的正義感只會扯我們的後腿罷了。」

「是。」

「邪步也是一樣會消耗咒力,用的咒力越多,跑的速度越快,沒有咒力的話還想跑快,就會像你剛剛一樣,非常疲累。」

信泰恍然大悟地說:「所以我才會休息一下就又能跑了,因為咒力回復了。」

「對。」

「但我一下就把咒力花光啦!」

「你的身體裡現在只能儲存少少的五百咒力,當然一下就花光了。」

「如果我跑慢一點,每秒只花五咒力,那不是就剛剛好跟回復的抵銷了嗎,就可以無限地跑下去。」

「你不想進步了嗎?」

「什麼?」

「遇到困難就尋找簡單的方法避過,看上去是很聰明啦,但要躲到什麼時候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